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梦兄弟

11326浏览    109参与
曦月无关

记录一下

听着歌心里连画面等等全部想好了然后发现自己不会画画不会做视频……

心里苦

先记着,等我学会画画我一定画出来!!!

大家可以去听听这些歌的!!欢迎讨论!!

我尽力把视频先转成文字写出来……大家想先看哪一篇?


德哈:《Maps》--Alyson Stoner/MAX/Kurt Hugo Schneider

       两个小男孩用暗道连接彼此相互救赎,成长的故事!“the map I left to you”想出来的画面是两个人一手...

听着歌心里连画面等等全部想好了然后发现自己不会画画不会做视频……

心里苦

先记着,等我学会画画我一定画出来!!!

大家可以去听听这些歌的!!欢迎讨论!!

我尽力把视频先转成文字写出来……大家想先看哪一篇?


德哈:《Maps》--Alyson Stoner/MAX/Kurt Hugo Schneider

       两个小男孩用暗道连接彼此相互救赎,成长的故事!“the map I left to you”想出来的画面是两个人一手拿着地图,一手提着灯在黑暗中前进的画面,最后两个人一起前进,手里拿着同一份地图。


炭善:Florence + The Machine--《No Light, No Light》

       善逸为了救下炭治郎和其他人宁愿自己变成鬼,其他人不知情但要杀他,炭治郎在一番纠结之后在要削下头颅一瞬间救下了善逸最后自己也改变了想法,两个人决定隐居起来。


cross中心,ink和error客串:lasah—《ネジ巻き師と太虚鳥》

    ink对应白色的乌鸦,error对应黑色的乌鸦。“杀掉黑色乌鸦”的部分对应cross选择背离一切,重新建立自己的au。

ink和error的cp向:Zara Larsson—《WOW》

两个不完整的怪物的相爱,“皇冠”“华服”对应其他完整的au。最终他们跨过缺憾走向彼此。

    想到的一小段文字:

    他看着ink,那个家伙忘记了今天的舞会,身上的衣服满是墨水,脸上还有不知道哪里蹭的污渍。

   但他一瞬间又想去他妈的,他现在就想拉着ink跳舞,跳多久都没关系,跳什么都没关系,只要他们还在这里。

   他们此刻并肩而立。


sans和papyrus的cp向,sans视角:Florence + The Machine--《No Light, No Light》

 剧情同我之前写过的《日记》,其实那一篇的来源就是这首歌里的“I'll do anything to make you stay”

(这首歌真的爆好听!!!!狂推!!)


sans和papyrus的cp向,papy视角:

Sam Tsui/Kurt Hugo Schneider—《Safe and Sound》

     其实相比于原唱我更喜欢这一首,这一首真的有一种战火过后的救赎的感觉。

     其实算是“日记”设定下的papy视角,我尽力试试能不能过几天把papy的日记写出来吧。

      前两句就能够体会到sans听到papy一件坚定的说:“我永远不会离开你。”的绝望。最后papy其实在死亡的时候从人类那里知道了sans一直记得的事情,所以他也在努力的让自己记住“要爱sans”。


 

梦兄弟cp向:Florence + The Machine--《No Light, No Light》

没错又是这首歌!!!!

谁是晨曦谁是夜晚一目了然对不对!!!

dream为了留住night愿意付出一切!!

当然还有我帕衫神曲!!!!(自己理解的!不喜勿喷)

我不允许任何一个帕衫党还没听过这首歌!!!

我觉得这首歌不需要剧情,听歌我都能吃一嘴弟控糖!!!甜到死那种!!!


烟枪×蓝莓cp向:Anthem Lights—《I Really Like You》

别给我扯这么多,这一对,甜就完事了!!

老板给我来两斤蜂蜜蓝莓!!!今天不吃出糖尿病我不走了!!!

雷卡:还是之前出镜率最高的那首歌……

我都懒得打了

大概是接剧情27集,卡卡接受了指尖陀螺然后救下了雷狮,凹凸大赛宣布停赛卡米尔一个人离开。雷狮在很久之后才找到卡卡的故事。

“would you leave me?If I told you what I have done?”卡卡在离开雷狮之后又做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



要不然我建个歌单??

算了好麻烦你们自己找吧

曦月无关

小年夜啦

突然想到的奇奇怪怪的东西

ooc注意

cp:梦兄弟,ink×error


    dream和nightmare在一起这件事算是公开的秘密。

    两个情绪守护者在同一屋檐下也倒是将日子过得像模像样。

    dream闹腾,大部分的时候nightmare由着他闹腾,少部分时候陪着他闹腾。

    但他们两的情绪问题也是问题,更别说两个人身份处于对立面。...


突然想到的奇奇怪怪的东西

ooc注意

cp:梦兄弟,ink×error



    dream和nightmare在一起这件事算是公开的秘密。

    两个情绪守护者在同一屋檐下也倒是将日子过得像模像样。

    dream闹腾,大部分的时候nightmare由着他闹腾,少部分时候陪着他闹腾。

    但他们两的情绪问题也是问题,更别说两个人身份处于对立面。

    

    某日两人因为昨天是因为谁才没有去超市买今天的东西而闹矛盾。

    说来也奇怪,dream明明是积极情绪的守护者,一遇到nightmare就很容易出现负面情绪。

    其实正常,谁在做饭的时候突然发现一滴黑色的不明物体掉到自己的菜里谁都会炸。更何况那是dream专门跑到sans那里买的热猫。限定那种。

    然后吵着吵着dream就突然开始掉泪,开始bb当初nightmare不给他讲睡前故事。

    nightmare看到他的眼泪心里就没法了,感受到自己力量增强就知道这货居然是真的在难过。

   于是他走过去想给dream把眼泪擦掉。

   然而来自积极情绪守护者的消极情绪给他带来的力量不是一般的大。

   刚拍到dream肩膀,dream就被打飞了出去。

   

   于是ink和error刚进入这两兄弟的空间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nightmare的手还伸直在空中,而dream倒在一边,眼里尽是不可置信还有泪水。

   这玩意怎么看都是一出家暴大戏。

   ink甚至已经脑补出dream平时是怎么忍受着nightmare的折磨还对他们笑得这么开心说nightmare对他有多好多好了。

   这个500岁的傻孩子!

  于是ink眼睛变成了靶心,提起笔就冲出去了。

  他要为dream讨回公道!打死这个渣男!


   error在ink愣住的一瞬间就知道他想干什么了。

   但他不打算拦着。

   nightmare前几天偷fell家的东西嫁祸在他身上的事情他还没算呢。

   虽然那天他确实去拿了几盒巧克力。


   ink和nightmare打的难舍难分。

   nightmare看了一眼旁边站着的两个,他要是伤着ink一下,这两个人都要过来跟他拼命。

   于是整场打斗中充斥着“你听我解释。”“解释个屁我都看到了!”等奇奇怪怪的句子。

   不知道的还以为ink和nightmare是一对结果ink撞见nightmare出轨dream一样。


   error走过去把dream扶起来。

   dream脸色复杂,“他又忘了?你们出门去超市买菜的时候我才跟他说过的。这种情形我和night之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嗯,”error冷静得一比,“他这记性,正常,菜买好了,锅也重新买了一个,你先去做饭吧,我去fell那拿点巧克力。”






fell:你妈的为什么。


曦月无关

论给自己绑红线的注意事项(二)

ooc注意

吐槽戏多ink×忧郁老哥error(虽然本章error没有出现。)

含有大量审判组、nightmare×dream等兄弟骨科!!


前篇见合集

沙雕文


注意事项第二点:

身边的那种人是你心里的恋人呢?


      “所以,断掉以后不应该你想办法给我重新连上?”

     “这不是把你姻缘谱也炸了?想着要是随便给你拉一个的话那家伙多可怜啊爱上一个没灵魂的骨头架子对吧。”...


ooc注意

吐槽戏多ink×忧郁老哥error(虽然本章error没有出现。)

含有大量审判组、nightmare×dream等兄弟骨科!!


前篇见合集

沙雕文


注意事项第二点:

身边的那种人是你心里的恋人呢?


      “所以,断掉以后不应该你想办法给我重新连上?”

     “这不是把你姻缘谱也炸了?想着要是随便给你拉一个的话那家伙多可怜啊爱上一个没灵魂的骨头架子对吧。”

      “……so?”ink忍住喷墨水的冲动,虽然自己也知道没灵魂是个硬伤但这么提起来还是很气人啊喂!果然所有sans骨子里都是有“骨气”的是吗??

     “所以我这不是亲自过来……”粉红衣服的sans揣着手笑得一脸纯良。

      “亲自过来给我牵?”

      “亲自过来让你自己选一个自己牵!大气吧!”

      “……”

      “?怎么了?”

      “你跟我说实话。”ink深吸了一口气。

      “说。”

      “你家的papyrus应该是让你来给我牵?自己选这事完全就因为你自己懒得给我找一个是吧!!”

       “当然不是!”Cupid看着ink的脸认真的说:“牵红线的事情,将就的是一个两情相悦!这种事怎么能叫懒??这件充分考虑客户心中要求。”

      可以,这很强。ink强行咽下了梗在喉头的一口墨水,决定下次亲自去这个Au转转。

      Cupid看到ink似乎已经强行接受了这种设定后笑了一下,从衣兜里掏出一把蓝色的线来。“拿着,想跟谁拉跟谁拉,想拉多少拉多少。”

      “你们这个……这么随意的?”

       “没,正巧今天我当班,来都来你这了总要充分利用,再慢慢跑去工作那也太惨了,都给你,你要是看着有谁像一对就拉上。”

       “要是人家已经有被拉过红线了呢?这不是毁人姻缘??”

       “没事,要是太强行线自己也会断的,影响不大,最多就几天之内搞几段三四角恋而已。”

问题不大个屁,这个问题大的很,要慌。

      “对了,线越多的话两个人之间的情感就会越强,你珍惜着点啊,要是牵错了那段日子过后你肯定……唉……”

      ink看着手里的一把蓝线,“这玩意怎么是蓝色的??说好的红线呢??这么不专业的吗??”

      “红线他就是个代表,只要你想要,我回去给你染一把七彩的都行。”

      要是七彩的我全拴在fresh那个憨憨身上。让他跟error长长久久互相折磨。ink在心中小声bb。

      “哎呀,出来的时间也够长了,我该回去了。”

Cupid伸了个懒腰,“那么,祝你好运?有问题的话就找我,你知道的,用粉红色颜料在地上画个圈。”说完就潇洒的消失了,留下了ink一个人对着手上断掉的红线和一把蓝线发呆。

     “对了!”地上那个带着粉红色帽子的骨头又冒出来,“这几天我能力先借你用,没有攻击性,就只是能够看到人和人之间的线性关系而已,加油,好好用。而且,你的真命天子都跟你牵了这么久的红线了,你把能力用在他身上应该会有跟其他人不一样的反应的!”

     线性关系,还真命天子……ink抽了抽嘴角,那个Au肯定没有几个正常怪物。

    然后接到nm电话的dream急匆匆的跑过来,对

ink说有急事找他。

    然后就到了现在。


     “……”nightmare一脸扭曲。

     “!!”dream一脸兴奋。“那你能看看我和night之间是什么线吗??”

   “噫,我才不要。”nightmare嘴上说着拒绝眼睛却盯着ink。

    “但他这线的颜色都不一定,怎么区分是什么线啊?”ink突然疑惑。

    “也许是其他的??你试试嘛。”dream瞪大了眼睛看着ink。

    ink点点头,闭上眼睛试着使用那股力量,然后睁开眼睛。

    睁开眼的一瞬间他就后悔了,nightmare和dream之间粉红色的泡泡还混杂着玫瑰香气的氛围差点让ink双眼一翻当场去世,更不用说他们两左手小指上链接着的透着一股子妖艳的红线。

    而这时dream正试图跳到nightmare的身上,被触手挡住后只能抱着他的触手又蹦又跳,“night你觉得我们会是什么关系啊!!”

   “我他妈怎么知道!!我跟你没关系!!”nightmare大声吼道。

    但ink发誓他真的透过那层石油看到nightmare老脸一红。看不出来你是这种nightmare哦,闷骚型的。

    “怎么可能!!!”dream放下触手,叉着腰大声的说。“我和你!!绝对是!!最好的兄弟啊!!”


   。。。


   dream依旧叉着腰,脸上的笑容连太阳的光芒都压不下去。nightmare一口气差点没上来,虽然知道骷髅是不会被气死的,但这时候他是真的感觉自己要死在这了。

   于是ink决定拯救这一切。

   “你们……”ink看着他们两,一脸的严肃正经,那边打闹的两个骨也停了下来看着他。“你们之间没关系,只有友情。”

   ……

   ……

   ……

   哦豁

   一时间三个骨有两个的心态都崩了。

   “怎么可能!!!我和night彼此相爱!!!我们怎么可能没有关系!!!night你是不是不爱我!!你说清楚!!你是不是喜欢那个脑袋有洞的!!!”dream当时就不干了,把触手往地上一砸就开始质问。

   “你想什么呢!!!从你跟我住开始他们连咱们家都没进来过我找谁去???要出问题也是你!!你是不是喜欢那个脖子上系着蓝色口水兜的蓝莓小鬼!!!”nightmare被触手掉地一瞬间疼得脸色一变然后开始反问。

    哇奥。贵圈这么乱的吗。还有你们俩什么时候搞到一起去的????明明上次都还在打赌你们俩什么时候才会表白来着……

     ink心里乱的一匹,但面上稳如老狗,取出画笔原地打洞就走了。留下这两兄弟在原地用心交流。最后交流到哪里这件事情ink用自己没有大脑的头骨想想也清楚。

     在接下来的几天内ink走了许多的au然后惊讶的发现根本不需要他帮忙,某些怪物的红线已经强大得能够跨越世界观。发现这个事情是在某次被一对暴力狂兄弟刺激后随意一传就到了某两位正在干好事的骨的家里。说家里也许不准确,是卧室里,再准确一点,是床侧边的床头柜上。

    “……”烟枪默默拉上了被子。

    “……”sans默默在被子里套上了衣服。

    “……”ink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但是在这种时候好像说什么都不太正常。

     “所以,你这姻缘,找到我们这来了?”烟枪叼着一支烟,首先打破了沉默。

    “哟,你都知道了?”ink有些惊讶了,他还没来过这里和原版那呢,这两货怎么就知道了?


     "dream和nightmare那天吵架扯到了蓝莓,然后他们就来找蓝莓对峙,然后dream就跟蓝莓说nightmare出轨,然后又带着蓝莓去找了honor,然后honor为了自证清白又打电话把killer他们全部叫来了……"sans娓娓道来,看ink的眼神里有一丝心疼……但更多的还是看好戏的兴奋。

      “……”ink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止言又欲。他感觉脑袋有点烧,想喝水,“那蓝莓呢?”

   “跟papyrus出去探险去了。”

   行吧跨世界的还不止这一对。

    ink握了握手里的蓝线,想想自己还没找到的另一半,更是觉得糟心。忍不住闷了一口手里的颜料。

    “行吧那我不打扰了,”ink放下颜料,站了起来,“你们……继续?”

     这种情况下要是还能继续那就绝对是天赋异鼎或者脑袋里面只剩下精虫。

     于是烟枪及时阻止了ink用墨水继续糟蹋这两个懒鬼的乱的不行的房间地毯。“走正门吧。”

     “……”ink感觉有点憋屈,但他说不出来,只能转身走出去,还不忘把门带上,防止那两个天真得不得了的小鬼回来看到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error前几天在一个沙漠里。”sans突然开口,“现在的话,他可能在他的空间里?”

   “关他什么事?”ink愣住了,“怎么你们都觉得我跟他有那么多关系?”

   “没什么,听说他已经大半个月没在他的空间里了,你就不觉得他又在搞什么事?万一他想把那个au毁灭了提前去踩点怎么办??”sans义正言辞。

    sans这么一说ink也反应过来,确实有很久没有见到error了,于是他点了点头,顺手将门带上后走了出去。

   他在兜里找了找,想要找到他和error联系用的那根蓝线,然后他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

   他的手突然开始颤抖,然后,掏出了——

   一把蓝线。



    error发现了一个新的Au,在沙漠里。他原本想去看看然后直接毁掉,却在进入的一瞬间被沙漠里的一汪清泉和远方的落日惊得说不出话。

   可以看出这是一个被倾注了很多心血的au,而且很容易看出,这是一条和平线。

   怪物们和人类共同度过沙漠里的灾难走向远方,尽管error不想承认但现在他确实不想毁了这里。

   也许这里可以当做出了域外之外的另一个休息地?这个想法不错。

   error换了一身当地的装束,从城镇走向那个湖泊。

   沙漠里的清泉本就难得,更何况它还如此美丽。

   在这里他可以细细的想想自己和ink之间的那点破事。

   他对ink是什么感情呢?很长一段时间内他自己都不清楚。

   他和ink毫无疑问对彼此来说是世界上不可替代的两个存在。

   他和ink打打闹闹了这么久,但从来没有想过会不会有一天对方会消失?甚至连对方会找什么人过日子都没想过。

   他们两都是怪胎,两个怪胎待在一起就再好不过,没有必要再去祸害其他人了。

   可是看到ink在他面前维护别人时心里的愤怒是什么?在他和ink打起来时ink那一句“不关你的事”所带来的他灵魂中的振动又是什么?

    他喜欢ink,ink没有灵魂,ink不懂喜欢。总结下来,他喜欢上了一个不可能喜欢他的,怪物中的怪物。

    但说来也奇怪,明明都已经决定就这么跟他耗下去了,但就在前几天的晚饭时候,他突然感觉很累,如果非要形容那种感觉的话……那应该是——灵魂中有一根线突然断掉了。








九九表

你看这个nm笑的多开心啊

你看这个nm笑的多开心啊

飛越血海
  1. 她本人有追蹤我,然後很諷刺的是這張圖剛好就在這上頭,找不到,麻煩之類的話可見都是胡說八道。
  2. 這張是我發的授權轉載圖,從日期可以看見我很早就發了,並且我的lof裡頭也有黑瓜太太的授權申請跟同意圖
  3. 這張是他盜的我的圖,連我的轉載聲明一字不漏的複製去了。

佔tag致歉。

很久沒遇到那麼厚臉皮的人,不知如何開頭。

簡單來說,就是我要到授權轉發的圖被@七心闪闪 這個莫名奇妙的人偷盜了,不只圖而是包含我的授權申明一字不漏的全盜🙄

這件事起因是我的朋友發現的,我請朋友先去溝通一下(因為前面我怕是誤會)但是圖四就是溝通結果,喔因為有人想看,所以明明我們都在同一個平台,妳卻懶得給網址直接把我搬運的圖連帶我打的聲明給偷走。

我當初可以要到授權是因為我跟這位繪師太太是朋友,那時我們玩得很好(現在她已經出圈了),所以我希望她的創作可以被更多人看見故而去跟他要授權放來Lof

我的本意是希望大家可以看見這位太太的作品,而不是為了滿足沒本事畫圖...

佔tag致歉。

很久沒遇到那麼厚臉皮的人,不知如何開頭。

簡單來說,就是我要到授權轉發的圖被@七心闪闪 這個莫名奇妙的人偷盜了,不只圖而是包含我的授權申明一字不漏的全盜🙄

這件事起因是我的朋友發現的,我請朋友先去溝通一下(因為前面我怕是誤會)但是圖四就是溝通結果,喔因為有人想看,所以明明我們都在同一個平台,妳卻懶得給網址直接把我搬運的圖連帶我打的聲明給偷走。

我當初可以要到授權是因為我跟這位繪師太太是朋友,那時我們玩得很好(現在她已經出圈了),所以我希望她的創作可以被更多人看見故而去跟他要授權放來Lof

我的本意是希望大家可以看見這位太太的作品,而不是為了滿足沒本事畫圖只懂偷盜別人成品來增加自己熱度的小賊。

我本來想說能私下了結就算了,沒想到不管是我的朋友私信還是我直接留言他都打算裝死到底,無奈之下才廣為告知不知情的大家。(在我打這篇的時候,她已經把我的告知評論給刪除了🙄🙄🙄)

麻煩請不要給那張盜圖熱度,如果你原本不知道,那也沒關係,你現在知道了,請大家幫忙檢舉或者至少可以拒絕增加被盜的圖的熱度🙏

Ps最新進度對方已經刪除自己的⋯盜圖,然後假扮成另一個人來讓我把掛人長條撤下⋯並且持續私信我騷擾我(然後我把他拉黑了)在我拉黑他前她要求我把這篇掛人刪除,騷擾我的內容從頭到尾都是各種顛三倒四難以理解的話,真的滿詭異的,這裡不放上了。

我要講的重點是,她從頭到尾沒有要公開致歉的意思。所以我這裡也不打算刪除這篇,因為她根本沒有反省。就放著,要是他以後又做妖可以從@裡看見她改了什麼名(但是我真心希望不要再有受害者了)



FAWN鹿仔

梦兄弟(?)

还有之前欠的


作画过程到时候再说吧

梦兄弟(?)

还有之前欠的


作画过程到时候再说吧

Rmi

最近的摸鱼😂😂😂

最近的摸鱼😂😂😂

Dream.s.澜梦

Nightmare X Dream 正反情谊

“消减?你以为你想去消减我,我就会被你杀死么?hehahahaha……你还真是天真啊!"Nightmare用触手蒙住了你的眼睛又重重的击打了你的胸膛,巨大的闷响声在身体里回荡。

[图片]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这一点nightmare和nighty都不清楚,这种在兄弟和敌人双重身份的夹缝中滋长出的爱情让人觉得荒谬又可笑。


小时候就一直羡慕着他,他是那么的闪耀夺目,在自己与生俱来的被黑暗情绪浸泡的灵魂中的一点能冲破黑暗的光,与他人良好的交往,发自内心的笑容.........这些都是让他所触及不到的幸福。


我一直是一个善于隐藏自己的情绪的人也因为害怕自己情绪的波动伤害到他...

“消减?你以为你想去消减我,我就会被你杀死么?hehahahaha……你还真是天真啊!"Nightmare用触手蒙住了你的眼睛又重重的击打了你的胸膛,巨大的闷响声在身体里回荡。

null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这一点nightmare和nighty都不清楚,这种在兄弟和敌人双重身份的夹缝中滋长出的爱情让人觉得荒谬又可笑。


小时候就一直羡慕着他,他是那么的闪耀夺目,在自己与生俱来的被黑暗情绪浸泡的灵魂中的一点能冲破黑暗的光,与他人良好的交往,发自内心的笑容.........这些都是让他所触及不到的幸福。


我一直是一个善于隐藏自己的情绪的人也因为害怕自己情绪的波动伤害到他人,所以我对自己的情绪变化也很敏感,又何尝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或许也是dream那一次阳光开朗的笑吧?有时看着dream发蠢的时候,看着dream在他身边安稳的睡着觉的时候.....他的脸上总是会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晕染。看着情感之叔被他破坏时他十分恐惧,怕着自己母亲的痛苦,怕着dream回来时会对自己生气。吃下黑苹果时他恨着,恨这里的人把它逼上绝路,恨他们将dream不分青红皂白的踩在脚底,践踏着无辜的dream。


这种情感萌生于nighty 成长于nightmare,这种无可救药的独占欲,嫉妒等等占据了他的内心让他矛盾不已。他不想去伤害他,但黑苹果的欲望他抵抗不了。

这样的情绪每一天都吞噬着nightmare...........


null

Dream痛苦的想弯下腰但身上的触手却让他动弹不得,身体因为疼痛而颤动眼睛也被nightmare的触手蒙住看不到东西。


“他知道他对我的情绪么?如果他不知道或许我还有一丝机会.......”dream想着,努力的吐出了几个字。


“你.....喜欢...?”dream的话还是让nightmare灵魂深处猛的咯噔一下,他当然知道dream是什么意思。喜欢是积极的情绪.....而这种情绪到他这里他感觉到的可就不是浪漫的了,这种爱让他痛苦也因为黑苹果成了一种病态的爱。


Nightmare的大脑还在思考着怎么回答的时候,dream好似有些啜泣,金黄的泪水混合着浑浊的消极情绪流下脸颊 。这是dream所期待的,也是他所害怕的。dream努力的挣扎着,趁着他松懈的时候拿到法杖,上面全是红褐的斑迹透着浓浓的血腥味。几支魔法箭射出,将他的触手切断后迅速的逃离.......


“我做不到....我做不到......我也是啊……”你心中想着,快速的打开一个传送空间想先暂时撤离这个地方。在你刚刚准备迈出步子时,你发现披风上黑浊的液体突然开始浮动,越来越多。


“如果你准备这样的就回去的话,我不介意再去毁灭一个AU……”nightmare的话细小而幽沉的传入脑中,你不得不的停止脚步....


“他....肯定感受到了.....”你心中想着,你也深知着这份在灵魂深处悸动好久的情绪,你也知道这份感情在你这里也具有着双面性....但不是病态的爱而是痛苦.........这更让人难受。


“Heh...真是可笑啊,我和error的原计划就是这样,将我们的sweetheart想尽办法的带到身边...”你的身体有些颤抖,在这种情况下不得不说,从nightmare嘴中吐出如此暧昧的词让骨非常的吃不消,即使心中有喜悦之情但在这种情况下和身上满满的腥臭味的负面情绪的长时间“熏陶”下还是让骨经受不住。


“Ink.....”你心里想着.....


“那么.....你是怎么准备的呢?是准备让我跟着你逃离时空,还是说你我去说一说当年的事?”他知道留不住你,既然都知道了彼此的情绪...他反而一反常态的温和......


未完待续......


澜梦:抱歉呐qwq咕咕了好久,这里先道个歉哦qwq过春节的时候还是会更一期哒(((o(*゚▽゚*)o)),梦兄弟还是SF还是新坑看你们的哦o(≧v≦)o,梦兄弟现在开始进入分支了呐现在dream和nightmare都知道了。接下来是刀是糖就看你们了哦♪( ´▽`),这个只是dreamtale 的同人创作,原作中是没有“兄弟情”的。如果喜欢的话可以给我一个赞或者留一条评论哦~都是对我最大的支持。还有哦,佛系更新不关注我就迷路了哦ಥ_ಥ。加入QQ群第一时间知道更新哦(也是催更专用群)欢迎一起来玩哦wwww


春节不见不散~


QQ群:864579770



冰块姐⁽⁽꜀(:3꜂ ꜆)꜄⁾⁾

我开心就好hhhhh

·迟到的梦兄弟生贺x

·是沙雕糖(?)无刀

·第一次写糖文

·数不清的bug

·总觉得自己在ooc啊(?)

·逻辑极为混乱

·也许可能好像似乎大概应该差不多有点cp向……吧?

·小学生文笔x

以上接受↓


    nightmare正坐在outertale的一个地方眺望星空。啊,在很久以前,自己也是和弟弟这样望着天上的星星吧。轻轻的叹气,看看自己手掌上流动的负面情绪。忽然,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身后响起。“nigh……nighty...

·迟到的梦兄弟生贺x

·是沙雕糖(?)无刀

·第一次写糖文

·数不清的bug

·总觉得自己在ooc啊(?)

·逻辑极为混乱

·也许可能好像似乎大概应该差不多有点cp向……吧?

·小学生文笔x

以上接受↓



 

    nightmare正坐在outertale的一个地方眺望星空。啊,在很久以前,自己也是和弟弟这样望着天上的星星吧。轻轻的叹气,看看自己手掌上流动的负面情绪。忽然,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身后响起。“nigh……nighty……!”

    nightmare转过身来,有些吃惊。不错,正是dream。“嘁。”nightmare不耐烦的哼了一声,立马又背对着dream。“诶诶--nightmare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嘛--”dream失望的说着。今天……是什么日子?好久没有想过这件事了,怎么想也想不……啊……等等,难道是……

    “没错!今天是我们的生日哦!”dream看着nightmare若有所思的样子,感觉哥哥已经想了起来,便兴奋的对着他说。“在那之前,我们一直都在争斗啊……不如今天我们各退一步,来庆祝一下吧?”

    nightmare听到这里,噌的一下站起来,把dream吓了一跳,想着是不是让他生气了。

    ……他慢慢转过身来,脸上挂着罕见的微笑。“好啊,为什么不呢?”“耶!!!”dream兴奋的扑到nightmare的身上,把他也吓了一跳。“……喂,只有一天,一天!”

    …………

    “所以,在今天,你哥哥,不会去伤害任何人?”“然后我们,就,不去,干扰他们任何,无关,伤害他人的……事?”ink听完事情的前因后果后,有些费劲的理了理这件事的过程。“是的!!”dream开心的回答道。

    现在的dream,脸上因为开心而布满金黄的光晕,他已经盼望哥哥能和他一起过生日好久了,可每次都没在那一天找到nighty。

    与此同时,nightmare正窝在沙发上,内心也莫名有些高兴。这是怎么了?

nightmare不再看着前方,脸上也有着一点点青色的小光斑,不过还是被killer发现了。“看看我们的老大,这是怎么了?”“……闭嘴微笑垃圾。”killer看到nightmare这个表现,似乎明白了什么。“哦——我记得你好像说过一次你的生——”“闭嘴!!!”“?”这段对话刚好就被路过的其他邪骨们听到了,(同时也包括也许是或不是邪骨的cross??)nightmare的脸因为恼羞而青了一大片,killer觉得这样的老大就像只炸毛的猫咪。

    “那不如……就让你们一起过吧!”killer这样说到。“什——”

    于是他们就决定让killer去和星星眼战队们去说了。(自己的事自己承担(?)

    后来呢,大家就聚在一起做蛋糕,(当然没让horror参加,不然他可能会往蛋糕里放只人手什么的)大家把自己各自喜欢吃的东西都放在各自蛋糕里。在个过程中,ink被error怀疑往里面倒了颜料,因为ink弄完后蛋糕是彩虹色的,于是他们就追了对方好久好久好久好久好久好久好久好久好久好久好久好久好久好久好久好久好久好久好久好久好久好久好久好久好久……………………………………

    大家都绕有兴致的看着。

    为了让这次生日更有趣一点,大家决定让所有的蛋糕都遮起来,大家来抽蛋糕。

    “做好啦——这些蛋糕就由华丽的sans端给大家吧!”蓝莓开开心心的端着大家被隐藏起来的蛋糕走了过来。在平时,爱交朋友的蓝莓可没机会和他们做朋友的。

    “噗哈哈哈哈哈哈——error你怎么回事啊——”“闭嘴啊淦。”只见error脸上粘满了彩虹色的奶油……不说都知道他拿到谁的了吧,至于脸上的奶油,可能是ink把他按进了蛋糕里,于是他们又追了好久,最后以error也给ink糊了一脸奶油为结局。

    nightmare用触手轻轻掀开盖子的一角——噢。

    他看看dream,dream也是一脸惊讶。

    他们抽到了各自的蛋糕。

    dream也看看他,好像有些尴尬的笑笑。

    他们掀开盖子。

    果然。

    nightmare的蛋糕是金黄色的,上面有个金苹果的花纹;而dream的则是一个暗青色的蛋糕,上面绘着一个黑苹果的花纹。

    果然是兄弟。murder这么想着。我也好想我兄弟。

    大家吃完蛋糕,才发现因为error追ink追了太久,时间几乎都浪费掉了。

    一天快过去了。

    “是时候走啦。”ink如此说到。“啊---”蓝莓明显的看起来还没有玩够。

    nightmare刚准备走,袖子就突然被谁给抓住了。nightmare转头一看,吃了一惊。dream正抓着他的袖子,嘴抿的紧紧的,泪珠在眼里直打转。

    “咦,看看我们的小守护者怎么哭了呢啊。”nightmare笑着对他说。“因为……因为今天太开心了哪呐……好久没有和nighty过生日啦……”

   “那……你就别忘了吧,但从明天起,我们可又是敌人喽。”nightmare给了dream一个抱抱,便在dream讶异的眼神下匆匆逃走了。“噢我的天哪他真可爱……”nightmare这么想着,溜的无影无踪。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好想看他们和好如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QAQQQQQQQQQQQQQ

今天也是精致的猪猪女孩
画是画好了,但为什么感觉一帧比...

画是画好了,但为什么感觉一帧比一帧草(つд⊂)

画是画好了,但为什么感觉一帧比一帧草(つд⊂)

🌧️雨莓果冻

短暂的幻想(迟到的生贺!)

✔梦兄弟生日快乐!算是糖??

✔ooc注意,非常短

✔最近一直在咕(有点忙……)

    


  【哥哥?!】


     Dream不敢置信的看着Nightmare身上的负能情绪正在一点点的消失,他终于可以让哥哥回来了,这是他所期望的.


     小守护者想过去给【哥哥】一个回归的拥抱,终于终于结束了……他紧紧地拥抱着Nighty,不经自己控制的眼泪开始低落,这一天他等了多久?他忘了……他曾想过.现在的他也不在乎那些了,他只想好好地抱着Night,仅此而...

✔梦兄弟生日快乐!算是糖??

✔ooc注意,非常短

✔最近一直在咕(有点忙……)

    


  【哥哥?!】


     Dream不敢置信的看着Nightmare身上的负能情绪正在一点点的消失,他终于可以让哥哥回来了,这是他所期望的.


     小守护者想过去给【哥哥】一个回归的拥抱,终于终于结束了……他紧紧地拥抱着Nighty,不经自己控制的眼泪开始低落,这一天他等了多久?他忘了……他曾想过.现在的他也不在乎那些了,他只想好好地抱着Night,仅此而已.


     【?!】


    


      Dream突然间被负能包围,他无法挣脱,他脖子被黑色的触手紧紧缠住,瞳孔里充满了痛苦与疑惑,刚刚明明自己的【哥哥】就在与自己拥抱可是为什么会变成Nightermare……


       【都要死了,还在幻想里啊……?】失去意识前这是Dream听到的【哥哥】最后说的一句话……




    


今天也是精致的猪猪女孩
明天继续。。 我果然画的好丑(...

明天继续。。

我果然画的好丑(T▽T)

明天继续。。











我果然画的好丑(T▽T)

awsl
时间不够只能拿草稿凑数了,有时...

时间不够只能拿草稿凑数了,有时间再细化吧

垃圾学校周六就让回去艹

时间不够只能拿草稿凑数了,有时间再细化吧

垃圾学校周六就让回去艹

不会画画的风景♚

打算在cp25d2送的小纸片无料XDD画的不好请见谅w

打算在cp25d2送的小纸片无料XDD画的不好请见谅w

我系程程吖
祝梦兄弟生日快乐!!!!!

祝梦兄弟生日快乐!!!!!

祝梦兄弟生日快乐!!!!!

Sieka

Conventional Drama/第一章

☆CP:Nightmare(月饼‖微黑苹果)/Dream 

★架空背景,拟人+大量私设。

★挑了这个日子开新坑,祝他们生日快乐。

  “哥哥?”声音极轻且柔和,像一颗落在湖里的石。

  Nightmare很早的记忆里是有一扇湖的,它不很漂亮,只是依着山。山也泛善可陈,只在冬天时下了雪才很有盛大的意味,延绵的树上挂的都是白霜,天空挂在这条垂上去的丝带上,夜晚会遥遥地在远方缀几颗星星。

  湖就靠着这样的山和天,冰天雪地里它结着一块一块的冰,冰块间有不规则的裂纹,所以不能踩踏,会坠下水去。Nightmare曾经从某座山顶向下望去,在冷进骨血里的冷...

☆CP:Nightmare(月饼‖微黑苹果)/Dream 

★架空背景,拟人+大量私设。

★挑了这个日子开新坑,祝他们生日快乐。

  “哥哥?”声音极轻且柔和,像一颗落在湖里的石。

  Nightmare很早的记忆里是有一扇湖的,它不很漂亮,只是依着山。山也泛善可陈,只在冬天时下了雪才很有盛大的意味,延绵的树上挂的都是白霜,天空挂在这条垂上去的丝带上,夜晚会遥遥地在远方缀几颗星星。

  湖就靠着这样的山和天,冰天雪地里它结着一块一块的冰,冰块间有不规则的裂纹,所以不能踩踏,会坠下水去。Nightmare曾经从某座山顶向下望去,在冷进骨血里的冷气中瑟瑟发抖,恍惚间居然有结了冰的湖上水光流动的错觉。

   关于这座湖,是有传说的,可惜具体内容他现在已经忘得差不多了。故事大抵和死亡联系在一起,总归不是适合讲给小朋友的好故事。但他早前是记得这个传说的。Dream有一次问他为什么冬天不可以在湖上走,小守护者那时身量不高,仰视着看他的眼睛里压着层层的光,让Nightmare想起梦里的湖水。

  他看到那双眼睛,便不愿让他尽心护在象牙塔里的人知道死亡的概念,所以他只是说:“冰碎了,Dream即使不落水,也会被冰块载到很远的地方,那我就没法见到你了。”

  季节反复循环,时间也证明了那个问他传说的孩子没有辜负任何人,非常懂事,之后再没问过Nightmare关于传说的问题。他知道他的哥哥有种天生的忧郁善意的气质,问这些会令他陷入沉默。

  流畅的思路到这里戛然而止,可是后来又发生了什么呢?

  Nightmare从迷幻的梦境里挣扎出来,眨眨眼消散朦胧的睡意,居然真的看见那张熟悉的面颊。轮廓和光影逐渐清晰,确是那张他深深铭刻在记忆里的样子,只是神情又稍稚气一些。天已经暗了,屋里昏味的烛光时明时暗,Dream低头看他,眼睛映着光,眨眼时瞳孔亮成一只不很圆的月亮。

  Dream俯身撑在床沿,目光紧紧盯住他。温热的鼻息触在Nightmare脸侧,他身边散落着一点Dream的体温,这样的气氛和环境适合一场深度的睡眠,美中不足的是Dream的手掌压到了他的头发。

  Dream这种时候总是心细的,他很快意识到自己手掌所放置的位置究竟不妥,把手撤起的念头却恰好遇上Nightmare也想起身,两个人各自不同的意图造成了一段小小的混乱。

  他们不小心把头撞在一起,Dream被撞开了。这一下着实不轻,Dream捂着头倒吸冷气,轻轻地痛呼,但比起埋怨更像是受了委屈的撒娇:“哥哥,你撞到我啦。”

  “没关系吧?你已经睡了一天啦。”

  Nightmare回他以短暂的停顿:“我没事——只是有点累,所以很想睡一觉。在担心我吗?”

  Dream很安静地听他说话。最后一个字音落下时房间陷入了沉默。

  过了一小会儿,Dream才回答他,声音仍然很轻:“真的没关系,对吗?”

  Nightmare微笑,Dream的连问太熟悉了。他说:“我没事,只是稍微有点累,所以睡得还不错,做了几个好梦。真的没关系呀,连睡梦都善待我,所以不要担心。”

  “我想抱抱你——”Nightmare站起来抻了抻腰,轻轻捉住Dream的肩,使他抬起头来看着他:“磕着了。还疼不疼?”

  他温和地揉了揉Dream的额角,向刚刚磕到的地方呼了呼气,努力让自己的神情看起来别那么激动。他早前总从小说上读到女主人公和男主人公分别许久后再喜欢拥抱,对他来说这种剧情共情起来好像还是有些难度,今天才真切理解了久别重逢能带来的喜悦。记忆里Dream眼神温软,总有一种富于幻想的天真稚气,他原以为再望一下那双眼睛都成了奢望,因此失而复得成了双倍的惊喜。许多年连续不停的噩梦已经把将他骨血都榨得干净,剩下能捧出来的,也只剩下一颗心了。

  想到过去的种种经历让他感到一种疲惫,融化的疲倦感沉沉垂坠下来,NIghtmare低下头,把额头靠在Dream的发顶,紧紧抱住了他。许是这个动作切实不平常,怀里有个不知所措的声音响起来,他哑着嗓子安抚,没事的,我好想你。Dream身上有种加了焦糖的碎冰气味——这里经常下雪,他们采了干净的冰雪匀糖浆。这个味道让他极平心,甚至有一点回笼的困意。

  时隔这么多年,他想。Nightmare把这一刻间的温情在心里反复描摹了几遍,并下定决心,要自己牢牢记住。

  乳白色的月亮通通明明地照下来乳白色的光,潺潺晃晃映在屋子里,把Nightmare的目光引去窗外:那片波光也照在湖上,鱼鳞一样银银闪烁。于是他拍拍怀里人的发顶:“大半夜,小孩子是不是该睡觉了?”

  “不小了,而且还没睡不能全怪我——”

  Dream看起来真的困极了,躺在床上一小会眼睛就睁不开,非要睁大眼睛强撑困意,问他说该睡了呀。Nightmare摇头笑笑,他有别的打算。哄着安抚过他睡,Nightmare吹熄去只剩下一点线芯的灯,轻手轻脚拿了灯笼,点燃之后独自出门去了。

  外面很亮,天上地上都是月光。其实大可不必点灯笼,薄薄一层纸包裹不住它内里的火焰,风吹时猎猎作响,透出的橙黄色光一颤一颤。当他喘着白气到达湖畔时,四周极寂。那片占据去他大半视野的湖在静静等待他看完眼前的景象;尖利的树的黑色剪影,显得这样的景色更森峭。但Nightmare此刻很安心了:哪有什么能比亲眼确认了自己回到一段过去中,有机会挽救未来而更令人雀跃的呢?

  这回他向家走时步伐便很轻快了,像任何一个年龄与其外貌相符的少年一样,步伐间自有一种甩脱了一切的轻松感。现在他要回家去,多美好的形容,回家去,回到一切爱与陪伴的起点去。极度的欢乐与宁静交斥在他的心里,Nightmare感到这种感受几乎要使他落下泪来:揩揩眼角,手指尖上果然有浅浅的水渍。风一吹,便干涸了。

  他笑盈盈地哼着不成调的歌曲,想到哪里便唱到哪里,将近家门口时就噤声了。他在家门前吹熄灯笼,轻手轻脚地拉开门进去,房间里一片黑暗,熟睡中的人已经进入了甜蜜的梦乡。那张木板床毕竟年纪已经不小,光是想到它因为又要多承载一个人的体重而发出抱怨声,就让他很有负罪感。所以他尽力用自己能做到的最安静的动作爬上床。

  正如Nightmare所料,床这位老人家还是心怀不甘,吱吱呀呀地嘀咕几句。若是在白天,这样的声音绝对算不得大,可是在寂静的夜里,就显得尤其刺耳了。他心想这可糟了呀,扰人清梦可不是人该做的事,Dream已经守夜等待他醒来,明天会没有精神,他不愿意这样。他于是屏住呼吸,静静的听;幸好身边的人呼吸声平稳,没有要醒来的征兆。Nightmare一边窃喜,一边有点心疼。

  他深呼吸平复心情,却在真正放心躺下时,又僵住了。一只体温稍高的手臂环上他的腰,那个睡熟了的的孩子在无意识间也紧紧依赖于他。Dream把脸埋在他的胸口,睡得正香。Nightmare也伸出一只胳臂把他搂住,抬头时恰好望见那片有点湿润的夜幕,他在一片静寂中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