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夜翼x你

4浏览    1参与
安娜今天改名了吗

【综英美24h圣诞联文】浓情圣诞夜

【综英美24h圣诞联文】浓情圣诞夜

上一棒→ @咖啡大海 (8:00-10:00)CP:莱戈拉斯X原女

CP:夜翼(大少)X你

Ps:本文夜翼形象有小小的参考,美剧泰坦里大少的形象。

你们已经在一起同居了,你个朝九晚五社畜小职员,普通人,还不知道大少的夜翼身份。

OOC预警!!!

(一)

“Hi,baby”

   视频里的你披着一层浅金的阳光,刚洗好的头发柔柔地搭在肩头,小猫毛衣上一两颗晶莹的水珠嵌在其中微微折射着太阳的波纹。

   “你好迪克,我只想对你说一句我爱你,再带来一个好消息,我要回布鲁德海文了!”你眯着眼睛趴在镜头前。

 ...

【综英美24h圣诞联文】浓情圣诞夜

上一棒→ @咖啡大海 (8:00-10:00)CP:莱戈拉斯X原女

CP:夜翼(大少)X你

Ps:本文夜翼形象有小小的参考,美剧泰坦里大少的形象。

你们已经在一起同居了,你个朝九晚五社畜小职员,普通人,还不知道大少的夜翼身份。

OOC预警!!!

(一)

“Hi,baby”

   视频里的你披着一层浅金的阳光,刚洗好的头发柔柔地搭在肩头,小猫毛衣上一两颗晶莹的水珠嵌在其中微微折射着太阳的波纹。

   “你好迪克,我只想对你说一句我爱你,再带来一个好消息,我要回布鲁德海文了!”你眯着眼睛趴在镜头前。

   “我真的已经超级厌倦这里的工作,好在大都会天天都能看到超人,要是我也有超能力,我真想立刻飞回你身边,用光速的”你弯起嘴角。

   “我好想你”

   "我也想你"

(二)

   圣诞节夜下的布鲁德海文,街道甚至比以往更加冷清一些,零星开着的几家店铺也都半掩着门,懒懒地准备打烊,一颗心早已飞到家中明亮的炉火旁,大家都只愿意窝在家里过这个传统又特殊的节日。

   夜翼站在楼顶关闭了手上的亮着的屏幕,呼出薄雾迅速迷失于布鲁德海文冬日的清冷之中,制服还上无意沾染着些会随处可见的白色花朵,下一秒纵身跃进了布鲁德黑文夹杂着点点微光的黑夜里。

   你收拾了下自己的桌子,关上最后一盏灯,冷空气使你下意识裹紧了外衣。

   从到外地工作开始总是一个人的日子难免寂寥,尤其是这种过年过节的时候。

   还好遇到了迪克,好像枯燥的生活都和从前大不一样了。

   夜翼转身翻下锈迹斑驳的消防梯,落到地面,轻巧地像一只知更鸟落在落满雪的树枝上一样,初来的雪比去年可早上不少,它们落至街面已铺成薄薄的一层。

   知更鸟?以他的的人生来说,死亡似乎成了一切的起点,就算是身边的人也是,就算是她也是这样父母双亡,家里只剩下祖母,孤身一人来到布鲁德海文,就像自己当初一样,但是最好的事是他们在这座复杂古老的城市中拥有了彼此。

   就比如说此后的圣诞节几乎都是一起度过的。

   今年有所不同。

   是啊,今年迪克可没法陪你过节了。

   “是我Babe,打了电话你没接,你不知道我有多抱歉,今晚临时派下来的突击活动,你知道的就是我那个讨厌的boss,我会尽快赶回来的”。

   你是个朝九晚五的文职人员,他是布鲁德海文的青年警察,虽然提前做好了心里准备毕竟布鲁德海文每天会出现很多突发事件。

   但你还是很想知道他都在忙些什么,他有没有按时吃饭。

   你反复听了三遍,最后怅然若失地关闭了电话留言。

(三)

   暗影中一个坚固的身影落到了夜翼身边,乌黑面罩下白色的护目镜看不出表情,二人也没有打招呼。

   蝙蝠侠径直走到冻僵的尸体前,摘下那可怜家伙脑袋上的被血水和泥水打湿的圣诞帽。

   “死于一枪毙命,点22口径的子弹,现场没留下任何指纹,足迹被故意抹去了,很专业,头上的帽子应该是凶手留下的,毕竟一个黑帮会计应该不会喜欢戴着这么花哨的帽子晃来晃去,尽管今天是圣诞节”。

   “你觉得像谁?”蝙蝠侠不置可否

   “老朋友?”

   对,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在之前无论是哥谭还是布鲁德海文都是毫无任何秩序与规矩可言的或者说他们只奉行着自己那套滑稽却又顽固的“秩序”。

   在他们出现前也不是没有人敢挑战它,只不过不是被收买就是被迫消失了。

   但这看似无坚不摧的阴影下,其实波云诡谲,变数万千。

(四)

   街上偶尔有一两家门面略略地摆出些圣诞节的装饰,你漫无目的的游走,路过停下拍去自己头上和肩头落雪的急着回家骑着单车的中年人,路过即使在圣诞夜也不得不在街头贩售糖果和小饰品的孩子。

   在经过蛋糕屋略带昏暗灯光映衬下的柜台橱窗时,你突然间想起了什么。

   那是个早晨,阳光透过窗前的橘子树叶将青涩又富有木质清新的气味连同温暖带进了这个不太宽敞的厨房。

   蝙蝠侠车呼啸而过扬起洁白阵阵,迪克在副驾驶不由得出神了一小会儿,是啊,哪怕就一小会儿。

   家里的厨房总是我们两个的另一战场,虽然几经搏斗但是战果并不斐然,还好她不会厨房炸比自己好多了。

   厨房中的你正对着一大堆特意买好制作蛋糕的食材和手机里的食谱忙上忙下,有点棘手又让人有些头疼,但买它们的时候你确实挺开心的。

   你身后的迪克则表现出跃跃欲试的兴奋,似乎很想参与进来制作这个草莓塔,前提是他不会在制作过程中把整个厨房连同食材一起炸掉的话。

   你捂住嘴企图不让笑声就那样放肆的从嘴边溜出来,迪克看到作出一副嗔怒又无奈的样子“嗨!我可不是故意把那只银汤匙忘记在微波炉里的,那基本就是个意外”。

   “哦,天哪!迪克,那几乎把整栋楼的人都惊动了,之后我总觉得再发生这样的事,哈德森太太会立马叫我们打包滚蛋。”

   然后迪克趁你不注意偷摸了一把打发失败的奶油在你脸上,你敏捷反击,两个人如同幼稚园的的孩子一样开始互相在对方脸上抹奶油互相打闹起来,身后的烤箱不经意间飘出一阵香甜,仿佛由时光精心造就,岁月静好。

(五)

   就在你的神思位于天外漫游时,一只手拍了拍你的肩膀,才回过神来。原来是蛋糕屋的老板娘,她是一位穿着围裙还带着大手套的中年妇女,对人的态度总是和蔼可敬的。

   你和老板娘早已熟识,大概因为她絮絮叨叨说那些年轻往事时只有你在认真的倾听,也许她和你一样都是孤身一人来这座城市生活扎根。

   店里没几个人,还有些是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毕竟是圣诞节嘛,进来暖和一下也不影响生意,玛丽太太略微招呼了你一下,你也只点了一杯拿铁,便继续到厨房忙去了,她的丈夫早亡,儿子不听劝告早早辍学成为当地小混混帮派的一员了,只有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才会回家,即使是逢年过节的也不愿意待在家里。

   内部厨房里传出了烤鸡和蛋糕的香味,还有煎青豆的滋滋作响,看样子玛丽忙里忙外的是在准备丰盛的圣诞晚餐,你一个人坐在吧台前的有些掉皮掉漆的红色高脚凳上对着窗外被水蒸气朦胧化的景象发呆起来。

   “你男朋友怎么没和你一起过节呢?”不知何时玛丽太太已经将做好的大餐摆了出来,还应景的点了一直圣诞老人造型的蜡烛。

   “今天他有特殊任务会很晚回来”。

   “说实在的,那个孩子人挺好的,很开朗还挺幽默的,你从前一个人在这个地方,孤单的很,这样真叫人担心啊。”

   “噗.....”突然被人关心起来的感觉不知是好还是不好。

   就像在这座阴森森且破败不堪的废弃建筑中横七竖八的人,西装革履,有的匍匐在沾染暗红餐巾上,有的后仰瘫痪在椅子中如同一滩烂泥般,有的干脆像一只病狗一样趴在周围地面上,摆在他们中间的则是一张木质的刻有中世纪风格的复杂花纹的长餐桌,餐桌上摆放着银质餐具和不再冒着热气的火鸡形成了一副法国古典艺术美学的油画,他们背后的墙上则是一段骇人的血字潦草书写着罪有应得。

   这座城市的前途是如此未明,像终年笼罩在厚重的雾气下,人们踏足于此时极易迷失了自己的方向。

(六)

   玛丽太太邀请你留下来吃晚餐,盛情之下,你答应了一起庆祝圣诞夜,只是当人们祈祷时,人们举杯欢庆时,你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你们第一次的相识也是在下雪天,现在的天气好似都不如多年前的布鲁德海文那么温和,那时的冬天虽然也会下雪,但街道上到了晚上还有些许人气,当然略微有些人气的表象下有多么混乱且错综复杂大家都心知肚明,你一个人靠在玻璃窗边且在角落的位置,窗角的的雪已经堆成一座小山,在外头的黄光路灯下,人群三三两两走过,没有风的街道,片片细碎的冰晶缓慢飘落,仿佛在正在演奏一曲无声的乐章。

   而蛋糕屋的老板玛丽太太,则会颇有眼色地随机在店里挂上几串槲寄生,每当有单身男女凑巧坐在下面或者有情侣时,店内的人们便像商量好了似得,人们发出一片欢呼,瞬间气氛瞬间就活跃了起来。

   你一个人万分无聊的用手指戳画着窗上冷凝下来的水汽,直到一个人在你对面的座位坐了下来,下意识地抬头时,你的余光顺便瞟到了你们的桌子上面什么时候已经挂上了一串绿意葱茏的植物上面还打着一个小巧的红色丝绒蝴蝶结,心下一惊,身体不受使唤的就要站起来,但椅子推动的声音反而将店里男人与女人们的视线吸引了过来。

   不知道是谁吹了一声口哨,你知道他们大都喜欢为这个起哄。

  “Do you want a kiss?Aimee”

   你没想到这种时候该说什么好,表情呆滞了起来活像一只呆鹅。

   那人看着你僵硬的样子,先是也愣住了,随后忍不住像个孩子一样笑出声来,声音爽朗又欢快,亮晶晶的宝石蓝瞳孔,黑发的末梢微微卷翘,薄唇边两个小小梨涡深陷。

   你想这样的人应该属于阳光明媚的西西里,碧空洗尽了本应有的铅华,只剩下十里春风依旧。

(七)

   当夜翼换上制服时他的本质也是一名布鲁德海文的普通青年警察,他也需要为自己的生活忙忙碌碌,有时也会为没时间而苦恼,就像他正穿过愈下愈大的风雪赶往年代古老的轻轨站,看吧,布鲁德海文的空中飞人也需要公共交通。

   “come on!”在检修停运的牌子无情的宣布着时候已经不早了,也许就连轻轨驾驶员也回家了。

   “Everyone come to home”

   当然夜翼现在的第一目标不是和你的温暖公寓,结束了夜晚的工作,他最好快点,所幸街角的古董店内明晃晃的灯光还映在地面上,那是一条精致的雪花吊坠,唯一有趣的是那是黑色的,当他准备跃进店门时却被呼喊声打断了。

   可恶,快没时间了,一个扫堂腿踹掉了那个小混混手里的左轮,接着一拳打的他眼冒金星。

   “嗨!千万别在哥谭和布鲁德海文玩枪,特别是拿它对着一个可爱的孩子和他的父母,在哥谭你可是要被打断腿的。”

   一旁缩在妈妈怀里的小女孩,红着脸递过来一盒比手掌还大些的姜饼人,夜翼收下后迅速窜上对面的楼顶,走之前还不忘说“别客气!圣诞快乐”。

   如果他没有在回头来到古董店门前看到“closed”牌子时,他会更快乐的。

   迪克觉得自己赶不及在十二点前赶回去了,他必须行动起来,也许还有机会带点什么回去,在飞跃各个建筑中目所能及的是一间间关闭的商店,唯一的玛丽太太的蛋糕屋让他重燃了希望,他快速在橙红灯牌照耀下的柜台橱窗下停了下来,试图找寻早上还看到的草莓蛋糕,像雪一样细滑的白奶油和两圈鲜嫩可口的红草莓,做的真好看。

   “gone”

   双手贴在玻璃上的夜翼,失落得像一只落水的萨摩耶如果他能具象出那对耷拉下来的耳朵的话,就再合适不过了。

   “哎,今天还真是不太顺利。”夜翼自言自语道

   日常不走正门的布鲁德海文正直小警察从窗户翻进来时,你已经躺在沙发上蜷缩着睡着了,身上的毛毯有一半滑了下去,雪光照进来使得你的脸都微微发着光,前面的咖啡几上那个好看的草莓蛋糕正静静地呆在透明的塑料盒包装里。

   他捏手捏脚地来到你的身边,帮你盖好毛毯,微笑着在你的额角轻轻落下一个吻。

   “圣诞快乐,baby”

   “叮叮叮当”是阳台的玻璃风铃传来的细碎歌声,是布鲁德海文的夜寂寞的频频低喃。

   是情人们依偎缠绕的亲昵私语,也可以是我与你相守偕老的生死盟誓。

I will love you till the end

我爱你直到死亡

As a lover or a friend

作为爱人 作为朋友

Just as long as we can be together

只要我们能在一起

I will love you through it all

无论怎样 我都爱你

When we rise and if we fall

不管是蒸蒸日上还是跌落低谷

Through the sunny and the stormy weather

一起穿过烈日阳光和狂风暴雨

I will love you till the end of time

我爱你直到时间的尽头

反正时间还有很多很多,不是吗?


各位亲爱的读者姥爷们,MerryChristmas!

下一棒→ @角鲨大盗 (12:00-14:00)CP:蝙蝠侠/布鲁斯韦恩X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