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夜神

21959浏览    942参与
陆泽琛

【润玉|天帝向】万籁烟尘·舟海余生系列·续

    五月初五,人间端午。

    夜神早早托邝露带了礼物,看着七政殿内邝露端着盘子局促模样,委实少见。

    千百年下来,邝露越发沉静自持,天界威望胜于往日,俨然已经是个合格的上神。只是在偶尔,还会露出小女儿般神态,譬如此刻。

    搁了御笔,略沉思一二,还是问道,“他可是让你带了什么话?”

    邝露迟疑良久,最终道,“殿下想请您去人间走走……”...



    五月初五,人间端午。

    夜神早早托邝露带了礼物,看着七政殿内邝露端着盘子局促模样,委实少见。

    千百年下来,邝露越发沉静自持,天界威望胜于往日,俨然已经是个合格的上神。只是在偶尔,还会露出小女儿般神态,譬如此刻。

    搁了御笔,略沉思一二,还是问道,“他可是让你带了什么话?”

    邝露迟疑良久,最终道,“殿下想请您去人间走走……”

    如此想来,竟有许久未入人界,夜神御案呈报,也不过寥寥,想来应是乐不思蜀。恰好雨神请令,再看那盘中不过粽叶三两片,相邀意味不言而喻,如此,也欣然应下。

    

     

    人间万年,已然朝代更替,却也欣欣向荣模样。

    大抵君主贤明,治下也算得河清海晏。解忧亭上石板斑驳,岁月如刀刻斧凿,显然已经荒弃。

    天上一日,地下一年。与世人缘分浅薄,便也鲜少再来。

    掸掸衣袍,抬眼就瞥见夜神端着粽子御风而来,缓了眉间神色,虚礼作免,天地间唯此相交闲适。

    “陛下似乎偏爱此亭?”

    魇兽亲昵的蹭了蹭夜神,案间已然布陈简约,糯米香甜气息萦绕鼻息,就听得人如此一句。

    “谈不上偏爱,只是恰好罢了。”看着糯米包裹的粽子,热气蒸腾,此刻到也觉得精致可爱。



    “我今日来,是想向陛下辞行的。”

    一句话,剥粽叶的手指微顿,终究只剩叹息。

    御案呈报渐少,便已猜到各中心思。偌大九霄云殿,却也只有此人记闻,读来有趣。


    想起昔日他曾说,你我既是一人,我想替陛下看看这世间,完成那些未了心愿。

    如今,倒也不算失约。


    

   “可是找到了心中方向?”凝神细观,审视下方觉他现下豁达之色,也当祝福,咽下唇齿未尽怅然,仍旧不免一问。

   “是。”

   

    此后何行,不得而知。

    缘聚缘散终有定数,拂袖间两杯星辉凝露,也作告别。

    杯中星辉点点,清澈静谧,入喉清淡如旧,唇齿滋味自知,却也相视而笑,恰如风散。

    “且祝安好。”



    本就萍水相逢,缘分所致,杯酒过后,再无照拂。




    人世多情亦多苦,倘若他见得多了,自然会心生怜悯,却又无能为力。临行时莫名想到此一句,万年无差,孤寂长随。

    也许早就料到有次一遭,终归前路漫漫,即为永恒。

    万年来,皆不过弹指一瞬间,山间一场雨,来时飘摇,去时烟散,万籁归寂。




备注:【润玉|天帝×夜神】舟海余生系列(全整理完结,水仙向)【润玉|天帝×夜神】舟海余生系列(全整理完结) 

也可翻开合集润玉散记分篇阅读,搭配每篇章音乐食用效果更佳。

歌单等一些散落的故事,可见合集润玉散记和天帝云游记。部分有提到夜神,至于为什么这一篇和大部分无cp向,而舟海挂了cp向,因为舟海余生系列主角天帝和夜神,所以tag天帝×夜神。而这篇整体基调偏别离,算续,更算独立篇,看个人喜好了。天帝自始至终都是太上忘情的状态,万事万物终究会有聚散离合的变化发展。

赤欲千金酒

说实话,死国的颜值真的太高了

看看这死亡光线下的阿修罗和夜神

【至于极道,这光线还是少尝试】

小飞好可爱,一把扑进阿修罗怀里

明明你爹爹在旁边啊hhhhhh

夜神:靓仔沉默

这里好温馨啊,各自带饭什么的

【什么老夫老妻模式我不懂啦】

听到先生要出去,阿修罗也非得跟着

有点磕到(尺v尺)


说实话,死国的颜值真的太高了

看看这死亡光线下的阿修罗和夜神

【至于极道,这光线还是少尝试】

小飞好可爱,一把扑进阿修罗怀里

明明你爹爹在旁边啊hhhhhh

夜神:靓仔沉默

这里好温馨啊,各自带饭什么的

【什么老夫老妻模式我不懂啦】

听到先生要出去,阿修罗也非得跟着

有点磕到(尺v尺)


梦里画诗

极道先生就是行走的电灯泡吧

前一次还是在三狗子和玉倾欢甜蜜的时候

这次又是夜神和月声,我真是忍不住了😂

极道先生:阿修罗,自我介绍下,吾乃……

阿修罗:杀……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极道先生就是行走的电灯泡吧

前一次还是在三狗子和玉倾欢甜蜜的时候

这次又是夜神和月声,我真是忍不住了😂

极道先生:阿修罗,自我介绍下,吾乃……

阿修罗:杀……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清露

帝后无情2

女主没有感情, CP是帝君,但两人没有任何感情的那种。帝君有可能和女主的分身有感情线。


天帝:润玉

天后:宁安

战神:雨染

水神:嫣然

夜神:紫樱

天后和战神几人具体身份这张介绍,我给润玉凑了个CP。


而传消息的司命在心里想着,难道就是因为帝君和战神有些……所以帝后才会……


这些日子帝君和战神的事情传遍了天界,都知道。帝君对这位战神那个好。帝后没什么反应,司命本人还以为你以后相信你已经没想到这才过多久就出了这个事。


天帝和天后看了一眼神游天外的司命,知道他在想什么。

只是或许其他人不清楚这战神的真实身份,但他俩人是清楚的。

自...

女主没有感情, CP是帝君,但两人没有任何感情的那种。帝君有可能和女主的分身有感情线。




天帝:润玉

天后:宁安

战神:雨染

水神:嫣然

夜神:紫樱

天后和战神几人具体身份这张介绍,我给润玉凑了个CP。




而传消息的司命在心里想着,难道就是因为帝君和战神有些……所以帝后才会……


这些日子帝君和战神的事情传遍了天界,都知道。帝君对这位战神那个好。帝后没什么反应,司命本人还以为你以后相信你已经没想到这才过多久就出了这个事。



天帝和天后看了一眼神游天外的司命,知道他在想什么。

只是或许其他人不清楚这战神的真实身份,但他俩人是清楚的。

自然也就没有柏麟背叛墨九那回事,只是……

润玉和宁安对视一眼,明白彼此的想法,前去看戏。



而在说战神等人那边,也收到了消息。前往中天神殿。或许别人不知道这孩子的来历。他们几人是最清楚的。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带了回来。




所以等润玉和宁安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么个景象。

只见,墨九战神雨染水神嫣然和夜神紫樱4个人正在哄个孩子。


而柏麟就在旁边静静的看着,没有说话。哄孩子4人,好像根本就没有察觉到他们的到来。



摄影兵器库
不到5000元的国产夜神,铭匠光学50mmF095
不到5000元的国产夜神,铭匠光学50mmF095
沧老师谈游戏
迷你世界:狙击战夜神版,队友比拼实力时候到了
迷你世界:狙击战夜神版,队友比拼实力时候到了
冬雨知时
真的真的好久没拍过照片了哎,...

真的真的好久没拍过照片了哎,

变身金融社畜真tm辛苦

平生最讨厌当舔狗

但这工作天天让我当舔狗

真的真的好久没拍过照片了哎,

变身金融社畜真tm辛苦

平生最讨厌当舔狗

但这工作天天让我当舔狗

不云为卿

一堆没画完的线稿,估计也不会再继续画了

一堆没画完的线稿,估计也不会再继续画了

杨柳弋弋

一些疑问

(本人已于八月双脱熙玉二人,现在是纯路人一个,不要乱扣粉籍)很抱歉在霜降前一天占tag,实在是有些事情不吐不快。还是个天妃时因为投鼠忌器不敢问,脱粉后想求一个答案。现在请某些披着玉玉粉皮的回踩粉告诉我,当你粉着玉玉却对他的饰演者恶语相向、造谣、羞辱谩骂的时候心里在想什么,我特别好奇一边磕云熙的脸一边骂他,觉得是玉玉的颜首先吸引了你却把那么恶毒的话对准了演员的时候你们心里在想什么?也很想知道在把罗云熙踩进泥里又转头夸起润玉的脸、声音、风姿、仪态的时候真的不知道那是云熙的脸、风姿、声音、仪态吗?不会对演员有一份愧疚吗?!!@洞庭一尾鱼 这位太太,你在微博上的大号好像是天帝玉和他的胖头鱼吧...

(本人已于八月双脱熙玉二人,现在是纯路人一个,不要乱扣粉籍)很抱歉在霜降前一天占tag,实在是有些事情不吐不快。还是个天妃时因为投鼠忌器不敢问,脱粉后想求一个答案。现在请某些披着玉玉粉皮的回踩粉告诉我,当你粉着玉玉却对他的饰演者恶语相向、造谣、羞辱谩骂的时候心里在想什么,我特别好奇一边磕云熙的脸一边骂他,觉得是玉玉的颜首先吸引了你却把那么恶毒的话对准了演员的时候你们心里在想什么?也很想知道在把罗云熙踩进泥里又转头夸起润玉的脸、声音、风姿、仪态的时候真的不知道那是云熙的脸、风姿、声音、仪态吗?不会对演员有一份愧疚吗?!!@洞庭一尾鱼 这位太太,你在微博上的大号好像是天帝玉和他的胖头鱼吧?熙家著名回踩啊,和未央(玉神)在微博、lofter都玩的挺开心的哈😊,请你给我一个解答,毕竟你的乐乎上写着你喜欢的角色“最重要的是长得好看”呐,想问问你对于云熙为什么连起码的尊重都没有?我没脱粉的时候就很好奇,现在脱粉后终于可以毫不顾忌地问出来了。(罗云熙的粉丝不要来劝删,不然怼你们;回踩粉也不用扣锅什么狙产粮,我只是个高贵路人,认为我是pph也大可不必,路人无所畏惧)还有微博上“半念成魔半是殇”(回踩)@心悦君兮君不知 你在乐乎上一边看着粉丝写的润玉文一边在微博上羞辱演员的时候能不能有点骨气,讨厌演员及其粉丝就干脆演员的字母站视频、粉丝写的文章都不要碰。请各位所谓披着玉玉粉皮的太太们为我解答如上问题。还有,我一直好奇有一点,在明知是回踩粉情况下,有些天妃是怎么做到和他们亲切互动的,当时就是因为在乐乎看到明明是回踩踩着云熙又批玉粉皮还有一大批粉丝和他们互动,我觉得很隔应,在磕玉的时候觉得对不起云熙,心态崩了最后连润玉都脱粉了。所以今天想以一个路人的身份去问问为什么那些天妃明明是熙玉双担却总把小云朵当工具人,他被踩进泥里都无所谓?!!他是润玉的扮演者也是你们的偶像,为什么还比不上所谓披着玉玉粉皮实质回踩的所谓“太太”,想求一个答案当做复健最后的告别。

我始终认为,云熙接了皓衣行并没有错,错的是自以为是要求他永远清高完美绑架他的那些粉丝,也就是现在的回踩。无论如何他把玉玉演活了也没有触犯法律和道德底线,你们没资格踩他。

“今日霜降尾火虎”我永远记得布星台上遗世独立的皓影,那是云熙把他带进了我的心里,即使已经双脱,每每想到,还是会触及内心最深处的柔软❤️提前祝玉玉霜降快乐得见六界康平,希望云熙早日康复,星途璀璨💕


还有未来

找文

求润玉有孩子的文

对花鸟蛇不友好的文

求润玉有孩子的文

对花鸟蛇不友好的文

游戏也个艺术
国产夜神定焦镜头首发这虚化太柔美不输旗舰
国产夜神定焦镜头首发这虚化太柔美不输旗舰
夜神不说话

毕业三年不上班,我的个人游戏开发总结

作者:夜神不说话

私信一直有朋友好奇我是怎么生活的,又是怎么支撑自己做开发的,所以就通过这篇文章,向大家汇报一下我最近三年的经济情况和个人发展吧。

年更爻

少年英雄和中年富婆(不是

少年英雄和中年富婆(不是

煦酒酒

30 润玉的桃花木开花不结果 《魔尊凤x剔仙骨玉》

天界。
旭凤让省书阁的仙使连夜查找土系禁术。
回到天界有些日子了,上清境的小仙童来传话,让魔尊旭凤前去小聚。

其实就是元君她老人家在上清境闲来无事,想吃旭凤做的菜罢了。旭凤怎会不知元君的想法,第二天一早,就赶去了上清境。

“有的人呐,打了斋不要和尚。”斗母元君拿起杯露水饮入腹中。

“有的人呐,想吃好吃的,不肯直说。”旭凤挥了挥手,用法术变出来事先准备好的菜,桌子上瞬间摆满了各种好吃的。有魔界特色麻辣火锅,也有天界特色清蒸鱼片…”

斗母元君开心忙不迭放下手中的茶杯,大快朵颐。

“不错不错,是这个味儿。”

“旭凤回到天界被一些事情耽搁了,没有前来跟元君请安,还请元君降罪。”

元君示意旭凤不用多礼,“嗯,今天这个鱼片...

天界。
旭凤让省书阁的仙使连夜查找土系禁术。
回到天界有些日子了,上清境的小仙童来传话,让魔尊旭凤前去小聚。

其实就是元君她老人家在上清境闲来无事,想吃旭凤做的菜罢了。旭凤怎会不知元君的想法,第二天一早,就赶去了上清境。

“有的人呐,打了斋不要和尚。”斗母元君拿起杯露水饮入腹中。

“有的人呐,想吃好吃的,不肯直说。”旭凤挥了挥手,用法术变出来事先准备好的菜,桌子上瞬间摆满了各种好吃的。有魔界特色麻辣火锅,也有天界特色清蒸鱼片…”

斗母元君开心忙不迭放下手中的茶杯,大快朵颐。

“不错不错,是这个味儿。”

“旭凤回到天界被一些事情耽搁了,没有前来跟元君请安,还请元君降罪。”

元君示意旭凤不用多礼,“嗯,今天这个鱼片不错,腥味不会很重。”见旭凤呆呆坐着不说话,元君说,“你没有什么想问的吗?”

“旭凤斗胆,有一事不明。”

“说吧。”

“桃花木花期到了,却好似迟迟不结果,还望元君点醒。”

“花开结果是世间自然道理,若是花开了,却没结果,这不是应该有的结果。世间的一切是守恒的,有得才有失,有失才有得啊。不过结果期也快来了。”

元君的一番话讲的旭凤似懂非懂,不过元君为人通透,虽看破但不说破。很多道理都需要亲身经历才能悟出道理。

……

旭凤从元君那儿回来之后,有侍卫禀报,太巳府来信,太巳仙人身体抱恙,缺席殿议。

“太巳仙人一把年纪,当时跟随润玉也算是忠心耿耿。送一些补气血的丹药到太巳府上吧。”



旭凤忙完,回到偏殿的时候,看到了父神沾在门前,他似乎若有所思,连旭凤走到身边来都没感觉出来。

“父神,夜深了,这边的风比较凉,注意休息。”

旭凤给父神披上了披肩,却发现父神的手心异常的冰冷。正准备开口的旭凤被太微一个手势止住了。

“这桃花木的传说我也曾听过,没想到今日却能亲眼看到,真是不可思议。”

“父神,您原来知道这桃花木?”

“嗯,原以为我能看见旭凤你复活已经是见证了奇迹。其实你也不算死亡,因为你留了一魄在这世上。”

太微抬头看着天,不知是今夜的月亮特别亮,他眼中似乎有泪花打转。

“当初,我与梓芬谈及神仙的生死论的时候。我曾提出,人死能进入轮回,下辈子或许能再次相见,但神仙最后的结局确实身归混沌,根本没有下一辈子的可能。但梓芬的一番话却打破了我对生死的想法。她说这世上有种神木叫桃花木。桃花木有复活神本的功效,桃花木结出的桃果可以重塑神身。但桃木却娇贵的很,到了花期后,需要用一种叶子作为肥料才能结出果子。”


“那父神可知这叶子名什么,要去哪里找?”


“我无从得知,因为梓芬说这是远古的一个传说,知道的人很少很少,很多典籍都丢失了。这些天我也是在苦恼这叶片。”

有失才有得,有得才有失。

元君的话在旭凤耳畔响起,心中暗自下定决心。

兄长,即便只有千万分之一的希望,我也会全力以赴救你。


……





我就是帅破苍穹

一对奇妙的CP:仙四玄霄x香蜜润玉 偕白首

-仙四玄霄x香蜜润玉-

-奇葩拉郎配请自行回避-

-后续的片段落续掉落-


相关链结 无题 潜龙在渊 初春


骤雨挟惊雷轰隆落,怒涛顷刻捲沙滩,万千虾兵蟹将围困的水泄不通,气氛格外肃杀安静,他的母族亲宗无不凝视着眼前青年,眼神有好奇打量的,也有厌恶和惋惜者,此刻却没人敢上前搭话,簌离则无动于衷的站在他面前,恨铁不成钢的看着眉眼长开,面如冠玉,身姿挺拔好比玉竹的儿子,内心更是刺痛和悲伤。


无奈瞅着母亲震惊万分的模样,润玉却彷彿早料想到有这么一日,玄霄作风本就随性不羁,入魔后更是猖狂放肆,不把他人放眼底,毫不避讳他人知道与润玉的道侣关系,虽说自己也无意隐...

-仙四玄霄x香蜜润玉-

-奇葩拉郎配请自行回避-

-后续的片段落续掉落-


相关链结 无题 潜龙在渊 初春


骤雨挟惊雷轰隆落,怒涛顷刻捲沙滩,万千虾兵蟹将围困的水泄不通,气氛格外肃杀安静,他的母族亲宗无不凝视着眼前青年,眼神有好奇打量的,也有厌恶和惋惜者,此刻却没人敢上前搭话,簌离则无动于衷的站在他面前,恨铁不成钢的看着眉眼长开,面如冠玉,身姿挺拔好比玉竹的儿子,内心更是刺痛和悲伤。


无奈瞅着母亲震惊万分的模样,润玉却彷彿早料想到有这么一日,玄霄作风本就随性不羁,入魔后更是猖狂放肆,不把他人放眼底,毫不避讳他人知道与润玉的道侣关系,虽说自己也无意隐瞒,但被母亲亲眼撞破两人欢好厮磨的场景,却也令润玉内心尴尬不已。


痛心疾首望着垂眸不发一语的润玉,簌离呼吸一窒差点提不上胸口,颤巍巍抬手指着他怒斥:「吾儿乃顶添地的男子,怎能恬不知耻雌伏他人身下!」


润玉张了张嘴,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向母亲解释,他和玄霄并非娈宠关系,无人可以强迫掌握仙界生杀大权的天帝,若非心甘情愿又怎么可能肌肤相亲,他抿着唇蹙眉驳斥:「应当知我脾性,如果不是因为心悦玄霄,又怎会同榻共眠。」


脑袋嗡嗡作响,簌离只觉眼前一片黑,顿时感到头晕目眩,不敢置信儿子如今这身分,要什么的仙子难道会没有,怎会忽然就断在一个男人身上?还是位行事作风乖戾的魔修,只见润玉满腔情意死心塌地,瞅着就是一副撞死南墙,劝也劝不回的作态,做母亲的又如何能忍!


「玄霄?我想起来了,你曾说过他于你有恩,鲤儿他是不是以此要胁,逼你不得就范!」簌离猛然想起玄霄之名何故如此耳熟,润玉从前向自己提过一二,若非玄霄相助他不可能轻松击败太微,非亲非故替素昧平生的人,不畏凶险杀上九重天,肯定是他们之间做了什么交易。


无奈于母亲异想天开的臆想,弄得润玉有些哭笑不得:「玄霄并无此意。」言下之意很清楚,他是自己跟着玄霄,没有一丝不愿意的念头。


簌离却不肯轻易饶过润玉,自从与鲤儿重逢相认后,他自觉亏欠儿子太多,有心弥补重前过去,嫌少与润玉闹不愉快,这回还是头一次闹得如此僵,唯独这件事说什么也不肯退让。


「润玉你怎可自甘堕落,宁可去依附在一位魔修身边,比那些个妓子还不如!」理智被强烈冲击给挑起敏感神经,一时间怒火中烧口无遮拦,毫不留情破口怒斥。


这次润玉却无法继续保持沉默,一向脸上挂着轻浅笑意的他,唇畔嘴角逐渐冷淡收起一抹弧度:「无人能威胁我,娘可以打骂我,唯独不可侮辱我与玄霄的情感。」话语中带着寒意,不可忽视的威严气势,霎时震住四方,也让簌离彻底惊醒,鲤儿早不是懦弱的小可怜,成为天帝后愈发莫测高深,手段雷霆、决策果断深得众人追随,不愿摆起架子,只因簌离是他生母,看在她面子上礼遇龙鱼族几分,不代表他们有资格对自己和玄霄指手划脚。


退一万步说,哪怕他们不同意,润玉也不可能和玄霄分开。


「我……」簌离倒抽口气,眼尾染上抹红,欲言又止凝视着鲤儿,她本就亏欠良多如今好不容易缓和母子关系,又因撞见他们私情降至冰点,心里一片慌乱无措。


正当润玉心灰意冷准备转身离去时,身旁猛然落下一道身影,众人皆不及反应,玄霄已经率先一步站在簌离面前,他确实恣意妄为、目下无尘,但却明白润玉对母亲有多敬重,于是愿意勉强放低身段,朝簌离郑重承诺道:「吾从不毁信他人,今日也可对天道起誓,与他之间绝非儿戏。」


这项举动是润玉始料未及的,他诧异的望向玄霄,意识到玄霄竟然肯破天荒向母亲解释,心彷彿被触动般软柔起来,他没有过多言语,只是默默看着眼前的男人。


玄霄也并不期待簌离给出反应,抛下一句话后转身拉过润玉的手,在众目睽睽无人敢上前阻拦下,将人从润玉亲族面前带走,留下面面相觑的龙鱼一族,以及神色十分复杂的簌离。


润玉默不作声瞅着眼前沉默御剑飞行的玄霄,内心不禁偷乐,嘴角不可抑制的扬起,主动伸手与他十指交扣轻笑:「谢谢。」


「……何必言谢。」


「母亲只是担忧我。」润玉轻声解释道。


「我明白。」玄霄瞧了他一眼颔首。


润玉却忍不住微微一笑,告诉眼前像个闷嘴葫芦,实际紧锁的眉头早已出卖自己的男人:「玄霄,就算母亲不同意,我也不可能与你分离。」


玄霄终于惊讶地抬眸凝视着道侣,毕竟那是润玉唯一的亲人,他有所顾虑也是人之常情,玄霄也并不会责怪润玉。


看着玄霄眼中毫不遮掩的错愕,润玉不禁有些无奈和懊恼:「少妄自菲薄!」旋即撇过脸不再看他,可惜红透的耳根悄悄出卖了他。


闹着别扭的道侣,不禁令那双清冷的眸子染上一丝狭促的笑意,玄霄没有拆穿面子薄的润玉,无声的低笑一声应道:「恩。」


执子之手共度岁岁朝朝,春夏秋冬并肩前行。


圆错

【霹雳校园派】2

⚠我流怪里怪气死国一家亲(修改)

⚠内含傻孢子阿修罗和吐槽役天狼星

⚠夜神你真的好惨

⚠虽然我笔下的天者又神经质又控制狂,但是我真的是他的毒唯(看我真诚的眼神)


天狼星到家的时候,气氛并不如想象中的鸡飞狗跳,适合他浑水摸鱼。整栋别墅静得可怕。仿佛连风都被房子主人的威势压迫而不敢动弹。


他驻足在门口,有些犹疑。


“看来,我来得不是时候。”他强作镇静地对为他拉开大门的管家说,“告辞。”


“给我滚进来。”熟悉的命令语调。


瞬间激起了天狼星的叛逆心理,他抬脚就……默默地走了进去。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识时务者为俊杰。他对自己说。


这波、这波只是战术性从...

⚠我流怪里怪气死国一家亲(修改)

⚠内含傻孢子阿修罗和吐槽役天狼星

⚠夜神你真的好惨

⚠虽然我笔下的天者又神经质又控制狂,但是我真的是他的毒唯(看我真诚的眼神)


天狼星到家的时候,气氛并不如想象中的鸡飞狗跳,适合他浑水摸鱼。整栋别墅静得可怕。仿佛连风都被房子主人的威势压迫而不敢动弹。


他驻足在门口,有些犹疑。


“看来,我来得不是时候。”他强作镇静地对为他拉开大门的管家说,“告辞。”


“给我滚进来。”熟悉的命令语调。


瞬间激起了天狼星的叛逆心理,他抬脚就……默默地走了进去。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识时务者为俊杰。他对自己说。


这波、这波只是战术性从心。


一走进大堂,就看到高大的阿修罗像根柱子一样直挺挺地站在那里,不见夜神,也不见月声。天狼星默默地挪到大哥身边,和他一起站起了军姿。


坐在沙发上,光看外表一副岁月静好模样的天者冷笑一声,“真是稀客,您二位不是说这辈子都不回来了吗?怎么着,还挺整齐。”慢条斯理又阴阳怪气。


计划有变,不知是不是应该供出夜神的天狼星用眼神请示阿修罗。


他一挤眼睛,阿修罗不为所动。他再挤,阿修罗还是不为所动。极具攻击性的漂亮脸蛋,眼神却是一片茫然。


天者喝了口茶,不阴不阳地来了句,“天狼星,眼睛抽筋了?”


cao,太久没见大哥,差点忘了他是个二傻子,哦不是,白痴帅哥。


像个雕塑一样的阿修罗闻声转头看向他,满眼关切又慢吞吞地问,“怎么啦?”


得,这语速一看就是亲生的。


天狼星木着脸:“麻了。”


阿修罗:?


难怪阿修罗土木工程系博士毕业却当包工头干得风生水起,天狼星怜悯地想。


你当包工头在工地搬砖,我当程序员在办公室板砖,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一直致力于当天者背景板的地者皱起了眉头,声音沉稳有力,充满了“一家之主”的威严,“天者问你们话呢,在外面呆了几年野得基本礼貌都不懂了?”


这种阴阳话有什么好回的,天狼星忍不住想翻个白眼,当然他忍住了,不然地者的七匹狼估计就要蓄势待发了。


某乎上有个提问是:什么情况下会感到“父母是真爱而孩子是个意外”?


要天狼星来说的话,大概就是每时每刻。他不仅是个意外,估计还是捡来的。


他委委屈屈地憋出来一句,“没抽筋。”


“夜神叫我过来。”阿修罗秉持着他有话直说的忍道,光速出卖了夜神。


天狼星不可置信,阿修罗你这个浓眉大眼的竟然!哦,他可能是真的没那个脑容量思考弯弯绕绕。


“夜神?”天者眉头微动,若有所思。


“既然夜神不在,那等他准备好了我再来。那么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先回去了,工地还有事。”阿修罗打出一套连续组合拳就直接转身离开。


“锦衣玉食的少爷不当,风餐露宿地当个包工头倒是很起劲。”天者抬高了声调,显得有些激动。


“起码我在那边比在你身边的日子快乐。”阿修罗顿了顿,“你们自己保重身体。”


他从管家手里接过他的工地小黄帽,扣在头上,潇洒离开,留下了满地尘土。


天者倏然起身,虽然面色还算平静,甚至有闲心拦了一下想追出去把大儿子拎回来的地者。但是下一秒,手中的茶杯就被他狠狠地砸到了地上。


所幸因为天者早年跟两个刺儿头天天在家鸡飞狗跳摔摔打打,地者早就把家里的易碎器具换成了声音清脆又不容易飞溅的。


被遗弃的天狼星有先见之明地往边上又挪了两步,他低头盯着脚,想要透过拖鞋看出左脚大拇指指甲比右脚长几毫米。


天者冷眼扫向天狼星,胸口起伏比平日大了一点的他在天狼星眼中像一只亟待喷火的哥斯拉。


他举手投降,几个后撤步就往楼上自己的房间跑,“我回来整理一下拿点东西。”夜神,哥哥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自求多福吧。


在门快阖上的那一秒传来了一阵稀里哗啦的脆响,然后就被隔音良好的门完全挡在了门外。


映入眼帘的房间不出所料的干净整洁到处处体现着强迫症的细节,指望天者这种控制狂知道什么叫做孩子的隐私是不可能的,他住在家里的时候都会有人每天来检查,更何况他离开家都五年了。


还好他没有傻到把师父的东西放在家里,天狼星倒在软得像果冻一样的床上,摸了摸被T恤遮住的死神之眼,突然有一种瞒天过海的快感。


回趟家跟演谍战似的也是没谁了,他咕哝了一句。


“嗡。”裤兜里的手机震了一下。


“哥,经过我的深思熟虑,我决定还是再稳一手”


“salute.jpg”


……


天狼星在家住了一天,就逃也似的回了学校。


离开前发现整个客厅早已焕然一新,仿佛无事发生。甚至天者看见他还能淡淡地问一句,“走了?”


这也不奇怪,毕竟破防天者是阿修罗和无界尊皇特供。大部分情况下他都是一个完美主义的面子工程师。


他嗯了一声。


回头看着越来越遥远的“家”,天狼星的内心咯噔一下。


“再见了妈妈,

今晚我就要远航,

别为我担心

我有快乐和智慧的桨

……”


首尾呼应了属于是,天狼星心想。

圆错

【霹雳校园派】1

⚠️我流怪里怪气文学

⚠️OOC🈶️

⚠️除bg官配外都很诡异故一律打个人tag

xp系统很怪且无售后,不介意进

[图片]


⚠️我流怪里怪气文学

⚠️OOC🈶️

⚠️除bg官配外都很诡异故一律打个人tag

xp系统很怪且无售后,不介意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