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大江山

22801浏览    484参与
Ajou阿九写文从不写大纲

式神戴口罩第三弹,掌声有请口罩赞助商光总登场(鼓掌声)光总:对不起,口罩多真的可以为所欲为(buni)

酒吞:本大爷才不需要口罩那种东西啊?

茨木:挚友…汝看吾的口罩怎么样?


式神戴口罩第三弹,掌声有请口罩赞助商光总登场(鼓掌声)光总:对不起,口罩多真的可以为所欲为(buni)

酒吞:本大爷才不需要口罩那种东西啊?

茨木:挚友…汝看吾的口罩怎么样?


イ相星提灯

寮日常93 200122

[图片]星熊是老妈子,是真的。

酒茨是一对,也是真的。

星熊是老妈子,是真的。

酒茨是一对,也是真的。

凤雏君
带图求取关。 当时看到这个图就...

带图求取关。

当时看到这个图就觉得拆门的一定是吞哥,分工明确。

只用了19号,所以吞哥的炸毛有点奇怪,应该不妨碍认人吧?

带图求取关。

当时看到这个图就觉得拆门的一定是吞哥,分工明确。

只用了19号,所以吞哥的炸毛有点奇怪,应该不妨碍认人吧?

山有枍

这个大江山可谓是非常真实了233333

星熊:就算你们是sp也要给老子这个sr好好打扫卫生。

这个大江山可谓是非常真实了233333

星熊:就算你们是sp也要给老子这个sr好好打扫卫生。

林鸮

嚣乱<28>

   为什么yys要和刀剑一起出活动,爷的肝疼

——————————————————————————————————    晴明等人背朝红叶林,步向庭院。 

   “……呐,晴明(seimei)” 

   “什么事,博雅?”晴明习惯性的的摇着扇子。 

   “刚才那个少年,我觉得他……” 

   “他很奇怪,并且他似乎和酒吞童子等关系密切,是吗?”晴明见博雅...

   为什么yys要和刀剑一起出活动,爷的肝疼

——————————————————————————————————    晴明等人背朝红叶林,步向庭院。 

   “……呐,晴明(seimei)” 

   “什么事,博雅?”晴明习惯性的的摇着扇子。 

   “刚才那个少年,我觉得他……” 

   “他很奇怪,并且他似乎和酒吞童子等关系密切,是吗?”晴明见博雅词穷,道出了他心中的疑惑。 

    “……不仅如此,他用的好像是源氏的阴阳术……不过我擅长弓箭,对此并不精通。” 

    “晴明大人,您不觉得那个少年很像源赖光身边那个……鬼切吗?” 

    “小狗你这么一说,好像是很像啊。”这似乎可以解释为何见到少年时莫名其妙的眼熟了。他在源氏总部见过那个……那把刀,源氏的猎犬。确实是令人印象深刻。 

   “小白才不是狗!!!”神乐顺手薅了一把小白奓起的毛。 

   “好了,小白,乖。” 

   “还是神乐大人温柔啊,哪像博雅大人。”小白显然沉醉在顺毛的惬意中。 

     

   “酒吞,鬼切好像出事了,我稍微去一下。”透着眼内的契约,他模糊的感知到鬼切的状态,他受伤了。 

  “知道了,他的事我不想多管,你看着点就行了。” 

   “嗯。” 

   

   京都郊外 

   鬼切倚靠在树上,周围是正在消失的残肢碎肉和藏在阴影中蠢蠢欲动的恶鬼。 

   “这位置可真是够偏的,鬼切那小子来这干什么?” 

   初芜将手在刀刃上轻摁,一道血迹顺着手流血,他很随意的甩了下手,翠青的草地上溅上人类的血迹。 

   隐去身形,隐去气息,不要被发现。 

   藏在阴影中的恶鬼禁不起血的诱惑,扑向人类的鲜血。 

   “鬼切,你稍微休息一下,我看着。”初芜身周生出结界,隔绝了两人的气息。他顺手拿下鬼切一直紧握着的本体刀。 

   刀已经被妖血侵蚀,弥漫着淡淡的黑气,刀身遍布细小的裂痕,仿佛只要在稍稍用力,就会在瞬间分崩离析。 

   但他知道鬼切没有看上去那么脆弱。 

   通过他与鬼切一同背负的契约,慢慢修复本体刀,蓝绿色的光芒裹住了刀身,灵力带着千年寒冰般的凉意。 

   他背对鬼切,这个角度能很好的环顾四周,视野内几乎没有死角。 

  刀身上的伤正在缓慢修复,蓝绿的灵力缓缓融进刀内.。颈间一暖又是一凉,来自鬼有力的手和尖锐的指甲。 

   “你不要在我饿的时候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啊,还把自己弄伤,真不怕我哪天忍不住吃了你。” 

   他很不客气的拍开鬼切的手,属于妖鬼的手在颈间划过,带出一条淡痕。

   “没事你又饿不死,再说你不是没吃了我吗?” 

   “woc你这个人类面对自己可能被吃的处境就这样吗?!” 

   “不然?你又不会真吃了我。还有,拜你所赐我似乎称不上是个人类了。” 

   “嘁” 

   “刀,拿好。” 

   “谢了,介意在帮我个忙吗?”  

   鬼切低语,深色凝重。

狗子快来啊

新年到了,大家都去神社祈愿了吗?

沙雕阿妈收到的神秘绘马到底出自何人之手?

荒的百分百准确算命究竟是如何产生的?

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

沙雕寮日常【十二】

新年到了,大家都去神社祈愿了吗?

沙雕阿妈收到的神秘绘马到底出自何人之手?

荒的百分百准确算命究竟是如何产生的?

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

沙雕寮日常【十二】

茨吹兔子

痒痒鼠全新宣传片

星熊老妈子哈哈哈

酒茨一起喝酒,而星熊在干活

痒痒鼠全新宣传片

星熊老妈子哈哈哈

酒茨一起喝酒,而星熊在干活

清夢壓星河

当你为他亲自做了小饼干 (式神x你/你x式神)内含大江山组+小鹿男+大岳丸+八岐大蛇

【星熊童子】

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好像也不是,只是你突发奇想的冲进厨房为他做了一盒爱心饼干。

料理并不是你擅长的项目,平时不管是日料还是西点,星熊童子总嫌你做的不好吃。

这次大概也一样。

这个讨厌的小鬼对各种事情都有着超乎面容的成熟。

你预估两个小时内一定可以做好这一盒小饼干。

于是八个小时后,你成功地从厨房跑了出来,围裙上斑驳沾着蛋液,奶油和其他难以名状的小块固体。

“喏,星熊,小饼干。”你一脸宠溺地把手里的盒子递给他,顺便揉他的头。

星熊童子从你手中接过盒子,伸长了鼻子嗅了嗅,“好香。”

随后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急匆匆蹿进了厨房。

“大人!咱不是告诉你了吗,灶台用过要迅...

【星熊童子】

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好像也不是,只是你突发奇想的冲进厨房为他做了一盒爱心饼干。

料理并不是你擅长的项目,平时不管是日料还是西点,星熊童子总嫌你做的不好吃。

这次大概也一样。

这个讨厌的小鬼对各种事情都有着超乎面容的成熟。

你预估两个小时内一定可以做好这一盒小饼干。

于是八个小时后,你成功地从厨房跑了出来,围裙上斑驳沾着蛋液,奶油和其他难以名状的小块固体。

“喏,星熊,小饼干。”你一脸宠溺地把手里的盒子递给他,顺便揉他的头。

星熊童子从你手中接过盒子,伸长了鼻子嗅了嗅,“好香。”

随后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急匆匆蹿进了厨房。

“大人!咱不是告诉你了吗,灶台用过要迅速清理干净。”

“大人,咱要说几次你才会听,打完鸡蛋的碗不立即洗好便要泡许久了,多浪费水啊。”

“大人,烤箱你用完之后又没有及时关闭电源,这样很危险!”

“大人……”

你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要是有后悔药就好了,再也不想和这小屁孩合租了。

 

 

【酒吞童子】

你折腾了一整天,为了给他做一盒爱心饼干。

因为酒吞昨晚表扬红叶做的团子是全平安京最好吃的。

团子,什么团子,谁不知道这红叶是酒吞心中天下第一女神,谁不能分辨这好吃的到底是团子还是红叶,你当时就气愤的摔门而去。

鬼葫芦都没追上你离开院子的速度,怏怏地耷拉着嘴。

于是今天你捧着一盒曲奇站在酒吞面前。

浓浓的奶香混合着杏仁儿碎,看着着实诱人。

但你面前的酒吞一脸不屑,头一撇嘟囔道,“你就用这鬼东西糊弄本大爷?”

似乎还在生气你昨晚私自回房睡的事情。

“你不吃算了。”

你自顾自拿起篮子里的曲奇,放进嘴里一咬,酥脆的饼干立马融化成一汪甜浆,美得你闭起了眼睛。

“嗯……”然后嘴唇就被酒吞强硬的含住,撬了开来,将化未化的饼干被酒吞一股脑搜刮了去。

“勉强能吃。”说着酒吞又吻住你。

他的味道和曲奇的甜交织着涌进你的喉咙,你没好气的推开了他。

“要吃不会自己拿,耍什么流氓!”

“本大爷就喜欢这样吃。”

 

 

【茨木童子】

“夫君,我给你做了盒小吃,你尝尝。”

你将篮子往茨木童子面前一放,掀开布盖一角。

“据说是西洋玩意儿,我闲来无事,就学了学。”

“好香,”茨木童子拉着你的手把你抱进怀里,“吾妻真是贤惠。”

你娇羞一笑,拈起一块往他嘴边送。

“嗯!!果然好吃!”茨木哈哈大笑,捧起篮子三下五除二把小饼干消灭了个精光,末了满足的舔了舔嘴角。

“这么爱吃的话,我等会儿再给你做来。”你捧着下巴笑意盈盈望着茨木,眼里全是爱意。

看的茨木倒有些脸红,挺身打横抱起了你,往内院走去。

“诶?”

“还没吃饱,想再吃点什么,吾妻勿怪。”

 

 

【大岳丸】

你看到家门口蹲了一个黑漆漆的小妖怪,黑的看不清五官,身上布料单薄。

一贯善良温柔的你觉得他挺可怜,就拿出新做的热腾腾的曲奇请他尝尝。

“这京都的饼子味道比铃鹿山的好些。”大岳丸扬起黑乎乎的笑脸看着你,“连女人也比铃鹿山的美些。”

原来是个外乡的小可怜,你连忙请他进院子避避风。

大岳丸没有答应,于是你就搬出了家里所有的曲奇饼塞给他。

后来,你在一次出海游玩时遭遇海难,拯救你的人恰好是年少时施过“曲奇之恩”的大岳丸。

“你还记得我?”大岳丸惊喜又兴奋,亲吻着你的手。

“嗯…那是自然,”你捧着大岳丸的脸,满眼笃定,“从未有人…与你一般黑。”

 

一日你随他到宝库,映入眼帘的是满满一山洞金币。

“你很喜欢金币?”你看着大岳丸,并不觉得他似贪财之人。

“不,”大岳丸摇摇头,“年少时你给我的饼子样子特殊,我只是在寻找与它相似之物,睹物思人罢了。”

 

 

【八岐大蛇】

你是源氏的巫女,生来就是要祭祀神明的。

然而出生就意味着死亡并不代表出生就只为了死亡。

所以你还是个精致的祭品巫女,每天都会做些好看的小饼,分发给身边的人,看着大家的笑容,你会觉得自己也是幸福的。

上祭台那一日,你也并无例外的做了小饼,包好带在身上。

送入密室,你浑身僵硬地被捆绑在祭台上,接受主祭神八岐大蛇的审阅。

你害怕极了,手脚都剧烈的发着抖。

大蛇轻蔑的笑着,剥开你的衣服。

“啪嗒”

装着小饼的布袋掉在了祭台上。

“羔羊想刺杀神明么,有趣。”八岐大蛇打开布袋,本以为会是利刃,结果浓烈的香气却飘进了他鼻子里。

什么愚蠢的人类食物。

八岐大蛇尝了一口。

好像没尝出味道。

再尝一口,嗯……再尝一口好了。

尝着尝着,你就被八岐大蛇扛进了高天原的后厨。

“吾今日吃腻了荤腥,留你一命,全当改善伙食。”八岐大蛇斜眼瞧着你。

“是……”你唯唯诺诺的回应。

“人类,给吾记住了,”危险的绿眸靠近你的眼睛,“汝只允许做吾一人的厨娘。”

 

 

【小鹿男】

寮里有个长相清秀可人的翩翩佳人,却是个胆小易受惊吓的性子。

在战场上脾气倔得不行,下了战场见人就躲。

这精灵一样的小男生来寮里三年有余,与你说过的话却屈指可数。

你想了许多法子也无计可施,直到有一天,你正在厨房张罗着奶油曲奇,突然听到一阵细微的敲门声。

“叩——”

你拉开门,羞答答的小鹿男犹犹豫豫地看着你。

“可是有事?”你拍了拍围裙,用最温柔的声音问。

“嗯…”小鹿男思考了一下,嗫嚅着说,“能否,请大人,也为我做一份饼干。”

你喜不自胜,这可是你们关系能够向前发展的一大步,随即应允下来。

可刚刚关门送走小鹿男你就后悔了。

小鹿男,小鹿,男,小,鹿男。

究竟是小鹿,还是男人啊。

 

翌日,小鹿男收到了一个大篮子。

篮子里端端正正放着一盒人类曲奇,一盒鹿饼干。

小鹿男噗一声笑了出来。

大人,您真是太可爱了吧!


林鸮

嚣乱<27>

 警告!

存稿见底。

————————————————————————————————

  “目前的情况是,红叶喜欢晴明,酒吞痴情红叶,”晴明一行人先离开了,此处省了酒吞,红叶,茨木和初芜。“而红叶想让酒吞原离自己,酒吞却想跟红叶在一起,是这样没错吧?” 

 “确实如此。” 

 “那不如来做一个约定,俗话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只要酒吞选中红叶,那么你们私下解决,若手没选中,酒吞就别纠缠红叶了好吗。”初芜面无表情的对上红叶想吃了自己的眼神“红叶小姐,注意仪态。” 

  “哎呀哎呀,谁让你闻...

 警告!

存稿见底。

————————————————————————————————

  “目前的情况是,红叶喜欢晴明,酒吞痴情红叶,”晴明一行人先离开了,此处省了酒吞,红叶,茨木和初芜。“而红叶想让酒吞原离自己,酒吞却想跟红叶在一起,是这样没错吧?” 

 “确实如此。” 

 “那不如来做一个约定,俗话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只要酒吞选中红叶,那么你们私下解决,若手没选中,酒吞就别纠缠红叶了好吗。”初芜面无表情的对上红叶想吃了自己的眼神“红叶小姐,注意仪态。” 

  “哎呀哎呀,谁让你闻起来这么美味呢?” 

  “茨木过来一下。”初芜并不理红叶,将其送到酒吞身边。 

   酒吞并没注意到初芜在茨木耳边低语时的笑。 

   “你确定这样真的没问题?” 

   “就算失败了也没什么损失,何乐而不为?” 

    茨木觉得初芜用扇子掩嘴轻笑的样子很像晴明 

   地面上画出一道细线,升起一道透明的屏障。随着它的升起,眼前两妖的妖气被涤荡的干干净净,眼前浮起淡淡的薄雾,两个婀娜的身影带上了些许雾里看花的朦胧美感。 

  “你小子,可以啊。”酒吞看着眼前一白一红两身影。即使披着羽织也藏不住的如瀑白发,在雾气中朦朦胧胧,好似薄云遮住的残月。 

  很美,美到挪不开眼。 

  没有妖气,酒吞知道眼前的两妖谁是红叶,那另一个是…… 

  身边的人此时敛住了笑意,被发遮住的眼里,闪过一丝担忧。 

  酒吞向前走去,银发的妖是如此眼熟,但记忆中没有她的身影。仅剩一个婀娜的身影和模糊不清的阵阵铃声。 

   “……本大爷是不是见过你?”酒吞直愣愣走向那银发的妖,她的斗篷半遮住面容,唯有一支鬼角斜刺向外。 

   看不清面容,初芜又隔绝了属于每个妖独一无二的妖气,她……是谁?她并不张嘴,甚至微微侧过了脸,仅剩染上鲜血般的红唇。 

    只觉得诡异的美丽勾人。酒吞意欲伸手,掀开她的斗篷。 

   阳光终于刺穿薄雾,使其逐渐消散。伴随着雾气的散失,那女子的身影,终是泯灭在了酒吞眼前。酒吞似乎有些怅然若失,对着女子消失的地方出神。 

   “……本大爷会信守承诺的,再说,本大爷也不像那种死缠烂打的妖。”他似乎对那个女妖更感兴趣呢。 

  站在初芜的位置,可以看见她的大半张脸,初芜内心so鬼切你以前是怎么对这么好看的人下刀的??? 

  “茨木,走了,回大江山。” 

  茨木不知从何处出现,酒吞走进他,仔细打量下茨木的脸,形不似,但神似。酒吞心里突然有了个恐怖的想法 

   如果那个女子,是茨木,会怎么样? 

   但酒吞知道,像是化身女子这类法术通常被大妖所不屑,茨木他亦是如此,甚至可以说他有些厌恶这类法术。 

   不过,如果是,也不错吧。 


妮妹

整理了一些还没发的小可爱们
里面还有其他小伙伴哟

整理了一些还没发的小可爱们
里面还有其他小伙伴哟

陌子茶。

阴阳师年度新闻盘点

本阴阳寮年度新闻。


1.山海之战结束后,两国少主对坐桌前相顾无言,荒川一幼龄妖怪由于情绪过于激动在向鲸骨开吐口水的时候不小心噎到自己。


2.知名源式阴阳师前来拜访时被拒之门外,某不知名大江山三人组公开放话:让他滚。


3.惊!一男子由于试图拉开混乱中的大江山三人组竟反被击杀,这个社会到底怎么了?


4.离岛知名舞姬不知火竟痛批京都天才阴阳师晴明不是人:这半年活动拼死拼活给你跳了半年的舞了,累死了老子不干了!


5.网传八岐大蛇将放弃毁灭京都,当事人回应:别来烦我,打扰我哄孙子你魂土永远防御加成。


6.某知名学者书翁公开斥责某阴阳师:你逼我撕的书请按原价赔偿给我。该...

本阴阳寮年度新闻。


1.山海之战结束后,两国少主对坐桌前相顾无言,荒川一幼龄妖怪由于情绪过于激动在向鲸骨开吐口水的时候不小心噎到自己。


2.知名源式阴阳师前来拜访时被拒之门外,某不知名大江山三人组公开放话:让他滚。


3.惊!一男子由于试图拉开混乱中的大江山三人组竟反被击杀,这个社会到底怎么了?


4.离岛知名舞姬不知火竟痛批京都天才阴阳师晴明不是人:这半年活动拼死拼活给你跳了半年的舞了,累死了老子不干了!


5.网传八岐大蛇将放弃毁灭京都,当事人回应:别来烦我,打扰我哄孙子你魂土永远防御加成。


6.某知名学者书翁公开斥责某阴阳师:你逼我撕的书请按原价赔偿给我。该维权事宜仍在商讨中。


7.网传鬼王私自与鬼将扯证,记者询问经纪人得知:绝无此事,当事人却爆出惊人发言:我们那叫光明正大扯证。


8.据匿名人士爆料,平安京头号男公关星熊童子正准备与鬼王酒吞童子解除经纪关系并打算索要公关稿费。


9.某国少主由于不敌玉藻前大将胧车而被众妖嘲笑,当事人表示十分委屈。记者向大妖求证得到否认答案:我们只是想起了好笑的事情。


10.京都天才阴阳师晴明发出声明:毁灭平安京请排队取号,目前已排到638262号,请耐心等待。


11.平安京最美女妖评选结果出炉,红叶竟屈居第二,冠军表示:挚友你什么时候给我报的名?


12.居住在平安京的普通人投诉:隔壁平安京那群阴阳师半夜不睡觉集聚在一起已经很邪门了,嘴里还宛如中邪般嘟囔着:给我饭团给我饭团给我饭团…真切希望平安京掌权者可以解决每一位阴阳师的温饱问题。


13.平安京陷落后倒戈的阴阳师在第二天平安京恢复后竟又表示:昨天晚上不过是缓兵之计,对平安京一片忠心。阴阳师晴明为大家颁发称号:平安京第一戏精。


14.山海之战期间某阴阳师过于沉迷蜃气楼打牌,赶回家后发现自己家没了后嚎啕痛哭:我的每日一抽还没抽。


15.记者询问鬼将大江山重建期间的工作量,鬼将表示:每天工作量其实没那么大,就是早上起来腰疼难免影响工作效率。


16.平安京仓管式神集体上书:我们什么时候能有就业用途?


17.平安京一阴阳师竟将自己锻的刀的少年体圈养起来,网友怒斥:源赖光出来挨打。当事人表示:以后我改名叫源赖锅。


18.平安京第一说书人青行灯给小妖怪讲妖怪吃人怪谈竟将小妖怪吓哭:我不做妖怪了。


19.记者向平安京第一公关星熊童子请教如何成为一名好公关,星熊童子仅用七个字回答:有俩不省心上司。


20.平安京阴阳师投票选出恐怖故事:鲸骨•开;起舞,再开;水袭•齿甲;无尽剑狱。


TBC.


在一个寒冷的夜里,等一个温暖的三连。

见习魔女泽喵

最近画的阴阳师漫画,其中一张是阎魔妖刀泡温泉的图,怕挂了就不发了。

后续内容可关注阴阳师漫画屋的《晴明居阴阳录》。虽然这里也更新,但会很迟

https://comic.163.com/comic-detail/5dafafc1b0ef3809d54faf97


最近画的阴阳师漫画,其中一张是阎魔妖刀泡温泉的图,怕挂了就不发了。

后续内容可关注阴阳师漫画屋的《晴明居阴阳录》。虽然这里也更新,但会很迟

https://comic.163.com/comic-detail/5dafafc1b0ef3809d54faf97


陌子茶。

【酒茨】星熊童子的年度报告

你的名字是星熊童子,今天是你使用大江山专属浏览器的第932天。


请查收你的浏览记录年度报告。


今年,您在与我们共度的360天里,搜索了2w+个关键词,相信你一定收获了不少信息。


其中,搜索频率最高的四个关键词是大江山 鬼王 鬼将 混乱,这四个词语对你来说一定有着特殊的意义。


你经常用江山浏览器查询过以下关键句:


鬼王与鬼将并肩作战录像  70

优秀公关案例集锦 63

隔壁情侣x生活过于旺盛打扰到我休息 43

照顾鬼葫芦的...


你的名字是星熊童子,今天是你使用大江山专属浏览器的第932天。

 

请查收你的浏览记录年度报告。

 

今年,您在与我们共度的360天里,搜索了2w+个关键词,相信你一定收获了不少信息。

 

其中,搜索频率最高的四个关键词是大江山 鬼王 鬼将 混乱,这四个词语对你来说一定有着特殊的意义。

 

你经常用江山浏览器查询过以下关键句:

 

鬼王与鬼将并肩作战录像  70

优秀公关案例集锦 63

隔壁情侣x生活过于旺盛打扰到我休息 43

照顾鬼葫芦的注意事项 20

 

希望我们给你提供的搜索结果能够满足您的需求。

 

您在10月30日凌晨3时搜索了“两个雄性妖怪在同一寝殿睡觉会发生什么?

 

漫漫长夜,当时您的心情一定很复杂。

 

此外,你在大江山知道上提问过以下几个问题:

 

鬼王和鬼将打架总是造成严重的经济财产损失,怎么避免损失?

该条问题至今没有人回答,建议您搜索“酒茨上床打架”,该关键词相关问题热度较高,可能有您需要的答案。

 

重建国土需要做什么准备?

该条问题下有两条赞数过万的回答:

鬼王酒吞童子:需要鬼众的支持与我们接下来的齐心协力。

茨木童子:需要挚友。

 

砌墙用什么材料能达到最好的隔音效果?

该条问题下有一条高赞回答

鬼王酒吞童子:你可以住的离我的寝殿远一点。

 

该条评论已被您作拉黑处理。

 

男妖和男妖之间有可能产生后代子嗣吗?

 

自己的一位上司突然变成幼年体该怎么办?

该条评论下有一条高反对回答:

阴阳师源赖光:我养着。

该用户由于受到多名用户举报,已被封号。我们将为用户营造健康绿色的网络环境。

 

希望您的问题都得到了很好的解答。

 

您喜欢在别人的问题下提供优质答案,您今年回答了436个问题,获得了4w+的赞。您一定是个博学多才的人。

 

您最经常在“酒吞童子 草粉”相关的问题下提供答案。

 

您在此问题下说过最多的关键词是“没有”。

 

您在“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是不是隐婚了?”问题下的回答获得了最高赞数。

 

“没隐婚,咱期待着明年初鬼王和鬼将的正式婚礼,届时会有通告。”

 

希望您在新的一年里继续为更多人解答疑惑。

 

今年,我们在音乐分栏相处的703小时里,你一共听了11656首歌。与音乐相伴的日子里,你一定不孤单。

 

11月11日,也许是很特别的一天,你把《单身鬼之歌》循环了52遍,不知道这首歌与你有怎样的故事。

 

11月20日,凌晨4:30,你还在听《婚礼进行曲合集》,无论多晚,我们都在。

 

你将“海国”相关歌曲全部屏蔽,不知道是为什么。

 

今年结束了,而你我的故事还在继续。

 

今年你最常用的社交软件是LFT,在LFT网站下,你留下了你最珍贵的创作。

 

今年你发布了300篇文章,创作的热情想必一直扎根在你心中。

 

你热度最高的一篇文章名为《持续更新大江山鬼王鬼将生活日常》,获得10w+转评赞。

 

收获最多的评论是“gkd”“wsl”,你的读者们一定都十分期待你的创作。

 

今年你最常使用的视频网站是dajiangshanvideo.com. 你在这里留下了深刻的视频记忆。

 

这一年,你看过5274个视频,生活区是你最常观看的分区。

 

你最关注的up主为平安京阴阳师晴明,在10月31日凌晨4点,你将他发布的《教你怎么做一次优秀的紧急公关》看了30遍,这个视频一定与你有特殊的缘分。

 

12月1日,你和161794位小伙伴为《酒吞和茨木打架损坏大江山公物》视频点了赞。在这里,你并不孤单。

 

今年,你投稿了20个视频,被评选为“最受欢迎的生活区up主”。

 

播放量最多的视频是《和茨球与酒葫芦的相处日常》,获得1500w+播放量。新的一年也要加油创作呀!

 

今年,你的最常用联系人是酒吞童子茨木童子鬼切,和去年一样。你和他们的关系真的很好呢!

 

12月2日,你给备注为“京都阴阳师”的人发了20条重复的消息:能不能把茨木童子和酒吞童子送到你的寮里当式神让咱安静几天。

 

这一定是一条重要的内容。

 

期待与你共度新的一年。

 

FIN.

 

别问为什么现在星熊才发年度报告,问就是大江山重建太忙了。

希望你们喜欢,最后悄悄求三连,爱你们。

 

菜叶

摸摸新皮肤
买了公仔
没钱没欧气买盲盒了
俺想知道自己印周边的话
可以跟官方取得合作的
还是说不会侵权
(ノД`)
求解答
啵啵啵

摸摸新皮肤
买了公仔
没钱没欧气买盲盒了
俺想知道自己印周边的话
可以跟官方取得合作的
还是说不会侵权
(ノД`)
求解答
啵啵啵

你狗子哥啊
准备给大江山画一张新年贺图,先...

准备给大江山画一张新年贺图,先发个草稿屯着,考完试再画_(:з」∠)_


准备给大江山画一张新年贺图,先发个草稿屯着,考完试再画_(:з」∠)_


林鸮

嚣乱<25>

   片刻,一明一暗两道符咒交杂在一起,同样是一纸符咒,一模一样的桔梗印与一模一样的咒。 

  “我与他的战斗,不要插手。”晴明阻止了欲帮忙的他人。既然他曾经施展了阴阳逆转之术,那么他就应战胜自己的阴暗。 

   而一旁,茨木与酒吞之间爆发了矛盾。  “茨木童子,你居然与京都的阴阳师同流合污!”灿烂的妖力向茨木袭来。 

   妖怪嘛,有什么想说的,打一架就好了。 

  茨木闪过酒吞的攻势“只要能让挚...

   片刻,一明一暗两道符咒交杂在一起,同样是一纸符咒,一模一样的桔梗印与一模一样的咒。 

  “我与他的战斗,不要插手。”晴明阻止了欲帮忙的他人。既然他曾经施展了阴阳逆转之术,那么他就应战胜自己的阴暗。 

   而一旁,茨木与酒吞之间爆发了矛盾。  “茨木童子,你居然与京都的阴阳师同流合污!”灿烂的妖力向茨木袭来。 

   妖怪嘛,有什么想说的,打一架就好了。 

  茨木闪过酒吞的攻势“只要能让挚友不在沉沦,怎样都无所谓,挚友啊,战胜我,然后我就完完全全是你鬼王的妖了。” 

   “切,本大爷要怎样,还轮不到你来管。”酒吞冲向茨木,茨木以臂挡。 

   这样的场面,不知发生过多少次了。 

   这一下,也足够他们分出胜负了。 

   “我还是无法战胜挚友啊,只有挚友,才能称得上是鬼王。” 

    冲天的妖火,浓烈的神酒,高耸的王座。 

   一旁,两道灵力还在纠缠。互相碰撞,压制,却难以分出胜负。晴明的鬓角,已渗出冷汗。 

  满天的红叶飞舞,让晴明的身影若隐若现。 

  “另一个我,真是愚蠢,你真的对得起,大阴阳师的称号吗?”黑晴明打开折扇,游刃有余。 

   不远传来破空之声,一道箭影闪过。源博雅是个相当感性且意气用事的人。 

   “诛邪,箭。”三箭连发,被黑晴明的结界挡住,随即抽出腰间佩刀,横斩,结界破碎。 

   “言灵·缚”他们之间,有无需言说的默契。 

   “晴明大人可不要逞强哦。”八百比丘尼是手持法杖,占卜之力凝于法杖之上,泛着冰晶般的蓝,冷漠生疏。“这是源于未来的预知。”有光圈从空中缓缓下坠,压迫着四周。 

  又一方结界升起,像伞。 

  “我也想帮助晴明。”声音不大,确很坚定。 

   于灿烂的攻势之下,黑晴明的身影逐渐消散。 

   “麻烦。”他留下了一句话“另一个我,好好变强吧。” 

    “可恶,黑晴明那个家伙,被他跑了。”源博雅放松下来,晴明却逆转了攻击的矛头,直指红叶。 

   “阴阳师你干什么!”酒吞一直留意着这边的动静。“红叶躲开!”红叶的身影与风中的叶融为一体,风吹的肆意。 

   “鬼女红叶,你不惜以吃人的方式来维持自己的美貌,如此行为,我定会将你封印。” 

   晴明依然是平日里淡漠的表情,却少了时常挂在嘴边的笑,显得人冷若冰霜。 

   “晴明大人,您在说什么呢,这保持美丽的方法,可是您教给我的啊,您还说,只要我保持美丽,您就会……” 

   “这不可能!”博雅打断了红叶的话。 

    “不过,那时候晴明大人的气息,和现在的您,好像不一样呢。”红叶略偏着头,若有所思 

“我眼前的晴明大人,和刚才的晴明大人,的确是一个人。不过,你们都不是一起的晴明大人” 

    “黑晴明……”晴明收起了手中的折扇。 

    “喂,阴阳师,你跟红叶发生过什么?”

林鸮

嚣乱<24>

    茨木去找了大阴阳师,安倍晴明。去寻求人类的帮助。他同晴晴明一行人来到了这艳丽的山林。 

     在去往红叶林的路上,遍布着被酒吞的酒吸引来的妖怪。 

     “地狱鬼手!”  

     “言灵·星。” 

     “就凭你们配喝挚友的酒?”茨木嗓音里带了些怒意。他们来到了红...

    茨木去找了大阴阳师,安倍晴明。去寻求人类的帮助。他同晴晴明一行人来到了这艳丽的山林。 

     在去往红叶林的路上,遍布着被酒吞的酒吸引来的妖怪。 

     “地狱鬼手!”  

     “言灵·星。” 

     “就凭你们配喝挚友的酒?”茨木嗓音里带了些怒意。他们来到了红叶林。 

     这一次,红叶出现在了茨木面前,确实是绝美的女鬼啊。 

    “晴明大人,我有变得更漂亮吗?” 

     “抱歉,在下并不知道有关你的事。”晴明手持折扇,淡泊冷清。 

      “啊,晴明大人你好无情。”红叶明显生气了,而源博雅,八百比丘尼,神乐甚至是茨木,都有些惊奇的看着晴明,他们以前认识吗? 

     红叶上前,想挽住晴明的胳膊,晴明微微侧身。 

     “晴明大人,过去的事,你都忘记了吗?”漫山的叶摇曳杂乱无章,带着委屈似的。美人面带愁容,微颦蛾眉,凝脂如玉,口若朱砂,玉指纤纤,轻捻衣袖。 

     这样的美人敢问那个男人不动心?饶是晴明,话语里也微带了些温柔。 

     “红叶小姐,敢问我们曾经认识吗?” 

     “晴明大人你不记了吗?”红叶的眉又拧紧了一分。 

     “抱歉,我忘了曾经的事。” 

     “晴明大人,是您告诉我,这样会变得更漂亮的啊,呵呵呵。”以袖掩口,笑声却略诡异。 

     仿佛乘风而来一般,红叶身边出现一个身影 

   “你,就是我的阳面吗?太弱了。”眼前的男子,脸上有着妖异的妆。冰冷诡谲。 

    “晴明大人,您的方法,很管用哦。”红叶看着黑晴明,“您说过,等我变漂亮了,就……” 

   酒吞也在此时感赶到,“红叶!”

——————————————————————————————————

敏那桑

新年快乐

双更庆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