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大学城

3374浏览    1705参与
仰光琉璃

新马甲:北原唯川

“老师…”

“老师,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小泉编辑不赞同的说。

“我知道你的顾虑,小泉先生。毕竟我们也算是老伙计了。我突然放弃吉田这个笔名,你不赞同也是情有可原的。”今野昭清了清嗓子,接着解释道,“我的身份比较敏感。之前我的书又引出了不少风波,再加上我最近尝试转型,所以放弃吉田这个笔名是我深思熟虑的结果。”

“那老师,你是准备重新以新的笔名写书吗?老师,你笔名想好了吗,如果没想好的话,可以让我帮着参谋一下。别看我这个样子,我可是角川书社的高级编辑啊,帮忙取名字这种事还是能帮上忙的。”

“那就不客气啦。你说,北原唯川如何?”今野笑着询问。

“什么嘛,老师都已经想好了吗?不过,的确是个很...

“老师…”

“老师,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小泉编辑不赞同的说。

“我知道你的顾虑,小泉先生。毕竟我们也算是老伙计了。我突然放弃吉田这个笔名,你不赞同也是情有可原的。”今野昭清了清嗓子,接着解释道,“我的身份比较敏感。之前我的书又引出了不少风波,再加上我最近尝试转型,所以放弃吉田这个笔名是我深思熟虑的结果。”

“那老师,你是准备重新以新的笔名写书吗?老师,你笔名想好了吗,如果没想好的话,可以让我帮着参谋一下。别看我这个样子,我可是角川书社的高级编辑啊,帮忙取名字这种事还是能帮上忙的。”

“那就不客气啦。你说,北原唯川如何?”今野笑着询问。

“什么嘛,老师都已经想好了吗?不过,的确是个很不错的名字。难道这个名字有什么特殊寓意吗?”小泉纯一郎好奇的问。

“对不起,这是我的疏忽,没有事先和你商量。起这个名字,的确是有一些缘由。”今野回答。

“老师,方便说一下吗?”

“这个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其实,这是为了纪念我一个友人。”

“老师的友人?想必是和老师一样优秀的人吧。”

“是啊,北川她,她的确是个很好很好的人。”

“老师,你刚才说什么了吗?”

“没什么。我们继续商量之后的安排吧。”

今野昭回忆起第一次见到北川维佳的情景。

那是一个阳光和煦的午后。

北川维佳是他同校学长的妹妹。

学长和他是同一社团的,只不过一个是副部,一个仅仅只是普通的社员。奇怪的是,两人竟然私交不错,这也是朝和高中围棋社的一大未解之谜。

北川维佳是一个让人费解的女孩子。这是当时的叶齐也就是今野在和她相处一阵后得出的结论。

“撒,你就是哥哥常提起的那位叶君吧。初次见面,请多指教。”她说着伸出白皙修长的手。

“是的。你,你就是北川前辈的妹妹吧。请多指教。”那时的他像一个见到心上人的毛头小子。结结巴巴的,耳朵悄悄红了。

越是和北川她相处,越是感叹她的风度闲雅,见闻广博。与其说她是他的同龄人,倒不如说是一位师长般的人物。

“叶君,你听说过永恒轮回吗?”一天,北川问今野。

“永恒轮回?那是什么?你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

“你不知道啊。没什么。我就随口一提。”她嘴上这么说,神情在夕阳下却显出了几分落寞。

今野本来不想追究,可北川那日的神情却像是在他脑海中扎了根,挥之不去。他于是特意查了永恒轮回这个概念的资料。尼采在《快乐的知识》一书中对永恒轮回(也叫永恒反复)做了阐释:

「这人生,如你现在经历和曾经经历的,你将在依次并无数次地经历它;其中没有新东西,却是每种痛苦和每种快乐,每种思想和每种叹息,以及你生涯一切不可言说的渺小和伟大,都必对你重视,而且一切皆在这同一的排列和次序中--一如这蜘蛛和林间的月光,一如这顷刻和你自己。生存的永恒沙漏将不断重新流转,而你这微尘的微尘与它相随。」很晦涩难懂,今野却无端从其中品出了几分悲哀。

“维佳,你愿意等等我吗?我有些话想对你说!”多日踌躇,今野终是鼓起勇气挑起话题。

“难得叶君主动相邀,在下自是要给叶君这个面子的。”北川笑着应了。

午后,今野和北川走在开满不知名小花的芳草地上。阳光并不猛烈,斜斜洒在身上,暖洋洋的,惬意的人想闭上眼帘。

“你”“你”,“你先说”“你先说”,两人异口同声的开口。

“算了,叶君。你想问我什么,现在问吧。”北川无奈耸肩,最先妥协。

“北川,你上次说的永恒轮回,我已经明白了。”今野梗着脖子大声说道。

“喔,原来你想说的是这个啊。其实没什么,有劳你费心了。”北川维佳的脸一半隐在花树的阴影下,影影绰绰的,愈发显得飘渺了。

“不是,我,我其实是想说,北川,你还有我们呢,不要害怕……”北川维佳一直笑着注视着他,今野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听不见了。

“叶君,其实我啊,我很清楚这一点哦。无论是你,还是哥哥,亦或是我的其他亲友,你们都是爱着我的。我只是,觉得一切都过于荒谬罢了。”北川这么说。

“我们都是在不断的重复着,一切的一切都是相似的。”

“北川…”

“不说这个了。聊聊你吧,看看我对你的了解是否正确。”北川突然话锋一转。

“诶,我吗?”今野惊诧的指着自己。

“这里难道有第三个人吗?小傻瓜。”

今野的脸噌的一下红了。“北川…”

“叫我维佳吧,或者小维,维酱。反正我家那位死鬼老哥就是这么喊的。”

“维,维酱。”

“这就对了。”北川维佳脸上是计谋得逞的笑意。

真好看啊,要是她能一直这么开心,我就算一直被她捉弄也心甘情愿。今野晕乎乎的想。

温软的触感,有什么在我脸上。“喊了你这么多声,你都没回过神来。只好摸摸你是不是烧迷糊了。”今野一回过神就看到放大的少女清艳的脸。好近,就差一点就能触碰到她卷翘的睫毛。

“看呆啦,真是,叶君看来还是需要锻炼啊。”拉远了,少女从他身前退开。

“说起来,叶君你好像不太擅长拒绝别人呢。”北川自顾自说了起来。“这样可不行呢。你这样温柔,可是会吃亏的。”

少女似乎还说了什么,今野却一点也没有听进去。说起温柔,你才是真的温柔啊,维酱。


Vergil.V

仙林中心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呢?大概提起就会想起那个让我天天想骂的母校;想起金鹰、大成、二楼湾和南四的吃的;想起和邵总长谈的晚上;想起鸿运嘉园的蓝色大门;想起无人的金鹰的早场与午夜场电影;想起阿恒丁老板 大眼睛 阿蓁 胡兰 健健这些一起拍片的朋友;想起CYY 李大哥 黄老师和小杨老师这些在我最困厄的时候陪着我的人吧......

仙林中心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呢?大概提起就会想起那个让我天天想骂的母校;想起金鹰、大成、二楼湾和南四的吃的;想起和邵总长谈的晚上;想起鸿运嘉园的蓝色大门;想起无人的金鹰的早场与午夜场电影;想起阿恒丁老板 大眼睛 阿蓁 胡兰 健健这些一起拍片的朋友;想起CYY 李大哥 黄老师和小杨老师这些在我最困厄的时候陪着我的人吧......

拎不清.

第三十三章 啊要住宿啊?

        所有啤酒罐都变成了空的,所有伤心的悲情的歌被依次点了一遍,钟厚始终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谢佳琪把自己灌醉。

        不知过了多久,谢佳琪终于发问:“我们去哪?”

  “我……送你回去?”钟厚收拾起谢佳琪的包。

  “佳琪……哎……小心。”钟厚一手扶着谢佳琪的腰,一手抄起她的包。

  “我没事……”谢佳琪脸色潮红,眼神涣散,勉强跌跌撞撞往前走。

  “佳琪,你不要乱动!”钟厚腾出手来稳住谢佳琪。

  “我...

        所有啤酒罐都变成了空的,所有伤心的悲情的歌被依次点了一遍,钟厚始终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谢佳琪把自己灌醉。

        不知过了多久,谢佳琪终于发问:“我们去哪?”

  “我……送你回去?”钟厚收拾起谢佳琪的包。

  “佳琪……哎……小心。”钟厚一手扶着谢佳琪的腰,一手抄起她的包。

  “我没事……”谢佳琪脸色潮红,眼神涣散,勉强跌跌撞撞往前走。

  “佳琪,你不要乱动!”钟厚腾出手来稳住谢佳琪。

  “我好难受……”谢佳琪顺势靠在钟厚身上,闷闷地哼了一声。

  “我们先出去,然后找……找个住的地方。你要……吐吗?哪里难受?”钟厚像哄孩子一样把谢佳琪带出了KTV。


  外面小雪已经停了,但寒风还是吹的谢佳琪猛然打了个寒战,她清醒了不少。谢佳琪恍恍惚惚感觉是在钟厚的怀里。

  谢佳琪的头有些痛,就像一只受伤的小猫,钻在主人的胸口熟睡,这个味道……谢佳琪仿佛回到了高中,钟厚经过身边时的那一股淡淡的气味,不是香水,不是汗臭,是一种说不出的气味,现在这气味一丝一丝钻进谢佳琪的鼻子,她觉得很安全。

  谢佳琪的头发在钟厚下巴上擦过,酥酥麻麻的感觉,钟厚犹豫了一下,把她抱得紧了点,还拉开了外套的拉链,这样能帮谢佳琪挡风,刚才包厢温度太热,谢佳琪穿的少,着凉了就不好了,她不会睡着了吧……

  钟厚低头看看怀里的谢佳琪,这样都能睡着,谢佳琪微热的呼吸透过了他的毛衣,钟厚的心却跟着烫了起来。


  “同学,啊要住宿啊?”迎面来的一个黑衣男子拦住钟厚,正在环顾四周找宾馆的钟厚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将怀里的睡美人搂紧了。

  “住吧,很干净的,就在边上。”中年男人压低了声音,指了指边上的居民区。

  “啊?”钟厚学校附近没有这样的配套服务,他并不熟悉这个“警官学院四害”之一,日租房,属于异地恋的产业链。

  N市大学城附近的居民大多会有副业收入,比如摆个卖凉皮的小摊,开个修包箱的小店,复印彩打文件照片……最不需要技术含量就是开辟一两个空房间,用于日租。

  一到晚上,特别是节假日,一些大妈大婶,举着印有“日租房,空调宽带”的小牌牌在马路边蹲点,夏天还搬个小板凳坐一起唠嗑,和谐万分。

  专业的大妈们业务能力杠杠的,看到一男一女是一定要问一下:“小伙子,啊要住宿啊?”

  几男几女的也会问“啊要住宿啊”两个男的更要问一下……

  钟厚上次来时注意到这个情况了,当时他和谢佳琪在小吃街逛的时候被询问了好几次,搞得谢佳琪远远地看到一个阿姨就说:“来,咱打赌,那个阿姨会不会问我们?”

  谢佳琪还跟钟厚说了一个段子,说他们班一个男生,有一天两个女同学过来找他玩,结果也被一个阿姨盯上了,追着问他要不要住宿,男生哭笑不得地看看两个朋友,又看看阿姨期待的眼神,说了一句被警官学院奉为经典的话:“阿姨,你没看见我带着两个吗???”

  现在钟厚也被中年男子追着营销,初来乍到的他,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应付。

  而实际情况是钟厚真的需要住宿,准确地说,他和谢佳琪真的需要。

  “多少钱?“钟厚鼓了很大的勇气,觉得脸在发烧。

  “180。”中年男子会心一笑,露出看穿一切的表情。

 “带路吧。”

  像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一样,钟厚扶着谢佳琪跟着中年男子拐进了附近一家普通的居民房。

  除了路上偶尔暧昧猜疑的眼光,大多都是那些司空见惯的麻木。

  “你女朋友啊?”中年男子套着近乎。

  “嗯。”

        “现在宾馆早就住满了,今天又是周日,不过宾馆最便宜的标间也要200多,我这还便宜,设施都有。”

        “……”

  “这是钥匙,啊……洗手间是共用的,现在没有人在用,空调自己开,明天走时,把钥匙留在房里桌上就好……啊……床头柜里有……”中年男子看钟厚一脸紧张和青涩,猜他是第一次住日租房,简单交代了几句,又看了一眼他怀里的人,谢佳琪睁开了迷茫的眼睛。

阿D地理

剑桥,大学城,国王学院、皇后学院、圣三一学院......光听名字都不明觉厉。本汉学历也不太低,但在剑桥、牛津之类学富五车的大拿们面前貌似仍有衣衫褴褛似的不自信。《城迹》@Cambridge剑桥

剑桥,大学城,国王学院、皇后学院、圣三一学院......光听名字都不明觉厉。本汉学历也不太低,但在剑桥、牛津之类学富五车的大拿们面前貌似仍有衣衫褴褛似的不自信。《城迹》@Cambridge剑桥

小透明勿扰

等人同行

有人下周想去大学城那边逛一逛吗,主要是我想给我一个同学拍几张照片,有兴趣的话欢迎私信我。

有人下周想去大学城那边逛一逛吗,主要是我想给我一个同学拍几张照片,有兴趣的话欢迎私信我。


隰有游龙
第一次以这个角度看熙街

第一次以这个角度看熙街

第一次以这个角度看熙街

安之若素的迅风大神
渐渐明白,有些可能贯穿你生命线...

渐渐明白,有些可能贯穿你生命线的遗憾,是在探寻人生最优解的过程中不得不留下的,所以才学会不气馁,不抱怨,才承认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渐渐明白,有些可能贯穿你生命线的遗憾,是在探寻人生最优解的过程中不得不留下的,所以才学会不气馁,不抱怨,才承认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简笙
傍晚的华师教学楼现代化的建筑,...

傍晚的华师教学楼
现代化的建筑,却又在晚霞的添色下多了一丝魔幻色彩。

傍晚的华师教学楼
现代化的建筑,却又在晚霞的添色下多了一丝魔幻色彩。

亻

小森林

星星给我拍的照片总是最好看的最喜欢的

小森林

星星给我拍的照片总是最好看的最喜欢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