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大场奈奈

12.1万浏览    2305参与
只吃甜食
一个 听音快速画图【?】

一个 听音快速画图【?】

一个 听音快速画图【?】

ハクノン

1:推特「@hatori_you0521」

2:推特「@milkpurin3718」

3-4:推特「@zWeB3TuTgg0qdoE」

5:p站「カエルメモ帳」

6:推特「@haneko0417」

7:推特「@StarChabo」

8-9:推特「@Y7YZz7QfV7j0nUb」

10:推特「@dee0333」

1:推特「@hatori_you0521」

2:推特「@milkpurin3718」

3-4:推特「@zWeB3TuTgg0qdoE」

5:p站「カエルメモ帳」

6:推特「@haneko0417」

7:推特「@StarChabo」

8-9:推特「@Y7YZz7QfV7j0nUb」

10:推特「@dee0333」

哎哟哟的说
我画的好丑( °◅&d...

我画的好丑( °◅° )

我画的好丑( °◅° )

ハクノン

1-2:推特「@kimosugimasu」

3:p站「ゆた」

4:推特「@deden_ne1」

5:推特「@0000_IN0」

6:推特「@ALA_ALBA15」

1-2:推特「@kimosugimasu」

3:p站「ゆた」

4:推特「@deden_ne1」

5:推特「@0000_IN0」

6:推特「@ALA_ALBA15」

Kioshi

我赶上末班车了呜呜呜

这个女人竟该死的甜美

蕉哥哥怎么这么尊我死

我太爱她了啊啊啊啊啊

我赶上末班车了呜呜呜

这个女人竟该死的甜美

蕉哥哥怎么这么尊我死

我太爱她了啊啊啊啊啊

ハクノン

1-5:推特「@tanin050」

6:推特「@non_9」

7:推特「@fio_szm」

8:推特「@sabukorone」

9:推特「@9999chop」

10:推特「@F__et」

1-5:推特「@tanin050」

6:推特「@non_9」

7:推特「@fio_szm」

8:推特「@sabukorone」

9:推特「@9999chop」

10:推特「@F__et」

YWadaru

【蕉纯】想再见你一次(9)

偶尔也可以考虑考虑画画图

但是我怎么就老是不想动笔呢(苦笑

——————————————

“怎么样了?”门口克洛拿着资料探头进来看。

正在交谈中的奈奈下意识抬头看向门外,而真矢则是捧着文件默默一笑。

“如你所见,除了她大概还没那么快能掌握纯娜的记忆以外,别的问题都不大。至少...”真矢回过头确认了克洛的眼神,“...这回很成功。”

克洛如释重负地轻叹一口气,眉上的重压一瞬间灰飞烟灭。

和真矢交流了一小会儿工作上的问题之后,克洛转过头看着坐在床上的奈奈。

“还记得那天我对你说的话...吗?”克洛勉强撑起笑容。

“是说‘也许正论是错误的吗’...?”

“我不希望你被正论所捆绑,...

偶尔也可以考虑考虑画画图

但是我怎么就老是不想动笔呢(苦笑

——————————————

“怎么样了?”门口克洛拿着资料探头进来看。

正在交谈中的奈奈下意识抬头看向门外,而真矢则是捧着文件默默一笑。

“如你所见,除了她大概还没那么快能掌握纯娜的记忆以外,别的问题都不大。至少...”真矢回过头确认了克洛的眼神,“...这回很成功。”

克洛如释重负地轻叹一口气,眉上的重压一瞬间灰飞烟灭。

和真矢交流了一小会儿工作上的问题之后,克洛转过头看着坐在床上的奈奈。

“还记得那天我对你说的话...吗?”克洛勉强撑起笑容。

“是说‘也许正论是错误的吗’...?”

“我不希望你被正论所捆绑,但是如果你选择了在正论里找寻想要的答案。”

克洛低了低头,但正好碰上真矢的目光。两人目光交汇,而后克洛便苦笑着再度昂起头,“我和真矢...以及大家,都会支持你的。”

“嗯...嗯?!”

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奈奈少有的露出了笑容。

“呐,克洛酱和真矢酱你们两个,已经在一起了吗?”她朝着另一方的医务工作者两人露出笑脸。

“是的,我们——”

“等等!!!不是这样的!”

——...明显就是真矢想承认,而克洛把她的话给截了吧...

“没有关系的哦克洛酱,这是我们一直都想看到的。我和...”奈奈在这一刹那感受到了沉重感,但很快还是绽放笑容,“我和纯娜酱她一直都希望你们两个能够快点向对方坦白心意啊...所以说,你们两个究竟是...”

真矢挡住了想往前蹭一步的克洛,打断了她的意图。

“由我来说吧,克洛迪娜她比较害羞,不太敢承认这件事。我们两个大概是在那场手术...不对,大概是在纯娜出事前在一起的。”

“那之后奈奈一直很低沉,所以可能也没有察觉到吧。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大家。实在是没有这样的契机...”像是想通了的克洛将一切娓娓道来。

奈奈望着两人,“抱歉...让你们这么考虑我的感受。”

“也不是这么回事哦大场桑。”

真矢走到奈奈身边,将手放在奈奈的肩上,“总是在这种时候,我会感觉我的语言很贫乏,表达不出所想的事物。”

“但即便如此我还是乐于去表达出来。大场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奈奈抬起了头,真矢那炙热的目光融化了奈奈心中的冰墙。

她无奈一笑。

“都被这样说了。我也只有...搏一回了啊。”


邀月再不睡觉要猝死了啊

【迷宫组】The lost truth【第一章】

*西方魔幻AU

*私设

*OOC预警


吸血鬼亡族末裔真矢x狼族遗孤克洛,是吸血鬼和狼人的故事,构思了蛮久的一个坑,设定我会慢慢在文里讲的,中长篇(大概?),主cp是迷宫组,副cp蕉纯、花叶,九九组的大家都会出场的,所以我就只打本章出场的角色tag啦!我会好好写完的!(我才不会咕!)文笔拙劣请多指教!欢迎交流!希望大家喜欢!


—————————以下正文—————————

    林地上散落着杂乱的枯叶,虬曲的橡树遮蔽了光线,阳光在这密不透风的树林里只能勉强星星点点地撒下几个光斑。地面上匍匐着的欧洲蕨散发着潮湿的气息。...


*西方魔幻AU

*私设

*OOC预警


吸血鬼亡族末裔真矢x狼族遗孤克洛,是吸血鬼和狼人的故事,构思了蛮久的一个坑,设定我会慢慢在文里讲的,中长篇(大概?),主cp是迷宫组,副cp蕉纯、花叶,九九组的大家都会出场的,所以我就只打本章出场的角色tag啦!我会好好写完的!(我才不会咕!)文笔拙劣请多指教!欢迎交流!希望大家喜欢!


—————————以下正文—————————

    林地上散落着杂乱的枯叶,虬曲的橡树遮蔽了光线,阳光在这密不透风的树林里只能勉强星星点点地撒下几个光斑。地面上匍匐着的欧洲蕨散发着潮湿的气息。

 

    一阵不属于森林的骚动。鸟兽惊起。宁静被打破。

 

    金发的女人漫无目的地在森林里横冲直撞,并不熟悉的环境让她一再被脚下的石头或是树根绊个踉跄。那一头奶金色的秀发在这幽暗的环境里显得格外突兀。

 

    西条克洛迪娜没法一边顾及脚下的路一边顾及身后的危险,所以当她转头向后望去时,脚下枯死的成堆荆棘成功阻挡了她前进的动作。

 

    她重重地摔倒在地上,枯死的荆棘藤虽然脆弱易碎,但尖刺还是在西条克洛迪娜的肌肤上留下了密密麻麻的血痕。

 

    脚腕被荆棘缠住,越是挣扎尖刺就扎得越深。心脏骤然提速,危机临近的味道让她开始呼吸急促,索性不顾尖刺扎进手心的疼痛伸手扯断了缠在脚腕上的束缚。

 

    可还是慢了一步,正当她挣扎着爬起来时,身后阴影处伸出一只手扼住了她的喉咙向后猛推,她的脑袋猛地撞在树上。轻微的眩晕感很快被窒息感替代,对方紧扼住她的咽喉,她捏住对方的手,随后又咬紧牙关猛地曲膝顶向对方的侧腰。

 

    袭击者吃痛地捂住自己遭受重击的部位,松开了禁锢着西条克洛迪娜的手,西条克洛迪娜顺着树干滑坐到地上,强忍着不适干咳两声。不等她从恶心的窒息感中缓过来,从阴影里窜出的另一个人已经制住了她的双手,她瞥到了金属的闪光,恶寒自脊椎一窜而上。她下意识一歪头,躲过了袭向她咽喉的匕首,但却在脖子上留下了一道不浅的口子。她感受到鲜血从伤口处止不住地涌出。

 

    袭击者拔出刺进树干的匕首,将西条克洛迪娜掀翻在地,抬手就向她的瞳孔刺去。她双手架住袭击者的手臂,可毕竟她还是敌不过一个成年男性的力量,双臂颤抖着,红宝石眼眸里映出逼近的匕首,金属的冷光仿佛已经先一步刺穿了她的瞳孔。

 

    ——快啊!

 

    ——快出来啊!

 

    西条克洛迪娜瞥见方才被自己重击的另一个人也站了起来走向自己,手里提着一把雕刻着精致花纹的银色手枪。

 

    ——救救我!

 

    肌肉突然一僵,似乎是听见了她的呼唤,自身体深处喷薄而出的热量席卷了她的全身,近似痉挛的愉悦化作一波波电流穿过西条克洛迪娜的身体。

 

    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生长。手指甲和脚趾甲开始感到刺痛,尖利的爪子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着!她感到自己的牙齿根部生长期时的酸胀,舌头抵上牙齿时她感受到了那近乎能撕咬开一切东西的利齿。

 

    她的身体覆盖上了奶金色的长毛。头顶尖尖的耳朵兴奋地抖动着。尾巴在身后竖直,尾根细小的绒毛炸起。红宝石眼眸中的瞳孔竖成了一条缝,猩红的眸子死死盯着面前的袭击者。

 

    异变完成。她感觉自己充满力量。

 

    袭击者眉头一皱,似乎是有些出乎意料。在他愣神的一刻,西条克洛迪娜有力的双腿猛地蜷缩起来,接着如弹簧般踢向压在自己身上人的腹部。

 

    腹部遭受重击的袭击者猛地倒飞出去,撞在了后面一棵参天大树的树干上,吐出一口鲜血。

 

    另一个人见状猛冲过来企图按住她,可西条克洛迪娜并未让他如愿。有力的四肢带动着身体灵巧地跃上树梢,动作舒展自然。

 

    沿着狭窄的森林间隙飞驰,行云流水般从一棵大树跳到另一棵大树的梢头,森林无尽地向前延伸着,她看到了人类肉眼不可及的幽暗森林深处惊起的飞鸟。

 

    西条克洛迪娜嗅到了方才的那个袭击者吐出的鲜血的味道,那味道过于腥甜,无时无刻不在引诱着她掉头折返。

 

    她努力抑制着这来自身体深处的欲望。

 

    那味道虽然甜美,可也伴随着巨大的危险,虽然她现在充满力量,可她也无法抵挡两个准备充分的猎魔人。

 

    是的,猎魔人。

 

    那群想要了她的命的家伙。

 

    明明我什么都没做错!

 

    她感受到刚才被荆棘割伤的地方正在快速愈合,已经不再痛了,只有痉挛般跳动的暖意。可脖子上那处匕首造成的不浅的伤口还在源源不断地向外渗血,西条克洛迪娜能感觉到脖子处的柔软绒毛已经被血凝结成了一个硬块。

 

    一定是银器。

 

    是啊,对付狼人的猎魔人身上怎么会带着银器以外的东西呢。

 

    她企图在树上甩开那两个猎魔人,可她似乎是小看了猎魔人的手段,每当危险气息即将消失殆尽的瞬间她又会察觉到它猛地接近,就像突然抄了近道,怎么也甩不开。

 

    危机感陡然攀升,在巨响响起的前一刻,西条克洛迪娜拼尽全力地控制着自己的身体向右侧歪去。

 

    可下一秒,肩膀上钻心的剧痛让她一声哀嚎,从树梢上跌落下来。她感觉自己的肩胛骨仿佛被击碎了一般,骨头碎片扎进了肉里,跳跃的疼痛感击打着西条克洛迪娜的神经,受伤的地方仿佛在灼烧着,狼人极强的愈合力都无法愈合的伤口源源不断地往外冒着鲜血,她倒吸着凉气。

 

    身体痉挛着,力量在流逝,她想要挣扎着站起来,可疼痛和疲倦在此刻一同席卷而来。

 

    ——不…别走… 


    在失去意识的前一刻,西条克洛迪娜看到了从密林阴影里走出来的两个人,那柄雕刻精美的银色手枪被握在一个人手里,枪口隐隐还冒着烟。

 

——————————————————————

 

    在接下来的一天里,西条克洛迪娜时而清醒,时而昏迷。


    她只隐约记得,当她难得地睁开眼时眼前模模糊糊地映着石膏线在天花板上拼出的方格,耳边隐约听到金属和陶瓷器具碰撞的声音。

 

    清醒的时间很短,让她来不及记住更多有用的信息,疲惫就会再次将她拖入无意识的深渊。

 

——————————————————————

 

    西条克洛迪娜醒来时,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她强忍着肩膀散架般的剧痛从床上坐起来,环视着这个房间。

 

    黄昏的光线从雕花的木质百叶窗缝隙里斜射进房间,深色的檀木书架上整齐地罗列着皮面的经典著作,其中还夹杂着一些她不认识的文字,大概是拉丁文。古老的法式书桌上摆放着一本棕色牛皮记事本,桌角摆放着一盏精致的台灯。镀金的黄铜门把手在阳光下如黄金般耀眼。

 

    正盯着把手看时,把手突然转动了一下,紧接着厚重的木门被推开。一个黑白女仆装打扮的女人端着一个托盘走进房间,紫色的长发被规整地束在脑后,脸上架着一副窄边黑框眼镜。

 

    她看到坐在床上的西条克洛迪娜,眼里闪过一丝惊异,但随即又恢复平静。

 

    “你醒了。”

 

    她开口说话,语气平静。

 

    “嗯…”

 

    西条克洛迪娜下意识点点头。

 

    “阿拉!你醒啦!”

 

    女仆小姐身后冒出两簇香蕉,正当克洛迪娜疑惑时,那两簇香蕉侧身走进房间。笔挺的西装柔和地贴在她的身上,英伦风格的单片金丝眼镜挂在绿宝石般清澈的右眼上,不过那黄色头发独特的香蕉形状着实让人印象深刻。

 

    女仆小姐一言不发,只是端着托盘走到克洛迪娜身侧,帮她取下了缠在肩上和脖子上的绷带。倒是香蕉小姐凑近了她,一脸好奇地打量着克洛迪娜。

 

    “我以为小姐会再多睡两天呢,该说狼人的体质太强壮了吗?”

 

    说完,她伸手捏了捏克洛迪娜的光裸的手臂。

 

    听闻狼人两字,克洛迪娜的眉头簇在了一起,也就是说面前的两个人都已经知道了自己狼人的身份。

 

    “奈奈,”正拆着绷带的女仆小姐突然开口,“请不要做让别人困扰的事。”

 

    “是是,我只是好奇而已。”

 

    被称作奈奈的女人松开了手,向克洛迪娜抱歉地笑笑。

 

    “多有冒昧,”她唇角扬起微小的弧度,“我可以请问小姐的名字吗?”

 

    “西条…克洛迪娜…”

 

    犹豫着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虽然对于面前这两个人知晓自己的身份而感到有些忐忑,不过既然她们知道也并没有对自己有什么不利的举动,那姑且还算可以信任。

 

    “嘶…”

 

    伤口处被血浸湿的绷带黏在皮肤上,撕下来时让克洛迪娜感到一阵刺痛。

 

    “银制达姆弹,在击中目标后弹头被甲会在身体里发生扩张和破裂,让伤害范围扩大,致命性提高,”女仆小姐一边给克洛迪娜上药一边解释道,“如果子弹射入你身体的位置再往右偏一寸的话,心脏就会被银制弹片击中,你就没救了。”

 

    “阿拉…”看着克洛迪娜脸色开始变得不好,奈奈苦笑,“纯那酱总是喜欢一本正经地讲这种恐怖的事情呢…”

 

    “只是在陈述事实而已,”女仆小姐揭开克洛迪娜脖子上的绷带,“脖子上的伤好得差不多了,不过银器造成的伤多少都会留下疤痕。”

 

    “没事,谢谢你。”

 

    “该吃晚饭了,虽然你是狼人,但四天不下床还是会让你感到不适,今晚请到餐厅用餐。”

 

    收拾好东西,女仆小姐留下这句话就端着托盘离开了房间。

 

    厚重的木门被轻轻带上,房间内留下了克洛迪娜和奈奈。

 

    “请不要在意,纯那酱只是严厉了一点。还没有正式介绍,我叫大场奈奈,是这座宅邸的管家,刚才那位是星见纯那,宅邸的女仆。”

 

    一边帮着克洛迪娜穿上宽松的外套,大场奈奈一边介绍着。

 

    “是你们救了我?”

 

    “不是哦,救下西条桑的是宅邸的主人哦~”

 

    宅邸的主人…从两个猎魔人手下救下自己,那应当强大的同类吧,怪不得管家和女仆会知道她是狼人。

 

    只是…西条克洛迪娜并没有从这两人身上嗅出同类的味道。

 

    与奈奈一同从房间里出来,西条克洛迪娜才发觉这座宅子有多大,走廊的天花板很高,黑橡木地板看起来似乎通往无穷远处,五米一个的黄铜灯架上的灯散发着暖黄色的光。

 

    跟着奈奈走下宽阔的大理石台阶来到餐厅,映入眼帘的是宽阔的大厅,深色嵌板光可鉴人。墙上挂着一幅文艺复兴风格的狩猎主题画作,细腻的线条勾勒出拿枪的猎手和他瞄准镜里的猎物。

 

    阴影中的餐桌终于显现出了全貌,桌子足有20英尺长,但在这宽阔的房间里依然显得渺小。

 

    西条克洛迪娜走近餐桌,红丝绒高背椅主宾位上坐着一个女人,可当克洛迪娜看清座位上的女人时,她陡然攥紧了拳头。

 

    女人抬起头来,无比柔和地扬起了笑容,她从座位上起身向克洛迪娜走来。

 

    西条克洛迪娜捏紧的拳头微微颤抖,她视线紧盯着面前举止优雅的女人。

 

    “贵安,”

 

    裁制考究的黑色上衣。

 

    “西条小姐,”

 

    带长褶的斗篷。

 

    “我是这幢宅邸的主人,”

 

    脖子上的白色丝质领结。

 

    “我叫,”

 

    白皙得近乎苍白的肌肤与说话间无意露出的尖利犬齿。

 

    “天堂真矢。”

 

    吸血鬼。

 

    毫无疑问,面前这个女人——她的救命恩人,是她的宿敌。


——————————TBC——————————

ハクノン

1:推特「@rak_gaki_riku」

2:推特「@hirake__goma53」

3:推特「@stcrong」

4:推特「@wato_ko23」

5:推特「@0000_IN0」

6:推特「@315ByFFK」

7:推特「@nnm_revue」

1:推特「@rak_gaki_riku」

2:推特「@hirake__goma53」

3:推特「@stcrong」

4:推特「@wato_ko23」

5:推特「@0000_IN0」

6:推特「@315ByFFK」

7:推特「@nnm_revue」

ハクノン

1:推特「@danuni1999」

2:推特「@Sorano_1013」

3-4:推特「@samotyau」

5:推特「@shroomforest」

6-7:推特「@dee0333」

8:推特「@yochu_revue」

9:推特「@milkpurin3718」


1:推特「@danuni1999」

2:推特「@Sorano_1013」

3-4:推特「@samotyau」

5:推特「@shroomforest」

6-7:推特「@dee0333」

8:推特「@yochu_revue」

9:推特「@milkpurin3718」


nothing

冬日限定(蕉恋)

成熟社会人蕉x失去闪耀乐观派咸鱼恋

有一点点摇摇车

   大约是冬天里比较冷的一天,我第一次遇见banana。她穿得很成熟,头发放了下来温顺地披在肩上,看上去像个合格的社会人。我把冬季限定的肉包热好,一边向她打招呼一边把商品打包好递给她。在日复一日的便利店打工生活中,能见到熟人是再好不过了——尽管她看上去好像被我吓了一跳。

   “banana现在是职业舞台剧演员?”我捧着热乎乎的罐装咖啡,坐在公园的长椅边、banana的旁边,脑海里浮现起了座无虚席的观众席,宽敞的舞台,无数冷光灯与目光的交界处,金发高个的女孩子演绎着无数脍炙人口的剧本。

 ...

成熟社会人蕉x失去闪耀乐观派咸鱼恋

有一点点摇摇车

   大约是冬天里比较冷的一天,我第一次遇见banana。她穿得很成熟,头发放了下来温顺地披在肩上,看上去像个合格的社会人。我把冬季限定的肉包热好,一边向她打招呼一边把商品打包好递给她。在日复一日的便利店打工生活中,能见到熟人是再好不过了——尽管她看上去好像被我吓了一跳。

   “banana现在是职业舞台剧演员?”我捧着热乎乎的罐装咖啡,坐在公园的长椅边、banana的旁边,脑海里浮现起了座无虚席的观众席,宽敞的舞台,无数冷光灯与目光的交界处,金发高个的女孩子演绎着无数脍炙人口的剧本。

   “真好,banana一定能成为一个伟大的演员。”我打心底里为老友的远大前程感到高兴。

   离开圣翔的日子,说实在的已经记不清了。

   我盯着手里喝了一口慢慢冷掉的咖啡,口里满是苦涩。banana靠我很近,她一定是转过身来看着我的,我甚至能感觉到她的温度和叹息。这让我开始怀念还在圣翔的冬日,banana喜欢从后边抱住我,她很高以至于我能整个人窝在她的怀里,那份热忱那带着微甜气息的温度仿佛将我吞入黑甜的梦乡。

   我怀念在圣翔的日子,我怀念还未失去的一切。

   但我并不讨厌现在。

   咖啡罐的温度渐渐融入体温,我们聊天的话题也逐渐由她转向我。banana很关心我,一直问东问西。于是我把最近的生活像翻垃圾桶一样一咕噜全倒出来。我说我现在从家里搬出去在亲戚那边的公寓楼里租了一套房子住,但是我努力适应一个人生活了,banana要是有空的话可以我家看看。我说我一个人的时候学会了做菜,虽然经常放错调料把厨房搞得乱糟糟的,但是偶尔也能做出让人露出笑容的料理。我说我打工的地方的店长是个50多岁的大叔,每天会带着微笑跟我打招呼顺便抱怨他家叛逆期的小孩。来买东西的人大多是附近的熟人,认识久了会特意关照我,昨天还有个经常来店里的老奶奶送给我一袋蜜柑,大家都是温柔的人。

   我想我是露出幸福的笑容来叙述这段话的,但是不知从何时开始banana几乎一言不发只是单纯注视着我。由于身高的原因,我不得不仰着头看她。沉默让我们之间的氛围变得微妙了起来,banana严肃的表情从下方看很有威慑力。直到这时我才意识到我们已经分开了数不清的日子,我和她之间仿若隔着一条时间长河,这让我有点拿不准和她的距离,或许我得叫她奈奈而不是banana了吧。

   尽管如此。

   我把冷掉的咖啡放到一边转过身伸出手触碰她因为寒冷微微发红的脸。

   “bananice!”

   我笑了起来,banana被吓住的样子实在滑稽可爱。我把手往她脸上蹭想让她更暖和点。她似乎感受到了我的努力也露出了微笑。我们靠得很近,在我试图捏banana的脸的时候,她顺势弯腰抱了过来。

   冬天一定是最适合拥抱的季节。

   我们像是回到了从前的日子。在圣翔的冬日,banana抱着我,我们聊天,我会说些不着边际的话逗她、纯纯还有真昼发笑。我们的过往竟像宝石一样在这平凡的日子里闪闪发光,一定是因为今天碰见banana的原因。

   “华恋,”耳边传来她的轻声低语。

   “不再次回到舞台吗?”她说。

    我端上一杯热牛奶,从厨房到客厅。banana就坐在沙发上,我想她是很在意我回避掉的问题,所以才会跟着我回来,而我只是想和朋友待久一点。

    “华恋,你还在给小光写信吗?”她指着桌角一沓戳着红章的信问。banana似乎一眼就发现了我没来得及收好的信,那么我无法登上舞台的原因就不言而喻。

    “嗯,这是上个月被退回来的份,但是这个月还没有退回,我想总有一天总有一封信会送过去。”

    “小光一定会回来的,我一直在找她”

    而且我十分想念她。

    “等她回来,我就会和她一起登上舞台的中心。”

    舞台,高昂的歌声,利落的动作,还有那份热忱,我似乎失去了什么,我无法感受到任何东西,只是像偶人一般按部就班的表演。这样的舞台毫无意义,我像只被囚禁的鸟亦或是将死的树木。

    对小光的思念与其说是压死骆驼的稻草倒不如说是我平淡生活的唯一信仰。或许某种意义上她从未离我而去,自小到大。

    “华恋你还真是,一点也没变啊。”她得出的结论让我惊讶万分又理所当然。

    Banana站了起来走到我跟前,语气温柔满含笑意,她本身就很高,站在坐在沙发上的我面前更甚。

    “以前就是这样,华恋你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会放弃。”

    “一直在笑着。”

    “很少看见你灰心丧气的样子,尽管你离你的梦想越来越远,你也一直,仿佛已经预测到结局一样乐观。”

    “不是,我...”

    “华恋。”

    Banana把我推到沙发上压了上来。

    “我曾经见过你的闪耀,你的激昂,你的热情。你的光芒不会输给任何人,不会输给炽星,不会输给太阳。”

    “你在舞台上,你对我说舞台少女天天进化中,你说不存在同样的我们,不存在同样的舞台。你说踏上舞台之时即是舞台少女重生之时。”

    “你打破了轮回,你让我踏上新的舞台。你看大家都踏上了新的舞台不是吗?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你要永远停留在starlight!”

    Banana说的话既熟悉又陌生,我没有一点反驳的余地,甚至无法与她对视。

    “如果摘星即为罪恶,那么这次就由我来将你摘下。”

    Banana扯开了我的领带,成群结队的无名鸟从囚牢涌出。她的温柔夹杂着粗暴,海水波涛潮起潮落,我一次次被吞入深渊,又被那金色光芒弄得眼花缭乱。数十亿年前的矿石被开采,高原寒谷开出了冷紫色的花。

    被占有,被玩弄,抑或只是被动的接受banana的闪耀。

    仿制工艺品被小石子击碎,在第二次被浪潮吞没之际我仰头和banana接吻。

    结束时已经是晚上了,出于安全考虑(或许只是两个人的借口)banana在我家住了一晚,我们没有做什么只是抱在一起安静的分享彼此的温度。果然比起过于激烈的运动我更喜欢用这种方式感受banana。

    Banana像匕首一样突如其来将我的生活划破,不安的未来蠢蠢欲动。我一头栽进她怀里做起了胆小鬼的梦。

    等明天,等明天一切会好起来的。

ハクノン

1:推特「@ccroquette_」

2:推特「@sh_exin99」

3:推特「@cheongju_Revue」

4:推特「@Doumurella」

5:推特「@sora_sorazirou」

6:推特「@yigi_17」

7:推特「@sa_ki_309」

8:推特「@fio_szm」

1:推特「@ccroquette_」

2:推特「@sh_exin99」

3:推特「@cheongju_Revue」

4:推特「@Doumurella」

5:推特「@sora_sorazirou」

6:推特「@yigi_17」

7:推特「@sa_ki_309」

8:推特「@fio_szm」

ハクノン

1:推特「@akila11425」

2-3:推特「@blueplankton」

4:推特「@stcrong」

5:推特「@yigi_17」

6:推特「@kurobutagoya」

7:推特「@dee0333」

8:推特「@denkiufo」

1:推特「@akila11425」

2-3:推特「@blueplankton」

4:推特「@stcrong」

5:推特「@yigi_17」

6:推特「@kurobutagoya」

7:推特「@dee0333」

8:推特「@denkiufo」

ハクノン

1:推特「@wato_ko23」

2:推特「@Adinda_DPR」

3:推特「@sidh0tett」

4:推特「@bbr_brbr」

5:推特「@F__et」

6:推特「@Y7YZz7QfV7j0nUb」

7:推特「@Kokonose_xxx」

8:推特「@PaperCa_ke」

9:推特「@MIMO_AKA」

1:推特「@wato_ko23」

2:推特「@Adinda_DPR」

3:推特「@sidh0tett」

4:推特「@bbr_brbr」

5:推特「@F__et」

6:推特「@Y7YZz7QfV7j0nUb」

7:推特「@Kokonose_xxx」

8:推特「@PaperCa_ke」

9:推特「@MIMO_AKA」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