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大壳

214浏览    19参与
UNI

出娃稿

占tag抱歉


以下欢迎认养!

图一是hit刚回归的硕珉,加了兔子元素,DK的韩文是도겸,兔子的韩文是토끼,所以故意写成토겸,也可以翻成兔谦?(或토겸이,兔谦米?)

图二是日单mv的知秀,加上鹿的元素,手上沒有刺是因为怕刺绣刺起來会很丑😂

图三是fear舞台的灿,还有水獭宝宝!!

这张会不太像是因为其实灿適合豆豆眼或简单的眼睛,所以这张可以大改(?

或是有想做的其他成员也可以私我哦!

出娃稿

占tag抱歉


以下欢迎认养!

图一是hit刚回归的硕珉,加了兔子元素,DK的韩文是도겸,兔子的韩文是토끼,所以故意写成토겸,也可以翻成兔谦?(或토겸이,兔谦米?)

图二是日单mv的知秀,加上鹿的元素,手上沒有刺是因为怕刺绣刺起來会很丑😂

图三是fear舞台的灿,还有水獭宝宝!!

这张会不太像是因为其实灿適合豆豆眼或简单的眼睛,所以这张可以大改(?

或是有想做的其他成员也可以私我哦!

一只盒子
给我们大壳注入灵魂(他带着咖喱...

给我们大壳注入灵魂(他带着咖喱味rap来啦

给我们大壳注入灵魂(他带着咖喱味rap来啦

白祈墨

果然可愛的東西會物以類聚(இωஇ )

人生中已經不知道第幾次覺得自己連狗都不如

我好羨慕啊〒▽〒

果然可愛的東西會物以類聚(இωஇ )

人生中已經不知道第幾次覺得自己連狗都不如

我好羨慕啊〒▽〒

seventeen💎susu
抖音上突然看到的!这个韩国画师...

抖音上突然看到的!这个韩国画师画的也太像DK了吧💀我死了😭太帅了ண♡

抖音上突然看到的!这个韩国画师画的也太像DK了吧💀我死了😭太帅了ண♡

seventeen💎susu

这么可爱的男孩子👦
我可以~🙈
倒数第二你们想一下怎么配字?想做个表情包

这么可爱的男孩子👦
我可以~🙈
倒数第二你们想一下怎么配字?想做个表情包

seventeen💎susu
💀妈呀…太可爱了吧🎀壳格格...

💀妈呀…太可爱了吧🎀壳格格💀

💀妈呀…太可爱了吧🎀壳格格💀

陆知卿

大壳家和五步先生的酒窖全景

大壳家和五步先生的酒窖全景

伊甸園毀滅_🍎

「巨兵异世界向/主仆向/冰洗」MEGA Cute Gril EX!!!

  這裡是伊甸園毀滅,我帶著沙雕文再度歸來。這次一反常態,是主僕文。是冰洗的!主僕文!這裡提出以下幾點提醒:

  1、重度玩梗注意;

  2、重度沙雕注意。

  先說這麼多吧,是萬字長文,一定要注意細細品嘗,這樣才有味道。

  故事開始了哦。

  「GOOD LUCK TO YOU.」

~~~~~~~~~~~~~~~~~~~~~~~~~~~~~~~~~~~~~~~~~~~~~~

  窗帘在清风的吹拂下被轻扬而起,第一缕阳光透过镂空的窗框照射到略带有古欧式色彩的楼...

  這裡是伊甸園毀滅,我帶著沙雕文再度歸來。這次一反常態,是主僕文。是冰洗的!主僕文!這裡提出以下幾點提醒:

  1、重度玩梗注意;

  2、重度沙雕注意。

  先說這麼多吧,是萬字長文,一定要注意細細品嘗,這樣才有味道。

  故事開始了哦。

  「GOOD LUCK TO YOU.」

~~~~~~~~~~~~~~~~~~~~~~~~~~~~~~~~~~~~~~~~~~~~~~

  窗帘在清风的吹拂下被轻扬而起,第一缕阳光透过镂空的窗框照射到略带有古欧式色彩的楼阁中。历时数百余年,白辰族已经成为这片大地上最具有权威的家族,而这栋楼阁,便是白辰族首长居住的地方,只不过身居要位,不常在家,唯留一个小女儿“看家护院”而已。碰巧,这缕阳光有幸照亮了这一家的大小姐床头,为大小姐的恬静的脸上打下一层剪影。睁开眼睛,碧蓝色的眼瞳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些许有些透明,但却蕴含着奇异的色泽,如同钻石,耀眼而又迷人。直起身子来,揉了揉自己乱成一团糟的头发,理了理自己乱成一团糟的思绪,收拾好自己乱成一团糟的心情,从床上一跃而下,拉开窗帘,挤出一丝微笑,向世界道了个早安。


  “洗月小姐。”背后的管家打开房门尝试去叫醒早就已经醒了的洗月,并且礼节性的敲了一下门。


  这一下,一天的美好心情又没了。


  洗月脸上的微笑一下子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无奈的白眼,仿佛在斥责自己的爸爸,为什么给自己从将神门这样一个每天打打杀杀的培养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部门拉了个冰块脸给自己当管家。


  “我可爱的女儿哟!这位帅气的男士以后就是你的管家了,一定要好好听他的话哟!他以后会操持家事,也会随行保护你的安全!出门一定不要忘记和他说一声哟~”


  “切。”洗月甚至想指着父亲的鼻子要求把这个人给我换掉,还有改改那面对中二病晚期女儿才会说的语气,但是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与这个评价交融相生。“我可是黑峰王洗月!怎么可能会聘用这一种没有身份的管家!”她想了想,没好气地大喊:“知道了知道了,我已经起床了,正在换衣服!”


  “明白了,请快一点,不然楼下的早餐就凉了。”外面的声音依旧平静得吓人,仿佛没有听出洗月的语气中含着一股不耐烦意味的事实。


  “知道了!再多嘴就开除你!”


  把手从门上移开,转身向着楼梯走去,“真是...麻烦的不行啊...”托住了自己的头,显得失落不已。冰流已经在这个大家庭里面干了三个多月的管家,结果还是没有摸清楚这个阴阳怪气的大小姐心理波动的奇妙规律。冰流甚至有一点点觉得有愧于自己胸前的“首席管家·芦芦冰流”的铭牌,甚至连这个大小姐都摆不定,一身燕尾服,加上白色的金纹手套,历时数年打磨的精细机械表,胸前佩着的怀表,仿佛在这个大小姐面前,就是个奴隶才会穿的制服。苦苦寻找着大小姐讨厌自己的原因,但总是无功而返。


  门“啪”的一下被打开,洗月从中跳了出来,穿着紧身牛仔裤,白色的连帽衫上面印着“CUTE MEOW”两个单词以及来自各个品牌的联名标签,面部画着爱心形状的脸彩,头上歪戴着毛毡帽。看似不起眼的打扮,沾上一点墨水,清洗所需的费用都可以要了一个人的命。“喂,冰流,早餐准备好了吗?”一只手领着书包,另一只手插在腰上,显得像一个来自土豪世家的大姐大一样。


  “已经在楼底下的餐厅备好了,还有,请注意一下您的行为,不然的话,可能会有损家族的颜面。”冰流连头都没回,迈着大步子迅速下楼。


  “你!”洗月气得快爆炸,随便抓起一个身边沙发的枕头就向楼底下的冰流丢过去。但是冰流依旧头都没回,稍微歪了一下头,那个枕头就擦着冰流的耳朵飞过去,砸到楼下的沙发上。“不错的身手呢,洗月小姐,用这种方式把昨天晚上没有清理的枕头重归原位,”冰流停止在原地,有意的背对着洗月,“还是请您快随我下楼用餐吧。”


  “你在笑我!”洗月迅速跑下楼。


  “我在将神门是经历过专门训练的,不是特别好笑我是不会笑的。”冰流咳嗽了数声,敛起嘴角微微扬起的弧度,仿佛在向洗月作秀一样展现了一下自己的三无脸。“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快把你的脸转过去!”洗月看着这张死鱼脸就有一股无名业火窜上心头,随着冰流下楼到了餐厅。


  偌大的餐厅正好面向着初升的太阳。透过玻璃幕墙,阳光照射进来,为深秋季节附上一股暖融融的意味。屋内只有一张桌子,但是这张桌子长到可以容纳十几个人同时用餐。正席的餐具已经完全摆好,等待着洗月大小姐就座。洗月瘫倒在椅子上,仿佛早上丢枕头的那一用力吸干了他整天的精气神一样。“早餐呢?”不耐烦的问了问立侍在一旁的冰流,冰流轻轻拍了一下手,门外的三个仆从端入早餐摆在桌上,“黄油蜂蜜吐司,葡萄杏仁榛芯曲奇饼干,蔬菜沙拉,都是我的手艺,请慢用。”尽可能呈现着自己的彬彬有礼以及心悦诚服,冰流有意地鞠了一躬,退到一旁。


  “你的手艺?”洗月抓起饼干,送到嘴里,“我不信你的手艺可以————”还没说完话,洗月的眼睛一下子泛出光彩,瞳孔骤然一下缩小,如同刚才送到嘴里的不是一块饼干,而是珍馐一样。葡萄干的酸酸甜甜与柔软的质感,伴随着在烤炉中烘焙过后的曲奇的带有弹性的口感,还有榛子与杏仁的酥脆,一齐刺激着她的味蕾。“真————”洗月刚刚想说出口的话却一下子收回,脸一沉,“真难吃。”


  “我没猜错的话,您刚才想说‘真香’或者‘真好吃’?”冰流一下子就拆穿了被宠坏了的大小姐的谎言。


  “怎么可能,看来我高估你了。”洗月扭过头去,顺便又拿了一块送到嘴里,努力不嚼出声响来。


  “真是,太抱歉了。”眉头一皱,冰流强忍住涌上来的发笑感,咬住嘴唇,看起来就像抽筋了一样。“那么,我最好还是不要做早餐最好了。”拍了拍手,准备让仆从把这一份早餐给送回再做,免得让洗月大小姐觉得碍眼。


  “等一下!”


  冰流悬在半空中的手停住了,看着面前耷拉着头的洗月。洗月脸上泛红,猫耳也向下垂着,有意地回避着冰流惊异的目光。“嘿嘿嘿~”挠着头傻傻地笑了几声,仰起头来看着冰流,完全不见从前那一脸厌恶、一脸嫌弃的模样。虽然难以启齿,但是洗月依旧忍不住说出了口。


  ”饼干什么的,还有吗~?“





  星期六,按照计划,洗月出门,是去会见她的朋友。


  但是,身后依旧跟着那讨人嫌的管家。


  嘴巴里嚼着第十二块饼干,大步大步地走在街上,仿佛想要摆脱后面的冰流。洗月此时多想有一辆车,让自己一脚油门快得飞起,把身后那身后脸部像患了神经失调的管家甩出几条街。


  只顾着想着自己的脑子里美妙的幻象,却完全不看前面路上的人来人往与车水马龙。


  ”小姐,看路啊!瞎了吗!“洗月直到肚子碰到面前的的士才反应过来,车内的司机疯狂按着喇叭,把头探出车窗,看着面前的美人儿却一点也没有自己自己作为男人的风度,”你找死,你有病啊!“


  ”对...对不起...“洗月被吓得耳朵直立起来,低下头去,悻悻地从车旁边走过,尽管自己撞到的是一个停在路边的的士,却依旧遭到一阵破口大骂。


  的士司机望着洗月走出了差不多几米了,依旧骂骂咧咧,”白长一张好看的脸,眼镜长脖子上了。“接着便缩回车里,却看见有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站在车窗面前,冷冷的眼神直勾勾地射着他。就这样四目相接,却让对面惊出了一身冷汗。”喂,师傅,“冰流开口了,”什么地方都可以去吗?“


  ”对对对,什么地方都可以去的~“阿谀奉承,司机把手托在脸上,挤出那残存的一丝丝微笑,努力讨好面前的冰流。


  ”可以去地狱吗?“冰流语出惊人,但是在口里反复酝酿过后,这句话反而显得波澜不惊。


  “啊???”


  冰流突然用手抓住他的头发,用力一拉,向下一砸。司机可怜的鼻梁骨直接砸在了他心爱的士的车窗上。带着玻璃碎裂的声音,司机惨叫一声,赶忙捂住了鼻子,缩回了车窗内。“不要对我的大小姐恶语相加,知道吗?”冰流的声音透着一股股寒意,仿佛面前的人是上辈子的仇人似的,想把他的灵魂都夺过来。长舒了一口气,努力抑制住自己的情绪,把头一扭,扬长而去。


  冰流走了还没几步,看见前面的洗月猛然把头一扭过去,停在原地。“洗月小姐,怎么了?”冰流把头一歪,一脸疑惑地看着面前停在原地的洗月。“没没...没什么...”洗月赶忙迈开步子,像是在和身后的人竞走一样,前进的飞快。“真没办法。”冰流笑着摇了摇头,向前赶着。


  冰流并不知道,洗月走得飞快,只不过是不想让他看见自己满脸通红。


  双颊在看着身后暴力行径的时候就泛起了浓郁的红色,眼睛也看起来格外的炯炯有神。“那家伙...”洗月心里暗暗地想着,“竟然保护了我...”往日窝在床上看的电视剧一瞬间全部涌入了脑海之中,想起来那些肉麻的片段,那些油腻的台词,还有那些下巴开榴莲的瓜子脸。“电视剧中的男仆”,百分之八十的脑容量都被这个词占满,剩下百分之二十,便是那些肥皂剧的奇妙剧情。没有强吻,没有ABO,也没有三角恋,但是,面前,有一个男仆啊!


  这就是专属于中二病女孩才能感觉到的暴力美学啊!即使仅仅挥出了一拳头,但那种责任感,那种果敢与坚决,仿佛为冰流打上了一圈男主光环,有那么一点点电视剧里酸酸甜甜的味道。洗月强掩着自己脸上的笑意,还有每分钟一百四十多的心跳,故作镇静地向前走,感觉无论路过什么店铺,都有一排鲜花摆在店旁,有着一股属于少女小心思的甜蜜气息。


  等等,这个管家,好像也不是那么讨人嫌嘛~


  洗月面带微笑,思索着未来剧情的发展走向,然后一脚踏上红灯时间内的斑马线。“唉......洗月小姐!看路啊!”冰流一脸无奈,连忙快步赶上脑子里不知充满了什么中二思想的可爱大小姐。


  警察开着车巡逻着,碰巧看见了路旁捂着鼻子哭号的的士司机。“这位先生,您怎么了?”摇下车窗,满脸沧桑的警长以一种充满着沧桑与忧郁的语气询问着面前痛苦不堪的人儿,眯着眼睛笑着。


  “警官!”那司机捂住鼻子,咬牙切齿地说着,每一个字因为嘴巴里的血痰而变得模糊不清,“我跟你们说,刚才有个人,力气特别大,我说完你们不要怕。”


  “我们是警察,我们不会怕。”坐在那警官旁边的副官把头侧过来,也是四十岁上下的模样,看着面前疼得发抖的可怜司机。


  “警察!快把前面的那个家伙抓起来!他故意伤人!”捂着鼻子,用手指着面前西装革履的冰流,警察也眯着眼睛看去,却哑然失语,接着便是捧腹大笑,使得面前流着鼻血的司机一阵迷惑,“你笑什么?”


  “这可不行啊”,警长理了理胸前挂着的刻着“雷”字的胸章与警徽,眯着眼睛打趣地说,“因为那人,是我的徒弟。”


  “什么?!”的士司机身子一软,翻着白眼倒在皮质座椅上,“这是天命啊...”双腿一蹬,眼看着就要被气晕过去了。

   

   “被气晕了吗....?”努力忍着自己的笑意,毕竟,了解民生,也是一件不得不做的差事啊。“喂,”副官拍了拍警长的肩膀,“你那冰流徒弟又给你招黑了,这以后在白道上面怎么混啊。”


  “没事情的,”依旧眯着眼睛笑着,“冰流啊,看起来每天笑都不笑一下像个木瓜一样,其实心里还是很在乎别人的,”望了望一旁流着鼻血的失去意识的司机,“至于这个人,只能说是他自己倒霉咯。谁叫他惹的刚好是白辰世家的大小姐呢。”


  “我说五步老弟啊,这,就是‘天意’啊。”


  带着爽朗的笑声,警车再度鸣起警笛,发动机在汽油的补给下再度变得炽热,随着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警车带着二人再度隐于富贵之都的车水马龙之间。




  “哟,大可爱你来了?”


  带着帽子运动护腕,身着传统运动篮球服,脚下踩着高帮鞋,坐在栏杆上的男孩望见远处大步走来的洗月,“我可从来没有见过你会迟到啊。”打趣地说道,从栏杆上一跃而下,落在地上,礼仪性地抬起洗月的手,吻了吻她的手背,仿佛要让自己看起来是个传统绅士一样,有礼节,英俊而内敛。但是这一身衣服却看起来他更像是一个黑道里出来的小混混。


  “刚才遇到了一点事,耽误了一下,”洗月望了望背后,果然那张死鱼脸出现在了街道的拐角处,便下意识的撒开了小野捧住的手,“那家伙看着我在呢,这样容易引人误会。”


  “切,那冰块脸敢来,我就把他打趴下!”小野手舞足蹈,仿佛胸中蕴藏着无尽的雄韬武略一样,“星期六跟朋友出来就是要疯玩的,何必要把自己的管家也带出来呢?”


  “父亲叫他随行,我也没有办法,”洗月翻了个白眼,望向后面,却看见冰流拿着一张报纸倚在墙上,仔细阅读,但是那不经意的一瞥,却让洗月明白,这家伙,依旧在监视自己。“至少他没有把报纸拿反,”洗月耸了耸肩,“大壳呢?”


  “他已经订好了餐厅了,还有今天要去的游乐场,先去喝杯咖啡吧,他就在咖啡厅里面等着呢。”扯住洗月的手腕,把她拉向街道之中,同行而来的还有那个一直尾随的冰流管家。


  推开咖啡店的门,一阵过堂风扬起悬在门框之上的风铃,床边的桌子旁坐着一个带着眼镜的男子,与洗月年纪相仿,却看出来更带有那么一丝丝成熟,褐色头发,与身上的英伦校服,显得有那么一种唯属于文质彬彬的读书人才有的和谐之感。


  “是洗月和小野吗?”合上书,男子望向门口走进来的二人,“怎么比平常晚了一点?”


  “这个就不谈了,大壳你怎么还在复习啊。”洗月看着堆在咖啡桌上的四五本书,却稍微有一点不满,“不要每天像个书呆子一样,脑子里只有书书书,这反而显得你有点做作。”


  “不是啦,只是茶艺师最近的考核马上就要到来了...”大壳的脸色因为洗月的话有点尴尬得发青,赶忙合起了书,收进了书包里,“咖啡什么的马上就来了,先坐着等一等吧...”


  门扉被再次推开,冰流走了进来,“先生,几位?”服务生凑上前来却被冰流制止,冰流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一杯咖啡,送到二层。”非常识相的服务生赶忙退下,冰流走上楼梯,坐到了咖啡厅二层的观景台,稍微一侧头,小野洗月和大壳可以清楚的映入眼帘,没有任何阻碍。洗月和小野也注意到身后的管家,气氛一瞬间再度变得尴尬,只不过三人没有说出口而已,但看见冰流走上二楼,也自然而然的松了一口气。


  “你们可能不信,”洗月就坐后,拿食指敲打着桌面,显得兴奋异常,“刚才那冰块脸保护了我诶,把对面的司机都打趴下了~”


  “真的吗?”二人面面相觑,这几天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在课外,听见的,只有洗月的满嘴嫌弃,结果今天竟然难得一见地夸了她的管家一下,可以说是比太阳从西边升起还要稀罕的事情了。“快点给我们讲讲怎么回事?”


  “今天那个司机对我恶言相向,结果回头看去却看见那冰块脸一巴掌把那司机拍到车窗上了,鼻血留个不停呢。”洗月说得手舞足蹈,仿佛这管家拍的这一掌是什么光宗耀祖的事情。


  “是那司机鼻血流不停还是你的鼻血流不停啊?”小野打趣地说道,把旁边的大壳都笑到拍桌子。这一句话明显没有在乎到面前这个情窦初开的少女的感觉,只见洗月把脸一沉,恶狠狠地望向小野,唯独脸上的羞红暴露着事情的真相,“你刚才说我怎么了?”


  “行行行,对不起,我的大小姐,”鞠了一躬,小野假情假意地表示对刚才的言语的悔过,“我们的洗月大小姐怎么可能会看得上这种没文化,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


  一道白光闪过,砸到了小野的头上,小野吃痛地把脖子一缩,那袭击的证据也自然而然地从头发中掉落在地上,定睛一看,却只是一块方糖。


  “是谁打的我!站出来!”小野拍案而起,眼睛中爆出一股怒火,显然对这没有预告的挑衅显得十分恼怒,“我生气了!治不好的那种!我要是找到他,我一定会————”抬头望去,却看见冰流放下了自己手中的报纸,依旧是那张处事不惊的脸,只不过那眼神之中却透露出一股寒意。准确的说,可能已经到了“杀意”的水准。小野的喉结蠕动着,刚才发下的那些狠话一瞬间都想塞回自己的嘴巴里。


  “————跟他好好谈谈。”在众目睽睽之中,小野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拍案而坐。


  冰流扭过头去,继续竖起报纸,“切。”满不耐烦的阅读着今日份的头条,“XX岛与XX贸易公司联合应对瘟疫”、“X命与逆X依旧保持着僵持的战局”、"知名企业迦X底所管控的发电核心因人员监管不当再度发生爆炸",他意识到,与其看这些花边新闻浪费时间,还不如把心思放回到大小姐身上去。借着报纸的掩饰,依旧监控着洗月身旁所有人的一举一动,就连那插在花瓶上的花也不放过。


  “洗月啊,”小野擦了擦刚刚头上渗出的冷汗,“别说,你请的管家还真的有那么一股威慑力。”身边的服务员为三人端上早就已经点好的咖啡,一杯蓝山,一杯卡布奇诺,还有一杯曼特宁。“那当然,”洗月满不在乎地嘬一口温热的卡布奇诺,“毕竟冰块脸也会有冰块脸的好处吗。”


  “什么时候你开始替他说话了?”在一旁沉默许久的大壳突然一下开口,往洗月的心又射了一箭。“呃————”洗月一下子变得支支吾吾,“毕竟该表扬的时候还是得表扬一下,不然的话他办事就没有先前那么尽力了啦...”


  “哦~是这个原因吗,”大壳与小野相视一笑,“那么就祝你和这个管家相处愉快吧。”“对对对!相处愉快!”小野赶忙补充着,仿佛害怕有什么话还没有来得及说。


  “你们两个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我们没有笑!”小野捂住大壳露出一丝弧度的嘴巴,却紧接着遭到了一阵狂风暴雨的致命打击,落在他的脑袋上。“又在动什么歪心思!”洗月猛击着二人,虽然身高相差稍远,但是殴打与痛击可有一股壮汉的力度,打得身下二人嗷嗷直叫。


  冰流望着楼底下,洗月对着两个人打出了上万点伤害。笑了一笑,抿了一口咖啡。“好久没看见洗月小姐这么活跃了。”他发自内心地想着,却感觉到一股股暖融融的意味涌上心头,先前的冷眼相对,如今已经全然忘记。


  “大小姐,可真是可爱的不得了呢。”




  在游乐场狂欢了一阵子过后,站在游乐园出口的亭子下享受着心跳加速带来的酣畅淋漓的快感。


  “嗒!”小野觉得好像有一滴水砸在了自己的鼻尖上,紧接着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雨,再拿不到五秒的时间内倾盆而下,地表被一瞬间浸湿,还有小野的衣服与鞋袜。躲在亭子里的大壳与洗月就看着这个智商余额不足的傻子站在雨中接受雨神的洗礼。五秒钟之后,小野惊叫一声,“哇!下雨啦!”猛然地冲进亭子里,浑身湿透,带着刺骨的寒意,缩在墙角里一阵发抖。


  “好,好冷。”小野变成了落汤鸡,“你们带了毛巾吗?”


  “谁会给你带毛巾啊,你以为是来这里搓澡的吗?”大壳没好气的说道,“都没有带伞,看起来今天就是得死在这里了。”


  “别怕,”洗月看起来神气十足,“我亲爱的管家还等着来接驾呢。”这语气之中充满着自豪,仿佛拥有一个左右手就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一样。但是,洗月忘记了,身旁这两位,一位父母是族长,一位是制茶公司老总唯一的膝下之子。仆人?那简直数都数不过来。


  “她的心思是真的猜不透啊,一下说好一下说不好的,究竟是要闹哪样...”大壳说着望向身旁的湿淋淋的小野,小野疯狂的点着头,全然忘记了寒冷,似乎八卦已经成为了他每日的正餐。


  正当三人期盼着天气放晴的时候,雨雾朦朦中,一个熟悉的身影打着伞走来,洗月眯起眼睛,却看见熟悉的燕尾服,银灰色的头发以及带着蓝色应急的耸立着的兔耳。“是冰流!”洗月惊喜地叫出声来,吓醒了一旁打瞌睡的两个人。


  “伞来了?”小野揉揉眼睛,打了个喷嚏,直接冲到亭子外面,淋着雨,俨然一副“跑得够快雨就淋不到我”的架势,冲上去准备钻到冰流的伞下,“呜呜呜你终于来了,快点把我送回家去,我已经快冻死在这空寂无人的大街上了...”


  结果还没到伞跟前,就被冰流一把抓住肩膀。


  “小野!!!”洗月在亭子里气得上蹿下跳。


  “小子,”冰流把头俯下来,“你家的管家呢?”


  “回家探望父母了,”小野带着撒娇似地哭腔讨好着冰流,“你就和我共一把伞送我回家吧,求你了!”结果换来的是对着天灵盖的一拳和像挂猪肉一样被揪着衣领送回亭子的待遇。


  冰流放下小野的衣领,小野向后一仰,差点窒息,幸亏大壳在后面接住,才让他不至于脑袋砸地板。“你们两个,共用这一把伞,剩下两把伞,给我和洗月小姐用。”


  “不行嘛~”小野在地上大喊大叫,“两个男孩子为什么用一把伞,撑都撑不下!”小野完全没有一种族长次子的风范,反而显得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孩子一样大哭大闹。


  “是啊,冰流先生,”大壳开口了,“我们两个人如果共用一把伞的话,因为伞太小,必定会有一个人淋雨。你看,您手中的这把伞稍微大一点,洗月小姐的体型也小一点,可以两个人共用一把伞啊。您...再考虑一下?”


  “是的!你考虑一下!”小野一下子从地上直起身来,满脸期待。


  冰流听了大壳的话,沉默了数秒,叹了口气。“洗月小姐,您认为呢?”转头望向站在一旁的洗月。“诶?我吗?”洗月扭过头去,戴上兜帽,“用一把伞什么的...可可可可以吧,你就把两把伞给他们吧...”难以抑制心中紧张的感觉,让洗月说的每一句话都听起来犹豫不决、结结巴巴。


  “那你们两个就用这两把伞吧,以后有机会见面的时候再还吧。”把两把伞递到大壳手上,“先生,太感谢您了。”大壳知道这事态的发展稍微有那么一点偏,于是赶紧拉着小野冲向大雨磅礴,消失在雾中。


  冰流目送着二人走远,看了看一旁背过身去的洗月,“洗月小姐,我们走吧?”


  “好...好的。”


  轻轻搂着洗月,手放在她的肩上,让她尽量处在雨淋不到的区域之间但是这不协调的动作,看起来就像是在押解犯人一样。但是在手放在洗月肩上的那一刹那,她,整个身子轻轻地抖了一抖。在兜帽的遮盖下,冰流看不见洗月早已绯红的双颊,以及那双碧蓝色的带着光彩的眼眸。


  “喂,小野,你看他们两个。”大壳拍了拍小野还没有清醒的脑袋瓜子。“真的是,让我酸到不行。”小野一脸嫌弃的看着冰流的动作,“伞都不会打,还把自己的后背淋湿了一大片,一点都不像我这个绅士。”


  “你这是自卖自夸咯。”大壳白了一眼,投去一个鄙夷的眼神,“那是招呼他的猫主子好不好,伞本来就小,还在那里说别人。”回头望去,小野仍然站在原地一脸嫌弃,散发着浓浓的酸味。“走啦!”大壳回去给了小野一脚,接着就赶紧跑开。


  “我去!你给我站住!”小野一吃痛,赶忙冲向前方的大壳。


  一行人分开,消失在了雨中,其中有着追逐打闹的兄弟俩,还有难舍难分的主仆一家。




  深夜。


  洗月在床上翻来覆去,抱住自己身旁的抱枕,把头塞到那绒絮之中。


  “这是怎么回事。”


  原本是眼中钉肉中刺的管家,竟然在一天之内把形象一百八十度大反转,这让洗月有点不敢相信,这究竟是父亲请来的不讨人喜的管家,还是那从电视局之中穿越而来的男一男二。寂静的夜里,洗月仿佛还能听得清楚自己的心跳的律动。她想,可能,这就是传说之中的心路历程吧。


  翻了个身,仰面躺在八平米大床上,脑补着日后二人可能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但是无论怎么回避这一问题,洗月的脑海里却一直浮现着冰流的面庞。“真是造孽啊~”翻来覆去,洗月从来不会想过,这辈子第一次失眠竟然会是因为一张死鱼脸。


  门吱呀呀得开了,灯光从门缝中照入,在客厅休息的冰流听见楼上一阵翻来覆去,便过来查寝。洗月把身子一蜷,背着冰流,紧闭着眼,尝试让冰流认为自己睡死过去。


  “洗月小姐,您还醒着吗?”无人回应。


  “真是的,连被子都蹬掉了...”冰流把门缝稍稍打开了那么一丁点,侧着身进来,脚尖落地,尝试让脚步声不吵醒睡梦之中的洗月。把被子拾起,轻轻地覆盖在洗月的身上。


  “他进来了,一定要保持冷静,不要让他看出来我还没睡着。”洗月把嘴唇咬着,死死地闭着眼睛。


  结果,等来的却是冰流的睡前一吻。


  说是吻在了脸颊上,还不如说只是嘴唇轻轻擦过。感觉到了冰流口中轻吐的热气和双唇与脸颊相接的柔软触感,这一下子却让洗月的心率飙升,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已经沸腾起来。但是基于秋生本能,让洗月依旧死死闭着眼镜,嘴唇都咬到泛着血红。


  “晚安,大小姐。”冰流用极其平淡的声音说道,便轻轻地掩上了门。


  在掩上门的那一刻,洗月简直想从床上跳起来从窗口一跃而下在后花园尽情狂奔。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颤抖着,抓狂这,洗月兴奋到眼泪从眼眶之中滚落而下,她清楚人生,就是这美好的电视剧啊!一脸潮红,把头死死地埋在枕头之中,尖叫着,欢呼着,在床上打着滚,只差在床上舞动四肢,以此来纪念这历史性的一刻。


  楼下,冰流听见了楼上咿咿呜呜的人声和床铺猛烈撼动的咯吱咯吱的响声。但是这一次,他不打算再去查寝,坐在沙发上,继续看着电视,享受着一天陪伴过后仅有的欢愉。可是,他没想到,这一段自由自在的时间里,满脑子却想着自家的大小姐,和工作时的自己完全一致。没想到,这每日十一点到十二点的休息时间,也变成了工作时间呢,冰流苦笑着,并不打算再疏远自己和这个难缠的大小姐的距离。


  毕竟,这么可爱,这么难缠的大小姐,也是天下难求的呀。


  把这晚的事情当做一个秘密,两个人都不捅破这层窗户纸,或许才是日后剧情发展的正常走向。


  看着无味的玛丽苏电视剧,冰流竟然笑了起来。冰流的笑,并不是因为这些奇妙的剧情,反而是因为一种攻略游戏完结之后的成就感。难得的开怀大笑,让冰流记住了这一个晚上,以及这一个秘密。


  把这件事当做我们两人之间的秘密,或许,会让你更高兴一点吧。


  你说是吧,我的世界第一可爱的大小姐。


~~~~~~~~~~~~~~~~~~~~~~~~~~~~~~~~~~~~~~~~~~~~~~

  文章到這裡就結束了。

  存活的舉個手讓我看看有幾個XD。

  下篇文章就是正經的野冰文了,且讀且珍惜。

  下篇文章,再見吧~

  「GOOD LUCK TO YOU.」

带恶龙沧海有蛟

P1野冰,不要误会不是蒙眼那啥

P2兔兔

P3壳叔/叫叔感觉太老了点ORZ

P4蒸汽小鹿?

P1野冰,不要误会不是蒙眼那啥

P2兔兔

P3壳叔/叫叔感觉太老了点ORZ

P4蒸汽小鹿?

带恶龙沧海有蛟

混更

P1壳哥

P2傲雪姐

P3上色脑的哥特女王

混更

P1壳哥

P2傲雪姐

P3上色脑的哥特女王

SaltyPlum
一个表情管理安对的李大壳

一个表情管理安对的李大壳

一个表情管理安对的李大壳

SHILOH玖茄

模画可爱的大壳!附赠淫荡笑的壳(≖‿≖)✧

模画可爱的大壳!附赠淫荡笑的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