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大河上下

26浏览    12参与
冰糖雪梨@

【全员】过年啦!

     今年过年特别好。

     屋子里亮堂堂,空调开着暖风,茶几上摆满了瓜子果冻饮料薯片,地上放着几个旺仔大礼包,电脑没有关掉游戏窗口还热着,厨房里蒸汽满满,贴到窗户上,液化成了小水滴。新年联欢晚会即将开始,屏幕映红一片。有些人偷偷放鞭炮,外面时不时传来炮仗声。

     杨湘平,杨嘉悦,杨素诚,杨怀信和吴悠坐在床上打王者农药,陈浩,杨秦和湘夫人忙着贴对联和福字,挂灯笼。杨奇,江淮和李芝玄在做年夜饭,苏梦璃和苏云洁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杨浦...

     今年过年特别好。

     屋子里亮堂堂,空调开着暖风,茶几上摆满了瓜子果冻饮料薯片,地上放着几个旺仔大礼包,电脑没有关掉游戏窗口还热着,厨房里蒸汽满满,贴到窗户上,液化成了小水滴。新年联欢晚会即将开始,屏幕映红一片。有些人偷偷放鞭炮,外面时不时传来炮仗声。

     杨湘平,杨嘉悦,杨素诚,杨怀信和吴悠坐在床上打王者农药,陈浩,杨秦和湘夫人忙着贴对联和福字,挂灯笼。杨奇,江淮和李芝玄在做年夜饭,苏梦璃和苏云洁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杨浦躺在地上的铺盖上睡觉。

    “悦悦,你打的太烂了吧,我可是白银。“你这算啥?我都是钻石了!等着我带你们上分吧。”“你是猪吗?快挂了五次了!你打野吧,我走中路。”“快!我方水晶被攻击了!”“看见那个敌人了吗,湘君快上啊!快走中路啊!”

     “老钱,往左边点,得和右面那个对称呐。”秦淮河喊。“你扶着点我啊啊啊啊啊!我站不稳了!这灯笼这么大啊!”“你不行快下来吧!我整!”

    “你看你这,做菜还挺香呢!”“那是,你可别小看我珠江,我不仅能吃我还会做饭呢!对了,淮河他会做饭吗?”“他哪会啊,就是帮忙打个下手切切菜之类的。”

    芝玄姐今年有点事情,过年期间必须在啊上海办事。于是大年三十这天她就来到长江家里,也帮他共同完成了做年夜饭的大任务。至于淮河吗…他怕自己在家太孤单,总来做客。雅鲁藏布江今年千里迢迢来到上海旅游,长江非常欢迎他们来他家过年。

     “吃饭了!”

     听到吃饭二字,浦子哥噌的站起来。“吃饭了?等的我都快饿死了,我来啦!”

     “一会的,等这局打完的。”

     他出去,看到那几个人打着王者农药,不准备吃饭,说:“什么酱焖鲤鱼红烧肉汆丸子爆炒大虾芹菜炒肉之类的,它不香吗?农药好玩吗?湘君你眼镜都快八百度了,度数可又得增高了。嘉陵妹脸都圆了一圈,再打游戏得胖二十啊啊啊啊啊救命啊!我错了…”

     “看在今天过年我先放你一马,以后你再敢瞎说我打死你。”悦悦姐掐着他胳膊说。湘君点头赞同。

     十四个人围坐在一个小桌子前,菜盘上下叠放,几箱老雪花伺候着。

     “一年又过去了,今年大家还好吗?”

    “没啥大事,除了王者排位上升了,该咋样还咋样啊。”老秦说。

   “诚诚哥你太牛逼了,竟然赶着最后一班飞机从武汉来上海了。”

   “那有啥,那冠状病毒影响不到咱,我们河神肯定没事。”

     “那也得保护好自己呀,戴好口罩。”

      “对了,咱可二十二年没见了。”湘君说。

      “这不算啥,你记不记得当年咱可三百年没见面呢。二十几年一晃就过去了。”

       “算一下,估计你是九八年搬到上海的…对了,你为啥要搬?”湘夫人问。

      “相约九八啊,他当年好像发洪水了。松花江那几个人还凑热闹呢!”

     浦子哥一饮而尽,说: “对了!你女友没了!你当时好像还有点疯,说什么家里有鬼。肯定是涨大水脑子也进水了。”

      长江脸色有点变了。

      芝玄姐看不太对劲,拿起酒杯说: “大过年的别说这些。咱干一杯吧。”

     “干杯!”“新年快乐!”“祝大家万事如意!”“耗子年快乐!”

     “我衷心的祝福大家都能好好活,尽量少发大水,别出事,人类也少搞事情。”

      大家沉默了。

  

  (2)

   饭吃完了,大家都又各自看电视,聊天,打游戏,玩扑克去了。

    几大箱啤酒下肚,大家都喝多了。

   湘君平时好像很稳重,喝了酒后开始疯狂哔哔。

   他抱着媳妇,指着雅鲁藏布江说:“你们可看看啊,我和她,当了几千年夫妻了,我可爱她了,你们可都还是光棍吧~单身狗~”

   “滚吧,智障东西。”

   “我以前可有过好几个女朋友呢~你算个屁呀!”

   “别得瑟,信不信我揍你。”

    淮河呼地站起来,大叫:“你们这群有过对象的都他妈别逼逼了,我可是母胎单身!你们谁是?”

    气氛突然凉了。

   突然,不知谁喊了一声:“群里发红包了!”

    大家沸腾起来。

   “我来啦!”

   “我靠,才一毛六”

    “蚊子再小也是肉呢,我都没抢到。”

    “这包太少了,才有三个包,等着下个发包的至少二十个。”

    “我抢到五块钱啊啊啊,手气最佳”岷江说。

   “你得给咱发个红包。”

    “哎呀~我今年赋闲在家,穷啊。”

    苏梦璃一把抢过手机,打开微信钱包,喊: “两千四百一十二点三元,发个红包还是够的吧。”

      “别这样,大过年的发个包算啥呀?”

      “快发吧。”

      “要不,让他唱首歌?”

      “别别别,他唱歌特难听,简直是惊天地泣鬼神。”

      大家拿着手机抢红包,难忘今宵的声音在耳边环绕。

     (3)

     晚上,嘉陵江把大家聚集到一起。

     “告诉你们一个大消息。我脱单了!”

    “谁呀?”

     “你们猜一猜,他也是一个河神,来自天津。”

     “诶,是不是海河那家伙?”湘君问。

      “对啦!”

       “他说话特别有意思 ,我们俩都领证了。”

       “我的天哪,就是那个朱逸群?我不太了解他,不过他好像挺好的。”

      大家很希望他们早日办婚礼,顺便可以蹭几顿饭吃。

  (4)

    到了跨年时,大家都形态各异了。浦子哥,淮河,老秦和悠悠姐已经倒在地上睡着了;悦悦姐和芝玄姐喝的酩酊大醉,说着胡话。还有几个人打游戏,几个人看联欢晚会。

    “五,四,三,二,一,新年快乐!”

   “过年了!”

    

冰糖雪梨@

和半夏之猫系列配合食用效果更佳

和半夏之猫系列配合食用效果更佳

冰糖雪梨@

【全员向】快过年了

   今天,汉江赶着武汉最后一班飞机来到了上海。他到了杨奇家,还没来得及脱外套,就给每个人一个大大的拥抱。(大家小心呐别传染啊)

     今年大概有十几个人要在长江家过年。大家来自中国各个省区市,买了各地的特产礼物,大包小包的互相送礼。

     湘江带着媳妇来了,背着腊肉和臭豆腐;嘉陵江带来了重庆特色魔鬼辣椒;汉江给大家带来了N95口罩和消毒水;秦淮河拎来了几只鸭子。

     这屋子里放着这么多奇奇怪怪的...

   今天,汉江赶着武汉最后一班飞机来到了上海。他到了杨奇家,还没来得及脱外套,就给每个人一个大大的拥抱。(大家小心呐别传染啊)

     今年大概有十几个人要在长江家过年。大家来自中国各个省区市,买了各地的特产礼物,大包小包的互相送礼。

     湘江带着媳妇来了,背着腊肉和臭豆腐;嘉陵江带来了重庆特色魔鬼辣椒;汉江给大家带来了N95口罩和消毒水;秦淮河拎来了几只鸭子。

     这屋子里放着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气味简直又香又臭,五味俱全。

     大家都好久没见了。

   注:明天晚上更新哦  大家一定要保护好自己戴好口罩少出门

    

冰糖雪梨@

【长江】半夏之猫(3)

     我是谁?我在哪?我的未来会如何?

     我和她最初因共同爱好而相识,拥有相似的经历,我非常爱她,她也爱我,已经认识三年了。和她在一起,只是看着就感觉非常幸福。上天啊,一定要这样吗?就是看不惯我们吗?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我的人生如此糟糕!

      我生来就是长江江神,有什么错吗?我每天都小心,尽量避免发大水,还不够吗?老天,可不可以看看我们河神们都混成什么样子了!拉车搬砖种地,我什么脏活累活没干过,都不就是为了在...

     我是谁?我在哪?我的未来会如何?

     我和她最初因共同爱好而相识,拥有相似的经历,我非常爱她,她也爱我,已经认识三年了。和她在一起,只是看着就感觉非常幸福。上天啊,一定要这样吗?就是看不惯我们吗?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我的人生如此糟糕!

      我生来就是长江江神,有什么错吗?我每天都小心,尽量避免发大水,还不够吗?老天,可不可以看看我们河神们都混成什么样子了!拉车搬砖种地,我什么脏活累活没干过,都不就是为了在人间求生存啊!我们大部分人都是善良的,都会尽心尽力完成自己的任务。可就是那几颗老鼠屎般的人,损坏了所有河神的名声,让大家觉得我们都是暴戾的人。

    至于人类,只要不太过分,我都假装不知道。假装我不知道有的黑心企业往江里倒废水,不知道有人电鱼毒鱼,不知道上游有人类过度砍伐树木导致水土流失,不知道不合理的圩垸减少了湖泊们的面积,抬高洪峰。这不仅导致了江中的很多物种濒临灭绝,而且我的支流们有的因此消失了,有的成了臭水沟。他们可都是生命啊!这可越来越过分了啊!你们不知道吗?

     我连自己的支流都保护不好。

     有人说,当你出生时,你的命运就已经决定好了。所谓的逆天改命,也都是安排罢了。

     这是真的吗?

     这是我的错吗?

     我会反抗的。

     我很会反抗。

     什么都挡不住我。

     我躺在床上,孤独的声音不断放大,充斥着我。

     我闭上眼睛。

     睁开眼睛,我还在家里。

    可是感觉有点不对劲。棕色的地板是黑色的,白色的墙壁也是黑色的。窗外冒着阴森的绿光,地上画着六芒星,家具移了位置,桌椅板凳四脚朝天,墙角上长满了彼岸花,墙上有着大大小小的血迹和抓痕。我悄悄爬起来,趴到门边。

    有一个人站在客厅里。他身体瘦弱,简直看得见血管。他的头发很长,脸色苍白,眼睛血红,牙齿尖锐,脖子和手腕上有着一圈刀割般的痕迹。他和我穿着完全一样的衣服,身高也相差无几。

    你永远无法改过自新的。

    “你真以为自己很棒吗?好不容易学会一点像人类一样的情感?”

     “你是无法控制你心中的野兽的。”   

     虽说我总发大水,可这样的场景我也没见过。其实我这辈子都没见过几次鬼。看着这东西站在客厅里对我说话,我表面上波澜不惊实际上心中飞过不知多少个草泥马。我告诉自己:这是假的这是假的这是幻觉我在做梦,心中默念马克思列宁格勒唯物主义,偷偷藏到衣柜里。

    我能听到他的脚步声。

   “你现在是不是很害怕呢?可是我想更近地看看你。我来找你了哦,我能听到你急促的呼吸声。你是逃不掉的哦,付出代价吧。”

     他走进了我的房间。

     他的爪子擦过墙壁。

     安静的可以听到心跳声。

     “你在哪儿?床底下?桌子下?衣柜里?”

     他故意蹭了几下柜子。我在里面,心突突突的跳。

     他掀开柜门。

      “找到你了。”

     他紧紧抱住我,说: “你想挣脱束缚吗?想脱离苦海吗?来,到我的世界吧。像一只野兽…不受约束…尽情杀戮…”

    我很害怕,身体不受控制的发抖,呆呆的站着。

     他看我不说话,紧紧咬住了我。我清晰的感觉到他的牙齿刺入了我的脖子,自己的鲜血在流失。

    我要死了。我闭上眼睛。

  无尽的黑暗在盘旋,寂静的声音震耳欲聋,我不停的下坠,周围什么也没有,失重感如潮水般向我涌来。过往一幕幕在我眼前呈现。

     我是真的要死了。

     过了一会,世界变回了原样。我醒来。地板是棕色的,墙壁是白色的。我依然躺着床上。

    我瞄一眼客厅,什么也没有。

    我还活着。

    我再也睡不着了,坐在窗前。

    外面的世界仍是一片黑暗。除了时不时的犬吠声和风吹树叶的声音,简直安静极了。

     第二天早上,我打开电视,播报着抗洪救灾。

    后面发生的事情,大家当然都知道。

     愿逝者安息。

     

     

       

    

      


冰糖雪梨@

【河流拟人】看看群里的人,猜猜都是谁?

【河流拟人】看看群里的人,猜猜都是谁?

冰糖雪梨@

半夏之猫(2)

    初夏的清晨,阳光暖暖的洒进屋里,温暖而明亮。我打开窗户,一股新鲜的空气扑面而来。几只小鸟唱着清脆的歌。我穿好衣服,准备出去买早餐。


   可是一出门,我就看见我家门上有个大大的红色的“死”字。我惊呆了,一定是某个图谋不轨的人拿喷枪喷的。我过滤了一下一些自己可能得罪的人。我想,一定是杀猫的那个人干的。

     我顾不得吃早饭,赶紧去了派出所。

      “请问你有什么事?”...


    初夏的清晨,阳光暖暖的洒进屋里,温暖而明亮。我打开窗户,一股新鲜的空气扑面而来。几只小鸟唱着清脆的歌。我穿好衣服,准备出去买早餐。




   可是一出门,我就看见我家门上有个大大的红色的“死”字。我惊呆了,一定是某个图谋不轨的人拿喷枪喷的。我过滤了一下一些自己可能得罪的人。我想,一定是杀猫的那个人干的。

     我顾不得吃早饭,赶紧去了派出所。

      “请问你有什么事?”

      “我家被油漆喷了死字,我觉得可能是因为有一件事。前几天我家猫丢了,我去找猫,看到有一个男的杀了我家猫,拿着我的猫扒皮。他看见我就打我,我就只好正当防御。我听他还说着什么老大老大的,我感觉他们可能是黑社会的,跟踪我发现了我家。我怕他们陷害我。”

      他们走了流程,记录了案子,然后就让我回家等待。

       后来,怪事越来越多。我家大门上的钥匙孔被人粘住,门缝里塞威胁书,贴鬼符,墙上糊狗屎,窗户被打碎了两次。这使得我出门总感觉后面有人跟踪我,可是一转头就消失不见。当时我想,既然我都报案了,警察一定会把他们绳之以法的。

     我等了很久很久,都没有消息。

     那天晚上,我终生难忘。家里关着灯,外面极黑,电视聒噪的响着,亮着。仔细听,指针滴滴答答的不停流转着。

    八点,九点,十点。她还没回家。我坐在沙发上,困的昏昏欲睡。

     “当当当…” 敲门声唤醒了我。我特别高兴,打开门,喊:“小可爱终于回来了!你咋这么晚还没回来!”

      仔细看看,门外站着的根本不是我女朋友,是一个大男人。

     “哎呀对不起。我看错了。”

     “你是程莉莉的男朋友吗?”

      “是的。”

     “我是她小舅舅,她现在受了严重的伤,现在正在在医院抢救。”

     我的头顶好像炸了个大响雷,眼前发黑,大脑一片空白,身子如木头般戳在地上。他看着我,什么也没说,带我去医院。

     她躺在抢救室里,脸色苍白,嘴里插着呼吸机,双手上扎了四个留置针,不停输送着各种液体,心电监护滴滴的叫着,血顺着伤口滴到床单上,染红一片。医生与护士们围着她,指指点点,说着什么。 旁边病人的家属跪在地上,大声哭喊,护士说,他几分钟前就死了。我没心情看。

    医生带我们俩去一个安静的地方。他说:“病人受伤太严重了,抢救可能也没有用了,存活的几率非常小,即使活下来也肯定是植物人。”我的耳边好像轰的一声 ,什么也听不清了。双眼模糊了,身体好像被电击,两腿发软,瘫坐在地。隐约中,好像看见那个大男人,她的小舅舅,直直的站着,默默流泪,颤抖着签了什么。

     她静静的躺在棺材里,身边挂着遗像,放满了菊花。来的人不多。他们轮流跪到灵前,没有我想的那种流程化的嚎哭大叫,都平静的悲伤。她走的时候我哭不出来,可是后来却经常一个人偷偷号啕大哭。

       直到她被推进火化炉,我的脑子才脱离糊涂,真切意识到:我的女友,死了。

        中午吃饭时,她舅舅坐在我旁边。他喝着白酒,对我说:“兄弟,干一瓶。”我喝了二两白酒,脸红红的。

    他悄摸说:“告诉你个事,其实莉莉是被人拿刀砍死的。那天晚上,她下班的路上。”

     “快报警啊!”

     “没用的。你不知道吗?这里的黑帮有保护伞。不知道她是怎么惹到他们的。 ”

    我极度震惊,告诉了他事情的经过。 他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拍着我的肩膀说:“唉。莉莉两岁的时候爸妈就死了,是我和她舅妈收养了她。我们一直待她如亲生女儿,她也不负众望,考上了大学,成了心理咨询师。这天煞的人渣,真他妈下一百回地狱都不够。我不怪你,因为你也不想她死,这不是你的错。没办法,这就是命运啊。人活一辈子都不容易,早死早超生,等着找大仙拜一拜,让她投个好胎吧。”

     葬礼结束,我回到家。屋子里黑黑的,恐怖的气息充斥着我。我倒在床上,思绪久久不能平复。

    这是我的错吗?是我害死了她吗?如果我们俩没有相遇她会不会没事?为什么是我?不是我!我这辈子怎么这么糟糕!

    这自内而外的腐烂恶臭,只有彻彻底底的冲刷才能结束这绝望。

     

     

    

    

   

     



冰糖雪梨@

【河拟】半夏之猫(1)

     本系列纯属虚构,与现实中任何人物及团体无关,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俗话说,猫咪是公平公正的象征,因为它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不会加以区别对待,不论你是贫穷或者富有,它都看不起你。

   我家的小七是个男猫,每天都四处游荡,自由自在的。时间可真快呀,我在九七年的夏天捡到它,转眼就过去一年了。它很傲娇,一般情况下我叫它的名字,它就只瞄我一眼,然后就假装没听见似的走开了。不过,一旦我打开食品包装袋,这猫来的比谁都快。只要我稍微碰一下袋子,它就立刻像离弦的箭一般射向...

     本系列纯属虚构,与现实中任何人物及团体无关,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俗话说,猫咪是公平公正的象征,因为它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不会加以区别对待,不论你是贫穷或者富有,它都看不起你。

   我家的小七是个男猫,每天都四处游荡,自由自在的。时间可真快呀,我在九七年的夏天捡到它,转眼就过去一年了。它很傲娇,一般情况下我叫它的名字,它就只瞄我一眼,然后就假装没听见似的走开了。不过,一旦我打开食品包装袋,这猫来的比谁都快。只要我稍微碰一下袋子,它就立刻像离弦的箭一般射向我的薯片,辣条或者猫粮。俗话说“十只橘猫九只胖,剩下一只压断炕”。  它现在刚刚一岁,体重已经飙至二十多斤了。他可天天晚上出去玩呢!真是基因好。

   那天饭点,我像往常一样搓猫粮袋子呼唤它。过了五分钟,没来。我呼唤它的名字,又过了五分钟,还没来。我当时并没有在意。

   三个小时后,它还没有回家。平时白天它可几乎不出门的。我感觉很不对劲,出去找他。

    “小七?小七!你在哪儿?回来吃饭吧!”我拿着它最爱吃的猫罐头,走街串巷,没有任何回应,连平时和我熟识的的野猫们也消失了。

    天色渐沉。当我准备回家时,小巷子里一间肉店里的嚎叫声引起了我的注意。我悄悄的溜到半掩的门旁。

     一排一排的猫塞在笼子里,一片一片的猫挂在绳子上,一块一块的猫堆在地上。笼子肮脏不堪,满地粪便。猫们凄厉的叫着,有的已经死去了,被踩在下面。一个长着大胡子的男人,正在抓着我家小七的尸体扒皮,肩膀上夹着摩托罗拉。

    “老大?猫到了!今天我走街串巷逮到了好多猫!尤其有只大橘猫,得有二十斤重!咱们今天可赚了!等着明天去卖给那些饭店。晚上吃一顿……”他将皮肉分离的尸体扔到桌子上。

    我越听越气,浑身发抖,心跳加速,紧咬牙关。我轻轻的到侧面,捡起一个木棒。他看见我,大喊:“你谁呀?快特么给我滚!”“这他妈是我的猫!你个王八蛋!”听了后,他立刻挥拳头打我,不过我跑得快,冲到他面前,给他扇了一个大嘴巴子。他操起桌子上的菜刀砍向我,我闪开,跳上桌子,举起木棍,打他的脑袋。他捂住头大叫,刀落到了地上。我赶快捡起猫和刀,记住路标和门牌号,跑了。我可是打了几千年架的人,人类中我还没发现谁能赤手空拳打过我的。(拳王:???)

    “小七,咱回家了。”我抱着猫,心里刺痛,双眼模糊了,大脑一片空白。回到家,我将猫缝好,洗干净,跑到家后的草地上,举起铲子挖坑,铺上小垫子,放上它生前最爱吃的猫罐头。我轻轻的把它放下,抚摸它,埋上土,鼓成一个小包。我呆呆地站在那里,心里七上八下的翻滚,把眼泪咽到肚子里。

    晚上,我女朋友回家,看见我,说:“诶,猫呢?”我说:猫死了,被偷猫贼杀了。她以为是因为我的疏忽,刚想骂我,看见我的带血的衣服,她沉默了,将头埋进胸前,抬起头,衣服湿了。

     第二天早上,我带她去看看那个小墓。她蹲下,放上几朵野花,悄悄说:“可爱的小七,你下辈子你可不要再做猫了。世界上有好多坏人呢。做只大熊猫吧,也是猫,每天都有人伺候,吃得好住的好,不会被杀。”她站起来,看着我,紧紧的抱住我,眼泪落在肩膀上。

  那个人拿起电话说:“老大,咱不能饶了他…”

     

冰糖雪梨@

【长江淮河】恐怖(gao xiao)之夜

  1997年的某个夜晚,我和淮河在家里吃饭。他和我住在同一个楼里,也算是邻居了。他总来我家蹭饭 ,我猜很可能是因为他懒得做饭。

   桌上几道菜不一会儿就一扫而光。之后我去洗碗,他去洗澡了(真是蹭的无微不至)。我将水龙头打开,拿起一个碗,用我八百年的马杀鸡技术蹂躏它。

    我还没洗完两个碗,啪的一声,停电了,随后,我就听到了淮河的尖叫声和东西碰倒稀里哗啦掉落的声音。我以为他在厕所里遇到了危险,立刻放下碗摸着黑去找他。他也想去找我,披上毛巾就跑出了卫生间。...


  1997年的某个夜晚,我和淮河在家里吃饭。他和我住在同一个楼里,也算是邻居了。他总来我家蹭饭 ,我猜很可能是因为他懒得做饭。

   桌上几道菜不一会儿就一扫而光。之后我去洗碗,他去洗澡了(真是蹭的无微不至)。我将水龙头打开,拿起一个碗,用我八百年的马杀鸡技术蹂躏它。

    我还没洗完两个碗,啪的一声,停电了,随后,我就听到了淮河的尖叫声和东西碰倒稀里哗啦掉落的声音。我以为他在厕所里遇到了危险,立刻放下碗摸着黑去找他。他也想去找我,披上毛巾就跑出了卫生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怎么了?我来了!”“我靠!有人盯着我!还在动!”

     这可吓死我了。我大声的喊:“外面有人吗?”没人回答。我摸索着到了淮河身边。他趴在地板上,听到我的声音,哆哆嗦嗦的说:“太可怕了…外面…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会发光…”“我去看看。”我顺势趴下,看见确实有一双眼睛在冒着悠悠的绿光,还时不时的移动位置。我也很害怕,就继续观察。

     “喵嗷嗷嗷嗷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呀!闹鬼了啊!鬼叫啦啊啊啊!”“喵嗷嗷嗷嗷嗷”“啊啊啊啊啊啊啊!”过了几秒,我冷静一点,看见淮河那家伙居然紧紧抱着我…我小心翼翼的站起来,去找手电筒。我走了几步,踩到了什么东西,Duang一声摔倒在地,满身都是粘稠的不明液体。给那家伙吓得嗷嗷叫。

     我从另一个屋子里找到了手电筒,慢慢的溜回来。打开一看,外面是一个小小的东西。我鼓起勇气,出门查看。

      一只小奶猫趴在外面,看见我,喵喵叫。它估计失去了猫妈妈,再看见两个庞大的不明生物尖叫,拿着不明光线照射它,也吓坏了,盯着我嗷嗷叫。我把它带回屋子里,仔细看它。它是一只橘猫,大概两个月大,背是橘的,肚子白的,爪爪好像穿了白手套。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我看。还是很萌的。

     后来,它成了我的猫。我成为了光荣的铲屎官。那天是七号,所以我把给它起了个名字小七。我家猫是最可爱的猫,不接受反驳。

冰糖雪梨@

【长江】熊里熊气

“放下过去,展望未来。”

    那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可是我并不知道。

     我生成在人类文明出现之后的某片森林里。生来我就知道自己不是人类,是个河神。除了这个,我一无所知。一群猴子们发现了我,它们大概看我是一只落单的没毛猴,觉得我可怜,收留了我。它们给我食物,教我生存。因此我才没有饿死,幸运的活下来了。

    一天,我跨在树梢上,看见路过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我好奇的从树上下来,悄悄躲在树后。他看见我,愣了一下,拉住了我。...


“放下过去,展望未来。”

    那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可是我并不知道。

     我生成在人类文明出现之后的某片森林里。生来我就知道自己不是人类,是个河神。除了这个,我一无所知。一群猴子们发现了我,它们大概看我是一只落单的没毛猴,觉得我可怜,收留了我。它们给我食物,教我生存。因此我才没有饿死,幸运的活下来了。

    一天,我跨在树梢上,看见路过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我好奇的从树上下来,悄悄躲在树后。他看见我,愣了一下,拉住了我。

     “你跟我回家。你是长江江神,有更大的事情要做,不要在这里待着了。”“啊欧啊欧啊啊啊””“你不会说话?”他往我的嘴里塞了一块奇怪的东西,我居然就会说话了。他带我到了仙界。

    他给我起了个名字。“你就这样吧。你就叫杨奇吧,你的家人们都姓杨,看你也天天像猴似的爬上爬下,就这么叫吧…”我好懵逼,为啥呢…

    他是我干爸,不是我亲爸,我没有亲生父母。他是亚洲领主。棕色卷头发,高鼻梁,颇有一番中亚人的感觉。当我看到他的第一眼开始,我就感觉他很特别,非常信任他。

     他让我洗澡,给我套上白色的长袍(神仙们当时都穿这个),告诉我一些神仙交往基本的礼仪。

     他带我到了一个很大的房间。里面全是小孩子。大大小小,高矮胖瘦,什么样的都有。

    “她叫杨嘉悦,嘉陵江。他叫杨素诚,汉江。他叫杨秦,秦淮河……”他带我认识了一大堆人,他说,这些人都是我的支流,我是他们的哥哥。我再一次懵逼了。我怎么突然有了这么多弟弟妹妹!我只能一一握手问好。回去时天色已晚,感觉自己已被掏空。

    我发现这里像猴群一样,有着看不见的等级制度。我爸一说话,很多大人都言听计从。可是有些神仙如果来了,我爸爸也得点头哈腰。不仅仅是大人,儿童们也是这样。有一对兄弟—后来我知道他们分别是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非常出名,很多孩子都和他俩玩。还有莱茵河和多瑙河他们虽然也是兄弟,可是关系很不好,天天打架。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银白色头发的小男孩,他比我晚来了好几年,看着比我小很多,却总想出风头,因此大人们总批评他。可是有几个孩子—可能是他的支流 把他当做大哥,听他的话。那些小孩组成集体孤立我,他们吃好吃的不带我,有好玩的不告诉我,我要是去问,他们还会骂我。我被忽视了。只有黑龙江—他同样被排挤以及我的支流们喜欢和我玩。

     一天,那个白头发的小男孩故意找到我。他看见我的玩具,抢走就跑。我拼命的追赶,找到了他。他说:“你还能追上我,真的也不赖啊。我也不缺少玩具,就是抢着玩罢了。还给你吧。我叫冯夷,黄河。记住我,小家伙。”“抢我东西?你看看自己才几岁!快给我滚!要不然我打死你!”我气的要死,很想打他。真欠揍。

     后来有一次,他骂我当时最喜欢的小姑娘(我不会告诉你是谁的)像屎,说我是喜欢吃屎的猪。我极其愤怒,情绪要爆炸了,控制不住自己把他打了一顿。我告诉爸爸,他严厉批评了冯夷,找来我们俩,对我们说:“你们以后是要在同一片土地上生活的,是可能要相处一辈子的,不能打架。”当时我真是太不理解了。

    仙界有很多人间没有的动植物品种。在我家后山,生长着一些非常大的万年古树,大概得有一百个人才能抱住。五颜六色的低矮灌木,各种奇特的浆果树。九条尾巴的狐狸追逐着长着鸡爪的猪,带翅膀的鱼在天空中大片的飞,长着人脸的猫头鹰在树枝上静静的坐着。汉江,岷江,黑龙江他们是我的好朋友,经常带我下河摸鱼洗澡,上山采果子,抓知了。不过更多时候,我喜欢自己在外面溜达,爬到那些大树上,树冠上就是我的世界。我有个小小的秘密基地,在一个大树洞里,铺上一张垫子,放我最爱的玩具,画一些我设计的奇妙图纸。那时的生活,养成了我自由烂漫的性格,每天我都非常快乐。

    我爸看见我满身大汗,笑着说:“你天天有这使不完的力气,出去搬搬砖什么的多好。”

   我大概八岁的时候,我爸带回来了一只超级大的鱼。那鱼比当时的我都高!他交给我一个艰巨的任务:解决这条鱼。我右手紧握着锤子,左手试图抓住它。可是这鱼身体滑滑的,刚摸到它就哧溜划走了。我多次尝试,可是它总溜走。我气的咬牙切齿,爸爸却在旁边围观,喊:“尽快!别让鱼干死了,不好吃了。”突然,我想到一个机智的办法。我骑在鱼上,抱住大鱼,它拼命扑腾,带着我蹦跳。我抓住鱼脖子,稳准狠,Duang 一声这条鱼就被敲晕了。他过来,教我如何处理鱼的内脏。我问他:“为啥让我干这个?”“你是江神,以后可能会有人类祭祀你,他们不会给你切好肉,都是整只的,你必须学会自己解剖。”他说。“为啥他们不给我弄好?帮人帮到底呗。”“我也不知道啊,我不是人类。”

      就在那年,我上学了。虽然我也算是个神仙,可还是要上学。整天都要在学校呆着上课,真是无聊。每天上课,我就瞅瞅老师的脸有几个痘痘,玩自己的手,或者偷摸和同桌说说话。操场侧面有几棵大树,我每天下课就爬到树上俯瞰学校风景,如果下面有人经过,我就突然出现,吓他一跳。我当时胆子可真大啊。一次,班主任经过,我从树叶中探出头,嗷嗷嗷的叫,差点没给他吓死。(我不会告诉你后来老师找我家长了…)

   我十六岁那年正式成为河神,举行了仪式(据说只有大河们才有)。那天,我梳好长发,戴上了一个像“山”字的金色头饰,身披一件绣着精美花纹的蓝色长袍。我站在礼堂里,首先那些高级神仙们对我说了很多,然后我的父亲念稿子。之后,他亲自递给我一支宝杖。我双手接过,深深地为他鞠了三个躬。我们庆祝了整整一夜,喝到酩酊大醉。

    自从我来到人间,我就再没有见过他。到了后来,连接人间与天上的天梯断开,我更是永远不能回去见到他了。再后来,他有几次来到凡间视察,可是我也凑巧不巧的错过了。到了现在我有时仍会想起他棕卷色的头发,柔软的拥抱和温暖的笑容。我不知何时能再与他相见!

冰糖雪梨@

【长江x黄河】往事集

    八百年前…

    黄河狞笑着,拿着剑冲进长江家里。房门敞开着。长江躲在侧面房顶上,静静的看着。他刚踩到院子里,还没反应过来,就掉到坑里了。他慌张的抓墙,试图爬出来,大叫:“这tm是个陷阱啊啊啊!杨奇你个混蛋特么的给我滚出来!出来单挑啊!”他跳下房顶,手持弓箭,猫步走到坑前。拉满弓,向侧面射了一箭。“你不要再想歪主意了!我早就知道你想做什么了!马上回去我就给你条活路!”冯夷惊了。

    大概一周前的那天,长江坐在家里喝酒。正尽兴时,传来一阵敲门声。“老杨!给我开...

    八百年前…

    黄河狞笑着,拿着剑冲进长江家里。房门敞开着。长江躲在侧面房顶上,静静的看着。他刚踩到院子里,还没反应过来,就掉到坑里了。他慌张的抓墙,试图爬出来,大叫:“这tm是个陷阱啊啊啊!杨奇你个混蛋特么的给我滚出来!出来单挑啊!”他跳下房顶,手持弓箭,猫步走到坑前。拉满弓,向侧面射了一箭。“你不要再想歪主意了!我早就知道你想做什么了!马上回去我就给你条活路!”冯夷惊了。

    大概一周前的那天,长江坐在家里喝酒。正尽兴时,传来一阵敲门声。“老杨!给我开门!我是赵晨!要出大事了!”他迷迷糊糊起来,打开大门。他进了屋,连鞋子都来不及脱就拉着杨奇的手,说:“你要没了!”这可给他吓了一激灵。“说,什么事?”“黄河想杀了你呀!已经准备改道打到你家了!快跑吧!”“我靠!我得想想办法。我才不能让他溜走。是人先来还是水先来?”“他好像人要先来要挟你,然后过几天水到。”赵晨答。“那还好,有救。”

        他俩一起把家中的贵重物品搬出,杨奇家只有一个大门,所以他们在家门口挖了个大坑,做了三个陷阱。即使一个没中也有第二个,第三个。如果他避过去了,只要他一打开屋子的门,门上挂着的的大石头会立刻掉下来。他势必会惊慌乱窜,就更可能掉进屋外的陷阱。如果他往屋子里跑,有一条护家的大狼狗。假使他打开箱子,箱子里可全是致命的毒蝎。

       不出所料,黄河他中计了,正在陷阱里挣扎。长江威胁他:“现在你马上给我回去,要不就做我支流,不然我杀了你!”黄河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了他。他南下,殴打并囚禁了淮河,经京杭大运河流入长江。

     八百年后,机会到了。长江经过这么多年的发育,比之前强大很多。他翻墙进入羁押淮河的监狱,找到他。他终于要咸鱼翻身了。

     “你想出来吗?我可以帮你。不过有个条件。”“可以可以,什么都行!”“你得做我支流。”

     淮河已经被折磨了这么多年,狼狈不堪,只要能出去他就是做牛做马都可以。听了他的话,江淮狂喜,哭着同意了。

      第二天晚上,长江带着他越狱了。跨过了三道栅栏,爬过了三道窗,钻过了通风口,终于重新呼吸到新鲜的空气。

      “我被压在这鬼地方六百年了!孙悟空都没我流弊!”他兴奋的说。 

       “我们一起来,改变这混乱的一切吧。”

     杨奇找到冯夷,与他谈判了一整天。最后,黄河他改道回到了他的老家。长江暂时没有后患了。“我不要你人,我也不要你钱,我只是想除了黄河这家伙。”他送给淮河一些钱,让他自己生活去了。

冰糖雪梨@

人物设定列表

     重点!!!河神化形不是人类!即使做出一些反人类的事情,也是可能的!论角色不论人!仍在设定ing…

河神总特性:河在化形在,如果河流消失化形就会消失。汛期性情普遍激动,尤其是发大水时,简直控制不了自己。(请自行脑补人类发疯场景)过了汛期变回原来的自己。本体会影响化形!!化形可以影响本体!(不过很小)(例:河神可以使河流发大水,但如果下雨太大发大水他们也无能为力的)水利工程,大坝,水库,会对他们的身体造成伤害。视工程大小不同。项圈,手环。就像哪吒之魔童降世中的乾坤圈,孙悟空的紧箍咒的作用。控制河神力量,调节河神自身能力,防止发大水和干旱...

     重点!!!河神化形不是人类!即使做出一些反人类的事情,也是可能的!论角色不论人!仍在设定ing…

河神总特性:河在化形在,如果河流消失化形就会消失。汛期性情普遍激动,尤其是发大水时,简直控制不了自己。(请自行脑补人类发疯场景)过了汛期变回原来的自己。本体会影响化形!!化形可以影响本体!(不过很小)(例:河神可以使河流发大水,但如果下雨太大发大水他们也无能为力的)水利工程,大坝,水库,会对他们的身体造成伤害。视工程大小不同。项圈,手环。就像哪吒之魔童降世中的乾坤圈,孙悟空的紧箍咒的作用。控制河神力量,调节河神自身能力,防止发大水和干旱。不过有痛苦…

     长江,名杨奇,棕色短卷发,男,身高大概178…自由洒脱,安贫乐道,极重视自己心爱的人和物,甚至可以为此拼命。大部分时候很冷静,有时特别冲动,生气了连自己都怕。一点河神的架子都没有…喜欢喝奶茶,吃好吃的。一个可爱而优秀的人。智商很高。有过无数的经历。现居上海市浦东新区。

  下为长江支流:汉江,男,杨素诚。身高185+…

忠诚善良的大个子。剪寸头,平时穿白色T恤。现居武汉市郊区。

        嘉陵江,女,杨嘉悦。双马尾,喜欢吃辣,尤其是变态辣…结果最近得痔疮了,但仍不辍吃辣…性格火辣,现居重庆。

        岷江,男,杨怀信。(和那杨永信那东西毛关系没有!)曾经暴虐又可怕,闲的没事干就发大水玩…他认为是闹着玩的没有事。后来李冰和他谈话,结果他泪流满面,决心改过自新。现在已经成为优秀的社会主义接班人。现居四川省成都市。

       秦淮河,杨秦,男。曾经风流倜傥(xia liu bu yao lian),频繁出入青楼等马赛克场所…经过抗日战争后动心忍性,重新做人。现居南京市。

       黄浦江,杨浦,男。会弹吉他,唱歌特难听…猪队友一个,特不会说话,嘴巴像抹了敌敌畏…不知道为啥长江和他特别好。

    下为单独的河流:

    黄河,男,冯夷,自高自傲,桀骜不驯,脾气火爆,但是直爽率真,在大是大非问题上明事理,有着自己的烦恼和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望。曾引发过几次河流大战。以前长了个鱼尾巴,努力学习化形技术,现在根本看不出来小时候是条美人鱼。花心大萝卜,与洛神结婚后找小三,被热爱正义的后羿知道后,用箭射了他的左眼教训他。他向天庭报告,可是因为他违反了河神八项规定,有错在先,所以没有搭理他,反而让他写检讨书当面批评。从此以后不在明面上找小老婆…什么河伯娶亲就是他干的!现在由于水利工程限制,身体情况恶化,强了很多,不咋闹事了。和长江关系不好,以前打过八百回合…

     淮河,男,江淮。身高160…虽然貌不惊人,矮小瘦弱,但是坚强不屈,老实温柔,勇于追求自己的幸福。因为曾经被黄河囚禁了八百年,才长的这么矮的…(那时他青春期个子还没有长好)后来被长江解救,特别感谢他。原本也是拥有自己的入海口的河流,结果被黄河封死了。直到建国后开挖了淮河入海水道,圆了淮河的梦想。

     钱塘江,陈浩,男。外向,喜欢与人交往。是个调皮的崽,不过钱塘江大潮可与他无关。生理现象!(月亮:怪我咯?)别问他他会生气的!

       珠江,女,李芝玄。霸道总裁气质,港澳代购。特别宠爱自家钱塘江弟弟。

       京杭大运河,赵晨,男。身体壮实,肌肉发达。心里一直有点慌…害怕被抛弃。是河流中的小弟弟。曾被拉入长江黄河的大乱斗…黄河曾对他有想法…有段时间黄河经他流入长江。南北方通风报信小达人。多次为长江报信,为长江防范黄河的攻击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功劳。

      塔里木河。男,维吾尔语名阿尔斯兰,汉语名张豪。新疆的忧郁小王子,高鼻梁大眼睛长的特别好看。因为他生来就无法完成所有河流的共同梦想—入海。所以他很不理解为什么外流河们拼上性命也要争夺入海口。

     雅鲁藏布江,女,卓玛,布拉马普特拉河也是她,汉语名吴悠。单纯,豪气而温柔。助人为乐,坚强不屈。扎着大马尾辫,以前一直生活在青藏高原,脸晒得通红。自从嫁给恒河后就搬到印度了……生活的不太开心…现在脸不黑了。

     黑龙江,王安,男。有点自大,没见过世面的感觉。不过是个很重情义的人,与长江是从小玩到大的好哥们。中俄皮草代购,简称二道贩子。身高180+,很壮实的人。黑龙江鹤岗市人。与松花江(王一鹏)嫩江(王德胜)乌苏里江(王星)并称为新东北F4。

~~~~~~~~~分割线~~~~~~~~~

新角色!洞庭鄱阳两姐妹!设定中…

~~~~~~~~~分割线~~~~~~~~~

洞庭湖:苏云洁,女,姐姐,黑色偏长蘑菇头,性格内向腼腆。对妹妹超好,总是保护妹妹。自己受了很多伤…

鄱阳湖:苏梦璃,女,妹妹,黑色披肩长发,外向活泼,喜欢姐姐,对姐姐有点愧疚。面积也缩小了很多。

冰糖雪梨@

《大河上下》中国河流拟人

      主要为长江个人历程,长江家里支流的各种关系,长江黄河间的厮杀战斗。其他河流也有故事。我的文笔朴实无华,非华丽型。不喜勿进。禁止斯比。

      主要为长江个人历程,长江家里支流的各种关系,长江黄河间的厮杀战斗。其他河流也有故事。我的文笔朴实无华,非华丽型。不喜勿进。禁止斯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