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大和守安定

51.4万浏览    16350参与
秋来来不来

他们想杀掉我(番外)

※不刀了不刀了

※取了自家本丸的材


加州清光带着在药物作用下昏睡的审神者出阵后,另外的五把刀偷偷聚集起来也赶赴了同一个战场。


“加州先生为什么不愿意接受御守呢...”五人正躲藏在战场的某处时,五虎退有些难过地突然问出来。同田贯正国蹲在五虎退的身旁,也有些疑惑地抓了抓自己地头发:“大概是三日月之前说的,主不愿意御守也没用吧?小狐丸你和三日月一个刀派,知道些什么吗?”


“小狐只是被偷懒不想出阵的老人派出来的人而已,多余的事情可不清楚哦。”盘腿坐在地上小狐丸随意地把抛来的问题又打了回去,五虎退小声地添了一句:“可是...主会不愿意吗..?”...

※不刀了不刀了

※取了自家本丸的材

 

加州清光带着在药物作用下昏睡的审神者出阵后,另外的五把刀偷偷聚集起来也赶赴了同一个战场。

 

“加州先生为什么不愿意接受御守呢...”五人正躲藏在战场的某处时,五虎退有些难过地突然问出来。同田贯正国蹲在五虎退的身旁,也有些疑惑地抓了抓自己地头发:“大概是三日月之前说的,主不愿意御守也没用吧?小狐丸你和三日月一个刀派,知道些什么吗?”

 

“小狐只是被偷懒不想出阵的老人派出来的人而已,多余的事情可不清楚哦。”盘腿坐在地上小狐丸随意地把抛来的问题又打了回去,五虎退小声地添了一句:“可是...主会不愿意吗..?”

 

“这么烦恼的话,不如问问在场和他最熟悉的和泉守怎么样?”不知道什么时候躲到树上去的鹤丸国永,突然挂在树枝上倒吊着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里,指了指距离稍微远些正抱着到警戒着周围的人。

 

和泉守兼定听到自己的名字,头偏过来看了一眼:“大概是因为...觉得只有这样才可以好好的把主送回去吧。”停顿了一下,扭开了头语气变得有些生硬,“就是个只顾自己耍帅的家伙罢了。”

 

“真不坦诚啊..啊,那边有动静了。应该是主他们,退你小心点去侦察一下。”又爬回了树上的鹤丸国永难得眼尖地发现了战场上的变化,把隐蔽性最高的短刀派了出去。“啊..好的!”五虎退抱着自己的本体紧张地应了一声就隐入林中。

 

随后他们从噙着泪水回来的五虎退口中得到了审神者和加州清光的情况,之后就一直在不会被发现的距离悄悄跟着,在周围解决掉一些过多的敌人。而五虎退在更近的地方隐蔽着,随时准备在最后时刻冲出去,达成这次出阵的目的,救下加州清光。

 

终于,就算他们再不愿看到,加州清光撑不住的那刻还是来了。一直被他们控制住的敌刀数在最后完美的只剩下了一把,在刀刺下的那一刻,五虎退咬着嘴唇拼命忍着自己想要冲出去的冲动。

 

在看到主扶住加州清光脸侧的手,随着意识的消失渐渐滑落下来,而加州清光也即将彻底碎掉的时候,他明白自己等待的就是这个时刻了。

 

修行后速度更快的他仿佛一道白光射了出去,悄无声息地就来到了还在为刺穿了两人而喜悦的敌刀身后,稚嫩的脸庞带上了冷漠的气息,一刀就解决掉了敌人。

 

斩杀敌人后,一刻不停地立马将一直紧紧攥在手中的极御守挂到两人的身上。下一刻,五虎退就看着审神者的身影带着刚刚挂上的御守一起消失不见了,而一旁的加州清光却在刚和御守接触的那一刻彻底碎掉了。

 

没有依靠的御守掉落了下来,砸在了一旁还没完全碎掉的本体刀上。五虎退的眼泪瞬间就流了出来,小小的短刀一下跪在了地上:“晚了吗...”

 

剩余的四人察觉到事情的结束后赶来了,来到后只见五虎退跪在那里肩膀一抖一抖地哭着,没有加州清光的身影。和泉守兼定的脸色变沉了一些,握紧了拳头没再继续上前,一旁同田贯正国此时也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语,只是沉默地拍了拍他的肩。

 

鹤丸国永和小狐丸倒是轻易地接受了这个结果一样,神色如常地走到了五虎退的身边。鹤丸蹲下揉了揉哭得伤心的小短刀的头,五虎退抬起了头哭的上气不接下气:“鹤丸先生,我...加州先生他变成这样了....”

 

他稍稍撤开抱着什么东西的手,这时众人才发现短刀抱在怀里护着的就是加州清光的本体刀。“这是..什么状况?”鹤丸国永问出了大家内心的想法。化出的人的身体碎掉了,但本体保留住了,这是碎了还是...没碎?

 

小狐丸突然松了口气:“安心吧,他没事。带回本丸吧,他会醒来的。”五虎退听了他的话,还停不下来眼泪但已经喜悦的笑了起来,还起身抱着刀跑到了几步外另外两把打刀在的地方,让两人看一看加州清光安下心来。

 

鹤丸国永还蹲在原地,盯着小狐丸看了一会:“什么时候会醒?”“真是敏锐啊...”小狐丸眯起猩红的眼,笑得有些无奈,“主在那边获取刀剑的方式还不包括唤醒回归本体的刀啊...大概,是老天眷顾的时候吧。”

 

两人对视了一会,而另一边同田贯在招呼着回本丸了,默契地选择了保持沉默,跟着期待着加州清光醒来地一队人回了本丸。

 

“加州先生今天也还没有醒来啊...”回到本丸几天后,五虎退每天都会跑去新选组刀剑在的部屋,看一看今天好好摆在刀架上的加州清光是否醒来了。

 

“今天也来了吗?清光醒来可要好好谢谢担心他的人啊。”大和守安定主动接过了加州清光留下的初始刀的任务,并每天都一同保养着他与自己的本体刀。“今天有茶点哦,一起来吃一些吧。”“啊好的,非常感谢!”

 

大和守安定笑着递给了五虎退一些短刀很爱吃的点心,看着他开心地到了谢跑去门口的廊下和路过的兄弟分享了起来。敛下的眼里是失落与难过,他在那五人将清光带回来的当天就去找了三条刀派的人。

 

或许是因为历史悠久的刀剑总是会比他们这些年轻刀剑要看得透彻些,他被告知了加州清光可能会一直保持刀的姿态无法醒来。但作为回忆也好,当作欺骗五虎退或者自己的谎言也好,他不想把塔收起来,而是好好地摆放在平时清光也会使用的刀架上,每日保养。

 

他调整了一下心情,走出门准备开始今日自己的工作时,几片樱花花瓣从房间内部飘了出来。他疑惑地顺着地上樱花越来越多的方向看了过去,刀架上好好摆放着的加州清光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旁穿着出阵服好好站在一旁,正捏着自己的脸确定是否在做梦的人。

 

加州清光醒了。

 

不一会,这个消息就传遍了本丸,新选组的屋子里挤满了来看望他的人。加州清光坐在桌子旁被一群人围着,脸上挂着无奈的笑:“我可不是新来的刀剑哦,在这么看下去就要收费了。”说着伸手敲打了一下在一旁偷笑的大和守安定。

 

“啊!那我帮你工作的那么久,是不是该发给我一些工资?”被打了一下的人不甘示弱地反击了回去,一屋子的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看到加州清光确实醒来没有什么异样后,大家嘻嘻哈哈了一阵就不再继续打扰了。

 

加州清光一下子趴在了桌子上,撒娇的语气朝大和守安定开着抱怨的玩笑:“受欢迎好累啊...”“以后就不会累啦,毕竟是初回限定嘛。”大和守也玩笑着回了一句,说完却敛下了笑脸询问道,“清光,我接手了你近侍的工作之后,看到在本丸刀帐上显示着你是...碎刀的状态。那你现在是...怎么被主唤醒的?”

 

“这个啊...”加州清光用手托起下巴撑在桌子上,不是很确定地说着自己的猜测,“我们的身体是通过审神者的灵力显现出来的,作为本体和审神者之间的链接。虽然本体刀被御守保护住了,但我的身体,和主链接的部分碎掉了。”

 

他停顿了一下,突然笑了起来又接着说了下去:“主恰巧锻刀锻出了我,锻刀炉好像就直接把身处本丸内的我给唤醒了。”嘴边的笑带着一丝宠溺的感觉,“明明政府为了防范把概率调的这么的低,总是限锻坠机的主能这么快锻出我真是老天眷顾啊。”

 

“啊,你在说主是非洲人,下次再见到主我要去告状。”“欸,我才没有这么说。”“那,工资。”“不给,但可以给你吃点心。”“这是刚刚我拿给其他人的点心啊。”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来来回回了半天,大和守突然安静的来了一句:“清光。”“嗯?”加州清光扭头,看着他坐到自己身边扬起了笑脸,“欢迎回来。”“嗯,我回来了。”弯起嘴角回应了一个同样的笑脸。

 

而已经回到粟田口部屋的五虎退,想起了一个被忽视掉了很久的问题:“两个御守...加州先生用掉了一个,另一个跟着主消失掉的....主用掉了吗?”

 

至于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审神者才发现了自己有了个极御守,并且能通过这个和本丸里的刀剑交流,甚至在特殊的时间可以在本丸和现世穿梭就是另一回事了。

 

——————————

后来的五把刀分别是和泉守兼定、同田贯正国、鹤丸国永、小狐丸、五虎退。

把自家最早的第一部队抓来改了改用了。

虽然很垃圾但还是坚持编完了这个脑洞,自己爽啦!

邢天樱

刀剑乱舞清安 加州清光的日记本(10)

照例亲友团@苏南安(今天也是中也夫人 @溯洇 @顾七辰 @Z-千秋 @琼曲 @十月_今天也是只稳定运作的纯种鸽子 


        今日晴

        因为太闲了所以我自学做了奶茶呢,我好厉害哦!(´-ω-`)好吧,其实……我应该是把五虎退他们的塑料玩具小球当做珍珠一类的东西放进去了。可是安定那家伙干了什么!他他他他他竟然不允许我进厨房!凭什么!就算他确...

照例亲友团@苏南安(今天也是中也夫人 @溯洇 @顾七辰 @Z-千秋 @琼曲 @十月_今天也是只稳定运作的纯种鸽子 


        今日晴

        因为太闲了所以我自学做了奶茶呢,我好厉害哦!(´-ω-`)好吧,其实……我应该是把五虎退他们的塑料玩具小球当做珍珠一类的东西放进去了。可是安定那家伙干了什么!他他他他他竟然不允许我进厨房!凭什么!就算他确实比我会做饭也不能……好吧好吧ヽ(  ̄д ̄;)ノ我暂时不进去就是了,不过作为美丽又优秀的我来说,下厨这种小事一学就会,明天,明天就去找堀川学习,堀川的厨艺绝对是超越安定的!或者打电话问问烛台切?啊……会被嘲笑的吧,一定会的吧,啊。我可是加州清光啊,啊。


        安定重新做好的奶茶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喝,大概是因为太久没有尝到这个味道的缘故。如果现在有一杯红豆奶茶出现在我面前,我我我加州清光,就是他的人了,嗯!不要安定了,谁叫他每次打游戏都不知道放水,最近玩狼人杀的时候,专挑着我杀,什么仇什么怨嘛,明明和泉守才是狼偏偏要杀我这个可怜的小预言家。


        总司还在工作,但是送来了新的指甲油和小镜子,啊,还有一大罐子金平糖,这次应该够吃很久了呢,就算是安定吃到蛀牙都吃不完的那种。


        好想快点见到总司,见不到他的日子,感觉已经过了很久了呢。


        明明说好春天就回家陪我们的嘛,总司又是这样,食言啦讨厌。


         算了,土方先生不也没回来嘛,和泉守那家伙也没表现出什么,连安定都没有闹,我还是,继续等待吧。

吃货初柒

不安定极化回来啦!接下来送卡内桑去极化,但是我想说安定阿路基我害怕,好好的刀极化之后为啥子那么糙汉了!!!!!你那一开口兄弟们杀啊真的吓得我_(:з」∠)_

不安定极化回来啦!接下来送卡内桑去极化,但是我想说安定阿路基我害怕,好好的刀极化之后为啥子那么糙汉了!!!!!你那一开口兄弟们杀啊真的吓得我_(:з」∠)_

夏仇

夏茗深刻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沉思)并且发誓以后一定不会在画了。我就应该在衣服下摆泼上红墨水,那样更有艺术感。


鹤丸:????滚啊!!!


刀剑乱舞相关的总目录

夏茗深刻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沉思)并且发誓以后一定不会在画了。我就应该在衣服下摆泼上红墨水,那样更有艺术感。


鹤丸:????滚啊!!!


刀剑乱舞相关的总目录

菩提

住在楼上的贝塔先生 0

预计会是个中篇。大致内容是互相身份成谜的安清两人,相遇在一栋诡异的小楼里,会发生很多诡异的事情,最后我也不知道会有怎么样诡异的结局。

清光前期会使用化名,不用在意。

安清向。


这是大和守安定搬进楼里的第三天。

那是一栋又旧又破的楼,它歪歪斜斜的坐落在小巷的深处,因为这里居住过很多未婚先孕的单身女性,诞生过也死去过无数的婴儿,所以附近的人也管这栋楼叫“母子楼”。这里人迹罕至,经年累月的风吹雨打让小楼变得破破烂烂的。由于一年四季阳光也照射不到,脏兮兮的墙角长满了青苔,灰扑扑的墙上爬着枯死的藤蔓。

搬来的第一天,安定按照规矩挨家挨户的拜访,谁知除了那些空着的房间,其余的所有人都无一例外...

预计会是个中篇。大致内容是互相身份成谜的安清两人,相遇在一栋诡异的小楼里,会发生很多诡异的事情,最后我也不知道会有怎么样诡异的结局。

清光前期会使用化名,不用在意。

安清向。


这是大和守安定搬进楼里的第三天。

那是一栋又旧又破的楼,它歪歪斜斜的坐落在小巷的深处,因为这里居住过很多未婚先孕的单身女性,诞生过也死去过无数的婴儿,所以附近的人也管这栋楼叫“母子楼”。这里人迹罕至,经年累月的风吹雨打让小楼变得破破烂烂的。由于一年四季阳光也照射不到,脏兮兮的墙角长满了青苔,灰扑扑的墙上爬着枯死的藤蔓。

搬来的第一天,安定按照规矩挨家挨户的拜访,谁知除了那些空着的房间,其余的所有人都无一例外的给了安定闭门羹。

安定灰头土脸的拎着荞麦面回自己房间,在楼梯上恰巧碰到了一个年轻的男生。那男生衣着光鲜靓丽,头发梳成鞭子垂在胸前,清秀的气质似乎和这里格格不入。安定惊喜的跑过去给第一个“见到面”的邻居打招呼,不管三七二十一把所有的纸袋都塞到了男生的手里。

“喂!你这热情的过头了吧!”男生皱起秀气的眉噘着嘴抱怨。

“因为大家都不给我开门啊!”

那男生正要开口,走廊深处突然响起乒乒乓乓的响动,板凳酒瓶和女人小孩的尖叫声吓了安定一跳。安定身边的门咔哒一声打开了,一个邋邋遢遢的大肚子女人打着哈欠往楼下泼了一盆水,面无表情的又进了自己的房间,似乎对几步之隔的事情见怪不怪。

“看到了吧,不去招惹他们才是正确的。”

男生提着荞麦面走了,留下了惊恐的大和守安定。

今天是安定第二次和男生见面,差不多半夜十二点。

安定自放学之后一直在认认真真的温书,谁知有个醉汉邻居喝醉了酒在撒酒疯,把二楼的楼梯间砸的稀巴烂,眼见的就要往安定所在的三楼来。

安定背上书包锁了门打算去同学家避避难。他躲在拐角探出头,看见那去楼下的楼梯正好被醉汉堵住了。安定别无他法,绕到另一边拼命的往楼上跑,正好又撞见了提着水桶去走廊尽头洗漱的那个男生。

“救救我!”安定当机立断拉住了他的袖子就不撒手。

男生虽然啰啰嗦嗦的碎碎念了好久,但好歹让安定进屋了。

母子楼不管是墙壁还是地板都是灰扑扑的,乱堆的杂物和乱窜的老鼠不说,最让安定震惊的就属一楼大堂的蜘蛛网,积年累月下来细细的长条一条条的从雕花的天花板垂到地板,走着走着蜘蛛就会掉进领子里。

但是这个男生的房间却意外的整洁。有些泛黄的墙纸仔仔细细的贴到角落,各种各样的化妆品和精致的小摆件整整齐齐的。

安定四处打量了一下,发现这个男生的衣服真的不是一般的多,壁柜里摆放不下的都叠好了摞在墙边。

“你是明星吗?”

男生目光暗淡了一下但是很快掩饰了过去,他轻哼了一声,说道:“我是上班族,只是刚入职没几年薪水不太足够而已。”

安定上上下下的看了看他,觉得他分明和自己年龄差不多大。

“我的名字是大和守安定,我怎么称呼你呢?”

安定的手里还抱着没写完的数学作业,那男生听到问题有点吃惊,他垂眸盯着安定的书思索了好久,似乎在决定一个初次遇到的特大难题一样。大约一刻钟过去了,那男生才说:“你叫我贝塔先生吧……”

………真是起名鬼才。

“……好吧,贝塔!”

“贝塔先生”抬手用手背轻轻砸了安定的脑袋,“加敬语!小鬼!”

 end

白风羽落

#occ注意

#小学生文笔注意

#开头最渣系列

#不喜勿喷

#本章未分裂,cp:清安/安清/兼堀/髭膝


鸟鸣,花香,春天来了呢! 

“还是春季好呢,没有那么多麻烦事。” 

加州清光,河川下游之子,原为冲田总司的爱刀之一。 

“别高兴的太早啊,春天过了天气就很热了。” 

大和守安定,亦是冲田总司的爱刀。揉搓手中的嫩叶,神游天外。“啊!”当魂回来的那一刻,手腹已染上了点点叶汁。 

尖叫声不小心惊起到了旁边懒洋洋躺着的加州清光,他猛地坐起,看向了大和守安定,“怎么了怎么了?”“啊……没事,只是手脏了……”大和守安定尴尬地笑了笑...

#occ注意

#小学生文笔注意

#开头最渣系列

#不喜勿喷

#本章未分裂,cp:清安/安清/兼堀/髭膝


鸟鸣,花香,春天来了呢! 

“还是春季好呢,没有那么多麻烦事。” 

加州清光,河川下游之子,原为冲田总司的爱刀之一。 

“别高兴的太早啊,春天过了天气就很热了。” 

大和守安定,亦是冲田总司的爱刀。揉搓手中的嫩叶,神游天外。“啊!”当魂回来的那一刻,手腹已染上了点点叶汁。 

尖叫声不小心惊起到了旁边懒洋洋躺着的加州清光,他猛地坐起,看向了大和守安定,“怎么了怎么了?”“啊……没事,只是手脏了……”大和守安定尴尬地笑了笑,伸出那只手给加州清光看,抬起另一只手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 

“快去洗一洗啊!”加州清光移开了伸来的那只脏手。大和守安定收回爪子,缓缓起身,“知道啦。”话音一落便离开。 

唉,四季变来变去,但他还是老样子呢。 

一如既往的呆呆傻傻。 

一如既往的怕脏。 

—— 

“哎?我是队长?”加州清光看着出阵人员的名单,轻揉着下巴。坐在他面前的审神者点了点头。“嘛嘛,绝对不会辜负你哦!那我走啦。”走时转过身,朝审神者挥了挥手。 

主人还是爱着我的呢~ 

—— 

“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髭切,膝丸,大和守安定,大和守安定?”点名时唯一一个无人回应,“真是的,这个时候安定跑去哪了。”转身正想去寻找,却被匆忙的脚步声吸引了目光。“我来了我来了,哈哈……对不起呀。”大和守安定双手撑膝停在了加州清光面前,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去哪了?”“只是五虎退的小老虎不见了而已,刚刚帮忙去找了。”“好吧。” 

“嘛,可以出发了吗~?”髭切歪头用着温柔的语气问道。 

“啊,出发吧!” 

—— 

“离城镇还很远呢……”看着图上密密麻麻的线条和标记不知所措,最终决定在此停留一晚,明早再启程。 

找到一片空地,点起了篝火,随意往地上一坐,唯一一人站着。“加州桑,不坐一会么?”堀川国广看了看一旁靠着树木的加州清光。“不啦,地上好脏……脏了就不可爱了。”加州清光闭上眼睛仰头回应道。“如果不介意的话。”膝丸走到加州清光面前,将脱下的外套递给他,“用这个将就地垫一下吧,毕竟夜长。”加州清光睁开眼睛看了看,那黑黑的衣物若没有了装饰,在黑暗中估计就难寻了,“谢谢啦……不过我不要哦,我会休息一会的~晚上比较冷,还是你自己穿吧,好意领了哦~” 

风吹来了,睡意也乘风而来了。将篝火熄灭,以免过困睡着后不小心烧了林。眼皮开始打架,试图遮住在月光下闪烁的瞳,脑袋如蜻蜓点水一般,低下,抬起,低下,抬起…… 

“国广,国广?”和泉守兼定侧过脸看了看身旁的堀川国广,是睡着了吗……?将披在身上的羽织解下,轻轻地盖在了堀川国广的身上,“真是的,累了也不会说。” 

“兄长……你困吗?”膝丸看着仰望星空的髭切,轻声问道。“嗯嗯~”髭切摇了摇脑袋,目光移到了膝丸身上,“瞌睡丸是困了吗?”“有点呢……”膝丸说到一半突然察觉到了什么,“唔……兄长!我叫膝丸啦!”“嘘——可不要吵到别人休息了哦大声丸。”髭切微笑着将一根手指抵在了膝丸的唇上,另一只手在自己面前做出了安静的手势。“明白了……” 

“睡了吗?”“还没。” 

靠着树木,树上的赃物不免会落在头发上,于是加州清光身体蜷缩在了一起。“安定……你说这次出阵会不会顺利呢……?” 

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应。 

直起腰杆,发现身旁的人已经靠着树干合上了眼,伸手在其面前挥了挥,没有反应。“睡着了啊……刚刚还说没睡……”将风衣脱下,小心地盖在对方的身上,轻轻地摸了摸那微蓬的马尾辫。“晚安……”收回了爪子,靠在了树干上,双手放在腹部,任由睡意占据大脑。 

进入梦乡后不久,旁边的人却睁开了眼睛,“唔……”抓起不知来历的“被子”看了看,呆了几秒后将羽织脱下盖在了身旁已熟睡的人身上,然后重新盖好“被子”继续睡。 

“叮咚——叮咚——” 

寂静的森林中回响着泉水的声音,河边的鲜花任凭风吹水欺,但最后还是放弃了身体的一部分。花瓣缓缓飘落。


读者的评论皆是动力!

后期剧情会进行分裂,分裂方向为:清安/安清,链接前/后会标注,可自行选择~

螽螽螽螽螽螽螽
今天的大和守安定也受到了来自主...

今天的大和守安定也受到了来自主人的一点倍伤害

【不认识指 fgo里冲田总司只有加贺清光(即加州清光)和菊一文字两把刀】

大和守安定表示:准备首落死吧蘑菇!

【画风为fgo官方的从漫画了解fgo,算是拼凑➕描改

不会画画,很抱歉】

今天的大和守安定也受到了来自主人的一点倍伤害

【不认识指 fgo里冲田总司只有加贺清光(即加州清光)和菊一文字两把刀】

大和守安定表示:准备首落死吧蘑菇!

【画风为fgo官方的从漫画了解fgo,算是拼凑➕描改

不会画画,很抱歉】

FLOATER
随便摸 新笔刷真好使

随便摸

新笔刷真好使

随便摸

新笔刷真好使

-ieieieee
潦草填个表 画风崩坏注意

潦草填个表

画风崩坏注意

潦草填个表

画风崩坏注意

鴨沙羅

当你把刀男们叫成他们前主时 打刀篇(上)

*ooc?

*百fo点文

*第二人称,估计是没有下了

——————————————————————


大和守安定极的场合


  你在走廊散步,拐过一个角,看见一片浅葱色翩跹而过,几乎是不带任何思考地,你叫住了他:“总司!”

  浅葱色的主人僵硬了一瞬,他很快转过身来和你答话:“我是大和守安定哦,主人。”他顿了顿,接着说:“还是说想玩什么游戏吗?故意叫我们前主的名字来测试忠诚度?我现在是属于你的刀剑啊。”

(婶婶:草被你发现了(划掉)

  你有些尴尬,企图解释:“啊是那个,日文不熟练的翻译事故,嗯。”“是吗?”...


*ooc?

*百fo点文

*第二人称,估计是没有下了

——————————————————————


大和守安定极的场合


  你在走廊散步,拐过一个角,看见一片浅葱色翩跹而过,几乎是不带任何思考地,你叫住了他:“总司!”

  浅葱色的主人僵硬了一瞬,他很快转过身来和你答话:“我是大和守安定哦,主人。”他顿了顿,接着说:“还是说想玩什么游戏吗?故意叫我们前主的名字来测试忠诚度?我现在是属于你的刀剑啊。”

(婶婶:草被你发现了(划掉)

  你有些尴尬,企图解释:“啊是那个,日文不熟练的翻译事故,嗯。”“是吗?”

  大和守安定走向你,微微俯身,自他而来的阴影挡住你的一侧,你有些看不清他的表情。

  他突然执起你的手吻了吻:“大和守安定,誓愿守护您,生生世世。”



和泉守兼定的场合


  “哇土方桑好帅啊……prprprprprprprprpr”你正在舔土方岁三的颜,没想到门突然被拉开了,是和泉守兼定。

  “卧槽谁啊……土方你找我干嘛。”你依然沉浸在土方岁三的美颜当中,于是嘴一瓢把他叫成了土方。

  “哈?你眼睛没毛病吧。我可是美丽又强大的和泉守兼定!”和泉守吐槽。

  “呃,”你企图解释,“土方先生美丽又强大,你也美丽又强大,所以认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

  他的耳朵尖好像有些红,似乎是因为从来没从你的口中听到赞美之语。

  “你找我什么事啊?”你问他。

  “咳,就是在本丸的田里发现了一窝兔子啦,想问问你怎么处理。”他咳了一声,以掩饰自己的不自然。

  “有兔子吗!我去看看!”你听到有兔子十分兴奋,和他一起去看了。

嘤大佬

本丸崽崽直播间~第一次直播

☆是可爱der崽崽们吖,萌萌的小团子不香嘛


☆是养成日常叭,总之是为了满足个人癖好的产物


☆可能还会有其他坑的宝宝滚过来玩


☆初次写文,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o(〃'▽'〃)o


——————————我是分割线✧(≖ ◡ ≖✿)—————————————

[好多崽崽滚入直播间]


[超多婶婶进入直播间]


(~o ̄▽ ̄)~o 。。。滚来滚去……o~(_△_).....(~o ̄▽ ̄)~o 。。。滚来滚去……


啊,新选组的小团子几个已经滚在一起啦


安定宝宝伸出藕节状的小手臂,双手向上伸展一下小小的腰身,小嘴突然张的大大...

☆是可爱der崽崽们吖,萌萌的小团子不香嘛


☆是养成日常叭,总之是为了满足个人癖好的产物


☆可能还会有其他坑的宝宝滚过来玩


☆初次写文,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o(〃'▽'〃)o


——————————我是分割线✧(≖ ◡ ≖✿)—————————————

[好多崽崽滚入直播间]



[超多婶婶进入直播间]



(~o ̄▽ ̄)~o 。。。滚来滚去……o~(_△_).....(~o ̄▽ ̄)~o 。。。滚来滚去……


啊,新选组的小团子几个已经滚在一起啦


安定宝宝伸出藕节状的小手臂,双手向上伸展一下小小的腰身,小嘴突然张的大大的.......


“哈啊~ヾ(≧O≦)〃”安定宝宝打了一个哈欠~


小手向下挥了下,“吧唧~”拍到软乎乎的东西,是什么呢?


啊,安定宝宝一手糊上了清光宝宝圆圆的小脸蛋.


哇,超软的!安定眼睛亮亮的,有点生疏笨拙的伸出一根短短的小手指——


“戳~(≧∇≦)ノ”唔,手指陷阱去了.挪开手指,“欸~”弹回来啦.那么再来一次!“戳~~~”


“伊吖~”安定宝宝发出偷税的声音,开心的戳了不下十次之后......“戳——吧唧”啊,清光宝宝被安定宝宝戳倒了!


清光宝宝被戳趴在地上,愣了下,大大的眼睛突然蓄起了眼泪,委屈的吧唧嘴.唔,不能哭,不能...不能哭“呜啊~╥﹏╥”Σ(っ °Д °;)っ还是哭了,安定快去安慰一下


[婶婶1号机送出🍡x1]


感谢这位婶婶一号机送出的团子!神助攻!


[安定宝宝获得道具🍡]


“唔呀~”一串小团子伸到清光宝宝面前,“呜~”看见喜欢吃的团子,清光光犹豫的伸手,抬头“吖啊~”安定宝宝咧开小嘴眉眼弯弯,甜甜的笑了“呜啊!”这难道是...天使的微笑!啊,杀伤力太大了,清光宝宝小脸一红(*/ω\*),才...才没有觉得很可爱呢.


小团子别扭的转过头,默默吃起了小团子......嗯,好甜


清光宝宝回头审视一下安定宝宝,突然也露出偷税的表情


安定宝宝:⊙▽⊙嗯?


“嗷呜ヾ(≧O≦)〃~”一口咬上安定宝宝的脸,刚长出来的小门牙得劲儿的磨


“嗯~”好甜 <( ̄︶ ̄)>


两只崽崽你来我往,其乐融融(嗯好像有点不对?


甚好甚好,三日月宝宝看着活泼的崽崽们,慢慢的挪了下小屁股,深藏功与名




Amethyst╮°

“例行检查——!!”


画了几年前就想画的刀X真选组paro!

p2是监护人吐槽【?

p3p4给背景换了色

壁纸用请随意(//∇//)

“例行检查——!!”


画了几年前就想画的刀X真选组paro!

p2是监护人吐槽【?

p3p4给背景换了色

壁纸用请随意(//∇//)

幻紫樱海叫小狮子

我来给墨翼做宣传来了hhhhh  @篝 

这个是跟墨翼约的小清光和小安定,都是巴掌大小的豆丁哦www

她有打算肝一篇关于豆丁冲田组的可爱甜甜文章,

软软糯糯的感觉真让人期待【搓手手!】

争得了同意,我先把图放出来勾一勾大家的胃口嘿嘿(^_−)☆

此图有水印,不要拿图用哦【认真!】

我来给墨翼做宣传来了hhhhh  @篝 

这个是跟墨翼约的小清光和小安定,都是巴掌大小的豆丁哦www

她有打算肝一篇关于豆丁冲田组的可爱甜甜文章,

软软糯糯的感觉真让人期待【搓手手!】

争得了同意,我先把图放出来勾一勾大家的胃口嘿嘿(^_−)☆

此图有水印,不要拿图用哦【认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