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大崎娜娜

6950浏览    158参与
Hanana605

三刷《nana》了啊…意难平文件夹+1.....莲是真的帅aaa...其实看了这几遍之后还蛮有感触的...随着年龄的增长看到的东西也不一样....nana带给我们这一代人的影响蛮大的...有的人看完nana后多了几个耳洞...左臂上有了莲花纹身...学会了抽烟...对土星有着特殊定义的喜爱…毕竟也是当年销量超海贼的作品....

三刷《nana》了啊…意难平文件夹+1.....莲是真的帅aaa...其实看了这几遍之后还蛮有感触的...随着年龄的增长看到的东西也不一样....nana带给我们这一代人的影响蛮大的...有的人看完nana后多了几个耳洞...左臂上有了莲花纹身...学会了抽烟...对土星有着特殊定义的喜爱…毕竟也是当年销量超海贼的作品....

硬核朋克少女唐白
【COS预告】NANA 大崎娜...

【COS预告】NANA 大崎娜娜


I'm a broken rose.🥀

【COS预告】NANA 大崎娜娜


I'm a broken rose.🥀

MonCam

奶油与煙灰 (三)

那天是一場大型的Live,大概是一段時間裡,最讓人心滿意足的一場。

結束後,伸夫央著阿泰介紹認識一位新朋友,我和娜娜沒有同行,提著大小袋禮物,冒雪回住處。

她沒有飲酒,卻像是醉了。

快步跑向河堤,在堤壩上慶祝。

肆無忌憚地大吼大叫,甚至團雪球丟我。

——我喜歡看她快樂的樣子,喜歡她進入我們的生活後日漸鮮活這件事。

但是她可真可惡啊,做出這幅大大咧咧的樣子,彷彿我也是她無性的朋友一樣,像伸夫一樣可以呼來喝去。

我也邁上堤壩,坐到她身邊來。今天有一位眼熟的女生做了奶油蛋糕來,正好在分別之前分享。

她果然可惡地調侃起了我異性粉絲的癡狂,是用水汪汪的眼神送上甜膩膩的禮物...

 

那天是一場大型的Live,大概是一段時間裡,最讓人心滿意足的一場。

結束後,伸夫央著阿泰介紹認識一位新朋友,我和娜娜沒有同行,提著大小袋禮物,冒雪回住處。

她沒有飲酒,卻像是醉了。

快步跑向河堤,在堤壩上慶祝。

肆無忌憚地大吼大叫,甚至團雪球丟我。

——我喜歡看她快樂的樣子,喜歡她進入我們的生活後日漸鮮活這件事。

但是她可真可惡啊,做出這幅大大咧咧的樣子,彷彿我也是她無性的朋友一樣,像伸夫一樣可以呼來喝去。

我也邁上堤壩,坐到她身邊來。今天有一位眼熟的女生做了奶油蛋糕來,正好在分別之前分享。

她果然可惡地調侃起了我異性粉絲的癡狂,是用水汪汪的眼神送上甜膩膩的禮物的女生們,然後她也能跟著享用。

她無邪地斜眼看我,話題是其他女人,講如果那些女孩知道奶油蛋糕會進了她的口,大概會下過毒。

雖是在雪地裡,她臉上還粘了幾根汗濕的髮。

這個可惡的,該死的,顧左右而言他的女人。

要給你一點教訓看看。

“你不需要冤死”,我暗示她。

她半懂不懂。

牽她的手指,蘸一口奶油,放進我自己的嘴裡。

她有些怔住。

那只有吻她了,於是覆上這雙朝思暮想的嘴唇。

幾乎是虔誠地。

她呼吸慌亂,衣服上都是冷氣,臉頰卻火熱,小小的一顆頭顱終於安穩地屈在我的掌中。

還有她迫不及待張開的,顫抖的嘴唇。

這是個震響的信號,雖然沒有很意外,我還是為此熱情激盪。

喜得胸口發緊。 

這個吻沒有多久,或者說沒辦法持續太久。

不知道是誰拉著誰,在風雪裡,提著大包小裹,心照不宣地跑回到我居住的車庫。

被風雪吹得發硬的皮衣被匆忙地剝掉,丟在門口,當我伸手去解她的衣服,她幾乎是同時也粗暴地解開我身上的拘束。

有人看吗?下一章要去别的地方了...

Jiyoko
随便画的 姿势有参考的 娜娜。

随便画的

姿势有参考的

 娜娜。

随便画的

姿势有参考的

 娜娜。

F醬
每隔一段时间我就会把《nana...

每隔一段时间我就会把《nana》重看一次,于我来说它不仅仅是种情怀,矢泽爱描写的每个角色都很有他们的特色和张力,独白都优美得让我觉得能成为文学作品。


我相信很多人都喜欢大崎娜娜而讨厌小松奈奈,我倒是相反,我不讨厌娜娜,但更偏爱奈奈。


如果说少女漫画是为了填充现实不存在的妄想和甜美,那《nana》就是为了撕破美好而存在的残酷读物。


看似强大的娜娜内心其实是最脆弱的,而看似柔弱的奈奈内心却是强大的。


撇除去各种混乱的男女关系,整部作品还是很值得一看,里面的人物都是内心生病的孩子,彼此聚在一起舔伤和慰藉。


记得娜娜的一句内心独白,她说:「呐,阿八(奈奈),我已经无办法成...

每隔一段时间我就会把《nana》重看一次,于我来说它不仅仅是种情怀,矢泽爱描写的每个角色都很有他们的特色和张力,独白都优美得让我觉得能成为文学作品。


我相信很多人都喜欢大崎娜娜而讨厌小松奈奈,我倒是相反,我不讨厌娜娜,但更偏爱奈奈。


如果说少女漫画是为了填充现实不存在的妄想和甜美,那《nana》就是为了撕破美好而存在的残酷读物。


看似强大的娜娜内心其实是最脆弱的,而看似柔弱的奈奈内心却是强大的。


撇除去各种混乱的男女关系,整部作品还是很值得一看,里面的人物都是内心生病的孩子,彼此聚在一起舔伤和慰藉。


记得娜娜的一句内心独白,她说:「呐,阿八(奈奈),我已经无办法成为你故事里的英雄了。不过,我故事里的女主角依然是你,那个甜美、可爱无伦的你。」


其实比起少女漫画,我觉得它更像百合漫。


奈奈也曾经说过:「灰姑娘的鞋明明那么的合脚,可为什么中途会掉落?我觉得……她是为了引起王子的注意。」


这句多少我觉得有点在暗喻奈奈跟巧的关系,希望我没解读错误。


娜奈最有名的场面大概是一对的草莓玻璃杯打破了,娜娜回想起跟奈奈的对话,她问奈奈:「为什么买了却不用?」


奈奈说:「因为一对的东西打破了会很伤心,用也可以但必须小心。」


然后不小心把一只草莓玻璃杯打破的娜娜就决定把另一个都打破,这样就不会伤心了,即便她知道那是自欺欺人。


已经停刊十年的漫画,我也不期待作者会突然兴起去填坑,故事停在莲死去也没甚么不好。


这部作品将每个人因寂寞或不安而生错的各种决定刻画得特别真实而令人窒息和唏嘘,即便决择是错了,但回不去的感觉就是那样的真实。


梦想和现实永远都有着差距,看似拥有一切的同时也能一朝失去所有,甚么才是重要的?


我觉得奈奈似乎已经越来越找到了答案,在漫画后面娜娜因莲的死而失踪,奈奈便说:「只要娜娜需要我的话,这次就算是离开白金的家,一起回到那个合租的707室我都可以。」(类似是这样,我记不全)

而失去莲的娜娜便一直迷失了自己,这部漫画在我心里永远是第一。


不过,如果你不是能承受沉重的故事,看到这部作品也许你只会感到很压抑和不舒服。


我是长期啃刀剧情的人,不管剧集还是漫画、小说,我都早就习以为常,所以,我不觉得这是最悲的剧情。


以前看过一部日剧,那狗血程度我想很多人承受不了,男主最后死了,男二腿行不了,女主又聋又哑还被弄盲了。


咳……扯远了。


对于矢泽爱画的漫画,我还是很喜欢,因为我从以前开始就更偏爱一些贴近现实的作品,还被朋友说我偏爱悲惨的人物和事物。


当然,偶尔人也是需要吃一下糖,不然,太偏重扭曲的价值观会容易成了变态,所以,故事永远是故事别太较真。


最后吹爆《nana》的画风!















MonCam

奶油與煙灰(二)

- 她經常在看我。


娜娜加入樂隊之後有一些變化。

她現在穿和我一樣的厚底靴,因為看著步伐很快,也不知道那麼瘦削的一雙腿是怎麼踏著這雙沈重的皮靴奔跑的。講話聲音也越來越大,甚至口頭語和語氣也愈來愈像樂隊裡的男士,漸漸少見之前陰鬱的樣子了。她經常大笑著挖苦隊友,當然也包括我。在人前的時候,很難發覺那些一閃而過的異樣。我裝作沒有在看她,她也一樣。

她現在把那條綠色絲巾綁在話筒上,每晚高唱,在強烈的節奏裡嘶聲吶喊,像是終於找到了出口,把凍得緩慢的血液熱了熱。我很喜歡她的眼睛,睫毛長長,喜歡她狡黠的神采,喜欢她聽人講話時無波的溫柔凝視,甚至偶爾談到過去,一...

 

- 她經常在看我。

 

娜娜加入樂隊之後有一些變化。

她現在穿和我一樣的厚底靴,因為看著步伐很快,也不知道那麼瘦削的一雙腿是怎麼踏著這雙沈重的皮靴奔跑的。講話聲音也越來越大,甚至口頭語和語氣也愈來愈像樂隊裡的男士,漸漸少見之前陰鬱的樣子了。她經常大笑著挖苦隊友,當然也包括我。在人前的時候,很難發覺那些一閃而過的異樣。我裝作沒有在看她,她也一樣。

她現在把那條綠色絲巾綁在話筒上,每晚高唱,在強烈的節奏裡嘶聲吶喊,像是終於找到了出口,把凍得緩慢的血液熱了熱。我很喜歡她的眼睛,睫毛長長,喜歡她狡黠的神采,喜欢她聽人講話時無波的溫柔凝視,甚至偶爾談到過去,一閃而過的悲憫神色。

她幾乎沒什麼份量,薄薄的一個人,卻悶不吭聲地也去做一些工地的苦力。大部分時間大大咧咧,一副很衝動的樣子,每日自在地露著一雙削腿,用濃妝強調一雙貓兒眼,擾亂別人的視線,權像不知自己刀鋒迎面一樣的性感。

而最要命的是,我發現她總是在盯著我看,每每在以為我沒有發覺的背面。是我自己講誰都不可以對女主唱出手,也是我忍不住目光追著去,最後覺得脊背都要因為她的目光燒起來。我真討厭她時不時的凝視,更討厭她不慌不忙、若無其事地把交會的眼神挪開。

今天推開練習室的門,只有娜娜一個人,隨意地坐在鼓後,跟我講伸夫和泰大概半小時才會來。我只得蹲在前排,以地為席,假裝在勾畫曲譜,心臟咚咚地響,痛恨自己何以連自然的共處一室都做不來。

娜娜似乎很無趣,單手敲著隨意的鼓點,百無聊賴地等著晚到的隊員,咚咚咚,不成樂句的,細碎到要弭聲,突然又急切起來,咚咚咚,打在我的耳廓。

——她是不是又在看我,在以為没被發現的地方盯著我看?

她在任性地敲着鼓,背对着她,我也好像能看到她骨节匀称的手。能去搬建材,能煮飯餵飽自己,每晚握緊話筒,只在一些無心的玩笑和拍打裡才碰到自己的手。

——為什麼這連綿的鼓聲這樣曖昧,好像呼吸都困難。

總是想起她,好像在眼瞼裡紋上她似的。嫵媚的一雙眼;唱完一場汗水流下來的細頸;一雙笔直的、仿佛无性的腿;却連著裊裊亭亭、讓人目眩的柔軟腰肢。

——她的眼神總是追著我。她也渴望我嗎?

胸口熱潮像要決堤,今天穿的是緊身牛仔褲,漲得發痛。

——想要即刻回過頭,拎起她不懷好意的手臂。把她按在牆上的隔音板上,讓她發出歌唱以外的聲音。把她的手掌按進半球形洞孔,立刻壓上那讓人發狂的細乳,握住總是可望不可及的腰肢。讓她不耐地仰起唱歌時會隱隱露出青筋的脖頸,堵住她那永遠不肯示弱的嘴唇。吻住她,控制她——你為什麼總是在看我?

練習室終於有人推門進來,是熟悉的夥伴,這才覺得終於又能把氧氣吸進胸腔了。

盐三点

喜欢的在第二张

nana好好哭啊

喜欢的在第二张

nana好好哭啊

栗花落(4.20开学暂退)
捏个娜娜 不知道有没有人记得她...

捏个娜娜

不知道有没有人记得她了

唉(逃)

捏个娜娜

不知道有没有人记得她了

唉(逃)

立志成为社畜
神似娜娜和奈奈啊啊啊啊啊啊!!...

神似娜娜和奈奈啊啊啊啊啊啊!!!

偶然找到的图

神似娜娜和奈奈啊啊啊啊啊啊!!!

偶然找到的图

柠檬鸡爪子
大崎娜娜你好,我不能去看你在东...

大崎娜娜你好,我不能去看你在东京的演唱会也不能去英国那家乡村酒馆听你唱歌,只能帮你画一张画表达我对你的喜爱了

真希望你和奈奈他们一直都是在你还拿着手机唱《rose》的那个时候

希望你在英国一切都好,奈奈每年都会在707帮你准备生日,等着你,和你一起在猫脚浴缸里泡澡

大崎娜娜你好,我不能去看你在东京的演唱会也不能去英国那家乡村酒馆听你唱歌,只能帮你画一张画表达我对你的喜爱了

真希望你和奈奈他们一直都是在你还拿着手机唱《rose》的那个时候

希望你在英国一切都好,奈奈每年都会在707帮你准备生日,等着你,和你一起在猫脚浴缸里泡澡

刺骨的咆啸番瓜
I am here waiti...

I am here waiting for you.


(莲的名字写错了……之前以为是这个,万分抱歉,就当是姓氏开头的中文拼音好了。)

I am here waiting for you.



(莲的名字写错了……之前以为是这个,万分抱歉,就当是姓氏开头的中文拼音好了。)

MonCam

奶油与煙灰(一)

- 和她真正的相遇,是在伸夫家的聚會,一个吹著海風的普通夏日。


記不清從哪年開始,想逃開那個又乏味、又殘忍的孤兒院時,就回去當年被遺棄到的同個舊倉庫,給撿來的舊吉他上上弦,憑感覺去彈。最開始是打發長夜,慢慢卻找到了音樂的趣味。

從同在孤兒院時起就亦兄亦友的泰,一早被善良的人家收養,過上了普通青年的生活。之後因着與我同在一所中學,又一起組樂隊,於是仍舊在我的生活裡。

幾年前一直過的捉襟見肘,也無意再去升學,有短期工之後,最近才進入了一個比較舒服的階段。從前的學弟,純真少年伸夫,雖然家境優渥,生活安樂,卻意外地做了我和泰愉快的新夥伴。

不忙著打工的時候,時間全都花在了live...

- 和她真正的相遇,是在伸夫家的聚會,一个吹著海風的普通夏日。


記不清從哪年開始,想逃開那個又乏味、又殘忍的孤兒院時,就回去當年被遺棄到的同個舊倉庫,給撿來的舊吉他上上弦,憑感覺去彈。最開始是打發長夜,慢慢卻找到了音樂的趣味。

從同在孤兒院時起就亦兄亦友的泰,一早被善良的人家收養,過上了普通青年的生活。之後因着與我同在一所中學,又一起組樂隊,於是仍舊在我的生活裡。

幾年前一直過的捉襟見肘,也無意再去升學,有短期工之後,最近才進入了一個比較舒服的階段。從前的學弟,純真少年伸夫,雖然家境優渥,生活安樂,卻意外地做了我和泰愉快的新夥伴。

不忙著打工的時候,時間全都花在了live house里面。泰打鼓的時候有一種另類的佛性,刀刻尺量般的節奏,慢慢疊上勁道和音量,肆意同時不妄為。伸夫彈過幾年吉他,雖然不是刻苦的樂手,卻意外地很有天份,時而也有很靈光的作曲。

歷任的男主唱,一個比一個要誇張。髮型和衣著一天比一天狂亂,從某天起索性連洗澡也停止了。演出還未結束,就勾手向第一排靠得過近的女孩。泰終於也覺得沒趣,這個隊也毫不意外地解散了。

天,一定要清爽的成員。最好是女人。要鋒利又清爽的女主唱,而且要是大美人。

瞇著眼看到日光下燃著的煙逸出來的煙塵,細細的,難以捉摸的。就這樣子的女人最好了。懶坐在伸夫家疊室裡,隨便這樣一想。

聽到有客人來,抬眼竟然真的看到了一個高高瘦瘦的女孩——是在半年前的Live上伸夫帶來過的女生,在大雪天裡穿着华丽的哥特红裙,眼神像刀子一样紧紧凝视着我,打招呼也意外地幹硬冷淡。

今天她依舊很特别,打扮中性,頭髮既短又直直地膠起,一副不怕刺到別人的樣子,腕上是寬大的铆钉手环。她像一顆植物,挺直脊背,露出半肩,一雙削腿,卻有一張意外地柔美的臉。她看到我好似很意外,有一些飛紅了臉頰,匆匆交代了伸夫一句,便逃了。

胸腔裡那一口氧氣不知怎麼蹿上頭頂,像是被灼到了眼睛,又覺得有點呼吸困難。好像急切地需要一口薄荷菸,壓一壓這莫名的幹渴和急切。

伸夫回答說是聽過她唱歌的,那就可以了。

追出門,伸手去攔,卻又不小心把她的絲巾扯掉,她被勒得微微後仰,停住,回頭。

——不能讓她走掉。

“娜娜,來我的樂隊唱歌吧。”

野空刘一

莲为了生活向爱情妥协屈服

而 娜娜为了理想挣扎着妥协了爱情


没有谁好谁不好

也没有谁先松开了手


只是 我们都没成熟到

何时何地都 兼顾着爱情

莲为了生活向爱情妥协屈服

而 娜娜为了理想挣扎着妥协了爱情


没有谁好谁不好

也没有谁先松开了手


只是 我们都没成熟到

何时何地都 兼顾着爱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