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大太刀兄弟

11138浏览    224参与
金水番

太郎和次郎的旗袍双子装肝完了!——假期太次双子服完成进度2/6

昨天晚上加上今天下午的时间搞定了旗袍,中间做了盘扣,发现衣服太小,缝上去容易开线,换成了珍珠。珍珠绣上去好好看(┯_┯),次郎的和服尾拖上我要给他绣好多珍珠!!美人和珠宝是绝配!!!✨✨

不过太郎身上这件本来是想给次郎穿的,后来发现颜色太接近内番服了,考虑到后面还要给次郎做内番,所以这个深色的旗袍就作为哥哥的衣服啦🤗

太郎和次郎的旗袍双子装肝完了!——假期太次双子服完成进度2/6

昨天晚上加上今天下午的时间搞定了旗袍,中间做了盘扣,发现衣服太小,缝上去容易开线,换成了珍珠。珍珠绣上去好好看(┯_┯),次郎的和服尾拖上我要给他绣好多珍珠!!美人和珠宝是绝配!!!✨✨

不过太郎身上这件本来是想给次郎穿的,后来发现颜色太接近内番服了,考虑到后面还要给次郎做内番,所以这个深色的旗袍就作为哥哥的衣服啦🤗

金水番

次郎和太郎的大灰狼和小红帽系列衣服终于肝完啦!!——假期太次双子服完成进度1/6

不过为了创造身高差,于是昨天接回来了一个太郎替换用的八分的素体,这身狼皮可能更多是留着给次郎穿了。

次郎:我是穿着小红帽衣服的大灰狼,嗷呜——

太郎:弟弟说什么都对

次郎和太郎的大灰狼和小红帽系列衣服终于肝完啦!!——假期太次双子服完成进度1/6

不过为了创造身高差,于是昨天接回来了一个太郎替换用的八分的素体,这身狼皮可能更多是留着给次郎穿了。

次郎:我是穿着小红帽衣服的大灰狼,嗷呜——

太郎:弟弟说什么都对

金水番

新的一年,太次不能没有姓名,终于让我p完了,结婚吧!!!

新的一年,太次不能没有姓名,终于让我p完了,结婚吧!!!

金水番
大太兄弟的圈子太冷,集赞写文都...

大太兄弟的圈子太冷,集赞写文都难。本来想既然赞集不到,自己就随机速码一篇,但是暂时不想码字了,就随便画了画大太刀兄弟的日常。

依旧日常,依旧指绘,依旧简笔,依旧适合随便看看

大太兄弟的圈子太冷,集赞写文都难。本来想既然赞集不到,自己就随机速码一篇,但是暂时不想码字了,就随便画了画大太刀兄弟的日常。

依旧日常,依旧指绘,依旧简笔,依旧适合随便看看

金水番
有了小白鞋的次郎越发可爱了!!...

有了小白鞋的次郎越发可爱了!!
而且今天两张哭脸也到了,明天就是哭泣双子——大太刀兄弟😂

有了小白鞋的次郎越发可爱了!!
而且今天两张哭脸也到了,明天就是哭泣双子——大太刀兄弟😂

洛雅思

本丸崽子成长记

新崽登场~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哦!嗯,虽然这章一直在说她,但孩子还小,就先不冒泡了……

本丸崽子成长记

新崽登场~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哦!嗯,虽然这章一直在说她,但孩子还小,就先不冒泡了……

金水番

因为快放假了,放假后我主要就是给家里的次郎和太郎做小衣服,大概有一个多月不怎么更文,所以打算现在有时间多写点太次短篇,暖一暖太次这个冷圈_(:з」∠)_

点赞+评论想看的abo设定

满30赞,圣诞之前/码一篇人气最高的设定

满60赞,1.10之前/码一篇人气第二高的设定

以此类推——

当然,如果有想要看我之前挖的坑的也可以评论,不限刀乱圈,网王也可,如果要求的人多,就会码后续✺◟(∗❛ัᴗ❛ั∗)◞✺

如果没赞也没评论的话,会不会写,写啥那就都随缘啦,最近一心想着做衣服的我佛了_(:з」∠)_

因为快放假了,放假后我主要就是给家里的次郎和太郎做小衣服,大概有一个多月不怎么更文,所以打算现在有时间多写点太次短篇,暖一暖太次这个冷圈_(:з」∠)_

点赞+评论想看的abo设定

满30赞,圣诞之前/码一篇人气最高的设定

满60赞,1.10之前/码一篇人气第二高的设定

以此类推——

当然,如果有想要看我之前挖的坑的也可以评论,不限刀乱圈,网王也可,如果要求的人多,就会码后续✺◟(∗❛ัᴗ❛ั∗)◞✺

如果没赞也没评论的话,会不会写,写啥那就都随缘啦,最近一心想着做衣服的我佛了_(:з」∠)_

金水番
天气冷了,于是一时兴起画了这个...

天气冷了,于是一时兴起画了这个短条,兄弟情也很美好(。ò ∀ ó。)

天气冷了,于是一时兴起画了这个短条,兄弟情也很美好(。ò ∀ ó。)

金水番

 官方不出大太刀兄弟的粘土人,那就自己魔改٩( 'ω' )و

空白脸快到了,后面给两兄弟画脸!!
和服布料也已经准备好了,就差动手了✺◟(∗❛ัᴗ❛ั∗)◞✺

 官方不出大太刀兄弟的粘土人,那就自己魔改٩( 'ω' )و

空白脸快到了,后面给两兄弟画脸!!
和服布料也已经准备好了,就差动手了✺◟(∗❛ัᴗ❛ั∗)◞✺

金水番

【太次/兼堀】浮夜

感情线大概是单箭头?暧昧向?非要说的话,勉强算是兼堀和太次,也有小可爱戏称我给次郎美人安墙头|・ω・`)

至于是糖是刀看个人理解了,总体来说,这次遵循了一惯写太次的风格。

——————————————————————

        最近堀川发现了一件让他非常在意的事情,大太刀次郎太刀这段时间经常望着卡内桑出神,看着毫无察觉自己被惦记的卡内桑,又想起次郎太刀那张眉目生情的脸,堀川产生了非常大的危机感。

        最终在和泉守被派去远征的一个夜里,堀川私下前往...

感情线大概是单箭头?暧昧向?非要说的话,勉强算是兼堀和太次,也有小可爱戏称我给次郎美人安墙头|・ω・`)

至于是糖是刀看个人理解了,总体来说,这次遵循了一惯写太次的风格。

——————————————————————

        最近堀川发现了一件让他非常在意的事情,大太刀次郎太刀这段时间经常望着卡内桑出神,看着毫无察觉自己被惦记的卡内桑,又想起次郎太刀那张眉目生情的脸,堀川产生了非常大的危机感。

        最终在和泉守被派去远征的一个夜里,堀川私下前往了次郎太刀的房间。

        堀川来的时候,次郎刚换上浴衣,正打算卸下脸上的妆,才解下发间两支簪子,便听到了敲门声。

所以当堀川看见次郎太刀的时候,是一副从未见过的样子,陌生的浅金色的浴衣似乎不太合身,即使腰带已经扎紧,但是上身和下摆的纯色布料都是松松垮垮,带着一股子说不明的味道,艳丽而又散漫。不像往日花魁装束时那种像是带刺玫瑰般有攻击性的美,也不同与平常内番服像单纯如君子兰的清俊,堀川愣住了。

       “咦?是堀川啊~这么晚来找人家是有什么事情吗?呐,先进来吧。”次郎侧过身,但是堀川直愣愣的没有反应。次郎拿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回神啦堀川!在想什么呢?和泉守吗?他只是去远征了,没有危险的,不用那么担心啦~”

        和泉守三个字顿时让堀川警觉得回神,绿眸中的忧虑愈发加重,藏都藏不住。

        “好啦~有什么事情进来再说~”次郎干脆地一把揽过他的肩,将人带进了屋里。

        “来来来——尝尝我前几天远征杯户带回来的酒!”说着次郎热情地为堀川倒了一杯酒。堀川跪坐着,沉默地接过了酒,却并没有喝,虽然坐姿端正,但是从桌子下紧拽着衣摆的手也可以看出他的内心并不平静。

        次郎由于不知道堀川来找自己的目的,不知道要说什么,就等着他开口。堀川却在纠结要不要说。昏沉的烛光明明灭灭,两人之间的氛围莫名尴尬。

最终堀川犹豫再三,开口打破了这份静谧“那个…次郎殿下,你…是不是喜欢卡内桑?”

        “噗——咳咳咳咳咳,你说什么?!”本来还想着堀川找自己可能是有什么大事的次郎,没想到堀川语出惊人,吓得直接一口酒喷了出来,被呛地治咳嗽,猛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膛。

        堀川没想到次郎的反应这么大,连忙直起身子从怀里掏出随身携带的纸帕,慌忙地给他擦去脸上的酒渍,“对对不起,次郎太刀殿下。我不该问的。”一边擦着,绿色的眼眸也渐渐暗了下来,偏长的刘海遮住了半张脸,抓着帕子的手也愈发收紧。

        次郎疑惑地拿过他手中被揉地皱巴巴的手帕,擦了擦刚刚被溅到的指缝,“奇怪?怎么这么问?难道人家看起来很像堀川你的情敌吗?”擦干净的手抚上脸颊,金色的纤长眸子睁得圆圆的望着眼前情绪沮丧的人。

        “诶?”堀川愣愣地看着面前的大太刀,后知后觉得红了脸,“不不不,我…我我……”

        “嘛,放心啦!次郎比较喜欢能照顾人家的”次郎倾着身子,笑着拍了拍堀川的肩膀。

        但是听到这话,堀川的眉间又不自觉皱了起来,半低着毛绒绒的头,嘴里小声地低喃,“可是卡内桑也很会照顾人啊…”据理力争的模样像极了打架不行但是气势绝对不能输的小奶狗。

        虽然晚上视力不好,但是听力还是很好的大太刀清楚地听到了他的喃喃自语,次郎感觉自己的眼角抽了抽,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成为小胁差的怀疑对象,但是这明显是不解释清楚不行了!

        次郎借着身长的优势,半个身子轻松地越过横在两人之间的小木桌,一把摁住堀川的肩膀,“堀川,你听我说!我,次郎太刀,真的不喜欢你家卡内桑!这样说,你明白了吗!!”说着,次郎的语气又变成带着撒娇似的委屈,“人家真的不喜欢小孩子的…”

        “啊啊啊!!知道!我!我知道了!”堀川顿时直起了腰板,虽然答复猝不及防,但是得到了这么明确的答复,堀川身上一直浓重的阴郁都散去了许多,虽说被如此直白的捅破某些事情,堀川的表情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不过整个人都像是久阴逢晴的小苗,顿时明媚了起来。

        看到这样的结果,次郎满意地点了点头,抱起酒坛开始灌了起来…

        “可是如果不是因为喜欢卡内桑,次郎殿下,为什么经常盯着卡内桑看呢?”

        疑问的声音再次从耳畔飘来,次郎顿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么,眼眸放空,良久又浅酌了一口回道,“…因为一位故人……”开合的唇吐露出的字句,如同低垂的眼帘遮住的眸色,表露的真相都变的含糊不清。

        “故人?”想要继续问下去,敲门声突然响起,随之传来的便是堀川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国广!你在里面吗?很晚了!我们该回去了!”

        “是卡内桑!”和泉守的到来,让堀川有些惊喜,猛地一下子扶着地板爬了起来,下意识地要往外走,又在原地踌躇了起来。

        次郎也没想到和泉守的到来这么凑巧,眼中的诧异一闪而过,随后化为平日里的风情万种,一手撑在桌上依着脸,挑着眉半弯的眼中满是调侃“哦呀,你亲爱的卡内桑都找上门了,还不快去?再不去,次郎可是会被你家卡内桑找麻烦的呢~,”

        从堀川的视角看去,那张美艳的脸在些许昏黄的烛光下显得朦胧,脸上的晦涩不明早已消失的一干二净,仿佛先前只是自己眼睛在夜晚的错觉。

        已经得到了想要的答案的堀川,权衡再三,最后在和泉守又一声国广的呼唤中,拉开了大门,“卡内桑!”

        “国广,你果然在这里啊,我远征回来没有看见你,清光和我说你来找次郎太刀了,我看你一直没回来,就过来找你了,快回去吧,已经很晚了!”原先情绪就不算好的和泉守,随着次郎起身向门口走近,半倚在门边,向堀川语气暧昧地表示欢迎他下次再来,情绪带上了怒意,脸色都变的难看了不少,直接伸手将次郎旁边的堀川拉到自己身边,语气不善地说道“晚上打扰别人不好,而且我刚刚远征回来,都还没·有·吃·东·西·呢,国广,我们快回去吧!”话语中里里外外都透露着让堀川立马和自己离开的意思,甚至拉住堀川的手,想要直接拽他走了,这其中透露的在意连他自己都没觉察。

        不过另一个在意过度的当事人担心对方的身体,一边哄人一边打算着要做什么夜宵给对方吃,似乎也没有发现这件事情。急匆匆地回过头向次郎表示打搅的歉意,就连忙带着人往回走。

       次郎静静地望着两人朝厨房方向奔去而不自觉相牵手的背影逐渐消失在视线里,夜晚露气湿重,才站在门边一会,寒意就从宽大的袖口钻了进去。

        关上门,伸手摸了摸冰冷的衣袖。真冷啊——次郎太刀想。

        两个月后——

        刚刚远征回来,打算去找最近成为近侍的和泉守的堀川,看见不远处的次郎太刀正为一振自己从未见过的长相与其相似的刀整理着黑底红面的轻装,既然被摆弄的人一副不理凡尘的冰冷的样子,但是次郎太刀那双美目生盼的眼睛仍然高高弯起,透着止不住的愉悦,金色的瞳孔中仿若只照映着眼前的人。

        堀川摸了摸耳垂的钉饰,离开了走廊,嘴边那句意味不明的真像啊——散落在了风里。


金水番
次郎给要出阵的太郎太刀上妆or...

次郎给要出阵的太郎太刀上妆or远征回来被次郎拉着折腾的太郎太刀~

今天在微博竟然看见了太次的陈年旧粮,原来还是有粮吃的,于是今天听讲座的时候就直接指绘肝了一张,表达一下对大太刀兄弟这对骨科的喜欢✺◟(∗❛ัᴗ❛ั∗)◞✺

次郎给要出阵的太郎太刀上妆or远征回来被次郎拉着折腾的太郎太刀~

今天在微博竟然看见了太次的陈年旧粮,原来还是有粮吃的,于是今天听讲座的时候就直接指绘肝了一张,表达一下对大太刀兄弟这对骨科的喜欢✺◟(∗❛ัᴗ❛ั∗)◞✺

金水番
晚上好饿,想吃炒面,但是嘴巴疼...

晚上好饿,想吃炒面,但是嘴巴疼吃不了

只能画图充饥了(╥ω╥`)

晚上好饿,想吃炒面,但是嘴巴疼吃不了

只能画图充饥了(╥ω╥`)

金水番

次郎太刀外出修行(上)

控制不住想画的手,还好这份一半是之前画的…
(下)看心情吧

次郎太刀外出修行(上)


控制不住想画的手,还好这份一半是之前画的…
(下)看心情吧

金水番
指绘的刀乱短条,最后,审神者被...

指绘的刀乱短条,最后,审神者被次郎太刀丢进了炉子_(:з」∠)_

画渣,只会草稿流,而且画的超慢,这条画了大概一天的时间,整个人都坐废了(ಥ_ಥ)

还有很多梗,但是肝透支了,什么时候缓过来再肝吧눈_눈

指绘的刀乱短条,最后,审神者被次郎太刀丢进了炉子_(:з」∠)_

画渣,只会草稿流,而且画的超慢,这条画了大概一天的时间,整个人都坐废了(ಥ_ಥ)

还有很多梗,但是肝透支了,什么时候缓过来再肝吧눈_눈

金水番
文也吞,图也禁,我都改到连常用...

文也吞,图也禁,我都改到连常用的一语双关都没有了,依旧不通过(ノ=Д=)ノ┻━┻
这次太次的5000+贺文只能留在我的草稿箱自己看了,我太难了(●—●)

文也吞,图也禁,我都改到连常用的一语双关都没有了,依旧不通过(ノ=Д=)ノ┻━┻
这次太次的5000+贺文只能留在我的草稿箱自己看了,我太难了(●—●)

金水番

将两只改成了情侣装(////)

感觉从此以后两兄弟的衣柜被我承包了(๑•̀ㅂ•́)و✧ 

将两只改成了情侣装(////)

感觉从此以后两兄弟的衣柜被我承包了(๑•̀ㅂ•́)و✧ 

金水番
至今太次的中秋贺文还没有写完的...

至今太次的中秋贺文还没有写完的水番,又开始渣鼠绘了······

至今太次的中秋贺文还没有写完的水番,又开始渣鼠绘了······

旻冬
战线拖了老长了的一幅恰似这对兄...

战线拖了老长了的一幅
恰似这对兄弟的机动哈哈哈哈哈哈
啊画的真是要了我的命

另外线稿不过关的我果然不配画平涂

希望大家能喜欢大太刀兄弟,他们真的超可爱的

战线拖了老长了的一幅
恰似这对兄弟的机动哈哈哈哈哈哈
啊画的真是要了我的命

另外线稿不过关的我果然不配画平涂

希望大家能喜欢大太刀兄弟,他们真的超可爱的

金水番

【太次】恋爱三部曲二上篇(ABO)

    在发生了蜂须贺和长曾弥两人的意外标记事件后,即使这件事让两人捅破了那层窗户纸,正式喜结连理,审神者还是紧急召开了AO知识讲座,讲明其中的厉害关系,并且为众刀男制定了定期性别分化检查。

    然而没想到前几次测试都没有检测到和蜂须贺一样体质的刀,就在蜂须贺以为自己即将成为划分本丸性别的里程碑的时候,次郎太刀在第四次的身体检测中,意外出现了明显Omega的信息基因。

    这下子,次郎太刀——一个未分化的既定Omega,顿时越过已经被绑定,基本处于安全阶段的蜂须贺...

    在发生了蜂须贺和长曾弥两人的意外标记事件后,即使这件事让两人捅破了那层窗户纸,正式喜结连理,审神者还是紧急召开了AO知识讲座,讲明其中的厉害关系,并且为众刀男制定了定期性别分化检查。

    然而没想到前几次测试都没有检测到和蜂须贺一样体质的刀,就在蜂须贺以为自己即将成为划分本丸性别的里程碑的时候,次郎太刀在第四次的身体检测中,意外出现了明显Omega的信息基因。

    这下子,次郎太刀——一个未分化的既定Omega,顿时越过已经被绑定,基本处于安全阶段的蜂须贺,成了本丸的重点珍稀保护对象。而保护措施的重点就在于,将次郎太刀和所有已经分化成Alpha和被检测出Alpha信息基因的刀隔离开来,首当其冲的就是和次郎同屋,早在一个月前就分化成了Alpha太郎太刀。

    看着自己手上,关于次郎太刀的体检报告,审神者将手中拽着的币往桌上一拍,当机立断挑选了几振刃,直奔大太刀兄弟的部屋。

  “什么?!搬到别的房间??”猛地得知自己必须要搬出房间,不能再和兄长待在一起的次郎太刀,惊得酒坛都没拿稳,吧嗒一声摔在了地上。

    审神者摸了摸自己锃亮的头顶,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身后跟着的一众还未诞生信息基因的刀纷纷附和。一个个高大的身板,让偌大的大太刀的房间,都显得拥挤,逆光投下的一大片黑漆漆的影子,非常有混黑的感觉。

    次郎一张漂亮的脸都皱了起来,“为什么?!人家不要和大哥分开!”,看着这仿佛要硬来的架势,次郎蹭地爬起来,一把抱住身旁的太郎太刀,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审神者叼着空烟斗,大手一挥,后头的枪和薙刀一字排开,来势汹汹,有要将人直接捆了带走的嫌疑。被审神者下了死令,一定要将次郎带走的刀和枪逐渐逼近,拽住他的脚,打算把他强行拖走。“放开我,人家才不要和你们走!!”次郎双手死死地扒在太郎身上,作为挥得动大太刀的次郎,力气可不小,他死活不肯自己的兄长分开,其他人也讨不到便宜,双方僵持不下。

    太郎太刀从审神者过来就没有说话,审神者办的讲座,他也去听了,自然知道审神者要做什么,也知道这样做是为次郎好,但是看见次郎被抓的泛红的脚踝,还是皱起了眉,原本顺势环在次郎太刀腰间的手,猛地将人往怀里一带。

    ???突然挣脱了暴力禁锢,次郎还有些茫然。

  “……没事吧,次郎?”熟悉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次郎条件反射地抬起头,对上那双担忧地金色眼眸。

  “啊?啊我没事,大哥^_^”下意识地露出一个笑脸,让兄长不要担忧,下一秒却又哭丧着脸,“大哥,人家不要和你分开╥﹏╥”语气又哀怨又委屈,还隐隐有着点告状的意思。墨蓝色的长发在挣扎过程中乱了,脸颊半贴着好几缕发丝,看起来又狼狈又可怜。太郎太刀将他凌乱的长发轻轻别至耳后,又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背,然后将目光投向了审神者。

    莫名有了自己是棒打鸳鸯的恶人错觉的审神者,和太郎太刀对峙了几秒,食指敲了几下烟斗,最后将几把刀都带到了屋子外面。

  “阿路基,我们不抓次郎太刀殿下了吗?”被带出来的枪跟刀疑惑地问道,可惜审神者幽幽地留下一句“等着,次郎太刀会自己出来的”,就叼着烟斗沉默地没有说话,几把刀就这样干巴巴地站在外头吹冷风,屋子也没传来啥吵闹的声音,门外更是没听见什么动静,就和这屋子的材质一般木楞,八竿子也打不出个啥。

    就在这摸不着头脑的几个,都开始胡思乱想审神者是不是要等次郎太刀出了屋子落单的,再一把敲晕带走的时候,就看见眼前紧闭的门刷的一声突然被拉开,还没从反应过来,次郎太刀就抱着常年挂在腰间的酒坛,踩着木屐从屋里走了出来,出人意料的是,次郎太刀竟然表示愿意暂时搬离房间。而太郎太刀就静静地站在他身后,点了点头。

    “诶?!!!”枪刀们惊讶地不行,但是次郎太刀除了先前被折腾得有些狼狈,并没有哪里不对,感觉就像是一下子想通了。而身后的太郎太刀依旧是那张万年不变的冰山脸,一副不理俗世的样子,完全不知道刚刚这间紧闭的屋子里的两个人,发生了什么,让次郎太刀的态度出现了天差地别的改变。

    审神者也没理会自己好奇心爆棚的小弟们,毕竟好奇心害死猫这个道理,在刃身上同样适用。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审神者的视线在两人身上打转,又在太郎太刀身上停了停,眼神有点微妙,“咳咳,带次郎到短刀屋里去。”

  “阿路基…”几把刀按捺不住好奇,才张嘴想说什么,审神者却已经扬长而去,不得已,刀子们只好连忙带上次郎太刀,追了上去。事情不了了之。

———————————————————————————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写着写着,本来应该一发搞定的系列二突然有了上篇,可能是不小心铺垫写长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