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夜久卫辅2022生贺&灰夜久24h

169浏览    12参与
九叶子

微博发了在这里补一下

主活动在微博

希望大家看得满意

微博发了在这里补一下

主活动在微博

希望大家看得满意

Insomniac_zzZ

【灰夜久】失恋前三分钟

夜久卫辅2022生贺&灰夜久24h

_15:00

前一棒:@热停机 

后一棒:@神鸦赦骨 


未成年列夫穿越到成年

一些笨蛋情侣轻喜剧


|Summary:灰羽列夫离开三分钟,回来发现男朋友要跟自己分手。


        “我们应该谈谈。”

        “啊?我们不是出来约会的吗?”...


夜久卫辅2022生贺&灰夜久24h

_15:00

前一棒:@热停机 

后一棒:@神鸦赦骨 



未成年列夫穿越到成年

一些笨蛋情侣轻喜剧





|Summary:灰羽列夫离开三分钟,回来发现男朋友要跟自己分手。





        “我们应该谈谈。”

        “啊?我们不是出来约会的吗?”

        “?”


        三分钟之前,灰羽列夫从卫生间出来,看到有些差异的场景神经大条的他也并没有太过在意,直到找到刚到的夜久,看到对方比记忆里略长的头发也没来得及询问,就听到对方严肃地对自己说。

        他有点摸不着头脑,自从前辈出国上大学后两人见面的次数减少,未成年的小鬼又恋爱脑,夜久一回国第二天就把人叫出来,说想得不行,非要来出来约会。

        灰羽列夫满头雾水地看着对面人,夜久的脸色有些难看,列夫以为是他生自己气了。

        分开半年列夫也没什么长进,还是喜欢把人约麦当劳解决午餐,正准备求原谅的说辞,就听夜久卫辅问他。

        “我们已经三个月没联系了,我觉得有些话也该说了吧。”

        这让列夫觉得有些不对劲,明明自己和前辈昨天晚上还在LINE上聊天,再说自己怎么可能忍得住和前辈三个月不联系!

        “我想我们……”

        “那个…夜久前辈。”列夫开口打断道,夜久的脸色又变了变,“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夜久卫辅表情有些疑惑地沉思了一会儿,而后看着对方穿着的T恤,忽而一拍桌子,也顾不上周围的目光,问他:“你今年几岁?”



        夜久卫辅正头疼地撑着自己的前额,心大的对方在了解完大致情况后,已经因为饥肠辘辘而开始大肆进食。

        情况就是,灰羽列夫穿越了。

        同一个世界,只是在时间上,灰羽列夫穿越到了三年之后。

        夜久有些懊恼自己怎么没早点发现,列夫穿着的T恤是当初自己看中送给他的。

        有些幽怨地盯着对面正在喝可乐的人,那衣服自己看上好久,但是因为没有自己的尺码,于是就给列夫买了一条,看列夫常穿的样子应该也是很喜欢。

        真是……穿什么都好看,果然是做模特的料啊。夜久卫辅把目光移开,想到自己莫名其妙对这个未成年小朋友说的话又觉得羞耻,最终把头埋在了自己的臂弯里。

        本来想装死避开回答三年前伴侣的问题,可是哪怕三年后成年的灰羽先生还是没什么眼力见,更别提这个还上着高中的笨蛋列夫。

        夜久卫辅倒在桌前,耳边传来对方含糊不清地问了句:

        “前辈是跟现在的我吵架了吗?”

        夜久沉吟了一声,没有马上回答。

        是的,他跟成年的灰羽列夫之间的感情出了些问题。

        夜久卫辅本身性子就急,这些年两个人有矛盾,虽然自己也会去哄小孩,但是大部分时候都是哪怕在闹脾气也总是列夫先跑来道歉和好,自己反倒是被他这样的性格惯得有点任性了。

        前段时间明知道对方心情低落,即使是列夫这样的性格也会因为上了大学和愈发繁忙的模特工作而感到疲惫。

        而自己也忙得焦头烂额,语气冲了点又觉得对方言语的冷淡不自觉的来了火,两个人你来我往了几句,列夫先挂断了电话,发来的消息夜久也没看就拒收了,在这之后就再没有过联系。

        直到昨天发来消息,夜久约他出来见面。

        三个月的冷战在这之前是从来没有过的,夜久第一次重新认真的去思考他们的感情。他心情从一开始的无名火直冒到后来变得有些不安,自己当然选择相信列夫,但是长时间的失去消息总会让人不自觉地去胡思乱想。

        列夫在他发去消息后几乎秒回,他也有事想要约卫辅哥出来。

        夜久缓慢地抬起头,撑着头叹了口气,自己能发现对方不是如今的列夫,还是因为这个小孩还在满口前辈的喊他。

        夜久前辈……确实是很久没有听到了,在一起两年以后列夫就改了口,说这样既显得更亲密还不失尊重,夜久倒也不在意,也就随他去了。

        看到灰羽列夫还在等着他的回答,面对未成年直率的眼神他也没有撒谎,于是直说:

        “是啊,本来要提分手来着。”



        非常丢脸,灰羽列夫身高接近两米,到哪都会吸引不少目光,再加上混血优越的脸很难不让人注意。

        这样的人在公共场所发出怪叫,那就更是直接会成为所有人的焦点。

        现在的列夫已经是崭露头角的新人模特,为了不被从前的自己把脸丢光,夜久卫辅一拍他的肩膀,提着后领把人拽起来之后,赔笑着带离了麦当劳。

        灰羽列夫在肩膀上被拍那一下的时候就噤了声,一些逃接发球训练被抓的恐惧又一次支配了他。

        耷拉着脑袋被一路带到了附近的公园,两个人坐在树下,夜久看样子也有些懊悔跟他直说。

        两个人一时无言,看夜久欲言又止的样子,列夫开口问道

        “是我…做了让前辈伤心的事吗?”

        “什么?不,也不算是……”

        列夫手里还揣着刚带出来的甜筒,冰淇淋快要化了。

        “那一定是因为我惹前辈不高兴了!我不可能会要和前辈分手的!”

        眼看对方又要发作,夜久只好赶忙安抚他,跟他说不是他要分手他也没有做对不起自己的事。

        “其实是我……你不会三个月不联系我吧,我是说现在的你。”

        列夫咬了口快要化掉的甜筒,含糊却大声地回答说当然不会。

        夜久又叹了口气,总觉得自己叹气的次数快赶上高中那会儿操心后辈们的时候了。

        有些面对成年的列夫没法说的话,反倒对着这个小鬼更容易说出口。

        “我就是想……可能分开对你来说会更好,我觉得你很累。还是异地恋什么的……”

        男高中生自然是不明白的,但是他也了解到自己现在已经是个小有名气的公众人物,也迷迷糊糊地明白自己有时候会忙到脚不沾地。

        “虽然像是在替我自己我说话,是现在的我怕打扰到前辈吧,都很忙什么的,忙到没空发消息,又怕前辈忙得没空看……绝对不是觉得和前辈恋爱很累的意思。

        “当然我才不会这样!他好逊!”

        夜久愣了愣,他倒是没想过列夫会这么细心地去想是不是打扰到自己,小屁孩直线思维还顺便骂了一句自己,让夜久忍不住笑了一声。

        列夫咽下最后一口甜筒,呼出口气,终于笑了啊。



        因为天色晚了,也不知道能把这还是高中生的列夫带去哪里,只好把人带回了两个人一起住的小屋。

        夜久最近住在自己的公寓里,这边有段时间没来了,但看样子,列夫一直住在这里。

        原本的主人如今成了客人,列夫有些好奇地参观了起来,橱柜里的照片大都是列夫拍的夜久和两个人的合照,在显眼的位置还放着音驹的合影和夜久的自由人奖。

        倒也不用让原主人注意什么,夜久收拾了一下就去洗澡了,留还是清纯的列夫一个人在同居的双人房里心脏狂跳。

        看样子我是睡靠门这边……他这么想着就往床头柜那边走去,虽然翻动别人的东西不太好但这可是他自己,再说以夜久嘴里吐露出来的信息,也没办法很好的解决这两个人的矛盾啊。

        他才不想穿越一次还把对象搞丢了。

        在心里默念了三遍抱歉了我自己之后,他打开了抽屉。

        难得的简洁,看样子是被前辈训了有好好整理过,只是一个蓝色的丝绒盒引起了他注意。

        是一枚戒指。

        银白色的素环上镶嵌着和自己眼睛如出一辙的绿色宝石,盒子下面还压着一封类似于信的东西,列夫斟酌了一下,并没有打开看,倒是找来了纸笔,趁着时间还足够,又写了一张纸塞进了信封。



        等两个人都洗漱完,躺在双人床上,列夫像雕塑一样一动不动,夜久看他红着脖子还说没关系的样子觉得有趣,笑说实在不行我去睡沙发也可以。

        高中生还没有和恋人单独一起睡过觉,浑身上下绷紧,眼神还不敢到处乱瞟,逗得夜久笑了好一会儿。

        “你想他吗,我说的是三年前的我。”

        列夫一愣,原本绷紧的身体放松下来,往被子里缩了缩,“想啊,好想前辈,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和前辈见面了。”

        “我感觉我明天就该回去了,我会忘记掉发生在这里的事吗?”

        “嗯…不好说。”

        “他肯定是来跟你好好道歉的,绝对不会让前辈分手,因为他最喜欢前辈了。”

        喋喋不休地开始念叨自己的前辈,随着困意涌上来,耳边列夫的声音听着越来越小,夜久有些意识模糊,在睡着的前一秒,他听到列夫对他说,明天起来,记得看看床头柜的抽屉。



        灰羽列夫从自己床上醒过来的时候,以为是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回到三年前接夜久卫辅回国的那天。

        还在想这荒诞又真实的梦境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听到边上的声音响起

        “今天可是周一,超模先生要赖床吗?”

        他看到冷战了三个月的恋人穿着居家的睡衣,在床边看着他,手里拿着的是自己准备的戒指和信,信看样子已经被读过,只是夜久的手中又多了一张纸条。

        原本脑袋还昏昏沉沉的列夫一下子清醒过来,张口刚要说什么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喉咙里无意识的发出了些声音企图缓解尴尬的局面,夜久看他犯傻,笑着先开了口

        “还是说,起来先求个婚?”




fin.







很短的小甜饼!

本来想写点小情侣闹矛盾 但是又很喜欢看笨蛋 所以就让笨笨高中生来面对!🥺

(所以造谣了一些情侣往事

夜久前辈为了后辈和小男友操心劳力

蠢蠢男友也在成长得变得体贴又富有魅力!


总之 胡言乱语了一通最后

参了24h真的很荣幸也很开心!!

夜久卫辅生日快乐!!!🥳🥳




点回礼看灰羽列夫写情书

不方便的话去微博也可以看滴!

微博还🈶未成年写写纸条


阳阳这个样子

第十二棒:彩霞会爬上纯情少年的颊

  

我很想勇敢肆意又偏执地走向你,抓住你,抱紧你,即使我知道这不够尊敬,这有点逾矩。

  

“夜久学长!请等一下!”

“生……生日快乐!”

“列夫~你脸太红了~”


上一棒:@怪癖缠身的黄色菜狗 

下一棒:@热停机

第十二棒:彩霞会爬上纯情少年的颊

  

我很想勇敢肆意又偏执地走向你,抓住你,抱紧你,即使我知道这不够尊敬,这有点逾矩。

  

“夜久学长!请等一下!”

“生……生日快乐!”

“列夫~你脸太红了~”


上一棒:@怪癖缠身的黄色菜狗 

下一棒:@热停机

江酒

【灰夜久】那朵会发光的花

是参加夜久桑生贺灰夜久向24的文

活动在微博可以搜索

“#夜久卫辅2022生贺&灰夜久24h#”

欢迎灰夜久妈咪们来享用❤️

 上一棒:@海濑蛇蛇结婚bot 

下一棒:@揪酒托尼桑 

祝夜久前辈生日快乐!!!!  

web名:每天来颗魔法药  

  

#时间线错乱

#无脑甜饼

#接受下拉即可开餐❤️

——————


夜久起身去拿水杯时踉跄了几下,列夫隔着屏幕看到了,便出声问他,“夜久桑,你的腿怎么了?”


“训练的时候受了点伤,很正常哦。”夜久随意的回答他。列夫蹙了蹙眉头,觉得一点小伤应该不至于让夜久这么踉跄着走路。


高个后辈...

是参加夜久桑生贺灰夜久向24的文

活动在微博可以搜索

“#夜久卫辅2022生贺&灰夜久24h#”

欢迎灰夜久妈咪们来享用❤️

 上一棒:@海濑蛇蛇结婚bot 

下一棒:@揪酒托尼桑 

祝夜久前辈生日快乐!!!!  

web名:每天来颗魔法药  

  

#时间线错乱

#无脑甜饼

#接受下拉即可开餐❤️

——————


夜久起身去拿水杯时踉跄了几下,列夫隔着屏幕看到了,便出声问他,“夜久桑,你的腿怎么了?”


“训练的时候受了点伤,很正常哦。”夜久随意的回答他。列夫蹙了蹙眉头,觉得一点小伤应该不至于让夜久这么踉跄着走路。


高个后辈的嗓音比年少时要低沉很多,此时的他沉下声音来说话倒让人联想到压着情绪低吼的狮子,在夜久返回来重新在电脑前坐下后,列夫低低地说,“让我看看你的膝盖,夜久桑。”


夜久心道要完,磨磨蹭蹭地鼓着腮帮子当没听见,企图蒙混过关。粉金色的眸子眨巴眨巴的看着屏幕里的列夫,一双圆圆的猫瞳无声地透露出一股无辜。


但灰羽列夫这个时候就不吃他这套,碧绿的眸子清清泠泠直直地盯着夜久,目不转睛的盯,夜久被盯得没辙,只好举手投降,把腿抬起来搁在桌上,拉起裤腿露出膝盖。


霎时膝盖间令夜久走路都踉跄的伤,暴露在空气中。


列夫看见夜久膝盖上狰狞青紫又红肿的伤,神色低沉下来,俊朗的面容线条紧绷,眼神严肃可怕。


夜久连忙和他摆摆手说着这没什么的话,边将自己捞上来的的裤腿又放下,俯身下去理好裤脚后抬起头,夜久便撞进了一双泪眼婆娑的碧眸中。


列夫在屏幕那边默默地流着泪,他看见夜久膝盖上的挫伤时,心中漫开着一种酸涩的痛,像把心脏挖出来被人拧毛巾似的拧,又堵又痛,尽管他气夜久打算瞒自己,但更多的是心疼夜久。


“明明看着就很痛啊夜久桑,怎么能说没什么呢……”列夫抽了抽鼻子,双目赤红地看着夜久,其中的心痛与难过快要化成实质,直直地钉在夜久心上。


夜久眼神微动,无措地抬手抚上屏幕,手指轻柔的放在列夫视频中眼角的位置,来回慢慢地摩挲着,像是在替他擦拭着泪水。


即使手指挨着的屏幕是无机质的冰冷,但却好像能挨到列夫的泪水,感到其中的滚烫。


俄罗斯的冬天,比东京的冬天要冷太多,大雪寒冷异国他乡,即便在这里接待他的房东太太一家是和蔼热情的俄罗斯人,即使他们会告诉夜久,在大雪纷飞的日子里就是要来瓶伏特加才能暖起来,夜久都不曾像现在这样,被一滴泪烫得全身发热。


他看着面前屏幕里和他隔着千里,隔着大洋,隔着两个小时时差的列夫,看他即使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也在为自己的事难过到落泪,一想到这里,就觉得自己无比幸福。


于是夜久露出笑容对灰羽列夫说:“列夫我好想念你。”


……

——————


和列夫互道了晚安后,夜久关掉电脑爬上床,迷迷糊糊之间他做起了梦,梦见了高中时的自己和列夫。少年时的梦带着夏蝉鸣鸣声,伴随着校门口的柠檬汽水的酸甜味,闯进夜久的睡梦。


音驹那一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流行了“我爱你”游戏,那年夜久高三,秉着不打扰高三前辈们升学的观念下,游戏并没有流行到高三的夜久面前。


所以当灰羽列夫对自己大声喊出一声“我爱你”时,夜久像是一只炸了毛的猫一样蹿起来,“你你你你你!你在说什么啊列夫?!”


列夫挠挠头,俊郎的脸庞挂上了傻笑,“夜久桑反应这么大,反倒让我不好意思了,但是夜久桑你输了~”


“输了?什么啊?”夜久皱着眉问道。


“就是‘我爱你’的游戏啊,夜久桑不知道吗?”列夫满脸疑惑地问,“最近学校里不是很流行吗?”


本着能够通过这种方式和夜久表白的灰羽列夫,因为消息的不流通,宣告行动失败。


列夫满脸挫败,一脸丧气的样子让夜久看着直挑眉,“我一点都不知道哦,不过——”,他拉长语调双手环胸,“你要是想说的话,我也不是不会听哦。”


夜久满脸坏笑地着看灰羽列夫,看着高个子后辈白皙的脸皮泛上粉红,这抹红一直从脸颊蔓延到耳尖,又从耳尖蜿蜒而下,直到将列夫纤长的脖颈染得通红。


“真的是,夜久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列夫嘟嘟囔囔,但转又大声地向夜久发问,“夜久桑!你这周六有空吗?!”


“啊在!有哦,列夫——干什么突然那么大声,吓我一跳。”夜久一脚踹上了列夫挺翘的屁股,踹得他一踉跄,“这周六的时间可以都给你哦~感恩戴德吗?”


“荣幸至极了都要,”列夫揉着自己的屁股,在到达下一个夜久要和自己分开的岔路口之前说,“那就约好了哦!周六晚上八点,我在那个路口等夜久桑!”


“知道啦~明天见列夫。”夜久扫了眼岔路口旁染上铁锈的蓝色站牌,边挥着手走向家的方向,不忘嘱咐灰羽列夫,“快点回去哦。”


“是!”列夫答得快,走得也快,在看到夜久的身影逐渐走远后迈开长腿,三两步便走进了夜幕中。


————

平淡又紧张的学校生活,还在继续。


离开了那片橙蓝的排球场,背后再没有鲜红的横幅,夜久正坐于教室中,耳边传来的是老师划下的一个又一个重点,手握着笔刷刷地跟随着讲解记录着笔记。


授课、小测、讲解、午餐、小测、讲解、自习,这是离开排球后夜久卫辅的生活,枯燥乏味。


晚自习的铃声在空荡的校园响起,在老师宣告下课声中,学生们起立向讲台上面容疲倦地老师告别。


夜久收拾着自己的桌子,将要用到的学习辅料及作业揽进提包时,海信行和黑尾铁朗已经从自己的班级走到他们班侧的窗户口了。


夜久抬头看了眼,两人似乎在聊着什么,海还是那样乐呵呵地笑着,只不过黑尾的脸上好像带着些许歉意。


这是在聊什么?夜久疑惑的想,反手拎起提包,塞好板凳后便朝站在外面的两人走去。


刚出班门口夜久就听见海向他发问,“夜久你这周末有空吗?”


“周末的哪一天?周六的话没有哦。”夜久回答。


“是周六,你和黑尾一样都没有空呢。”海遗憾的叹了口气,眉宇间闪过一丝落寞,但很快又清扫干净,换上了他平日里那副乐呵呵的佛像。


“黑尾也没空?”夜久狐疑地扫了黑尾铁朗一眼,黑尾倒是坦坦荡荡的任他看来看去,“怎么,要和研磨一起打游戏?”


“显而易见。”黑尾耸耸肩,三人一起朝楼下走去,在走到换鞋柜时,黑尾像是想起什么来,问夜久:“你周六也没空啊,要做什么去啊夜久桑~”


夜久满脸黑线的看他,“你这幅语气是知道些什么吧?”


黑尾饶有兴致地哼了两句小调,在换完鞋后,用异常悲悯的语气说:“毕竟鄙人一向待人热枕。”


无视了夜久起一身鸡皮疙瘩的嫌弃表情,黑尾抬手指了指还在换鞋的海信行,毫不犹豫的出卖队友说:“不过嘛,这次的主意倒不是我出的,是海哦。”


海听见黑尾把自己卖了也不着急解释,不慌不忙的起身扶着鞋柜在地上磕磕鞋头,确认穿好了鞋子后,才转过来对夜久说:“只不过我没想到列夫行动得这么快,我本想在周六邀请你们俩来家里吃素斋,可惜黑尾和研磨有约,你也被列夫约走了。”


“你们俩都不来,其中一个还是因为我自己的主意呢。”海叹了口气,“真难过啊。”


“周日也可以去吧?黑尾呢周日有空吗?”夜久想了想问海,“黑尾周日有空的话,我们俩周日去可以吗?”


“我实在不想错过海家的素斋呢。海亲手做的豆腐很好吃哦!”


“承蒙夸奖,不胜荣幸。可以哦,周日也可以来,只有那两天可以呢,不过因为周六的菜最新鲜所以想着邀请你们周六来。”


黑尾走在最前面,吊儿郎当的揣着口袋,从远处看像是个顶着鸡冠头的不良,不过人还是好人,并不是不良。


他转过来对海说,“介意我周末带着研磨一起去吗?正好让研磨出来走走。”


“可以哦,夜久呢?要带列夫来吗?”海低头问道,在夜久眼里一副笑眯眯的佛像此时却充斥着媒气。


“看他表现!”夜久叉着腰说道,一边叫嚷着海被黑尾带坏了之类的话。便没能看见他叫嚷话里的两人不约而同的对视一眼而后露出了心照不宣的微笑。


————

周六很快便到来,夜久换上轻便的短袖和长裤,掐着点站在了那块生锈了的蓝色站牌下。


大概过了五六分钟,列夫拎着两瓶柠檬汽水来到他面前,将其中一瓶递给他,十分郑重的说,“夜久桑,接下来的时间就交给我了。”


夜久接过汽水,列夫的手空了下来,骨节分明修长且白皙的手,掌心向上递给他,夜久轻笑一声附上自己的手轻轻扣住了他,“走吧,都交给你了!”


列夫带着夜久跑到了起来,夏夜的晚风随着他们的奔跑拂过他们的脸庞,夜久抬头看便看见了月白的光和灿笑的列夫。跑了不一会,他看到了雪白浪花拍上的细黄沙滩,和靠近路的沙滩上摆着三落铁桶装的烟花。


列夫带着他跑到了海滩边。


转眼间列夫就翻过马路与沙滩的栏杆,奔向了沙滩上摆着烟花的地方,夜久双手撑杆一个利落的起身便轻松的翻过到他胸口的栏杆。


“海建议你来带我放烟花啊,”夜久从列夫手上接过一根仙女棒,在列夫的手中过火后,噼里啪啦——仙女棒燃起了耀眼的花火,像是闯入夜幕的星子。


“因为海前辈说夜久桑最喜欢的就是烟花了,我也喜欢夜久桑看烟花的样子。”他们两个就侧对着三落烟花蹲在沙滩上,列夫托着腮蹲在他面前,夜久听到他说的话侧头去看他,列夫漂亮的碧眸让夜久想起来祖母佩戴的翡翠胸针,清透水润。


“我看烟花是什么样的?”夜久问。


列夫眼睛弯弯地笑起来,翡翠被弯成了月牙状的碧潭,微风徐来还泛着碧波,“夜久桑看烟花的样子,像是在呵护会发光的花。”


“我很喜欢这样的夜久桑,因为这样的夜久桑在我的心中也发着光。”


“我想要夜久桑像看烟花一样的看我,我想成为你手中那朵被你点燃绽放的花。”


夜久愣愣地蹲在原地,手中的仙女棒燃烧至末尾,两人之间摇摇晃晃的光芒暗了下来,却又在下一刻经由列夫的手燃起了新的光芒。


列夫将新点起的仙女棒放进夜久空落虚握的手指间,修长的手指也拢上夜久温热的手背,“可是我现在不想成为被夜久桑呵护的谁了,我想成为能照亮夜久桑的人,我想要保护夜久桑,想要成为夜久桑可以依赖的可靠的人。”


“我想要成为夜久桑最爱的人。”


“我想要你的爱,夜久桑。”


像是为了应和他的话,用铁桶装的三落烟花齐齐燃起,将他们俩人间照得如白昼般明亮,夜久被满脸通红的列夫抱进了怀里,鼻尖嗅到了柠檬汽水的清甜味。


…………

好梦被人从中打断的感觉很是不好,夜久掀开被子翻身下床,看了眼桌上显示7:16的时钟,挥去了脑海里已经要完整复刻的回忆,趿上毛绒的拖鞋去给不知道为何大早上扰人清梦的敲门人开门。


敲门声在夜久起床的这段时间里还在继续,夜久只得高喊“来了来了”让门外的停下敲门的动作。走到门口夜久满脸不爽的扯开门正准备操起一口俄式国粹问候来人,却因为看见了来人的脸,所有的发音全部都卡在喉间,吐不出去。


站在门外的是穿着厚重羽绒服全副武装只露出一双熟悉的碧眸的灰羽列夫。


夏日的梦从冬日的暖炉中溜走,醉人灼口的烈酒上夹着青柠清爽的香味,梦中红脸的少年此时变成了高大的青年伸手将他揽进怀里,夜久不自觉的环住对方劲瘦的腰,贴在他的胸口听着他安稳又悸动的心跳,像是要与自己的心跳同频。


他听见列夫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你想我了,所以我来见你。”


霎时间那年的烟花好像顺着东京的海游来,带来夏蝉鸣鸣声和自己爱的人。


夜久的心砰砰砰乱跳一通,像是所有爱情故事开始的前奏,粉棕发的青年如那年又比那年更为深情,冬日的雪花神圣而洁白,与他的告白一般无二。


他仰头亲吻上灰羽列夫,将所有爱意交以唇舌传递:


“我给你我的爱 列夫。”  

  

  

  

  

  

冻铅
夜久卫辅2022生贺 灰夜久2...

夜久卫辅2022生贺 & 灰夜久24h

[AM02:00 | 第三棒]


在明晰的夏季大三角下,陪山派前辈在野营中庆祝了今年的生日。

*车型参考:Land Rover Defender 90


夜久前辈生日快乐!

夜久卫辅2022生贺 & 灰夜久24h

[AM02:00 | 第三棒]


在明晰的夏季大三角下,陪山派前辈在野营中庆祝了今年的生日。

*车型参考:Land Rover Defender 90


夜久前辈生日快乐!

川翘翘

“夏夜的烟火”

  夜久卫辅0808生贺24h活动(灰夜久向)发宣!!!

 本次活动在wb举行,(在lof也有但是不统一发了)

  宣图由@佾书  老师制作!!!老师辛苦了!!!

[图片]


  夜久卫辅0808生贺24h活动(灰夜久向)发宣!!!

 本次活动在wb举行,(在lof也有但是不统一发了)

  宣图由@佾书  老师制作!!!老师辛苦了!!!


川翘翘

先创词条,本次24h活动就用这个.感谢菜菜老师提供的词条!!!

先创词条,本次24h活动就用这个.感谢菜菜老师提供的词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