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多比欧

30.1万浏览    3441参与
嬷嬷酱💜
画了jk嗲爹变身。。我也不知道...

画了jk嗲爹变身。。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脑洞会开成这样。。。

画了jk嗲爹变身。。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脑洞会开成这样。。。

落娘
草稿+上色,有动作参考 这对也...

草稿+上色,有动作参考

这对也可以啊

爽啦


草稿+上色,有动作参考

这对也可以啊

爽啦


白原

热情黑帮提醒您,走路不规范,亲人两行泪【?】。
没有老板脸的老板多比【淦】

想问问..有没有劳斯想和我做朋友,我好想扩列!好想认识大家!!好想和大家一起玩!!或者老板多比还有老板左的群我也好想加!!!
QQ什么的在简介里!想和大家一起玩!

热情黑帮提醒您,走路不规范,亲人两行泪【?】。
没有老板脸的老板多比【淦】

想问问..有没有劳斯想和我做朋友,我好想扩列!好想认识大家!!好想和大家一起玩!!或者老板多比还有老板左的群我也好想加!!!
QQ什么的在简介里!想和大家一起玩!

我真的好喜欢多比欧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

画屎专家:我

我画画太丑了,我不配喜欢多比欧

画屎专家:我

我画画太丑了,我不配喜欢多比欧

木由了一

【JOJO乙女】关于恋爱这件事②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荒木老妖!!!


⚠️不喜欢别bb,左上角


评论是我更文的动力❗❗❗


内含,子DIO,吸血鬼DIO,卡兹,boki,老板,多比欧,龙龙


Go↓


【子迪】


你踮起脚尖轻吻他的...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荒木老妖!!!



















⚠️不喜欢别bb,左上角




















评论是我更文的动力❗❗❗



















内含,子DIO,吸血鬼DIO,卡兹,boki,老板,多比欧,龙龙


















Go↓



















【子迪】








你踮起脚尖轻吻他的唇。



凉凉的。



甜甜的。



这就是恋爱的味道吗。



你面前的少年皱着眉头,用西装衣袖狠狠地抹了抹唇,似乎是要将你刚刚亲吻的地方擦掉一层皮。



你生气地打了他一下。



“喂,我说你就这么讨厌我?”



DIO没有说话。



他喜不喜欢你,没人知道。



但是你绝对喜欢他。



你敢拿他的审美来做保证。要是他审美奇特你就是不喜欢他了。



虽然,你还没来得及看他审美发生变化就已经走了。



在病床上,你看着那瓶子里的雏菊陷入了沉睡。











『如果有来生我还要爱你』























【吸血鬼DIO】








“DIO大人,如果有下辈子我要做你的专属。”



你趴在他的身上笑着在他的胸膛画圈。



如果不知道下辈子,那就只需要珍惜这辈子就好了。



Dio捏着你的下巴强迫你看他。



“吼↗吼↘,小面包胆子不小,居然想要做本DIO的专属。”



“因为在你身边久了,胆子就肥了。”



他一把楼主你的腰将你们的方向180°转换。



压在了你身上。



冰凉的唇与你的唇接触。



比起亲吻更像是啃。



你亲抚着微微隆起的肚子,最后看了一眼那个古堡。



他死了,那个自负高傲的男人死了。



你现在唯一与他有联系的就是肚子里的这个孩子。



很可惜……



孩子,也没能保住。



你,也没能好好地活下去。



站在海前崖边的你,张开双手,稍稍向前倾,跳了下去。











『愿有来生,你能找到我』























【卡兹】(私设你8岁)








“卡兹sama!卡兹sama!”



你一路小跑着。



高大的男人转过身只见一个小家伙带着泪花向他飞奔过来。



“你要去哪里……”



你一把抱住他的大腿。



可怜兮兮地抬头问他。



卡兹叹了口气将你抱了起来,让你坐在他的手臂上。



“哪都不去。”



“那你陪我睡觉好不好嘛……”



你满怀期待地看向他。



卡兹没有立刻回答,在你快要哭出来之前轻轻点头。



你双手环住他的脖子。












『养个小家伙也不错』
























【boki】








“吉良先生~”



你用涂着鲜红指甲的食指点着他的胸肌。



吉良吉影瞳孔骤缩。



他捧起你的双手放在脸边轻蹭。



“说起来有点下流,我boki了……”



“知道啦知道啦~”



你伸手勾住他的皮带,将他带到房间里去。



要说你这人吧,其实长得好,身材也不错,但是对于他来说只有手才是让他对你动情的理由。



“Killer Queen.”



事后。



他在房内眼中充满爱恋地捧着那双涂着红指甲的手。



“哼哼,真好看……”











『有些人表面上喜欢你,其实就是喜欢你的手』























【老板】








“迪亚波罗……”



你拿着平底锅一脸危险地走近他。



“你,你不要靠近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尖叫着后退。



你略显烦躁地掏了掏耳朵。



抄起平底锅就往他头上砸。



“给老娘闭嘴!”



“一个大老爷们天天搁这鬼哭狼嚎,像个什么样子!”



“不过是叫你给多肉浇个水。你倒好不仅给我全拔了,还给我泡水了。”



越说越气。



他一脸警惕地看着你。



“你要是下次再这样,我就把乔鲁诺叫来收拾你。”



每天都能听到你教训他的声音呢。











【不许再叫了!!!】























【嘟噜噜】








“我亲爱的多比欧~”



“我可爱的多比欧~”



“我的多比欧~”



你每天都要这么叫他。



叫到他扑上来把你吻住才停。



这时候你就会笑眯眯地回吻。



你的索吻方式总是这么奇怪。



你想要给他编辫子。



但是他不肯。



你就会撒个娇。



虽然不一定会成功。



你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在他怀里睡觉。











『我喜欢你。这是绝对的真理。』























【龙龙】








“龙龙,把尾巴给我抱一下嘛!”



迪亚哥转过身去,没理你。



嘚。



还是得用金钱诱惑。



“用和你比赛奖金一样的钱摸一次尾巴。”



“三倍。”



他露出了尾巴轻轻拍在地上。



“淦!你抢劫啊!”



“不乐意就算了。”



眼见他又要把尾巴收回去。



你立刻答应。



先摸了再说,大不了不给钱就是了。



“你别想着欠钱。你的腰可受不了。”



淦。



“我还是想要曼哈顿……”








『作为DIO科生物你就想要一个曼哈顿???』

『不,还有一个你。』












我想要评论!!!!!

祈祷nia?

现在仿佛离开茶绘就不会画画了。
全都是粉红头,休妹只有一张,因为我不会画美女只有这张能看()

现在仿佛离开茶绘就不会画画了。
全都是粉红头,休妹只有一张,因为我不会画美女只有这张能看()

查相子桑

【老板多比】黑曼陀罗

本人带着ooc和惊天大雷走来了! 时间段为迪亚波罗被镇魂曲之后,迪亚波罗x多比欧be向,不能接受者请速速避雷!


★黑曼陀罗————无法预知的死亡。绝望的,颠沛流离的爱。


“五十....五十七次。”


破旧的木屋中死寂。披着毯子的落魄失魂之人瘫坐在发霉的地板上轻声喃喃自语,呆滞地望着屋顶,神经质般地一遍遍重复着同样的数字。


“五十七,五十七.....这绝对是第五十七次了。呵呵呵....”


天花板的缝隙中渗下昨夜的雨水滴落在长满青苔的地上,发黑墙壁弥漫着腐烂败坏的气味,蜘蛛和苍蝇的幼崽,以及别的什么臭虫在角落里盘踞着。几十双,几百双...

本人带着ooc和惊天大雷走来了! 时间段为迪亚波罗被镇魂曲之后,迪亚波罗x多比欧be向,不能接受者请速速避雷!


★黑曼陀罗————无法预知的死亡。绝望的,颠沛流离的爱。









“五十....五十七次。”


破旧的木屋中死寂。披着毯子的落魄失魂之人瘫坐在发霉的地板上轻声喃喃自语,呆滞地望着屋顶,神经质般地一遍遍重复着同样的数字。


“五十七,五十七.....这绝对是第五十七次了。呵呵呵....”


天花板的缝隙中渗下昨夜的雨水滴落在长满青苔的地上,发黑墙壁弥漫着腐烂败坏的气味,蜘蛛和苍蝇的幼崽,以及别的什么臭虫在角落里盘踞着。几十双,几百双细小的眼睛恶毒地盯着屋中央的半疯的不速之客。


“嘟噜噜噜噜噜。”


“真遗憾。看来无人接听啊。”


迪亚波罗自言自语地冷冷嘲弄着低下头,将脸埋在沾满泥土的手心中,合眸蜷缩在薄薄的毯子里又一次堕于昏昏沉沉中。







迪亚波罗最初清晰感受到多比欧的时候,恰巧是在他的十七岁生日上。


收养他的好心神父给他办了个小小的仪式:一块简单的蛋糕,两把椅子,几根忽明忽灭的蜡烛,在黑暗中时而摇曳的温暖火焰。多比欧打心眼里感到快乐。这个家虽然贫穷,但那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东西却足以填满他被人抛弃的空空荡荡的心。


“生日快乐,我的孩子。”慈祥面容的老人摸了摸多比欧长满雀斑的孩子气的脸蛋。


“谢谢您,父亲。” 怯懦的少年腼腆地眨了眨眼,向对方付之一笑。


这时的多比欧是如此的与自己接近,迪亚波罗能感觉到那具瘦弱矮小的身躯中产生共鸣的两个灵魂,甚至只要一伸出手就能将那少年的意识拈断。绿色的光芒在多比欧棕色的瞳中不规律地闪烁。


但是现在还不行,现在还没有到需要我亲自出马的时候,迪亚波罗嗤笑着暗想。于是他渐渐潜回多比欧的脑中,以及在临别前,第一次开口对多比欧说了一句话,第一次在这世上留下一个名为迪亚波罗之人的存在痕迹。


“生日快乐,我的多比欧。”


“诶?” 少年听闻未知的人声,立刻左右顾盼着寻找那声音的来源。未果而只能疑惑地放弃,在养父怜爱的注视中缓缓于蛋糕上切下。


这便是多比欧的十七岁生日礼物: 一人的棋局,硬币的反面,水中的倒影,灯下的幽灵,以及蛋糕上切下的第一刀。






“老板,这里残余的地方势力已经被清除了!”


“干的好,我的多比欧!”迪亚波罗回应道,“这次任务顺利的话一切便能尘埃落定。”


他的组织差不多已经成型了。此时的迪亚波罗就如同趴在网中心的蜘蛛,他亲自编织的蛛网几乎覆盖至意大利的每个角落。他的黑帮集团,他的纪律严密的层层下属。一切已经安稳落定,就差顶端的几块小小积木———那些不听从自己的烦人的地头蛇,一切威胁到他的存在都将会被抹灭。


“多比欧,等一切结束,你想要什么样的嘉奖。”迪亚波罗询问。多比欧在他组建这偌大组织的过程中确实必不可少,迪亚波罗已经能够在两个人格之间切换自如,并学会了用多比欧这重人格掩饰自己的真实身份,虽然多比欧本人毫不知情。那些愚蠢的下层人士当然不会相信像多比欧这样软弱的小鬼与自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顶多就是个奉命跑腿传话的人罢了。这给迪亚波罗消灭那些威胁提供了有利的机会与极大的便利。


多比欧兴奋地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持在耳边的空塑料瓶微微颤抖。


“老板。等事情办完.......我还能一直留在您的身边作您的秘书吗?”


迪亚波罗轻笑,意料之内地对着瓶底回答。


“当然可以,我可爱的多比欧。”


他是为帝王加冕的人,他是他阶下最忠实的臣子,他是恶魔的口舌,他是自己的窗与翅膀。多比欧愉快地挂掉了电话,迪亚波罗满意地点了点头。


整个意大利将会被我们两个重塑。








他再次惊于多比欧的爆发力与判断力。


这个平时怯懦不已的大男孩,面对危险的叛徒竟表现出了惊人的忍耐力与智慧。虽说最后还是需要自己动用替身能力解决掉敌人,但是多比欧的实力确实不容小觑。


他的确成长了很多,在山崖上的一战。当他第一次违抗自己的命令而自主地使用工具寻找敌人藏匿点时,迪亚波罗就开始意识到那男孩日积月累所背负下来的尊严与使命,那是替他背负下来的一切。


铁制品,岩石,手术刀,男人切割下来的脚。挂件,烟蒂,青蛙,融化的冰激凌。信封,照片,撒丁岛的翡翠海岸,两人默契的绝佳配合。


“老板,你快来表扬我啊。”


迪亚波罗五味杂陈。


“我的多比欧......你做的很好。” 迪亚波罗略带为难地敷衍。他害怕多比欧某天会彻底违抗自己的命令,意气用事而作出什么不可扭转的可怕决定。他已经失去了很多,他重要的部下,他的信誉。他唯独无法再失去多比欧了。


堂堂的帝王害怕被抛弃。


“多比欧......下次无需这样。在危急的时候只要等我过来即可。” 迪亚波罗在多比欧挂断电话前犹豫着补充了一句,多比欧再次露出同往常一样似懂非懂的表情。“我会的,老板。”少年这么说着,将迪亚波罗抛入深思中。


多比欧靠在座椅上,飞机朝着终点站罗马缓缓起飞。







迪亚波罗终于明白他的忧虑是多余的。是他自己抛弃了多比欧。


“多比欧好寂寞啊。老板.....请和往常一样.....再给我打电话吧。”红色的手机摔落在水洼中,无法再流出鲜血的指尖努力向那再也打不通的电话移去。


银色战车镇魂曲将他们的灵魂生生从一具躯体中扯出。迪亚波罗和多比欧,他们两个就像连着的一团浆,在强迫着分离的同时,各自的身上必定会沾满对方挣扎时留下的血与肉。倒下的布加拉提,致命的伤口,17岁的少年望着远处逃离的自己,不甘心地咽下最后一口气。


“这是属于我们的胜利啊。多比欧(老板)。”


迪亚波罗到最后一刻也无法抛下自己卑微而可笑的尊严,黎明破晓之时,帝王之位早已在背叛者被箭刺穿的那刻从自己的指缝中流走,剩下的只有仓皇与惊恐。他辜负了多比欧,他辜负了自己,并亲手送走了他的王冠。而这甚至残酷到无法再去看多比欧一眼,罪恶之人在镇魂曲中只能于地狱的大门处徘徊。


“也请像往常一样....给我打电话吧。我的多比欧,我可爱的多比欧.....”


桥洞里的瘾 君 子,手术台,人行车流,小女孩。


他已经无法再接到来自彼端的通话了。







迪亚波罗从回忆中苏醒过来,缓缓抬起头。


空气中弥漫着不同寻常的焦油的味道,须臾,滚滚黑烟窜进房间。墙外发出噼里啪啦的木头爆裂的声音,点点火星迸进,木质的家具开始燃烧起来,周围急剧升温。迪亚波罗裹紧毯子环视四周。


这次是燃烧。


熊熊烈火扑进空间,火舌舔舐着每一处角落。寄居的昆虫挣扎着掉落下来,纷纷消失在滚烫的红色之中。迪亚波罗蜷缩在屋子的正中心,火焰围成的包围圈正在往他这里缓缓缩小。屋顶的木梁落下来砸在他的四周,整个木屋陷入火海之中分崩离析。


迪亚波罗再一次狂笑不止。


烧吧,烧吧,就让自己可怜的有罪的灵魂被火吞噬殆尽,他喘不过气来。火焰已经触到毯子的一角,迪亚波罗的身躯渐渐埋没于大火之中。


粉碎的帝国,不可一世的帝王,17岁的少年。一切的一切再一次沉于茫茫火海之中。黑色的曼陀罗,伴随着一曲流传至今的镇魂曲,终究和那男人一样凋零彼岸。



fin






谢谢你看我胡扯到现在!【捂脸】



kakoz

【多比欧&迪亚波罗×你】埋葬

  我来污染tag。

  去年九月的时候写的(就这?就这?就这?就这?) 删改了一些看着奇怪的东西()。 零零碎碎拼接起来不完整的故事。 


  女主有原型(反正没人猜得到就是了……希望有人能够猜出来)。 


你们身上有彼此埋葬过的秘密。 


多比欧 ...


  我来污染tag。

  去年九月的时候写的(就这?就这?就这?就这?) 删改了一些看着奇怪的东西()。 零零碎碎拼接起来不完整的故事。 



  女主有原型(反正没人猜得到就是了……希望有人能够猜出来)。 

 

  

 

 

   

 

你们身上有彼此埋葬过的秘密。 

 

 

 

 

多比欧 

 

 

  那里是撒丁岛,你是个杀人犯。 

 

  每当你回想起那天最先浮现的是那丛没结果子的醋栗,紧接着才是男人垂下的头颅。 

 

  有时候能够想起一个粉发男孩,在你模糊不清的回忆里他的脸就像是一块融化的冰激凌,草莓味,上头撒上饼干碎屑的一个会哭的冰激凌。 

 

  “帮我,我知道你能行。” 

 

  饼干碎屑冰激凌现在淋上了番茄酱。 

 

  “让别人知道了你就会和他有一样的下场。” 

 

  他摇头又点头,最后你还是揍了他。 

 

  他叫多比欧。 

 

  当天晚上你和多比欧躲在的衣柜里替他冰敷。随后亲吻了他,灼人又粘稠。 

 

  他摸摸嘴唇上残余的温度,问你是否是要逃离这里,看起来快要哭了。 

 

  你没有回答,问关于他的伤是否需要些什么补偿。 

 

  于是最后你的初次是与多比欧共同度过的,就在那个狭小的衣柜里。你尚未能够体会这种事带来的快感,他湿漉漉的鹿眼看向你时,你的心中生出的不忍使你只好趴在他的身上假惺惺地吟上了几声。 

 

 

  你没离开。 

 

  那个外乡男人的死对这里的人来说无关痛痒。在第二天草草收场后人们很快忘记了他。 

 

  至于你杀掉那个男人的原因:他长得像你的父亲。想想他其实很无辜。 

 

  这是在你17岁之前发生的事。 

 

  在你17岁之后,多比欧死于一场大火。从此你噩梦连连。多比欧和那个男人的脸日日夜夜出现在你的梦里,多比欧散发出焦臭熏得你睁不开眼。他流出的泪灼伤你的皮肤,紧接着你全身也开始一同燃烧,那些火焰仿佛真实地跳动着,你能够感受到那些出现在多比欧身体上的痛感。你几乎要在睡梦中死去,时常在醒来之前流下泪水,你不清楚自己的眼泪源于什么。 

 

  你坚信这是撒丁岛让你生出的梦,最后你离开那里来到了那不勒斯。 

 

  这座城市没有外人看来那样鲜艳,地底下留藏的黑暗污秽不堪,你就在地底求生。 

 

 

 

 

多比欧 

 

 

 

  你没想到在这些年里死去的多比欧又一次回到了你的视野中,他真真切切地站在你的面前。和以前一样,没有任何变化。 

 

  你灵敏的嗅觉告诉你他刚刚经历了一场激烈的厮斗。你的鼻子被他抓住了,就像是脖颈被扼住一样动弹不得。从这位故人身上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感动,这大概是你与生俱来的缺陷。 

 

  他看见你时开始惊慌,转了转他漂亮的小眼珠子,像只受惊的家兔一样慌不择路地跑走。 

 

  你也没有追上去。 

 

  “多比欧。” 

 

  你突然意识到这在情理之中,多比欧本就不该死。无论从他曾经做过的事来看还是他的性格来看都并不是一个招人恨的人。 

 

  你的掌心突然开始发热灼烧,他留在你身体上的触感开始复苏。 

 

 

 

 

迪亚波罗 

 

 

 

  你在十字路口看见一个男人,走近了也看不出年龄。年轻,是美人,披散的长发所散发的粉色不像是染色的产物,很高大,且壮硕。你看见他从衣领上的偏白的颈部皮肤和他的脚踝,舔舔嘴唇,心猿意马了起来。 

 

  他就站在那瞧你。 

 

  当天晚上你就和他上了床。他和你做了两次,第一次用了保险套,第二次将jing液射在你的身体表面。我吃了药,你心说,你把那玩意放到我肚子里又能怎么样呢? 

 

  他对你的胸部有着极大兴趣,抓揉用力,白肉从他的指缝露出来,留下一道道深深的齿印。满是唾液、汗液、血液。 

 

  早上你醒得很早,身边冷冰冰的。你猜他可能在半夜就爬起来走掉了。 

 

  你以为他会给你钱。但是他没有,连隔夜的烟灰都没有留下,除了你的身体以外一切都干干净净。 

 

  怎么不给钱呢。 

 

 

 

 

 

多比欧 

 

 

 

  你从老远的地方向他打招呼,这次他没有跑走。多比欧定在那儿,他的眼睛总是能够暴露他:想念、爱慕,以及恐惧,你的确是个可怕的人。 

 

  你笑着绕到后面揪住他的辫子:“多比欧,你爱我吗?” 

 

  他眼睛依旧闪亮亮,爱慕占了上风。小冰激凌用力点点头,我每天都会想你。你身上的香味和以前一样,冰激凌红着脸说。奶油快要滴下来了。 

 

  你把他带回你的房子,和他接吻,吃饭,洗澡,播放成人影片时开始脱衣服。他的身体很白,有小雀斑,除了比以前更强壮些其他地方几乎没变过,特别是那张脸。 

 

  看见他胯骨上刚刚结痂的疤痕时你想到了某个人,形状完全一致。你不清楚自己为什么总是在不必要的地方出现好记性。 

 

  你不想深究。 

 

 

 

 

 

 

 

迪亚波罗 

 

 

 

  迪亚波罗总是能找到你,正因为有他你赚的钱多了许多。 

 

  每次找到你时就会立马开始,进屋后十分谨慎地将门反锁再脱衣服。在你家里有时候不脱,直接把你摁在桌子上。 

 

  做完之后放下钱立马走人,很少和你有什么交流。直到现在你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悄无声音地离开,甚至连门锁开关的声响都没有。 

 

  他看着还年轻且精神状态不错,你由此推断他没有妻儿。 

 

 

 

 

 

 

多比欧 

 

 

 

  你开始偶尔和他见面,做点没意义但还算有趣的事,窝在被子里看电影,一起做饭,一起看书。就是不聊天,你话不多,他也不会主动问你什么。 

 

  你觉得自己不爱他,可能只是很享受多比欧对你的爱才会选择和他一起。他就像是只可爱小狗,冰激凌小狗。 

 

  离开撒丁岛至今,你再也没做过那些梦。 

 

 

 

 

 

 

 

 

 

 

 

 

  迪亚波罗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多比欧也一同消失了。 

 

  久到多比欧给你的那颗糖化成了奇怪的形状,它掉到某个夹缝里,你再次找到它的时候你蚂蚁已经在那里筑了巢。你用开水烫死它们时也烫掉了那颗糖,这下唯一的痕迹也消失了。 

 

  你猜测他们没有真实存在过。 

 

 

 

 

特里休 

 

 

 

  你从玻璃窗的反光里看见后座上的一个粉发女孩。你突然想要在网络上搜索“一个人的气质能够遗传吗?”这个问题。 

 

  你想问问她姓什么,突然想起自己根本不知道多比欧或者迪亚波罗的姓氏。 

 

  她发现你在看她,你看见反光里的年轻女孩对你微笑了一下。 

 

 

  你移开目光闭上了眼。

X

【里苏多比】约会的时候一定要遵守礼仪啊!(不是)

我真的好喜欢多比欧噶

老板:我太难了。


【里苏多比】约会的时候一定要遵守礼仪啊!(不是)

我真的好喜欢多比欧噶

老板:我太难了。



厌十四

来更一下x

p1是群里的塔罗牌活动,画的权杖八,cp26有寄放无料明信片

p2是稿

剩下的都是跟梓墨老师和岐秀老师一起弄的小说本配图,最后一张是封底,本子会在cp26场贩,同设荒木庄立牌也有场贩,数量少可以提前找我预订!

来更一下x

p1是群里的塔罗牌活动,画的权杖八,cp26有寄放无料明信片

p2是稿

剩下的都是跟梓墨老师和岐秀老师一起弄的小说本配图,最后一张是封底,本子会在cp26场贩,同设荒木庄立牌也有场贩,数量少可以提前找我预订!

多比欧家的柒时寒

我的想象力贫乏,能想象的一切美好画面不过是远山,大海,高云,我与你在晨曦中相拥。

在这个万物都被渡上一层暖光的晨曦里,听海浪歌唱,听飞鸟翱翔。听早起的渔夫在海中划船,听树叶沙沙,听你的耳语,听你的心跳。

再在这美好的早晨里,我们亲吻


(小学生作文和儿童画,见笑了)

我的想象力贫乏,能想象的一切美好画面不过是远山,大海,高云,我与你在晨曦中相拥。

在这个万物都被渡上一层暖光的晨曦里,听海浪歌唱,听飞鸟翱翔。听早起的渔夫在海中划船,听树叶沙沙,听你的耳语,听你的心跳。

再在这美好的早晨里,我们亲吻


(小学生作文和儿童画,见笑了)

无刀不磕

老板起床是错登小秘书的号(梳了一次头就觉得麻烦的老板是屑

(也可能每天都是老板上号梳头?

轻微迫害梅洛尼

(今天的我也是被电脑迫害

老板起床是错登小秘书的号(梳了一次头就觉得麻烦的老板是屑

(也可能每天都是老板上号梳头?

轻微迫害梅洛尼

(今天的我也是被电脑迫害

多比欧家的柒时寒

ooc随笔

多:boss在干什么呢过去吓他一跳

多:猜猜我是谁

嗲:多比欧松手。

多:好的boss


很好猜,毕竟除了这个小屁孩没人敢对迪亚波罗这么做了

多:boss在干什么呢过去吓他一跳

多:猜猜我是谁

嗲:多比欧松手。

多:好的boss


很好猜,毕竟除了这个小屁孩没人敢对迪亚波罗这么做了

Tristy初元
是稿 这个贴图打水印真的绝了...

是稿

这个贴图打水印真的绝了

粉的我怀疑自己在画什么美少女

是稿

这个贴图打水印真的绝了

粉的我怀疑自己在画什么美少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