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夜王狄米特

489浏览    8参与
☆铃木伊织☆日常跳坑bot
其实这是16年那时候给六识夜王...

其实这是16年那时候给六识夜王画的皮肤  上周翻旧本子翻到了打算重画一下  然后就成这样子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以前会把狄米特定义成射手类  等到时候有灵感了就再改改

其实这是16年那时候给六识夜王画的皮肤  上周翻旧本子翻到了打算重画一下  然后就成这样子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以前会把狄米特定义成射手类  等到时候有灵感了就再改改

银河狐rever

夜王爷爷打腰鼓
手游版形象的夜王
梗源自群友的快乐手癌
-
p字的时候我要笑吐了哈哈哈哈哈

夜王爷爷打腰鼓
手游版形象的夜王
梗源自群友的快乐手癌
-
p字的时候我要笑吐了哈哈哈哈哈

神
唉现在回去看看以前的六识是真的...

唉现在回去看看以前的六识是真的帅……

唉现在回去看看以前的六识是真的帅……

神
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

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

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辣鸡百田我cnm。

琼树林中的Alice

【奥拉星】在人间

在人间【夜王x狼王?】
即使我们身处这人间。
事实上,狄米特其实并不讨厌白灵族那位狼王,甚至…还有几分欣赏在其中。
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他们相互厌恶。这很正常,争斗了不知多少个年头的白灵和永夜视对方为最大的死敌——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然而令人怎么也想不到也永远都不会知道的是,他们或厌恶或崇敬的夜王大人就是这难得的一个例外。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被深深地震撼住了。当时他尚且附身于小米身上,有意无意的也悄悄窥视了这孩子的记忆。那位狼王是如此热情开朗,与他相处的久了就情不自禁地被那份情绪所感染。
如果说他代表的是无尽的黑暗,那么茫茫的黑夜之中总是需要点缀上几缕星辰才显得不那么单调。
他难得地做了梦...

在人间【夜王x狼王?】
即使我们身处这人间。
事实上,狄米特其实并不讨厌白灵族那位狼王,甚至…还有几分欣赏在其中。
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他们相互厌恶。这很正常,争斗了不知多少个年头的白灵和永夜视对方为最大的死敌——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然而令人怎么也想不到也永远都不会知道的是,他们或厌恶或崇敬的夜王大人就是这难得的一个例外。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被深深地震撼住了。当时他尚且附身于小米身上,有意无意的也悄悄窥视了这孩子的记忆。那位狼王是如此热情开朗,与他相处的久了就情不自禁地被那份情绪所感染。
如果说他代表的是无尽的黑暗,那么茫茫的黑夜之中总是需要点缀上几缕星辰才显得不那么单调。
他难得地做了梦,即便他并不需要睡眠。他梦到的尽是过去那些仿佛永远都不会停歇的无休止境的争斗。如此单调,如此陈旧,耳畔充斥着喧嚣和悲鸣。他是享受这些的,他同时也厌烦了这些相同的事物。
“怎么,居然有闲情逸致出来晒月亮么?”当狄米特站在窗口望着月亮怔怔地出神时,一个悦耳的声音突然响起。夜兰静静地站在他房间的门口,这位原本青涩的少女在经历过爱情的甜蜜和为人母的喜悦及悲伤后,此时的她成熟华丽,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着一种贵族的高雅气息。
时间能抹去一切,同时也能锻造一切。身为永夜族的另外一个例外,她的眸子轻轻眯着,笑意清晰地晕在她的脸上,仿佛能看透一切。看透了世间的争斗,剩下的尽是与世无争的淡然。
但在狄米特看来,夜兰的爱情本身就是可悲的。像是母亲讲给孩子听的睡前故事一样,被身份立场所束缚住的两人,难以得到真正幸福的结局。
身处这人间,便不得不遵从这世间的规则。
“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继续去喝我的午茶了?”见狄米特丝毫没有想搭理自己的意思,夜兰倒是也并不在意。她的手朝着狄米特挥了挥,故作神秘地说:“今天的午茶可是好东西哟,我费了很大劲才得到的。”话语间顿了顿,脸上笑意重新浮现:“名曰灵魂的味道,若是你需要的话,我倒是也可以给你留一杯。”说罢,也不等狄米特回答,她自顾自地退了出去,还不忘顺手带上那扇装饰着精美饰品的冰冷木门。
狄米特对于这位有时有点小俏皮的公主殿下倒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夜兰的身上,无从令人厌恶。
不知道那位狼王现在在做什么?思绪一转竟是想到了这个问题,这么晚了…大概已经休息了吧…狄米特叹了口气,轻轻阖上了眸子。
如果从来都不存在白灵和永夜会怎么样?他们是否能够抛却现在的身份,甚至能够成为一对惺惺相惜的至交好友?
但想来却也有问题,若是不存在白灵与永夜,他们身上还会结起如此错乱交杂的羁绊么?最多互为旅途中的一个匆匆擦肩而过的路人,在某个失眠的夜间被想起,然后被忘却吧。
身份是永远也劈不开的一座大山,你的山倒了,可还有别人的山呢。重峦叠嶂,愈爬愈多。
他与那是夜兰的境遇又是如此相似,他的不屑与质疑何尝不是条条指向自己。
只因身在这人间。
某天的夜晚,狄米特坐在床沿上思索着什么,月光如潮水涌上。
但是第二天,从那个房间里出来的依旧是被熟悉的那个嚣张自大,野心勃勃,不可一世的夜王陛下。
身不由己从来都不是借口,不舍得抛下一切逃脱才是最重要的一点。
狄米特站在战场上,他的对面是白灵族人。为首的狼王殿下紧张地看着他,眼神里充斥着敌意。
“来战斗吧,夜王。”他说道。
为什么一定要叫那个毫无意义的称谓呢,直接叫名字不行吗。
“哼,准备下地狱吧,狼王。”
拗不过战局和子民,有些愿望只有下辈子才能实现了吧——如果还有下辈子的话。
波澜的挫折,不解与愤怒。
只因我们身处这世上。
.
.
【呐奥拉星也算是童年了吧…因为这个游戏猜出是我最终走上写文的道路。然而最近的抄袭情况相当严重?虽然早已退坑但还是想为当初的最爱写一点东西w】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