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梦境

17361浏览    7369参与
梦游乱记

   4片安眠药,不多的量但也足以用假死平复一场家庭战争,好在睡得迅速,糟糕的是没有出现能让我心动的梦。

   只是隐约的一场,我拥有了很多鬼神难辨的姐姐,她们具体做了什么,已经全然忘却,有机会希望可以再续上好好问问她们。

   另外也知道了一个新的知识,原来吃安眠药自杀并不美好,虽然只有四片,但是胃的承受力可耐不住,趴在马桶上吐出来的酸水,已经让我被迫留下两行不清不楚的眼泪,不敢想象,吃的过量得多难受啊。

   不幸的童年要靠余生治愈,托父母的福,我没有经历过太过张扬...

   4片安眠药,不多的量但也足以用假死平复一场家庭战争,好在睡得迅速,糟糕的是没有出现能让我心动的梦。

   只是隐约的一场,我拥有了很多鬼神难辨的姐姐,她们具体做了什么,已经全然忘却,有机会希望可以再续上好好问问她们。

   另外也知道了一个新的知识,原来吃安眠药自杀并不美好,虽然只有四片,但是胃的承受力可耐不住,趴在马桶上吐出来的酸水,已经让我被迫留下两行不清不楚的眼泪,不敢想象,吃的过量得多难受啊。

   不幸的童年要靠余生治愈,托父母的福,我没有经历过太过张扬的不幸,不过是些细枝末节的残缺,如果不用考古的方式去探究,我大题上还是一个中规中矩的成年人,那些残缺的腐朽在被人挖掘前自己已经悄悄修复,很好的藏了起来,生怕别人碰掉那层新上的漆,与人问好也是强撑着那点小心翼翼。

盆粥啊啊啊啊啊

雪夜

 夜晚,雪地映着闪闪发亮,天空中好像无端多出了许多星星。松树在昏暗中隐藏它暗绿的枝叶,好让雪花铺满它的全身。湿漉漉的空气里飘着柔软的雪花,我追随着它,一直望见尽头的那幢白金色的城堡。

寂静中钟声突然响起。从那城堡里缓缓走出许多公主。我看见她们的裙子像花一样随着笑容绽开。在这寒冷的冬夜里,她们依旧着一身熠熠生辉的礼服,光映在她们美好恬静的脸上,裸露的肩头冻的红红的,一旁的花黯然失色。

一位淡金色长发的女孩闯进我的视线里。她像是跑着突然停了下来。她的头发上沾了些许的雪花,有几朵甚至落到她小巧的鼻子上。她用她颜色浅淡却又美丽的眸子注视着我,她好像在发光,我一时说不出话来。

她在这湿漉...

 夜晚,雪地映着闪闪发亮,天空中好像无端多出了许多星星。松树在昏暗中隐藏它暗绿的枝叶,好让雪花铺满它的全身。湿漉漉的空气里飘着柔软的雪花,我追随着它,一直望见尽头的那幢白金色的城堡。

寂静中钟声突然响起。从那城堡里缓缓走出许多公主。我看见她们的裙子像花一样随着笑容绽开。在这寒冷的冬夜里,她们依旧着一身熠熠生辉的礼服,光映在她们美好恬静的脸上,裸露的肩头冻的红红的,一旁的花黯然失色。

一位淡金色长发的女孩闯进我的视线里。她像是跑着突然停了下来。她的头发上沾了些许的雪花,有几朵甚至落到她小巧的鼻子上。她用她颜色浅淡却又美丽的眸子注视着我,她好像在发光,我一时说不出话来。

她在这湿漉漉的空气中开口,

她看着我道:“再见。”

她提起裙子跑开了。

我似乎从未见过她,可是第一次见面,她就与我道别。

天色不知怎的就黯淡下来,公主们不见了。


清水谷ゆきじ
记录一下昨天晚上的梦境,梦有点...

记录一下昨天晚上的梦境,梦有点长,在记录的时候为了全面把我还记得的鸡零狗碎的事和细节都写进去了,也当是记录梗什么的了。其实几天前还有一个七都相关的梦,啥时候也贴上来

记录一下昨天晚上的梦境,梦有点长,在记录的时候为了全面把我还记得的鸡零狗碎的事和细节都写进去了,也当是记录梗什么的了。其实几天前还有一个七都相关的梦,啥时候也贴上来

春风十里不及你

记录一下昨晚梦境-清宫大戏

鉴于我这个人经常做梦,而且很多梦都很有趣,专门开个系列记录一下,万一以后哪天有时间开坑了,可以有点素材。以下内容均为原创,不告自取视为偷窃,需要承担法律责任。

--------------------------------

 我昨晚上又做了个梦,这次开始梦言情小说了,而且跟我们认识的人毫无关系,我就像在看电影。
背景大概是清宫戏,女主是一个宗室格格,然后她从小就失去了父母,由太后抚养长大。然后她天天去太后那边,跟她一起从小玩大的就是一个皇子,算是她的堂哥?然后随着渐渐长大,那些妃子开始打这个女主的主意,想把她送去联姻什么的争取利益,但是太后一直护着。然后女主经常看星星,然后给男主...

鉴于我这个人经常做梦,而且很多梦都很有趣,专门开个系列记录一下,万一以后哪天有时间开坑了,可以有点素材。以下内容均为原创,不告自取视为偷窃,需要承担法律责任。

--------------------------------

 我昨晚上又做了个梦,这次开始梦言情小说了,而且跟我们认识的人毫无关系,我就像在看电影。
背景大概是清宫戏,女主是一个宗室格格,然后她从小就失去了父母,由太后抚养长大。然后她天天去太后那边,跟她一起从小玩大的就是一个皇子,算是她的堂哥?然后随着渐渐长大,那些妃子开始打这个女主的主意,想把她送去联姻什么的争取利益,但是太后一直护着。然后女主经常看星星,然后给男主和太后讲她看到的星辰世界,男主都不当回事,一直把她当小宠物,不相信她说的话。但是喃,在每天的相处中男主渐渐变态,爱上了他这个妹妹,开始搞禁忌暗恋,但是女主还一无所知。
然后有一天男主又照常邀请女主去他宫里玩(经常发生),然后给女主的随从都下了药迷倒了,然后把女主灌醉了,女主就趴在桌子上睡了。然后在我的角度看来这个电影居然就拉灯了,到第二天早上了。。。
然后第二天早上,女主还是以同样的姿势趴在桌子上醉酒。那些随从进来看到这个场景纷纷松了一口气,他们都其实一直隐隐感觉这个皇子有非分之想,但是碍于身份差距又不好明说不让他和女主交往。
结果这个时候突然有人跑来报信,太后快要不行了,要见他们最后一面。他们匆忙跑过去,太后最放不下的就是这俩孙子孙女。然后她对他俩说,等我走了,你一定要好好照顾你妹妹。结果这个时候太后视角,定睛一看,女主虽然表面没事,但是仔细看她的衬衣被换过了,不是昨天那一件。于是我作为观众和太后一起戳破了男主昨晚上干的好事。
然后但是太后也没有明说,反正她要死了。然后她就让女主再帮她看一次星星。其他人都觉得太后糊涂了,这大白天的,都是云,怎么看?但是女主看了一下,说有两朵帝星形成了双子星云,纠缠不休。原来太后早就知道女主有特异功能,双眼能看破星象。就是别人看都是一坨云,她却能看到背后星系运转,仿佛自带哈勃望远镜和大型计算机一样能直接成像。
趁我还记着赶紧写完。
然后太后就告诉了男主说本来我想把现在太子拉下马让你当皇帝,但是我要挂了。现在你妹妹可以看星象,看出来你和太子还有一争,你好自为之。然后就闭眼了。
然后男主就性情大变,要把女主囚禁起来金屋藏娇。但是女主就被吓到了,因为她只把男主当哥哥。
然后就是一段逃跑与追寻的戏份。
然后后来我就忘了。反正就比较琼瑶。最后结局完全不记得,可能还没有梦到结局就醒了。
这个梦质感还不错,服化道以及镜头转换都很精致唯美。演员演技也到位。感觉能拍出来的话可能要爆。

才不是安塞腰鼓呢
关于自己的梦境,决定每天记录下...

关于自己的梦境,决定每天记录下来。

关于自己的梦境,决定每天记录下来。

金

万里凡尘——境界

——万里凡尘——

门前一棵草,见证了无数个日月星辰,它静静地,陪我看遍了,万里凡尘。

似一涓溪水,流过山和大海,又或者,到了时间的彼岸,在仙境中徘徊,在小庙里停息。

云雾也不开,水里的游鱼总是一跃而上,吞下片片光阴,吃圆了肚子,缓缓沉入水底,不见踪影。

倒不是小院清闲,只是缺了点少年热血,注定把一生交付于此。

种了几株樱花树,百年长青,不落叶,也只是因为不开花罢了。

几只麻雀曾来此搭巢,我大笑一句:“同道中人!”斟酒二盏,独饮一杯,再一杯浇给了樱树。隔日,百花骤现,麻雀欢腾。

不为了一命长存,但求千秋岁月不离。留着的不是星辰,只是想要一寸星光。能为了昨日哭泣,也明白只是一盘棋。遗...

——万里凡尘——

门前一棵草,见证了无数个日月星辰,它静静地,陪我看遍了,万里凡尘。

似一涓溪水,流过山和大海,又或者,到了时间的彼岸,在仙境中徘徊,在小庙里停息。

云雾也不开,水里的游鱼总是一跃而上,吞下片片光阴,吃圆了肚子,缓缓沉入水底,不见踪影。

倒不是小院清闲,只是缺了点少年热血,注定把一生交付于此。

种了几株樱花树,百年长青,不落叶,也只是因为不开花罢了。

几只麻雀曾来此搭巢,我大笑一句:“同道中人!”斟酒二盏,独饮一杯,再一杯浇给了樱树。隔日,百花骤现,麻雀欢腾。

不为了一命长存,但求千秋岁月不离。留着的不是星辰,只是想要一寸星光。能为了昨日哭泣,也明白只是一盘棋。遗忘在沧海中的,有时不是鲛人的眼泪,或许是一首悲歌?

生死也是无常,不在乎的便是过往。像这一草一木,被时光留住,为岁月坚守。枝头能开花一朵,才算是对从前的遗忘。

花猫是不在乎这些的,它那时问我,留在这儿干嘛。我轻笑:“你能去哪?”它想了想,便下山了。梦想不多,能去浪迹天涯,也是它的侠气。

不如一朵樱,能开,也敢落。她的一颦一笑,是对世界的回报。小院只是小院,无人来犯,倒是有花陪伴。有情确实不假,对往事多少有些敬畏,不忘的,是记忆。

曾经是有过刀剑斩泪,若是后悔,才是对自己的委屈。如今,心也不能怀苍生,繁星最深处的璀璨,唯有一朵笑颜。

百世轮回,因果归天。活在凡尘之外,只是因为孤独罢了。真的没有太多无谓的喜怒。久了,就不在乎了。

花猫是侠客,它在江湖路上走了很久,还是回来了。生命最后的归宿,回到最初就好。花猫踏入院门,睡着了,在那梦海的彼岸,闪着金光。生为侠客,自然要做一辈子的侠客。

也是那一卷古籍,在时光的尽头等候,为人世风尘在此留。枯笔残锋,万象皆是书。着一袭白衣,飘雨而过,百花落。

往事可以回眸、可以哭泣,也能大笑三声“幸会幸会”,再转头,彻夜无眠。万里洪荒,风尘吹散了信仰。

来世相逢,为缘;凡尘共赏,为念。看了太多山河,各有千秋,却也不及院中一池水,不如水中一片月。又怎么似那一树春花?

秋雨如歌,孤舟渡;水中望月,茶飘香。爱恨两茫茫,青丝乱,此情长。

也曾下过雪一场,纷纷扬扬,落在时光上,结成霜,反射出七彩的光,在湖中激荡。立雪俯瞰春朝,嘴角微扬,耳畔,飘落一朵樱。

千载清思,抚琴唱,空幽缠绵。樱络爱听,在一旁,歪着脑袋,静静地看着那缕流淌时光。身后,樱树葱葱,繁花盛开。

花是善良的,无杂,像时光。也愿撩开几缕青丝,捧起她的双颊,笑一句“小傻瓜”,湿吻她的唇。如云初开,梦幻又轻柔,似纯白色的独角兽,云雾绽放,软绵绵的,湿润的。轻轻含住她的耳垂,小声道:“嫁给我吧。”

不愿高于凡尘,仍是往生之人。为她而生,为她愿死。曾在世俗中行走,错失一时,败失一世。凡尘之上重逢,也只愿同守往日情愁,便坠于人间,亦不悔。

峰回路转,小院,有时不只是小院。

从云中走出一只猫,身上满是花斑,我浅浅一笑。“留在这干嘛?”它也问我。我轻笑:“你去哪呢?”它想了想:“还是留在这吧。”

一池流水天上来,一片云霞出海曙。过往云烟终飘散,怎奈何凡尘情念多,一刀两断,丝缠两段。唯有不离,才是不弃。素衣沾尘,青丝成白发,不喜不悲。枯坐亭台楼阁院,独守空房夜不眠,月下梦中,再相见,一笑之间,如那年,衣裙轻舞花隐现。

云中数百载,弹指一挥间。什么都没变,什么都变了。凡尘往事多,不看不闻不问不知不思,独守青山,像那一棵草。

                                                   THE  END

栏啾啾

丢了的小熊

会变成天上的星星

默默守护着怕黑的小孩

不要怕哦

丢了的小熊

会变成天上的星星

默默守护着怕黑的小孩

不要怕哦

梦游乱记

零零碎碎的梦,多记不起了

  我似乎有一个妹妹,五六岁的样子,我们和妈妈在买水果,我遇到了解不出来的数学题,妈妈在教我解题

混混沌沌醒,又迷迷糊糊睡

   遇到了一个曾经知道但记不得名字的男同学,不知为何,我梦里面的路总是曲折,不是沟就是山,哪里都不好走过,天气也总是阴沉,总有雨,好像进到了一个荒废的教室,我们在一起,兜兜转转,爬上爬下,也算是走了一段路,其余的记得不清楚,有意识去继续做梦,不过失败,梦断清醒。

零零碎碎的梦,多记不起了

  我似乎有一个妹妹,五六岁的样子,我们和妈妈在买水果,我遇到了解不出来的数学题,妈妈在教我解题

混混沌沌醒,又迷迷糊糊睡

   遇到了一个曾经知道但记不得名字的男同学,不知为何,我梦里面的路总是曲折,不是沟就是山,哪里都不好走过,天气也总是阴沉,总有雨,好像进到了一个荒废的教室,我们在一起,兜兜转转,爬上爬下,也算是走了一段路,其余的记得不清楚,有意识去继续做梦,不过失败,梦断清醒。

千山空凛

虚弥梦境

 纯属瞎写 但我喜欢瞎写(?

大概也是有所感触吧


 为了对付我每晚睡觉不安定,他们开始逼我喝一种药,据说是为了我好
  我不信,我觉得每晚做梦没什么不好,至少我可以在梦中实现我从未完成的心愿
  这种药有三个疗程,每天一小瓶,他们说“这是安神补脑液,喝了你就不会做噩梦了”
  ……
  那不是噩梦
  不是
  我尽管不喜欢,但我还是喝了,很难喝,但神奇的是,我没再做过梦
  我讨厌这样,我连最可笑的信仰都无法实现了
 ...

 纯属瞎写 但我喜欢瞎写(?

大概也是有所感触吧



 为了对付我每晚睡觉不安定,他们开始逼我喝一种药,据说是为了我好
  我不信,我觉得每晚做梦没什么不好,至少我可以在梦中实现我从未完成的心愿
  这种药有三个疗程,每天一小瓶,他们说“这是安神补脑液,喝了你就不会做噩梦了”
  ……
  那不是噩梦
  不是
  我尽管不喜欢,但我还是喝了,很难喝,但神奇的是,我没再做过梦
  我讨厌这样,我连最可笑的信仰都无法实现了
  直到昨天,我很清晰的感受到我说了梦话,多久,声音多大我不知道,但天大概已经亮了,梦里有一道破开的缝隐隐约约若有白光
  是太阳吗?
  我的世界里还有太阳吗?
  而我终于发现,这药最多是起心理作用,有没有用我不得而知,但如果我执意冲出枷锁,任何东西都对我没用
  ——
  你们一直压迫我

七辰的鲸落
前段时间的一个梦境。 受到诅咒...

前段时间的一个梦境。

受到诅咒的王国,歌声一旦停止,天罚即将来临。

于是选出全国最好的歌姬开始歌唱,穿着黑色的婚纱,婚礼的进行时是永恒,没有新郎,有的只是一直到有接班人出现才能停止的歌声。

就算鲜血从口中流出,声带沙哑,也不能停止。

为了王国,为了其他人民的福祉,把自己献祭。

前段时间的一个梦境。

受到诅咒的王国,歌声一旦停止,天罚即将来临。

于是选出全国最好的歌姬开始歌唱,穿着黑色的婚纱,婚礼的进行时是永恒,没有新郎,有的只是一直到有接班人出现才能停止的歌声。

就算鲜血从口中流出,声带沙哑,也不能停止。

为了王国,为了其他人民的福祉,把自己献祭。

Angelll

这个是我做的梦,画出来了。库存们是到这放的,哈哈哈哈哈😂。最后一个库存。有兴趣约稿的加我QQ。

这个是我做的梦,画出来了。库存们是到这放的,哈哈哈哈哈😂。最后一个库存。有兴趣约稿的加我QQ。

啾咪~

震惊!!!可怜少女竟被德云lym“虐待”!!!

震惊!!!可怜少女竟被德云lym“虐待”!!!

九阴·泠冰

梦境④【原创】

漆黑的谷底,没有一丝光亮。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给以人强烈的压迫感。

没有方向,更没有目的地,我只能扶着山壁,顺着绵延的山石盲目前进。

不知过了多久,我在山崖上摸索的手触到了一些冰凉的凸起,凹凸不平,湿滑而又黏腻,令人十分不舒服——特别是当我摸到某处凸起时,那儿还动了一下的时候。

但即使是这样,我也只能顺着崖壁缓慢地移动。在黑暗的环境中独自前行时,手里得碰着什么东西才安心。

继续向前,我看见了一处崖壁上闪着忽明忽暗的红光。我不由得加快了步伐。当我离那红光很近的时候,我仍在崖壁上摸索的手划过了一片湿热——像是掺了水的泥土。我下意识的把手凑近鼻尖,闻了闻——一股腥甜的铁锈味霎那间便充满了我的鼻...

漆黑的谷底,没有一丝光亮。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给以人强烈的压迫感。

没有方向,更没有目的地,我只能扶着山壁,顺着绵延的山石盲目前进。

不知过了多久,我在山崖上摸索的手触到了一些冰凉的凸起,凹凸不平,湿滑而又黏腻,令人十分不舒服——特别是当我摸到某处凸起时,那儿还动了一下的时候。

但即使是这样,我也只能顺着崖壁缓慢地移动。在黑暗的环境中独自前行时,手里得碰着什么东西才安心。

继续向前,我看见了一处崖壁上闪着忽明忽暗的红光。我不由得加快了步伐。当我离那红光很近的时候,我仍在崖壁上摸索的手划过了一片湿热——像是掺了水的泥土。我下意识的把手凑近鼻尖,闻了闻——一股腥甜的铁锈味霎那间便充满了我的鼻腔——这崖壁上,竟渗着血!

我有些不安。当我在那道红光前站定时,终于看清了光源时,内心的恐惧达到了巅峰——那里刻着一个诡秘的纹饰,不知为何发着幽暗的红光,而那纹饰的中心,竟是一只人类的眼睛!

在我看清那个纹饰以及那只眼睛的一刹那,两面崖壁倏地被成千上万道红光点亮。耀眼的红光将我的双眸刺得一时无法睁开,然而当我睁开眼,能够看清眼前的场景时,我去希望方才的红光把我的眼睛给闪瞎——成千上万只眼睛错落在两壁上,每一只眼睛周围都有着独特的纹饰,那红光便是由那些纹饰发出的。

那些眼睛像是有灵魂一般,全都一动不动地盯着我,时不时还会翻白——像是在眨动似的。

想到之前我摸着这些眼睛走了一路,我突然感觉一阵反胃,差点儿就吐了出来。

这时,我的身后——也许就是我来的方向——传来了一阵类似于咀嚼的声音。我转过身去,忍不住惊叫出声——一只巨大的眼睛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这边移动,而在它所到之处,全都像是被吃掉一般消失了,而那咀嚼声,正是崖壁与巨眼接触时发出的!

我立马转身就跑,岩壁上的眼睛也跟着我转动。而那巨眼却越逼越近,一会便将我“吞”进了一片只有黑色的虚无——我怀疑这里是在它的体内,这样想就……

不一会儿,我感受到了一种像是被泼了一身硫酸似的疼痛,我觉得自己快要死了。这实在是难熬,我难受得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当我睁眼时,又是另一番情景……

(TBC)

檐外有雨

说给树洞(十七)

情人节的夜里

梦到

陌生的日常

以及充斥着旧杂志和不知名书籍的书店

店员口沫横飞地在向我推荐

不知所措的我几乎睁不开眼

你突然出现

将我拖走 用帕子遮住了我的眼

鼻息轻缓 触感温柔

“是了

是梦罢了”

梦里的我这样想着

不愿醒来

情人节的夜里

梦到

陌生的日常

以及充斥着旧杂志和不知名书籍的书店

店员口沫横飞地在向我推荐

不知所措的我几乎睁不开眼

你突然出现

将我拖走 用帕子遮住了我的眼

鼻息轻缓 触感温柔

“是了

是梦罢了”

梦里的我这样想着

不愿醒来

花香小汐

魔女的契约 1

说起来大家可能会觉得奇怪,但是我相信着重生与穿越。

至于为什么它从没发生过——你想想你看到的小说主角们,他们的重生与穿越为人所知吗?

它没有发生在我身上,是因为时候未到,那些主角们总是在人生底谷的时候,或者是死前才重生,穿越。

但是我没有想到我的重生不属于上面两种。

这只是一个平静的午后,寒假的最后一天。

我有着良好的习惯,因此作业剩的不多,当我写完,在阳光下伸着懒腰时,突然天旋地转。

这是外婆家,一片包裹在高楼里的田园,矮房,但是不可能,这里在我八岁翻新了,不该是这样。

这样的场景我幻想过无数次,我什么时候会重生,我会重生到什么时候,到底我重生以后该做什么,但是当它真正来临时,...

说起来大家可能会觉得奇怪,但是我相信着重生与穿越。

至于为什么它从没发生过——你想想你看到的小说主角们,他们的重生与穿越为人所知吗?

它没有发生在我身上,是因为时候未到,那些主角们总是在人生底谷的时候,或者是死前才重生,穿越。

但是我没有想到我的重生不属于上面两种。

这只是一个平静的午后,寒假的最后一天。

我有着良好的习惯,因此作业剩的不多,当我写完,在阳光下伸着懒腰时,突然天旋地转。

这是外婆家,一片包裹在高楼里的田园,矮房,但是不可能,这里在我八岁翻新了,不该是这样。

这样的场景我幻想过无数次,我什么时候会重生,我会重生到什么时候,到底我重生以后该做什么,但是当它真正来临时,我却是手足无措。

我活的年岁不长,仅仅十三年,没有那些主角的阅历,没法洞察人心。

我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人,不是特工,不是杀手,不是被什么组织培养的工具。

我没记下彩票号码,没有天才的大脑,没有绝世的美貌,没有超人的胆识……

我的父母在我重生之前活的好好的,我的朋友没有背叛我,我的老师对我没有偏见,我的家境一般,不贫不富。

重生本质上对我来说没有意义。

如果这是一本小说的剧情,那么这个作者到底为什么要让我重生呢?

这一定是有原因的。

那么它到底会给我安排怎样的剧情?

是综漫?综英美?穿书?修真还是重生后穿越?

大概是我想太多了,毕竟这不是一本我看过的那种小说。

做的梦太离奇以至于我都忍不住要写出来QAQ

莫斯科的冬天不下雪

【梦】2020.2.15

说起来早上梦到自己跑到小时候看的那个动画《小青天司徒公》里面去了。我成了太平县新上任的衙役。然后出了个命案,可能上面有人,结果还没开始调查梅捕头就被关起来了,司徒骏被免职了。然后我跟着武捕头跑大人家里去找ta(其实是女孩子)。很奇妙发现大人住那种三层隔板的破公寓里面。那个防盗门和渔网差不多的,武捕头进去了结果又把门关上了,我懵逼,好容易开了门才进去。到了司徒骏家里发现有两个鸟笼,一个里面是两只成年虎皮鹦鹉,另一个里面是两只小鹦鹉。然后我们就开始求司徒骏看在太平县百姓的份上回去办案,什“只有您才能把案子破了。”然后我就醒了,没看时间,想着要死了案子还没破,太平县百姓怎么样了,我要赶紧回去,结果我...

说起来早上梦到自己跑到小时候看的那个动画《小青天司徒公》里面去了。我成了太平县新上任的衙役。然后出了个命案,可能上面有人,结果还没开始调查梅捕头就被关起来了,司徒骏被免职了。然后我跟着武捕头跑大人家里去找ta(其实是女孩子)。很奇妙发现大人住那种三层隔板的破公寓里面。那个防盗门和渔网差不多的,武捕头进去了结果又把门关上了,我懵逼,好容易开了门才进去。到了司徒骏家里发现有两个鸟笼,一个里面是两只成年虎皮鹦鹉,另一个里面是两只小鹦鹉。然后我们就开始求司徒骏看在太平县百姓的份上回去办案,什“只有您才能把案子破了。”然后我就醒了,没看时间,想着要死了案子还没破,太平县百姓怎么样了,我要赶紧回去,结果我又睡了。


然后我成功错过了班上10点之前的疫情打卡,睡到了12点


大氿汣绮罗哦

2020年1月14日🌧🌨

🌬我一直都想养几只猫,然后就梦到了

我养了一只大猫 和一只小猫,都超级可爱

然后,我姐姐就把它们抱走了(ಥ_ಥ)

我就气傻了🌚

🌬我一直都想养几只猫,然后就梦到了

我养了一只大猫 和一只小猫,都超级可爱

然后,我姐姐就把它们抱走了(ಥ_ಥ)

我就气傻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