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多宝

1374浏览    1701参与
季夏夕颜花散里

那么多年了,多宝手串依旧在完善ing~不太想有重复的品种,入手了新的品种把重复的海纹和南红换下来。

ps,当年自己磨得随行蜜蜡和蜜蜡珠子都氧化,颜色变了好多呢,有点好看。

那么多年了,多宝手串依旧在完善ing~不太想有重复的品种,入手了新的品种把重复的海纹和南红换下来。

ps,当年自己磨得随行蜜蜡和蜜蜡珠子都氧化,颜色变了好多呢,有点好看。

gilzai

蜜蜡项圈(云深不知处的仙鹤)

蜜蜡项圈(云深不知处的仙鹤)

貘萧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通天转世成为了人类,我以他的视角来观察的这个世界,有一天,他忽然记起了自己是谁,然后多宝带着所有截教弟子来接他回金鳌岛碧游宫。

梦里的通天意气风发神采飞扬,截教之主上清圣人合该如此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通天转世成为了人类,我以他的视角来观察的这个世界,有一天,他忽然记起了自己是谁,然后多宝带着所有截教弟子来接他回金鳌岛碧游宫。

梦里的通天意气风发神采飞扬,截教之主上清圣人合该如此

gilzai

在家里宅着不如画水彩!肖战水彩,我已经尽力拍了,但是渣图简直了,照片复杂还有手工制品。

在家里宅着不如画水彩!肖战水彩,我已经尽力拍了,但是渣图简直了,照片复杂还有手工制品。

鲛帝姬-冰凝

青金石多宝编织手串

攒了好多精致的雕刻小件

南红,碧玉,翡翠,珍珠

啥都有

这样戴起来又美又特别~

售 通道

青金石多宝编织手串

攒了好多精致的雕刻小件

南红,碧玉,翡翠,珍珠

啥都有

这样戴起来又美又特别~

售 通道

扶摇息(5.11开学更新随缘

当年未握,如今可归?



  有话言:为爱人拆兄弟两刀。

  接下来采访一下两位男主。

  广成(漫不经心):为道侣捅师弟啊……如果师弟师妹们惹到我再说;我心情好了帮他也不是不可以。

  多宝(满不在乎):为道侣捅师弟师妹啊……大概就是师弟师妹又闹了,得点教训也好;等我开心了,帮他也不是不可以。

  我:???

  我(言不由衷):两位感情还真是好、好啊。

  广成:哦?

  多宝:啊?

  我:没什么没什么。

  常言又道:师如父,终身敬之。

  广成子:是师尊成就了今日的广成。如此再造之恩,广成铭刻于心,不敢或忘。

 ...



  有话言:为爱人拆兄弟两刀。

  接下来采访一下两位男主。

  广成(漫不经心):为道侣捅师弟啊……如果师弟师妹们惹到我再说;我心情好了帮他也不是不可以。

  多宝(满不在乎):为道侣捅师弟师妹啊……大概就是师弟师妹又闹了,得点教训也好;等我开心了,帮他也不是不可以。

  我:???

  我(言不由衷):两位感情还真是好、好啊。

  广成:哦?

  多宝:啊?

  我:没什么没什么。

  常言又道:师如父,终身敬之。

  广成子:是师尊成就了今日的广成。如此再造之恩,广成铭刻于心,不敢或忘。

  多宝:当年是师尊救了多宝。没有师尊,哪里来的今日多宝存活?此恩及后教导之恩,多宝穷毕生之力,也难报答。

  我:……所以为道侣对师尊?

  广成/多宝(异口同声):当然是为师尊捅他几刀啊。

  我:……

  你们两位真的是道侣吗?!

  身为导演的我怒摔剧本。

  两位你们的剧本呢?

  虚弱。

  广成:什么剧本?

  多宝:我不需要剧本这种东西。

  我:……

  大佬就是大佬。

  行吧。

  故事的起源在巍巍昆仑,仙家之地,圣人道场。

  初见,白衣翩然,青衣俊秀。

  请听二位大师兄,如何演绎一番情动。

  也请看,鸡飞狗跳的道门三教日常。

  也请察,惺惺相惜同甘共苦同病相怜之下的点滴滋生暧昧。

 

  少年如此热烈,分离如此困苦。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

  如今识遍愁滋味。

  却只道,天凉,好个秋。


  你我如有心,愿踏山河万里,不惧事变险阻,执手同携。


扶摇息(5.11开学更新随缘

狼人杀

*高亮:因为游戏中他们都是给自己加了屏蔽术什么都不会听到,所以没有手势这种东西。发言也有细微的变动。以及,神职先打码,反正也不难猜。

最后,我其实不怎么会玩狼人杀,大多数规则由百度查出,如有bug请告知。

以上。

 

 

 

“玩游戏吗?”

一句话,牵住了所有仙神的注意力。

他们因为帝俊的邀请而过来,是为了解决洪荒融入社会的一些事。商量好后,接引和准提直接离开,而剩下的多多少少因为各式各样的原因,现在还没走。

太一翻出了一盒狼人杀的牌子,轻笑了一下。

“看起来挺有趣的。”罗睺笑道。

然后他遭到了统一的拒绝。

“要玩的话,给自己加一个屏蔽术。...

*高亮:因为游戏中他们都是给自己加了屏蔽术什么都不会听到,所以没有手势这种东西。发言也有细微的变动。以及,神职先打码,反正也不难猜。

最后,我其实不怎么会玩狼人杀,大多数规则由百度查出,如有bug请告知。

以上。

 

 

 

“玩游戏吗?”

一句话,牵住了所有仙神的注意力。

他们因为帝俊的邀请而过来,是为了解决洪荒融入社会的一些事。商量好后,接引和准提直接离开,而剩下的多多少少因为各式各样的原因,现在还没走。

太一翻出了一盒狼人杀的牌子,轻笑了一下。

“看起来挺有趣的。”罗睺笑道。

然后他遭到了统一的拒绝。

“要玩的话,给自己加一个屏蔽术。”太一道,“当然,可能需要道祖和魔祖帮忙了。”

“……为什么我不可以?”

一片沉默。

鸿钧淡然开口:“大概是除了我没有谁会刀你,而我的话,更没有。”

“连这点都不能做到的话,确实不适合玩。”罗睺表示理解,一口答应下来,“好的,我们从旁帮忙。”

他抽出卡牌,流利地洗牌,将身份牌压在桌上,“抽吧。”

帝俊和太一率先抽卡,然后是闲着无聊的伏羲和女娲。想了一下,羲和和常曦也过来分别抽了一张。

挑高眉,罗睺看着一旁置身事外的老子、元始和通天,“你们呢?”

老子就很无所谓地抽了一张,紧随其后,玄都也抽了一张。

通天偏头问元始:“你想玩吗?”

慢慢摇头。

“那就划水凑一下数吧。”通天道,“你看牌都已经抽了,数量刚好是加了我们的。”

元始随意地拿了一张牌,撇过一眼后就反扣在桌上。通天也差不多的举动。

多宝和广成也就一前一后取走了最后的两张身份牌。

罗睺笑道:“一刻钟后开始,怎么样?”

常曦起身,伸了个懒腰,然后问太一:“陛下,有点心吗?”

“二楼冰箱。”

常曦就上楼去搜刮甜品了。

“水果有吗?”

太一给他指了个方向,“那里推门。帮我也拿一些。”

“你怎么不自己去拿?”通天道。

“好吧。”太一放下手机,压着卡牌,“我和哥哥去,你就和元始好好聊吧。”

通天:“……”

看着太一拉走了帝俊,通天看向身边,就看到元始已经走到一旁跟伏羲低声说了几句,伏羲在诧异中点了头。

帝俊回首,对着这边说了一句:“饮料也在二楼。也有原料,你们可以试着调一下。”

一刻钟后,罗睺磕着不知从何处翻出的瓜子,“准备好了吗?”

饶是镇定如鸿钧,看到桌上堆着的甜点水果还有饮料,几包零食,也忍不住无语了一瞬。

这是在玩游戏吗?

坐在桌旁的十二位大佬纷纷颔首。

“给自己施加屏蔽术,你们的身份已经发到了我这边。当感到衣角牵动时,就到了你们睁眼的时候。”

“那么——开始。”

 

chapter1

罗睺:天黑请闭眼。

罗睺:狼人请睁眼。

罗睺:互相确认身份。

罗睺:狼人请杀人。

羲和:……所以我们竟然一位圣人都没捞到吗?

常曦:这运气,有点差啊。

广成:不能刀师尊。

多宝:不能刀师尊。

常曦:八个选择你们一下子删掉两个了。

广成:这不更好选择吗?

常曦:三清都不好对付。

多宝:现在场上八位有哪个是比较好对付的?

羲和:别吵了,选择吧。

常曦:我跟姐姐。

多宝:反正不能刀师尊。

广成:也不能刀师尊。

常曦:开局不刀三清,谁都猜得出来狼人中你们三个弟子中的一个啊。

多宝:迷惑行为。

羲和:伏羲吧。

广成:行。

多宝:可以。

罗睺:狼人请闭眼。

罗睺:女巫请睁眼。

罗睺:今晚伏羲死亡,是否开解药?是否开毒药?

女巫:——

罗睺:女巫请闭眼。

罗睺:预言家请睁眼。

罗睺:预言家请验人。

预言家:——

罗睺:Ta是——

罗睺:预言家请闭眼。

罗睺:守卫请睁眼。

罗睺:守卫请守人。

守卫:——

罗睺:守卫请闭眼。

罗睺:猎人请睁眼。

罗睺:猎人请闭眼。

罗睺:天亮了。

罗睺:昨夜是个平安夜。

常曦拿起一块黑森林,好奇地咬了一口,然后递到羲和唇边,“姐姐你尝尝。”

帝俊拿手帕擦了擦手,给太一剥起了葡萄。

一时之间,竟然没有谁想要发表见解。

鸿钧直接点名:“羲和开始,顺时针。”

刚咬了一口黑森林,羲和吞下后又喝了口橙汁,“我真的是新手……如果要刀我的话,请让我和妹妹一起出局,谢谢。”

这一句话可不像是新手该说的。罗睺无声地笑着。这一句,听上去真的像是平民的语气。

没有说自己被投出去啊。

常曦眉眼温柔,“我跟姐姐一样呢。”

伏羲低头专心调着自己的琴,“所知不足。”

女娲浅笑:“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呢。”

给太一喂了一颗晶莹的葡萄,帝俊擦了擦手,“不知道。”

太一嚼着葡萄,等汁水滑过食道,才笑:“我也不知道呐。”

元始看上去有几分倦意,“过。”

“这个挺不错,你要不要尝尝?”通天吃了一块西瓜,问元始,才后知后觉地问:“到我了?”

“我没有什么可以说的。”

多宝:“无法判断。”

广成:“过。”

玄都:“……不知道。”

老子:“过。”

罗睺:投票。

羲和:“……瞎蒙一个行吗?我投……玄都吧。”

常曦:“我跟姐姐。”

伏羲抬眼,眼中神色莫辨,而后温和一笑:“我放弃。”

女娲:“弃。”

帝俊和太一交换了一个眼色,同声道:“玄都。”

元始淡道:“羲和。”

通天犹豫了一下,再看了后面,道:“弃。”

多宝:“羲和。”

广成:“羲和。”

玄都犹豫了一下:“弃。”

老子:“羲和。”

罗睺:四比四,打平。给出理由,再进行一轮投选。

羲和:“啊?”她有点没反应过来,“我就是因为刚刚玄都说的时候停顿了一下。所以原来还能弃票的啊。”

玄都很淡然:“你说那个啊……我在发呆。”

罗睺:公投开始。

羲和:“放弃。”

常曦:“放弃。”

伏羲:“我放弃。”

女娲:“过。”

帝俊若有所思地看了元始几息,道:“弃。”

太一:“弃。”

元始:“过。”

通天:“过。”

多宝:“过。”

广成:“过。”

玄都:“我放弃。”

老子:过。

 

chapter2

罗睺:天黑请闭眼。

罗睺:狼人请睁眼。

罗睺:互相确认身份。

罗睺:狼人请杀人。

羲和:是女巫救了伏羲还是守卫护了伏羲?

常曦:如果女巫的话,那女巫就不能救人了。守卫的话,今晚会守得是谁?

广成:我感觉,妖皇陛下已经在怀疑我了。

多宝:那就他。

羲和:……那就这样。

常曦:玩心计手段我们大概是玩不过他的,还是先出局吧。

罗睺:狼人请闭眼。

罗睺:女巫请睁眼。

罗睺:今晚帝俊死亡,是否开解药?是否开毒药?

女巫:——

罗睺:女巫请闭眼。

罗睺:预言家请睁眼。

罗睺:预言家请验人。

预言家:——

罗睺:Ta是——

罗睺:预言家请闭眼。

罗睺:守卫请睁眼。

罗睺:守卫请守人。

守卫:——

罗睺:守卫请闭眼。

罗睺:天亮了。

罗睺:昨夜是个平安夜。

羲和像有点吃惊:“这概率……好像有点小啊。不过挺幸运的。”

“姐姐,尝一下。”常曦舀了一勺桂蜜淋在巧克力圣代上,满意地吃了一口,递给羲和。

伏羲给女娲剥了一个橘子,然后去了一趟厨房,端回了一盘烤肉。

把葡萄喂到太一口中,帝俊很快就吃到了自家弟弟送来的一块桃肉。

元始面无表情地喝着西瓜汁,过于艳色的汁水将他淡色的唇瓣染红,又被通天笑吟吟凑过来的举动拭去颜色。

多宝/广成:……

玄都取了一颗荔枝,剥皮去核,放在一个玉碟里。剥了好几个,才犹豫地放在老子面前。

罗睺:“你们还讨不讨论了?”

这真的不是来划水的吗?

羲和:“……啊,这样的话,我觉得三清还安然无恙有点可疑。”

保持温柔模样的常曦软软道:“对啊。而且帝俊哥哥也没事……有点怪。”

帝俊:“……”

伏羲:“如果要评危险性的话,陛下和元始都有点危险。”

女娲:“你们六个的票几乎是连在一起的,狼人中有你们其中至少一个吧。”

“我处境这么危险吗?”帝俊微笑,“这样的话,我就等着被人救了。”

太一:“我觉得元始不太可能是狼人。换句话说,看他这种一点玩的兴趣都没有的态度,就算他是狼人,也不会想着去赢。”

原本闭目养神的元始睁眼看他,虽还有倦怠之色,却依旧不可轻忽,“要是你是狼人,你的队友肯定倒霉。”

通天:“如果狼人里都是被拆开的道侣就好了,那样就差不多可以躺赢。”

多宝:“妖皇陛下是好人吗?”

广成:“我坚信师尊是好人。”

玄都在剥荔枝途中道:“所知不足。”

老子云淡风轻:“我猎人,要是刀我我就带走一个。”

这下场中有了微妙的变化。

罗睺:投票。

羲和:“玄都。”

常曦:“玄都。”

伏羲:“我想公报私仇一次。羲和。”

看着伏羲一会,伏羲勾了勾女娲的手,女娲道:“羲和。”

帝俊很淡定地道:“广成。”

太一:“广成。”

元始白皙修长的指上拿着晶莹剔透的杯子,西瓜汁的色泽映到他的指上,无端来的惊心动魄。

他道:“帝俊。”

广成一怔。

通天也随后道:“帝俊。”

多宝无条件跟随通天:“妖皇陛下。”

广成也道:“妖皇陛下。”

现在羲和殿下两票,妖皇陛下四票。

玄都想了想,还是道:“妖皇陛下。”

老子不轻不重地看了眼他,明白了他的想法,也就遂了他的意,道:“弃。”

罗睺:帝俊出局。可留言。

帝俊优雅起身,安抚地按了一下太一肩膀,而后道:“玄都、广成、多宝中必有一个狼人。”

“三清……不太可能是狼人呢。”

 

chapter3

罗睺:天黑请闭眼。

罗睺:狼人请睁眼。

罗睺:互相确认身份。

罗睺:狼人请杀人。

羲和:伏羲怎么样?

广成:我觉得师尊像是知道了些什么。

多宝:他刚刚再回护你。

广成:我知道……

多宝:那就赢这场给他们当作礼物,怎么样?让他们看看我们的能力。

广成:好。

常曦:你们这是把这当做聊天频道吗?

多宝:我们又不好在他们面前光明正大地说。

常曦:哦。

广成:那就伏羲陛下吧。我觉得他也好像知道了什么,应该是神职。

罗睺:狼人请闭眼。

罗睺:女巫请睁眼。

罗睺:今晚伏羲死亡,是否开解药?是否开毒药?

女巫:——

罗睺:女巫请闭眼。

罗睺:预言家请睁眼。

罗睺:预言家请验人。

预言家:——

罗睺:Ta是——

罗睺:预言家请闭眼。

罗睺:守卫请睁眼。

罗睺:守卫请守人。

守卫:——

罗睺:守卫请闭眼。

罗睺:天亮了。

罗睺:昨夜伏羲死亡。

女娲怒而拍桌。

伏羲也没料到会是自己,但想了一下,他突然就明白了。

他起身,顺了顺女娲长发,笑道:“娲儿,别气。”

他在转身刹那,与伏羲有了短暂的目光交接。

羲和:“……我现在是不是被怀疑了?”

常曦:“姐姐……”

女娲还有点气:“常曦帮你出气的可能性也有呢。”

太一笑道:“我还是比较想投元始。”

元始:“暂时你是见不到的。”

“太一,我还是更在意二哥。”

多宝:“现在局势有点微妙啊。”

广成:“弟子支持师尊。”

“羲和殿下的概率确实比较大,但也不排除是狼人故意把我们往她身上引的可能。”

老子:“我还是顺心而为。”

罗睺:投票。

羲和:“自投吧。”

常曦:“我也自投。”

女娲:“羲和。”

太一一笑:“羲和。”

元始:“羲和。”

通天:“常曦。”

多宝:“常曦殿下。”

广成:“羲和殿下。”

玄都:“常曦殿下。”

老子:“羲和。”

罗睺:羲和出局。可留言。

羲和无奈起身:“你们这样,真让我觉得我得罪了你们。”

 

chapter4

罗睺:天黑请闭眼。

罗睺:狼人请睁眼。

罗睺:互相确认身份。

罗睺:狼人请杀人。

常曦:陛下。

广成:……他们会怀疑你的。

多宝:倒不如后面引导舆论,把他投出去。

常曦:你们会不跟着你们师尊投?

多宝:不会。

广成:不会。

常曦:那就陛下。

常曦:我也可以出去找姐姐。

罗睺:狼人请闭眼。

罗睺:女巫请睁眼。

罗睺:今晚太一死亡,是否开解药?是否开毒药?

女巫:——

罗睺:女巫请闭眼。

罗睺:预言家请睁眼。

罗睺:预言家请验人。

预言家:——

罗睺:Ta是——

罗睺:预言家请闭眼。

罗睺:守卫请睁眼。

罗睺:守卫请守人。

守卫:——

罗睺:守卫请闭眼。

罗睺:天亮了。

罗睺:昨夜是个平安夜。

常曦:“平安夜触发几率挺高的。”

女娲:“对啊。难得。”

太一:“……然后呢。”

元始:“过。”

通天微笑:“还是挺有趣的。”

多宝:“师尊说得对。”

广成:“过。”

玄都:“……师尊还吃荔枝吗?”

老子温和道:“过多易上火。”

径直忽略了他们体质根本就没有上火这一说,也略过了三清本体其实是清气一回事,玄都认真拿起一个饱满的梨子削皮切块剔芯。

场外伏羲又走进了厨房,帝俊笑着给板栗去壳,羲和默默上楼去翻食材。

罗睺:投票。

常曦:“陛下。”

太一:“常曦。”

元始:“常曦。”

通天:“常曦。”

多宝:“常曦殿下。”

广成:“常曦殿下。”

玄都:“常曦殿下。”

老子:“常曦。”

罗睺:常曦、玄都出局。可留言。

玄都懵逼:“我也出局?”

通天“啧”了一声。

一时之间,看着老子的目光都有些莫名了。

 

chapter5

罗睺:天黑请闭眼。

罗睺:狼人请睁眼。

罗睺:互相确认身份。

罗睺:狼人请杀人。

多宝:刀谁?

广成:东皇陛下。

多宝:那女娲圣人呢?

广成:投票。

多宝:昨晚应该是守卫守了东皇陛下,确实今晚刀东皇陛下比较容易。

多宝:但,女巫呢?第一轮中有可能是守卫守了伏羲。

广成:女娲圣人、东皇陛下。

多宝:可以。

广成:刀东皇陛下。

罗睺:狼人请闭眼。

罗睺:女巫请睁眼。

罗睺:今晚太一死亡,是否开解药?是否开毒药?

女巫:——

罗睺:女巫请闭眼。

罗睺:预言家请睁眼。

罗睺:预言家请验人。

预言家:——

罗睺:Ta是——

罗睺:预言家请闭眼。

罗睺:守卫请睁眼。

罗睺:守卫请守人。

守卫:——

罗睺:守卫请闭眼。

罗睺:天亮了。

罗睺:昨夜太一死亡。

太一:“果然。”

他起身,看了一眼局势,忍不住笑:“女娲,现在场上只剩你一个妖族了,感觉如何?”

女娲温婉一笑:“现在场上都是道祖门下呢。”

太一:“哦。”他凉凉道:“我刚刚看见伏羲进厨房了。”

“……陛下在给你剥板栗,你赶紧去吃吧。”女娲玩笑式地抓起一个金乌抱枕扔向太一,“可以和哥哥聚在一起了不起啊?”

“对啊。”

皮了一下很开心的太一抱着金乌抱枕蹭到帝俊身边,嗷呜地吃掉了一颗帝俊递过来的板栗。

女娲面无表情:“麻烦投我。”

元始:“为什么我还没出局?”

通天:“现在看起来,局势有点明朗了。”

多宝:“师尊一定会赢的。”

广成:“师尊不想玩吗?”

老子:“呵。”

罗睺:投票。

女娲:“我。”

元始:“我。”

通天:“二哥别这样。我投女娲。”

多宝:“女娲圣人。”

广成:“女娲圣人。”

老子:“弃。”

罗睺:女娲出局。可留言。

女娲笑:“你们三位好好玩吧。”

 

chapter6

罗睺:天黑请闭眼。

罗睺:狼人请睁眼。

罗睺:互相确认身份。

罗睺:狼人请杀人。

多宝:大师伯。

广成:师伯。

多宝:你不怕被杀啊?

广成:一半一半。

多宝:明天记得自投。

广成:废话,我还是想要师尊赢的。

罗睺:狼人请闭眼。

罗睺:女巫请睁眼。

罗睺:今晚老子死亡,是否开解药?是否开毒药?

女巫:——

罗睺:女巫请闭眼。

罗睺:预言家请睁眼。

罗睺:预言家请验人。

预言家:——

罗睺:Ta是——

罗睺:预言家请闭眼。

罗睺:守卫请睁眼。

罗睺:守卫请守人。

守卫:——

罗睺:守卫请闭眼。

罗睺:天亮了。

罗睺:昨夜老子、广成、多宝死亡。

罗睺:平民胜利。

 

chapter7

“完了?”伏羲端着一大盘烧烤刚走出来,就看到罗睺把自己往鸿钧身上一挂,笑着问。

罗睺隔空招来一串烧烤,“女娲运气真好。”

伏羲笑意加深,把烧烤放到桌上,“怎么样?”

“平民胜利。”

通天回答他,同时伸手去抱元始。

“广成和多宝送的?”

“确切来说,是长兄枪了广成,我毒了多宝。”

伏羲失笑:“反正他们就算活下来,也是会自投的。”

通天:“……我真没想到,他们都是狼人。我原本以为,只有一个的。”

“身份你们应该都猜出来了吧?”罗睺懒懒问。

十二位大佬点头。

“我觉得你们不像是在玩游戏,而就是在划水。”罗睺道。

“尤其是老子。”

老子优雅地吃着梨子。

罗睺整个都缠在鸿钧身上了,姿态暧昧。

羲和将酒酿桂圆端下来,盛了十四碗放在桌上,尝了一口后。

她棒读着:“我以后绝对不会再和师控玩游戏了。”

羲和并没有生气,只是觉得好笑。

她道:“我终于切身体会到什么叫做带不动了。”

常曦幽幽地说道:“如果师控和师尊待在同一阵营,那么恭喜同一阵营,你将可以尽情划水;如果师控和师尊分属不同阵营,与师控同一阵营的队友,将会深刻体会到‘身在曹营心在汉’,建议先刀了师控为妙。”

多宝:“……”

广成:“……”

“以后并不想同时带元始和广成、或通天和多宝一起玩游戏了,尤其是有阵营之分的游戏。”

太一忍不住笑。

帝俊温和道:“尝尝伏羲和羲和的手艺吧。”

等其乐融融地吃完后,他们才各自散开。

太一打着游戏,问身边的帝俊:“哥,你说,元始为什么今天看着很疲倦?”

帝俊:“……”

另一边,通天无奈地被赶出了元始的卧室。

 

 

 

身份:

羲和、广成、多宝-狼人

常曦-狼美人

元始、女娲、帝俊、玄都-平民

通天-女巫、老子-猎人、太一-守卫、伏羲-预言家

chapter1-女巫开解药救伏羲,预言家测了老子,守卫守了元始

chapter2-预言家测了玄都,守卫守了帝俊

chapter3-预言家预测了常曦,守卫守了玄都

chapter4-守卫守了太一

chapter5-守卫守了通天

chapter6-猎人带走了广成,女巫毒死了多宝

*

六千多字,我瘫了,我蔫了,我萎了,我枯了

其实一点都不可怕,很甜对吧

私心占一个tag,太阴星两姐妹的“双月亮”

上周的想法,这周一在学校花了两三个小时写了梗概,差点让我没写完作业,我打了一整个早上

最后,不确定这周还会不会有更新

恶业

【COCO】

猫眼紫锂辉手串,配紫水晶骷髅珠,Akoya粉白海水珍珠,爱迪生粉紫淡水珍珠。辅蓝月光迷你珠,青金石迷你珠,白蝶贝百合。

【COCO】

猫眼紫锂辉手串,配紫水晶骷髅珠,Akoya粉白海水珍珠,爱迪生粉紫淡水珍珠。辅蓝月光迷你珠,青金石迷你珠,白蝶贝百合。

恶业
【夭桃灼华】 青海藕粉和田玉手...

【夭桃灼华】

青海藕粉和田玉手串,配非红玛瑙桃珠。辅原矿高瓷绿松石蓝绿叶,菜籽黄迷你珠,桃花粉蝶贝,淡水迷你珍珠。

【夭桃灼华】

青海藕粉和田玉手串,配非红玛瑙桃珠。辅原矿高瓷绿松石蓝绿叶,菜籽黄迷你珠,桃花粉蝶贝,淡水迷你珍珠。

恶业
【老红玛瑙×老料琉...

【老红玛瑙×老料琉璃】囤了好久的古董珠,此串试售,请私信。

【老红玛瑙×老料琉璃】囤了好久的古董珠,此串试售,请私信。

恶业
多宝手串【两仪】 凉山南红圆珠...

多宝手串【两仪】

凉山南红圆珠、蓝月光圆珠、翡翠隔珠、溏心玛瑙花苞吊坠。

多宝手串【两仪】

凉山南红圆珠、蓝月光圆珠、翡翠隔珠、溏心玛瑙花苞吊坠。

恶业
多宝手串【海拾砂】 野牛沟和田...

多宝手串【海拾砂】

野牛沟和田玉、猛犸绿眼睛、凉山南红、原矿高瓷绿松石、朱砂点白溏心玛瑙海螺、阿拉善戈壁彩玉海螺、红溏心玛瑙贝壳吊坠。

多宝手串【海拾砂】

野牛沟和田玉、猛犸绿眼睛、凉山南红、原矿高瓷绿松石、朱砂点白溏心玛瑙海螺、阿拉善戈壁彩玉海螺、红溏心玛瑙贝壳吊坠。
蛇兔〇
夏天,很应景了吧。我心中夏日的...

夏天,很应景了吧。我心中夏日的色彩。

夏天,很应景了吧。我心中夏日的色彩。

星星的眷属

秒杀价的三款手链,高兴坏了!

秒杀价的三款手链,高兴坏了!

恶业
白兔毛手串。配俄料碧玉莲花珠,...

白兔毛手串。配俄料碧玉莲花珠,九口料柿子红满肉南红面包圈,纳米比亚彼得石圆珠。

白兔毛手串。配俄料碧玉莲花珠,九口料柿子红满肉南红面包圈,纳米比亚彼得石圆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