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夜空

24697浏览    2890参与
松鼠电影
人类文明是否早已脱离地球,只是我们无法了解,科幻美剧夜空结局
人类文明是否早已脱离地球,只是我们无法了解,科幻美剧夜空结局
松鼠电影
老夫妻发现一个地下通道,可以传往星辰大海,一个陌生人出现
老夫妻发现一个地下通道,可以传往星辰大海,一个陌生人出现
Ψ∞.禽兽(去看新文!)

to:所有小宝

 很开心遇见

 我是一个很容易把三次脾气带到这里的一个人,

我的文笔也没有多好,很喜欢所有小宝。

更新速度会慢下来


老师认证玻璃心,哈哈


然后说说我的价值观

谈恋爱无缝衔接真的很讨厌。

一直在列表里当僵尸,反感。但是我这个双标狗对于喜欢的老师不会


还有,我不太喜欢用vx,所以一般不看哦


还有交友

一位老师说交朋友志同相合很重要,当初不以为然,现在看来的确,你在主页说着我磕的cp多恶心,多假,粉丝多招人厌。记得有一段时间,主页上全部都是我雷的cp文,真的我个人会交不下去哦

轩唯

磕all轩,轩在右位都可


在无关我...

to:所有小宝

 很开心遇见

 我是一个很容易把三次脾气带到这里的一个人,

我的文笔也没有多好,很喜欢所有小宝。

更新速度会慢下来


老师认证玻璃心,哈哈


然后说说我的价值观

谈恋爱无缝衔接真的很讨厌。

一直在列表里当僵尸,反感。但是我这个双标狗对于喜欢的老师不会


还有,我不太喜欢用vx,所以一般不看哦


还有交友

一位老师说交朋友志同相合很重要,当初不以为然,现在看来的确,你在主页说着我磕的cp多恶心,多假,粉丝多招人厌。记得有一段时间,主页上全部都是我雷的cp文,真的我个人会交不下去哦

轩唯

磕all轩,轩在右位都可


在无关我担利益情况下我对团保持好感,但也是仅此而已​





to:我的宝宝(深夜发疯)

    今天晚上突然闲下来就去找了tx那次现场版的舞台,突然感觉我的宝宝长大了诶。

   棱角分明,1m8多,不知道是我错过了你人生的太多还是你突然长大,使我要重新直视当初那个小小的宝宝了。

   也许有3%概率,我努力读书,发愤图强,才可以让你知道我。而剩下97%的概率,我们的关系也止步于此罢了。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什么艺术天分,只做着这个年龄段该做的事,而你不同,在应该无忧无虑的童年,你经历了一次次大逃杀。

   我是个很玻璃心的人,经常看着你而共情。

   以前,经常会笑别人清醒一点,认为自己永远现实。但突然发现,遇上你,突然就不清醒了。嘻嘻。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你。

 那就祝我的宝宝万事顺利。

  宋亚轩,我爱你,高考顺利。

宋亚轩,想你。


缺德人缺德魂,缺德永远伴我行。




没办法
夜空霓虹 都是我不要的繁荣
夜空霓虹 都是我不要的繁荣
无子花.

2021年拍的月亮,觉得就挺好看的。

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拍出过这种效果。(批了一下)

2021年拍的月亮,觉得就挺好看的。

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拍出过这种效果。(批了一下)

尽
白月一点出,细枝悄然探

白月一点出,细枝悄然探

白月一点出,细枝悄然探

凯撒说电影
一群海鱼在夜空遨游,没想到是远古海洋坟墓
一群海鱼在夜空遨游,没想到是远古海洋坟墓
南南
为了照亮夜空,星星才站在天空的高处。 
为了照亮夜空,星星才站在天空的高处。 
董某
《奇异夜空》本人原创

《奇异夜空》本人原创

《奇异夜空》本人原创

CAROL  枫泉

灯火

灯火阑珊,一轮圆月高挂。

夜空繁星点点。

地面人群密集。

大风起,望吹走我的烦恼。

带来温暖。

可叹。

明日何事,明日何妨。

不知 不知

                ——2022.4.27

灯火阑珊,一轮圆月高挂。

夜空繁星点点。

地面人群密集。

大风起,望吹走我的烦恼。

带来温暖。

可叹。

明日何事,明日何妨。

不知 不知

                ——2022.4.27

万象动漫解说
幽游白书(53):左京的阴谋。走出阴霾,划破夜空的灵丸!
幽游白书(53):左京的阴谋。走出阴霾,划破夜空的灵丸!
啾啾

逐王•狼崽1

仙灵台是个风景绝佳的好地方,归燕院九曲回廊的深处,花木扶苏、草木掩映的地方,升起这么一座名园玉楼,恍惚间叫人以为是话本中云台仙境成了真。


这一方小小的楼台,仿佛藏尽了夏日的清凉,有一人藏于阁中,白衣,未束发,正捧着一卷书看得入神。


红木柱旁掉出一片白色衣袖,蝶儿侵扰,留恋于那衣袖上的花纹不肯离去,这人却丝毫没在意,仿佛入了定,又像彻底融在这楼台里似的,任由那蝶儿胡闹,手中书卷又轻轻翻过一页。红木柱后那发丝扬起,隐露出些许玉色。


封野转进来就见了这么一副画面,匆匆而来的脚步缓了下来,不忍惊闻楼中人,就那么安安静静站在下边,往上瞧着,等着人什么时候给他一个回眸。


这仿佛...


仙灵台是个风景绝佳的好地方,归燕院九曲回廊的深处,花木扶苏、草木掩映的地方,升起这么一座名园玉楼,恍惚间叫人以为是话本中云台仙境成了真。


这一方小小的楼台,仿佛藏尽了夏日的清凉,有一人藏于阁中,白衣,未束发,正捧着一卷书看得入神。


红木柱旁掉出一片白色衣袖,蝶儿侵扰,留恋于那衣袖上的花纹不肯离去,这人却丝毫没在意,仿佛入了定,又像彻底融在这楼台里似的,任由那蝶儿胡闹,手中书卷又轻轻翻过一页。红木柱后那发丝扬起,隐露出些许玉色。


封野转进来就见了这么一副画面,匆匆而来的脚步缓了下来,不忍惊闻楼中人,就那么安安静静站在下边,往上瞧着,等着人什么时候给他一个回眸。


这仿佛是两人多年来的默契,燕思空捧卷看书的时候,封野从不主动打扰。他总有些一个人享受的时光,这时间里他是燕思空,只是他自己,与圣贤神交,就像小时候伏在亲生父亲案头,听他读书的时候,那是纯粹作为读书人的燕思空。


燕思空坐地有些麻,他动了动,那片掉下去的衣袖终于被收了回去,蝴蝶惊起,扑棱着停在他头上。他微微闭了闭眼,史卷中人物风烟尚未在眼底散去,此刻往外一看,倒是没看见园中红绿,当然也更不必提绿下的封野。他隐了回去,阑干上彻底没了白玉仙人的影子。


封野见人就这么无情地藏了回去,颇有些委屈,手上一不小心用了力,怀中本来安睡的小狼崽被捏醒,嗷呜嗷呜地叫唤。封野忙把小狼嘴捂住了,这院子可经不得刚满月的小狼崽尖利的嚎叫。


几个回转,封野很快上了楼梯,委身在一页窗后,挖了个口往里瞧。


只见那“狡猾”的仙人,此刻放了书卷,在贵妃塌上躺平了。白色衣袍滚滚如云,仙人全身舒展,陷在里头,一瞬间睡熟了。


封野蹑手蹑脚走进去,怀中小狼精得很,跟封野一起屏了息,咬住舌头、收起爪子,一起悄悄地往塌边走,来到近前,方才渴求半天的仙人终于让人瞧见了真面目,果然一张玉颜,白玉无暇的底子上晕着桃花色,鲜活漂亮极了。


封野站在床头仔仔细细地瞧着,越瞧越上心,觉得他遍寻北境绣娘耗时半年织出的云锦,穿在燕思空身上实在是好看极了,空儿还抱怨过做的太夸张,说袖袍衣摆宽大飘逸,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去唱戏,别别扭扭地不肯穿,可今天见人往这云锦堆里一站,分明是活生生的仙气,哪里像唱戏的?


小狼崽眼里亮晶晶的,对躺着的这人产生了无比浓厚的兴趣,探着爪子要去碰一碰。封野当然不肯,一把捂上狼崽脑袋,哼哼地发出些气音警告,大概是狼语,小狼崽听懂了,瑟缩着安静了下来。


封野又靠近了一点,蹲下来,正对上燕思空的脸。这仿佛是封野极大的乐趣,趁着燕思空睡着,他能就这样赖在他身边一瞬不瞬地看他一整天。


燕思空曾经调侃过,就这样睡着也看、不睡也看,就像头狼在看猎物一样,少看一眼自己就能飞了似的。但封野一点都没认错,仍旧日日如此,燕思空也无法,只好随着他高兴。


……


燕思空一睁眼就见一大一小两个头,直溜溜地盯着他,四只眼睛里竟是一模一样的炯炯神光,他给微微吓了一下,顿时屈指往封野脑门上一弹,心里不平还未消解,脸上仍旧不给他好脸色。


此时,封野笑眯了一双眼睛憨憨地瞧着燕思空,燕思空则一脸冷淡的不想理他。


“对峙”当口,小狼崽动了,抱着它的手被旁的吸引了注意,放松了牵制,它挣脱开束缚,就往燕思空怀里钻去。


燕思空虽然并不想理会不听话的大狼,但软软奶奶的小狼崽他才不舍得拒绝,他伸手把小狼抱住,翻了个身朝里,去逗弄小狼了。小狼兴奋极了,不断往他怀里扑腾,被丢开又黏上来,吐着灰色的小舌头,兴奋地舔他的脸。


封野就这么被晾在一边,看着一人一狼玩得起劲儿,他吃味极了,盯着那小狼崽思考着今晚是红烧了好还是清蒸了好,但明显小狼崽比他更会讨人欢心,于是他不要脸的凑上去,用脑袋顶开狼崽,把小狼顶地肚皮朝天翻了个跟头掉在一边,他则手脚并用,模仿着小狼的样子,吐着舌头,支起爪子,把脑袋拱进了燕思空的怀抱。


燕思空臂弯中柔软的狼毛不见了,多了一个大得多的圆脑袋,还斯哈斯哈吐着舌头,燕思空无语地看他,心想这就是堂堂的镇北王,那个威武霸气、三军之中斩将夺帅神勇无比的镇北王。


封野极尽卖弄,简直把他还在狼窝时的本事使了个尽,把小狼崽甩了好几条街。方才同小狼崽玩耍,燕思空还体面的很,顶多被舔湿手和半边脸颊;而封野这头成年大型狼却差点让燕思空喘不过气,几番下来,他是散了发髻,松了衣领,玉面桃花颜红透了,彻底没脸去见圣贤。


幸亏归燕院里幽僻,连下人也不多,只有静默无言的草木、不动声色的日月,以及不言的书中圣人,好歹没让燕思空的脸全丢光。


封野鼻子哼哼唧唧发出些幼狼求奶的声音,仿佛身下的燕思空变成了能填饱他肚子、承载他成长希望的母狼一般,小狼崽在角落里艰难地翻起身,听见这指示意味极强的声音,一瞬间机灵了,仿佛听见母亲饱满温暖的乳汁在召唤它,兴奋地爬起来一起拱燕思空——跟封野这厮的动作一模一样。


燕思空被拱地痒极了,推开小的大的黏上来,还得留心小的被大的一把丢下去摔个好歹,简直把这几天在阁楼里休养的精力全耗光了。他终于忍不住顺毛摸了,抱紧了封野的脖子,双腿缠住他的腰,在他耳边告饶:

“好了封野,别闹了,我好累……小狼会受伤的。”


封野动作一停,眼里厉光一闪,一巴掌拍过去,彻底把还扑腾着的小狼崽扇下床去。手上动作干净利落,脸上乃是一副受了气的委屈表情。


“空儿,你当真心疼这小崽子?你心疼它都不心疼我?你果然变心了,怪不得要我去抓小狼崽,你移情别恋了呜呜呜呜”


燕思空撑起袖子,给他擦擦挤出来的几滴马尿,颇为无奈,用哄孩子的语气哄他:

“好了好了,封野在我心中永远是唯一的,是最好的,没有人也没有狼能比得上,怎么连小狼崽的醋都吃呀?”


封野吸吸鼻子,仍旧不高兴,眼里的马尿还在继续酝酿,仿佛在和隔壁张婶儿的孙子比谁更能哭一般,被他拍下床还没满月的小狼崽都没他这么能闹腾。


燕思空挪了挪被汗黏住的背,有心想也一脚把封野踹下去,但想了想还是算了,他怕封野闹地更厉害,晚上连安宁都不能有了。他叹了口气,双手捧起封野的脸,从头发摸到下巴,然后捉住那瘪着的嘴唇,一亲芳泽。抱着人滚了几番,亲了个够这才把人哄住。


……


两刻钟后,两人彼此安慰,终于冷静下来,这才想起来床下的小狼崽。


燕思空探出半边身子,急忙伸手去捞可怜的小崽子,那小崽子正可怜巴巴的挠着床腿,嗷呜嗷呜地委屈极了,乌溜溜的眼睛看着封野仿佛在盯着夺奶仇人。燕思空回头狠狠瞪了封野一眼,封野扭头往窗外看,仿佛没看到燕思空的问责的眼神。


小狼崽又重新回到“母亲”的怀抱,四个爪子牢牢抱住燕思空的胳膊不放,生怕有人再给他半路薅下去。


燕思空抱起小狼崽,顺势躺倒封野怀中,他抚摸着小狼柔顺光滑的皮毛,慢慢开口:


“封野,你说魂儿现在转世了吗,他会转世到他的后代身上吗?”他顿了顿,揉揉小狼崽的脑袋,继续道,“这小家伙知不知道自己是魂儿的后代啊?”


封野胸腔震动了一下,伸手摸上小狼崽的背,捏了捏小狼虽瘦小但已见分量的背脊骨,说道:“这只崽子是窝里最瘦小的一个,母狼差点要丢了它,我这才把它捡回来。它这骨量在草原狼里都算拔尖的,更不用说窝里更强壮的那几只。由此可见,魂儿的后代没有孱弱的。”


燕思空捧起小狼,把脸埋在小狼柔软的肚子里,深深吸了一口气,声音从小狼毛皮下传来:“魂儿真是好样的。”

“小狼崽,你将来会长得和你父亲一样高壮吗?”


会像魂儿一样,让他和封野能一起陷在它的皮毛里,捧着酒壶一起守岁吗?会像魂儿一样,威风凛凛地站在他们身后,像家人一样守护他们吗?


燕思空紧紧抱住小狼,翻身埋入封野的颈窝,声音带着细碎的泣意:“封野……我好想魂儿……”


封野没做声,只是紧紧抱住了燕思空,亲吻着他的头顶,呼吸沉重起来。


虽然封野什么都没说,但燕思空知道,相比于自己,封野才更思念封魂,魂儿对于封野是真正的血肉兄弟,当年魂儿死在封野的床边,封野那悲恸欲绝的样子,他到现在都不敢回想。他掏出了挂在自己和封野脖子上从未取下过的狼牙吊坠,把两只牙攥在一起,紧紧贴上胸口。


“封野,我们把这只小狼崽养大吧,它一定很像魂儿。”


封野握紧燕思空的手,点点头,无声地赞同了。


……


自那以后,小狼崽就加入了封野燕思空二人的生活,静谧的归燕院里常常能听见小狼崽嗷呜嗷呜的叫声。


这小狼崽,吃奶要燕思空抱着,拉屎撒尿都得人跟着才能拉出来,就连平时玩耍都不放过燕思空,他衣服下摆就没有干净过的时候。


某一天,好不容易折腾地小狼崽睡着,燕思空累倒在封野怀里,他真诚发问:

“封野……魂儿小时候也这么闹人吗?”


封野给他揉给小狼崽洗澡洗得酸痛的腰背,回话:“……其实小狼崽这不算什么,我和魂儿小时候能把王府翻个天。要不是有大哥拦着,我和魂儿早被爹打死了。”


燕思空噗嗤一声笑出来:“你小时候竟然和小狼崽一样闹腾啊,真想看看你们俩小时候疯闹的样子。”


封野浅浅笑了一下,“要是当年你可以和我一起回大同,我们就可以一起养大魂儿了。”


燕思空攀上封野的臂膀,整个人都牢牢地黏在他身上,他轻轻捻着封野落下的一绺碎发,眼神温柔悠远:


“封野,不必执着过去,我能在那年春闱重逢你和魂儿,便是我此生最大的幸事,足以抵消我在人世的一切磋磨。如今我们还能一起养大魂儿的孩子,我真的很高兴。”


感受着燕思空温暖的气息吹拂在自己耳边,撩人的嘴说出这么动情的话,封野觉得整个人都软了,恨不得就这么化了,化成水,融进燕思空的身体,这辈子都不出去。


封野低头重重地咬上燕思空的脖子,辗转吮吸,仿佛身下几寸薄的背脊身板是龙血凤髓,迷得他失去理智。


燕思空扬起身体,他环抱住封野的脖子,全身都挂在他身上,所有的爱意都深深地融进了他的回应里。


眼中开始闪现金星的时候,燕思空恍然入云端,云端上他似乎看见了他和封的很多年,那方院子里很多年后依然是那个颜色,开地繁盛的紫藤树下有一黑一白两个人影,正温柔缱绻地吻在一起,仿佛时间从未曾流逝一般,恍然如初见,又如就此地老天荒。



摄影的KevinChen
《十万光年的遥望》 我多么想跟...

《十万光年的遥望》

我多么想跟你一起仰望这璀璨的星空…

《十万光年的遥望》

我多么想跟你一起仰望这璀璨的星空…

良影电影
只因为多看了一眼夜空,矿二代便放弃家业,结交“怪人”一起上天
只因为多看了一眼夜空,矿二代便放弃家业,结交“怪人”一起上天
说好不笑
以吾之身躯,燃希望之火,照亮无限夜空!
以吾之身躯,燃希望之火,照亮无限夜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