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夜访

1079浏览    48参与
單連初雪

[迷宮] 夜訪 04

我是不是慣性迫害真矢了

------------------------------

  「進食」。

  真矢確定自己沒有聽錯,對方用的詞語是「進食」,按照留傳下的鄉野故事,吸血鬼的食物就只有那麼一種,也就是「血液」,而她的房間在平時是不會有人進來的,更別說是昨晚那個時刻。天堂真矢十分肯定那時,這個空間裡就只有自己和那個吸血鬼,就只有她和西條克洛迪娜獨處,並且自己還是處於昏睡──她盡可能地不去想著自己是「醉倒」──的狀態。

  很顯然地,她是被對方當成食物了吧。

  真矢又撓了撓頸邊的傷口,「妳吸了我的血。」她說,用的是肯定句而不是問句。

  「我吸了妳的血。」克洛迪娜幾乎是在覆誦著她...

我是不是慣性迫害真矢了

------------------------------

  「進食」。

  真矢確定自己沒有聽錯,對方用的詞語是「進食」,按照留傳下的鄉野故事,吸血鬼的食物就只有那麼一種,也就是「血液」,而她的房間在平時是不會有人進來的,更別說是昨晚那個時刻。天堂真矢十分肯定那時,這個空間裡就只有自己和那個吸血鬼,就只有她和西條克洛迪娜獨處,並且自己還是處於昏睡──她盡可能地不去想著自己是「醉倒」──的狀態。

  很顯然地,她是被對方當成食物了吧。

  真矢又撓了撓頸邊的傷口,「妳吸了我的血。」她說,用的是肯定句而不是問句。

  「我吸了妳的血。」克洛迪娜幾乎是在覆誦著她的話,甚至是那副肯定的語氣,就好像是真矢剛剛說的是「今天的天氣真好」,而她以同樣的情緒回答她「是呀」一般。

  「妳吸了我的血,將我當成食物,還擅自躲在我的床下一整個白天。」

  西條克洛迪娜點點頭。

  對方太過於坦承,導致真矢完全不知道自己該有怎樣的反應,她應該得對眼前的吸血鬼生氣,至少叫對方滾出去之類的吧?然而她只是慣性按著那兩個小孔,也只是下意識地按著罷了,那是身體不自覺的動作,就像是受了傷便會持續去關注那個部位;事實上她不大在乎她的傷口,那既沒有影響到她的工作,也沒有造成任何不便──如果忽略些微發癢的症狀──正如同她晨起時所分析的,那吸血鬼並沒有對她造成什麼影響,而她還有許多問題想要問對方。

  「妳很冷靜呢。」克洛迪娜淺笑,「大多數的人在這個時候都已經逃走了。」

  「我不認為我應該要逃,克洛迪娜。」真矢沒有忘記眼前這人在方才所展現的絕倫身手,那是連肉眼都無法捕捉到的速度,逃走這件事完全沒有意義,況且若是對方要的是她的生命,兩人便不會在此時還能坐著對談了,「妳還記得我有些事想要問妳嗎?」

  真矢凝視著克洛迪娜,好像期盼著能夠很快得到答案,事實上她表面上所維持的冷靜以及積極的態度,全是為了不讓自己看似處於劣勢。那吸血鬼饒有興致地回望她,克洛迪娜與真矢完全相反過來,她完全沒有藏住自己的情緒,所有的好奇全都寫在臉上,是真正想要知道對方的想法的盼望。

  畢竟真正持有主導權的人一直是她。

  「想問什麼就說吧。」克洛迪娜輕鬆地靠在椅背上回答,卻又沒頭沒腦拋出一句:「我還有一點時間。」

  時間……是在說日出吧?明明離日出還有一大段間隔。

  但那不關我的事。真矢告誡著自己,與對方的接觸必須得謹慎一點,她還搞不清楚克洛迪娜的意圖,即使克洛迪娜早在見面時便說不會傷害自己,她對真矢而言還是必須要小心的對象。

  「如果……如果我沒有弄錯的話──」她輕咳一聲,將注意力給喚回腦袋,「從我回到這兒不久後,妳就一直在跟蹤我,對嗎?」

  「那不是跟蹤。」克洛迪娜臉上的笑如同她的坐姿一般放鬆,「只是正好對妳產生興趣,關注的次數就多了。」她聳聳肩,「其實通常是不會被發現的,沒想到妳的直覺這麼敏銳。」

  真矢剛想開口,克洛迪娜又繼續補充:「我在早妳幾個月前來到這個地方,剛看見妳的時候還以為妳也和我一樣只是旅客,但──啊,先不說這個,總而言之我因為一些個人因素對妳產生了興趣,才會偶爾都來看妳一眼……」

  「妳到這裡的目的是什麼?」

  「沒什麼,我在各個地方遊歷、生活著,偶爾依照需求「進食」……別那樣看我,就像人類也需要吃飯一樣,我也是需要生存的。」她回視上真矢有些責難的眼光,「而當妳的食物只下血液的時候,選擇就會變得很少……」

  「妳沒辦法吃下其他食物嗎?」真矢忽然有些同情她,並且回憶起幾天前廚子端上晚餐桌的奶油洋芋派,心情稍微好了一點。

  「當然,我可是『吸血鬼』!」克洛迪娜皺眉,「老實說我不大喜歡這個稱呼,不覺得太過妖魔化了嗎?好歹也換個好聽點的名字……」

  兩人沉默對望了幾秒,這下換克洛迪娜的目光因尷尬而有些飄移了。

  真矢決定打破沉默,直接進入重點,「妳知道我父母的事嗎?」她想了想又換了個說法,「或者說,我父母的離世和妳有關係嗎?」

  這才是她真正想知道的。

  兩人的死亡都太過倉促,這片土地上的死亡都在一夕間變得太過倉促,導致了工人的短缺,導致了她得放棄夢想回到這個地方來,承受那些她本不應該承受的批評。這並不是個正常的現象,然而沒人找得出任何蛛絲馬跡,但日子還是得繼續下去,所有人都只能活在恐懼之中,期許這個情況好轉。

  真矢假設,如果那些現象都是因為這個地方出現了不尋常的存在──譬如吸血鬼──一切都可以有解釋的空間,她想要弄清楚,她得解決這些事情才行,若在以往她還能保存著事不關己的餘地,但她已經繼承這個莊園了。

  「不,那與我無關。」克洛迪娜給予的答覆卻又駁回她的推論,「沒有必要我是不會殺人的。」吸血鬼用那雙清澈的眼眸望著她,帶著一抹堅毅的誠懇。

  真矢輕觸著脖子上的小孔,她相信克洛迪娜的說詞,但這下又回到起點了。

  她嘆了一口氣。

  「──但如果妳想要,我願意協助妳調查真相。」克洛迪娜補充。

  真矢稍稍驚跳了下,她沒預料到對方會發出這樣的言論。

  「……好的。」鬼使神差地,她張口便應了下來。

  「時間不早了,我得先離開這裡才行。」克洛迪娜起身離開那張椅子,「下次一樣這裡碰面?」

  這裡……但這裡可是她的房間呢,克洛迪娜若是想進出,只能從那扇敞開的窗戶了,真矢點了點頭,心裡所想的卻與方才的話題有些不相及。

  她望向吸血鬼,對方正打算進行真矢剛進入房間時的動作,也就是跳上窗框準備要離開這裡。

  在她要離開的前一刻,真矢又想到了一個問題。

  「請問……妳為什麼願意幫我呢?」她還沒從自己往後要跟一個吸血鬼合作的震驚裡恢復過來,「該不會是因為我……」她躊躇了下,「我可以提供妳固定來源的血液?」

  「別傻了。」克洛迪娜吐了吐舌,使她的表情有些俏皮,「妳的血難喝死了,我真快要餓死才會想再嚐上一口。」

  她跳出窗外,真矢連眨眼的時間都來不及,吸血鬼就悄然消失在夜色之中,連那頭亮眼的長捲髮一同。


單連初雪

[迷宮] 夜訪 03

好想被吸血鬼咬啊

---------------------------

  「……嗨。」那吸血鬼的表情有些窘困,像是個準備做壞事卻被發現的小孩般。勉強自嘴角彎起一抹微笑,再故作輕鬆地向真矢打招呼。

  天堂真矢查覺到了她臉上的那分笑意,將視線集中在對方的臉上凝視著,卻在下一個瞬間愣住了神。

  她依稀記得昨晚與這人──或許該說吸血鬼──見面時的景象,那時西條克洛迪娜給人的感覺便是塊讓人細選後精心雕琢的玉石,她的膚色雪白無暇,整個人不動佇立在那兒時則像個雕像,但她輕眨著雙眼看向真矢時,那品紅色的眸子深深吸引了她,這讓她想起了在旅途過程中所接觸過的,每一件讓她流連忘返的藝術品,無論那是什麼樣...

好想被吸血鬼咬啊

---------------------------

  「……嗨。」那吸血鬼的表情有些窘困,像是個準備做壞事卻被發現的小孩般。勉強自嘴角彎起一抹微笑,再故作輕鬆地向真矢打招呼。

  天堂真矢查覺到了她臉上的那分笑意,將視線集中在對方的臉上凝視著,卻在下一個瞬間愣住了神。

  她依稀記得昨晚與這人──或許該說吸血鬼──見面時的景象,那時西條克洛迪娜給人的感覺便是塊讓人細選後精心雕琢的玉石,她的膚色雪白無暇,整個人不動佇立在那兒時則像個雕像,但她輕眨著雙眼看向真矢時,那品紅色的眸子深深吸引了她,這讓她想起了在旅途過程中所接觸過的,每一件讓她流連忘返的藝術品,無論那是什麼樣的形式,然而腦中的另外一個聲音又告訴她:不,這不一樣,西條克洛迪娜給予她的感受,令那些曾被她視為至寶的藝術品皆望塵莫及。

  真矢忘了去認知,忘了告訴自己眼前的人可能是個可怕的吸血鬼,她甚至忘了對方正違法闖入(或者說闖出)她的家,她就只是靜靜待在那兒看著西條克洛迪娜。那吸血鬼此時已經離開窗框上頭,再次回到了房間裡,西條克洛迪娜全身上下一身旅者的裝扮,長靴和身上那用以遮風避雨的披風都附著了一點塵土,可這完全不影響她在真矢心中的形象,她的存在是那樣美麗。

  這下天堂真矢不願意再去懷疑對方的身份了,如果對方不是個吸血鬼,又該如何解釋這份人類難以企及的無暇呢?

  「呃……我知道妳可能受到了驚嚇,但我不會對妳做什麼的。」克洛迪娜解釋:「我短暫地借用了這個房間,而我現在就要走了,只是察覺妳的到來,想著──」她搔了搔後腦,真矢注意到她淺色的長捲髮隨之搖曳,那在月光下幾乎被照耀成了純白色,「──至少該和妳打聲招呼。」

  語畢,吸血鬼便又跨上窗框,天堂真矢注意到,她的動作輕巧到好似沒有任何重量。

  「請、請稍等一下!」真矢不自覺喊了出來,話才剛到嘴邊便察覺到自己的魯莽,但她既然都喊了出來──

  克洛迪娜的身體做了一個微妙的停頓,狐疑地轉過身去望著真矢,她的眼裡有著極大的疑惑,腦中想的則是:這個人類不怕我嗎?

  「我……我有點問題想請教您,吸血鬼小姐。」真矢知道自己說的話在對方眼裡肯定是很詭異的,這一點從克洛迪娜的眼神便能夠判定出來,然而她看見克洛迪娜的眼神轉為呆滯,看著她前方某個點數秒,這才又恢復過來,改為一副和煦又親切的笑臉──該這樣去形容吸血鬼嗎?真矢想著──去望著真矢。

  「我想應該沒有問題,妳想問什麼就問吧。」那吸血鬼再次離開窗邊,「妳可以叫我克洛迪娜。」

  真矢瞄了方才被吸血鬼凝望的那個方向──那裡什麼也沒有。

  「那麼,請坐吧。」她指著靠在牆邊的軟椅,她可還沒忘記這是自己的房間。

  西條克洛迪娜有禮地向她微微鞠躬,再提起身子時早已好端端坐在椅上,真矢沒有看見她怎麼移動的。

  「咳……首先我想知道,妳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努力忽視心中的詫異,真矢坐在自己的床上,開口提問道。

  「如果妳指的是妳的房間……」克洛迪娜露出有些歉然的微笑,「其實我為了某些原因觀察了妳很久,而昨晚我們相遇時妳醉倒在馬車上了。」

  真矢不自在地將頭扭了個角度,所以就只是這樣,她,天堂真矢,昨晚攝取的酒精讓她睡在那輛馬車上,沒有辦法好好從那條小路走回家……

  「我想將妳帶回來,可當我該離開時已經要天亮了。」

  天亮?是的,傳說吸血鬼的剋星之一便是陽光,那會將他們給烤得灰飛煙滅。但即便如此,還是不能完整解釋天堂真矢的問題,西條克洛迪娜顯然也這麼想,她隨即繼續說下去了。

  「我不能碰到任何一點陽光,任何一點兒都不行,因此我只好躲在妳的床底睡了一晚……」

  等等?床底?

  「妳是說……」當她在自己的房間更衣,做著外出的準備,甚至還在思考那些關於吸血鬼的一切愚蠢問題時,那個吸血鬼就躲在她的床底下。

  「那是我在這房裡唯一能找到的,沒有任何陽光的地方。」克洛迪娜試著露出充滿善意的微笑。

  「那似乎真的是……很莫可奈何的事呢……」真矢不知道自己該先對什麼做出反應,而她腦中浮現的第一個想法,竟是對於沒有個像樣的地方來招待對方很是慚愧。

  腦中浮現的第二個想法,則是她從這些對話中所找出的疑點。

  「我記得……我們相遇的時間點離天亮還有段距離呢,克洛迪娜。」她將左手放在頸上撓了撓,那個部位持續發癢了一整天,在田裡工作時還沒有多加注意,現在觸摸起來倒像是兩個淺淺的小孔。

  這下真矢從起床時便產生的困惑終於有了答案。

  「是的,因為我將妳帶回這裡之後,稍微『進食』了一下。」克洛迪娜的回答像一支箭般,穿過了所有疑問點,將其釘牢在真矢的腦裡。

  「原來如此呢。」她麻木地回答,對於克洛迪娜的坦然感到震驚不已。

  頸子上的小孔蟲咬似地發著癢。


單連初雪

[迷宮] 夜訪 02

最近喜歡把自己關在圖書館裡面,會覺得很平靜很想住在這裡,但要是真的住這裡感覺還挺可怕的吧wwwww

我是不是把克洛越寫越笨了(努力反省


----------


  初晨的朝陽透過窗紗,灑落在天堂真矢的眼皮上,令她不由自主睜開了眼。

  「我是怎麼……」她喃喃自語,昨晚自己是喝了一些酒,可還不至於讓人連怎麼回家,甚至整個晚上都沒有了記憶吧?

  真矢心不在焉地沐浴更衣,在腦中反覆咀嚼著關於晚餐之後的記憶,然而她一點兒都想不起來,她還記得自己走在歸返的田間小路上,途中為了休息上了輛馬車,然後、然後──

  吸血鬼。

  突如其來的訊息衝進了她腦海,使她準備要喝幾口水,潤潤乾涸的喉嚨時失手打破了一個...

最近喜歡把自己關在圖書館裡面,會覺得很平靜很想住在這裡,但要是真的住這裡感覺還挺可怕的吧wwwww

我是不是把克洛越寫越笨了(努力反省


----------


  初晨的朝陽透過窗紗,灑落在天堂真矢的眼皮上,令她不由自主睜開了眼。

  「我是怎麼……」她喃喃自語,昨晚自己是喝了一些酒,可還不至於讓人連怎麼回家,甚至整個晚上都沒有了記憶吧?

  真矢心不在焉地沐浴更衣,在腦中反覆咀嚼著關於晚餐之後的記憶,然而她一點兒都想不起來,她還記得自己走在歸返的田間小路上,途中為了休息上了輛馬車,然後、然後──

  吸血鬼。

  突如其來的訊息衝進了她腦海,使她準備要喝幾口水,潤潤乾涸的喉嚨時失手打破了一個玻璃杯,真矢懊惱地清除那些碎片,她通常不會因為這種小事就使喚宅子裡的下人,她在繼承這幢大宅之前可還是個刻苦的旅行家,況且真矢不願讓自己現在的思緒受到哪怕是一丁點兒的打擾。

  吸血鬼,那個吸血鬼。

  真矢不清楚對方對自己做了些什麼,但那一定就是讓她現在記憶全無的主因,每當她回憶起了昨晚的那個畫面,就沒有法子再繼續往下思考了,除此之外還有什麼呢?

  她的確是在自己起床的那刻感受到一股疲乏感,這在當下被她歸咎到了昨夜攝取的酒精使然,但就算把這一點算在那個吸血鬼頭上,好像也沒有什麼大礙。除了這些以外,她似乎沒有感覺到任何身體上的不適,不如說,其實一切都如同平時一般正常,只是──只是她沒有回到這個家裡的任何記憶,僅此而已。

  或許自己是真的喝多了吧?

  真矢在先前的旅途中,常常聽過一些奇特的故事,像是魔法、吸血鬼、妖精之類,也許──她在心裡說服自己──也許她就是那種酒喝多了會出現幻覺的類型?喝進胃袋裡的那些紅酒,讓自己的腦子將那些奇幻的故事具現化了起來。

  這樣一切都說得通了,尤其是在回家途中遇上了吸血鬼,還對著自己說了點話,換作是她自己聽到別人這麼描述,都會發自內心地笑出聲,因為這怎麼可能嘛?

  當這個問題不再困擾天堂真矢後,她又成為那個得面對剛繼承的產業裡,千百個問題集於一身的莊園主人,必須打起精神,好好將接踵不斷的狀況盡快解決才是。

  她騎著馬將自己給沐浴在晴空下,刺眼又炙熱的陽光好似能夠驅散那些纏繞著她身體,因宿醉而感覺到的違和感,這又讓天堂真矢再一次確定,遇見了吸血鬼只是她的幻覺,是她酒後的幻想之一。

  這個想法只持續了一下子,到她策馬進入種植園,親自面對人手不足的問題之後就消失殆盡了。

  事實上她是不需要親手處理這些工作的,但這個土地正面臨著劇變,災害及莫名流行起來的死亡同時侵擾著這個地方──那也是真矢要繼承這裡的原因,她的父母就是像這樣子忽然離世,把一切都留給了她。

  被死亡的問題侵擾的還有這裡的農奴,在真矢的父母尚健在的那個時候,甚至在真矢離家之前,莊園裡絕不會遇上如此刻般嚴重的缺工問題,但如今除了這個,她還得處理乾旱,那個席捲了她整個土地的旱災。無論如何,她現在都得親手下田去幫點忙了,誰還有時間心力去管那個吸血鬼呢?

  她一直忙到了落日,看著圓盤般的太陽下墜在山頭之後,這一天的工作也告了段落,她才又跨上自己的馬匹──首席──真矢一向這麼稱呼她的愛駒。她改為走一條較為寬敞,卻要多繞上點距離的大路,好在這次她是以馬匹代步,這並不會讓她有多大的困擾。

  才安頓好「首席」,進了家門口,剛想著要去浴室洗淨一身的疲憊,便聽到樓上的房間有了騷動,從那騷動的聲音方向來判斷,竟還是她自己的房間。

  天堂真矢不是沒遇過小偷,在她的旅途裡也常會遇上在暗夜裡摸進房門行竊的小賊,但她的房間可是在二樓,對方想過大費周章從那個地方闖入後,要如何在樓下有人的情況下脫身嗎?

  很顯然地是沒有,她又聽見了些許騷動,一些諸如擺設掉落的聲響,在她拾起擺設在牆上的長劍,躡手躡腳地上樓途中,那聲音斷斷續續地沒有停過。

  打開房門,她第一眼看見的是向上敞開的窗戶,厚重的布簾被風吹得搖擺不斷,滿室黑暗被透入的月光照得白皙透亮,一道人影就立在窗前,而看對方的樣子,似乎正想從那扇窗戶「跳」出去──沒錯,那人一手扶著窗子側邊,曲起雙腿而踮著腳尖,彷若下一秒便會從該處彈出,從那扇窗子跳出去。

  天堂真矢揉了揉眼。

  又揉了一次。

  這不是昨天晚上,自稱吸血鬼的那個西條克洛迪娜嗎?


單連初雪

[迷宮] 夜訪 01

好久不見的新連載!
是吸血鬼克洛與普通人真矢的故事!
想了很久還是決定叫這個故事為夜訪
至於原因嘛,往後看看就知道囉!

-------------------------------------

  她忘了這是第幾次,察覺到那雙好奇的眼睛正盯著自己。

  最一開始僅僅只是如若行走在街道上與人潮穿行,偶然裡的肢體相互碰撞,但天堂真矢很快便發現不是如此──至少她和那個視線交會的瞬間並沒有任何陌生感。

  她最初沒有怎麼在意這件事,剛滿二十三歲的她還有許多重要的事得煩惱,先是遠在家鄉的父母相繼去世,迫使她得忍痛放棄自己正在追逐的夢想,回到她出生的地方去執掌自己的家族,盡下她身為獨生女的義務。

 ...

好久不見的新連載!
是吸血鬼克洛與普通人真矢的故事!
想了很久還是決定叫這個故事為夜訪
至於原因嘛,往後看看就知道囉!

-------------------------------------

  她忘了這是第幾次,察覺到那雙好奇的眼睛正盯著自己。

  最一開始僅僅只是如若行走在街道上與人潮穿行,偶然裡的肢體相互碰撞,但天堂真矢很快便發現不是如此──至少她和那個視線交會的瞬間並沒有任何陌生感。

  她最初沒有怎麼在意這件事,剛滿二十三歲的她還有許多重要的事得煩惱,先是遠在家鄉的父母相繼去世,迫使她得忍痛放棄自己正在追逐的夢想,回到她出生的地方去執掌自己的家族,盡下她身為獨生女的義務。

  本來這也沒有什麼,天堂真矢從自己開始有了記憶以來一直都做了相應的準備,只是這一天來得又快又急,打亂了她原先的人生規劃……

  她原本以為自己能夠在那一天來到以前完成自己的目標,再圓滿地回到天堂家去執行她的「任務」,也就是自身屬於「天堂家」的那個部份。

  關於這一點,她的父母親倒是挺開明的,允許她這樣在各地四處闖蕩,並且是獨排眾議地去放任。

  要知道,天堂真矢的目標可是成為一個獨一無二、最炙手可熱的女演員。

  但以現今的狀況去談論這些都已經沒有意義了。

  隨著莊園的主人離世,唯一的女兒回到這裡去繼承下家族的一切,繼承下所有的產業、農田、雇傭,以及大大小小的雜事。

  真矢是個負責且認份的優秀家主,既然決定要回到這個地方,那便得全心無二地讓一切都回歸常軌,總不能讓天堂家在自己這一代沒落下來了吧?

  然而緊接著發生的乾旱與糧荒,令真矢不禁懷疑起這是不是自己人生中最倒楣的一年。

  她還記得那是個空氣裡透著微涼露意的夜晚,真矢好不容易將人手安排妥當,試著讓家業不會因為突來的天災遭致損失慘重。她才繼承這塊土地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光是讓底下的家僕願意順著她的意就費了好大的功夫,她知道自己在家族裡的名聲並不是太好,背負上了拋棄家族卻又見利而歸的惡名,畢竟不是所有人都如同她的父母一般理解她。

  不過就整體而言她還是做得不錯,至少在今天的這個時刻,她已經讓大部份的事物都上了軌道,能夠短暫喘口氣,稍稍休息一下。

  她走在田間的小路上,感受著拂面而來的清風,爬上了被停靠在一旁的馬車內,想要消化掉晚餐時,於飯桌上所經歷的、來自其他家族成員給的種種壓力。

  真矢稍早時喝了些許紅酒,令她感到微醺,而在她背靠著木製的板架時,不遠處的樹林裡有個東西正在閃動,隨即一晃便消失了。

  她當自己因為酒精的緣故而看花了眼,正反思著該節制日後飲酒的額度,那東西便又現出身來,很快地欺上她的面前,天堂真矢這才看清,「那東西」是一個人的形狀。

  對方與她一同在馬車的板面上,就在離她不遠處雙腿微開地以腳尖蹲地,看似毫無心機的笑容距她的臉只有幾個呼吸的距離。真矢先是注意到對方的眼睛,比紅酒更加淺淡的瞳眼襯映著月色閃爍著,毫無瑕疵的臉孔像是一襲染不上塵埃的薄紗,在只餘月光的夜裡微散著溫潤的皎輝,可仔細一看那張臉,卻又好似霜雪般冰冷。

  真矢不自覺地伸出手去撫摸,指尖觸及之處絲毫沒有半點像是人類的溫度。

  「我是克洛迪娜,西條克洛迪娜。」對方開口了,是個明顯壓抑了急切,以及興奮之情的悅耳女聲,「以人類一直以來使用的名詞而言,是個吸血鬼。」



圆子
负能量爆棚待了这么久的组织还是...

负能量爆棚
待了这么久的组织
还是学不会他们那一套
很想安静的生活

负能量爆棚
待了这么久的组织
还是学不会他们那一套
很想安静的生活

圆子
一人犯错集体受罚这是团结这才是...

一人犯错集体受罚
这是团结这才是集体
不甘心,为什么,凭什么
各种抱怨的话语此起彼伏
何为军训何为集体
到底有多少人真的理解
集体,挺可怕的一个词
集体,又是一个让人充满力量的词

一人犯错集体受罚
这是团结这才是集体
不甘心,为什么,凭什么
各种抱怨的话语此起彼伏
何为军训何为集体
到底有多少人真的理解
集体,挺可怕的一个词
集体,又是一个让人充满力量的词

千影极光
给吸血鬼编年史画的人物关系图X...

给吸血鬼编年史画的人物关系图XD。主要是不清不楚的恋爱关系撒。(这是目前我看过比天神右翼更乱的人物关系了。。

给吸血鬼编年史画的人物关系图XD。主要是不清不楚的恋爱关系撒。(这是目前我看过比天神右翼更乱的人物关系了。。

王饿德

夜访

入梅的第一天,早上的雨就在下午被按了暂停。趁梅雨季晃神的难得间隙,我们决定夜访羊山,释放考试周的压力。

在黑夜里行走,头顶没有月亮。烟圈和乌云就略过头顶,空气满是水果硬糖的香气。

山顶,我们极力数清远处的路灯,争执它们最后交汇在何处。最远处的白红相间的霓虹灯是苏宁总部还是中国银行。最高的那栋楼里住的是什么人。

无主题无论点的对话最是惬意。
“你最远能看到哪?”
“能看到我所能看到最远那么远。”

看远处来往的地铁,像一串橘色的彩灯串,我觉得自己在宫崎骏的动画《龙猫》里。

后来选择一条夜路走,其实谁也不愿意在黑暗里行走,可如果把黑暗颗粒化,我感觉我能看见我所见过的风景。我反复向邹描述,再等他去验证。黑暗中的影子...

入梅的第一天,早上的雨就在下午被按了暂停。趁梅雨季晃神的难得间隙,我们决定夜访羊山,释放考试周的压力。

在黑夜里行走,头顶没有月亮。烟圈和乌云就略过头顶,空气满是水果硬糖的香气。

山顶,我们极力数清远处的路灯,争执它们最后交汇在何处。最远处的白红相间的霓虹灯是苏宁总部还是中国银行。最高的那栋楼里住的是什么人。

无主题无论点的对话最是惬意。
“你最远能看到哪?”
“能看到我所能看到最远那么远。”

看远处来往的地铁,像一串橘色的彩灯串,我觉得自己在宫崎骏的动画《龙猫》里。

后来选择一条夜路走,其实谁也不愿意在黑暗里行走,可如果把黑暗颗粒化,我感觉我能看见我所见过的风景。我反复向邹描述,再等他去验证。黑暗中的影子是自由的。

半山腰建着一栋精致的房子,绕了半天,发现有一块石头上写着“羊山饭店”,字迹拙略像是刚练笔的初学生。走近饭店,只能看见大门紧锁以及楼内传来幽幽白光。

我的脑洞就此展开,大门紧锁表示不再营业,而屋内有光说明有人,一定没在干好事!我建议让邹来猜测一下是什么坏事,邹想了想说,学英语?

回来的路上,摩托的心跳灌满耳朵,风一吹,声音就全都散成单音节。我暂时不用担心即将到来的风暴与闪电,这最大的雨,也下不进今夜我们所构建的乌托邦世界。

圆子
什么时候才能做到敢爱敢恨

什么时候才能做到敢爱敢恨

什么时候才能做到敢爱敢恨

圆子

夜访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越得不到越愚蠢的想要去捉住,到头来傻的是自己,将自己的嫉妒完全的暴露出来,你,还在窃窃自喜什么.
希望自己永远不会是那个傻傻的窃窃自喜的人.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越得不到越愚蠢的想要去捉住,到头来傻的是自己,将自己的嫉妒完全的暴露出来,你,还在窃窃自喜什么.
希望自己永远不会是那个傻傻的窃窃自喜的人.

anterbell

【十虐梗】假欢畅

六虐恩义不复         

陆.【夜访】天谴

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仿佛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跳,如果还有的话

我不想看到你为了一个女人颓丧不堪

我想让你可以见我所见,爱我所爱

你上钩了

我从未失败过

你的鲜血比我想象的还要甜美

你坚决不杀人,简直是顽固到不可救药

人类,上帝的宠儿,伊露维塔的次生子

死亡是一个礼物,人类应当学会感激

不过,你确实很有趣,跟你在一起时产生的情绪,有些我都快忘记是什么感觉了

我好像对你上瘾了

不过我也并不想戒掉

不急...

六虐恩义不复         

陆.【夜访】天谴

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仿佛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跳,如果还有的话

我不想看到你为了一个女人颓丧不堪

我想让你可以见我所见,爱我所爱

你上钩了

我从未失败过

你的鲜血比我想象的还要甜美

你坚决不杀人,简直是顽固到不可救药

人类,上帝的宠儿,伊露维塔的次生子

死亡是一个礼物,人类应当学会感激

不过,你确实很有趣,跟你在一起时产生的情绪,有些我都快忘记是什么感觉了

我好像对你上瘾了

不过我也并不想戒掉

不急

先把你绑在我身边,总有一天,我会征服你

你,我,还有一个女儿

若是如此,永生好像也不怎么寂寞了呢

鲜血不断从喉咙向外流失,我拼尽全力,想要喊出你的名字

救我…

直到我在烂泥之中醒来,我愣了好久

也许是我从未教过你吸血鬼的急救知识?

也许是那个讨厌鬼挑拨离间

嗯,对,一定是她

一定是的…

呵,我都快忘了,吸血鬼原来还有眼泪呵

我必须要活下去

我要回去

我要见你

我只是想问问你

我做错了什么

也许,是我太天真

但我也从未想过你是真的希望我死

当烈火炙烤着我的时候

我的脑海里还定格在你离去的身影

我真是无可救药了

我大张着嘴,不住呼号

身上好痛,心里好痛

不知道哪个会更痛一点

莱斯特依旧活了下来,他都不禁佩服自己

为了生存,百无禁忌

所谓的优雅、尊贵,也早就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

再相逢,他依旧光彩照人,恍如昨日

而自己呢,莱斯特自己都不忍心看自己,实在惨不忍睹

然而心中还是有希望的,也许他终会发现自己的好

只是当伸出的手落空的时候,莱斯特心中突然非常平静

是时候了

我将你领入这个世界

给你永恒的生命

你不必感激我

我也不需要

我承认

你是我永生的劫

但我爱你,或恨你

与你无关

你是我的A巍啊

来吧 我们互相伤害吧!!!

来吧 我们互相伤害吧!!!

大葱鲜肉小包子

【靖苏】《夜访》(下)

《夜访》(下)

“苏先生早些歇息,我便先告辞了。”他逃似的从梅长苏身边离开,神色中是难掩的慌张,梅长苏有些担心地看着萧景琰,却反倒令他避得更加厉害了。

“殿下这是怎么了?”

萧景琰只是模糊地应了一句“有事情”便匆匆消失在了书架之后,连找个更有说服力的借口的时间都不肯匀出。

梅长苏盯着那人的身影消失在书架后,若有所思,片刻后唇角浮现出一丝略显无奈的笑容,那头水牛啊,还是不知道怎么道歉呢!可偏就是这个人就算什么服软的话都不说,自己都会不再同他计较的。

窗外寒风烈烈,裹挟着初降的冬雪打在窗户上,发出阵阵有节奏的声响。梅长苏拥了拥身上的披风,撑着身体下了榻,拖着有些虚浮的步子来到了窗前。站定...

《夜访》(下)

“苏先生早些歇息,我便先告辞了。”他逃似的从梅长苏身边离开,神色中是难掩的慌张,梅长苏有些担心地看着萧景琰,却反倒令他避得更加厉害了。

“殿下这是怎么了?”

萧景琰只是模糊地应了一句“有事情”便匆匆消失在了书架之后,连找个更有说服力的借口的时间都不肯匀出。

梅长苏盯着那人的身影消失在书架后,若有所思,片刻后唇角浮现出一丝略显无奈的笑容,那头水牛啊,还是不知道怎么道歉呢!可偏就是这个人就算什么服软的话都不说,自己都会不再同他计较的。

窗外寒风烈烈,裹挟着初降的冬雪打在窗户上,发出阵阵有节奏的声响。梅长苏拥了拥身上的披风,撑着身体下了榻,拖着有些虚浮的步子来到了窗前。站定片刻后,他推开了窗,扑面而来的寒风让他不禁打了个哆嗦,又带出几声咳嗽,他又将身上的披风裹得更紧了些。

院中植的几株腊梅悄然开放,风中除了冰雪的寒意还夹杂着些许浅浅淡淡的梅香。不知怎的,他就想到了梅岭,那处七万赤血男儿的埋骨之地,那里可没有梅花,只有......只有让他避之不及的回忆。万千怨愤,最后临到了嘴边都不过化为了一声轻叹。

萧景琰再次折回来时看到的便是梅长苏茕然独立风雪前的场景,那背影清瘦,显得那么孤单清寂。

“先生还是不要站在风口处吧,容易着凉。”说着已走上前替他关上了窗,并将那个愣在原地的人扶回了榻上。

萧景琰触到了梅长苏的手背,不出所料是冰冷的,然后本来想替他找手炉的念头就被他打消了,直接将那人的手抓住握在手心里焐着。

“殿下......”

见到那张充满错愕神情的脸,他本可以直接解释了,可他私心里却不想这般搪塞过去,反倒将手握得更紧了。

萧景琰觉得自己算是看清了心的,没有意外,只是坦然。他也希望梅长苏能同自己一样,两人能够一直相伴到老,可是现实如何,他方才也自个儿将其中利弊得失想了个透,本就是个没有结果的事,又何苦自寻烦恼。他想,若是他们仅仅维持住当前这般谋士与主君的关系抑或是成为知交,如此也就足够。利弊得失再清楚却还是抵不过一颗人心,而他萧景琰偏有是个有情有义的人,总有几分心思难以抑制,然后一发而不可收。

“殿下......”梅长苏虽然乐意有人给他焐着,但毕竟他自认与萧景琰的关系没有好到当年那般,于是还是不着痕迹地收回了手,“殿下还有什么事情吗?”

萧景琰见他有意避开自己方才的失态便就顺着他的话头接了,视线落到梅长苏的身上,“披风忘在这儿了,回来取。”其实他本可以明日来取,可是他就是想再多见一见这人。

梅长苏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发现自己身上这件就是他的,不免有些尴尬,倒连这种过于拙劣的借口都没有留意,忙伸手去解、萧景琰一把拉住了他,“罢了,倒不急用,你先披着,我明日来取就是了。”又找了个由头来苏宅,萧景琰的心情颇好,面上坚毅的五官也柔和了不少。

梅长苏最后还是将披风解了,缩回到被子中,“如此殿下便可带走了。以后殿下还是少来几趟为好,虽是密道,但若真的为有心人得知,实在不妥。”

萧景琰不好再坚持,闷声拿了披风,临走到书架处不忘回头叮嘱榻上那人。

“长苏,好好休息,不要太累了。”

梅长苏朝他微微笑了笑,眸中似有星光流转,“谢殿下关心。”

夜,又再次陷入了沉寂,雪仍旧纷纷扬扬地飘着,梅长苏难得的做了一个好梦。

梦中,那个叫水牛的少年和他的小殊,一直很快乐幸福地长大,变老,而后一直至共同牵手永远睡去......

大葱鲜肉小包子

【靖苏】夜访(中)

《夜访》(中)

梅长苏动了动嘴唇,刚准备开口见礼,一声“殿下”就被接连的咳嗽打断。

萧景琰见他咳得昏天黑地的,忙将人扶坐起来。梅长苏这一声声咳得撕心裂肺,缓了许久方才见止,而口中甜腥的血腥味却在提醒着自己接下来的情况会不太好,于是便想支走身边这人,“殿下有心了......咳咳......有黎纲他们就可以了......殿下大可不必如此,苏某......”他本想继续说,可却被萧景琰止住,“我去叫他们进来。”

黎纲原就是得了晏大夫的吩咐在外面守夜,听着屋内有动静就立即进来了,却意外发现靖王殿下在此。

“殿下,宗主这里有我们照看就醒了,您明日还须参与朝会,便早些回去歇息吧。”黎纲刚进门就得了宗...

《夜访》(中)

梅长苏动了动嘴唇,刚准备开口见礼,一声“殿下”就被接连的咳嗽打断。

萧景琰见他咳得昏天黑地的,忙将人扶坐起来。梅长苏这一声声咳得撕心裂肺,缓了许久方才见止,而口中甜腥的血腥味却在提醒着自己接下来的情况会不太好,于是便想支走身边这人,“殿下有心了......咳咳......有黎纲他们就可以了......殿下大可不必如此,苏某......”他本想继续说,可却被萧景琰止住,“我去叫他们进来。”

黎纲原就是得了晏大夫的吩咐在外面守夜,听着屋内有动静就立即进来了,却意外发现靖王殿下在此。

“殿下,宗主这里有我们照看就醒了,您明日还须参与朝会,便早些回去歇息吧。”黎纲刚进门就得了宗主的暗示要将萧景琰赶回去。

可偏偏萧景琰这头水牛,脾气死犟,心眼也直,见梅长苏如此,实在放心不下,“先生为我劳心劳力,今日先生如此,我实在不放心。”言下之意已十分明显了,黎纲也无法再多说什么,正在他犹豫纠结之时,梅长苏果不其然地吐出了一口血。

萧景琰看到那滩殷红的血迹,身体就先于大脑做出了反应,上前坐到梅长苏身边,让他靠在自己怀中,替他顺着气,眼中焦急之色让黎纲看得都愣神许久。

“快去请大夫!”梅长苏咳了一阵终于平复了,萧景琰见着他眼睫低垂,似乎是又睡着了,刚才那一阵咳嗽使他苍白的脸上也泛起一丝潮红,看起来有了些鲜活气儿。

梅长苏缓了一会儿,但脑中因缺氧而带来的暂时晕眩结束后便挣扎着起身,萧景琰原先为了防止人从他肩上滑下便用手虚虚地揽着,现下梅长苏移动,他下意识地加重了力道,将人牢牢地困在了自己怀中。

带萧景琰意识到此举的失礼后,他看向怀中之人,只见梅长苏坦然地迎上他的目光,其中没有什么情绪,却看得萧景琰心中一虚,悻悻地松开了手。梅长苏并没有直接躺下,而是就势靠在了身后的靠垫上。

“多谢殿下了。”梅长苏客气地道了声谢,语气轻轻淡淡,也并没有多少诚意。这般客气疏离的态度却让萧景琰满心里关心的话都没了用武之地。

思忖良久,萧景琰刚准备将一颗真心剖白给他看却被晏大夫的到来打断了。

一位鹤发长须的老者,脾气倒是挺大,这是萧景琰第一次见到晏大夫,想起梅长苏之前对他的评价,真心觉得所言非虚。

“这倒没什么大事,荀珍那小子配的药再吃上一粒就好!”老者把完脉,撂下这一句话就气呼呼地回去替梅长苏煎药了。

“殿下,现下也已夜深,明日还有朝会,便早些回去歇息吧。”这回换梅长苏开口赶人了。

萧景琰也知自己不适合多带,便准备离开,临走至书柜处,却又停住了脚步。

“殿下是还有什么事吗?若是营救卫铮之事,我已筹划得差不多了......”梅长苏垂着眼睫,避开了萧景琰的视线。

萧景琰及时止住了那人的话,“苏先生还是要多保重身体,一切还是要以身体为先。”他的目光落在那人的身上,显得比平日里温柔了许多。

梅长苏对他的叮嘱颇为讶异,不解地看着他。

“还有,”梅长苏听到萧景琰继续说着,“那日之事确实是我的不是,我错怪先生了,还望先生见谅。”

梅长苏对于当日之事说不生气是不可能的,但是却因为自身林殊身份的原因,看待事情又多了一个角度。于林殊而言,他萧景琰有情有义,便是十三年过去,也愿意舍弃一身荣耀去救回林殊的副将。可是,于谋士苏哲而言,他本就还有偏见,无法全然信任,更难与之同心同德。那一番话,字字诛心,句句泣血,可是内心却还是会感到一丝被人怀念的温暖,两种情感相互融合,却又难以分辨其中自己的真心如何。

“殿下无需介怀,当日苏某也确有冒犯,还望殿下恕罪。”这是谋士苏哲,若换了当日林殊怕是早就挽了袖子二话不说直接揍上去了,可他不再是林殊,他与林殊之间总归有一条名为生死的界限横在那儿,让他再迈不回去。

萧景琰一番真挚的道歉未及开口就被梅长苏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堵了回来,两厢相视,静默无言。

谋士的眼眸如夜半深沉,萧景琰并未避开梅长苏的目光,视线交错间,不知是谁的心脏恰漏挑了一拍,本该立即收回的目光却失了控制。萧景琰觉得自己从那双从来都是古静无波的眼中读出了一丝熟悉,只是那双眼中没有这般隐忍克制,亦没有这般温和,更没有这般温和,更没有这般深沉难测,林殊从不会如此。他也不知自己为何会回忆起林殊,会将这二人联系到一起,明明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却令他总觉得有种莫名的契合感。“......小殊......”他失神的片刻,这个久违的称呼脱口而出。

梅长苏心头一惊,只觉得全身的血液在那一瞬间都凝固了,眼中的错愕未及展露,剧烈的咳嗽再次袭来,心口传来的刺痛让他难以维持清醒。猛烈的咳嗽使他眼眶中溢出了泪水,却叫他难以辨清究竟是因为那声称呼还是仅仅咳嗽。

萧景琰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惊得回过神儿来,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那人身边,如方才那般替他顺气,“长苏你没事吧,要不要叫你的属下进来?”

梅长苏被他搂住,身体明显僵住了,心中又放松了下来,原来他未必认出。

“殿下请回吧。”声音虽弱,却透露着不容拒绝。梅长苏也不管失不失礼了,他眼下情况不是很好,难保不露出什么破绽,到时候前功尽弃绝非玩笑。

“长苏我......”他意识到方才一时紧张间也叫了这个称呼,现下反应过来,又生硬地转成了“苏先生”,“苏先生,我确实有错在先。身为主君,我一直对你心存偏见,无法做到用人不疑,此一过也。为友,我难得完全信任,坦诚相交,此二过也。当日之语,皆怪我一时愤恨过头昏了头,未问明事情原委即加以斥责甚至恶语相向。铃铛我又挂好了,我是诚心向先生道歉的。我有意引先生为知己,并且我今日承诺日后必全心信任先生,不知先生可愿接受?”

梅长苏未曾想到他会这般诚心致歉,也从未想过像他这般生性耿直之人竟会有这个面目全非,机诡满腹的旧友再次成为知交的可能,内心不无触动。

许久,谋士抬眼看向萧景琰,“苏某自然是愿意的。只是......殿下不会嫌弃苏某一介白衣,身份卑微,不会避忌苏某行事阴诡吗?若是如此,还望殿下不必以此事来承诺于人。”

“苏先生当知我会否介意身份尊卑,若是如此,先生当初又怎会选择我呢?至于先生的那些手段,起初我也是反感排斥的,可后来却也渐渐明白:以计伤己一而损敌百,一如以四两之力拔千钧之鼎,既然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之计可用,为何此计不可用?于暗处谋事,不过是兵书上所言借助自身优势,绝非仅因此便将之称为阴诡。更何况,苏先生煎熬心血,权衡再三力图将无辜之人保护好,将不必要的损伤降至最低,一颗仁心,我又怎可以阴诡之名辱之?”萧景琰的一番话陈词慷慨,让梅长苏一颗不安的心终于平复下来。

“多谢殿下理解。”萧景琰难得地在他脸上瞧到如此轻松的笑,心头也被染上了一层暖意。他看着那憔悴面容上轻松的笑容,心头萦绕着满满的心疼,或许怜他病体难支,一生缠绵病榻,志向难伸,但更多的是见到此人脸上云淡风轻的笑容与眼底的一抹悦色。这个人总是不介意在他面前展示着这个世界的恶意,他的手腕,他的智谋,他总是毫不避及自己的厌恶一再提及,可却也是他默默地将自己同那些阴谋拉开,而他的展示却是一种善意的提醒。可这些刻意的保护,他偏生毫不在意。面对自己,他少有见到梅长苏用和蒙挚说话时那样轻快的语气,只有自己提及对他的认可是,那双幽深的眼眸中才会浮现一丝光亮。

萧景琰觉得自己的胸膛开始有些发烫,扶着梅长苏的双手手心也有些渗出了汗,他觉得心口有一种异样的情愫在悄然蔓延开来......

私心里让景琰长了点智商,不想让苏哥哥那么苦,希望景琰能试着去理解理解苏哥哥。(大年夜更文,我也是蛮拼的。)

大葱鲜肉小包子

【靖苏】夜访(上)

《夜访》(上)

(时间点:雪中争执后)

夜色昏沉,层层暗云密密麻麻地铺满整片天空不留一丝空隙,原本难得的一轮满月今夜也隐匿了身影。整片夜空黑压压的一片,隐有山雨欲来之势。

梅长苏今日推演解救卫铮之法直到很晚,头有些隐隐的疼。他本想再撑会儿,可却被晏大夫以及一众忠心的下属们赶上了床,就连一向最支持他的飞流也被那群人给收买了,这番架势让他实在不敢多做坚持。

一碗苦涩得近乎难以下咽的药汁下肚,胃中少不得有些难受,但精神不济如他却再难分出心神去计较。头痛在药力的作用下缓解了不少,可是神智却又开始有些模糊,梅长苏本能地裹紧了被子蜷起了身子。就这样也没有多久,他的鼻息渐渐平缓,已然入睡。

黎刚掐...

《夜访》(上)

(时间点:雪中争执后)

夜色昏沉,层层暗云密密麻麻地铺满整片天空不留一丝空隙,原本难得的一轮满月今夜也隐匿了身影。整片夜空黑压压的一片,隐有山雨欲来之势。

梅长苏今日推演解救卫铮之法直到很晚,头有些隐隐的疼。他本想再撑会儿,可却被晏大夫以及一众忠心的下属们赶上了床,就连一向最支持他的飞流也被那群人给收买了,这番架势让他实在不敢多做坚持。

一碗苦涩得近乎难以下咽的药汁下肚,胃中少不得有些难受,但精神不济如他却再难分出心神去计较。头痛在药力的作用下缓解了不少,可是神智却又开始有些模糊,梅长苏本能地裹紧了被子蜷起了身子。就这样也没有多久,他的鼻息渐渐平缓,已然入睡。

黎刚掐准了时间进来瞧了一趟,将房中的炭火拨得旺了些后熄了大半的灯仅留下几盏,以防宗主夜间起来,完成了这一系列事后还不忘叮嘱了睡在外间的飞流不要打扰宗主后方才放心离开。

也就在黎刚走后没有多久,一阵清脆的铜铃声打破了室内的沉静。

飞流警觉地睁开眼,他知道是水牛来了,正准备去叫苏哥哥,可是想到刚才黎刚大叔说不要打扰苏哥哥还是决定先去给水牛开门。

自从那日与梅长苏在雪中一番争执后,萧景琰已经许久未见过梅长苏了。一方面,梅长苏不愿让他插手所以尽量避着他,另一方面,倒是他自己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梅长苏了。

当日之事,现在想来自己确实是冲动过头了。他听到那位侍女的话时,他真的是出离愤怒了,可这一腔怒火却又不全是是因为梅长苏对他母妃受困采取冷眼旁观的态度,而是失望的愤怒。他以为自己已经可以完全信任那人,他甚至早已在私心里将他划入知交好友一列,可是到头来也不过是他自己的一厢情愿......他对他恶语相向,还亲手斩断了那枚铜铃,他的动作干净利落,可他却心虚得很,因为他真的不想再面对梅长苏,他怕自己下一秒就会心软。可后来事实证明,自己确实是误会了,自己误会他了......(注:是指卫铮的事情,时间点没有到小新说明真相。)

今日走到暗门处,萧景琰犹豫了半晌,终于还是走入了密道。

铜铃他几日前早已重新系好,他伸手拉住线,指尖来回磨动着细线却又不见他拉动。他觉得自己有必要与梅长苏道歉,指尖停顿。他扯了扯细线,清脆悦耳的铜铃声如之前许多次那样回荡在密道中。

许久未得到回应,他刚思忖着是否回去,门便打开了,是梅长苏身边那个叫飞流的小护卫。他心底却还是隐隐有些失望的,脑中回想起之前的多次夜访。

有时他会等上片刻,大多是梅长苏已经睡下了,出现在自己面前时执一柄油灯,青丝半束,清秀的面容在微微摇曳的灯影下总是显得那么温暖柔和,有时他很快就可以见到那人,但也有时不凑巧根本碰不上面......他想,他已经习惯了打开密道时面前站着的人是梅长苏了。

“苏哥哥!病了!睡觉!”

萧景琰对于他的独特的说话方式已经有些熟悉了,又确认了一下,“严重吗?”

少年眨了眨眼睛,疑惑地歪了歪脑袋,然后点了点头,可稍顿了片刻后又摇了摇头。

他这番回应倒是让萧景琰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既然今日是飞流来开的密道,想必梅长苏的病情定是不算轻。他虽然知道梅长苏一年到头常常在病中,可每次听到苏宅的人前来通报时,心中总还是会为那人担忧许久,那人的情况如何总是能够牵扯着他内心的。“带我去看看他吧。”他还是不放心,他想亲眼看看他再走。

飞流倒是听懂了,侧身让他进入了内室。

眼下已是年关,前几日几场雪落了下来,是最阴冷难耐的时候了,不过室内与外面却俨然是两个世界,便是如飞流,仅着一身夏衫也不会觉得冷。萧景琰将披风搭在了臂上,随飞流来到了榻旁。

飞流将人领到就准备去叫醒梅长苏,却被萧景琰眼疾手快地制止住了,他还刻意放低了声音,“你苏哥哥不舒服,让他睡吧。”

飞流有些委屈,坚持强调,“之前都这样!”

萧景琰一愣,之前是不是很多次自己夜间突至,而这人也像这样在病中撑着身体接待自己的?

也就是他一愣神的工夫,飞流推了推梅长苏一把,“苏哥哥!”

萧景琰本来还犹豫着见到梅长苏之后该如何道歉,可临到了这时候他却都忘得一干二净了。不过还好梅长苏只是不安地皱了皱眉,仍旧是昏睡着。

飞流见状,有些失落,却听得萧景琰开口,“飞流,你苏哥哥要睡,不要打扰他了。”

虽然飞流很想陪着苏哥哥,但是之前苏哥哥告诉他水牛是个很好的人,所以自己还是要乖一点,于是便自己回了隔间睡觉了。

萧景琰也不管合不合礼数,径自坐到了床边,什么也没有做,只是静静地看着榻上之人,他有一种预感,有什么疑惑自己今日便可解开了。

梅长苏睡得很沉,却并不安稳,梦中十三年前的那场烈火仍旧灼灼地炙烤着他。苍山负雪,可最后那七万男儿的热血与那一场烈火将梅岭的皑皑白雪都化了个干净。梅长苏又好像回到了那日孤立无援的时候,父亲、聂叔叔......一个个熟悉慈爱的面孔在他面前闪过,最后却又一个个被那烈火吞噬,满腔愤怒临到了却又无从申诉,原来悲痛至了极点是流不出泪的,泪早被那场火烤干了。

梅长苏此刻觉得冷极了,可偏生周围却又有烈火炙烤着,心口也是钝钝的疼,连整个身体的感官都因此有些迟钝了,有种意识要涣散的解脱感......他有一瞬间甚至想,若是就此了结,会不会比现在这样要好受得多,可是自己不行......

萧景琰见到梅长苏的眉头紧蹙着,一脸痛苦的样子也是被吓了一跳。不过一小会儿,梅长苏的额上就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而脸色此刻也是苍白得吓人。他伸手探了探他的额角,触手滚烫,可那人却一直不安地裹紧被子,身体蜷缩着,还在不住地打着哆嗦。

一时间萧景琰也慌了,他虽知梅长苏身有宿疾,可却并不知道个中凶险,现下让他遇上,他也是手足无措,暗恨自己未曾向母亲多了解一点医术。

“长苏,长苏。”他试探地换了两声那人的名字,不再是平日里尊称的苏先生,而是他一直以来想唤出的名字。

梅长苏隐约听得有人在喊他的名字,心神未动,周身的烈焰赤血也于顷刻间消失,周身场景转换:

一处宽敞的庭院,并无文人雅士精心设计的园林草木,只是一处铺着砂石的练武场,一旁的兵器架上还随意地插着几柄长枪短剑。

尽管时隔十多年,梅长苏还是一眼认出了这里就是靖王府的后院,一处专属于萧景琰与林殊的练武场。

还未及梅长苏收回视线,一道身影已近身上前,趁他愣神见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他制住。

“小殊,你怎么了,想什么心事呢?”那人伸手打算扶起他。

梅长苏躺在地上,看着上方那人,五官坚毅却仍透着未脱的稚气,眉眼间一派天真烂漫。是了,这是当初那个未经时光磨砺的少年萧景琰。阳光正好,梅长苏微微眯起了眼,朝他微微一笑,“景琰......”他眉眼微弯,林殊的面容上却是梅长苏才有的温和的浅笑。

萧景琰恰将臂弯上的披风盖到那人身上,可却听到梅长苏微不可闻地唤了一声“景琰”,一种没来由的熟悉感让他有些愣住了,方才未及收回的手也停在那儿。他紧蹙着眉头端详着梅长苏的脸,试图找出一点儿熟悉感,可却徒劳无获。

梦中,一切场景又消失了,梅长苏挣扎着睁开了眼,脑中仍还一片混沌却恰撞上了一道灼热的视线:萧景琰!

一枚文具痴汉2.0
平生一倾心 却临平生一永诀 —...

平生一倾心

却临平生一永诀

——《寄魂》

平生一倾心

却临平生一永诀

——《寄魂》

小笼包

[RPS][AU][Evanstan]夜访 CH.05

说好的更新〜响应CE巨巨的发糖来上小甜饼www
整章都是手机敲的,如果有bug欢迎指出。

醒目:吸血鬼AU,RPS! 伪父子!养成!年上!虽然不是亲爹但如果有任何一个雷点请点X!
反正都是yy千万不要当真……都是假的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OK的话,我们继续。

夜访 05

纽约,纽约。
纽约是最好的藏身之处。
你每天会跟上千人擦肩而过,没有人会记得你。
不必隐匿行迹,无需掩饰不同。
这里有最宽容的态度和最疏远的距离。
繁华的钢铁水泥铸就的原始森林。

Sebastian有了新的学校,同学们有着各种肤色信仰血统和背景。
美丽的眼睛和爱笑的性格很快为他赢得了一票朋友,他们很热心地在语言方面给与他无私的帮助,Sebastian...

说好的更新〜响应CE巨巨的发糖来上小甜饼www
整章都是手机敲的,如果有bug欢迎指出。

醒目:吸血鬼AU,RPS! 伪父子!养成!年上!虽然不是亲爹但如果有任何一个雷点请点X!
反正都是yy千万不要当真……都是假的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OK的话,我们继续。


夜访 05

纽约,纽约。
纽约是最好的藏身之处。
你每天会跟上千人擦肩而过,没有人会记得你。
不必隐匿行迹,无需掩饰不同。
这里有最宽容的态度和最疏远的距离。
繁华的钢铁水泥铸就的原始森林。

Sebastian有了新的学校,同学们有着各种肤色信仰血统和背景。
美丽的眼睛和爱笑的性格很快为他赢得了一票朋友,他们很热心地在语言方面给与他无私的帮助,Sebastian也不吝于跟新朋友们分享从前的见闻。
当新朋友们得知Sebastian会弹钢琴之后甚至欢呼了起来。
一向不擅长拒绝的Sebastian就这么变成了一支高中生乐队的键盘手,在第一次堪称混乱但气氛友好的排练之后Sebastian决定他喜欢这个。

晚上的二人读书会上Sebastian把这件事告诉了Chris,引发了一场长达两分钟的大笑。
Sebastian为这意料之外的展开频频啃咬下唇,他完全摸不透Chris是在笑什么,只能等他笑完再说。
“Sebby你知道吗,Scarlett一直希望你能去茱莉亚的。要是她听说了你跑去玩摇滚,你猜她会怎么说?”终于结束了魔性笑声的Chris抛出了一个Sebastian更不想面对的问题。
Sebastian开始加倍蹂躏自己的嘴巴和手指,他一点也不愿意去想象一个狂暴化的魔鬼钢琴教师会带来什么。
而且那不是重点。
Sebastian稳了稳呼吸,看向Chris,“Dad你怎么看呢?你也觉得弹键盘是……?”
Sebastian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他甚至想好了如果Chris和Scarlett意见一致,他要怎么告诉Dad他觉得乐队很有趣他很喜欢这个,而且他并没有打算要因此而荒废了自己的钢琴课。
“做你喜欢的就好。”Chris没有给他太多纠结的时间,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似的接了下去,“音乐因为跟朋友分享才变得更有趣。尝试不同的风格不见得是坏事。顺便说我曾经是个吉他手。”
喜出望外不是个夸张的形容词,Sebastian欢呼一声扑上去给了Chris一个大大的熊抱。
Chris叹口气伸出左手揽住他,才得以在艰难的平衡中保全了右手高脚杯里的深红液体。
Sebastian不止一次对杯中的酒液表示好奇。
虽然他自己并不确定迷惑他的是深红的色泽还是缠绕在冷硬玻璃杯上的Chris的手指。
对此Chris的态度一向坚决:“二十一岁,Sebby。你现在还是未成年人。到那时候如果你还有兴趣,我不会再像个讨厌的大人。”
面对这样的Chris,Sebastian除了做个乖孩子别无选择。

搬来美国之后最大的不便是Scott不能再跨越大西洋给他“送酒上门”了。
Chris不得不驱车四个小时去家族所在的波士顿给自己搬来一箱又一箱的私酿。
最近的一次返乡之旅,家族的大家长Lisa笑着看向Chris,“气色不错孩子,遇到好事了?”
“是的Lisa,再好不过了。”Chris答道,同样以微笑回应。

只要活着,总会遇到好事的。
这句话是从前Lisa告诉Chris的。
在他被漫长岁月的无聊和空虚折磨到只能用自己试验第一百种杀死吸血鬼的办法却又在下一个夜幕降临时醒来的时候。
时间证明了她是对的。
Chris熬过了那些无休无止的年月。
Chris遇到了Sebastian。
没有比这更好的事了。

05•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