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夜刀神

13.3万浏览    894参与
渡渔牌小酒精小肚
蛇蛇你是不是了解到我家是这个情...

蛇蛇你是不是了解到我家是这个情况之后就不愿意来了【我还没抽到!!可恶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蛇蛇你是不是了解到我家是这个情况之后就不愿意来了【我还没抽到!!可恶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爻络桔

【蛇夜520活动】舞会

二编,有话忘说了:感谢自蛇夜这个cp出现以来 产粮的各位妈咪🌹。

想不出骚话,我给你们来一段热舞吧💃


我基本在cp群里比较活跃,唠嗑多在群里或私聊,公开平台别人给我留言我又不太想得出怎么回复,就显得话比较少,不是高冷_(:3」∠)_感谢留言♡

【蛇夜520活动】舞会

二编,有话忘说了:感谢自蛇夜这个cp出现以来 产粮的各位妈咪🌹。

想不出骚话,我给你们来一段热舞吧💃


我基本在cp群里比较活跃,唠嗑多在群里或私聊,公开平台别人给我留言我又不太想得出怎么回复,就显得话比较少,不是高冷_(:3」∠)_感谢留言♡

人间废料

【蛇夜520活动】爆肝520限定版 前排预警(ABO梗白蛇X冷泉夜)时间线为第一次仪式开始不久,总之520快乐⊙▽⊙

【蛇夜520活动】爆肝520限定版 前排预警(ABO梗白蛇X冷泉夜)时间线为第一次仪式开始不久,总之520快乐⊙▽⊙

珺临VuV

【蛇夜520活动】处刑人if线,假设夜没有跑单并且和面成功🤗

(按目前剧情来看,蛇应该就是想让夜成神当拔剑备案,之前误会你了果咩那塞🥺)

注:画的是翅膀不是披风,因为喜欢;按道理讲成神了就不该有妖化特征了,但是,我喜欢🥺

【蛇夜520活动】处刑人if线,假设夜没有跑单并且和面成功🤗

(按目前剧情来看,蛇应该就是想让夜成神当拔剑备案,之前误会你了果咩那塞🥺)

注:画的是翅膀不是披风,因为喜欢;按道理讲成神了就不该有妖化特征了,但是,我喜欢🥺

驴友君
【蛇夜520活动】各怀鬼胎 为...

【蛇夜520活动】各怀鬼胎

为阿蛇和阿夜的塑料情干杯,520快乐!

摸鱼bgm:莫比乌斯


【蛇夜520活动】各怀鬼胎

为阿蛇和阿夜的塑料情干杯,520快乐!

摸鱼bgm:莫比乌斯


无人海

【蛇夜520活动】飛行艇

很荣幸参与蛇夜520活动,为我心目中鲜活的、熠熠生辉的蛇夜,献上一首生命赞歌《飛行艇》。第一次给蛇夜做混剪,请多指教,不足之处还望见谅。

【蛇夜520活动】飛行艇

很荣幸参与蛇夜520活动,为我心目中鲜活的、熠熠生辉的蛇夜,献上一首生命赞歌《飛行艇》。第一次给蛇夜做混剪,请多指教,不足之处还望见谅。

豆仔

【蛇夜】老梗复活

是梗,欢迎各位抱梗画图!不要嫌弃就好!


——


神堕八岐大蛇版


须佐之男连连后退,蛇神的力量不容小觑,他抬手擦拭脸上的血渍,不知道是谁的,对面的神堕八岐大蛇显然也有些吃力,低头才发现自己的衣服破了个口子,露出了里面的衣服


拿着天羽羽剑的须佐之男一愣


“想不到你一大把年纪的邪神,竟然还有穿大红衣服的时候”

神堕八岐大蛇不屑一笑


“哦,老婆给绣的,我不让他绣他非要,你有老婆吗?你老婆给你绣吗?你不会还单身吧!”

说完还骄傲的仰头


“你找死!你有病吧!”


须佐之男握紧拳头,真晦气


——


夜刀神版


“干的不错,游戏有趣起来了”夜刀......


是梗,欢迎各位抱梗画图!不要嫌弃就好!


——


神堕八岐大蛇版


须佐之男连连后退,蛇神的力量不容小觑,他抬手擦拭脸上的血渍,不知道是谁的,对面的神堕八岐大蛇显然也有些吃力,低头才发现自己的衣服破了个口子,露出了里面的衣服


拿着天羽羽剑的须佐之男一愣


“想不到你一大把年纪的邪神,竟然还有穿大红衣服的时候”

神堕八岐大蛇不屑一笑


“哦,老婆给绣的,我不让他绣他非要,你有老婆吗?你老婆给你绣吗?你不会还单身吧!”

说完还骄傲的仰头


“你找死!你有病吧!”


须佐之男握紧拳头,真晦气


——


夜刀神版


“干的不错,游戏有趣起来了”夜刀神半蹲下捂着伤口,这样才有趣,晴明后退一步,眼尖的注意到衣服下的灰白色


“哦?你这个年纪的贵族也会喜欢穿白紫花纹的内衬吗?”本着想要分散他注意力,晴明快速念咒


结果说道这个,夜刀神挺直了腰板

“你笑什么,这可是我老公,啊是这么说吧,对,我老公给做的,你老公给你做吗?你有吗?”

想着上回打pao的时候自己出于调戏的想法叫了一声,看来他挺喜欢,那应该叫对了,恩人喜欢什么就叫什么,也没违反规则,而且恩人也喜欢


“你找死,你有病吧!”

晴明怒


——


八岐大蛇看着面前的大红包衣服,无奈的想知不知道这样做埋伏的时候容易暴露啊……就看到了桌上的一封信


“恩人,听说您有大行动,我连夜学着他们缝了一套衣服,听说大红色辟邪,虽然您就是邪神本人吧,但是立场换一下对面就是邪神了。怎么样,我有在尽力换恩情了,这次我觉得我做的很好,稍微,再延期一下呗,我保证剩下的肯定会还!”

不用想就知道是谁了,八岐大蛇无奈的拿起来仔细看了看,上面居然还缝了一个小蝙蝠


“……真是的”


作为回报,八岐大蛇思考了一下,从衣柜里掏出了一件衣服改了改


“新衣服,试试看?”

看着镜子里焕然一新的自己,夜刀神非常满意

“我这就去举行新游戏,为了大人给的新衣服”


——


天照: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如此闷闷不乐

须佐之男:无碍,遇到了南铜而已(黑线)

我的切切去哪了

《平安京辩论赛》——高天原篇

❗一时兴起,脑洞产物,有ooc,看着开心就好

❗时间节点是动态绘卷三,不排除后续剧情反转造成本文与官方剧情有出入的可能

❗杂食,cp和单人剧情都有,tag太多就不全打啦

❗辩论过程不严谨,不喜勿喷


灵感来源于阴阳师高天原篇剧情,大蛇蛊惑须佐之男的过程让我忍不住想写辩论情节。


《平安京辩论大赛》

正方辩手:一辩晴明,二辩酒吞,三辩源赖光,四辩荒

反方辩手:一辩八岐大蛇,二辩夜刀神,三辩阿修罗,四辩云外镜

观众席:茨木,御馔津,缘结神,玉藻前,帝释天,天照,须佐之男,铃鹿御前,源博雅,神乐,白藏主,平安京一众三观跟着五官跑的秃子,暗处还藏着飞缘魔和蛇魔

主持:本秃子......


❗一时兴起,脑洞产物,有ooc,看着开心就好

❗时间节点是动态绘卷三,不排除后续剧情反转造成本文与官方剧情有出入的可能

❗杂食,cp和单人剧情都有,tag太多就不全打啦

❗辩论过程不严谨,不喜勿喷


灵感来源于阴阳师高天原篇剧情,大蛇蛊惑须佐之男的过程让我忍不住想写辩论情节。


《平安京辩论大赛》

正方辩手:一辩晴明,二辩酒吞,三辩源赖光,四辩荒

反方辩手:一辩八岐大蛇,二辩夜刀神,三辩阿修罗,四辩云外镜

观众席:茨木,御馔津,缘结神,玉藻前,帝释天,天照,须佐之男,铃鹿御前,源博雅,神乐,白藏主,平安京一众三观跟着五官跑的秃子,暗处还藏着飞缘魔和蛇魔

主持:本秃子


本秃子:咳咳,欢迎各位大妖以及阴阳寮里的各位秃子……啊不是各位阴阳师来参与这次的平安京辩论大赛。

因为最近平安京异象大起,为了核平解决这个问题,人类,鬼族,高天原分别派出代表与罪魁祸首八岐大蛇等展开辩论,辩题为《八岐大蛇的理念是否正确》。辩论过后,将由观众席的各位秃子们…呸阴阳师们进行投票,票数多的一方胜出。考虑到参赛者都是第一次参赛,这次比赛流程设置得很简单,不会对参赛者有过多限制,简而言之,你们怎么开心怎么来。为了公平起见,观众席上的辩手家属,好友,飞缘魔蛇魔等不能投票。若正方胜出,则以八岐大蛇为代表的反方要立刻停止邪恶计划;若反方胜出,晴明等人不能再阻止反方干坏事。

规则大家都清楚了吧,咳咳,现在我宣布,辩论赛正式开始!请正方一辩先发言。


晴明:谢谢主持!大家好,我是正方一辩。我方观点是:邪神八岐大蛇的理念是错的。八岐大蛇不满高天原和天照对世间加以束缚,提出了要有绝对的自由,放纵世人的欲望,由他来重新定义善恶的理念。但我方认为,若真由邪神肆意妄为,世间原本正常运行的规则将被打破,人类会深陷水火之中,鬼族会丢失原本的意志,高天原会彻底覆灭。不管从哪方面考虑,我方都不会认同八岐大蛇的理念。

晴明话毕,铃鹿御前等亲友团成员纷纷点头表示赞同,观众席也议论纷纷。

秃子1:不愧是我们阴阳师的代表,论点清晰,条理分明,晴明大人真是太棒了!

秃子2:我不管了,冲着晴明大人的脸我也要投正方一票!

秃子3:别那么急嘛,反方的颜值…不是,反方的实力看起来也不差,不急。

……

白藏主:真不愧是晴明大人!

玉藻前对晴明的表现很是满意,葛叶的孩子不管做什么他都会支持。平安京和高天原会怎么样他并不是很关心,只要晴明没事就行。他正想和旁边的缘结神和博雅夸奖晴明,八岐大蛇就说话了。


八岐大蛇:唉,晴明,你说的话一直都这么无趣,难怪理解不了我,真是让人失望又伤心啊💔让世人自由一点有什么不对,无边的欲望你们认为是罪恶,难道在你们的规则下就没有罪恶了吗?再者,高天原说我这是恶难道就真是恶吗?要我来定义,我这明明就是善啊~羔羊们转瞬即逝的生命为什么要有那么多束缚?我认为制订这些规则的高天原才是恶本身。

须佐之男冷哼一声╯^╰:蛇神想颠覆高天原的想法倒是一直没变,狭间里的几千年看来还没让他长够记性。

秃子们被大蛇迷得神魂颠倒,当即有人大喊:九头蛇万岁!还有秃子痛哭流涕:邪神大人,你带我走吧,没有你我可怎么活啊!几个黑脸秃子准备了麻袋妄想找机会直接把大蛇绑回寮里,结果被蛇魔发现,吓得脸更黑了ಠoಠ

夜刀神:哦呀,有邪神大人在,我们的赢面很大啊,我就再来说两句锦上添花吧。虽然…


茨木童子大怒:现在明明就应该轮到挚友发言!杂鱼们都不许说话!

酒吞童子:茨木不要急,本大爷有信心,让他们几句又怎么样,最后获胜的肯定是本大爷。

茨木童子:既然挚友都这样说了,我相信挚友的实力!哼╯^╰你们就算违反规则也是赢不了的!(•̀へ •́ ╮ )


夜刀神:我可没有违反规则哦╮( •́ω•̀ )╭刚刚明明就说了流程没有限制,怎么开心怎么来,所以我也是在这场比赛的规则下进行发言啊~大家放心,我只是喜欢游戏,不会违反规则。

夜刀神一手放在胸前,向观众席鞠躬行礼。


正方众人:……我竟无言以对。

飞缘魔们:%&/#%*.-…(主人说的对!)

观众席的秃子:他向我鞠躬!他心里有我!我也不想被骗的,但他真的好有魅力!

本秃子:斯米马赛,是我的锅,我现场拔两根头发给大家谢罪(◞‸◟ ),现在就由夜刀神发言吧。


夜刀神:谢谢大家。既然规则随意,那么现在不做攻辩应该也可以吧。我只想说,虽然我们是反方,但要是因为这样就被认为是反派的话,我会很头疼的,毕竟…


源赖光:既然没有固定的规则,那我中间打断也没有任何问题吧 ^_^ 我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阴阳师罢了,对邪神的计划无法多做干预,只是邪神与高天原的争斗却要人类做出牺牲,这是我无法接受的。人类不像鬼族,天生拥有强大的力量,也无法与高天原众神一样高高在上。但是,我并不认为人类就应该为此沦为棋盘上的棋子,生死等命运由操局之人决定。


源博雅:家主平时看起来目中无人,没想到还挺正义的…

帝释天:命运吗…确实不应该交由外物决定。既定的命运对有些人来说是好事,对另一部分却并非如此。但是改变命运绝非易事,有这样的意志并且能顺利达成的,从高天原到人类再到鬼族恐怕都寥寥无几。

阿修罗:(偷瞥一眼)

缘结神:(两眼放光)(♡⌂♡)

帝释天:?谁刚刚看了我

观众席:源氏家主好帅!天人之王好帅!夜刀神好帅!阿修罗好帅!为什么只能投一票!


台上众人因为夜刀神和源赖光的行为晒干了沉默。


本秃子:大家快说话啊!不要冷场!刚才是正方三辩发的言,要不现在就反方三辩吧。没错,这辩论赛就是这么随意!


阿修罗:……

阿修罗:嗯,我觉得……帝释天说的对。

夜刀神:啊咧,明明我们才是一边的吧?而且天人之王也不是辩手啊,这违反规则了吧。

阿修罗:……多管闲事。

八岐大蛇:……

酒吞童子:哈哈哈看来反方要被我们说服了,本大爷都还没出场呢!


场面一度很混乱。突然,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众人。


鬼切:呃,辩论赛是这个场地没错吧(ー_ー)!!

晴明:又迷路了吗?

茨木童子:不会又走反了吧•᷄ࡇ•᷅ 我旁边这个位置都留好久了!

鬼切:……这次我有按既定路线走!就是走过头了而已……ಠ_ಠ 

本秃子:不就是迟到了一会儿嘛,有什么关系!现在该轮到正方四辩发言了o( ❛ᴗ❛ )o


荒:哦。

……

铃鹿御前:嗯?没有了吗?

御馔津:荒大人……他不善言辞。


本秃子:正方四辩可以多说几句吗?凭您的脸…不是,凭您的实力再说几句肯定能得到很多票!

荒:哦。

本秃子:荒大人我求求你多说几句吧!平时见不到人,好不容易有出场机会您就让我多看看你吧(╥╯^╰╥)您不多说几句,万一比赛输了肿么办?

荒:那倒不一定。

……

观众席:荒大人好高冷!我好喜欢!

本秃子:……那反方四辩你来发言吧。


云外镜:。

众人:?

云外镜:。

本秃子:你没什么要说的吗?

云外镜:……白镜……碎了。

晴明:……


END……嗯,大概END了吧。

粟光

【阴阳师】原来你是这样的酒吞童子(1)

*回归了,来点沙雕东西,此处的一些关系是传说,和yys可能会有出入,见谅

*酒茨,修帝,蛇夜有!注意!ooc注意!不接受的请退出!勿喷!可能会画出来()

*又名《鬼童丸狩猎对象加一》


01

我是鬼童丸,狩猎鬼王的那个,不是遛狗大爷,谢谢。


02

我记得我之前说好的要先从玉藻前开始,于是我找到了屋顶上的玉藻前,他一动不动的就站在哪里

【喂!你就是玉藻前吗?下来与我一战吧】

玉藻前低头看着我,继续凹造型,身旁的破烂神告诉我

【啊,策划让他站在屋顶的,没到时间不让下来】

好吧,那先换一个


03

于是我把目光集中在了大岳丸身上

结果他无了

现在铃鹿山管事儿的好像...

*回归了,来点沙雕东西,此处的一些关系是传说,和yys可能会有出入,见谅

*酒茨,修帝,蛇夜有!注意!ooc注意!不接受的请退出!勿喷!可能会画出来()

*又名《鬼童丸狩猎对象加一》


01

我是鬼童丸,狩猎鬼王的那个,不是遛狗大爷,谢谢。


02

我记得我之前说好的要先从玉藻前开始,于是我找到了屋顶上的玉藻前,他一动不动的就站在哪里

【喂!你就是玉藻前吗?下来与我一战吧】

玉藻前低头看着我,继续凹造型,身旁的破烂神告诉我

【啊,策划让他站在屋顶的,没到时间不让下来】

好吧,那先换一个


03

于是我把目光集中在了大岳丸身上

结果他无了

现在铃鹿山管事儿的好像是他姐姐,铃鹿御前

【你是......何方神圣,侵犯我铃鹿山领土的,我决不轻饶】


04

鬼童丸看着面前的铃鹿御前,心想还是换个人吧


05

于是目光就转到了酒吞童子身上,破烂神提醒我

【喂,你这算不算是,弑父啊】

我疑惑的看着她

【看着我干什么,你不是他儿子吗?】

我想,留下她是不是个错误的选择,可以现在就把她吃了吗?


06

【我劝你放弃吧,别狩猎鬼王了,而且现在蛇神也在大江山,你一边说自己不是他儿子,一边又想往那边跑,口是心非,没想到是这样的人!】

天凉了,破烂神该无了,我这么想着,结果一溜烟儿的就没影了

不生气不生气,我还是走过去吧,乏了


07

我觉得我现在很尴尬,能手搓一套高天原了。

酒吞,我,八岐大蛇坐在一起。

为了缓解尴尬,我决定率先出击,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对了,酒吞童子,你为什么长得不像八岐大蛇啊】

......

感觉更尴尬了,我是不是被影响了不应该啊!问这种问题,我


08

好吧其实鬼童丸也想知道,虽说什么儿子长得像妈,但是大部分电视啊什么的都是儿子像爹


09

直到鬼童丸看见了窗户外笑岔气的夜刀神

想了想他的故事(虽然是联动吧)

鬼童丸:头脑风暴.jpg


10

【我说,看够了吗?!窗外的那位】

被点名了的夜刀神见识破了也就怪怪的出来了

【嗨,八岐大蛇大人,无意冒犯,我路过,我马上可以走的,我去筹备祭典了】乐子人蔫了

八岐大蛇想了想,【等下,你先别走,你过来,来来来】

等夜刀神不情不愿站住后,八岐大蛇笑眯眯的指着他说

【他长得不像我,像他妈】

夜刀神:?


11

【唉,都怪我不好,我们俩相识于一个月圆之夜,一见钟情二见倾心三定终身了,但阿夜嫌弃我始乱终弃,可是我什么都没做,他扔下我俩孩子就跑了,被那群可恶的阴阳师追杀到了一个村子,结果还被诅咒了,困在了井里,等我找到他之后他都忘了我了,等我回来后这个孩子已经不见了我找啊找才找到,结果他已经成为鬼王了,没能给酒吞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我真是太失败了,呜呜呜如今都不认我这个爹了】八岐大蛇假装滴眼药水,水全擦夜刀神衣服上

说实话,离得很远我都能感受到夜刀神的尴尬与愤怒了

我觉得我狩猎鬼王做错了,他们ooc这么严重,我想逃,却逃不掉!


12

【这就是挚友的身世吗?】茨木却凑了过来,八岐大蛇点点头,【是的呀,当初破壳的时候老可爱了】

酒吞:?

【你惊讶什么,我和你妈都是蛇,你觉得你咋出来?】

说的好有道理

夜刀神拳头微微紧握,想着自己逃单了省的单主讨债的想法并没有挣扎

都是南桐是吗?

玩挺花啊

我借着呼吸空气的接口出去一趟,结果就看见她蹲在一个角落

我准备吓吓她


13

【嘿嘿,这一对已经锁死了,让我看看还有谁没系红绳?】

有三对木偶人,我眯着眼看

酒吞茨木

阿修罗帝释天

八岐大蛇夜刀神

这......

我连连后退


14

草地上,两个人正在安稳的晒太阳

帝释天突然打了个喷嚏,转头问阿修罗

【你是想我了吗?我怎么突然打喷嚏了】

【你一直都在我身边,我肯定不想,我都直接看的】

阿修罗起身盘腿坐在帝释天对面,盯着他

【这下怎么样?】


15

【张嘴,来,这是新洗好的水果】大蛇一颗一颗的喂夜刀神吃,酒吞盯着二人

【你觉得我会信吗?装的这么生硬】酒吞抱臂


16

【如果我告诉你,我们俩不是装的呢?】

酒吞&茨木:欸?


TBC

只会写沙雕东西,别骂我





淮阴侯.

玩摄影模式玩上头了,每天玩一小时(?)

玩摄影模式玩上头了,每天玩一小时(?)

睡觉怪
我的老婆,我的外敷,对不起现在...

我的老婆,我的外敷,对不起现在才画老婆的新皮,我有罪,请老婆判我爱的无期徒刑hshs

我的老婆,我的外敷,对不起现在才画老婆的新皮,我有罪,请老婆判我爱的无期徒刑hshs

啵啵波波啵
本来想给自己简单画个微博头像,...

本来想给自己简单画个微博头像,结果越画越复杂了,但是夜夜真的好可爱!我好喜欢他!超suki(o´艸`)!!

本来想给自己简单画个微博头像,结果越画越复杂了,但是夜夜真的好可爱!我好喜欢他!超suki(o´艸`)!!

江先生

夜蛇 04 敬我那死而复生的丈夫

*弱攻强受注意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并没有洒进夜刀神的眼中,耳边,另一人的呼吸声已经起起伏伏了很久。他早早地醒了过来,距离那一小段短暂却格外沉重的睡眠后,又过去了很久。


身边的一切感觉都正常无比,闭着眼睛,怀中人的体温依旧冰冷,虽然刚刚过去的一个夜晚看起来荒唐而又疯狂,但结局是美好的,不是吗?


夜刀神的印象中到了最后他们都精疲力竭,清理后双双累到在床上,他将八岐大蛇一把捞入怀中后他便不受控制地沉沉睡去,失去意识前的最后记忆,似乎感到有......

*弱攻强受注意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并没有洒进夜刀神的眼中,耳边,另一人的呼吸声已经起起伏伏了很久。他早早地醒了过来,距离那一小段短暂却格外沉重的睡眠后,又过去了很久。

 

身边的一切感觉都正常无比,闭着眼睛,怀中人的体温依旧冰冷,虽然刚刚过去的一个夜晚看起来荒唐而又疯狂,但结局是美好的,不是吗?

 

夜刀神的印象中到了最后他们都精疲力竭,清理后双双累到在床上,他将八岐大蛇一把捞入怀中后他便不受控制地沉沉睡去,失去意识前的最后记忆,似乎感到有什么人正在一刻不停地注视着他。

 

昨晚是他作为“夜刀神”与八岐大蛇相处的第一个夜晚,细细的回忆直到他睁开了眼。

 

黑乎乎……的?

 

像是错愕了几秒,随后他用力地一次又一次地眨眼,即便眼眶已经有些微微湿润,但眼前依旧是一片漆黑……不,夜刀神最后一次确认自己必然是睁着眼的。

 

鲜少露出这么无助的表情,夜刀神迷茫地伸出右手,单薄而又无力地在眼前挥了挥,他渴望看见一些不一样的色彩从眼前划过,但最终却是什么都没有,那片纯黑的底色上并没有任何的改变,只是有一阵微不可查的风轻轻地刮过。

 

……我?

 

直到现在的夜刀神还没有完全认为自己失去了视力,“……太阳还没有升起吗?”一团乱麻的脑海中突然闪过这样的一个想法,随即,就像是抓住了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般,他跌跌撞撞地滚下了床。

 

砰通——

 

一声闷响,夜刀神重重地落地,半边手臂摔地生疼,不过此时的他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一点一点摸着地板的缝隙,他慢慢挪到了门前。

 

刷啦——

 

脸上传来的微微暖意让夜刀神知道早已艳阳高照,这里并没有什么多余的疑问,只是,为什么视线中就连一丝光线也……

 

“想出去走走么,阿、夜。”

 

就在夜刀神尚在震惊中时,仍躺在床上的八岐大蛇却是率先开了口,他像是早早便已经醒来,只为等这一出好戏。而随意地一抬手,一根银色的锁链又重新在他的掌中显现,轻轻一拽,又是一扯,夜刀神便又被拖回了床上。

 

“感觉什么地方不对么?”

 

清晰吐字、而又一字一顿,八岐大蛇轻轻靠在夜刀神的肩头,他说道。随后,双手缓缓环住对方的腰身,紫发的男人又把夜刀神摁回了被窝中。

 

“再睡会吧。”

 

“……”八岐?

 

伸出手回拥住八岐大蛇夜刀神张了张口,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比起刚刚失去视力时,现在的他已经冷静了不少,而短暂的迟疑后,此时的局势早就一目了然,他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我的“妻子”看起来很没有安全感的哦?

 

……

 

没有视力的世界并不好适应,而怀中的人似乎也同样没有想要倾听夜刀神“苍白无力”的“解释”的意思,八岐大蛇翻过身,将整个自己压在夜刀神的身上。

 

微微支起身子,八岐大蛇居高临下地俯视着眼前的红发青年。视线中,对方一双漂亮的红瞳此时也早就失去了往日的波光流转,显得空洞而又失神。

 

“被不洁之力附身的你,没有死去。”八岐大蛇的声音不像往日的那般游刃有余,听起来就像是强弩之末一般,充满了难以言喻的疲惫与迷惘。

 

再一次俯下身子,紫发的男人将自己的下颌抵在了夜刀神的肩窝中。稍稍转过头,呼出的气流便轻轻洒在了身下人的长长的耳尖上,而夜刀神则下意识地向后方一缩,但很快却被八岐大蛇掰过了脸。

 

“别离开我……不。”他说,“别想……离开我。”

 

……

 

良久,无人出声。

 

空气中似乎还回荡着八岐大蛇的话,但直到所有的声音都消散以后,小小的卧房中便剩下了二人的心跳声,只有扑通、扑通。

 

他们的胸口紧贴,八岐大蛇甚至分不清楚,究竟哪一段才是属于自己的急促心跳……一抬头,对上一双红色的眼眸,那迷人的眼睛正直勾勾地对着他,鲜红的深处是他看不懂的神色,直到有某一个短暂的瞬间,八岐大蛇甚至觉得对方恢复了视力。

 

“……”

 

他看见夜刀神张了张口,但不出所料地,红发的青年没有发出任何一个简单的音节,而略微的迟疑后,夜刀神抬起双臂,轻轻环抱住了八岐大蛇。

 

“你想……干什么?”八岐大蛇又重重地低下了头,下颚磕在夜刀神的胸口,他自己都感到了些疼痛,而对方看起来也好不到那里去,抱住他的双臂猛然一紧,但仅仅只是在下一秒,夜刀神便迅速控制了力道。

 

“现在,你只是我的‘俘虏’。”闷闷的声音传来,八岐大蛇深吸一口气,随后他很快便发现,夜刀神的身上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气味。

 

刷拉、刷拉——

 

是布料摩擦的声音,然而八岐大蛇却毫不在意,夜刀神如今俨然已经是个废人,看不见、说不出,他还会有什么威胁?

 

但,永远都会是这个样子吗?

 

八岐大蛇还记得他与夜刀神初见时候的样子,那个成天缠着他不放的小少爷冷泉胜观突然消失了一阵子,正当他享受这难得的清闲时,他却又不知好歹地登门拜访。

 

原本一颗烦躁的心正游离在忍无可忍的边缘,压抑着不满的情绪,八岐大蛇控制好不耐烦的表情,缓缓开了门。

 

……?

 

第一眼看见眼前那位比他略矮几分的男人,八岐大蛇的心莫名地像是遗漏了某一拍一般,它越来、越来地不受控制。

 

眼前的人……八岐大蛇的视线上上下下扫了那人很多遍,样貌没有出入、声音没有区别……他就是冷泉胜观,绝对不会是伪装。

 

没有了以前让人一眼便可以看穿的下流气质,冷泉胜观的表现反而举止有礼、张弛有度,一言一行毫不逾越,他大致是说了很多话,但直至今日的八岐大蛇却是记不得多少。

 

“……八岐大人,若不计前嫌,是否可以给在下一个重新认识的机会?”

 

“这就是你的最终目的?”

 

他们并排走在繁忙的街头,身侧是一个又一个吵闹的过路人,但仿佛在这喧嚣的世界,能听见的只有耳边人的声音。

 

他变了,冷泉胜观完完全全地改变了,或许又是什么超乎寻常的原因,降临凡间的神明第一次决定天真。

 

……

 

右肩背后突然传来一阵轻微的触感,八岐大蛇这才堪堪回神。

 

隔着睡袍像是也能感受到对方的体温一般,这让向来敏感的八岐大蛇更加注意,那只会是夜刀神。

 

空余的左臂收缩力道,夜刀神将八岐大蛇更紧地压在怀中,他完全承受着他的重量,而在怀中人的肩头,用着指尖,他一遍又一遍、一字又一字地,重复着那句说不出的话。

 

不、会、走。

 

我、爱、你。


镜夜思

阴阳师同人一览表及基本设定

因为码短篇不会按照感情线顺序来,填的坑也比较杂,所以初衷是让大家干饭的时候方便一点。『绝不会告诉你快弄完了才发现可以调合集文章顺序的


往后每更新一篇,就会同步更新这篇目录。


本目录是按照时间线排序的——所以新篇章穿插进去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哦?(突然挨打)


放心放心,会标注出来的~


目录的目录:

分析帖

短篇乙女

特别篇

中篇,荒乙女(1v1线+无cp的竞争线)

通用基本设定

短篇专属设定


分析帖:

主观分析并举例论证ssr和sp蛇的不同 


短篇乙女:
关于宠物     ...


因为码短篇不会按照感情线顺序来,填的坑也比较杂,所以初衷是让大家干饭的时候方便一点。『绝不会告诉你快弄完了才发现可以调合集文章顺序的


往后每更新一篇,就会同步更新这篇目录。


本目录是按照时间线排序的——所以新篇章穿插进去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哦?(突然挨打)


放心放心,会标注出来的~



目录的目录:

分析帖

短篇乙女

特别篇

中篇,荒乙女(1v1线+无cp的竞争线)

通用基本设定

短篇专属设定




分析帖:

主观分析并举例论证ssr和sp蛇的不同 



短篇乙女:
关于宠物                        『八岐大蛇、荒』
偷偷亲他被发现了          『八岐大蛇』
关于发☀️期                    『八岐大蛇』
关于sp化后的初见          『神堕八岐大蛇』
关于终局                        『八岐大蛇』



特别篇:

神明与少女               『原创代餐』

鬼切篇 

夜刀神篇 

关于梦境                   『八岐大蛇』【现世】



中篇乙女→主荒,支线黑晴明、八岐大蛇

荒线1v1     『已完结』【世界线相互独立,跳过不影响观看】

荒x神官少女⑴ 

荒x神官少女⑵ 

荒x神官少女⑶ 

荒x神官少女(完结篇) 

荒x渣女特工⑴ 

荒x渣女特工(完结篇) 

荒线1v1完结篇 

无cp的竞争线『缘更』
关于争夺                  『黑晴明,荒』





通用基本设定:

①黑晴明:

私设和白晴明合成一个人以后,灵力和身体变回一个人了,但意识没有。因此这边的我流晴明可以看作双重人格。


②神堕八岐大蛇:

私设仅仅是多了一个新化身,芯子还是ssr八岐大蛇,如果他愿意可以随时变回ssr蛇模样。

因为堕蛇本身的剧情难以圆回来,所以基本不会提到。但也不会对文章观感产生什么影响。

毕竟我流堕蛇只负责和你甜甜甜(๑•̀ㅂ•́)و✧



所有短篇里‘你’的基本设定:

现世的‘你’就是你本人。

阴阳师的‘你’,是你在晴明的指导下修习阴阳术之后,去往了平安京。


而‘你’看似泡了那么多人,其实算是不同的支线。


这部分设定,在以后要发布的中长篇乙女里也会展现出来。

但为了方便代入,果然还是先提一下比较好。





一块儿小碧玉*'▽'*)♪

画个夜刀神说祝我生日快乐ヾ(゚∀゚○)ツ

画个夜刀神说祝我生日快乐ヾ(゚∀゚○)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