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多萝缇雅

46浏览    4参与
白逢

我的老师来自二周目 番外三 下篇(贝雷丝x艾黛尔贾特)

佩托拉遇袭失踪了!

本以为是一场苦战,结果却出人意料。

总之小岛主事业爱情双收简直人生赢家,艾尔贝稳定放闪~


cp:贝雷丝x艾尔,多洛缇雅x佩托拉


======================


番外三.来自精灵的祝福 下篇


芙朵拉的船靠岸的时候,前来迎接的除了布里基特的卫队外,只有多洛缇雅孤身一人。

阔别半年的前歌姬看起来风采依旧,眉眼间都是纯粹的快乐,再也找不到在芙朵拉时偶尔能见到的愁绪与强颜欢笑。众人上岸后,她看起来像是想要上前拥抱一下故国的皇帝或是皇后,却最终抿着唇笑了笑,拥抱了激动地看着她的贝尔娜缇塔。

“小艾黛尔和老师一切都好吗?”得到肯定的...

佩托拉遇袭失踪了!

本以为是一场苦战,结果却出人意料。

总之小岛主事业爱情双收简直人生赢家,艾尔贝稳定放闪~


cp:贝雷丝x艾尔,多洛缇雅x佩托拉


======================


番外三.来自精灵的祝福 下篇


芙朵拉的船靠岸的时候,前来迎接的除了布里基特的卫队外,只有多洛缇雅孤身一人。

阔别半年的前歌姬看起来风采依旧,眉眼间都是纯粹的快乐,再也找不到在芙朵拉时偶尔能见到的愁绪与强颜欢笑。众人上岸后,她看起来像是想要上前拥抱一下故国的皇帝或是皇后,却最终抿着唇笑了笑,拥抱了激动地看着她的贝尔娜缇塔。

“小艾黛尔和老师一切都好吗?”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多洛缇雅引导着众人向岛上走去,一边为佩托拉解释道:“今天一早,隔壁岛屿出现了异动,好像和布里基特的什么圣兽有关,所以她带人前去查探了,大概午饭过后就能回来了吧。”

艾黛尔贾特摇头表示不介意:“多洛缇雅在这里生活得还习惯吗?”

“不必为我担心哦,小艾黛尔。这里的岛民都很友善,我还交到了不少朋友呢~”

“多洛缇雅小姐真厉害……我就不行了,就算来到了这里,大概也只能躲在房间家里蹲吧……”贝尔娜缇塔小声道。

“啊啦~那我这几天一定要把小贝尔介绍给大家,我可是跟他们说过,我的伙伴中有一位少女的箭术可以和他们的公主殿下媲美的哦。到时候小贝尔一定要好好露一手,让他们知道世界上不是只有他们的公主箭术最高超。”多洛缇雅掩嘴笑道。

艾黛尔贾特挑眉道:“多洛缇雅不站在佩托拉那边吗?”

“我可是土生土长的芙朵拉人哦,陛下~”多洛缇雅眨了眨眼:“当然要支持小贝尔啦。”

“贝尔娜缇塔的箭术的确和佩托拉不相上下,尤其是受到惊吓之后,会发挥出超乎寻常的潜力。”前黑鹫导师对自己的学生们下了评定:“但是发挥不够稳定。”

“唔……对不起,老师。”贝尔娜缇塔耷拉着脑袋,然后被多洛缇雅拉过来揉了揉头发。

“没关系的小贝尔,现在已经是和平时期了,也许我们再也不需要上战场了呢?”



“是啊,”艾黛尔贾特环视四周,布里基特人有的在埋头忙碌,有的则向一行人投以好奇的目光。虽然被注目的感觉并不是很好,但她却没有察觉到敌意。芙朵拉的君王目光闪动,许下了近似于诺言的话语:“接下来一定会迎来长久的和平的。”

到达位于本岛中心的宫殿后,年迈的布里基特王亲自出来迎接了前宗主国的皇帝。他约莫六七十岁的样子,头发和胡须都已经花白,短发扎成了布里基特风格的小辫子,看起来十分硬朗精神。

两位王者寒暄之后进入了王座之间,准备进一步就两国关系问题进行洽谈。多洛缇雅则暂时做了一回“东道主”,带着贝雷丝和贝尔娜缇塔在周边观光着。

时间很快推进到了中午,布里基特王和芙朵拉皇帝的谈话暂时告一段落,陪着四人一起享用了一顿充满了岛国风情的午餐。午饭过后,多洛缇雅明显渐渐露出了焦灼的神色,频频向外张望着。午后风雨已经停了,天空中重新露出了太阳,温暖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给人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却没有让人的心情平静下来。

布里基特王背靠着椅子,双手交叠在身前,似乎在闭目养神。在多洛缇雅第三十次望向门外时,他睁开了眼:“佩托拉还没有回来吗?”

布里基特王的芙朵拉语虽然还有些生涩,但比起佩托拉来说却要流利得多。闻言多洛缇雅再也忍不住站了起来:“请容许我去看看。”

布里基特王看向她,温和地道:“那就有劳多洛缇雅小姐去看看佩托拉的情况了。”

“您太客气了。”多洛缇雅勉强一笑,匆匆向外走去。

眼看两人又要谈起了国事,贝雷丝向贝尔娜缇塔使了个眼色,两人一起走出了王座之间。

远处的广场上,多洛缇雅正焦急地和几个士兵模样的人说着什么。两人走上前时,多洛缇雅转过身,脸色有点发白,额头上还带着细汗:“很抱歉,老师和小贝尔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发生什么事了吗,多洛缇雅小姐?”贝尔惊讶道,她很少看到一向镇定的多洛缇雅露出这样惊慌的神情。

“早上小佩托拉带人去隔壁的岛屿查探圣兽异动的事,没想到激怒了圣兽,引发了一场战斗。同行的士兵们都被打晕了,等他们醒来已经不见了小佩托拉的身影。”多洛缇雅深吸一口气:“我必须去找她。”

“怎么会……”贝尔娜缇塔掩住了嘴,接着眼中闪过坚定的神色:“请让我同行,多洛缇雅小姐!”

“一起去吧,”贝雷丝淡淡地道:“我们三个就足够了。”

“老师,不需要带上艾黛尔贾特小姐吗?”

贝雷丝回头看了一眼宫殿,摇了摇头:“她有她要做的事,我们也有我们必须做的事。走吧,不要耽误时间了。”

多洛缇雅回头用不甚熟练的布里基特语指手画脚地和士兵们解释了什么,最终他们没有跟上来。

佩托拉回国的时候,艾黛尔贾特赠送了几匹布里基特没有天马作为礼物,现在天马们成了三人跨过海洋的交通工具。

所谓的圣兽所在的岛屿是一个不大的、覆盖着密林的小岛,三人在海岸边下了天马,然后沿着延伸到密林中的小路走了进去。

四周的树木逐渐浓密起来,天光也难以透过枝叶的缝隙照射进来。多萝缇雅手中捏了一团火焰用于照明,勉强照亮了三人周围的视野。

贝尔娜缇塔脸色煞白,双手紧握着弓箭,似乎任何一点惊吓都会让她突破临界点尖叫起来。贝雷丝则依旧神色平静,左手轻轻搭着腰间佩剑,目光在可及范围内扫视着。

好在一路上都有惊无险,穿过密林再见天光的时候,她们看到了一个小型的瀑布,瀑布下有一个深潭,岸边显然就是事件的发生地,到处都是被压坏的草木,还有一些血迹。三人甚至在草丛中找到了一些散落的、佩托拉喜欢用的箭矢。

“小佩托拉——”多洛缇雅有些按捺不住了,压低了声音呼唤道。

“咿——老师、我们不会也被圣兽大人给……”贝尔娜缇塔战战兢兢地道。

远处的树林里似乎传来了一些异动,有什么庞大的东西正在接近,地板开始越来越明显地震动。

然后,随着树木被推倒的声音传来,一头黑色的巨龟出现在三人面前。

“咿呀——”贝尔娜缇塔抱着脑袋尖叫起来。

多萝缇雅紧张地摆好了随时可以释放魔法的姿态。

贝雷丝慢慢抽出了佩剑,做了个蓄力的动作。

“哼~这不是贝雷丝吗?”

坐在巨龟背上上的绿发少女开心地打了个招呼。

“咦?”

“诶?”

“苏谛斯?”



“哦!原来是这样啊~”

布置得十分舒服的山洞中,苏谛斯坐在柔软的草垫上,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在她身边,蕾雅正含笑看着她,目光中混杂着宠溺与慕恋。而事件的主角佩托拉则被多洛缇雅拉过一边,正在絮絮叨叨地说着什么。

“所以说,汝是以为佩托拉被袭击了,所以过来救人的吗?”苏谛斯瞪了盘腿坐在一旁的圣兽圣玛库伊尔——现在他已经化作了一个绿发男子,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虽然这样说也没有错。”

“啊哈哈哈,真是抱歉啊。”玛库伊尔挠头笑道:“最近因为苏谛斯大人就在身边的缘故,总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好像是造成了不好的影响。”

“谁知道汝这家伙大老远从托塔提司湖跑到了布里基特定居下来,吾和蕾雅路过的时候,感觉到同族的气息,才发现了汝的存在。”苏谛斯没好气地道。

“因为玛库伊尔出现得太突然,佩托拉和她的伙伴们受到了惊吓胡乱攻击,所以他才不得不出手打晕他们的。”蕾雅温和的声音为这段奇遇画上了句点。

“老师、我醒来、就看到、蕾雅大人。在这里、留了一会儿。”佩托拉解释了自己为什么不能及时回去的原因。

“现在事情已经明了了,”贝雷丝点了点头:“没有出什么大事就好。”

“真是太乱来了,小佩托拉,我……我们都很担心你哦。”仿佛失而复得一般,多洛缇雅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

佩托拉对她安抚地笑了笑:“很抱歉,各位。”

“老师,我们已经出来很久了,还是早点回去吧?”深处陌生的地方,贝尔娜缇塔显得十分不安:“不是还要准备庆典吗?”

“嗯,也是时候回去了。蕾雅大人,苏谛斯,还有这位玛库伊尔大人。”贝雷丝站了起来。

“慢着!贝雷丝!”苏谛斯一下子蹦了起来,一手叉腰,一手指着贝雷丝:“好不容易才见一面,汝怎么说走就走了?太无情了!”

贝雷丝歪了歪脑袋:“我明天再过来找你?”她不能逗留得太久,否则艾黛尔贾特必然会担心。而且关于蕾雅和苏谛斯也在布里基特的事,势必要和艾黛尔贾特先说明清楚。

“汝先说说,汝等要准备什么庆典?”

“是布里基特新任女王即位的庆典哦~”多洛缇雅笑盈盈地解释着,看向佩托拉的目光中带了些许自豪。

“也就是说会很热闹?”

佩托拉点了点头:“大家会、唱歌、跳舞、吃喝、庆祝。”

“蕾雅,吾也要去!”苏谛斯两眼放光,拽住了蕾雅的衣袖。

“好好好,母亲大人想怎么样都可以。”蕾雅一秒都没有犹豫就答应了:“不过我也要跟着母亲大人一起。”

她看向贝雷丝,只见她点了点头,于是这件事就愉快地敲定了下来。

至于圣玛库伊尔——

“啊,吾就不去了,各位请玩得开心。”他打了个哈欠,重新变回巨龟的样子,趴在一旁闭上了眼睛。



一行人回到布里基特本岛时,艾黛尔贾特和布里基特王已经等候多时了。

艾黛尔贾特看到苏谛斯和蕾雅先是愣了一愣,然后向两人点了点头。她走向贝雷丝,仔细打量一番发现她并未受伤后,才松了口气。

佩托拉拉着多洛缇雅向布里基特王低声说了些什么,然后布里基特王向贝雷丝等人张开了双手:“感谢,感谢诸位解救了我的孙女和布里基特未来的女王。各位将是我布里基特永远的朋友。”

听到他这么说,知晓真相的众人都愣了神。

“汝说——”苏谛斯正要说什么,蕾雅抬手就捂住了她的嘴,脸上的微笑始终未变,不愧是在幕后操纵了芙朵拉大陆一千年的女人。

贝雷丝看到佩托拉和多洛缇雅正在向自己疯狂地使眼色,于是拍了拍贝尔娜缇塔的肩膀,阻止了她即将出口的疑问。

“佩托拉曾经是我的学生,保护她是我作为导师的职责所在。”她得体地回应道。

布里基特王呵呵一笑:“晚上的庆典即将开始,请各位尽情玩乐,享受来自我们布里基特的招待吧。”

最后一缕阳光沉入海平面的时候,布里基特的新王加冕仪式终于开始了。

艾黛尔贾特和贝雷丝作为见证人站在布里基特王的身侧,看着穿上了繁复布里基特王服的佩托拉在祖父身前跪下,用她们听不懂的本地语言说出庄严的誓言,然后接过了王冠和短剑、猎弓。

佩托拉起身后,用布里基特语向大家说了什么,然后人们欢呼了起来,单膝跪下向新王行礼。

“我已、承受、王冠,誓将、以此身、守护、布里基特,维护、两国、和平。”佩托拉转向艾黛尔贾特,伸手按住胸口向她略低了低头,用芙朵拉语说道。

“吾亦会尽吾所能维护芙朵拉与布里基特之间的和平,吾以阿德剌斯忒亚帝国皇帝艾黛尔贾特·冯·弗雷斯贝尔古之名起誓。”艾黛尔贾特郑重地回应道。

佩托拉似乎松了口气,脸上露出纯粹的笑容。接着她对祖父道:“祖父大人、有件事、希望、答应。”

因为她用的是芙朵拉语,所以布里基特的前任国王也用同样的语言回应道:“我的佩托拉有什么要求?”

佩托拉看了多洛缇雅一眼,面颊突然飞上了红晕。

“呵呵呵呵呵……我明白了。”前任国王微笑起来:“原本按照布里基特的习俗,如果想要迎娶我们的女孩,必须要进行一场公正的比试,能够打败她的人,才能拥有求婚的机会。”

“不过因为多洛缇雅小姐刚才救了佩托拉,实力已经得到了证明。”前国王摸了摸花白的短须:“只要我的孙女点头,比试就不必了。”

佩托拉很用力地连续点了几下头。

“真是迫不及待了……佩托拉。”前国王无奈地摇了摇头:“那么,我就——”

“且慢。”贝雷丝突然开口。

“嗯?”佩托拉和祖父一大一小两双眼睛疑惑地盯着她。

“你们想要宣布婚事,有问过我们的意见吗?”艾黛尔贾特像是明白贝雷丝要说什么,含笑接了下去。

“作为芙朵拉人,作为多洛缇雅的导师,我应该有资格以长辈的身份来介入这桩婚事吧?”

佩托拉看起来有些紧张了:“老师、打架?”

难道老师想要代替多洛缇雅出手,和自己打一架,打不过就不能和多洛缇雅结婚吗?

可她真的打不过啊!

贝雷丝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一会儿,直到新任女王额头上渗出了汗珠,这才嘴角上扬,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

“如果你能说服多洛缇雅心甘情愿地答应你的求婚,我也没有什么好反对的。”

佩托拉艰难地吞咽了一下,向多洛缇雅走去。多洛缇雅看起来有些慌张,但她很快露出了得体的笑容。

佩托拉托起了她的手,紧紧地握住了。

“多洛缇雅、第一次看到、就无法、移开、目光。”佩托拉一字一顿地道:“多洛缇雅靠近、心跳、加速。”

“我已经是、布里基特、女王,是、金龟婿了。”

“所以。”

佩托拉深吸了一口气。

“多洛缇雅,可以嫁给我吗?”唯有这句话,布里基特的女王说得无比顺畅,就像在私下里演练过无数回:“我会、永远、守护、你。”

“可是小佩托拉要守护的东西还有很多哦,你要守护国家,守护人民,还有工夫来守护我吗?”

佩托拉申请凝重,宛如宣誓一般地道:“布里基特、最重要,但多萝缇雅、比我、重要。无论哪个、我都用、性命、守护。”

多洛缇雅笑着叹了口气:“啊啦,我的小佩托拉就是这样的人呢,我早就知道了。”

“那么,我也不会让你一个人承受一切重担,我会和你一起守护你的国家和人民,用生命来守护你。”多洛缇雅反手握住了佩托拉的手,低头在她唇边轻吻了一下:“我愿意哦,小佩托拉。”

布里基特的新任女王数年如一日地不争气地脸红了。

之后就是盛大的庆典,每个人都开始了狂欢。

多洛缇雅和佩托拉在众人的鼓掌和笑声中疯狂地起舞;苏谛斯则拉着蕾雅四处闲逛,一边吃着美味佳肴,一面喝着美酒佳酿,一副不狂欢到天亮不肯罢休的模样,显然是憋了很久了;贝尔娜缇塔看起来像是在这里交到了新的朋友,和对方说说笑笑,十分开心。

贝雷丝在人群外围站了一会儿,与艾黛尔贾特相视一笑,紧扣十指向人较少的地方走去。

“真是很久没有这样的庆典了呢。”艾黛尔贾特感叹道。

“嗯,战争胜利的时候,有人提议过举办庆典,艾尔以劳民伤财,不如加大力度抚恤伤亡将士为理由拒绝了。”

“帝国建国日的时候,又总是过于形式化,找不到庆典的感觉。”艾黛尔贾特叹了口气。

“如果不是大型庆典的话?”

“老师是说,将昔日的同学老师们聚集起来举办一个小型庆典吗?”艾黛尔贾特眼睛一亮,随即摇了摇头:“现在大家各奔东西,要汇聚一堂很难吧。”

“总会有机会的,”贝雷丝抚摩着她的头发:“今年建国日,我陪着你溜出宫逛逛吧。”她顿了顿,补充道:“瞒着修伯特。”

艾黛尔贾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又瞒着修伯特,他会生气的。”

“生气归生气,他还是会帮我们善后的。”贝雷丝脸上也浮现出笑容:“如果提前告诉他,他一定会派霸铠队跟着我们,就没办法尽情度过节日了。”

艾黛尔贾特想了想,觉得此举十分可取,于是帝国皇帝与皇后悄悄达成了共识。

两人漫步来到海边,远眺着海上的明月,听着身后的欢笑声与眼前的浪潮声,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

艾黛尔贾特将头靠在贝雷丝的肩上,和她一起看着天空。

“和平真的很珍贵呢。”

“嗯。”

很多人说,艾黛尔贾特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打下了法嘉斯王国,又接收了同盟的领土,轻松统一了芙朵拉大陆。

但除了贝雷丝,谁也不知道这背后所付出的,是另一个世界艰难的、为时五年的奋斗。

“如果是为了这样的景象的话,我愿意为之奋斗一生。”

贝雷丝依然看着明月,伸手揽住了她的肩膀。

“我一直都在你身边。”


-END-


白逢

与你一同仰望的朝霞 EP.4 过去与未来

今天加更一章后日谈!

本章的主角是多萝缇雅,试着诠释了她和玛努艾拉、佩托拉之间的羁绊


CP:贝雷丝X艾尔,多萝缇雅X佩托拉


========================


EP.4 过去与未来


“久等了,多萝缇雅。”玛努艾拉反手锁上门,向昔日的后辈笑眯眯地打了个招呼。

“没有等很久哦,玛努艾拉前辈~”多萝缇雅眼睛一亮,上前亲昵地挽住了她的手,然后回头打量着这栋两层的精致小别墅:“前辈的家看起来很棒呢。”

“诶嘿~我好歹是当年红极一时的歌姬,姑且还是有些存款的,就算在帝都购置房产也绰绰有余了。”玛努艾拉笑着伸指在后辈额头上弹了弹:“怎么样,要不要搬过来跟我一起住?...

今天加更一章后日谈!

本章的主角是多萝缇雅,试着诠释了她和玛努艾拉、佩托拉之间的羁绊


CP:贝雷丝X艾尔,多萝缇雅X佩托拉


========================


EP.4 过去与未来


“久等了,多萝缇雅。”玛努艾拉反手锁上门,向昔日的后辈笑眯眯地打了个招呼。

“没有等很久哦,玛努艾拉前辈~”多萝缇雅眼睛一亮,上前亲昵地挽住了她的手,然后回头打量着这栋两层的精致小别墅:“前辈的家看起来很棒呢。”

“诶嘿~我好歹是当年红极一时的歌姬,姑且还是有些存款的,就算在帝都购置房产也绰绰有余了。”玛努艾拉笑着伸指在后辈额头上弹了弹:“怎么样,要不要搬过来跟我一起住?”

“嗯~暂时住在歌剧院就好了,我和从前的姐妹们还有很多话要说呢。”多萝缇雅犹豫了一会儿,微笑着拒绝了玛努艾拉的邀请。

“哼~真的是因为你的姐妹们吗?”像是不意外多萝缇雅的回答,玛努艾拉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将手中的信封递给了她:“贝雷丝的体检报告,稍后帮我交给她吧。”

多萝缇雅接过信封,发现封口处加了火漆,于是问道:“老师的身体还好吗?”

“至少看起来比我们都好得多,不必担心。”玛努艾拉掩着嘴打了个哈欠:“真是的,最近的公务一件接着一件,连我都忙成这样……真怀疑艾黛尔贾特还有没有休息的时间。”

“前辈~还有时间的话,可以陪我走走吗?”多萝缇雅晃了晃玛努艾拉的手臂。

“啊啦,也好,我正好要去街市买点东西,在此之前,一起走吧。”玛努艾拉温和地看着自己一手带出来的后辈,眼中闪过一丝宠溺。

两人并肩行走在阳光明媚的街道旁,玛努艾拉舒服地伸了个懒腰:“真是的,最近都没能好好地休息呢。”

“说起来,前辈……为什么前辈会选择从政呢?”多萝缇雅将困惑自己已久的问题问出了口:“当初也是这样,突然之间宣布离开歌剧院,到大修道院当了老师,现在又毅然选择从政……前辈的心思真是让人猜不透呢。”

“嗯……为什么呢?大概是不甘寂寞吧。”玛努艾拉笑着道:“当年在歌剧院的时候,我算是首屈一指的歌姬;后来当了导师也算是带出过一些优秀的学生的;五年战争中,我同样辅佐了皇帝取得了胜利……这样的人生,就算写到歌剧里,也算是一段传奇了吧?”

“这段人生能否再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呢——我这样想着,然后在艾黛尔贾特的肯定与鼓励下,选择了从政。”玛努艾拉眨了眨眼:“从政后我才发现,在大臣之间周旋,和当初在歌剧院与贵族周旋并没有什么区别,也许这里才是适合我的舞台吧。”

“是呢……能将前辈一举任命为内务卿,小艾黛尔也拥有了不起的魄力呢。”多萝缇雅一直觉得,勇于打破陈旧的制度,并为此不惜与三分之二的芙朵拉大陆为敌的艾黛尔贾特非常了不起。如果有人能带领芙朵拉走向更好的未来,那一定是他们的皇帝吧。

“多亏了海弗林格大人退休,林哈尔特同学又没有继任内务卿的兴趣。”玛努艾拉一副春风得意的模样:“你看着吧多萝缇雅,既然选择了从政,我就一定要坐到宰相的位置。到时候说不定会有‘歌姬宰相’这样了不起的名号流传开来呢。”

“啊啦~到时候请务必让我来为前辈撰写这段传奇。”多萝缇雅侧头看着玛努艾拉,眼中满是憧憬的神色。

对她来说,玛努艾拉是生命中的第一道光。她将自己拉出了深渊,给了她方向与未来。也许她的生命中还会有其他照亮她的光芒,但玛努艾拉永远是无可替代的那个人。

“说起来,多萝缇雅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回到歌剧院继续成为歌姬吗?”

多萝缇雅犹豫了一会儿,脸上带了几分迷茫的神色:“我不愿放弃歌剧,但或许……也不会回到歌剧院了。”

“啊啦~多萝缇雅也有自己的想法了呢,”玛努艾拉笑盈盈地道:“如果下定了决心,就勇敢地往前走吧。就算受到了挫折也没关系,我这里永远有让你放声哭泣的地方哦。”

“谢谢,玛努艾拉前辈~”多萝缇雅眷恋地搂紧了前辈的手臂,将头靠在她的肩上:“真是不可思议……前辈再一次为我指引了方向……”

“我只是引导者,做出决定的人是你自己哦,多萝缇雅。你看,”玛努艾拉轻轻拍了拍她,示意她看向前方不知等了多久的少女:“我是你的过去,而你的未来还在等着你。”

“多萝缇雅。”看到两人后,紫发少女眼睛一亮,快步跑上前来,眸中亮晶晶的,锁定了多萝缇雅:“玛努艾拉、老师。”

对于佩托拉将自己放在多萝缇雅后面的事并不在意,玛努艾拉冲她眨了眨眼:“小佩托拉,多萝缇雅之后就交给你了哦,你可要好好陪着她。”

“我、明白,请、放心。”佩托拉向玛努艾拉低头行礼,那郑重的样子让人不由得相信,只要她承诺的事情,就一定会办到。

“那我就先走一步了,多萝缇雅,记得代我向贝雷丝问好。”

“多萝缇雅。”玛努艾拉离开后,佩托拉上前一步,再次呼唤了自来到芙朵拉以后,最为熟悉的名字。

“我们走吧,小佩托拉。”多萝缇雅伸手挽住了佩托拉的手臂。

佩托拉的手臂因为常年习武的关系,显得更加紧致结实,和玛努艾拉给人的感觉截然不同。隔着衣服,多萝缇雅能感到从那边传来的,比玛努艾拉更为炽热的温度。

不知道为什么,因为前路未卜而不安的心突然平静了下来。

“小佩托拉,你和我们的皇帝陛下谈过了吗?”两人沿着街边继续走向闹市时,多萝缇雅问道。

“嗯,艾黛尔贾特、答应、请求。”

在这五年中,佩托拉代表布里基特参加了帝国统一芙朵拉的战争,作为交换,在一切结束后,布里基特会脱离帝国的控制,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并且两国会保持密切的往来与贸易,从今往后将会是可靠的盟友。

“真是太好了,小佩托拉!”多萝缇雅知道,让布里基特脱离他国掌控,成为独立国家一直是佩托拉的心愿,现在她终于依靠自己的努力达成了愿望。

“已经、写信、给、祖父。”佩托拉看起来十分开心:“暂时、没有、回复。”

多萝缇雅沉默了一会儿:“那你是不是……”面对佩托拉疑惑的目光,多萝缇雅摇了摇头,轻笑道:“没什么……对了,小佩托拉之前不是说过对歌剧很感兴趣吗?”

“嗯,想、了解、多萝缇雅喜欢、东西。”佩托拉认真地道。

因为自己的名字和“喜欢”连在一起而心跳莫名加快了几分,多萝缇雅定了定神,才能将话继续下去:“我呢,最近在帮歌剧团排演一部新的歌剧,其中有一个角色的人选一直没有定下来,我觉得小佩托拉非常合适,你想试试看吗?”

佩托拉歪了歪脑袋,疑惑地道:“我、不会,可以、吗?”

“小佩托拉的话,一定没问题的。”多萝缇雅笑盈盈地道:“台词不会很多,而且是非常适合你的角色。”

佩托拉想了想:“多萝缇雅?”

“我也有出演哦。”多年的默契让多萝缇雅一下子明白了少女的意思。

“好、我演。”少女点头答应了。

多萝缇雅挽着她胳膊的手紧了紧,愉快地道:“那这几天有空,小佩托拉就到我那里排练吧,我一定会好好教、导你的~”

两人说话间已经来到闹市中心,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有一个灰色的身影吸引了她们的注意。

“那不是老师吗?”

只见她们的导师正抱着手臂站在一家礼品商店的柜台前,目不转睛地看着什么。

两人对望一眼,向贝雷丝走了过去。


鸣苍

粗糙的傻屌脑洞一则,算是接之前的

看见迪米与玛丽安的对话,不服气的贝老师决定以牙还牙的小故事。

但是很快就被跟着老师的迪米堵墙角了,被救了一命呢希尔凡虽然风评更差了


粗糙的傻屌脑洞一则,算是接之前的

看见迪米与玛丽安的对话,不服气的贝老师决定以牙还牙的小故事。

但是很快就被跟着老师的迪米堵墙角了,被救了一命呢希尔凡虽然风评更差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