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大岳丸

204.3万浏览    6799参与
将炎

哈哈哈哈还是觉得蛮好玩

虽然好像没有什么实质内容

扭扭扭没有那种感觉tut

哈哈哈哈还是觉得蛮好玩

虽然好像没有什么实质内容

扭扭扭没有那种感觉tut

枢狐极乐

【阴阳师×道理哥】八岐大蛇借刀杀人,鬼童丸怎样才能和暴躁少主大岳丸讲道理

【阴阳师×道理哥】八岐大蛇借刀杀人,鬼童丸怎样才能和暴躁少主大岳丸讲道理

沅渔

梦女避雷!!

两张线稿画了六个多小时,剩下的就慢慢上色啦~

“我啊~已经觊觎铃鹿山的宝.藏.很久啦~”

梦女避雷!!

两张线稿画了六个多小时,剩下的就慢慢上色啦~

“我啊~已经觊觎铃鹿山的宝.藏.很久啦~”

Wenmei30399
是鱼丸 送朋友的图

是鱼丸  送朋友的图

是鱼丸  送朋友的图

xx+

别骂了别骂了别骂了

    我这个岳厨真的太难了,剧情已经过了老久了,骂声依然在,从海国的角度上看大岳丸被海鸣骗了才侵略,然后其他角度上看自己莫名好好的然后被无辜侵略,确实很让人不爽,看过剧情也不完全是大岳丸的错啊,大蛇呢???本来就是个反派,(本人并没有任何诋毁,辱骂其他角色)事情很多都是因他而起,所以为啥???颜值定一切??到现在了,有一些视频是关于荒川和小金鱼的评论区必有骂大岳丸,我只是想说,没必要啊各位,知道荒厨很难受,但是,骂得也太过了吧?什么大岳丸不应该存在?什么害人东西??什么大岳丸就这??我只能说是策划不当人,出sp就是为了摇一波钱,后面也是啥也不管,别骂了...

    我这个岳厨真的太难了,剧情已经过了老久了,骂声依然在,从海国的角度上看大岳丸被海鸣骗了才侵略,然后其他角度上看自己莫名好好的然后被无辜侵略,确实很让人不爽,看过剧情也不完全是大岳丸的错啊,大蛇呢???本来就是个反派,(本人并没有任何诋毁,辱骂其他角色)事情很多都是因他而起,所以为啥???颜值定一切??到现在了,有一些视频是关于荒川和小金鱼的评论区必有骂大岳丸,我只是想说,没必要啊各位,知道荒厨很难受,但是,骂得也太过了吧?什么大岳丸不应该存在?什么害人东西??什么大岳丸就这??我只能说是策划不当人,出sp就是为了摇一波钱,后面也是啥也不管,别骂了别骂了,双方的厨粉都有做得不对的地方,真的没有那么必要吵成这样。


注:本人无任何诋毁、辱骂、任!何!角!色!

只是单纯表达个人看法

你杠就是我对


        

枢狐极乐

大岳丸:鬼童丸是个家暴狂,大家不要被他蒙骗了!

大岳丸:鬼童丸是个家暴狂,大家不要被他蒙骗了!

超级小太阳
你一海国少主出海没两分钟给我掉...

你一海国少主出海没两分钟给我掉海里OTL……

如果你姐实装了回来一定打死你

你一海国少主出海没两分钟给我掉海里OTL……

如果你姐实装了回来一定打死你

老火靓粥便利店

【岳铃】我的老板:铃鹿御前

  • 约6000字

  • 原创人物第一人称的流水账


“铃鹿山集团”是我们应届毕业生梦寐以求的去处,无论在饭堂、操场、图书馆、小树林……都能听到关于它的传说。

“只要忠实于铃鹿山,年入百万不是梦。”食堂分饭的阿姨说。

“铃鹿山的学姐又在朋友圈晒她新换的跑车了。”操场拉筋的学生说。

“铃鹿山对每一位员工就像家人一样。”图书馆的扫地工说。

“铃鹿山的工作环境安静宜人,让你身在闹市,心在孤岛。”小树林里的女生说。

“你愿意住进我心中的孤岛吗?”小树林里的男生问。

…………

但是,铃鹿山最吸引我的是铃鹿御前总裁。

她每次出现在公众面前总是银色长发垂顺贴服,黑色西装修身挺拔,她...


  • 约6000字

  • 原创人物第一人称的流水账


“铃鹿山集团”是我们应届毕业生梦寐以求的去处,无论在饭堂、操场、图书馆、小树林……都能听到关于它的传说。

“只要忠实于铃鹿山,年入百万不是梦。”食堂分饭的阿姨说。

“铃鹿山的学姐又在朋友圈晒她新换的跑车了。”操场拉筋的学生说。

“铃鹿山对每一位员工就像家人一样。”图书馆的扫地工说。

“铃鹿山的工作环境安静宜人,让你身在闹市,心在孤岛。”小树林里的女生说。

“你愿意住进我心中的孤岛吗?”小树林里的男生问。

…………

但是,铃鹿山最吸引我的是铃鹿御前总裁。

她每次出现在公众面前总是银色长发垂顺贴服,黑色西装修身挺拔,她的外在就跟她的内在一样一丝不苟,也正是这种一丝不苟的个性,加上她聪慧过人的头脑,才能将岌岌可危的“荒岛集团”重整为如今蒸蒸日上的“铃鹿山集团”。

只要涉及集团或专业领域的话题,她的言谈总是滴水不漏。同时,她也是个很有社会责任感的人。

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她出现在电视访谈节目里,主持人是众所周知的跟她关系不错的歌星,当时聊得兴起,主持人叫人开一瓶新到的好酒要与她一同品尝。

“抱歉,今天不喝酒。”她果断拒绝了。

由于是现场直播,镜头里倒酒的工作人员不知如何反应,气氛一时有点尴尬。

“我今天要开船。”说着她还笑着做了个掌舵的手势。“喝酒不开船,开船不喝酒。”

她这个理由很新鲜,现场观众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住了,主持人是个头脑灵活的人,注意到这与之后的话题有关联,迅速接道:“难道传闻是真的?”

铃鹿御前很自然地把酒杯递给工作人员拿下去:“没错,铃鹿山集团将要扩展造船领域的业务……”

于是这一段小插曲就被当成是引出造船业务话题的事先设计了。

节目尾声,铃鹿御前又对主持人说:“今天没能跟你喝酒还有一个原因,虽然这个节目聊的是成年人的商业话题,但可能也有很多未成年的观众在收看,我就不当着他们的面放肆了!”

“哈哈哈,铃鹿总裁在学生之间确实有着不小的人气,就连我这个当歌手的都羡慕不已!”主持人顺便提及铃鹿山集团近来又捐助了一批学校。

“学生早点关注成年人的商业话题是好事,可是不要太早学成年人喝酒了,不然就会过早失去了享受属于那个年龄的快乐的能力。”她突然望向镜头,“如果要喝,就等在毕业后,来铃鹿山工作时,我再请你喝。”

于是,电视机前处于叛逆青春期的我竟也听话地放下了将要在手中点燃的第一根香烟。

“这个年龄的快乐啊……”

我在空无一人的家中漫无目的地翻找了好一会儿,直到翻出了一副拼图,也是印象里总是忙于工作的父母在很久以前、也是最近一次买给我的礼物。

我在这个失眠的夜晚将它逐块拼凑,就像是逐片理清凌乱的思绪,第二天早上我精神饱满地去上课,第一次感受到了属于这个年龄的、学习的快乐。

所以,我现在是来找铃鹿御前喝酒的——顺便找工作。

可是在此之前,我要先跟身边这几名同样通过了校园招聘的同届求职者参与最后一轮的面试。

面试是在铃鹿山集团总部进行的,据说铃鹿御前总裁也会旁听,她向来把员工当成家人,因此无论新招的是什么职位,她都会尽量在场,第一时间记住新人的面孔和名字。

“集团上下多少员工,她真的能每一个都记住?”

“能做到她这样的成就,自然要有非人的记忆力。”

面试者当中有的还不太相信她会真的到场,可是推门进去看到旁边坐着一抹的熟悉身影,有人终于忍不住像见到明星一样尖叫出声,下一瞬间又为失态而抱歉地捂住了嘴巴。

铃鹿御前果然就跟电视上看到的一样优雅动人,她微笑着向我们挥了挥手,似是对人们的过分热情见怪不怪。

主面试官是铃鹿御前的得力助手蝎女,可是她的神情严肃得有点冷漠,压迫感比起身为总裁的铃鹿御前还要强大,让人不禁紧张起来。

蝎女让面试者逐一上前面谈,问的都是专业方面的问题,限时回答,这方面大家都早有准备,很顺利结束。

“请所有人都坐到前面来。”蝎女说,“下一环节请每个人说出铃鹿御前总裁在你心中的优点,举手抢答,每次说一点,我都会记录下来。”

都知道在公司难免要高明地拍老板马屁,但没想到有公司会露骨地将此作为一个面试环节。

众人还在心中揣摩,蝎女却马上给出了答案。

“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只是我喜欢听人夸铃鹿总裁。”

我心中感叹,论高明,在场没有人比得过她。

面试者们心中了然,纷纷举手抢答。他们说的都是一些意料中的回答,例如“头脑聪明”、“深谋远虑”、“心胸广阔”、“干净利落”……但毕竟没有实际接触过,到后来都像在背成语词典,可是蝎女听着竟逐渐流露出真心的笑容。

我惊觉,她真的就是想听人夸铃鹿御前,没有其它目的。

我正要第一次举手发言,旁边一个男生抢先了,可是他张口一个“好”字“好”了半天都没下文,蝎女挥手要让他坐下时,他终于憋出了后半句。

“铃鹿总裁好得不像一个女的。”

“哦?”一直平静地看着一切的铃鹿御前突然身体前倾,在这个环节里第一次出声,“为什么呢?”

那个男生见她感兴趣,以为自己夸到点上了,灵感喷发似地继续道:“你做事果断,不像一般女的那样婆婆妈妈;你遇事坚强,不像一般女的那样胆小怕事;你干净利落,不像一般女的那样浓妆抹艳……”

铃鹿御前笑道:“其实我也有着跟‘一般女的’一样的地方,你猜是什么?”

那男生也是聪明过头,马上从他豆腐花一样的脑子里挖出了一勺他所理解的“一般女的”优点,还自信地挺直了他普通的身高,略带深情地说:“您的事业已经很成功,但想必您也跟一般女的一样,想要结婚生子,毕竟这样的人生才是完整的。”

“多谢你的建议,其实我只是想说,我的力气跟一般女的一样,不是很大。”

“哈哈,那也很正常,因为您看起来就很瘦。”他认为女的都喜欢别人说她瘦,这句无疑让他一百分的表现再添二十分。

“可是,不知道跟你比起来又怎样呢?”

铃鹿御前说着已经脱掉了西装外套,穿着短袖衬衫走出来,拉过一把椅子与那个男生隔一张桌子对坐。

“我们来掰手腕比试一下。”

不仅那个男生,其他面试者都一脸茫然,但很快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纷纷上前围观。

铃鹿御前催促他:“来嘛来嘛,就比一次,不用迁就我的,使尽全力,赢了就录用你。”

那个男生本来想做做样子让她赢的,一听她这么说就马上认真起来,使出浑身力气,额头青筋都突出来了,但还是输给了铃鹿御前。

“真可惜,不过你还年轻,以后还有机会。”

那个男生起初不明白她这话的用意,到后来蝎女当场宣布通过者的名单,里面唯独没有他,他才明白过来。

“为什么她们能通过,我就不能通过呢?”他有点失控地指着我与几名面试者。

蝎女说:“无论从履历、成绩还是现场表现来看,这几位都更加优秀。”

“怎么可能呢?我在年级的男生当中已经是数一数二的了,像我这个水平的男生,很多企业都争着要,我也是看中铃鹿山集团的名气才来面试的。”

蝎女说:“或许你们学校是分男女来排名的,但在我们这里,只看能力,并不会因为你是男的或女的而更加优待。”

“可是,这个职位经常有出差任务,男的在体能方面更有优势……”

铃鹿御前把西装外套搭在肩膀上,说:“我刚才也给你一个机会了,但你的力气还不及我这个一般的女的,因此你声称的体能优点并没什么说服力。”

“再来一次,我刚才没尽全力。”

“我刚才也只出了一半的力。”

那个男生羞得满脸通红,捡起背包匆匆离去时,正好有一人开门进来,差点迎面撞上。

“那人说什么‘又是个打拳的’……铃鹿御前,你跟他交流拳击心得了吗?”来人是个长相俊美的青年,他毫不客气地直呼铃鹿总裁全名。

“没有啊,我只跟他比了一下掰手腕,现在的小孩也太小气了,输了就生气,哪像你,小时候输多少次都不哭。”

“啧,又提小时候的事,不过今天的考验竟然选了掰手腕,好久没见你选这个了。”

铃鹿御前笑了笑:“我以为他能赢的。”

“得了,我明白的,不过看他刚才不甘心的态度,可能回去会在网上乱说话,要不要我让久次良或蟹姬‘跟进’一下?”

“用不着,随他去吧。”

他点了点头,然后好像才留意到其他人也在场一样,问铃鹿总裁:“他们就是铃鹿山的新成员?里面有人是通过了掰手腕的考验赢了你的吗?”

“没有了,因为他们的履历和表现都得到了蝎女的肯定。”

原来,面试里没被蝎女通过的人,会由铃鹿御前以“考验”之名再给一次机会,考验的内容不固定,由铃鹿御前自行决定。

“毕竟大家专程过来挺不容易的,我希望能收的都收下来,以免大家白跑一趟。”铃鹿御前接过蝎女手上的简历,逐一对照我们的样子,念出我们的名字。

“欢迎你们加入铃鹿山的大家庭。”她同时与我们逐一握手。

到我的时候,我鼓起勇气说:“铃鹿总裁,我刚才没来得及举手,并不是表示您在我心中没有优点……”

她对着简历又念了一遍我的名字,笑道:“不用紧张,那只是蝎女为了活跃气氛而加入的环节,就当是个游戏。”

“……相反,是因为太多了。”

“哦?你似乎有话要说。”

“您会在电视上提醒未成年人不要喝酒,还说如果想喝,就来找工作时再找您喝,也是因为您的话,我才会努力读书,才能在这里见到您。”

“我在电视上有说过这种话吗?”

“就是XX主持的访谈节目,他当时要给您倒酒,您就说了以下的这一番话……”

“我知道了,你指的是XX年XX月XX日的节目吧。”那个青年突然说。

铃鹿御前恍然:“原来是那么久的事了,难怪我都没什么印象。大岳丸,你记性真好!”

“当然,我每一期都有录下来仔细看。”他顿了一下,马上补充,“毕竟你代表了铃鹿山的形象,会影响投资者的信心。”

原来他就是大岳丸!从铃鹿御前口中得知这个信息,包括我在内的其他新员工都很震惊。大岳丸就是铃鹿山的副总裁,他没有公开露面,只有名字不时出现在财经新闻报里,也不知从何而起,人们一直以为他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子,没想到是这样一个精神的年轻人。

而且铃鹿御前跟他互动时好像也变得跟电视上的不一样,表情更加生动活泼,或者说,没有那么稳重了。

虽然她本人跟我想象的有点出入,但不影响我对她的好感,反而让我对她更加好奇。

她说:“我现在想起来了,当时拒绝在节目上喝酒,其实还有两个原因。一是主持人给的酒是大江山集团的酒,与我们旗下的酿酒品牌是竞争关系,就算酒是好酒,考虑到集团利益,我本人也是不会给他们打广告的。”

好狡猾,啊不,好机警,原来这就是成年人的世界吗?

“二是,”她有点不好意思,“其实我酒量很一般,担心在直播节目上喝多了会乱说话。”

我有点失望了,因为她在节目上发出“邀请”时,给人一种她酒量很好的错觉,恐怕也是成年人的战略吧?那她也会以酒量不好的理由来拒绝我找她喝酒吧?也是,毕竟她是总裁,我只是一个打工的新人,哪能用自己心血来潮的愿望去要求上司的配合呢?

她却拧头吩咐道:“大岳丸,把我们珍藏的好酒‘金鳞航梦’和‘琥珀龙魂’拿出来,等一下在餐桌上,我要跟各位新来的家人们好好喝上几杯。”

“你确定要跟新人喝这些酒吗?”

“难得人家对我的话这么上心,这种认真的态度和坚毅的个性,我十分欣赏,更不能让人白跑一趟,觉得铃鹿御前是个说话不算数的人。而且有你在嘛!没什么好担心的。”

“知道了,真拿你没办法。”大岳丸轻叹一声,却没有一点不耐烦的意味,仿佛早已习惯了她那句“有你在”。

铃鹿御前又回头对我们说:“我们铃鹿山有一个习惯,每次有新人来,都会举办一次简单的迎新聚餐,现在刚好是晚餐时间,我会拿一些好酒与各位分享……对了,不是说所有人一定要喝酒,我们不会将酒量与工作能力挂勾,如果不喜欢酒的,也可以喝果汁,随意就好。”


晚餐的地点在铃鹿山集团内部的餐厅包间里,前往的路上看到陆陆续续下班的人,看来“铃鹿山集团没有加班”的传闻果然是真的。

包间的装修十分独特,淡黄墙面上疏密有致地点缀着古埃及风格的象形文字和线描壁画,角落位置又摆放着大小不一、栩栩如生的鱼类雕像,有的雕像后面还衬有一些形态各异的海浪挂画。

黄沙与海浪,干燥与湿润,两种相反的气息相遇在一处空间里,却不会显得不伦不类,也不会揉出面团一样粘糊糊的气息,反而清爽明亮,有一种泾渭分明的流动感。

大岳丸留意到我们对室内装饰的关注,解释道:“铃鹿总裁自小对古埃及文明很感兴趣,这个用来招待重要客人的包间,也就按照她的喜好装饰成这样了。”

有人问:“那当中的海洋鱼类也是铃鹿总裁的喜好吗?”

铃鹿御前说:“大岳丸副总裁的家乡在海边,自小对海洋生物更有感情,我就做了一些雕像放这里。”

“诶?您亲手做的?太厉害了!”包括我在内的其他新人都忍不住赞叹她的巧手匠心。

大岳丸又道:“更厉害的是,铃鹿总裁其实不擅长记人名,由于喜好古埃及神话,硬是把各个神灵和法老的名字记下来,到了今天,我就没见过有谁比她更擅长记人名了。”

铃鹿御前说:“大岳丸副总裁也不差,凭借鱼类身上的细微特征就能准确分辨种属,当然,这种能力在挑选美味食材方面可是十分有用的,等一下上来的菜式就可以感受到了。”

他们一个叫对方“总裁”,一个叫对方“副总裁”,虽然没叫错,可是听起来总有一种奇怪的……刻意疏离感。或许是因为他们刚才在面试的会议室里的互动十分随意,仿佛此刻把这些带了“总裁”的高高在上的称呼换成“那家伙”,才不会显得违和。

“金鳞航梦”和“琥珀龙魂”一摆上桌,那瓶子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的酒。真的是金碧辉煌,闪耀璀璨,仿佛喝过的人也会有点石成金的本领。

铃鹿御前打开了“金鳞航梦”,漫出一阵火辣辣的酒香,起初有点呛鼻,逐渐变成一股绵绵暖意,就像阳光落在后背,耳边黄沙飞舞……

大岳丸打开了“琥珀龙魂”,扑来一阵冷飕飕的腥气,起初有点沉闷,逐渐变成一股轻飘飘的凉意,就像微风抚过发梢,脚下波浪起伏……

我忍不住问:“我们先喝哪一瓶?”

铃鹿御前却说:“一起喝。”便拿过我的酒杯,将两瓶酒各往里倒进等量的酒液。“要像这样一比一地混合,才能喝出真正的美味。”

我紧张地接过酒杯,看着两股色泽略有差异的酒液在杯中融为一体,成为均一的色泽,内心竟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意,就像嗑了多年的拉郎CP在原作里终于相见一样。

我当然不会把这种比喻说出来,因为既不通俗又不成熟,要记住我现在已经是一个有工作的成年人了。

我稳重地回过神过来,意识到自己也应该给铃鹿御前倒回同样的酒,以示敬意,却见她酒瓶拿在手上,酒杯也已经满了。

“我干杯,你随意。”她说。

我当然是干杯的。

也许是我喝过的酒不多,我从没喝过这么好喝的酒,一入口就从舌尖香到后脑勺发颤,手脚变得轻盈,仿佛整个人飘起来,成为壁画的一部分,俯瞰在场所有的人。

我睁开眼,看到墙上脸泛绿光的奥西里斯和身后妻子伊西斯一起转过头来,前者一手举着天平,一手举着闪光的羽毛,说要称量我的心脏。

“你拿去吧。”我双手在身上抓了一把空气恭敬地递上去,“不过我现在整个人都轻飘飘的,我的心脏重量可能还及不上你手上的那根羽毛。”

奥西里斯和伊西斯一起满意地笑了,下一瞬间,那笑容又变成了大岳丸和铃鹿御前的脸。

“真是个坦率的孩子。”

铃鹿御前往我伸前的掌心上放了一片苹果。

我用力眨了眨眼,才看清奥西里斯的天平是大岳丸左手的白色餐盘,奥西里斯的羽毛是大岳丸右手的银色水果刀。而我以为交到伊西斯手上的心脏,则是铃鹿御前拿着的一个红苹果,她正要给大家表演水果雕花,展示她出神入化的造型技术,我向她伸手,她便以为我要吃苹果,当场给我切下了一块,又把剩下的苹果切成八块,分给其余众人。

我只好说声“谢谢”,吃下了铃鹿御前亲手切的苹果。

铃鹿御前又拿了一个完整的苹果,雕了一尾叫不上名字、却一眼看出是只能存活在深海的鱼类。

一般来说,苹果在空气里暴露时间长了,颜色会随着氧化而加深,但她手上的苹果却没有一点变色,反而更加新鲜,甚至活过来,摆了摆尾巴,从铃鹿御前掌心游到了大岳丸掌心上,最后跳进了他面前一个干净的碗里。

“只是普通的障眼法。”大岳丸向碗里倒入混合的酒液,用勺子从酒碗里捞出来的仍是普通苹果,“这也是铃鹿山的酒的一种独特食用法,铃鹿总裁雕刻的鱼形,细密的鳞片形成了笼状锁水结构,高效地吸附酒液,入口鲜甜多汁,可说是别处难以品尝的绝佳美味。”

“但你们都有苹果了,所以这个是属于我的了。”他毫不客气地独占了这一整个苹果。

铃鹿御前也没有再雕刻第二个苹果的意思,但我们能尝到她亲手切下的一片,已经非常满足了。

我又喝了一口酒,借此想象大岳丸所说的美味,却见墙上的伊西斯又动起来,对奥西里斯说:“我已经把你的九个部分藏在了敌人找不到的地方了,等到时机合适,我会让你再次醒来。”

九个部分?我回想铃鹿御前将苹果大卸九块,难道我吃下去的竟不是苹果?

吃前没有仔细观察,那也无疑是苹果的味道,但我敌不过内心的好奇,在酒劲的驱使下,竟把手指伸进喉咙里想挖出肚子里的苹果细看。

众人见我这副模样都急了,都以为我咽着,旁边的人使劲拍我的后背。

“这样拍没用。”

铃鹿御前和大岳丸起身,一同来到我身边,不知哪里来的一根又长又粗的深黑色物体和银白色物体一同缠在我腰上,又湿又黏又柔软,仿佛是不可具名的古神的两根粗大的手指。

两根“手指”一起收紧,我“哇”地一声吐出了喉咙里的东西。

苹果当然是没了形状,但我也不再关心苹果,我更关注我腰上的到底是什么。

那两根黑白色物体松开想要离去,却被我一把抓住。

“这黑白两色真是好看……”

我像混合酒液一样,将他们缠在一起。

“锁死,锁死……”

我口中念着意味不明的话语,抱着这根黑白相间的东西,舒服地躺在地板上。

手中的东西在抖动,仿佛想要从我怀里逃离。

我又用力搂紧了它们。

“爸爸妈妈不要走……”

它们突然都平静下来了。


事后,我的同事告诉我,那天我喝醉以后,抱着大岳丸和铃鹿御前喊爹妈,还拉住他们手臂不给走,让他们当众喝交杯酒。

“那他们喝了没?”

“喝了。”

完了完了,我心里苦叫一声,这份工作怕是做不久了。



蔺蔺蔺舒
重置了一下很久以前画的丸次方

重置了一下很久以前画的丸次方

重置了一下很久以前画的丸次方

将炎

一个gif丸子!耶!

不过gif发不出来 

虽然很短 但是我好快乐嘎嘎


一个gif丸子!耶!

不过gif发不出来 

虽然很短 但是我好快乐嘎嘎


朔酒

2021.6.12 场照存档

出镜:鹿眠

妆/道具:小艾

摄影/后期:朔酒

协力:林一叶 姜平


2021.6.12 场照存档

出镜:鹿眠

妆/道具:小艾

摄影/后期:朔酒

协力:林一叶 姜平


酒笙.Asura

【阴阳师乙女】当你被他doi哭了时

ooc

阿修罗/鬼切/大岳丸/夜刀神/鬼童丸

小号 

ooc

阿修罗/鬼切/大岳丸/夜刀神/鬼童丸

小号 

诗

大岳丸梦向,注意避雷

--------------------------------------------------------

海底的小人鱼怎么会对随处可见的贝壳心动呢?!嘛...如果是他送的话...?或许好像还不错喔——

--------------------------------------------------------

小彩蛋,澜音是新服设!!

大岳丸梦向,注意避雷

--------------------------------------------------------

海底的小人鱼怎么会对随处可见的贝壳心动呢?!嘛...如果是他送的话...?或许好像还不错喔——

--------------------------------------------------------

小彩蛋,澜音是新服设!!

江月初

是谁破防了我不说,噫呜呜噫。

是谁破防了我不说,噫呜呜噫。

乔斯达·纯熙
果然还是只有刀妹站在地上😂?...

果然还是只有刀妹站在地上😂😂😂

果然还是只有刀妹站在地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