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夜晚

41631浏览    18431参与
诗始生活而终

夜晚

黑夜

是充满寂寞和疲惫的

是所有人的故乡

是恐怖的

在这没有灯的世界

仿佛遮罩住了

你的眼睛

嘿  是未知的

你看远处的那一点光亮

指不定会变化

发酵出什么

了不起的东西来

这  是源泉


黑夜 是蜕变
[图片]

黑夜

是充满寂寞和疲惫的

是所有人的故乡

是恐怖的

在这没有灯的世界

仿佛遮罩住了

你的眼睛

嘿  是未知的

你看远处的那一点光亮

指不定会变化

发酵出什么

了不起的东西来

这  是源泉


黑夜 是蜕变

会发光的草履虫

在冬季

开往凌晨的列车

我终于意识到

爱和痛苦

同样地振聋发聩

在冬季

开往凌晨的列车

我终于意识到

爱和痛苦

同样地振聋发聩

远川

“爱让悬崖变平地,你在树荫里。”

“爱让悬崖变平地,你在树荫里。”

W

魔都妄想

乌镇的宾馆 18℃蚊子都不敢进

我把头蒙在被子里 好像又回到了家里

貔貅啊 保佑我吧

上海 我睁眼时已经闵行和徐汇的交界处了

我睁着眼 看着一切 一切 

银城路就是座银子做的城 

金茂88像是坐飞机 一整个上海都在我眼里

远方是水墨画 云里雾里

南京西路大丸百货 YSL圆管80太美

城隍庙星巴克里买了城市剪影的随行杯 希望别打碎 和很贵的蟹粉灌汤包 

一边走一般希望在人群中看到你的大头

拐角处叫你的名字 你会冲我笑

耳机里...

乌镇的宾馆 18℃蚊子都不敢进

我把头蒙在被子里 好像又回到了家里

貔貅啊 保佑我吧

上海 我睁眼时已经闵行和徐汇的交界处了

我睁着眼 看着一切 一切 

银城路就是座银子做的城 

金茂88像是坐飞机 一整个上海都在我眼里

远方是水墨画 云里雾里

南京西路大丸百货 YSL圆管80太美

城隍庙星巴克里买了城市剪影的随行杯 希望别打碎 和很贵的蟹粉灌汤包 

一边走一般希望在人群中看到你的大头

拐角处叫你的名字 你会冲我笑

耳机里突然播起了《Sleephead》

晚风向我吹来 吹鼓我的白麻布裙子 

那么弄堂口见吧 记得牵着我豫园人太多

夜 淹没这上海 晚风带着温柔拥抱我

奔向码头 万家灯火通明 

游船行驶 新旧上海 历史长河缓缓流过

此时外滩已经人潮汹涌了吧 

我以前给你讲过我想和你一起去外滩 

在南京西路街角 陈毅广场拥吻

你说外滩可以网上搜搜照片看看

拥吻现在就可以 目光灼灼

我说算了还得补口红 麻烦

于是我现在和D在黄浦江游轮上

指向一座大厦说是我们的家

看到私家游艇就说要包下来

一边哈哈大笑 一边暗暗发誓有一天肯定会站在最高处再看上海夜景

你说人多不想去 那就算了吧

不过我要向前继续走了啊

我要一直向前奔去了

你也要啊 明明生活就很好 要继续好下去

我已经把世界三大夜景的两大看完了

维加斯的夜景就差你了

我不会跑太远 你拽不住我 你也别想跑

I ♥SH 

大巴车上困死人的码字 

2019年7月15日

W

杭滬柔姿

嘿;-) 这里是杭州

早晨醒了好多次 被蚊子叮醒的 被D叫醒的

被路边洒水车吵醒的

以为脸会肿 结果没有 蚊子包也下去了大半

也还好 没睡过 好累

昨天晚上唱《我的背包》破了音你别见外

又去了浙大 可是这是理工科校址

大概理工和文史哲的爱情有点阻碍了

还去了丝绸博物馆 有不断丝的蚕丝被和俗气的旗袍

西湖也就那样 人群里最活泼的还是那个嗓门洪亮的阿姨 愁眉苦脸的导游

我还想见一面 

上海 到了上海我都不敢闭眼 生怕错过什么

我什么都不...

嘿;-) 这里是杭州

早晨醒了好多次 被蚊子叮醒的 被D叫醒的

被路边洒水车吵醒的

以为脸会肿 结果没有 蚊子包也下去了大半

也还好 没睡过 好累

昨天晚上唱《我的背包》破了音你别见外

又去了浙大 可是这是理工科校址

大概理工和文史哲的爱情有点阻碍了

还去了丝绸博物馆 有不断丝的蚕丝被和俗气的旗袍

西湖也就那样 人群里最活泼的还是那个嗓门洪亮的阿姨 愁眉苦脸的导游

我还想见一面 

上海 到了上海我都不敢闭眼 生怕错过什么

我什么都不想错过 甚至想熟背每一条路

在南京买了上海地图 找到那些我再熟悉不过的地名 沿着一直走

我记得太多东西了 

我才出西湖 西湖水把船打得荡呀荡

我想得全是这些 三潭印月也就这样 

断桥 雷峰塔什么的我都听不清了

你别熬夜了 脱离舒适区不代表走进压力

你也说过啊 我又在胡言乱语什么

下次牵手自然一点 别每次都恶狠狠地拽着我手腕 生怕我走丢 

我也得改 不该动不动拿新疆话骂你

新疆话骂人太凶了 起床气小一点 

我其实不是故意的 你也知道吧 

每次和你喝酒的时候我都是最温柔的

我假装半瓶青岛啤酒就醉 醉倒让你拖我回家

没想到你喝了一口就脸红 还说自己一出生就喝原浆 用白酒洗澡 

我想醉时一杯就倒 不想醉时千杯都别想把我灌倒

和你喝酒每次都不用装醉 你就先倒 我还得担心能不能拖你回家

我不勉强了


W

醉困杭州

我睡过了

要是你肯定会把我掐死

你应该会订上个百十个闹钟

我肯定会带着怨气地起床

然后上车时拒绝和你交流和靠你的肩

张着嘴呼呼大睡 

你还得时不时支着我快要断掉的脖子和比你小的头

但也不能骂我 因为知道我不是真的和你生气

你虽然经常迟到 或者不来

但是重要的事从来没迟过

这个雨会连下一个月不停

梅雨江南 我的拖鞋是不会干了

早餐我是不是该吃点 算了吧 睡吧

听着Deja Vu 来到了杭州

你说这首歌有点黄

哼哼唧唧地不想完整地唱完

我说你搁着装啥

你低下头

说回家给你慢慢唱

我...

我睡过了

要是你肯定会把我掐死

你应该会订上个百十个闹钟

我肯定会带着怨气地起床

然后上车时拒绝和你交流和靠你的肩

张着嘴呼呼大睡 

你还得时不时支着我快要断掉的脖子和比你小的头

但也不能骂我 因为知道我不是真的和你生气

你虽然经常迟到 或者不来

但是重要的事从来没迟过

这个雨会连下一个月不停

梅雨江南 我的拖鞋是不会干了

早餐我是不是该吃点 算了吧 睡吧

听着Deja Vu 来到了杭州

你说这首歌有点黄

哼哼唧唧地不想完整地唱完

我说你搁着装啥

你低下头

说回家给你慢慢唱

我哈哈大笑说好

看完宋城 想到了爬中山陵时候听说你明年可能要搬出上海了 市政圈太吵了

到现在也觉得没什么心情了

蒋介石给宋美龄用她最爱的梧桐树做了一个项链 环绕整个南京 我好酸

因为我们只在梧桐树下吵过架 

好像也确实不浪漫 我又不喜欢梧桐树

你不然用魔芋爽给我做一个项链就行

钱塘夜景和黄埔夜景一样吗?

我不知道诶 可是我真的好喜欢上海

车窗出了层薄雾 车厢内冷得像冰箱

我裹起了我的150元LV花纹的围巾

是高贵了些吧 我腰好痛

人们都在叽叽喳喳 可是我好困 

想听你用青岛话说“晚安,新疆小松菜奈”

你这个青岛菅田将晖

晚安哦

W

拈花煙雨

苏州除了水还是水

西北男人小雨从来不打伞

我和D像疯子一样被江南烟雨裹挟着

阴郁灰青的天色下奔跑去向无锡

雷雨里鲁侍萍的老家

2019年7月12日 艾莉洪世贤离婚九周年

9:50

好累

无锡一直在下雨 

我可没做什么亏心事啊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这位美人

她才一直哭 抽抽嗒嗒的 

一直打着伞 雨点打在我的手机屏幕上

人们都举着笨拙的伞

伞互相撞击却又互相谦让

我好冷 到处寻找外套

路上我想起了你给我找到的军大衣

刘德华92年春晚上穿过的那种

要是你在肯定会拿个被子把我裹成粽子

扯着我走 ...

苏州除了水还是水

西北男人小雨从来不打伞

我和D像疯子一样被江南烟雨裹挟着

阴郁灰青的天色下奔跑去向无锡

雷雨里鲁侍萍的老家

2019年7月12日 艾莉洪世贤离婚九周年

9:50

好累

无锡一直在下雨 

我可没做什么亏心事啊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这位美人

她才一直哭 抽抽嗒嗒的 

一直打着伞 雨点打在我的手机屏幕上

人们都举着笨拙的伞

伞互相撞击却又互相谦让

我好冷 到处寻找外套

路上我想起了你给我找到的军大衣

刘德华92年春晚上穿过的那种

要是你在肯定会拿个被子把我裹成粽子

扯着我走 

一边用青岛话嘟囔着

“你这个biang天天找事儿”

我又要和你对骂了 

夜幕要降临了 外套还是没有找到

吃了顿30元的牛肉面 

你又给我来电话说

“最近五天共睡十二个小时”

我说“咱们彼此彼此吧。”

“我最近在想人类的极限到底是什么”

我没好气却又担心地说

“你要是再这样咱们只能在医院相见”

吃完牛肉面身体也暖了

拈花湾带着盛装又大哭了起来

花花草草 山山水水打着花花绿绿的光影

雾气腾腾 我像是在游泳

但是拈花楼好似又回到了盛唐

像是电影里的青楼

W

蘇州閒夢

我在苏州

住的酒店在建材市场附近

网上出去买水

只有烟酒商店 满街跑的小孩

还有塞在门缝里的色情小卡片

古镇嘛 也就那样

花园里会有惊魂嘛?

闺秀被困在高高的阁楼

评谈还在唱着吴侬软语

慢慢悠悠 晃一晃 好像就回到了旧地儿

唱评谈的老先生穿着蓝竹布马褂儿

我又想起了我偷你的衣裳

好像有点负罪感

安慰自己你有别的衣服穿 

好像也就说通了

[图片]那灯火有点太暗了 我在想

没有电灯的时代也会有很多近视眼吧

茶水有点烫 松子枣泥麻饼太难吃

也就 冰可乐还不错

[图片]我在想要不在家里...

我在苏州

住的酒店在建材市场附近

网上出去买水

只有烟酒商店 满街跑的小孩

还有塞在门缝里的色情小卡片

古镇嘛 也就那样

花园里会有惊魂嘛?

闺秀被困在高高的阁楼

评谈还在唱着吴侬软语

慢慢悠悠 晃一晃 好像就回到了旧地儿

唱评谈的老先生穿着蓝竹布马褂儿

我又想起了我偷你的衣裳

好像有点负罪感

安慰自己你有别的衣服穿 

好像也就说通了

那灯火有点太暗了 我在想

没有电灯的时代也会有很多近视眼吧

茶水有点烫 松子枣泥麻饼太难吃

也就 冰可乐还不错

我在想要不在家里也安上一个卧榻

隔着窗户看树影印在白墙上

又回到了旧光景儿

就是木头太硌人

晚饭其实还不错

清淡 想吃小龙虾和油焖大虾

都是虾

晚上本打算早早睡觉 躺上床却困意全无

D说她给我讲故事 

没过多久我也参与进来了

讲着讲着就哭了 又笑了

谁知道呢 

空气中有花露水的味儿

我又回到了军训时候的宿舍

多了点潮湿 我突然就觉得挺安全的

觉得这个世界相似的地方都很多

我们真实又浪漫 

我仍旧认为地球上最浪漫温柔的时刻

是夜晚

地球不能一直是夜晚 我也不能一直不醒

每次听你唱情歌都挺投入的

还是想知道你前女友到底是什么样的

以后的妻子会怎样

我怎么会知道呢 你也不知道吧

十一点半才睡觉 六点起床

其实睡了挺长时间 

快要猝死在华东平原了

晨起 爆了痘 眼睛也肿了

苏州除了水还是水

西北男人小雨从来不打伞

我和D像疯子一样被江南烟雨裹挟着

阴郁灰青的天色下奔跑去向无锡

雷雨里鲁侍萍的老家

2019年7月12日 艾莉洪世贤离婚九周年

9:50

W

初入華東

边疆太燥热

让我再向北看一眼吧

就一眼

晨昏线纵横整个漆黑天际

身着黑绸子的美人被漠北的刀划破衣裳

露出白玉似的肌肤渗出点血

她在笑啊

东南 一片漆黑

是沉入海底了吗

是空调太凉还是我已经进入梦

[图片]谁知道呢

我好像失重了

耳膜注了水般

我脖子好痛

身上还是偷的你的衣

大得像袍子

邻座朋友问我是不是没穿裤子

我把长袍向上撩撩

证明自己穿了

她惊诧

我有时候做的一些事

自己也想不通

如果你看到了

肯定会弹我脑崩儿

我会和你掐起来

[图片]飞机马上降落了

我没什么期待

甚至像是回家

夜晚上海太温柔

雾气笼着白墙乌瓦

草木疯长...

边疆太燥热

让我再向北看一眼吧

就一眼

晨昏线纵横整个漆黑天际

身着黑绸子的美人被漠北的刀划破衣裳

露出白玉似的肌肤渗出点血

她在笑啊

东南 一片漆黑

是沉入海底了吗

是空调太凉还是我已经进入梦

谁知道呢

我好像失重了

耳膜注了水般

我脖子好痛

身上还是偷的你的衣

大得像袍子

邻座朋友问我是不是没穿裤子

我把长袍向上撩撩

证明自己穿了

她惊诧

我有时候做的一些事

自己也想不通

如果你看到了

肯定会弹我脑崩儿

我会和你掐起来

飞机马上降落了

我没什么期待

甚至像是回家

夜晚上海太温柔

雾气笼着白墙乌瓦

草木疯长 天青

一路南下

我心像是凌晨四点的冰箱

越来越远

在边界奉贤一个镇子停下

顶不住困意 还是睡了

太沉了 二泉映月也吵不醒我

梦里华东平原 

醒了 吃了鸭血粉丝汤不加香菜

好好吃

我在前往苏州的车上

想着

其实外滩夜晚的灯光太灿烂

灿烂得眼花

人潮太汹涌

你拽着我也会丢吧

还不如在小镇子的土路上走走

凌晨四点也无妨

你请我吃鸭血粉丝汤就好了

2019年7月11号 午12:37

前往苏州的车上

乔大已

风雪夜归人

深夜突然降雪,落地时窗外大雪纷飞,看着返乡的人们大包小包在雪夜里消失的背影,突然脑子里蹦出来这么一句

风雪夜归人


深夜突然降雪,落地时窗外大雪纷飞,看着返乡的人们大包小包在雪夜里消失的背影,突然脑子里蹦出来这么一句

陳池集-

寒冰集

谨以此文

送给我曾经的爱人


我真爱你。我为你写的情诗铺天盖地地,像是我卧室晴日午时的阳光铺满了我的卧床。而你也知道我爱你,正如你享受着我对你的爱一般,我不言你不语而已。像是你想摘下月球上的吗哪,我也能穿上我的宇航服跳上星空为你在浅灰色的月球表面采下一般。

你知道,我至今回想起了那一天,我看见了漫天黄昏般颜色的灯火,我看见了你,我听见了我心中的一震颤动。我向窗外望,望着无边的人影与街道。星火。我不后悔。我从未后悔过对你说些什么。

自然,我对你说了些什么,你我心知肚明。


我知道我对你写下过的最浪漫的一句话是什么,当然,你并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你大...

谨以此文

送给我曾经的爱人

 

我真爱你。我为你写的情诗铺天盖地地,像是我卧室晴日午时的阳光铺满了我的卧床。而你也知道我爱你,正如你享受着我对你的爱一般,我不言你不语而已。像是你想摘下月球上的吗哪,我也能穿上我的宇航服跳上星空为你在浅灰色的月球表面采下一般。

你知道,我至今回想起了那一天,我看见了漫天黄昏般颜色的灯火,我看见了你,我听见了我心中的一震颤动。我向窗外望,望着无边的人影与街道。星火。我不后悔。我从未后悔过对你说些什么。

自然,我对你说了些什么,你我心知肚明。

 

我知道我对你写下过的最浪漫的一句话是什么,当然,你并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你大抵猜到十有八九,我对你最浪漫的话不过是我与你交谈时的数万瞥深沉。我言语不多,没那个姑娘热忱,因为我的深情正在日益褪去;我与她不同,同是爱你,却各有千秋。我醒来、睡去都甚是爱你,而她并非。

 

恕我停顿数秒。我写到这里早已发现我对你的情感早已殆尽,我心脏深处的那一角早开始结成坚冰,待我发现时,原本的熊熊野火早已化为了海上冰尖;我写字的手开始冰凉,我并不感到心灰意冷。我发现我不再爱你的那一天早已被我忘记,当我见到你与她谈笑风生时,我心中的厌恶之情将我吞噬,又使我震惊。因为那并非我对她的怨恨或是妒忌,或许是因为她并不了解你,正如你并不了解她一般。你大抵应猜猜我,或是再细细地回忆回忆我。我们从未谈起过什么感情,除了我们真正的友情。她真像伊戈拉玛,而我是你的简·洛奇斯特——你不懂我什么意思。我是在说她蠢,而若你也与她交融,那我为你感到痛心,同时我也觉得你与她一般蠢。

 

我的情诗早已化为灰烬。从前你是我的野火,现在是我跳跃在纸张上自焚。

 

我的爱人。请你允许我再唤你一次我的爱人。

我不会再爱你,病树也不会再有万木春了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