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大寒

3578浏览    680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2-13 14:43
酥元棠

小时候怕黑,夜里走路都是一个灯光到另一个灯光的追逐。

小时候怕黑,夜里走路都是一个灯光到另一个灯光的追逐。

獨立天體
[大寒] 今年农历年的最后一个...

[大寒] 今年农历年的最后一个节气啦

[大寒] 今年农历年的最后一个节气啦

JUN

「第一百一十五斩」


❄大寒❄


Certina×JUN」 

雪铁纳大寒主题宣传图。

P2无水印


「第一百一十五斩」


❄大寒❄


Certina×JUN」 

雪铁纳大寒主题宣传图。

P2无水印


 


 

不过灯花瘦( ̄ˇ ̄)
“一雪今冬早,霏霏白满沙。”

“一雪今冬早,霏霏白满沙。”

“一雪今冬早,霏霏白满沙。”

沈
鸡乳;征鸟厉疾;水泽腹坚,是为...

鸡乳;征鸟厉疾;水泽腹坚,是为大寒。

大寒是二十四节气中最后一个节气,也意味着新的一轮节气的开始——冬天已经到了尾声,春天即将到来。

大寒过后就是春节,在这段时间大家都忙碌着采购年货,打扫除尘;有些地区也流行着大寒打年糕的习俗。

现在大部分朋友都迎来了年假,在此祝各位假期快乐,好好享受轻松的年节时光吧~

鸡乳;征鸟厉疾;水泽腹坚,是为大寒。

大寒是二十四节气中最后一个节气,也意味着新的一轮节气的开始——冬天已经到了尾声,春天即将到来。

大寒过后就是春节,在这段时间大家都忙碌着采购年货,打扫除尘;有些地区也流行着大寒打年糕的习俗。

现在大部分朋友都迎来了年假,在此祝各位假期快乐,好好享受轻松的年节时光吧~

嘉炜1994
No.117” 大寒到了。 今...

No.117”

大寒到了。

今年去滑雪了吗。

没有。

No.117”

大寒到了。

今年去滑雪了吗。

没有。

214782

○大寒

大寒,十二月中。

雞乳。

『育也,馬氏曰:雞木畜,麗於陽而有形,故乳在立春節也。』

徵鳥厲疾。

『徵,伐也;殺伐之鳥,乃鷹隼之屬;至此而猛厲迅疾也。』

水澤腹堅。

『陳氏曰:冰之初凝,水面而已,至此則徹,上下皆凝。故雲腹堅。腹,猶內也。』

——《月令》

_居然被催更这个了,我本来以为可以混过去算了的……【捂脸】

那既然要写,就写得漂亮点好啦!

今天封面这个效果我很喜欢的,好像薄薄一层金纱。

○大寒

大寒,十二月中。

雞乳。

『育也,馬氏曰:雞木畜,麗於陽而有形,故乳在立春節也。』

徵鳥厲疾。

『徵,伐也;殺伐之鳥,乃鷹隼之屬;至此而猛厲迅疾也。』

水澤腹堅。

『陳氏曰:冰之初凝,水面而已,至此則徹,上下皆凝。故雲腹堅。腹,猶內也。』

——《月令》

_居然被催更这个了,我本来以为可以混过去算了的……【捂脸】

那既然要写,就写得漂亮点好啦!

今天封面这个效果我很喜欢的,好像薄薄一层金纱。

冥王星的雪
“亭前垂柳,珍重待春风。” 抄...

“亭前垂柳,珍重待春风。”

抄了一下九九消寒图的内容。

今天跟朋友谈起,我说,相信国家。朋友说,也要相信自己。

跟大家共勉,希望大家都好。

“亭前垂柳,珍重待春风。”

抄了一下九九消寒图的内容。

今天跟朋友谈起,我说,相信国家。朋友说,也要相信自己。

跟大家共勉,希望大家都好。

冬眠的熊
(569)2016.1.20....

(569)2016.1.20.  大寒.  降温了 注意保暖喔!    


(569)2016.1.20.  大寒.  降温了 注意保暖喔!    


余连
你已经是个大ps了,你得学会自...

你已经是个大ps了,你得学会自己画作业

你已经是个大ps了,你得学会自己画作业

七谵

【大寒特供】互换(1)

#我总觉得这个梗肯定不少人玩过,但是今天想大寒特供的时候不自觉就打出这么个开头,于是乎就稀里哗啦写下去了TVT看时请勿带脑

#今天吼开心,感谢云影在如此大寒之日给我一个炒鸡暖心的惊喜~对你爱爱爱不完2333333333

#寒潮来啦,大家一定一定要注意保暖哦。这次冷完,春天就该来了吧。


==================================

啊真是烦死了,大冷天还非要定闹钟,响了又不醒,每次都要我给按掉,真是搞不懂张大爷。

我迷迷糊糊伸出胳膊,越过闷油瓶的头去按闹钟,钻回被窝后正要闭眼,眼角余光瞄到了不得了的东西。

我旁边躺的居然不是张起...

#我总觉得这个梗肯定不少人玩过,但是今天想大寒特供的时候不自觉就打出这么个开头,于是乎就稀里哗啦写下去了TVT看时请勿带脑

#今天吼开心,感谢云影在如此大寒之日给我一个炒鸡暖心的惊喜~对你爱爱爱不完2333333333

#寒潮来啦,大家一定一定要注意保暖哦。这次冷完,春天就该来了吧。

 

 

==================================

啊真是烦死了,大冷天还非要定闹钟,响了又不醒,每次都要我给按掉,真是搞不懂张大爷。

我迷迷糊糊伸出胳膊,越过闷油瓶的头去按闹钟,钻回被窝后正要闭眼,眼角余光瞄到了不得了的东西。

我旁边躺的居然不是张起灵,而是,我!是我自己!

“张海客我操你大爷!”

我第一反应就是张海客这混蛋,赶紧从被子蹦了出来,手忙脚乱找裤子,低头一看,更不得了了,老子的手怎么变得跟张起灵一样!

哎操操操,顾不了那么多了,先拉个枕巾围着再说。

床上躺的那货皱着眉睁开眼,看到我也是一惊。

“吴邪?”

“你,你他妈赶紧给老子出去,爷爷的龙床岂是你能爬上来的?”

这一串话一讲出来,我觉得更不对劲了,从我嘴里发出的声音,怎么那么像张起灵?

我一楞,低头看了一遍自己的身体。

……

我靠,难道,灵魂互换了?

床上那人坐起来,拿起手机对着自己照了一下,神情也颇为惊讶,接着把手机递给了我。

我抖着手接过来,闭着眼睛把手机举到了面前,心里念叨着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不是真的,深吸了一口气睁开眼。

……

完了,张起灵的脸也跑到我脸上了。

我魅力四射、充满成熟男人风韵的、气质型大叔脸啊!!!

不过,眼前这个穿着我的皮的人到底是不是张起灵啊?是他还好,要真是个别的什么人,那我现在就去B站直播吃翔。不知道这人是谁,我想换回我自己的身体都难。

先考验考验他。我清了清嗓子,嗯,闷油瓶的嗓子感觉就是清亮得多,没有异物感,问道:“哎算了,急也没用,反正也不是要命的事儿,你昨天晚上那关超级玛丽过了吗?”

问题问出口我就觉得自己真是蠢得上天了。

我看着床上的自己微微笑了一下说:“我昨天玩的是神庙逃亡。”

哈哈,没错,就是我家小哥,这事儿肯定没第三个人知道。看着我的脸用闷油瓶习惯的幅度笑一下,还真是邪魅迷人,以后我也得学着这样“勾起嘴角邪魅一笑”。

可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睡一觉醒过来,突然就换了身体。

“小哥,这到底是怎么搞的?”我一边穿衣服一边问道。

“我也不知道,这种事情以前有所耳闻,我只当是传说。”

听着我自己的声音用这样淡淡的语调讲话,感觉真是十分微妙。

“那要是换不回来怎么办?一直这么着,太别扭了。”

“你我本已不分彼此,身体互换,也没什么区别。”

这家伙天天尽说些高段位情话,还以为我听不出来,今天暂时不想理他,我顺着他的意思道:“是没什么区别,但是,别人看着也挺奇怪不是?”

他没答话,看了眼表说:“刚好今天起得早,我和你一起去买菜吧,还能吃个早饭。”

我正想呛他,都这样了还有心思买菜,但奇特的是,穿着闷油瓶的皮,整个人就不由自主淡定下来了,竟想起昨天和王胖子他们商量好,说今天大寒,去解雨臣家吃火锅的事,而且还说好这回轮到我和闷油瓶买菜。论是换到谁的身体里,我估计都不会有现在这,如水般的淡定。

不过说起来,我们俩互换身体,或者说互换灵魂,倒还真没什么,搅来搅去还是这两个人。

……搅……来……搅……去……

我脑子里嗖地闪过一道彩虹。

难不成,晚上,我可以,在,上位了?

这么一想,我不由得咧嘴暗笑,笑到一半却突然觉得更不对劲,我在上位,但下面压的人明明还是我自己的模样啊?这尼玛视觉上算什么?我在操我自己吗?

我操……我赶紧甩甩头想忘掉这个诡异的想法,抬眼一看,闷油瓶已经从柜子里拿出我的毛衣和大衣,转身去洗漱。

“哎,咱们俩体形差不多,不用换吧。”

“难得有机会能穿你的衣服,怎么?”

来劲了?而我还真是无言以对。得,小爷今儿就陪你玩个够。收拾好后,我也穿上他的衣服,围巾口罩都用他的,看他没什么反应,我倒忽然觉着有些没趣。

早餐在路边永和解决,用闷油瓶的感官看世界,觉得特别新鲜。他视力比我好些,听觉似乎也更敏感,我用这双新眼睛和新耳朵左顾右盼,心里想笑得很,要是能有个大镜子看到闷油瓶的身体这么活蹦乱跳,那简直是人间奇景。

喝着豆浆,看着对面顶着我的脸慢条斯理吃馄饨的闷油瓶,我一下就憋不住笑,半口豆浆呛进鼻子里,在口袋里翻纸巾的时候,突然摸到了手机,我灵光一现,也顾不上擦嘴,拿起手机就想看看里面的倒影,看笑裂的闷油瓶到底是什么样。

这一看可不得了,虽说从长白山“刑满释放”后,这闷王跟着我,性子也活了不少,但笑成我这傻样还真是前所未有,我盯着手机屏幕越看越想笑,根本停不下来。

哎,太值得纪念了,我赶紧打开相机大笑着一顿狂拍,也顾不上旁边两个学生妹子被我吓得换了座位,使劲摆出各种表情,连他身体里藏的淡定属性也压不住我发疯了。

对面张大爷笑得一脸慈祥,自己吃完,掏出纸巾伸手过来帮我擦嘴,我回头跟他对视了一眼,果然还是我的眼睛更适合表达感情,这深情款款的样子,我可没在闷油瓶自己的眼睛里看到过。这么一想,我手机一转,对着他也来了一张。

后半辈子就指着这些照片笑了,一会儿拿给胖子,全做成表情包。

心里盘算着我们几个人的口味和喜好,我们俩很快买了两大兜菜,闷油瓶习惯性伸手要提,我说,现在我是张起灵,提东西的任务要交给我。

张大爷的身体真不是盖的,满满两兜东西提起来毫不费力,换了我,怎么也得咬咬牙。以前总以为他只是逞能不说,没想到确实是天赋异禀。今天就让小爷好好用这副好躯壳爽一爽。

到了解雨臣家门口,我抬脚一踹院门,开门的伙计明显一惊,大概是没见过张老板这么春风得意的样子。

刚进院子,就见胖子和黑瞎在搬炉子,身后闷油瓶没说话,径直过去帮忙。我大声说道:“什么年代了还用煤炉子?黑爷已经把解家吃空了吗?”

话一出口,搬炉子的三人就像中了寒冰掌一样杵在了原地,闷油瓶回头对我笑了笑,我才想起来,顶着闷油瓶的脸大咧咧喊出这句话,难怪王胖子和黑瞎跟见了鬼一样。不,鬼他们见多了,眼前这场景才是真吓人。

我呵呵笑了两声,一边朝他们走去一边说,我是吴邪,他是张起灵,我们俩换了换身子壳,别激动哈兄弟。

解雨臣听见动静从房里出来,眼睛在我们四人脸上一扫,发现表情都不太对劲,一时不知道该看谁,便对着黑瞎问怎么了。

黑瞎还没完全迷过来,扒着闷油瓶的发际鬓角,估计是想看是不是戴了人皮面具,指着我答道:“这人说,他是吴邪,跟张起灵换了身体。”

王胖子是一脸防备,跟看到人面鸟口中猴似的,一熊掌拍在我肩头说:“你他妈谁啊,敢来这儿冒充小哥?”

 

林Caroline
。民间认为八宝饭来源于古代的八...

。民间认为八宝饭来源于古代的八宝图,早期是将蒸熟的糯米饭拌上糖和猪油,放点莲子、红枣、金橘脯、桂圆肉、蜜樱桃、蜜冬瓜、薏仁米、瓜子仁等果料,撒上红、绿梅丝做成。蜜樱桃、蜜冬瓜象征甜甜蜜蜜…同样其他每一样配料都有它谐音的美好寓意。#24节气中得传统美食习俗:大寒-八宝饭# 。#大寒节气#

。民间认为八宝饭来源于古代的八宝图,早期是将蒸熟的糯米饭拌上糖和猪油,放点莲子、红枣、金橘脯、桂圆肉、蜜樱桃、蜜冬瓜、薏仁米、瓜子仁等果料,撒上红、绿梅丝做成。蜜樱桃、蜜冬瓜象征甜甜蜜蜜…同样其他每一样配料都有它谐音的美好寓意。#24节气中得传统美食习俗:大寒-八宝饭# 。#大寒节气#

间熹(林子

惊蛰-“我们也是壮丽自然的一部分,宇宙中的一粒尘埃。”


雨水-“看来不用担心今年桃树了。”我担心你啊傻子。


立春-“已经没事啦,替爱你的人好好活下去啊

。”


大寒-“你也是鱼吗?我 是什么呢?”


小寒-我必须走出这大山。


大雪-“我想带她一起回灯塔,不然她会冻死的。”“如果你愿意承担责任。”


立冬-“想现在飞回你们身边。”


秋分-“来这边吧,与我们一起走。”


白露-万物和谐


惊蛰-如果光已忘了要将前方照亮,你会握着我的手嘛?


24节气画完啦


惊蛰-“我们也是壮丽自然的一部分,宇宙中的一粒尘埃。”


雨水-“看来不用担心今年桃树了。”我担心你啊傻子。


立春-“已经没事啦,替爱你的人好好活下去啊

。”


大寒-“你也是鱼吗?我 是什么呢?”


小寒-我必须走出这大山。


大雪-“我想带她一起回灯塔,不然她会冻死的。”“如果你愿意承担责任。”


立冬-“想现在飞回你们身边。”


秋分-“来这边吧,与我们一起走。”


白露-万物和谐


惊蛰-如果光已忘了要将前方照亮,你会握着我的手嘛?





24节气画完啦


木壳人

24节气之大寒~

ps:24节气台历已经上架,之前忘了发链接了,需要的可戳链接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43103866921 数量有限,需要的从速


24节气之大寒~

ps:24节气台历已经上架,之前忘了发链接了,需要的可戳链接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43103866921 数量有限,需要的从速


云听鹤唳

「大寒」的诗

《苦寒吟》
孟郊
天寒色青苍,北风叫枯桑。
厚冰无裂文,短日有冷光。
敲石不得火,壮阴正夺阳。
调苦竟何言,冻吟成此章。

《岁寒知松柏》
黄庭坚
松柏天生独,青青贯四时。
心藏後凋节,岁有大寒知。
惨淡冰霜晚,轮囷涧壑姿。
或容蝼蚁穴,未见斧斤迟。
摇落千秋静,婆娑万籁悲。
郑公扶贞观,已不见封彝。

《大寒吟》
邵雍
旧雪未及消,新雪又拥户。
阶前冻银床,檐头冰钟乳。
清日无光辉,烈风正号怒。
人口各有舌,言语不能吐。

来自放假客服常🌚

《苦寒吟》
孟郊
天寒色青苍,北风叫枯桑。
厚冰无裂文,短日有冷光。
敲石不得火,壮阴正夺阳。
调苦竟何言,冻吟成此章。

《岁寒知松柏》
黄庭坚
松柏天生独,青青贯四时。
心藏後凋节,岁有大寒知。
惨淡冰霜晚,轮囷涧壑姿。
或容蝼蚁穴,未见斧斤迟。
摇落千秋静,婆娑万籁悲。
郑公扶贞观,已不见封彝。

《大寒吟》
邵雍
旧雪未及消,新雪又拥户。
阶前冻银床,檐头冰钟乳。
清日无光辉,烈风正号怒。
人口各有舌,言语不能吐。

来自放假客服常🌚

七谵

【大寒特供】互换(2)

我脑壳一热,敢情可以趁机跟胖子过过招,体验一把闷油瓶的武力值!

嚯……哈……!

死胖子,放马过来吧!老子现在可是拥有张起灵肉体的人!我左手一抬,抓住他右臂上的肉,一个发力想把他撂倒,谁知这胖子一身虚肉没白长,加上他反应极快,迅速把手抽了出来。

旁边闷油瓶想伸手阻拦,我使个眼色让他别动,现在这形势,不跟王胖子过个几招,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就他娘的……知道你是……冒充的……”

胖子一边骂一边抡起拳头向我砸过来,连发三拳都被我巧妙躲过。我心里窃喜,这一身皮肉太好用了,这速度,我跟着黑瞎练十年都不一定能做到。

“那吴邪也有问题,赶紧给抓起来吊打!”

胖子飞起一脚,回头对黑瞎和小花喊道...

我脑壳一热,敢情可以趁机跟胖子过过招,体验一把闷油瓶的武力值!

嚯……哈……!

死胖子,放马过来吧!老子现在可是拥有张起灵肉体的人!我左手一抬,抓住他右臂上的肉,一个发力想把他撂倒,谁知这胖子一身虚肉没白长,加上他反应极快,迅速把手抽了出来。

旁边闷油瓶想伸手阻拦,我使个眼色让他别动,现在这形势,不跟王胖子过个几招,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就他娘的……知道你是……冒充的……”

胖子一边骂一边抡起拳头向我砸过来,连发三拳都被我巧妙躲过。我心里窃喜,这一身皮肉太好用了,这速度,我跟着黑瞎练十年都不一定能做到。

“那吴邪也有问题,赶紧给抓起来吊打!”

胖子飞起一脚,回头对黑瞎和小花喊道。我顺着他的眼睛望过去,却见这两人脸上憋着笑,一脸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幸灾乐祸。胖子也觉得不对,趁他分神,我一把抱住他抬起的脚,往回一拉,他整个人就仰面摔了个四脚朝天。

“什么玩意儿啊这是?阿花,你们合伙演的哪一出?”

黑瞎走过来,伸手拉起胖子,笑道:“这小子的身手是真没救了,这么些年,还是用我最早教他那几招,一点没长进。”

胖子拍拍屁股上的灰,斜眼看着我说:“怎么,你意思是,这人确实是吴邪,那边那个,是小哥?”

“要说灵魂互换这事儿,也确实有可能,前提是这两人的灵魂必须十分契合。”小花打起棉帘让我们进屋。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胖子放下煤炉,不服气地拍拍袖子,看了一眼小花,豁然道,“咳,又是现查的吧。”

黑瞎一脑镚儿弹在胖子头上说:“怎么着,也想跟我过几招?”

胖子啪地一声打开黑瞎的手:“我跟你们说,胖爷现在找到了新组织,叫FFF团,专门负责烧死你们这些人。”

小花招呼我们坐下,闷油瓶突然开口道:“怎样才能换回来?”

我正美哉美哉地回味小花“灵魂契合”的话,闷油瓶这句话真是一盆冷水给我浇了个透。早上还说什么不分彼此,现在怎么突然就嫌弃我的身体了还是怎么地?跟我“灵魂契合”是什么很不爽的事情吗?小爷我天天宝贝儿一样宠着他,知道他性格淡,也不求他给我多么热切的回应,只要在我身边好生呆着就行。有时候他也会做些暖心的事,每次我都跟见了久违阳光的花儿一样灿烂好几天。难不成,他外冷内热只是我的想象,在他心里我也比其他人重要不了多少?

我脑子里就这么滔滔不绝地想下去,越想越不爽,他们说什么我也没听进去。在这群人面前我也懒得装什么大头蒜,情绪都写脸上了。他们也是幸运,能看到闷油瓶如此失落又愤懑的脸,赶紧出门买彩票吧。

小花看我脸上不对,敲了一下我的胳膊问我怎么了,我一晃神,心想这点小心思还是别让他们知道了,显得我多不像个男人,有什么事回家直接问闷油瓶得了。我挑了挑眉毛笑道:“没什么,在看你这茶盏上的蚯蚓走泥,蛮漂亮的。”

看他意味深长笑了笑,必定也是知道我答非所问了,我干笑了两声,接上胖子的话茬聊了起来。

都是见过足够多奇人怪事的人,我跟闷油瓶这事儿,虽说奇,但毕竟不关乎性命,我们聊了半晌便也换了话头,只是王胖子时不时看着我发笑,必定也是觉着闷油瓶的脸和声音配上我的表情语气好笑得很。

有胖子和黑瞎在,哪怕吃早饭都得嘬两口小酒,更别提这难得的一聚。几杯黄汤下毒,微醺的我情绪也被胖子带了起来,不过之前闷油瓶的话还是让我心里有点哽。男人嘛,心头有不舒服,见了酒总是更贪杯些,加上王胖子把平日里想灌给闷油瓶的酒都趁这机会灌到了我肚子里,火锅没吃几筷子,我就觉得酒有点上头。

转头看一眼闷油瓶,我晕乎乎的脑子也有些反应不过来,看着我自己的脸淡漠地坐在那里吃菜,我举起酒杯对着他说:“来,小三爷,走一个。”

闷油瓶头也没抬,夺过我手里的酒杯仰头喝了个干净,接着伸手挡住了王胖子递给我的酒杯,淡淡说:“他这两天胃不舒服,剩下的我替他喝。”

我心头忽地窜起一股热流,脑子都冲清醒了,刚才那发疯也不过是借酒挡脸罢了。闷油瓶语毕,我转念一想,不对啊,我们俩互换了身体,那不舒服的胃现在可是在他肚子里啊,他脑子也断片了吗?我可是记得他酒量很大的。

哎,先管不了那么多了。我松开闷油瓶的肩膀抹了把脸道:“哎,差不多就行了,吃菜吃菜,等下回我养好了胃再陪你喝。”

“成,今儿就听小哥的。”这货眼都有些发红,拍着我的肩膀小哥小哥地叫。对面黑瞎俯在小花耳边笑着说了些什么,我耳筋一跳,集中注意一听,竟听到几句,黑瞎说想找个伙计把我这样子录下来,以后好拿着要挟那哑巴。小花轻声说,这屋里监控没关。

我听了觉得好笑,抓起一杯红茶喝下去,顿觉神清气爽。趁小花不备,我眼睛四处一转,看到了角柜上的摄像头。想起闷油瓶高超的投掷技能,我手痒便想试试,从桌上捡起一块鸡骨头,我拇指发力,对着摄像头一弹,啪地一声打了个正着,一桌人吓楞在原地瞪着我。

我学着闷油瓶淡淡一笑,说:“我可不能把小哥的把柄留在你这儿。”

趁我找摄像头的工夫,黑瞎已经把那鬼点子告诉了胖子,胖子正乐得很,被我一吓,破口骂道:“你大爷的!看我烧不死你!”

虽说是自家兄弟,但我家小哥的一世英名可是只能毁在我手上的。本来还想把早上在永和的自拍发给他们,这么一想,还是留着我自个儿乐吧。

小花下午还约了生意要谈,我们也不久留,各自回家。

出门冷风一吹,我才算完全清醒,想起闷油瓶急着换回身体那句话,便想问问他,于是试探道:“小花他们有没有说,我们俩怎么才能换回来?”

他没答话,伸手绕过我的脖子帮我我整了整围巾。穿着我的皮,他就比我高了一厘米,不知是不是故意的,他还专门挑了双底颇厚的鞋,这么一来,我一直引以为傲的身高优势荡然无存,但是这样站在他旁边,看他用我的眼睛表露无余的温暖,我这心里头的安全感,就像找不到家的孩子突然看到妈了一样。额,这个比喻是不太恰当,反正就是暖得不行不行的。一下子我那失落感就荡然无存。

“我知道你听了那句话会多想,只是我身上有很多伤,天冷可能会疼,怕你不舒服。”

我心里浮现出十万个呵呵脸,这他娘的有什么不能直说的啊?害我堵了大半天,左猜右猜,都快要质疑人类社会的存在了!要说旧伤,谁没有啊?老子身上大大小小的毛病不比他少,我还怕他受不了呢。

不过,还别说,这湿冷的风一吹,我手腕和小臂还真有点疼。我记得这处伤,是当年我追着他跑到长白山,我一屁股从三十米高的悬崖跌下去,他跳下来救我时弄的。

能回味回味过去的伤,现在的日子就算吃土也是甜的了。

我跟他絮絮叨叨说起我身上可能会疼的旧伤,以及这些年落下来的毛病,他听着听着,笑意就没了。

我用胳膊肘撞了他一下说:“都是过去的事儿了,你要是这样,那我以后也不提了。”

他没说话,抬手把我衣服上的帽子扣在了我头上,我不知道他瓶子里卖的什么药,正想给扒下来,他按着我的头和肩膀凑了过来,还没来及反应,我额头就感觉到一阵柔软温暖。

丫的,这老妖精已经敢在大马路上亲我了!咋不上天?!

我想转转眼睛看周围,结果被帽子挡得严丝合缝。

不过,我当然是不会推开他,毕竟他这么站着,也能挡挡寒风,而且……

他环着我肩膀的胳膊越来越用力,以前我也没发觉我自己有这么大力气。

直到我觉得有些气闷,他松开我退后半步说:

“下雪了。”

我把眼睛从他脸上移开,果然看到有小雪花飘了起来,这可是他回来后的第一场雪。我对着他笑笑,看着我自己的脸,觉得真是神奇,就像在跟自己谈恋爱一样。

不过,有什么区别呢?我们早已灵魂契合、不分彼此了。

 

槭青
二十四节气的最后一个——大寒。...

二十四节气的最后一个——大寒。
微湿易乾沙软路,大寒却暖雪晴天。——陈著《游慈云》

二十四节气的最后一个——大寒。
微湿易乾沙软路,大寒却暖雪晴天。——陈著《游慈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