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大型人物ooc现场

20浏览    5参与
一心向善

鸥美人(二)

今天上午的家务告一段落,鸥美人又去了后山。这会阳光正好,温柔和煦,鸥美人用手遮挡,透过指缝往天空看,偶尔吹来一阵风,柔柔的。

【她可真好看】

偷偷躲在草丛后的一个小男孩想。

鸥美人并不知道有人在偷偷看她,她望着指缝里的蓝天,只觉得这会眼眶有点湿,低头揉了揉眼眶,而后索性低头抱着自己的腿,

【她是不是哭了啊】

虎头虎脑的小男孩挠挠头,有点不知所措,想问一下她是不是哭了但是下意识的觉得这样好像不太好。不知不觉间从草丛后走了出来,踩到了后山上经日照晒过的干树枝,鸥美人听见声响后警惕地往声源看过去。

“你……你是不是哭了啊?”

看到鸥美人已经发现自己了,小男孩索性直接问了出来。

“你才...

今天上午的家务告一段落,鸥美人又去了后山。这会阳光正好,温柔和煦,鸥美人用手遮挡,透过指缝往天空看,偶尔吹来一阵风,柔柔的。

【她可真好看】

偷偷躲在草丛后的一个小男孩想。

鸥美人并不知道有人在偷偷看她,她望着指缝里的蓝天,只觉得这会眼眶有点湿,低头揉了揉眼眶,而后索性低头抱着自己的腿,

【她是不是哭了啊】

虎头虎脑的小男孩挠挠头,有点不知所措,想问一下她是不是哭了但是下意识的觉得这样好像不太好。不知不觉间从草丛后走了出来,踩到了后山上经日照晒过的干树枝,鸥美人听见声响后警惕地往声源看过去。

“你……你是不是哭了啊?”

看到鸥美人已经发现自己了,小男孩索性直接问了出来。

“你才哭了呢!我没有哭!”

鸥美人像是一只炸毛的小奶猫,冲着小男孩吼。

“可是你眼睛都红了,你刚才低头那么久就是在哭吧?”

小男孩显然有些不识时务,非要摸那只凶巴巴的小奶猫。

“我眼睛红是因为风太大土吹进眼睛里了,谁低头哭了?你刚才一直在偷看我??”

鸥美人很气愤,这个小男孩怎么会偷偷在看自己?那之前坐在这里偶尔哭的时候是不是也被他看到了,鸥美人越想越委屈,也顾不得这是在一个陌生人面前,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个劲的往下掉。

想诚实的说是,但是看到现在这样的状况,小男孩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鸥美人还是克制的,她用手背揉了揉已经红肿的眼睛。心里有点庆幸,幸亏自己最近见到人不跟人家打招呼,低头就走,不然自己眼睛这个样子……

时候不早了,她该回去帮忙做饭了。自己又挣不了工分,就只能多做点家务了,鸥美人拍拍因为坐在地上粘上的杂草,起身准备离开。

鸥美人想了一下,估计那个小男孩不认识自己吧。村里的小孩现在看到自己都避着走,更别说偷偷躲在草丛里,因为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哭就莽撞的出来

“对不起,刚才有点不太友善,谢谢关心,我没事。希望你忘掉刚才你看到的好吗?谢谢”

鸥美人觉得她还是为自己刚才的暴躁道个歉,不然有愧于父母教导她的要礼貌待人。

“对不起,我刚才不应该偷看你。我只是没来过这里,我误打误撞到了这里。你放心,我不会跟别人说的,我刚才什么都没看到。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一定会说到做到的。”

小男孩很坦诚,而且很认真回复了鸥美人,生怕她不信,他还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惹得自己一阵咳嗽。

【还好,他只是看到了这一次】

鸥美人很满意,她朝男孩笑笑,而后转身挥手

“谢谢,我还有事,我先走了,再见啦”

【她笑起来好好看】

小男孩显然沉迷在鸥美人的笑中,看到她转身挥手离开都没反应过来。等到她小小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没有问她的名字,还没有说想跟她做朋友呢。不过像她这么漂亮的小女孩应该不常见,可以问问爷爷知不知道她是哪家的小女孩。

鸥美人发现最近这几天,她寄住的旁亲家里在议论一个小男孩。听说是大队长的孙子,他的爸爸妈妈是军人,但是不幸牺牲了,所以在父母身边长大的他被送到了爷爷身边。这孩子命好,祖上全是贫农,父母又是堂堂正正的军人,只是可惜了,这孩子从小体弱多病。

鸥美人隐隐约约猜测到这个孩子就是那个小男孩,不过她也没怎么在意,毕竟与自己无关。现在那个男孩应该从爷爷那里知道了自己不能多接触吧,所以以后后山应该还是自己的秘密角落。

鸥美人今天又来到了后山,她猜那个男孩今天应该不在。虽然大队长不会让他干活,但是一定会跟他说别接触自己的吧,毕竟自己可是“坏分子”的女儿。

谁知,鸥美人居然又看到了他,就在那片草地。他看到了鸥美人,很高兴的朝她挥挥手。

鸥美人顾不得什么待人的礼节了,转身就走。

她不想要朋友,朋友有什么用呢?更何况,跟她做朋友,会害了他的,她明白。

一心向善
鸥美人(一) 放不了文字就放图...

鸥美人(一)

放不了文字就放图片吧

鸥美人(一)

放不了文字就放图片吧

一心向善

我爱的人(一)

缘更,角色CP圈地自萌,不上升真人。


晨私家的室友觉得晨私家今天不太对劲,不就是大学毕业了吗?盛装打扮很正常,不过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他自恋的属性呢?已经两个小时了,他还在对着镜子痴痴的笑。


“不就是毕业吗?也不至于让怎么从来没照过镜子的晨某人今天拿走我的镜子照了两个小时啊?”


室友终于忍无可忍他那一张痴汉脸,拿手在镜子前晃了晃。


“啊,因为今天有重要的事情”


晨私家脸上的痴汉笑一直没下去,他看了看腕表,确定一下跟贤惠约的时间。整整自己的领带,确认自己的发型没有乱之后,美滋滋的下楼去准备去见贤惠。


约定的时间还没到,晨私家坐在咖啡厅靠窗的桌子,一直往窗外看,期待...

缘更,角色CP圈地自萌,不上升真人。


晨私家的室友觉得晨私家今天不太对劲,不就是大学毕业了吗?盛装打扮很正常,不过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他自恋的属性呢?已经两个小时了,他还在对着镜子痴痴的笑。


“不就是毕业吗?也不至于让怎么从来没照过镜子的晨某人今天拿走我的镜子照了两个小时啊?”


室友终于忍无可忍他那一张痴汉脸,拿手在镜子前晃了晃。


“啊,因为今天有重要的事情”


晨私家脸上的痴汉笑一直没下去,他看了看腕表,确定一下跟贤惠约的时间。整整自己的领带,确认自己的发型没有乱之后,美滋滋的下楼去准备去见贤惠。


约定的时间还没到,晨私家坐在咖啡厅靠窗的桌子,一直往窗外看,期待着那个曼妙的身影。


鸥贤惠良好的教养不允许她迟到,更何况今天她想要跟自己的好友分享一个自己的好消息。很快,晨私家期待的人儿就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


见自己想见的人来了,晨私家立马端正坐好,盯着她走进来,心里是抑制不住的甜蜜。


“你又来这么早,晨。”


鸥贤惠丝毫不意外晨私家会比自己先到。


“啊,没有没有,我也是刚到。”


晨私家挠挠头,露出有点傻气的笑。想到一会儿要和贤惠说的事,晨私家笑得更傻了。


“好吧,就当你是刚到的。”


鸥贤惠耸耸肩,点了一杯咖啡。


咖啡厅服务周到,很快咖啡就来了。晨私家心里藏着秘密,鸥贤惠显然也心里有事。两人低头看了一会儿咖啡,多年的好友默契让他们同时抬头


“贤惠,我想跟你说件事情……”

“晨,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俩人同时开口,晨私家窃喜他和贤惠这种默契。想着自己要说的事,晨私家觉得晚说一会也没什么,于是


“贤惠,你先说吧”


鸥贤惠笑得很甜蜜


“晨,我要结婚了。”


晨私家有些恍惚


“什么?”


鸥贤惠一字一句宛如利刃


“我!要!结!婚!啦!”


晨私家恨自己为什么听的这么清楚,清楚到甚至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晨私家手有点抖,都握不住那藏在口袋里的礼物了。告诉自己没什么的,看到她幸福自己应该开心,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


“恭喜恭喜,是……哪个臭小子把我们贤惠的心勾走了?”


“是那个天才画家撒画的弟弟,甄古董啦,他长的很帅,还会……”


提到自己的心上人,鸥贤惠显然有些羞涩,但是不妨碍她对心上人的夸奖。


晨私家没听清贤惠都怎么夸那个甄古董的,他甚至不想在贤惠口中听到这个人的名字。他握的拳头握了又握,而后松开,端起咖啡灌了一大口。今天的咖啡太苦了,苦的晨私家想哭。


夸完自己的心上人,鸥贤惠才想起来晨私家说完有事跟自己说,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晨,你要跟我说什么”


“啊,没什么,我们不是毕业了吗?我就是想说一下恭喜我们毕业了。”


晨私家一直没敢抬头,他怕看到贤惠脸上的笑容,他怕自己会没出息的哭出来,他更怕自己会忍不住说出那三个字,他想


“【我爱你】这三个字,可能这辈子都没办法对她说出来了”






一心向善

美人X姑娘

我感觉这个脑洞很烂俗。


但是总感觉自己的脑洞,如果不写的话,可能会很遗憾。虽然自己写的不是很好,还有有很多瑕疵,可能还有自己不满意的地方,但至少自己能把它写出来。我感觉相对于不能把它写出来的遗憾,可能我更能接受这种不是很完美的呈现。


元旦节那天立了个flag,希望自己的脑洞都能付诸笔尖。不管脑洞多么大文笔是好是坏,嗯,就是这样。


脑洞起源这两张图。


[图片]
[图片]今天的律师所一如既往的忙碌。


蓝红从堆成山的文件中抬头发现对面的写字楼已经暗了,看了一下腕表,果然,已经凌晨两点了。


揉了揉酸涩的眼睛,蓝红略微有些不稳的扶着桌角站了起来,收拾好桌面,脚步虚浮的离...

我感觉这个脑洞很烂俗。


但是总感觉自己的脑洞,如果不写的话,可能会很遗憾。虽然自己写的不是很好,还有有很多瑕疵,可能还有自己不满意的地方,但至少自己能把它写出来。我感觉相对于不能把它写出来的遗憾,可能我更能接受这种不是很完美的呈现。


元旦节那天立了个flag,希望自己的脑洞都能付诸笔尖。不管脑洞多么大文笔是好是坏,嗯,就是这样。


脑洞起源这两张图。



今天的律师所一如既往的忙碌。


蓝红从堆成山的文件中抬头发现对面的写字楼已经暗了,看了一下腕表,果然,已经凌晨两点了。


揉了揉酸涩的眼睛,蓝红略微有些不稳的扶着桌角站了起来,收拾好桌面,脚步虚浮的离开办公室。


回到别墅,踢掉高跟鞋,匆匆洗漱完,困到眼睛止不住流泪的蓝红扑到了自己温暖的大床上后,忽然发现有些不对劲……蓝红掀开被子。


灯下看美人果然不假,这被子里的美人在床头微弱的灯光下显得脆弱、可爱又温柔,而且这个美人真真漂亮啊。


蓝红因犯困显得有些迟钝的脑子想着。虽然总感觉有些不对劲,但她没有多想,挪了挪地方。确定自己不会压到那个美人之后,倒头便睡了。


蓝红没有想为什么深更半夜一个女人为什么出现在她的床上,更不可思议是寻常警惕心那么高的她今天晚上却坦然接受了旁边有个陌生人睡在旁边。她更没有想过的是,这个美人在未来会让她破很多例。总之现在还一无所知的蓝红睡的很香。


蓝红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呼吸越来越困难,自己整个人都喘不过气来了,她睁开眼睛,发现身上有个抱自己抱得紧紧的“大型抱枕”。


轻轻松开“抱枕”箍着自己的手,蓝红长呼一口气。


不对啊,这不是自己的别墅吗??怎么会有一个人呢??昨夜昏昏沉沉的脑子因为一夜的休息得到恢复,蓝红很快发现了自己昨夜没发现的不对劲。


想要质问这个深更半夜莫名其妙来到自己别墅的人到底是谁,蓝红伸手碰碰那人胳膊。肤如凝脂真的存在哎,蓝红有一瞬间跑神。美人显然没睡醒,虽然被蓝红的“骚扰”给唤醒,美人依旧睡眼朦胧,只见轻轻打了个哈欠,揉揉眼,一双水润润的猫眼直勾勾的盯着蓝红


“你为什么要把我喊起来?”


“我……你为什么在我家?”


短暂的失神后,蓝红意颇有底气的反问她。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在你家。”


美人似乎也有些疑惑,不过显然她比蓝红更好的适应


“哎,你家就你自己住吗?”


“不然呢?自己买的别墅还让别人住吗?”


这职业病又犯了,别人一问就下意识反问回去,怕不是会吓到她。蓝红有些懊恼。


“我妹妹自己有住处,我妈妈自己照顾的好自己,更何况我和她们又不在一个城市。我平常没什么朋友来往,所以这个别墅就我自己住了”


蓝红心平气和的给她解释,要不是看她莫名其妙的熟悉感,平日里冷面对人的蓝红才不想对她这么温柔说话呢。


“所以你偌大一个别墅就你一个人哈,你该多寂寞啊,所以我来陪你啦”


美人笑了,在蓝红看不到的耳后,是银光闪闪的鳞片。


————————————————


发现自己大概似乎好像有点跑偏的作者努力想要坚持最初设想中的人设(此处应有掌声)


————————————————


美(zuo)人(zhe)的 自(chui)我(si)介(zheng)绍(zha)


我是一条人鱼,听起来很荒诞但这是真的。


因为想要尝试一下人类世界的生活于是上了岸,结果因为不清楚人类世界的贸易规则差点被打。想要老老实实乖乖回到海里的时候,突然偶遇了一个失魂落魄的姑娘。


之所以说她失魂落魄,是因为她一直像没有依靠的水草一样飘来飘去,整个人都仿佛隔着一层水雾,是虚幻的。


我是在海边遇到的她。她走了很久,而后,坐在那里,看着远方的地平线,我清楚的看到她的眼泪一直在流,我搞不懂为什么这个人类能一直掉眼泪,一直掉眼泪,嘴里还说着什么房子。


正要游回深海里的我不知为何在她脚边的水里停留了很久。日落西山了,她好像哭了那么久也想开了,因为我看到她突然笑了,有那种海上初升太阳般璀璨。她揉揉哭得红肿的双眼起身要走,我突然想跟她一起走,可能是她的哭震撼到了我吧,我不清楚。


我疯狂的在她脚边游,趁机激起了很多的水花,甚至还用尾巴扫了一下她的脚踝,没由来的自信告诉我她会带我走的,果然,她低下头看了活蹦乱跳的我一会,然后向别人借了个袋子装了点海水带着我走了。


这个姑娘是个律师,本来要跟男朋友结婚结果生了变故。于是她孤身一人离开那个地方,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城市。幸好这个姑娘专业知识过硬,敢拼敢闯,更是口才过人,人缘奇好,不久后就在这个城市打拼出了一条属于她自己的康庄大道,甚至有了属于自己的律所。


虽然她法庭上气势过人,其实私下里是个爱吃糖的小朋友,一个没长大的小朋友。


这都是她的一言一行告诉我的。那个姑娘,她每天絮絮叨叨的把我当做日记本一样的,让我主动被动间越来越融入这个人类世界,更越来越知融入她的世界,一个叫蓝红的姑娘的世界。


或许是因为孤家寡人无所顾忌。蓝红她近些年越发不顾及自己的健康了,拼命熬夜加班昼夜颠倒。明明自己已经不用像以前那么累,明明自己打拼出来属于自己的车和房了,整天却不知道好好休息,我决定出来好好监督她。


这会已经凌晨两点了,她居然还没有回来,肯定又拿自己当机器人使了。再这样下去她的身体怕是不能要了,不行,我现在就要出去,不如就……给她个惊喜好了。


那,以后我就住床了,蓝红室友,本室友务必尽到监督你的责任,多多指教哈

一心向善

看到家里的门不是紧锁着 吴稼琪就知道 那个女人回来了 握了握手中的小风扇 长吸一口气 推开门 果然 在沙发边坐着的 可不就是那个女人


屋里的女人听见动静转过头来 笑意盈盈晃着手中的钥匙


 “稼琪 你回来啦 你的锁还没换哦”


“比不上您 富太太 我这小警察 没那么多钱来换锁”


话一出口 吴稼琪觉得自己的语气不太对劲 谁管她好坏 自己不想换锁就不换 没必要扯到她现在怎么样 她怎...

看到家里的门不是紧锁着 吴稼琪就知道 那个女人回来了 握了握手中的小风扇 长吸一口气 推开门 果然 在沙发边坐着的 可不就是那个女人


屋里的女人听见动静转过头来 笑意盈盈晃着手中的钥匙


 “稼琪 你回来啦 你的锁还没换哦”


“比不上您 富太太 我这小警察 没那么多钱来换锁”


话一出口 吴稼琪觉得自己的语气不太对劲 谁管她好坏 自己不想换锁就不换 没必要扯到她现在怎么样 她怎么样已经与自己无关了 内心有些没由来的憋闷 吴稼琪打开了自己的小风扇


女人的手顿了一下 笑容依旧


“听说你最近升职了? 特意过来恭喜你一下”


“没听说过私闯民宅恭喜人的”


这个女人 绝对是碰到需要自己的事情了 不然她不会回来 她从来都是物尽其用的 吴稼琪略带烦躁的把风扇关掉 这破风扇怎么这会这么吵


“这怎么算私闯民宅呢 我一没爬墙 二没硬闯 有钥匙啊 我光明正大进来打开门的”


 女人略有些骄横的昂首 理不直气也壮的


“蓝红 你不要给我拐弯抹角的 我了解你 你肯定是有需要我的地方了 怎么 你老公的钱搞不定?? 你大学男朋友打不赢官司?? 我一个小警察 没那能耐解决你的事 你还是趁早离开 别在我这里耽误时间了”


吴稼琪转身 指指门口 示意蓝红离开 努力忽略心里的那一点期待


  “我也是没办法了 才来找你的 我但凡有有解决的办法…… 我们没机会了 ”


吴稼琪手中的小风扇被她握的更紧了 果然如此


“你和你老公的事 你们没机会 找我也没有办法 这是你们的事 我不想帮你们解决 我也解决不了 门在那里 慢走不送”


吴稼琪把小风扇重新打开 开到最大档 她觉得这会屋子里格外闷


沉默了半晌 蓝红走到吴稼琪身边 眼中含泪 盈盈的望着她 也不说话 就那样站着


吴稼琪最受不了她这种 不声不吭 却泪眼朦胧  每次都会让她心软 虽然知道这个人从来不是单纯无辜的小白兔


“你们官司不是打赢了吗 怎么还会需要我帮助呢?”


又是这样 吴稼琪想给自己一巴掌 果然又没忍住 真是被她吃的死死的


“我老公还在医院住着 他心脏病犯了 上次支付那一千多万律师费之后 公司资金运转有些困难     公司里的蛀虫也跳出来了 我们必须要抓出来那个人 所以 我只能来找你了”



“你们公司内部情况我不了解 但是我想蛀虫是谁 他和他弟弟应该很清楚 还有 你没有他公司一点股份 这种有蛀虫的事也不属于你一个法务总监的管辖范围的吧”


吴稼琪很清楚蓝红婆家成员和她在公司的定位


“所以小12果然有在偷偷关注我吗”


蓝红并不意外十二清楚这些


“我知道这确实不该我管 我来只是恭喜你升职而已 你不信那我只好找个理由喽 放轻松 我真的是单纯来祝贺你的 不过小十二你消息有点滞后啊”


居然真的是来祝贺的?吴稼琪竟有些不知所措 甚至有点脸热 不过


“什么滞后?”


“因为我老公已经去世了 我也不在公司了”


心上一喜 很快被吴稼琪压下去了 她老公去世了?! 上个案子拖的时间太长 还没机会偷偷调查 不过她老公去世她怎么办 婆家好像一直也对她不好


“不过没什么 我现在也算身价过亿了 和他弟弟和解了 拿到了我应得的遗产 我想要重开一个律所 我有人脉有客户 我妹妹也会法律知识”


蓝红朝吴稼琪笑笑


“准确来说这次来确实不止恭喜你升迁 也算是给你来道个别 因为我要去上海了 重新开始 有空你可以去看看我 我应该不会回来了 这样也不算不告而别了 省的小12偷偷背地里埋怨我”


谁埋怨了 她吴稼琪从来都明摆着不喜欢的好吧 这个女人真是 都要去上海了还 上海? 对哎 那不就是


“你在上海有住处吗”


“为什么没有 我怎么说也算是有十几亿的富婆了 我已经在上海提前买好别墅了”


“啊 那正好 我这个穷警察就去你别墅借住一下好了”


“什么借住???”


蓝红难得的懵住了


“嗯 就是 我升职了 升职之后被调到了上海啊  想来分配的房子也不如别墅舒服 那就 多多指教了哈 蓝红小姐”


吴稼琪打开小风扇 笑得见牙不见眼 啊 这小风扇吹得可真舒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