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大合唱

857浏览    144参与
娱乐呱唧呱
不愧是情歌王子,一开口就是全场大合唱!
不愧是情歌王子,一开口就是全场大合唱!
974知识+
大合唱《西安人的歌》各地网友纷纷留言
大合唱《西安人的歌》各地网友纷纷留言
咕荐奇谈
周传雄:52岁再开演唱会,万人大合唱瞬间泪目
周传雄:52岁再开演唱会,万人大合唱瞬间泪目
热度新闻
男孩大合唱现场笑场,已经把所有悲伤的事都想了一遍
男孩大合唱现场笑场,已经把所有悲伤的事都想了一遍
974个为什么
男孩大合唱现场笑场,已经把所有悲伤的事都想了一遍,还是没憋住
男孩大合唱现场笑场,已经把所有悲伤的事都想了一遍,还是没憋住
喵星人music
歌手被粉丝唱哭,无法复制的万人大合唱,每一场都让人泪崩!
歌手被粉丝唱哭,无法复制的万人大合唱,每一场都让人泪崩!
小疼music
21年后周传雄再唱黄昏8090后瞬间破防!抬起话筒就是大合唱
21年后周传雄再唱黄昏8090后瞬间破防!抬起话筒就是大合唱
音乐Fans小琼
中国歌手跑韩国舞台“控场”?开口就是大合唱,韩国观众:啥情况
中国歌手跑韩国舞台“控场”?开口就是大合唱,韩国观众:啥情况
五星娱乐圈
王者归来!52岁周传雄再开演唱会 万人大合唱瞬间破防
王者归来!52岁周传雄再开演唱会 万人大合唱瞬间破防
忘忧动漫社
我以为是龙傲天番,结果还有30秒大合唱,太强大了魔王的粉丝团
我以为是龙傲天番,结果还有30秒大合唱,太强大了魔王的粉丝团
音乐Fans小琼
周传雄时隔18年,终于首次回应“过气原因”,大合唱泪洒舞台!
周传雄时隔18年,终于首次回应“过气原因”,大合唱泪洒舞台!
音乐盘点君
《漠河舞厅》改成英雄赞歌!小学生大合唱每一句都是画面
《漠河舞厅》改成英雄赞歌!小学生大合唱每一句都是画面
音乐Fans小琼
《最炫民族风》惊现荷兰!女排全场合唱,一句“留下来”惊呆老外
《最炫民族风》惊现荷兰!女排全场合唱,一句“留下来”惊呆老外
绵软兔兔

这大概是杜芊芊经历过最荒唐的事情。自己确诊癌症的那一天,她喜欢上了一个人。

  这大概是杜芊芊经历过最荒唐的事情。自己确诊癌症的那一天,她喜欢上了一个人。现在是不是连老天都在告诉她,自己连追求的资格都没有!

🐬以前在一个合唱团的时候,杜芊芊人缘也不差。那段时间,容宣和杜芊芊之间的暧昧,众人也是看在眼里,都以为有一天,两人会走在一起。没想到爱情还没来,死亡却先不期而遇。

  

  禹城,连理大学合唱团。

“各位,由于大提琴手祁同学的身体出现状况,无法参与演奏。所以这次我们邀请到了物理学的容宣同学作为大提琴手。”

“让我们欢迎容同学,正式加入我们连理合唱团!”

随着合唱团指挥的话音刚落,舞台的另一侧逐步走来一道高挑的人影。

男生穿着清爽干净的白T走来,他万......

  这大概是杜芊芊经历过最荒唐的事情。自己确诊癌症的那一天,她喜欢上了一个人。现在是不是连老天都在告诉她,自己连追求的资格都没有!

🐬以前在一个合唱团的时候,杜芊芊人缘也不差。那段时间,容宣和杜芊芊之间的暧昧,众人也是看在眼里,都以为有一天,两人会走在一起。没想到爱情还没来,死亡却先不期而遇。

  

  禹城,连理大学合唱团。

“各位,由于大提琴手祁同学的身体出现状况,无法参与演奏。所以这次我们邀请到了物理学的容宣同学作为大提琴手。”

“让我们欢迎容同学,正式加入我们连理合唱团!”

随着合唱团指挥的话音刚落,舞台的另一侧逐步走来一道高挑的人影。

男生穿着清爽干净的白T走来,他万众挑一的长相,出场便引起不少女生的侧目,连杜芊芊也不例外。

男生略微侧眸,视线与她有一秒的交汇。

那一瞬,杜芊芊只觉胸口窜上来的一阵热意,心脏狂跳。

趁着欢迎的掌声响起,她小声问身边的朋友陈妍:“他是谁?”

“你没听说过他吗?”陈妍一脸错愕,“物理学院的学神,省物理竞赛的三连冠得主,有颜有实力,真是绝了!”

杜芊芊神情一顿,还没来得及说话。

就听指挥的女生喊道:“既然人员已经到场,大家先练习一下试试吧。”

所有人依言回归到自己的位置,而容宣正坐在杜芊芊的斜角。

近看,男生侧着头,轻轻拨动琴弦,光落他的眉眼,耀眼而温柔。

这一天的练习,杜芊芊几乎难以从容宣身上移开眼。

她无比确定,自己……心动了!

散场后。

杜芊芊看着收拾东西的容宣,还在犹豫着要不要问联系方式。

下一秒,男生已然拿起大提琴,头也不回地离开。

杜芊芊猝不及防,正想要叫住他,可嗓子似被卡住,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来。

最后,只能看着那抹背影越来越远。

人生二十年,第一次喜欢上别人,却那么胆小,连认识都不敢。

失落的回到宿舍。

杜芊芊不由翻起学校的论坛,去找有关容宣的消息。

作为学校风云人物,有关容宣的帖子许多。

杜芊芊翻出从帖子里找到的容宣的微信,忍不住想她该以怎样的问候,才能让他愿意加自己?

她拧眉纠结了许久,最后在验证信息写上:“合唱团的主唱,杜芊芊,希望以后能配合更加默契。”

主唱会有段独唱和琴声合奏,就好像是他们独一无二的联系。

杜芊芊顿觉脸上有了热意,点击了发送。

这夜,比以往还要漫长。

天刚亮,杜芊芊疲倦地站起身,忽然感觉脑海一阵刺痛,险些栽倒。

她稳住身形,鼻血却止不住地流。

“你又流鼻血了?”进门的陈妍见状,忙拿纸巾递上去,“你还是去医院查查吧,这也太吓人了。”

杜芊芊点了点头,接过纸巾擦拭干净。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她总是会经常性的意识迷糊,流鼻血。

以前她以为是因为天气干燥,现在……

市人民医院。

医生反复看着检查报告,面色凝重地摘下眼镜。

“小姑娘,你的鼻咽癌已经到晚期了,我建议尽早接受治疗。”

杜芊芊呼吸一滞,有些不敢相信:“你们有没有看错,我才20岁……”

医生严肃道:“确诊了,没有错。”

杜芊芊大脑一片空白,怎么也回不过神来。

走出诊室外。

杜芊芊靠在冰冷的墙面滑坐下来,满心的慌张和无助。

忽然,手机‘叮’地一声。

屏幕上,一条验证信息落入眼帘:“容宣已通过你的好友验证。”

第二章

这大概是杜芊芊经历过最荒唐的事情。

自己确诊癌症的那一天,她喜欢上了一个人。

现在是不是连老天都在告诉她,自己连追求的资格都没有!

杜芊芊反复看着手机上的那条系统提醒,心里复杂万分。

到最后,她也不知道该发什么,只是拿着检查单慢慢往外走。

回到寝室。

陈妍见推进来的杜芊芊,不由得问:“怎么样,芊芊,身体没事吧?”

杜芊芊强扯一抹笑:“没事,感冒而已。”

说完,她回到位置上,悄悄把自己的检查单折叠藏好。

到了容五,例行的合唱团排练时间。

杜芊芊刚来教室,就见容宣主动走来,他亮出了手机上那属于自己的微信。

“这个微信是你?”

杜芊芊咽下紧张,点头:“嗯。”

容宣眼神盯着她:“你加我有事?”

杜芊芊害怕因为自己的喜欢而引起容宣的反感,她故作平静的解释:“都是一个合唱团的,加了微信,以后有事好及时联系。”

她不知道这样的借口能不能让容宣信服,只觉得掌心已经因汗水而湿润滑腻。

这话碰巧被路过的陈妍听到,她不禁搭腔:“哦?原来你们两个人已经私下偷偷加微信了,有问题。”

杜芊芊脸颊一红,忍不住想要解释。

不想容宣抢先回道:“大家都是一个合唱团的而已。”

而后,他又拿出手机对陈妍说:“来,我加你。”

看着容宣这般急于撇清跟自己的关系,杜芊芊心口像堵了团棉花一样,上下不得。

加完陈妍微信,容宣转身回到位置上,再没有分给她一个眼神。

每次杜芊芊鼓起勇气找容宣说话,就有人捷足先登。

看见容宣和其他女生谈言欢笑,杜芊芊更不敢再多说。

各种事情情绪积压在心里,导致她独唱的时候总是连连出错

解散后,指挥忍不住找到杜芊芊,教训道:“你的独唱和容宣的琴声配合的一塌糊涂,留下来好好练练!”

训完,她又看向一边的容宣:“容宣,麻烦你也一起留下来吧。”

容宣闻言抬眼,颔首道:“好,我没问题。”

那一瞬间,杜芊芊心里有些愧疚。

论坛里有人在发容宣每天的行程,她知道他很忙。

教室空了以后,杜芊芊主动上前:“很抱歉耽误你的时间。你要是有事的话,可以先走,我自己练习……”

容宣拿起琴弓,温声打断:“没关系,我还有时间,可以陪你慢慢练。”

杜芊芊暗自攥紧了手心,许久才缓和那加速的心跳。

可喜欢的人就在眼前,杜芊芊还是很难专心,目光每次扫过为她演奏的容宣,她就止不住跑调。

但容宣还是好脾气地重头开始,陪她练习,没有怨言。

直到杜芊芊慢慢适应,两人逐渐默契。

就在气氛正好时,教室门被敲响,容宣的朋友陈卫来找。

容宣收起琴,对杜芊芊说:“等我一下。”

杜芊芊点了点头,便坐在那儿等。

可过了很久,容宣都没有回来。

她犹豫了很久,还是决定去看一下。

刚走到楼梯拐角,就听容宣和朋友的谈话声徐徐传来。

“容宣,你转性了?上次艺术学院的校花找你练习你一口拒绝,怎么现在又同意了?”

听到男生的问话,杜芊芊下意识顿住脚步。

片刻,容宣清晰的回答响起:“不一样,杜芊芊她特殊。”

第三章

容末的清早。

杜芊芊早早地来到排练场地,想联系一下独唱。

没想到,刚打开门,她就看见容宣已经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调整琴弦。

对方看见她,主动打量道:“早。”

杜芊芊被他温柔的笑容晃了眼,才回:“……早。”

回想到昨天听到的容宣的话,‘特殊’二字,就像是砸进她心湖的石子,泛起涟漪。

杜芊芊敛眸,不敢让他查出端倪。

回到位置上,她视线不经意间一扫,注意到容宣手边堆满了礼物。

像容宣这么优秀的人,无论到哪里都不缺女生喜欢。

自己就算有机会争取,估计也没有可能吧?

似是察觉到她的目光,容宣抬头看她:“怎么了?”

杜芊芊收回视线:“没什么……只是觉得你真的很受欢迎。”

容宣不置可否。

气氛再次沉寂下来,杜芊芊犹豫半天,忽然鼓起勇气问:“容宣,你有喜欢的人吗?”

闻言,容宣唇角微牵,没有正面回答:“你很在意吗?”

杜芊芊被问得一愣,半天不知如何作答。

这时,不远处忽然响起一道女声:“容宣!”

让杜芊芊和容宣同时看去。

来人是个扎着高马尾的女生,似乎是容宣的熟人。

“你怎么来了?”容宣蹙眉朝着女生走去。

两人不知在门口说了句什么,等容宣折返,他语气急切地说:“不好意思,我还有急事,先走了。”

“但是排练马上就要开始了。”

从入团到现在,容宣可从来不会缺席。

“抱歉。”容宣态度却依旧坚定,甚至直接放下了大提琴,只对她丢下句,“我的大提琴,麻烦帮我保管一下。”

说完便起身跑向等在门外的女生。

杜芊芊想要挽留的话再说不出,只能看着容宣跟着女生离开的背影,思绪万分。

等到排练的时候,指挥问起容宣,杜芊芊便帮忙解释原由。

第二天下午,排练结束。

杜芊芊留下,负责打扫教室卫生。

刚结束,大门口多出一道温润的男声:“结束了吗?一起走吧。”

杜芊芊僵住动作看去,见容宣斜斜地靠在门边,似乎在等她。

少女的心怦然一动,一口答应:“好。”

两人漫步在空荡的长廊。

过了会儿,容宣主动开口:“昨天谢谢你,帮我保管大提琴。”

说完,将手里提着的兔形状礼袋递到她面前:“这是谢礼。”

杜芊芊愣了下,接过礼袋打开,里面装满了大白兔奶糖。

迎上容宣深邃的眼,她将礼袋的兔耳朵重新折好放进书包,小心藏起容宣给她一点甜。

可旋即,她又忍不住想到那个在门口等容宣的女生。

能让容宣宁愿翘课都要陪同的女生,可想而知这人对于他来说,何其重要。

杜芊芊半垂下眼,故作轻松地问:“昨天跟你一起离开的女生好漂亮,她……”

“你是想问,她是不是我的女朋友?”容宣忽然打断。

被戳破心事的杜芊芊下意识攥紧裙摆,不敢抬头。

她正想着要不要继续问。

容宣先收回目光,矢口否认:“她不是。”

杜芊芊松了口气,刚要开口。

却听容宣继续说:“女朋友可以分手,但她……不能离开我。”

第四章

男生一句话说完,杜芊芊脑中嗡鸣一声。

她感觉到鼻尖一湿,有血的铁锈味漫开。

容宣注意到她的异样,语气骤变:“你怎么了?”

杜芊芊摸到自己鼻尖的血,下意识撒谎:“应该是鼻炎犯了,老毛病了。”

她有些狼狈的拿起放在口袋里纸巾擦拭。

伴着大脑的刺痛,她身形有些不稳地晃了下。

“小心!”

容宣忙用手搀扶住她,满脸的担心:“我送你回寝室。”

杜芊芊不敢让容宣看到自己一副病态,温声婉拒:“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容宣眼底似是划过一丝受伤:“你一定要跟我这么见外吗?”

杜芊芊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不禁怔了怔。

男生已经动手拿过她的书包,果断道:“走吧。”

杜芊芊默默收回目光,慢慢跟着容宣一步一步走。

她眸光落在男人搀扶自己的那只冷白的手腕上,心里五味杂陈。

她没想到,这么好的容宣,原来心里早就藏了那么重要的一个人。

那自己是不是不该把自己的喜欢说出来?

思索间,两人来到寝室楼下。

容宣松开了手,将书包递给她:“明天要是再不舒服,记得请假。”

杜芊芊点了点头,道谢:“好,谢谢你。”

容宣深深看了她一眼,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去。

这一晚。

杜芊芊几乎被病痛折磨的彻夜难眠。

不得已在第二天请了假,去了医院。

诊室里。

医生再三劝杜芊芊住院:“你是个学生吧,家长呢?你的病这么严重,怎么不告诉父母?”

这一句话直接问到了杜芊芊痛处。

她是离异家庭,母亲出国后,自己被丢给父亲,现在父亲也有了新的家庭,根本不管自己。

杜芊芊敛神:“谢谢医生,住院的事我再考虑一下,先给我开药吧。”

再过不久,便是他们大四的毕业典礼,这次合唱团排练,就是为了在毕业典礼是他们能够完美结业。

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以后……她恐怕就再难见到容宣了。

医生看出她的为难,也不再多说。

杜芊芊拿到药单,去窗口付钱。

抗癌的药需要几万,一下子花光了她近三年攒下来的奖学金。

回到学校。

杜芊芊拿着一袋子药,往宿舍里走。

忽然,视线里出现一抹熟悉的身影。

容宣从沿边街道走来,身边依旧是那个梳着高马尾的女孩。

女生不知说了什么话题,他嘴角浮起一抹笑来。

这一幕直接刺入杜芊芊眼底,她几乎动弹不得。

同一刻,身边学生的惊叹也响起:“你看,是容宣和咱们系的系花林初语,他们好配哦。”

“那当然,你是不知道,前天咱们系花一有事,向来不缺勤的容宣翘课都跑来了。”

他们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在杜芊芊胆怯的心添了一分重量,压的她不敢迈出半步。

却在这时,容宣看了过来。

“杜芊芊。”他高喊着,大步走过来:“身体怎么样?好点了吗?”

杜芊芊点了点头,声音沙哑:“嗯,好多了。”

容宣身后,那个女生也走过来:“宣,她是谁啊?”

“她是……”容宣顿了一下,“我同学,杜芊芊。”

杜芊芊听他疏离的介绍,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我身体还有点不舒服,先走了。”

再待不下去,杜芊芊匆匆道别想要逃离。

忽然,一阵风飘来。

杜芊芊眯起眼,不由得攥紧自己的药袋。

却不想,轻薄的一张抗癌药单却飘出来。

杜芊芊忙伸手去抓,却没抓到,只见那张药单落到容宣跟前,被他拾起!

第五章

这一瞬,杜芊芊的心几乎快要跳出嗓子眼。

不过幸好容宣很尊重别人隐私,根本没有往药单看一眼,只是上前递给杜芊芊。

“你的药单。”

杜芊芊接过药单,紧张的满掌心都是汗:“嗯……谢谢。”

一旁的林初语等不耐烦了,扯了扯容宣的衣袖催促:“走了,你还说请我吃饭的。”

容宣只好开口告别:“那明天见,先走了。”

杜芊芊点了点头,目送着他们离开。

两人好似情侣的亲密落入眼底,有种说不出的心酸。

……

盛芊芊天的午后,天气又干又热。

原本杜芊芊就因为生病不耐热,一个人坐在角落,怕别人看出端倪。

不想这时指挥又找上她:“杜芊芊,麻烦你帮忙跑一趟,给大家买一下水吧。”

杜芊芊有些为难,原本想拒绝。

就听指挥又道:“你要是拿不动,可以容宣陪你一起去。”

闻言,杜芊芊拒绝的话咽了回去,视线忍不住落在了容宣身上。

不知道是不是这话被他听了进去。

容宣放下琴,主动走过来:“要买水是吗?我陪你一起去。”

这何尝不是个能独处的好机会。

杜芊芊抑不住心动,小声答应:“好。”

一路上,艳阳高照。

杜芊芊垂着头,感觉到男生的手臂偶尔擦过自己的衣袖。

彼此哪怕没有一句话,但这轻微的摩擦感,还是让杜芊芊脸上温度慢慢升高。

忽然,身旁容宣低淡的嗓音响起:“你很怕我吗?”

杜芊芊情绪来不及收拾,抬眼就对上他清冽的目光。

她慌忙解释:“没有。”

容宣却压低了眉眼,有几分耐人寻味,也没说自己信不信。

到了便利商店。

买完东西,杜芊芊站在前台付钱。

忽然,她感觉到有一抹凉意碰了一下自己手臂。

杜芊芊看去,就见容宣单手拿起一罐果汁递过来,嗓音略低:“给。”

杜芊芊认出来,是自己常喝的那款蜜桃口味的。

她心颤一下:“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喝这个口味?”

容宣愣了愣,轻笑出声:“顺手拿的,没想到你真喜欢。”

随后便偏过头,只留给她一张好看的侧脸。

杜芊芊心里有点失落,不觉拿着握紧了手中饮料。

之后,两人便返程。

眼见快要到学院楼,容宣却突然喊住她:“绕绕路吧,从体育场那边过去。”

杜芊芊何尝不想和容宣待在一起的时间更久一点,看着近在咫尺的楼,她最终没有拒绝。

他们绕着路来到体育场。

这会儿正好有一群学生在上体育课。

杜芊芊就看着容宣视线在操场上搜寻着什么人影,最后锁定了一个背影走过去。

她没有上前,却也看见了女生回头。

是林初语。

很快,两个人的对话,也落入耳畔。

林初语乖巧走到容宣身边,调侃道:“又专程来看我啊?”

容宣笑了笑没否认,只是将手中的果汁递过去:“你最喜欢的蜜桃果汁。”

和杜芊芊手里的一模一样。

原来从一开始的蜜桃果汁,到绕道来操场,都是容宣为林初语的准备。

和自己毫无关联!

这一刻,杜芊芊心头所有的欢喜重重下落。

第六章

万里无云的晴空下,杜芊芊仿佛坠入冰窟。

她再也待不下去,没有再等容宣,转身率先离开。

不多时,容宣才匆匆追上来:“你怎么走的那么快?”

杜芊芊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撒谎:“我身体有点不舒服。”

容宣深邃的眼神落向她,不知道是不是已经看出她在撒谎。

回去的路上,两人默契的谁都没有开口。

之后每天排练,杜芊芊总会在自己位置上发现一罐蜜桃果汁。

她知道是容宣放的,换做以前她可能会开心不已,可自从知道蜜桃果汁的含义后,只觉得苦涩。

见此一幕的陈妍走过来,悄悄凑到杜芊芊身边兴奋道:“芊芊,我每天看见容宣都帮你带一罐蜜桃果汁,他会不会喜欢你啊?”

杜芊芊微微垂眼:“你想多了。”

他对自己的好,更像是附赠品。

傍晚。

杜芊芊练唱留到了最后,一个人回家。

最近她坚持吃的抗癌药起了些副作用,每天身体都乏力的很厉害。

她路过学校的小吃街,在霓虹灯和路灯的交错下,看见了两道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林初语正拉着容宣的手撒娇:“我要吃冰淇淋。”

容宣摸了摸她的头,语气宠溺:“小心晚上闹肚子。”

林初语怎么都不愿意,他只好妥协:“等着。”

而后,男人转头走进了便利商店。

杜芊芊看得有些出神,病态的身体忍不住摇摇欲坠。

恰逢此时,她和林初语的视线撞了个正着。

林初语挑了挑眉:“你就是杜芊芊吧?”

“我最近经常听宣说起过你,他好像挺喜欢你的。”

杜芊芊呼吸一紧。

就听她继续说:“其实你们在一起挺合适的,就是不知道你会不会接受我的存在。”

杜芊芊抬眼,不明白她这话的用意:“什么意思?”

林初语莞尔一笑,眼底都是算计:“以前宣也交了不少女朋友,但因为我全都放弃了。”

“我相信,以后也一样。”

她轻飘飘的一句话,像哽在杜芊芊心头的一根刺。

杜芊芊也不知道该如何接这话。

不想,容宣正好从便利商店走出来,看到杜芊芊时不禁一怔:“杜芊芊,你怎么在这里?”

林初语抢话说:“碰巧遇见了。”

“宣,你要不要先送杜芊芊回去?她好像不太舒服。”

容宣却毫不犹豫地拒绝:“不行,我不放心你。”

而后,他愧疚的目光落向杜芊芊,似乎想要开道歉。

林初语先一步开口:“放心,我没事。”

说完,就潇洒离开。

容宣沉默目送她走远,才看向杜芊芊:“走吧。”

杜芊芊眼睫一颤,点了点头。

回去的路上,两人相继无言。

到了寝室楼下,容宣终于开口:“这些天,你为什么要躲着我?”

对上男生漆黑深沉的双眸,杜芊芊眸色微闪:“我没有。”

容宣没有放过她:“是因为林初语吗?”

杜芊芊抿了抿唇,不知道该如何说。

就听男生磁性的声音响起:“杜芊芊,我一直以为你明白我的感情。”

杜芊芊脑海一轰,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容宣眼神渐暗:“我也只把林初语当很重要的朋友,但现在看来是我想多了。”

说完,他转身就走。

杜芊芊看见他的背影,心里复杂万分。

没有一个女生能够接受爱情里有第三个人的存在,但如果不接受的代价是失去容宣呢?

这一刻,心里的天秤不断摇摆。

最后,杜芊芊忍不住抓住了容宣的衣袖,想要寻求一个答案:“和你在一起,就一定要接受林初语的存在吗?”

容宣步伐一顿,回答清晰而果断:“是。”

第七章

在合唱团的日子一天天过去,杜芊芊和容宣之间的关系说不出好坏。

配合虽然默契,但关系已经不似从前那般密切。

以前排练完,容宣总会陪杜芊芊留到最后。

然而现在一到结束时间,林初语准时准点来到门口。

今天也一样。

“宣,一起走吧。”

“好。”容宣没有看杜芊芊一眼,径直跟着林初语离开。

连一旁的陈妍看着都感觉奇怪:“芊芊,你是不是跟容宣吵架了?”

坐在位置上的杜芊芊察觉她八卦的眼神,语气淡淡:“没有。”

“我看你们好几天都没说话了。”陈妍主动坐在杜芊芊身边,无奈感叹,“其实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容宣喜欢你,但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他对你好像也冷淡了许多。”

杜芊芊不知该如何回答。

大概他们两个人都还在介怀那天晚上的话。

也许一开始他们还有在一起的机会,但现在估计已经被自己搞砸了。

杜芊芊抿了抿唇,想要继续练歌。

然而还没开口,大脑一阵眩晕袭来,鼻血又止不住的流。

杜芊芊急忙捂住口鼻来到卫生间。

鲜血洒在洗漱台上,一片红。

她打开水龙头用水把鼻尖的血洗干净,下意识去口袋里拿药,却发现药瓶已经空了。

再买又得花上几万,可是她现在已经一分钱也拿不出来了。

穷途末路之下,杜芊芊只好给自己家里人打去电话。

电话刚接听,里面就传来一个尖锐的女声:“杜芊芊?你打电话过来干什么?”

是继母吴慧。

杜芊芊清了清沙哑的嗓子,佯装自然:“我最近生了病,需要五千块钱买药。”

一直以来家里的积蓄都是吴慧在管,而她自从和父亲结婚以来就不待见自己。

果不其然,一听到要钱,吴慧直接变脸:“什么药需要这么多钱?你不会是想从我这儿骗钱去乱花吧?”

“我告诉你,没门!”

对面一口气说完,直接挂断电话,根本不给杜芊芊解释的机会。

等杜芊芊再打过去,对面也已经不接了。

没办法,她只好问陈妍借了点,才去医院拿药。

不想晚上回学校的时候,却在自己的寝室楼下,看见了容宣。

男生大步走来,上下打量着她:“我听陈妍说你最近很缺钱,怎么了?”

杜芊芊垂下眼:“没什么,是我自己的事情。”

容宣没多问,直接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银行卡递过来:“如果你急需要钱,就用这张卡里的。”

杜芊芊愣了愣:“这……”

“里面有五万,是我自己的存款,应该可以解你的燃眉之急。”

容宣也怕杜芊芊不接受,忙补了一句:“不用担心,这些钱对我而言,不算什么。”

一句话轻描淡写,但杜芊芊没有一刻比现在更能感觉到自己和容宣之间的差距。

她满含苦涩,把银行卡退回:“真的不用了,我不想欠你的。”

更不想他们之间,以后连对等都做不到。

可容宣并不知道她的用意,只当是她想要跟自己保持距离。

他紧攥着银行卡,语气含怒:“当不了情侣,难道连朋友都不行吗?你就非要把关系撇的这么清?”

杜芊芊顿时怔住,还来不及看去容宣眼里的喜怒。

男生已经后撤一步,侧身错过她,大步离开。

杜芊芊再想追上,已经来不及。

之后,杜芊芊病情越来越重,就算每天都在坚持练习,还是跟不上大家的进度。

直到这晚,指挥将她单独留下来,开门见山:“杜芊芊,你退团吧。”

“你现在的唱功越来越差,还总请假,严重耽误我们合唱团的进度。”

这结果也在杜芊芊的情理之中,但想到以后没办法跟容宣一起同台,她还是不愿放弃。

“指挥,可不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

指挥叹了口气:“让你退团不止是我一个人的想法。”

杜芊芊理解,刚想点头说好。

却听他又开口:“说起来,这件事最初还是容宣提出来的。”

音乐Fans小琼
球场上韩国“打鼓”挑衅,中国人直接掏出“神秘乐器”,气势碾压
球场上韩国“打鼓”挑衅,中国人直接掏出“神秘乐器”,气势碾压
音乐Fans小琼
原来不止伍佰有“怨种”粉丝!碧昂丝演唱会也只能“起个头”!
原来不止伍佰有“怨种”粉丝!碧昂丝演唱会也只能“起个头”!
爱偷吃的肥喵
大合唱真的有点子感动了这次是真的说再见啦
大合唱真的有点子感动了这次是真的说再见啦
下饭音乐
音乐会响起《孤勇者》,台下小朋友突然大合唱,太壮观指挥都懵了
音乐会响起《孤勇者》,台下小朋友突然大合唱,太壮观指挥都懵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