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大毛

32581浏览    939参与
某霂找星星⭐️
【真理之口。】(中俄中) “—...

【真理之口。】(中俄中)

“——你言即真理 还是你就是上帝,可笑至极。”


大图更清晰~


【真理之口。】(中俄中)

“——你言即真理 还是你就是上帝,可笑至极。”


大图更清晰~


尹晓晓
不知道画啥了,有没有人愿意让我...

不知道画啥了,有没有人愿意让我画画别人的设,可以评论角色我抽着画,还要愿意让我去你主页翻设定【所以至少得有一张图可以参考】男设其实也行因为想练习画男人。

完成度不高可能就是黑白,没人来就算了【沉思】

光说这事觉得太尬,放一张图文无关的涂鸦,隔壁帽子挺好看给我家大毛借来套套。

不知道画啥了,有没有人愿意让我画画别人的设,可以评论角色我抽着画,还要愿意让我去你主页翻设定【所以至少得有一张图可以参考】男设其实也行因为想练习画男人。

完成度不高可能就是黑白,没人来就算了【沉思】

光说这事觉得太尬,放一张图文无关的涂鸦,隔壁帽子挺好看给我家大毛借来套套。

橘猫
“这头熊一拳能打两只鹰!” 好...

“这头熊一拳能打两只鹰!”


好像很久很久没有画这种单色的短漫诶...

“这头熊一拳能打两只鹰!”











好像很久很久没有画这种单色的短漫诶...

T家客栈

赤化

沙雕文,ooc


普通的开会,普通的议题,普通的鹰酱在说话。


普通的反驳,普通的弃权,普通的骂战。


哦,也许还要加上飞扬在空中的大瓷缸子。


约翰牛坐在一旁安静喝茶,茶香袅袅遮住鹰酱头上被茶缸砸出的大鼓包。看不见看不见,他才不要管大国之间的破事。


骂战继续持续,没有丝毫停止的迹象。


意识到自己很可能还要在这个会场继续待着,高卢鸡愉快转头,向随从要一份法式甜点,美滋滋地吃起来。


“喂,英|国佬,给杯茶喝喝。”高卢感到嗓子有点干。


被称为英|国佬的人捏紧茶杯柄,目不斜视,“拒绝。身为一名绅士,我是不会允许牛饮出现在我面前的。”


不多废话,高卢鸡转身...

沙雕文,ooc


普通的开会,普通的议题,普通的鹰酱在说话。


普通的反驳,普通的弃权,普通的骂战。


哦,也许还要加上飞扬在空中的大瓷缸子。


约翰牛坐在一旁安静喝茶,茶香袅袅遮住鹰酱头上被茶缸砸出的大鼓包。看不见看不见,他才不要管大国之间的破事。


骂战继续持续,没有丝毫停止的迹象。


意识到自己很可能还要在这个会场继续待着,高卢鸡愉快转头,向随从要一份法式甜点,美滋滋地吃起来。


“喂,英|国佬,给杯茶喝喝。”高卢感到嗓子有点干。


被称为英|国佬的人捏紧茶杯柄,目不斜视,“拒绝。身为一名绅士,我是不会允许牛饮出现在我面前的。”


不多废话,高卢鸡转身向随从借了个法棍。约翰牛见状不甘示弱,现场掏出一只仰望星空派。


第二次英|法百年大战即将拉开帷幕。


好在这场大战还没开始就被终结了。让我们感谢终结者——鹰酱先生!在骂战中,因为鹰酱的墨镜被兔子砸飞,方才一直旁观的约翰牛和高卢鸡决定先暂停私人恩怨,把超级大郭的墨镜捡回来才是正事。


笑死,谁不知道鹰酱的墨镜象征什么?如果哪天鹰酱主动把墨镜丢了,那他就离赤化不远了。


约翰牛晃晃悠悠站起身,正准备去扒拉那只飞在他脚边的眼镜,可才伸出手就感觉自己被一股巨大的力道摁住了。


不用想都知道是谁干的。


心里闪过一万种杀死某个法|国蠢货的的方法,面上仍然保持着最基本的矜持,这是英伦绅士的自我修养。


忍,要学会忍。约翰牛努力做心里建设。


然后脸就被捏住并掰回来。


这忍不了!!心里建设崩塌。


然后,约翰牛的拳头尴尬的停在半空中,高卢鸡的脸就在拳头下方几厘米处。


失去墨镜的遮挡后,鹰酱鲜红的眸子大刺刺的暴露在空气中,给众郭的震惊不亚于第三次ww爆发,连还在和他对骂的兔子都停下扔砖块的手,嘴张得老大。


比玛瑙还鲜艳,比珍珠还华贵,这种蓬勃的生机一般只在新诞生的政权身上显现。至于新政权为何?不言而喻。


“约翰牛,我们……是不是该考虑一下……加入赤兔?”


“我觉得可以……老大都叛敌了,不反等着东风往家里扔吗?”


一拍即合,两个老冤家上次这么顺利的和谈还是在辫子当政时。


议论中心鹰酱倒是满脸不耐烦,瞪着那双红眼睛就要继续吵架,可这闹剧一出,兔子是歇了吵架的心。面对白头鹰的傻眼,还是大毛提出疑问:“你家什么时候换的政|党?”


鹰酱黑人问号脸:“哈?换政党?”


他用眼神向约翰牛和高卢鸡求证,却见两个老家伙疯狂点头,什么绅士礼节什么优雅姿态都甩到九重天外去了。


“我换政党我怎么不知道?”鹰酱发出疑问。


最后兔子看不下去了,扔过一面镜子就要鹰酱自己瞅瞅。


接过镜子,鹰酱紧张地看向镜子中的自己:头发干净,西装整齐,还是一个完美的世界灯塔形象。


很好,他没有看出任何问题。


傻缺吧这鹰。兔子翻个白眼,提醒道:“眼睛。”


“眼睛?”鹰酱再细细一看,果不其然,两颗好似红玛瑙的眸子回望,好看极了。


意识到这是个误会,鹰酱直接跳下主座位,冲向高卢鸡所在地,一把撩起他遮了半只眼睛的头发。


“新晋红色暴君远离我!”某位优雅男士疯狂后退。


“看看你自己的眼睛!”鹰酱强忍刺耳的叫喊声,把镜子怼到高卢鸡面前。


在看到自己的眼睛后,他停下疯狂挣扎的架势,呆在原地。果不其然,是一只鲜红的眼睛,鲜艳到连眼白似乎都有被晕染的趋势。


惊恐之下,约翰牛一边远离高卢鸡,一边拿出随身携带的小镜子,一看自己的眼白已经趋向粉红色。


三观碎了呢。


果然社会主义是世界的趋势吗,马克思先生您说得对。高卢觉得眼前的景物似乎都开始扭曲了。


面对两个资|本|主|义郭嘉的动摇,鹰酱果断甩出一套帝|国|主|义铁拳,狠狠制裁了两个准备脱逃的家伙。


“皿煮的资|本|主|义才是王道!集权的社|会|主|义是异端!”


“可是老大,你自己都赤化了……”


白头鹰一拍脑门,觉得自己已经无f**k说。


“我这不是赤化,是疫|情啊!疫|情!”


“唉?”这下不光是约翰牛和高卢鸡了,方才在看戏的兔子和大毛也发出疑问。


大毛举手:“这么说的话为什么我没有变化?”


鹰酱:“敢不敢伸出你的手?”


这有什么不敢的。


大毛伸出手,大毛尖叫。大毛发现自己的指甲盖全红了。


站在一旁的兔子赶忙安抚,并伸出自己的手给大毛看,以示安慰。


大毛定睛一看,一双手上修剪整齐的指甲白白嫩嫩的,干净整洁。


兔子尴尬地缩回手,被安慰的俄|罗|斯人表示并没有被安慰到。


“我应该是表现在眼睛上。”兔子挠挠头,“所以现在看不出来。”


得嘞,最大赢家竟是兔子。


资|本|主|义郭嘉们表示顶着一团红让他们怎么出门?


兔子笑了笑,体贴地给出方案:“只要都加入社|会|主|义大家庭就可以了呀。”


其余四联:听起来好像很对……


………很对………


呸!对个鬼啊喂!!




赠礼是一张现下世界疫情情况地图。

甜小黑

假如联合国是一所学校「年前准备」

@Z.H.S “硌掉牙”的情节~

1.

“哼哼哼……”兔子愉快地包着饺子哼着歌。

当要给饺子塞硬币的时候,兔子左摸右摸,最终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她家小崽子今年没有寄硬币。


但还是有办法的——

“歪?大毛,来一下,啊,一起包饺子啊,顺便带点硬币,好的,再见!”

兔子挂掉电话,心中暗叹自己是多么聪明。


“嘿,达瓦里氏!”大毛推开门,朝兔子打招呼。

兔子的视线落在了大毛拎的鼓鼓囊囊的袋子上:“亲,你带的似乎不是硬币啊。”

大毛一摆手,把数十个硬币放在面板上:“硬币在这儿,我的袋子里另有东西。”

另有东西?

兔子疑惑地捏一捏袋子,口中含的饮料差点喷出来:“你带石...

@Z.H.S “硌掉牙”的情节~

1.

“哼哼哼……”兔子愉快地包着饺子哼着歌。

当要给饺子塞硬币的时候,兔子左摸右摸,最终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她家小崽子今年没有寄硬币。


但还是有办法的——

“歪?大毛,来一下,啊,一起包饺子啊,顺便带点硬币,好的,再见!”

兔子挂掉电话,心中暗叹自己是多么聪明。


“嘿,达瓦里氏!”大毛推开门,朝兔子打招呼。

兔子的视线落在了大毛拎的鼓鼓囊囊的袋子上:“亲,你带的似乎不是硬币啊。”

大毛一摆手,把数十个硬币放在面板上:“硬币在这儿,我的袋子里另有东西。”

另有东西?

兔子疑惑地捏一捏袋子,口中含的饮料差点喷出来:“你带石头干什么!?”

————————————————————

大家想看别的什么情节记得在评论里提哦!

染酱今天又在咕咕咕
“亲要尝尝我们家的饺子吗~”...

“亲要尝尝我们家的饺子吗~”

因为马上过年就摸了o>_<o


希望大家可以开心的,忘掉那些不愉快

热爱,你所热爱的❤


“亲要尝尝我们家的饺子吗~”

因为马上过年就摸了o>_<o


希望大家可以开心的,忘掉那些不愉快

热爱,你所热爱的❤



甜小黑

假如联合国是一所学校「6」

联合国在下文称为联校

就这样,文笔很差

小年快乐!


——正文————————————————

联校下雪了。


而今天正是种花家的小年,兔子一早就收到了崽子们寄来的棉袄。

“好不好看?好不好看?”兔子穿着棉袄在那群同学面前晃悠,“你们有吗?”

在外面看雪冻得瑟瑟发抖还仍旧端着贵族架子的高卢和约翰:“……”

我们家那群小崽子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呢?


大毛穿短袖拎着一箱伏特加就坐在雪地里:“哇!达瓦里氏,你还要穿棉袄呢?不行啊!”

兔子被羡慕了一圈第一次被打击,她直接就着雪地坐下:“有伏特加咋啦?整得我不会喝似的。”

“来!干!”


但让同学惊异外加恐慌的是,兔子在和...

联合国在下文称为联校

就这样,文笔很差

小年快乐!


——正文————————————————

联校下雪了。


而今天正是种花家的小年,兔子一早就收到了崽子们寄来的棉袄。

“好不好看?好不好看?”兔子穿着棉袄在那群同学面前晃悠,“你们有吗?”

在外面看雪冻得瑟瑟发抖还仍旧端着贵族架子的高卢和约翰:“……”

我们家那群小崽子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呢?


大毛穿短袖拎着一箱伏特加就坐在雪地里:“哇!达瓦里氏,你还要穿棉袄呢?不行啊!”

兔子被羡慕了一圈第一次被打击,她直接就着雪地坐下:“有伏特加咋啦?整得我不会喝似的。”

“来!干!”


但让同学惊异外加恐慌的是,兔子在和大毛干完一整箱伏特加后又抱出一箱二锅头。

“亲,接着干!”


最后兔子和大毛被同学齐心协力抬回宿舍。在回宿舍的途中,双方还在醉中互相嘲讽:“你不行。”


“回吧,”约翰连打几个喷嚏后最终决定,“我伦敦也不缺这些。”

“我巴黎也不缺。”


“兔子和大毛呢?”国法老师一个不落地点完名儿,忍不住问,“她俩从不缺课的。”

鹰酱可逮着机会了:“国法老师,兔子和大毛她俩……嗷!”

牛牛狠劲把鹰酱翅膀尖的羽毛揪下来:“闭嘴吧!”

鹰酱溜到嘴边“违反校规喝酒”硬生生拐个弯儿:“她俩……俩去帮安理老师干事了!”


安理老师猛地打个喷嚏:“哪个小崽子骂我呢?”


兔子睡了一节课后头疼得厉害:“大毛……你大爷……”

大毛睡了一节课后简直感觉自己不是自己了:“兔子……你妹的……”

但事情就这么巧,两个会长刚踏出宿舍门,就头对头:“……”真尴尬。


沉默五秒后,

兔子和大毛同时出手,宿舍五楼在十秒钟内就跟原子弹轰过一样惨。


“欧盟暂时不急,先找环太平洋的那三个谈一下,行,好,四楼了?哦,拜拜。”牛牛告别汉斯,踏上去往五楼的楼梯。


看到五楼的景象后

牛牛优雅地绽开笑容,优雅地提起裙摆,优雅地拿出手杖,优雅地抽出手杖里的剑,迈开极度不优雅的步子冲过去。

“你俩打够没?!”


高卢一上五楼就看见兔子和大毛一个家伙拿着一个板砖,呈两面夹击的形势包围牛牛。

高卢:“……约翰闹了啥事我管就行了,你俩先停手……”

牛牛都快被高卢气死了:“高卢我建议你先去看看你宿舍再说话。”

进了宿舍又出来的高卢:谁干的?

牛牛:她俩打的,我只是劝架又想打架的

高卢:兔子!大毛!


“同学们,你们看到兔子了吗?”联漫步在校园中,见一个同学问一个。

同学指了一下宿舍楼五楼。

“好的,谢谢~”


鹰酱在宿舍楼下和他的一群小弟讨论他的“和平”战略,一抬头冷不防看见联朝着大跨步走来。

“校长……”鹰酱挤出一丝笑容,“您怎么来了?”

“不欢迎我?”联浅浅微笑,这微笑鹰酱不管怎么看都感到阵阵威胁。

鹰酱连忙摇头。

“啊,那你带我去找兔子吧。”


鹰酱越往上走越有种不好的预感,偏偏联还不放过他。

果然……一上五楼,鹰酱自己都震惊了:整个五楼面目全非,他妈正在拽高卢的翅膀,高卢正在扯兔子的耳朵,兔子正骑在大毛身上并摁着大毛的头,而大毛,正在掰牛牛的角。

场面一度混乱。

再扫视一下周围的环境,鹰酱忍不住想:大毛是把大伊万扔这儿了吗!

同样懵逼的还有联,她觉得此场景可以加个名字,叫“第三次世界大战”。

哦,不算,白头鹰还没加入。


“咳咳!”联轻咳几声。

“傻缺,是你在咳嗽吗?”兔子没好气地问大毛。

“放屁!”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联咳到嗓子都快冒烟了,那四只才发现这还站着两个家伙。


“呦,儿子,你交女朋友了?”单边金丝眼镜被扯掉的牛牛看不清联,她只发现鹰酱旁边站了一个女的。于是牛牛发出灵魂拷问。

剩下那三只也不敢说话,只好保持刚才的动作。

“约翰……你的眼镜……”大毛摸到牛牛的眼镜,赶紧还给她,免得牛牛再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

牛牛优雅戴上眼镜,想看看自己的儿媳到底长什么样,结果——

联黑着脸看向牛牛。

“约翰,你再说一遍?”


联把兔子叫走了,其他三个家伙被罚七天值日。


“兔子,今天就是你们的小年了,过几天的春节活动……”

“校长,我会布置的。”兔子自信开口。

————————————————————

悄咪咪问一下,大家关于春节活动想看什么有意思的内容呢?记得在评论里面说一下哦!⊙∀⊙

一只傻幽诺

替身梗从不存在

*第一人称视角

*是别人观看兔爹、毛子和老师(阿诺:?)

*有兔俄向和兔熊向,雷者勿进


我是阿诺,啊对就是兔爹的助手。


可能是因为我太作了(?)

兔爹总觉得我是个杀千刀的家伙。


但是问题大吗?不大。


这并不妨碍我磕他的CP和调侃他,毕竟他貌似并不反感,虽然这种行为真的很渣男,但是随便喽~


记得那是我第一次从兔爹口中听到那个已经消亡许久的名字——


“老师,您为什么要这样……明明您可以……可以……”断断续续的话语貌似想要表达很多,那是我第一次见兔爹喝的烂醉。


“兔爹!不是…您!”我看着他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说实话,我很震惊。...

*第一人称视角

*是别人观看兔爹、毛子和老师(阿诺:?)

*有兔俄向和兔熊向,雷者勿进





我是阿诺,啊对就是兔爹的助手。


可能是因为我太作了(?)

兔爹总觉得我是个杀千刀的家伙。


但是问题大吗?不大。


这并不妨碍我磕他的CP和调侃他,毕竟他貌似并不反感,虽然这种行为真的很渣男,但是随便喽~





记得那是我第一次从兔爹口中听到那个已经消亡许久的名字——


“老师,您为什么要这样……明明您可以……可以……”断断续续的话语貌似想要表达很多,那是我第一次见兔爹喝的烂醉。


“兔爹!不是…您!”我看着他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说实话,我很震惊。


他是种花家的领导人,是家主,是我们敬爱的父亲。


在我成为他的助手时,我并没有见过他有多大的情绪波动,他好像永远只置身于工作之中,所有情绪好像都跟石沉大海一般,从未出现过。


他可以和鹰酱勾肩搭背,可以和大毛称兄道弟,可以和约翰牛讨论茶艺,可以和高卢鸡聚餐庆祝,他是强大的,这一度让我以为他不会有崩溃的时候。


但那一夜我发现我错了,兔爹也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坚强,那么无坚不摧。


他也会哭也会难过也会思念故人。


“阿诺……我是不是错了?”我记得他这样问我。


他错了吗?或许?


我觉得并不,他也是为了自己的子民,自己的朋友,自己的一切。


他或许是自私的,但人就是这样不是吗?


这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事实。


我只觉得他没错,错的应该是那个时代,那些人。





自那天之后,我惊奇的发现有时兔爹看向大毛时的眼神中总带着一丝丝思念。


不,与其是说那天之后,还不如说是一直都有,只不过在那个时候,我才开始注意罢了。


而我发现,大毛对此没有任何反应,不过他应该早就发现了,他平时是挺憨挺直的,但能进入五常的……你觉得他真的傻吗?


他一直都知道,他只是不说,他懂。


我记得我也问过兔爹他对大毛和毛熊的想法,兔爹就是兔爹,他总是能一眼看穿我的想法。


“兔爹…毛子和老大哥在您心里是同样的吗?”


“……”他没回答,貌似是在思考些什么。


我当时甚至有点想骂人,因为大毛和毛熊对我而言完全不同。


“不过,我知道他们不一样。大毛是我的好兄弟,是天真却坚强的洋甘菊。而老师是带领我前进的引路人,是向阳而生的向日葵,只可惜向日葵最终是没了太阳,失了信仰,所以枯萎。但洋甘菊会随着红星一起继续前进。他们永远是不同的。”





在那之后,我偶尔还是会把这个所谓的替身梗拿出来开玩笑。


但我也明白——


兔爹就是兔爹,他能够理智的区分他们。


思念什么的,只是偶尔才会出现罢了。

暖梦旧歌

永远不要和英/国人上家政课(下)

新手上路,小学生文笔

CP有高卢鸡x约翰牛   大毛x兔子    汉斯猫x意呆狼

大毛:罗德烈·维克托      兔子:李锦桦(女)

 鹰酱:山姆·莱克斯      意狼:卡梅西·布鲁诺   (女)

汉斯猫∶ 费里克斯·汉斯

高卢鸡∶克洛德·高卢   ...

新手上路,小学生文笔

CP有高卢鸡x约翰牛   大毛x兔子    汉斯猫x意呆狼

大毛:罗德烈·维克托      兔子:李锦桦(女)

 鹰酱:山姆·莱克斯      意狼:卡梅西·布鲁诺   (女)

汉斯猫∶ 费里克斯·汉斯

高卢鸡∶克洛德·高卢      约翰牛:格伦·约翰

很少用设定名称,为了分清。

是普设请勿上升郭嘉(这是第三次了!怎么老吞我草稿!






200L

我来了我来了


201L

这么快!

202L

楼主呢?


203L

不会还没吃完吧


……(不想逐一打了,这段打了三次老是被吞)

223L楼主

这么快啊,都怪玥要吃两大碗,平时只花二十分钟,结果硬是花了四十分钟。

224L不要加菠萝啊

我应该相信澜的(奶茶很好喝,谢谢)

225L楼主

不客气

226L以玥涤尘

被世界抛弃ing

227L

闺蜜是真的惨

228L艺术生而无畏

很抱歉,虽然不想打断各位谈话,但马上要上课了。

229L西伯利亚的冬天

第一节是体育课

230L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亲,我们得走了。班主任上节课才教育了我们俩个十分钟,再不去实践楼管纪律老师会发火的。

231L楼主

什么!第一节就是体育吗!∑(❍ฺд❍ฺlll)完了,我全忘了!(教育我们俩个时气氛真的尴尬的要死)

232L守时很重要

距离上课时间还有3分16秒

233L楼主

!去实践楼要4分钟啊!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234L艺术生而无畏

快走快走,一想老师知道我们不仅炸了锅还迟到……不行不行,太可怕了!

235L楼主

你等着,下课了我就来找你算账!@以玥涤尘

236L

啧啧啧,闺蜜这下是真惨了。

237L

关心关心你闺蜜君

238L以玥涤尘

谢谢楼上,但关心就不用了。

239L八卦君

楼上上,副课说的是真话,她回来真要找玥团长算账,还是要命的那种。玥团长你还是快跑吧,组长你们等等我!

240L我的学校无家政

那玥是真完了?顺便说一句八卦君好惨。

241L

八卦君:拼命追赶大部队ing

242L

为玥点根蜡

243L

人呢?

244L不要加菠萝啊

澜刚放完狠话,玥就飞回教室了,我和守时还在去教室的路上。(不是夸张,真的跑得很快像风一样,珀去参加短跑一定第一)

245L

看得出来闺蜜的恐惧

246L不要加菠萝啊

我们到教室了,玥在收拾书包。

247L

这是准备跑路吗?

248L以玥涤尘

我已经收拾完书包准备好请假条了,虽然要等到第三节课但这节课她一定会被留下,第二节课间会去准备主持今天下午的班会没空理我,第三节我就请八卦君帮我托一下时间。我直接抄近道,时间越短越好。

249L

逃跑计划都制定好了。

250L守时很重要

嗯……如果你跑的话,出校要1分03秒。可行性为74%

251L

也就是说可以活下来了?

252L不要加菠萝啊

不好说……

……

267L

楼主你还好不?上课6分钟了

268L艺术生而无畏

用种花家的一个成语叫完好无损

269L楼主

放心,除了我跑得有些喘不过气,其他人都很好。我们在老师进教室的前十几秒先进了教室(你们体力也太好了)

270L

八卦君呢?

271L八卦君

还活着,差点被抓,老师太可怕了(╥﹏╥)

272L

楼主你们挂机不怕被抓包吗?

273L艺术生而无畏

放心啦小可爱,澜和桦教了我们开分屏,不得不说分屏真的太好用了!

274L

好像不小心透露了什么?

275L楼主

那个gl,班长让我转告你一句,话要先想好再说。

276L

楼主的班长在旁边吗?

277L楼主

是的,亲。我过来帮忙的

278L八卦君

不得不说,组长太牛了连班长都请过来了

279L

请班长很难吗?

280L八卦君

我们班是交换制(老师默认可以互相帮助,但每组人数不能改变,离得远的要换个人过去),现在想交换到班长可以说是从熊嘴里抢肉(我只是比喻)

281L

了解

282L楼主

就为了这事,我被这只大熊盯了半节课!

283L八卦君

所以组长在我们组不是英雄胜似英雄。

284L我的学校无家政

楼主:我为这个组付出了太多……

285L楼主

现在有班长在,我就不信yh还能炸锅!

286L八卦君

是不会炸锅了

287L

不好的预感

289L

楼上闭嘴!

290L

快!别让他说话!

291L楼主

292L艺术生而无畏

虽然知道你可能接受不了,但是……小姐你看那边

293L楼主

293L楼主

……

294L

你们倒是说话啊!急死人了!

295L

我大概知道了

296L

楼主现状∶疑惑⇨震惊⇨沉默⇨自闭

297L八卦君

差不多了,组长现在自闭了

298L楼主

想不通……想不通想不通想不通!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299L

Σ(ŎдŎ|||)ノノ吓!楼主怎么了?

300L

楼主你还好吗?楼主!

301L楼主

格伦·约翰你ᵀᴹ到底怎么做到的!

302L

楼主都不用缩写了

303L

彻底放弃了

304L楼主

我个四川人都做不到的事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水煮菠菜都能起火!

305L

水,水煮菠菜?

306L

起,起火!

307L艺术生而无畏

没错,就是水煮菠菜还起火了,约翰真是一点厨艺天赋都没有。

308L八卦君

但组长和班长还是给救回来了,不然教室都要点着

309L艺术生而无畏

想到我那被炸了二十多次的厨房……

310L

同居?

311L

哦~~~~

312L

哦~~~~

313L

哦~~~~

314L

快闭嘴吧那几位!(咧嘴)

315L

楼上的,你的嘴角都弯出太阳系了。

316L八卦君

谢天谢地,这节课终于不会炸锅了

317L

怎么了?

320L艺术生而无畏

我和两位课代表讨论了一下,决定做甜品,约翰做的甜品还是不错的

321L艺术生而无畏

保险起见,做以蒸煮为主的中式甜点,用的大多是半成品,烤箱就不让他碰了。(英国下午三点吃下午茶,顺便做了)

322L

哇哦~~~

323L

好宠!

324L

我嗑了!

……

421L楼主

你们嗑得真起劲━┳━ ━┳━

422L

呀!楼主回来了!

423L不要加菠萝啊

结束了?

424L楼主

嗯,这节课算是顺利过去了

425L

楼主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426L

楼上的,你想害死人

427L楼主

我记得,我一直都记得的。卡梅西,她收拾好了?

428L不要加菠萝啊

早收拾好了

429L楼主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

430L

完了,玥危险了

431L八卦君

唉——

……

515L楼主

费里克斯,玥回去多久了?

516L守时很重要

快4个小时了

517L楼主

应该差不多了

518L我的学校无家政

楼主你干了什么啊?

519L楼主

这个啊……秘密

520L楼主

生日快乐……笨蛋

521L

我的直觉告诉我,楼主和朋友的话不简单

522L

我有个大胆的猜测

523L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524L八卦君

组长暴露了啊

525L

526L艺术生而无畏

你们猜得没错哦~

527L

!礼仪部部长和音乐社团团长什么时候一起的!

528L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还没有,应该快了吧。

529L艺术生而无畏

关注点要放宽广一点,不能只注意我们几个,会错过不少事的。

530L不要加菠萝啊

加上她们,现在学校有四对了吧

531L楼主

是的

532L

我嗑的cp都是真的!

533L八卦君

终于不用吃狗粮了!我现在就去把民政局搬来!

syluna

在捏咔捏的一些自己的那兔五常设定

在捏咔捏的一些自己的那兔五常设定

Hyakuyaku
( ง &deg;皿&deg...

 ( ง °皿°)ง⁼³₌₃

不知道该如何配字的意识流条漫。

不懂分镜。

 ( ง °皿°)ง⁼³₌₃

不知道该如何配字的意识流条漫。

不懂分镜。

橘卖-偷星肥啵

之前的被屏了

重新发吧,害

我都不知道为啥被屏

之前的被屏了

重新发吧,害

我都不知道为啥被屏

甜小黑

假如联合国是一所学校「5」

只提一句,联合国在后文称为联校

  「1」 「2.1」 「2.2」 「3」 「4」 

就这样,文笔很差


——正文—————————————————


半夜,联校公园

   “亲,你吃点饭吧。”兔子站在大毛旁边,劝着正在生闷气的大毛。

   大毛瞟了一眼兔子,接着郁闷。

   “呶,我把碗放这了,你要吃自己吃吧。”兔子把盘子放在草地上,转身就走。

   这天也晚了,她也瞌睡了,再在这儿...

只提一句,联合国在后文称为联校

  「1」 「2.1」 「2.2」 「3」 「4」 

就这样,文笔很差


——正文—————————————————


半夜,联校公园

   “亲,你吃点饭吧。”兔子站在大毛旁边,劝着正在生闷气的大毛。

   大毛瞟了一眼兔子,接着郁闷。

   “呶,我把碗放这了,你要吃自己吃吧。”兔子把盘子放在草地上,转身就走。

   这天也晚了,她也瞌睡了,再在这儿等大毛想通,她有病啊?


   “达瓦里氏啊,你说我和二毛都是由同一个爹身体里分出来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大毛眼瞅着没同学陪她了,这才开口。

   走了三步的兔子:“……”我倒宁愿你别说话。

   她不得不回到大毛身边坐下:“亲,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再和鹰酱谈一谈,而不是在这抱怨二毛。”

   大毛显得非常焦躁:“我知道,但,达瓦里氏,鹰酱如此挑衅,万一我和二毛打起来,我就非常危险了。”

   兔子仰天叹气:“那你让我怎么说?我又不了解你们的情况。”

   “唉,算了,天也晚了,我们回去吧,过几天我再和他谈,这几天谈话无一例外都僵了。”

   “行吧,不说了,我回去了亲。”兔子打着哈欠回宿舍。


第二天早上

   “鹰酱!我和二毛争斗就你搁那插手,现在还造谣我准备揍二毛,你什么意思?!”

   兔子一进教室,就听见大毛在吼叫。

   “什么叫我什么意思,我告诉你,大毛,我就是这个意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已经在集结军队了。”鹰酱接过脚盆鸡的烟,向大毛喷一口白雾,大摇大摆坐到凳子上。

   “你!……”大毛准备把鹰酱提溜起来,结果被兔子推开。

   “亲,马上上课了!”


   “好了,下课!”这节课又是安理老师的课,在上了二十分钟不知因提了什么敏感词惹得大毛和鹰酱又怼起来后,安理老师拿着速效救心丸果断下课。


   “大毛,你给我停下!”鹰酱怼了半天,嗓子都怼劈了,忍不住说,“我现在局势也很危险,咱俩和平点不好吗!”

   抱着作业路过的兔子斜睨正准备谈和的鹰酱,讽刺:“局势危险,打算和平?那你入侵我南边什么意思?”

   大毛无缝衔接:“就是啊,我没记错的话,你现在自己的事情都管不了,还插手别的同学的事?”


   “大……大毛会长,你快去看看二毛!”门口进来一个同学,气喘吁吁地看着大毛。

   大毛皱眉,这紧要关头,二毛又在闹什么?

   “达瓦里氏,你陪我去一趟。”大毛思虑再三,决定让兔子陪她一起去。

   兔子:哈?


   整了半天,最终三个同学一起去看二毛。


二毛所在的班

   巴巴羊一看见兔子就扑在她身上:“亲!”

   兔子心情难得好了一些:“嗯,小巴,你们班二毛……”

   话没说完,巴巴羊直接回答:“亲,我知道你要问什么。二毛他最近感觉到鹰酱似乎不要他了,于是很奇怪,他端起你们班同学的那种大架子,要不是老师盯得紧,二毛早就跑你们班演讲了。”

   兔子轻揉眉心,她想回去了。这是鹰酱和大毛的战场,关她什么事啊?

   而且骆驼也在这个班,大毛不是和他打好关系了吗?叫骆驼帮他啊!


   “亲,我有个预感,”巴巴羊望着远处都快要扛板砖打起来的三个家伙,语气沉沉,“他们三个不管怎样谈不好了。”

   “小巴,自信点,把预感去掉。”


   “鹰酱昨天才来宣传大毛是我们的文明公敌。”

   “鹰酱昨天不是说大毛已经准备好打二毛了嘛,怎么今天还没打?”

   “行了吧,”兔子听到身后几个西方同学的对话,打断他们,“鹰酱现在内伤有点严重,他可能就是想把别的同学整出比他还严重的内伤,好为他治疗自己争取时间。”

   几个同学惊异地抬头:“兔子会长,你怎么来了?”

   兔子摆摆手:“来一会儿就走,毕竟这没我什么事。嗯……快上课了,我回去了,记得叫老师,实在不行就把校长叫过来。”

洛洛

美好的一天从看见软fufu的小动物们开始~

(全员向注意)

可以当壁纸哦~

美好的一天从看见软fufu的小动物们开始~

(全员向注意)

可以当壁纸哦~

橘猫
【求助帖】当社恐人士玩得上头不...

【求助帖】当社恐人士玩得上头不小心误伤路过的熊应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嘶——”


大毛用力的摇摇脑袋,甩开留在棕发里的雪。


她一双漂亮的眼睛现在带着怨念的神色看向罪魁祸首,几乎是咬牙切齿般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话:


“芬兰鹿!你又在雪球里裹石头!!”

【求助帖】当社恐人士玩得上头不小心误伤路过的熊应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嘶——”


大毛用力的摇摇脑袋,甩开留在棕发里的雪。


她一双漂亮的眼睛现在带着怨念的神色看向罪魁祸首,几乎是咬牙切齿般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话:


“芬兰鹿!你又在雪球里裹石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