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大寒

3603浏览    680参与
咸鱼贝利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能力有限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能力有限

only
大寒节气公仔衍生图

大寒节气公仔衍生图

大寒节气公仔衍生图

眠る猫

大寒三侯:山矾

玉蕊枝头花正开,

春风时节自徘徊。

绿阴满地无人到,

独倚阑干看月来。


我好菜_(:з」∠)_

本来从11月就开始计划着把二十四番花信风全部写/画一遍的,结果放假回家就开始和朋友聚,然后又是疫情爆发,全把这个企划给抛在脑后了,现在才想起来。

玉蕊枝头花正开,

春风时节自徘徊。

绿阴满地无人到,

独倚阑干看月来。


我好菜_(:з」∠)_

本来从11月就开始计划着把二十四番花信风全部写/画一遍的,结果放假回家就开始和朋友聚,然后又是疫情爆发,全把这个企划给抛在脑后了,现在才想起来。

凉屹
#大寒三侯 坚冰深处春水生

#大寒三侯

坚冰深处春水生

#大寒三侯

坚冰深处春水生

麋鹿先生

前些天因为太忙没发上来的大寒

今天,正式回家。

戴口罩回家 >-<

前些天因为太忙没发上来的大寒

今天,正式回家。

戴口罩回家 >-<

齐歌
【大寒】 完结撒花( ˙˘˙...

【大寒】

完结撒花( ˙˘˙ )

尽管虎头蛇尾!但是本拖延症能写完真的要!喜极而泣了!QvQ

TOY

顺便()有没有小可爱要约字的er!想赚钱🎈


【大寒】

完结撒花( ˙˘˙ )

尽管虎头蛇尾!但是本拖延症能写完真的要!喜极而泣了!QvQ

TOY

顺便()有没有小可爱要约字的er!想赚钱🎈



会飞的蚂蚱
昨天是大寒哈哈 今天中午就热得...

昨天是大寒哈哈

今天中午就热得跟春天一样

昨天是大寒哈哈

今天中午就热得跟春天一样

F6267426
补一下昨天的手帐~ 是大寒,坐...

补一下昨天的手帐~

是大寒,坐车回家~

补一下昨天的手帐~

是大寒,坐车回家~

端梨砚

际海烟云常惨淡,大寒松竹更萧骚

际海烟云常惨淡,大寒松竹更萧骚

爱画画的Megumi

第一次画二十四节气,大寒,超治愈的小姐姐恋上冬日。

第一次画二十四节气,大寒,超治愈的小姐姐恋上冬日。

冥王星的雪

“亭前垂柳,珍重待春风。”

抄了一下九九消寒图的内容。

今天跟朋友谈起,我说,相信国家。朋友说,也要相信自己。

跟大家共勉,希望大家都好。


于2月23日替换,图1为改良后期的版本

“亭前垂柳,珍重待春风。”

抄了一下九九消寒图的内容。

今天跟朋友谈起,我说,相信国家。朋友说,也要相信自己。

跟大家共勉,希望大家都好。


于2月23日替换,图1为改良后期的版本

喆少克_Justus
寒气到极点,日后天渐暖。

寒气到极点,日后天渐暖。

寒气到极点,日后天渐暖。

面白小生

【求指正!!】

“清日无光辉,烈风正号怒,人口各有舌,言语不能吐。蜡树银山炫皎光,朔风独啸静三江。”——大寒

好丑。好丑好丑好丑好丑!!!(让你不好好练字)

再次,求指正!!!!!


【求指正!!】

“清日无光辉,烈风正号怒,人口各有舌,言语不能吐。蜡树银山炫皎光,朔风独啸静三江。”——大寒

好丑。好丑好丑好丑好丑!!!(让你不好好练字)

再次,求指正!!!!!


壁虎

大寒&小年—蒸花饃(權引)

明天有事,今天先這樣,之後再細修。

最近靈感枯竭故而產出的糧味道都不怎麼樣,還請多多包涵。


蒸花馍:过小年的传统习俗之一,某些地方甚至还有「一家蒸花馍,四邻来帮忙」的说法。整体上来说,花馍分为两种,一种是作为祭品拿来敬神用的,一种则是拜访亲友邻居时要拿来当作伴手礼的。前者风格庄重,后者则比较花哨。但不论哪种,基本上都是以白面团捏成各种造型,有小动物款的也有单纯将面条搓成条状,彼此交错编出花样的,除了加入食用色素来上色外,有些还会黏上红枣、红豆或芝麻一类的作为点缀。是一个能不动声色的展示自己家中女眷手巧程度的习俗。


「引玉哥哥!」清脆而稚嫩的嗓音,引玉一...

明天有事,今天先這樣,之後再細修。

最近靈感枯竭故而產出的糧味道都不怎麼樣,還請多多包涵。


蒸花馍:过小年的传统习俗之一,某些地方甚至还有「一家蒸花馍,四邻来帮忙」的说法。整体上来说,花馍分为两种,一种是作为祭品拿来敬神用的,一种则是拜访亲友邻居时要拿来当作伴手礼的。前者风格庄重,后者则比较花哨。但不论哪种,基本上都是以白面团捏成各种造型,有小动物款的也有单纯将面条搓成条状,彼此交错编出花样的,除了加入食用色素来上色外,有些还会黏上红枣、红豆或芝麻一类的作为点缀。是一个能不动声色的展示自己家中女眷手巧程度的习俗。

 

 

「引玉哥哥!」清脆而稚嫩的嗓音,引玉一回头就见一个小女孩正眼巴巴的望着他。

女孩的头上用红绳扎着两个圆圆的双髻,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满是这个年龄的孩童特有的纯真,搭上还略有几分婴儿肥的粉嫩双颊,看上去很是可爱。此时见引玉看过来,立刻奋力地举高了手上的竹编提篮。

「引玉哥哥,这是妈妈要我拿来给你的,翠翠也有帮忙做喔!」

「真的吗?那帮我谢谢你母亲,翠翠真厉害。」走出柜台,引玉伸手摸了摸女孩的头,微微一笑。

面对突如其来的夸赞,女孩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对引玉腼腆一笑后就匆匆地跑开了。

引玉哥哥真的很温柔啊!回想起方才头顶上传来的温柔力道,女孩觉得他或许可以跟小伙伴炫耀一下了。在这一个街区里有不少孩子们私下都在谣传,引玉哥哥其实是一个仙人,对于这事,女孩也深信不疑,否则这没法解释,为何都是同样的蛋糕点心,引玉哥哥做出来的就特别好吃,就连自己的妈妈做出来的甚至是外头面包店卖的都比不上。

深冬的天气不可避免地有些寒冷,调整了一下为在脖子上的围巾,小心的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女孩蹦蹦跳跳的回家了。或许她还可以想点办法说服妈妈允许她今天不洗头?

似乎是怕里头的东西冷掉,竹篮的外头被人细心的罩上了一层布,在阻绝了外界寒气干扰的同时,还能吸收多余的水气。引玉拿在手上时,竟然还能感受到一点余温。虽然知道女孩的家就在附近,可在这种能在五分钟之内冷却一杯滚烫热姜茶的大冷天之中也算是难得了。

嗅着鼻尖那一丝微微的蒸面香气,抽掉那层带着点湿气的布罩,引玉揭开竹篮,这才发现里面装的竟是花馍。

均于揉制的面团被捏成各种形状,有些被搓成条状的编排成各种繁复的图样,有些则是被捏成了小动物的造型,中间镶上红豆、芝麻、红枣一类的作为点缀,看上去很是精致可爱。看着一只被捏成小狗模样的花馍,引玉不禁莞尔。因为受到蒸气的熏染,面团自然膨胀,那小狗看上去圆胖胖的一只,口中甚至还叼了一颗红枣,歪着头的姿势看上去很是无辜。

因着是常客,引玉也曾听对方提起过说自己是学陶艺雕塑的。看着眼前那明明只是个简单的捏面人,却依然能将小狗特有的纯真无辜表现的淋漓尽致的花馍。也曾对食物造型的相关知识做过一点研究的引玉不得不感叹果然是术业有专攻,由专业的来做就是不一样!

引玉是在八年前来到这里的,至于开了这间名叫下弦月的咖啡厅则完全是巧合。起先是他看附近有些家庭的父母工作太忙,不只没时间带孩子,甚至也没什么时间做饭。想着反正自己也是一个人吃,不如多煮些提供给有需要的人。等他意识过来时,下弦月已经在附近居民的口耳相传之下,从一家纯粹的咖啡厅变成了一间类似餐馆的存在。

没有人知道引玉是从哪里来的,引玉也不曾和人说起过自己过去的经历。看着镜子里倒映的影像,引玉在脑中估算了一下自己定居在这里的时间。身为一个因为被信徒遗忘,渐渐失去了力量的神官,引玉虽然尚未殒落但也早已失去了神格。

少了信仰之力的加持,失去了信徒的神官无法继续待在上天庭,只能流落民间静待消亡的时刻降临。比起那些因为被遗忘而落到凡间,没多久就直接消亡的神官,引玉觉得自己现在还能维持眼下这种情况,应该算是幸运的了。

没了信仰之力以及神格,灵体倒是还在,虽然没了法力还与凡人一样必须吃喝,但是对寿命与容貌倒是没什么影响。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引玉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换一个地方住,而眼下这处他已经待了七八年了,顶多再过个十年,也就差不多又要搬家了吧。

 

「唉,是花馍啊!」

因为时间才刚过中午,引玉还没有下班,反正也不是什么难以保存的东西,引玉在收到后只随便捡了一个刺猬造型的花馍解馋,其余则是继续放在篮子里被顺手搁到了不影响日常作业的柜台边。

像是觉得有趣一般,透过半开的篮子,制办完年货顺道过来喝杯茶休息一下的中年妇女望着一个个挤在篮子里活像是在互相取暖一般的造型面点,也不禁会心一笑。

「恩,是一个常客送的。」

「噢,是吗…」对方的视线转到了包裹篮子的布料上,天蓝的底色上印着几朵秀气的白色小花,一看就知道是女子才会使用的花样。

看着对方意味深长的笑容,引玉有些不解,考虑到眼前的年轻老板是坐进才迁移过来的外来人口,这又是连当地土生土长的年轻人可能都不太清楚的老习俗,中年妇女正想跟人好好解释一番,才刚开口却又冷不防被一阵铃声给打断了。

「欢迎…」毕竟是开店做生意的,同样听见了挂在门上的小铃摇晃时的清脆动响,引玉微笑着抬起头来,正准备出口的招呼却在看见来者时不自觉的消声,最终只剩下一半。

所幸来客并不在乎老板的反常,或者说是压根没有注意到。外表看上去不过十八九岁的少年向是好奇般,站在门口左顾右盼了一会,最后目光不可避免地落到了一看就知道是老板的引玉身上。

「客人想点什么?」看着眼前的少年人提步朝他走来,引玉猛然回神,下意识地挂上了营业用的笑容。

「…」接下引玉递来的菜单,也不知道是懒得再找位置还是有什么其他原因,权一真四处看了看,最后索性就直接拉开了吧台边的椅子,直接在引玉面前坐了下来。

「唉,弟弟你是第一次来吧!是附近的学生吗?」相较于引玉隐约的不自然,生性开朗的中年妇女倒是没察觉出什么异样,积极的与这张没有见过的生面孔搭话。

「阿姨告诉你呀,这老板的手艺可好了,弟弟吃过午饭了吗?喜欢喝咖啡吗?还是茶?要是没吃的话…」

「…」看着已经自顾自说起来的中年妇女,引玉暗自摇了摇头,也不去掺合或打断,只是默默的退到了后厨。

鼻尖嗅到了一丝淡淡的香气,权一真抬起头来,就见那个笑的温柔的年轻老板正端着一个冒着热气的汤碗自后厨走了出来。

出人意料的,从进门就一直摊着一脸,乍看之下比起来用餐更像是来理论或寻仇的少年竟默默地接下了汤碗。

「谢谢。」看了一眼内容物,掩住眼中一闪而逝的惊讶之色,少年破天荒的道了声谢后直接用双手起来就要直接喝,吓的引玉赶忙阻止。开玩笑,这可是他刚才从沸腾的锅子中盛出来的,要是照这模样一口下去,那此人的喉咙估计也要被烫熟了。

「好香啊!」看着权一真用引玉给的汤匙,一杓一杓的喝着碗里的热汤,坐在一边的中年妇女不禁称赞道。

「原本是晚饭时间要喝的,现在提前熬好就先拿出来了。」

「这样啊,老板真贤慧,要是哪个姑娘跟了你,可真有福了…欸,我跟你提过吗?我有个亲戚邻居的侄女…」无奈地听着眼前的常客又开始了类似的唠叨,已经听出经验来的引玉好不容易抓准了空隙,状似不经意地将对方的注意力引向的店内的时钟上,成功的止住了妇女的话头。

打发走了有些过于健谈的客人,引玉收拾了一下桌面,却猛然发现方才那位少年竟在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只在原本坐着的位置上留下了一根闪亮亮的金条!

引玉:「…」

 

有些事情一但当下错过了,就再也没有机会能去探究了。比如说要是当时没有被打断,那位除了爱帮人作媒外其余都还算不错的热心常客想说的究竟是什么,又或者新上任的西方神官究竟是个是什么样的人。

因为某些原因,尽管两人曾经共事过一段时间,一起处理西方信徒的祈愿,可引玉却与一直没什么机会与对方相处。仅有的几次见面有都是匆匆而过,时至今日,引玉再怎么努力回想,也只能忆起对方似乎是个十八九岁的少年,听说也是个武神。

与他这种放在凡人中算是出挑,可在飞升之后与其他神官相较就稍嫌平庸的情况不同,新任的西方武神据说能力极强,还是个脑子里除了练武外什么都没有的武痴,对于人情世故更是极为不通…

不知道,那位神官,现在又如何了呢?想着印象中那位面貌模糊的彷佛隔了一层纱的少年,引玉陷入了沉思。虽然在凡人眼中看上去应该只是个普通的少年而已,可虽然不再是神官可却依然一直有在修练,故而现在依旧还保有一点力量的引玉瞧的清清楚楚。今天忽然闯入店中的那位卷发少年身绝非一般的普通人,若没猜错,这人可能还是个现任神官,受人供奉有香火有信徒的那一种。而且依照引玉所感知道的力量,对方的信徒可能还不少。

既然能飞升为神,那在面对凡人时,自然是会有些傲气的。自从离开了上天庭,引玉已经许久未曾再见过其他神官,反而因为某些原因,妖鬼一流的倒是认识了不少,直到今天也才见到了那一个少年一个而已。或许就是因为这样,他才忽然想起那位接替了他职位的西方武神。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在受伤后,还闯入他的店里。修真之人五感清明,回忆着在对方身上所嗅到的淡淡的血腥味以及妖气,引玉估计这人应该是在在附近打怪受了伤后,这才不小心误入他的店的。只不过这人支付的报酬实在有些夸张,诚然现在环境中的灵气并不丰厚,可多亏了隐喻后来才认识的某位红衣鬼王。是只要培育方法正确,一点基本的疗伤灵草引玉还是拿的出来的。

要是那人再来的话还是把金条还给他吧。这么想着,引玉躺在床上慢慢地陷入沉睡。

就如同权一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对白天那位老板如此在意,以至于为了弄清楚这个问题的答案,而选择在三更半夜勇闯引玉的闺…卧室!一样。这个时候的引玉还不知道他日后会与这个他以为仅会有几面之缘的少年有多深的牵扯…

 

「卡!」听见信号声,引玉掀开棉被从作为道具的床上坐了起来。

「这样就可以了…实在太谢谢你了引玉学长!」操作着手上的机器稍微看了一下拍出来的效果,身材娇小的少女激动地朝引玉不断道谢。

少女是引玉一个学弟的妹妹,念的是电影相关的科系,邻近期末的时候,少女透过老师得到了一个有关微电影创作的比赛资格。

毕竟是一个能将自己作品展现在世人眼前的机会,少女对于这个比赛相当的重视,从剧本到选角筹备的无比认真,但不知为何却迟迟找不出能饰演男主角的人。

眼见截止日期近在眼前,不忍看妹妹独自烦恼的学弟心肠一狠,厚着脸皮去拜多引玉,这才好不容易将问题给解决了。却是没想到,这效果竟是出奇的好。看着影片中,那位被信徒与时光遗忘的咖啡厅老板与强大神祇的互动,很难想象引玉竟是被硬抓来的毫无经验的素人。

「对了,是说这剧本就这样吗?没后续了?怎么感觉好像没写完阿。」

「恩…后面是还有一些。这两个前后任神官打怪解谜的情节啦…但受限于时间限度,还是断在这里会比较。」

「而且…」抬头环顾了一下四周,确定两位当事者目前都没有在注意这里后,少女这才放心的压低声音继续说道。

「断在现在这你还能免强说是兄弟情不是么,那什么的,在演下去可就有被禁的危险了啊!」

「但这剧情我实在太喜欢了,所以这才…你懂得。」

「…你高兴就好。」

且不提这边没什么营养的对话,另一边的对谈倒是挺和平的。

「对了,这些就给学长你们拿回去吃吧,这是我表姊做的,味道应该还算不错…」拿起方才在屏幕中出镜的那篮花馍,负责后勤以及道具管理的少女笑嘻嘻的说着。

「不用!」这厢引玉还没来的及说什么,却猛的冒出一个声因回绝道。

「一真?」虽然确实也对那篮看着精致,却因为暴露在这干冷的空气中过久,以至于有些发硬的花馍没什么兴趣,可权一真这么强硬的拒绝引玉还是感到有些奇怪。

「原来一真不喜欢吃花馍吗?」

最终他们终究还是没有接受那一篮花馍,想起自家师弟看着那个篮的眼神彷佛是在看什么危险物品般,一附如临大敌的模样,引玉有些不太确定。可记得以前买捏面人给权一真的时候,对方也没露出什么特殊的表情啊?到底是怎么回事?

纵然直觉告诉他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可想了半天引玉依然没想出个什么所以然来,又不好直接去问本人,最后只能继续抱着这小小的疑惑继续去做事了。

「唉,对对对就是这样,慢慢的塑形,先捏出本体,然后再像这样弄出花纹…看,这样不就完成了吗?」

「时间过得真快啊!转眼间三丫头也长这么大啦,连这花馍捏的也越发好了呢!」

「可不是吗?这要是带出去走亲戚喔,绝对能把对方羡慕死…之前不是说三丫头喜欢刘家村的七郎吗?这回也得顺便给他看看咱的三丫头有多心灵手巧,指不定事情就能成了呢!」

「当然,讨媳妇嘛!就得讨个心灵手巧的才好,那人肯定会心动的。」

「呵呵,那可就承你吉言了…」

那是他遇到师兄之前的事了,印象中那似乎是个特别冷的冬天,无家可归的他与附近的乞儿们打了一架,最终抢到了这处能够避风的栖身之所。伴随着灼热的蒸气以及面香,几位女性叨叨的絮语不断的往权一真的耳里钻。

总体上来说,权一真觉得自己的人生应该可以被分成两半,遇到师兄之前的与与遇到师兄之后的。在遇到隐喻之前,除了几个片段,权一真对于自己生活的大部分记忆几乎都是模糊的,平时也不会特别去想。

要不是今天看见那篮花馍,搞不好他终其一生都不会去想起这段回忆。随着时间流逝,这段记忆在本人心中早已模糊,只留下一个被过度简化以至于有些扭曲的,关于「送异性精巧的手工花馍=想向那个人示爱」的印象。

默默的抱緊了因為體力不支而壓根沒法反抗的師兄,单纯的奇英殿下表示,師兄只能是他的,想要不動聲色的敲他牆角?

先打贏他再說!

 

 

 

 

END

兼听淡然

大寒

应是瑶池琼玉碎,纷扬妆点素江湖。

随手旧盏添新沸,无事近火暖金炉。

大寒

应是瑶池琼玉碎,纷扬妆点素江湖。

随手旧盏添新沸,无事近火暖金炉。

喃呢弯弯MillieW

大一寒假去北京时,

没有等到紫禁城的白雪;

大三寒假没能去北京,

故宫却早早地迎来了大雪。

想看白雪红墙。


大寒:我想北去

大一寒假去北京时,

没有等到紫禁城的白雪;

大三寒假没能去北京,

故宫却早早地迎来了大雪。

想看白雪红墙。


大寒:我想北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