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夜行枭

4638浏览    94参与
水长东

稿子勿用哦

第五人格cp,哧溜

逼婚现场

看空间发现大家水印都贼好看,我之前那几个水印丑不拉几,临时整了个框框(虽然还是吃藕)

稿子勿用哦

第五人格cp,哧溜

逼婚现场

看空间发现大家水印都贼好看,我之前那几个水印丑不拉几,临时整了个框框(虽然还是吃藕)

逆逆

自己畫了手機殼(*´ω`*)

當桌布也超療癒derrrr

自己畫了手機殼(*´ω`*)

當桌布也超療癒derrrr

追寻月光的猎人彡

上一张有问题,改了重发一下


顺便皮一下,相似度99%(?)

上一张有问题,改了重发一下


顺便皮一下,相似度99%(?)

非黑即红

【占佣】【枭鹰】候鸟(上)

  永恒的黑夜肆意的豢养着森林,与外界不同的黑色枝叶在月色下吞吃惨淡的光幕

  暗青的皮靴踏在稍显柔软的蔓枝上,伴着汁液溅出发出的轻微声响泛着浅色光晕的孢子在空中飞扬染出颜色

  裹着羽裘的身影顿了顿,萤蓝面饰未遮住的薄唇歉意的笑笑

  微微将脚步放缓,幽蓝羽毛斗篷裹拥着的人信步在交映的黑影中

  伴着枝条折断的声响,带着绒羽的耳尖微微动了动

  右手伸出方便飞向他的浅蓝羽毛的鸮落脚,而鸟儿也乖顺的收起翅膀亲昵的蹭了蹭男子面具上的喙部...



  永恒的黑夜肆意的豢养着森林,与外界不同的黑色枝叶在月色下吞吃惨淡的光幕

  暗青的皮靴踏在稍显柔软的蔓枝上,伴着汁液溅出发出的轻微声响泛着浅色光晕的孢子在空中飞扬染出颜色

  裹着羽裘的身影顿了顿,萤蓝面饰未遮住的薄唇歉意的笑笑

  微微将脚步放缓,幽蓝羽毛斗篷裹拥着的人信步在交映的黑影中

  伴着枝条折断的声响,带着绒羽的耳尖微微动了动

  右手伸出方便飞向他的浅蓝羽毛的鸮落脚,而鸟儿也乖顺的收起翅膀亲昵的蹭了蹭男子面具上的喙部

  面具下的蓝眸低垂,微微偏过头凑近鸟儿像是在聆听话语

  “看来我们有客人来访了”

  随着脚步的迈出,羽毛微微发亮的鸟儿顺从的张开翅膀在男子的肩上停稳

  白鹰用手抹去唇边沾染上的混着尘土的黑色汁液,狭长的蓝眸微微眯起

  扶着身旁湿滑的断木,白羽的鸟儿试图将身体撑起,却不料腿上传来的刺痛迫使他重重的摔了下去

  有着缝线的薄唇由于疼痛而紧绷,白色的牙齿轻轻咬住下唇将痛呼制止

  一丝冷汗顺着脸颊滑下,再从颔处滴落

  “看来您遇到了一些麻烦?”

  突然传出的声音打破了诡异的沉寂,伴着尖耳抖动的是猛然抬起的双眸

  黑色的丛林中不知何时站立了一位衣着奇怪的男子,长袍上的羽毛泛出淡淡的蓝色荧光

  奈布皱起双眉,右腿微微向后移以便摆出防御的架势

  虽然不能否认疼痛削弱了感官,但是能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这诡异的森林中的绝不是能够轻松应付的对象

  刚刚的挪动又将左腿的伤口挤压,血液在皮肤上肆意的蜿蜒

  还未明白来者到底有什么企图,负伤的鹰也不敢轻举妄动

  看着眼前警惕的人伊莱不由得怔了一下,随即扬起的笑容将微张的双唇收起

  “那么请容许我帮您查看一下伤情?”

  奈布抿紧双唇,头轻微的点了点

  笑意逐渐在唇边扩大,男子蹲下,注意不将长袍沾染到地上的尘土

  双手松松的握着劲瘦的小腿,食指在流血的伤口边轻触

  随着手指的动作奈布的气息明显的粗重了许多,却没有让一丝痛呼溢出嘴边

  伊莱并不多话,只是手指的动作轻柔了不少

  掺着尘土的树汁浸染着伤痕,细小的木刺嵌入血肉

  伤势不容乐观,处理的不当如果导致感染那么会留下后遗症

  想到难看的伤痕会攀附在偏白的皮肤上,银发的人将同色的眉毛微皱猛的站立起来向丛林深处走去

  奈布静默地看着眼前的人渐远的背影,浅色的睫毛微微低垂给蓝眸投下一片阴影却终是没有说话

  又被放弃了啊……果然

  “得想办法先撑过去啊……”

  低低的嗓音从唇间吐出,说话的人并没打算有回应

  “咻?”

  声调上扬的短鸣突然冒出,奈布有些呆愣的看着站在不远处的蓝羽鸟儿

  被发现自己的存在它也不恼,十分悠闲地动了动翅膀扬起地上附着的荧光孢子,睁着的右眼加入了湖水的月亮一般澄澈温柔

  奈布将眉毛挑起试探性地伸出手,对方也极度配合的落在手腕上,好似等待了许久他的邀请

  鸟儿将左眼紧闭歪头观望着眼前的人,突然听到什么一般用喙部不住的顶弄兜帽上的装饰

  伸手试图阻止它的动作,却担心会伤害到那羽毛柔软的孩子也不敢下重手

  “真是败给你了啊……”

  不作声地叹了口气,他将头上的兜帽摘下另一只手烦躁的抓乱了发丝

  伊莱回来看见的,就是在泛着浅金色泽的银发下一双被他从没见过的明蓝充满的眸子

  虽然脸上沾染了尘土,头发也有几丝凌乱,但是那冷淡的轮廓被唇边淡淡的笑意给柔和成一个温暖的弧度

  听见声响的鹰敏锐地将视线投过来,看清来者是先前举止奇怪的男子时却明显的松了一口气,眼中甚至能看出一丝能被称作放心的情愫

  被盯视的人有些尴尬地试图用手指挠挠脸颊,却发现手中充满的药材阻止了他的动作

  意识到现在并不是能够出神的时间,收敛起唇边的笑意颦眉蹲下,将怀中的东西小心的放在一块较为干净的地面

  “我扶您过来吧,”盯视着被血液和灰尘染脏的地面,伊莱又看看那早已停止出血的伤口,“您还能移动吗?”

  注意到对方的视线,奈布不在意的摆摆手试图自己挪过去

  然而如果不是那人及时伸出的手,恐怕还没站稳的他就得摔得不轻

  奈布用手指抓着散出的几缕发丝,低声地嘟囔着什么有些抗拒陌生的温度

  对于自己的举动伊莱也有些发愣,搂在那人腰身的手微微发抖

  手感不算坚实却是柔韧的,恰当好处的肌肉富有弹性

  虽然早已觉察到对方的身量不算高大,但真正离得近了才发现他甚至比自己矮了一个头

  就是这么小只的鸟儿,却能忍着疼痛逞强的想要自己移动

  一想到刚才那脸上强装的镇定伊莱就不自主的想要掩住唇边的笑意

  被握住的手掌发出象征性地挣扎,却只是微微摇动几下便归于平静

  距离干净的地面也不过几英寻,却让两人磕磕绊绊的走上了几分钟

  虽然看起来是那样的小只,没想到重量还是将自己的脊背压弯

  终于将他挪到,一边小心地方便对方坐下不至于摔伤

  伊莱的手臂因为用力而微微颤抖,却在落地的一瞬间重心不稳的倒向前方

  双手及时的支撑了身体避免撞击,两人此刻却是如此近,近到睫毛似乎都要纠缠上,近到呼吸可以吹动对方的发丝,近到伊莱可以发现对方的眼睛比刚才所看到的还要美

  “呃……你能起来一下吗?”

  一声略带压抑的低呼打断了出神的静谧,伊莱愣过神看着身下双眉紧皱的面庞,几滴冷汗点缀在上面,皮肤因为过度的紧绷变得苍白

  慌忙将身体撑起,对方逐渐粗重的呼吸中混杂着低低的痛呼

  由于方才的折腾,原本已经止血的伤口又撕裂开来向外衍生着猩红

  来不及多想,一来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瓶拧开,清理破碎的布料的动作却是不相符的轻柔

  “你忍着点”

  腿部传来的刺痛险些将奈布逼疯,可是疼痛却渐渐被清凉的触感温和抹去

  随着瓶中泛着浅色光晕的透明液体接触到伤痕密布的皮肤,血液和灰尘逐渐消失,弥漫着黑气的汁液也渐渐消散

  原本还在向外流血的伤口在作用下竟自己开始渐渐愈合,直到最后一滴液体被皮肤吸收,那狰狞的伤口只剩一道浅浅的红痕

  对于效果十分满意的伊莱轻轻点着头,叹了口气小心地将瓶子收入怀中

  “这……是什么?”

  从剧痛中恢复的奈布对于这如同神迹一般的效果发出了惊叹,直觉告诉他刚刚带给他抚慰的绝不是凡品,这个人为何舍得用如此珍贵的东西去治疗一个刚刚见面的人

  听到他的疑问,羽裘裹拥着的人露出了虔诚的笑容

  “这是圣泉,能够扫除一切黑暗与伤痛,无比珍贵”

  眼前又浮现出祭司大人将瓶子递给他时苍老的手

  “伊莱,我亲爱的孩子,我看见了,这能让你度过那次灾难……”

  老人的声音低沉中透露出一丝担忧,这让伊莱不明白,到底是怎样的危险才会动用到圣泉

  当他接过那瓶子时,心中暗暗发誓绝对不会使用它

  没想到,这却是给了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陌生人

  如若是在之前,伊莱绝没有这种想法,可是在看到那双古书中描述的天空颜色的眸子时他却是毫不犹豫的将怀中珍藏的瓶子掏出

  虽然这么说,但他现在竟然毫无后悔的意思,只是可惜泉水太少,不然连那一道红痕都能完全除去

  “罢了……”

  低声的喃喃并未惊动坐在地上的人,对方看着一个方向出神

  顺着视线望去,蓝羽的鸮轻轻抬头看向自己的主人

  “他叫埃罗拉,”伊莱伸手迎接飞向他的鸟儿,喙状的装饰亲昵地蹭上那柔软的羽毛“是我的役鸟”

  坐在地上的人静静地注视着他们,左手撑在地上另一只手轻轻磨蹭着下巴

  “萨贝达”

  “诶?”

  对于突然冒出的名字有些呆愣,然后笑意染上了那微张的薄唇

  “那么正式介绍一下,我叫做伊莱·克拉克,”

原本蹲在地上的人站了起来,挺直的身躯带着特殊的骄傲,“是这片丛林的【先知】”

  伸手将覆在脸上的面饰摘下,右手微微点在胸口欠身

  蓝色的双眸在银白的睫毛下像是宝石一般,古怪的符咒般的印记又在白纸上绘出蓝色


  “请相信我,我一定会带领您走出不归林”

  白鹰怔怔地看着那人柔和的蓝色眸子微张了双唇却没有做声

  “那么萨贝达先生,您接下来想要怎样安排呢?”

  发愣的人因为这句话回过神来,沉默一会烦躁的抓乱了自己的头发

  伊莱笑了笑,了然的向对方伸出了手

  “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乐意为您带路”

  奈布呆望着面前伸向自己的手慢慢地将自己的搭了上去

  感受着手部的温暖,伊莱将嘴角扬起

  “夜晚快要到来了,我的住处在中心的区域,所以只能委屈您野宿了”

  奈布将皮靴的骨扣系牢,象征性地将嘴角提提

  “我习惯宿在野外”

  话语显得生硬,不过这倒是那只鹰尽力发出的解释

  伊莱作出放心的表情,将面饰收入怀中,手腕用力将地上的人拉起,空着的手小心的护在他身后

  白鹰站起时感到腿上还是有痛感,却比先前轻了不少

  不过那个穿着斗篷的人却还是无比小心的样子,就像他是一件摔倒就会变得粉碎的工艺品

  奈布一脸纠结,他其实很想说没必要这样,但是他不忍拒绝自己从未经历过的,应该可以被称作“温柔”的对待

  埃罗拉张开翅膀有些不习惯的委屈在那人左肩,将自己惯于栖息的胜地让给了伤者

  正在出神的鹰当然没有注意,不过自从受洗便和役鸟作伴的伊莱却无法忽视这一向任性的鸟儿所作的牺牲

  唇边带着笑意,双腿却是尽量慢的迈开,方便了伤者的移动

  最后终于是奈布忍不住,将速度提快

  “您是伤者,请不要勉强自己”

  无声的翻了个白眼,“伤者”先生选择无视了对方的关怀

  林中的路虽然没有他惯于栖息的山岭上那样难走,却仍是有许多障碍

  伊莱尽量带着他选择平坦舒适的道路,可奈布还是险些被青苔绊倒几次,虽然每一次疼痛袭来前都会被敏锐地阻止

  在第五次伸手将向后倒去的奈布扶住后,伊莱将他带到一棵粗大的树边扶他坐下

  “快要到夜晚了,我们今天就先在这里过夜好么?”

  不知是因为熟悉还是因为那一声“我们”,奈布乖顺的坐下难得主动开口道

  “夜晚?可不是同之前那样黑吗?”

  伊莱偏过头有些惊讶对方的出声,却只是温和地笑着说

  “那么请稍等,您会明白的”

  奈布看着对方指向的方向,不由得长大了嘴

  天空中悬挂着蓝色的月亮!而林中的黑色枝叶在光芒的照射下竟泛着淡淡的蓝紫

  “那是……月亮?”

  伊莱轻轻摇头,望向远方的眼睛中透着说不出的温柔

  “那是【恩托帕】,庇护我们的【恩托帕】”

  奈布低声喃喃着奇怪的发音,选择没有提问

  “请您稍等,我去寻找食物”

  被他这么一说,奈布才摸摸腹部感受到一天未进食的饥饿

  这森林透露着诡异,看起来也不像是有野兔之类的

  想着前天吞食的长耳野兔的鲜美,奈布不由得舔了舔唇竭力忍住流口水的冲动

  “让您久等了!”

  透露着欣喜的呼喊与脚步声交织从不远处传来

  循着声音看过去,皮肤几近苍白的脸上带着大大的笑容,双手捧着什么东西

  看样子不像是野兔,但是有几只鸟充饥也是不错的

  眼睛快速眨动几下,下巴微微扬起期盼的望着对方

  可等到他看清放在自己面前的那一堆东西是什么时嘴角不住的抽搐起来

  “这是……什么……”

  几个像泥球的软团子、一捧有着硬硬外壳的坚果和一小束野草

  “【欧维珀洛】、【诺露蒂若】和【诶勒欧】!您真是幸运,要明白在平时想要找到这些可是很困难的”

  伊莱的嘴高高扬着,一双蓝色眼睛充满了快乐

  虽然很不想把这些奇怪的东西称作食物,可对方那么期待的表情又不像是在耍他

  奈布伸出略微颤抖的手指触碰了一下那软软的泥团,手感感觉有些奇怪

  拿起一个仔细的看,这原来是一种棕褐色的菌类,虽说看起来是脏的耽看得出来经过了仔细的清洗

  现在比起口感,奈布更加怀疑对方是不是想要毒死他

  伊莱将地上的几截枯枝堆起,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罐贴近,淡淡的蓝光慢慢地蔓延上泛黑的树枝,发出暖暖的温度

  “虽然没有调料,不过食材本身已经十分美味了,希望您不会太介意”

  说话的时候他仍是低头摆弄,偏长的银发散下几根

  奈布看着他这幅样子,决定哪怕这些东西再难吃也会全部塞进胃中

  伊莱取下了皮质手套,纤长的手指握住串上了食材的树枝在火上转动,蓝色的浅光眷恋的亲吻着他额前的银发

  奈布撑着下巴静静的望着他,觉得竟没有那么饿了

  “请用吧”

  伸到面前的树枝将他从出神中唤回,泥土一样的外层已经裂开,露出白色的软囊

  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糟糕……

  奈布顺从地接过试探的咬下一小块

  “唔!”

  并没有过于强烈的味道,在舌尖留下醇厚的感觉后就融化了一般,仅剩下淡淡的香气还萦绕在口腔

  伊莱笑着看那双睁大的蓝眸,满意地点点头

  “我还是对自己的手艺有点信心的”

  而正抓着树枝大口进食的人却没有功夫来回答他,随着嘴的动作甚至连头都微微的起伏着,像是在附和对方的话语

  “可惜如果做成浓汤会更美味的啊……”

  奈布猛地一顿,一边咀嚼着又看了看手上仅剩下小半的食物,又望向双手空空的伊莱

  伊莱摸了摸下巴,一抬头却发现对方停下进食正望着自己

  是觉得不够吗……

  伊莱有些窘迫的挠挠头,这点食物的确不太够,但是在中部能找到这么多已经很难得,自己想着这点分量已是忍住诱惑一口都没有尝,方才想要偷吃的埃罗拉甚至被他警告

  “吃”

  随着简单的一个字的是递到自己面前还剩下小半白菌的树枝

  怔怔地抬头,拿着树枝的人正扭头避开视线

  “可是……”

  解释的话语还来不及吐出,那人生气了一般执拗的将东西塞到了他的手上

  伊莱没有办法只能低声道谢,口腔中弥漫的味道让他舒服的迷上了眼

  奈布将头向一边,余光瞟着满脸写着快乐的人

  刚才吃的太着急,留在脑海里的印象便只有美味,却没有细细的品尝

  摸摸腹部,喉咙自己发出了一下响烈的吞咽声

  “咕噜”

  放在平时,这个声音会被风吹散,会被雨带走,但在只有两人的小小天地里却是足够响亮的了

  至少坐在对面的人楞楞地望着他

  奈布用手遮住自己的眼睛,脸上泛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红

  好丢脸……

  并没有认为这有什么问题的伊莱看着手中的树枝却是犯了愁,他太过忘形了,只剩下一朵委屈的白色停在黑色的枯枝上了

  “您要吃吗?很抱歉只剩下一个了”

  “不需……”

  打破回应的是奈布腹部发出的响亮声响,窘迫的让他想要赶快藏起来

  “噗”

  不满地抬起头,却看见对面的人正抬手掩住唇

  “让客人挨饿本来就是我的过失,请用吧”

  奈布倒不再反驳,伸手接过

  伊莱满意地笑笑,却低下头不在看

  然后半块白色被递到了嘴边

  抬头有些不解地望向对方,只见另外一半被他握在手中

  “一人一半”

  胸腔中似乎有什么被触动了,伊莱将嘴角扬起

  “好”

  奈布被指间温暖的触感给吓了一跳,心虚的将自己的那份放入嘴中

  这次他没有去用牙齿嚼,任由那味道在口腔中弥漫,虽然有些凉了,但还是如此美味

  就在他静静品尝的时候,一旁的伊莱却将火堆踢散

  看见奈布疑惑的望着他,伊莱解释道

  “千万不能在深夜点着火,这是遵令,只能请您委屈了”

  奈布没有怀疑,只看着那蓝色的光越来越暗

  伴着黑暗来的是逐渐的寒冷,奈布搓搓裸露在外的皮肤

  “请早点休息吧”一边说着,伊莱将先前不见的役鸟唤回躺下

  树根附近潮湿的苔类泛着冰凉弄得他很不舒服,可是在疲惫之下奈布还是渐渐地睡了过去

  睫毛微微颤动着,随即蓝色的眸露了出来

  四周沉静的黑暗无声的叙述夜间的事实,奈布撑起上身,却发现有什么东西滑了下来

  凭着良好的夜视能力,奈布轻易地发现这是那人看起来厚实软和的羽裘,而那泛着奇异光泽的羽毛摸起来也如看着一般舒适

  而它的主人正安静的躺在不远处,身上的皮袍显得单薄

  奈布将脸埋进羽毛中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悄悄的走近

  夜晚不会睡眠的役鸟却将翅膀伸展用温暖的绒毛遮蔽着主人暴露在外的脖颈

  看着人走近,埃罗拉下意识的想要发出叫声,却发现是那个它有着好感的年轻人

  奈布挑挑眉,食指竖在唇边示意它保持安静,并且满意地看见那只他认为极具灵性的鸟儿安顺的重新伏下

  正在睡梦中的伊莱皱了皱眉,但是极度的疲惫并没有让他睁开双眼,只是发出低低的咕哝

  奈布躺在他的身边将羽裘给两人盖好,又挠了挠埃罗拉脸颊上的毛,感到自己的眼皮越来越沉

  “晚安”

—————————————————————————

旧文补档,私设如山请注意

下已经写了小半,会继续弄下去

不能保证会不会一半自闭又删掉

  

  

  

  

  


  

  

秋曲言

白x梟 佣占ԅ(¯ㅂ¯ԅ)(私设格秋)


我私设的未婚妻形象(´。✪ω✪。`)

 獵獨傳送门 
  https://qiuquyan.lofter.com/post/1fff7821_1c748cf84

如果可以请看完设定P3...



白x梟 佣占ԅ(¯ㅂ¯ԅ)(私设格秋)


 

我私设的未婚妻形象(´。✪ω✪。`)

 獵獨傳送门 
  https://qiuquyan.lofter.com/post/1fff7821_1c748cf84 
 
 
 
 
 
 
 
 
 
 
 
 
 
 

如果可以请看完设定P3


 
 
 
 
 
 
 

我好喜歡畫枭枭啊!

秋曲言
《你終於屬於我了》 邊緣畫手挑...

《你終於屬於我了》




邊緣畫手挑戰~一張糖(佣占)  
 

找回手感中https://qiuquyan.lofter.com/post/1fff7821_1c73587cd

《你終於屬於我了》


 
 
 


邊緣畫手挑戰~一張糖(佣占)  
 

找回手感中https://qiuquyan.lofter.com/post/1fff7821_1c73587cd

fs逢山

我肥来啦!
最近爱上了先知,一个让人充满安全感的男人(ಡωಡ)
好吧, 实际上是在排位被先知连续带飞,我爱他!大佬先知给鸟真准!
大佬预判对面屠夫闪现过板,直接救我狗命,夜行枭是真的帅,可惜我只有月相_(:з」∠)_果然得不到的才最特别。私心给两个伊莱搞了真空,我没了_(:з」∠)_
好久没画黑白了,可能是因为我的屠夫正在自闭期,每次都被庄园恶霸打自闭,我哭的好大声!之后又看了游戏戏
@Молодой бог 宝贝你什么时候有粮,喂我一口呗(((*°▽°*)八(*°▽°*)))♪你的宝贝饿了`

ps:这个图不开放任何商用和转载(因为这个图的原图我也不知道是谁的,看见有人...

我肥来啦!
最近爱上了先知,一个让人充满安全感的男人(ಡωಡ)
好吧, 实际上是在排位被先知连续带飞,我爱他!大佬先知给鸟真准!
大佬预判对面屠夫闪现过板,直接救我狗命,夜行枭是真的帅,可惜我只有月相_(:з」∠)_果然得不到的才最特别。私心给两个伊莱搞了真空,我没了_(:з」∠)_
好久没画黑白了,可能是因为我的屠夫正在自闭期,每次都被庄园恶霸打自闭,我哭的好大声!之后又看了游戏戏
@Молодой бог 宝贝你什么时候有粮,喂我一口呗(((*°▽°*)八(*°▽°*)))♪你的宝贝饿了`


ps:这个图不开放任何商用和转载(因为这个图的原图我也不知道是谁的,看见有人描,我也改一改。)

乐盒未放人已逝【原O o O】

哈哈哈哈哈懒得更新👌🌚
这是我打游戏时的沙雕截屏哈哈哈
自古图片没人看完🌚🌚🌚👌
就水个更新。。。

哈哈哈哈哈懒得更新👌🌚
这是我打游戏时的沙雕截屏哈哈哈
自古图片没人看完🌚🌚🌚👌
就水个更新。。。

木笙

【不要害怕,你的背后有我。】


伊莱宝贝生日快乐~!


先知:原po

摄影:红薯

【不要害怕,你的背后有我。】


伊莱宝贝生日快乐~!


先知:原po

摄影:红薯

木笙
在?摸我的鸟么?很大的鸟哦~...

在?摸我的鸟么?很大的鸟哦~


想歪自动面壁~

在?摸我的鸟么?很大的鸟哦~


想歪自动面壁~

紅毛終究是根毛

「請跟上我的腳步,我將帶領你安全的離開不歸林,記住千萬別在踏入這片森林。」

攝影:貓爺
終於有了正片悄悄的來更新一下

「請跟上我的腳步,我將帶領你安全的離開不歸林,記住千萬別在踏入這片森林。」

攝影:貓爺
終於有了正片悄悄的來更新一下

Dr .大触
怎么说呢...我想把我调皮的摄...

怎么说呢...我想把我调皮的摄影捶一顿hhhc,抓拍把我拍的这么憨_(:з」∠)_

怎么说呢...我想把我调皮的摄影捶一顿hhhc,抓拍把我拍的这么憨_(:з」∠)_

三山不是三三
好久没画画,板绘还是太难了……

好久没画画,板绘还是太难了……

好久没画画,板绘还是太难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