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大卫田纳特

29717浏览    825参与
haku-便当

完美逃脱(律师William Burton×探长Alec Hardy)

(20)拜访


       开门的不是律师印象中的那位White先生,他本以为会是那位乔装者,现在看来,自己猜错了。“哦……抱歉”,律师低下头道歉“我本来以为你是我之前一个案子的委托人。”这下要是搞砸了,Alec一定不会再让我跟着他四处跑了……

“案子?什么案子?”这位先生厉声问道。

“前不久的一起纵火案。我为被告人White先生做辩护。”

“你说的是Jon吧,他之前一直和我住在一起,不过自从那次定向越野过后,他就搬出去了。Jon还有一个儿子,是领养的傻子。”

“那您知道他现在住在哪里吗?警方有些事情想要咨...

(20)拜访



       开门的不是律师印象中的那位White先生,他本以为会是那位乔装者,现在看来,自己猜错了。“哦……抱歉”,律师低下头道歉“我本来以为你是我之前一个案子的委托人。”这下要是搞砸了,Alec一定不会再让我跟着他四处跑了……

“案子?什么案子?”这位先生厉声问道。

“前不久的一起纵火案。我为被告人White先生做辩护。”

“你说的是Jon吧,他之前一直和我住在一起,不过自从那次定向越野过后,他就搬出去了。Jon还有一个儿子,是领养的傻子。”

“那您知道他现在住在哪里吗?警方有些事情想要咨询他。”

……

 

       回到车上,William叹了一口气,“差点就搞砸了,谢天谢地他愿意告诉我。”解开衬衣的第一颗扣子,找了个舒适的角度摊在座椅上“Alec你知道吗,他真的好凶啊。为什么大家都这么暴脾气呢?”

“废话那么多,问到什么了?”看着律师那闭着眼睛,如释重负的样子,心里就一阵嫌弃。“这才刚刚开始,你就受不了,那还是不要跟着我了。”

      听到这话,律师一下子就精神了起来,“没有没有,我是觉得,你们也挺不容易的,我是个律师,这种事还是新手。”

“亏你还记得自己是个律师,”探长没好气的瞟了他一眼,只见对方嘴角微微勾起,眼角的细纹,和一缕垂下来的发丝……“快点!问到什么了!”突然提高的音量,把William吓了一跳,“啊,他说那个Sam不是他的孩子,是Jon White领养的。那个房子是福利分的,我们要找的Jon White,几个月之前搬出去了,原因不知道。他给了我社工的电话,应该可以问道”看着探长有些涨红的脸,律师暗自腹诽,真的这么生气吗?好吧,看来以后还真是难办。不过Alec脸红的样子居然有些可爱之处。

“Jon……这不是之前那个人?”一想到那个破案子,Hardy就有些不爽,要不是因为这个家伙捣乱,这个人早就拘留了。

“嗯,就是那个人,不过我也觉得那个人有问题。”真的Jon White究竟在哪里呢?律师不确定要不要告诉探长,还是等见到了本人再说吧。

       斜斜的靠在椅背上,看着正在开车的男人,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自己居然对自己的脸动心了,怎么想都觉得有些别扭,但是也许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会产生想要和他不断亲近的想法吧。不管怎么样,William是认准了就不会回头的人,这一次他也将走到底。

      Hardy感受到身边的男人投来的目光,忍不住吼道“看什么看!看路!”

“明明是你在开车,为什么要我……”William突然觉得有些委屈,不过在被恶狠狠的瞪了一眼之后,也就不敢再说些什么了,总觉得,自己马上要被丢出去了一样。

       两人就这样和谐的沉默着,探长在心里想念起Miller,他突然记起了搭档的种种好处;而律师却在心里盘算着下次要怎么找借口再跟着他。

 

       简易的公租房,在海边这种潮湿的天气里,生出了锈。住在这里的,大多是靠政府的福利保障金勉强度日的人,Hardy实在是想不明白,像White这样的人,究竟为什么要费尽力气的搬到这样的地方,更何况他也算不上是孤身一人。

    一扇门打开了,一个男人从里面出来,探长走上前“我是DI.Hardy,我想问一下Jon White住在……”

       话音未落,这个男人突然就向探长冲了过来,William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一把推开撞到了柱子上,一阵眩晕。

       Hardy追了上去。

“嘶——”律师努力的爬起来,摸了摸额头,“哦,出血了。”视野还是一片模糊,还没有从猛烈的撞击里回过神来,他摇摇晃晃走了两步,昏了过去。


占有欲丶
网课无聊爆了 乱涂乱画

网课无聊爆了 乱涂乱画

网课无聊爆了 乱涂乱画

饭吃碗

刷汤不热使人内存满...


ps:p3是动图,可能放不出来...

刷汤不热使人内存满...


ps:p3是动图,可能放不出来...

黑烧烧口袋里有颗本尼小糖豆ww
卧槽这张小紫( ゚ 口 ゚)?...

卧槽这张小紫( ゚ 口  ゚)?!好看到我鞋都掉了( ゚ 口  ゚)?!一秒被揍回坑里( ゚ 口  ゚)?!

小紫啊TAT提提你怎么那么好看TAT!!!

卧槽这张小紫( ゚ 口  ゚)?!好看到我鞋都掉了( ゚ 口  ゚)?!一秒被揍回坑里( ゚ 口  ゚)?!

小紫啊TAT提提你怎么那么好看TAT!!!

重乐

来源:Being


翻到一张大提提学生时代的照片

来源:Being



翻到一张大提提学生时代的照片

黑烧烧口袋里有颗本尼小糖豆ww

【Kilgrave/Emmett Carver】一地猫毛(中)

有些猫咪用语不知道会不会被pb……先发再说


(中)


一人一猫的生活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居然就步上了正轨,他的猫在家里不会跟他的家具产生什么奇怪的争执摩擦,每次他回到家,都会怀疑网上搜到的那些又抓又咬天天对着纸巾捣蛋的别人家的猫是什么变异品种,而他的女儿是小天使——仅限白天。


加班的日子是那么正常,只有几盏昏黄的灯光中他把工作证收进口袋又捞了几下才把手钻进外套的袖子。回家的路不长,但是很冷,开门空无一人,连猫也没有,只有扑面而来的暖气浸润他冻红的鼻尖。忙碌的探长不会知道他的小黑猫是在听到脚步声之后才迅速躲起来的,怕是被发现一直在等,就像刚来的第一个夜晚一样。...


有些猫咪用语不知道会不会被pb……先发再说


(中)


一人一猫的生活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居然就步上了正轨,他的猫在家里不会跟他的家具产生什么奇怪的争执摩擦,每次他回到家,都会怀疑网上搜到的那些又抓又咬天天对着纸巾捣蛋的别人家的猫是什么变异品种,而他的女儿是小天使——仅限白天。

 

加班的日子是那么正常,只有几盏昏黄的灯光中他把工作证收进口袋又捞了几下才把手钻进外套的袖子。回家的路不长,但是很冷,开门空无一人,连猫也没有,只有扑面而来的暖气浸润他冻红的鼻尖。忙碌的探长不会知道他的小黑猫是在听到脚步声之后才迅速躲起来的,怕是被发现一直在等,就像刚来的第一个夜晚一样。

 

后知后觉发现只要自己不在家,Kevin就不会进食已经是第三天的事情,之后他改变了,并没有预想中的不思进取天天想着下班那么严重,只是能够在家处理的文件会尽量带回来处理而已。

 

暖气依旧充足,他有想过这个月的电费会比自己的伙食还要高昂,但这暖气让他在家的时候膝盖跟肩胛关节不那么难受,中年男子发现自己也很需要暖气,是双赢。卷起袖子的人不敢将文件铺得太开,漫天纸张的地狱场景他见过,也学会了如何回避。

 

笔尖划动着圈出重要的细节,注释密密麻麻地出现在缝隙之间,突然扑过来的姑娘没有扒拉到他手里的文件,因为他瞬间把手举高了。抢夺失败的天生猎手毫不气馁地迅速伸手换了个方向扒掉了他的眼镜再跳到柜子上,瞄了他两眼,鬼鬼祟祟地思考今天要将哪个塑料制品拍在地上。

 

“啪——”

“……”

 

老父亲淡定地重新戴上老花镜。

 

“啪————”

“………”

 

他写下最后一句分析塞回文件袋里。

 

“啪—————”

“……够了Kevin。”

 

“啪——”

 

Carver无奈的走过去,一个个捡起来,再重复落地,大约3个来回,姑娘成功得到了全部的注意力后终于放过那些每晚都要被摔上好几次的小摆饰,满意地回到沙发上正面吹着暖气将自己瘫坐成一长条,宛如成精了一般。他也不知道她是如何能在那么多东西里挑选出后果不太严重的物品摔到地上的,也许要夸奖于他,因为之前会晕倒而把家里一部份东西换成塑料的,包括杯子。

 

探长的左脑挠了一下右脑,右脑又摸了下左脑,突发奇想,将遥控器放到他家猫的爪边。你不是成精了么。

 

Kevin的眼睛在阴影下被遮挡了一半,那眼神像在看一个傻子愣是没搭理他。Carver适时拿出手机按下快门。

 

「Julianne,Kevin会用遥控器了。」

 

简短的字体被发送后他自己都差点要笑出声,男人的确永远像个孩子,只需要一个触发童心的开关——如果下一秒他的姑娘没有真的按在了按键上的话,灵活的爪子伸了出来准确无误地戳中换台的硅胶按钮。

 

不可描述的声音从电视中嗯嗯啊啊地传来,声音跟先前播放新闻的时候一样响亮,吓得心态年轻了二十岁的探长抢过了遥控器直接将电视关掉。

 

“上帝!你还是个小姑娘还不能看这种节目!!!!!!!!”

 

Kevin只是喵了一下,顶着严厉的语气没有一丝愧疚的神情宛如在说“是你让我选的”,毛茸茸的尾巴在毛茸茸的大长腿之间晃了一下。妈的,他的猫真的成精了,他有信心在网上对其他猫友说他的猫能听懂他说话,如果不是选了奇怪的节目的话。

 

像是惩罚一样将姑娘提起放在自己并拢的大腿上,双手搓着Kevin不跟随肚子一起长胖的小脸。

 

“兔子!小狮子!狗子!海豹!你是纯洁的小姑娘!知道吗!”

 

皮一下很开心,然后他被暴打了,老花镜再次落地。想起女儿小时候也这么玩她的脸蛋……他的猫要是能成精变成他女儿,那该多好。

 

“叮——”

 

逃离的姑娘在他才看了一眼女儿回的信息后迅速蹦回他怀里,用身子把屏幕遮挡得严严实实,小家伙会吃醋了。

 

“你也是我的好姑娘。”

 

拍了一下小猫头顶,一人一猫张牙舞爪起来抢着手机,如何保护好家里的电子产品变得任重而道远,前脚拍后脚蹬,逼得他使出最终的杀手锏——掐着她的后颈皮把黏人的小妖精拎开,折腾了许久他应该洗澡了。有暖气的好处又出现了,就是在寒冬里不再因为需要扒光自己而一直拖延不愿意卸下衣物。

 

相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他已经被训教得知道不能关门,无论是洗澡还是上洗手间,毕竟浴室的门已经被抓过好几次,凄厉的叫声惨不忍听,再这么下去,房东要求他赔偿修理费或是被同事登门拜访告诫他不能虐猫都是肯定的。

 

浴帘后的身影被雾气笼罩,姑娘在门口蹲着,看着他关水之后伸出一只手把帘子掀开。如果他知道8个月的猫咪相当于人类11岁,让姑娘看到自家爸爸不穿衣服的影响极其不好,他会心甘情愿承担赔偿那一道门的费用以及坐在审讯室中冷静地解释他只是洗澡关上了门而已。

 

湿漉漉的脚踩在地毯上被吸光了水份,心眼很大的探长取过毛巾开始擦拭自己。姑娘今天有点不同,没有等他穿上衣服才一个助跑跳进他怀里,肉垫绝佳的隔音效果令他的脚踝感受到舌头上的倒刺时把探长吓了一跳差点踩到她。

 

是的,差点。灵敏的探长躲开了脚边毛茸茸的生物还要及时稳住自己才没有一屁股坐在地上。

 

“…………”

舔舔舔舔,甚至有了向他小腿上进攻的趋势。

 

“Kevin,渴了外面有水。”

 

舔舔舔舔舔舔。

 

“Kevin,你已经每天早上舔掉我不少头发了,现在不至于连脚毛也不放过吧。”

 

带着水汽的手把猫捞了起来,对脚毛的蹂躏转向胡子,他的女儿,今天也很贴心帮他梳理毛发(不)。

 

在不断被干扰的情况下探长终于将短裤套上了,豌豆公主老实地钻进他的衣服堆里,打了个毫无形象的哈欠。关了灯暖烘烘地钻进被窝,他还没回信息,屏幕的灯光映在他脸上。

 

「你们相处得很好,哈哈。」

「是的,她很可爱,就像你一样,早点休息,nightnight。」

 

还没有锁屏,被照映的不止是专心回信息的脸,还有不知道何时杀到一线的小公主,距离近的几乎要贴上他的额头又保持了一定距离确保自己不会被抓住,一脸杀气地黑着脸(本来就是黑的好吗)盯着他。今日的第二份惊吓。

 

“Hey Kevin你怎么下来了。”

 

姑娘只是舔了一下他的脸。

 

下来就下来了吧,也许这个位置暖气更好,早就想下来了。姑娘只是悄无声息地又跳开留下他一个人在被窝里。

 

“………………”

 

猫,真是令人捉摸不透。像被遗弃的中年男人拉过被子把头盖上,睡觉睡觉。

 

从呼吸均匀到每天早上都会被爪子踩着揉醒的日子他已经习惯了,小心收起指甲的肉垫子十分柔软美好,带着猫砂的香气,但是从未有一次像这样被大石压着胸口一般感到窒息,呼吸困难得令人想把被子一下掀开。

 

怕不是已经早上了他的公主在呼唤他起床——动了动手指,显然他的手已经在被子外面了,也就是说他的头也不在被子里,这压迫感不是被子造成的。好不容易睁开眼依旧漆黑一片,仍在半夜。他的姑娘窝在他胸口不安份地蠕动着,喉间是连绵不断的低沉咕噜声。

 

9斤的体重说轻不轻,对于第一次接受这般举动的人来说,挣扎了一下才醒过来已经很了不起,避免压迫的前心脏病患者眯着双眼将自家姑娘捞进被窝夹在身体跟手臂之间只留了小脑袋在外面,毛茸茸的亲肤感觉十分良好。

 

“怎么了,大半夜不睡觉在弄什么?”

 

不说话的姑娘没有停下动作,在被子里反而开始搂着他的胳膊又磨蹭了起来,困兽的嘶吼加重着尖尖的小牙试探一般地啃在他肉上。

 

“…………?!”

“等一下,等一下!”

 

不过三秒,手臂的地方一片温热。靠,小家伙不会是尿床了吧?!一激灵的探长不得已掀开了被子打开台灯,仍未收回去的小唇膏以及原地掉落的新道具猫铃铛刺痛了他的双眼。

 

他的女儿是男孩子…

他的女儿是男孩子。

他 的 女 儿 是 男 孩 子 !

 

晴天霹雳不止是因为性别逆转,不惑之年第一次实打实成为了工具人的探长脑子里大量的信息从知晓已经打过第一针疫苗还有两针需要注射到如果有发/情征兆需要尽快安排绝育的各种新手须知之间从头到尾跑了一遍,最终回到原点,为什么医生没有告诉他女儿这不是小母猫?虽说养儿养女都一样,只是Kevin大哥,您能先给点征兆不?

 

例如?

 

例如什么。例如先在墙角尿两下而不是直接在他手上臂来一发,后知后觉想起这几天衣服上发出的奇怪味道,正好是被他的Ke·前·小公主·现·小王子·vin垫在身下的那几件。他们相处了一个月,突如其来的变故令人束手无策,睡意瞬间被全垒打到了咖喱星,如果不是三更半夜,他现在就想预约医生,毕竟千叮万嘱,绝育不能延误。

 

绝对不是第一次宣泄完的小男子汉拖着疲惫的身躯将自己舔理干净却对探长手臂上的不理不睬——转了个身像撒娇一样把头填进了探长的腋窝里,「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解释因为我只是一只小猫咪」,对自己即将要经历的事情一无所知。

 

“…………”

唉。

 

独居的探长没有备用床单,无奈地抽了两张纸巾擦掉手臂上的不(划掉)明液体,吹干床单在半夜显然不是第一首选,但他已经完全清醒了,用不影响自家儿子睡觉的那只手划开了锁屏。

 

「无所不知的网友们,我家小母猫突然变成小公猫了,为什么会这样,急,在线等。」

 

求助信息收到了几条夜猫子的回复,让他了解到世界上有种东西叫隐睾,若不是特地去观察辨别的话早期被当成女孩子也无可厚非。生命,真是神奇,美利坚的兽医不比闲置区域的警官来得仔细,当然也有可能只是单纯没有去检查罢了,探长觉得头发又掉落了几根。

 

其中一条回复引起了他的重点关注——兄弟你家儿子是两颗蛋蛋都掉落了吗,好好检查一下,如果只掉落了一颗,绝育手术的时候要将另一颗也取走呢,当然也有可能他本身就只有一颗哦,尽早去预约吧,祝你们好运。

 

呢。哦。

有内味了。

 

探长小心翼翼地轻轻拉开自家儿子的一条腿,怎么感觉有点猥琐?一颗,好的。彻夜未眠的中年男子首次跟他家儿子同处一张床,爸爸给予的(绝育前)温暖仁怀。

 

————————————————

 

“Sir,你怎么了。你看起来脸色很差。”

 

深吸一口气的人翘着少有未打理好的头发说他没有,他很好,只是昨晚发生了些事情。

 

“What……?是你手抖在咖啡里多放了两颗糖还是不小心吃到了青豆?”

他的形象就这样?吃到青豆至于让他失眠一整晚?

 

“……Miller,你有没有,咳嗯。”

 

他清了下嗓子。

 

“你有认识的兽医么,我打了好几个电话,都预约到一个月后了。”

“哟,原来是哪家的猫爸爸关心自家毛孩子把自己弄成这副模样啊?抱歉没有认识的帮不了你,病得很重吗?”

“就是,绝育……他发/情了。对,他,我一直以为是她,天。”

“那就是说你家现在满屋子尿骚味了?”

“那倒没有……就是……”

“就是……?”

“没有。没事了。我就不该跟你说这个。”

“嘿你态度就不能好一点?我们都认识多久了,帮你问问别人吧,别急。”

“不了,不准说出去。”

“怕什么,你天天身上都有猫毛,天天带着一股猫味,Cranky那鼻炎大将每次看到你都得捂着鼻子绕开,局里谁不知道你养猫了啊,就你不知道。”

 

操,原来那么明显了吗。他也许还需要一个粘猫毛的滚筒跟除味喷雾,但其实在家里也没有看到很多猫毛啊?

 

“不了,就是一个月,毕竟现在也不能马上去做手术。”

“随你吧。你真的变了不少,也许他能给你人生打开新大门呢,真是个好男孩。”

“去去,没事赶紧出去吧。”

 

铁面无私探长将刚才那一段瞎扯从生命中划掉,回想他的衣物出现怪味已经有几天,公猫发/情时间一般持续7-10天,又突然觉得他家儿子就算发/情了也是好儿子,毕竟他查到的都是满屋子乱尿的例子,倒不是在鼓励他儿子应该把他当成工具人。

 

下班去超市又在别人奇异的目光中捏着一个小猫玩具以及粘毛滚筒丢进沉甸甸的篮子里结账,为了他儿子,他觉得自己是能忍受“知名探警在超市购买可爱的毛绒小猫玩具”这样的标题的。

 

回家的路跟以往相比突然变长了,不排除可能因为手上还提不少罐头的缘故,人不如猫,不爱喝水的姑娘只能从罐头吸取更多水份。哦,儿子,原谅他一时之间还没习惯新的称呼。

 

开门是蹲在门口等他的小黑猫,一个蹦达跳进他怀里,他只是一只小猫咪,一切都是他正常的需求,爸爸内心瞬间原谅了儿子昨晚的行为。从来对他的逗猫棒熟视无睹的Kevin今天还十分给脸的象征性扒拉了两下,后续吃了一个罐头乖乖蹲坐在他旁边看他处理文件。尾巴一扫一扫的,十分安静没有做出以往吸引他注意力的举动。探长想,真的转性了。

 

晚一些收到了预约成功的短信,Kevin眯着眼睛看了一眼,悄然无声的在他身边校准好了位置,尾巴“啪”的一下干净利落把他手机拍到了地上。

 

成精了,有些心虚的探长检查了一下手机是否还能正常使用后严肃地坐在他儿子对面。

 

“Kevin,不要担心。”

“喵?”

 

不要担心什么?他只是一只小猫咪,看不懂字,他心虚个什么。

 

“来,给你的。”

 

他从塑料袋中把小猫的玩具放到自家儿子跟前,毛绒玩具被注视了两秒后收到爪子哒哒哒的无情攻击,如果能及时录下来再配个音,他可能就是下一个百万粉丝的萌宠推主。收住了漫无止境的脑洞,他捡回了玩偶。

 

“Kevin,别闹,先凑活一下。”

 

小黑猫嗷了一嗓子,头也不回地钻进了衣柜,直到他在床上翻来覆去到深夜终于睡着了都始终没有出现给他一个正眼。

 

他在梦里听到了迷迷糊糊听到一句“你就这么敷衍我?”翻了个身把自己又往被子里埋进了一些,他昨晚没有睡好,一定是还幻听了,更重要的是如果今天再睡不好,明天又不知道要被Miller夸张地宣传出什么父爱无疆的话语。

 

恼人的声音没有持续很久,再度进入梦乡的人熟睡得像被打了一管舒芬太尼,没有发现被子被小脑袋拱起了一个小角。

 

tbc.




保证下一章一定结束……结束……结束…………

Bro.
大卫田纳特资源!! 因为很多人...

大卫田纳特资源!!

因为很多人在求DTT资源,但老福特抽的比较厉害而发不了相关资源链接,

那么,请各位留下你【百度云】的ID,我看到就会加你好友并给你需要的资源。

赞上去,让更多甜粉看到

大卫田纳特资源!!

因为很多人在求DTT资源,但老福特抽的比较厉害而发不了相关资源链接,

那么,请各位留下你【百度云】的ID,我看到就会加你好友并给你需要的资源。

赞上去,让更多甜粉看到

小林奈

小镇疑云自截调色。无水印自取。

小镇疑云自截调色。无水印自取。

忧伤远望大师

一些修图库存。。。

喜欢欢迎自取:D

一些修图库存。。。

喜欢欢迎自取:D

黑烧烧口袋里有颗本尼小糖豆ww

看纪录片结果??这不是提提吗!!!!!(被口音洗脑

卧槽我看完了!提提好棒!!马达蛋白你个铁憨憨( # ゚д゚ )??but迟但到!感谢最好的白细胞巨噬细胞还有B细胞T细胞balabalabalabala你们最棒了!!!片名Our Secret Universe:The Hidden Life of the Cell,有兴趣的去看!!!

看纪录片结果??这不是提提吗!!!!!(被口音洗脑

卧槽我看完了!提提好棒!!马达蛋白你个铁憨憨( # ゚д゚ )??but迟但到!感谢最好的白细胞巨噬细胞还有B细胞T细胞balabalabalabala你们最棒了!!!片名Our Secret Universe:The Hidden Life of the Cell,有兴趣的去看!!!

饭吃碗

哈哈哈为什么老是吐槽提提太瘦啊


<来自同伴(们)的嘲笑>

哈哈哈为什么老是吐槽提提太瘦啊


<来自同伴(们)的嘲笑>

黑烧烧口袋里有颗本尼小糖豆ww

草,有种看到了小紫的错觉(上一秒还很严肃下一秒直接笑开QVQ太可爱惹QVQ

草,有种看到了小紫的错觉(上一秒还很严肃下一秒直接笑开QVQ太可爱惹QVQ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