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大理寺日志

0
7.4~8.21,投稿《大理寺日志》同人作品,赢取数位板及官方精美周边! ✿活动时间 征稿时间:2022.07.04—2022.08.21 评选时间:2022.08.22—2022.08.28 公布时间:2022.08.29 ✿参与方式 在LOFTER发布大理寺日志相关同人绘画、手写、手账、照片、视频等作品,并打上#大理寺日志迎少卿#、#大理寺日志# 两个标签,即可视为参加活动

7.4~8.21,投稿《大理寺日志》同人作品,赢取数位板及官方精美周边!


活动时间

征稿时间:2022.07.04—2022.08.21

评选时间:2022.08.22—2022.08.28

公布时间:2022.08.29


参与方式

在LOFTER发布大理寺日志相关同人绘画、手写、手账、照片、视频等作品,并打上#大理寺日志迎少卿##大理寺日志# 两个标签,即可视为参加活动

 查看更多
收起全部
1331.5万浏览    21061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2-08-18 15:51
月明

阿里巴巴也曾是快乐的青年,只是后来遇到了官八。

阿里巴巴也曾是快乐的青年,只是后来遇到了官八。

月明

阿里巴巴教陈拾官话,真是一个敢教一个敢学

阿里巴巴教陈拾官话,真是一个敢教一个敢学

阿基彼得

我亲友说不会画画可以不画

那什么,大家中元节快乐啊


我亲友说不会画画可以不画

那什么,大家中元节快乐啊


幼稚鬼☃︎

  陈拾和黑罗刹明明长的一样,但就是觉得黑罗刹好帅(弱弱的说一下,能不能看看我的画,这个视频随便做的这么多点赞,我熬夜画的画居然没人看,真的很伤心😭)

  陈拾和黑罗刹明明长的一样,但就是觉得黑罗刹好帅(弱弱的说一下,能不能看看我的画,这个视频随便做的这么多点赞,我熬夜画的画居然没人看,真的很伤心😭)

小朋友我有很多个问号

【大理寺日志】【饼拾】

老婆送礼物还挑三拣四的屑狸子


为了给屑狸子正名(?),补张P2吧!

【大理寺日志】【饼拾】

老婆送礼物还挑三拣四的屑狸子


为了给屑狸子正名(?),补张P2吧!

月明

七娘,眼睛真的没事吗?

七娘,眼睛真的没事吗?

春堂

浅更一下来总 ⊙ω⊙(他真的好坏)

浅更一下来总 ⊙ω⊙(他真的好坏)

阿流

事个梗图,当被问到“你们两位是什么关系”(我咋瞅着有点不正常捏)

事个梗图,当被问到“你们两位是什么关系”(我咋瞅着有点不正常捏)

嗝屁机器人
可能有人已经画过了,不知道,总...

可能有人已经画过了,不知道,总之觉得很适合就搞了。

可能有人已经画过了,不知道,总之觉得很适合就搞了。

小朋友我有很多个问号
【大理寺日志】【李饼】 已经不...

【大理寺日志】【李饼】

已经不知道上什么颜色好了

下次整点别的


【大理寺日志】【李饼】

已经不知道上什么颜色好了

下次整点别的


子狐

【饼拾】他的滋味

*《禁止亲吻》的另一个版


01.

陈府的准姑爷,是个猫头人心的妖怪。

洛阳城上到王爷,下到乞丐,都对这件事津津乐道。不光是觉得一只声名狼藉的大盗猫妖也能做洛阳首富的准姑爷实在奇怪,更是觉得陈小姐挑人的目光委实让人咋舌。

听说这猫妖李饼,是陈小姐亲点的姑爷。

陈老爷软硬兼施,愣是没拦住自家掌上明珠这一回任性。

但说为什么这“洛阳小西施”之称的陈小姐,会喜欢上那大盗李饼,只据说她曾在庙堂上香时,与那李饼有惊鸿一瞥,瞧见了李饼鲜有的人形模样。

那时的李饼银发如瀑,猿臂蜂腰,只冷然垂眸望来一眼,陈家小姐就非这大盗猫妖不嫁了。


02.

可向来无拘无束,自...

*《禁止亲吻》的另一个版

 

01.

陈府的准姑爷,是个猫头人心的妖怪。

洛阳城上到王爷,下到乞丐,都对这件事津津乐道。不光是觉得一只声名狼藉的大盗猫妖也能做洛阳首富的准姑爷实在奇怪,更是觉得陈小姐挑人的目光委实让人咋舌。

听说这猫妖李饼,是陈小姐亲点的姑爷。

陈老爷软硬兼施,愣是没拦住自家掌上明珠这一回任性。

但说为什么这“洛阳小西施”之称的陈小姐,会喜欢上那大盗李饼,只据说她曾在庙堂上香时,与那李饼有惊鸿一瞥,瞧见了李饼鲜有的人形模样。

那时的李饼银发如瀑,猿臂蜂腰,只冷然垂眸望来一眼,陈家小姐就非这大盗猫妖不嫁了。

 

02.

可向来无拘无束,自由散漫的大盗李饼,又是如何同意落住陈家大宅,默认做陈家姑爷的呢?

始初,任陈家管家威逼利诱,李饼都表现的兴趣乏乏。

却当管家即将放弃时,一直耷拉着眼的白猫,抬起头来,鼻子动了动,朝伙房的方向望去,眼中有了一丝兴致。

能做洛阳首富家宅管家的人,显然不是一般人,管家立刻注意到了李饼的变化,且很迅速的明白了个中缘由。

“这是……这是一个柴仆在偷烤鸡腿呢。”管家劝说之心死灰复燃,解释道,“平日里那柴仆力气活多,偷偷给自己加餐,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白猫大盗懒散着往后一靠,“也不是不能做你家女婿。”

对这突然的态度转变,管家喜得差点蹦起来,但人精的他,也明白李饼话中有话,必然是有条件的:“但……?”

“但……这个柴仆我要了,以后就让他过来伺候吧。”

这有何不可?

一个微不足道的柴仆,换来一个陈府姑爷,这买卖不亏啊。

管家喜弯了眼,大手一拍,就这么应下了。

 

03.

初见那柴仆,李饼只觉得对方黑皮豆眼的,是个放人堆里,都找不到身影的老实人,这才算放了半颗心下来。想来这瞧着畏畏缩缩的柴仆,不会像陈府其他下人那般,明里暗里非议他了。

“名字?”他抬眼问。

管家退去,留下准姑爷与新任贴身杂役说话。

陈拾自第一眼瞧见李饼的模样后,一直不敢抬头,僵硬地站在靠门的角落,手里还有没来得及收起来的两只鸡腿。

“怕我?”陈家准姑爷又问。

杂役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闭着眼睛扯了声嗓子:“俺叫陈拾!不不不怕……”

“嗯……那鸡腿……”

“呜啊啊啊啊!”刚才还闭着眼一副生死有命模样的柴仆,一下扑坐下来,“对对对不起姑爷,俺不是有意偷烤……”

这样对话实在费劲,而且那香喷喷鸡腿在眼前晃悠又吃不到,李饼着实有些不耐烦。

他“啧”了一声,走到陈拾面前:“鸡腿,吃了吧。”

“啊?”他的杂役显然没明白他的意思。

“我是说,”李饼暗暗咳嗽一下,“你分我一个,就不算你错。”

 

04.

也不知怎么的,明明第一次见面,害怕地抖的跟筛子似的的杂役,很快就不再怕长相可怖的准姑爷了。

李饼感觉有些匪夷所思,但毕竟这于他也无什麻烦,便懒得去深思,只心安理得接受着陈拾事无巨细的照料。

这日,烈阳正盛。

李饼百无聊赖的坐在凉亭边,吃着现摘的脆嫩莲子。

他身边的陈拾,正汗流浃背的架着小炉灶烤着鸡腿。

李饼瞥了他一眼,剥开一个莲子壳,叫了声“陈拾”,身边人一回头,清香的莲子肉便挤进了他嘴里。

陈拾吃惊的眨眨眼,望向李饼的目光充满了感激,加之酷热下蒸腾的汗水氤氲,那原本小小的豆眼,透了几分湿漉漉出来。

原来他也会有这样的眼神啊。

陈家准姑爷搓了搓指尖,那里还残留着杂役唇上温热的触感。李饼生性孤僻,很少允许别人的靠近或触碰,更别说这样主动去碰到一个人。

这感觉,似乎……也没有想象中的坏。

这时,大门外传来徐徐的脚步声。

陈拾刚要去开门,被李饼拦下:“是小姐,我来开。”

杂役恍然大悟的嘿嘿一笑,挠挠头:“姑爷真喜欢小姐呀,连小姐的脚步声都能听出来。”

李饼张张嘴,差些下意识去解释他只不过听力灵敏,能听出每一个人脚步声的不同而已。

又转念一想,跟这个杂役解释那么多干什么,便闭了嘴,兀自开门去了。

 

05.

门开的一瞬,恰巧一众丫鬟拥着陈家小姐刚刚走到门口,准备敲门。

门外众丫鬟们都是第一次见到准姑爷,见着这猫头吊眼的模样,皆是一惊,不自主后退一步。

连那死活要嫁李饼的陈家小姐,也是这个反应。

李饼低着眼,轻嗤一声。

哭着求着要把他留下,却如此害怕他?

“小姐。”他手臂倚在门柱上,自上而下打量着眼前貌若天仙的女子,“你喜欢人类的我,却接受不了猫妖的我?”

陈家小姐颤了颤,却是不敢答话,只敢垂着头,磕磕巴巴问:“有没有什么办法……变……变回人身?”

想要一个人,却只想要最美好的那一面,哪有那么好的事。

陈家准姑爷忽然没了聊天的兴致,他冷脸甩下一句:“没有。”

接着,众丫鬟目瞪口呆地望着准姑爷甩上大门,将自己的未来夫人摔了个闭门羹。

这也太……不给小姐面子了。

小姐从小到大哪受过这样的委屈。

果不其然,众星捧月中长大的小姐,一瞬间就湿了眼眶,呜咽两声,反身捂着脸跑走了。

丫鬟们惊得立刻跟上,李饼的门口才又清净下来。

陈拾这会儿陷入了迷茫,上一秒他还夸姑爷和小姐恩爱呢。

但这个准姑爷,显然没把小姐的眼泪当回事,却是蹲在陈拾面前,“哦”了一声,说了句“烤好了”,就抓着陈拾一并起身,将人从烈日下拉进凉亭中后,便自顾自去吃鸡腿去了。

 

06.

准姑爷是个神奇的人。

陈拾因为是他贴身杂役,便得知了他一个秘密。

他明明可以变成人,但却总用清苦的汤药维持自己猫妖的模样。

始初陈拾也不理解为什么。

直到有一次,他送汤药送的晚了几刻,见到人形李饼在卧房角落痛苦呻吟的身影。

那之后他才知道,原来李饼早年受人陷害中毒,只能以猫妖的模样生活,若是变回人,奇经八脉、四肢百骸都会像被放在火上炙烤一样痛苦,不得一刻安生。

自此,陈拾不敢再怠慢李饼的药。每每到了喝药时间,就早早端着药碗在一旁候着了。

却不知此事如何让西厢的小姐得知了。

事情,便开始慢慢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陈拾。”

陈拾正拿着一袋蜜饯要回李饼院子,被一小厮叫住。

“哪儿来的蜜饯哪?”

那小厮好奇的望过来。

“给……给姑爷买的。”

“姑爷爱吃蜜饯?”那小厮一脸发现新事物的表情。

也不是……

陈拾想反驳,这是给喝了药的姑爷止苦用的。

但这话不能说,陈拾便只摇摇头:“看姑爷没什么零嘴,就出去给他买的。”

“你自掏腰包给姑爷买零嘴?”小厮发出了更新奇的呼声,“陈拾,你这么抠搜省钱的人,居然会给主子主动买零嘴啊?”

“这么多年都没见你给老爷小姐,或者兄弟们买过啥,姑爷有什么不一样哦?”

有什么不一样。

陈拾被问的有些走神。

有什么不一样?

也许是因为,姑爷是唯一一个……会在他热得难受的时候,愿意喂他吃清甜莲子的人吧。

 

07.

“哐当!”

陈拾刚走到院门,就听到里面匙碗落地的声音。

紧接着是一声怒吼:“滚!”

是姑爷的声音!

陈拾猛推开门,竟看到小姐大惊失色的歪坐在地上,身边是一地碎碗,而以往那白猫金瞳的姑爷,这时赤精着上身,银发瀑地,凤眼玉肌的人类模样倚靠着房门。

确实如小姐所说,是一个美得惊心动魄的男人。

“你竟敢换我的药!”

面若冰霜的男人咬牙切齿的对着地上的陈家小姐,却没剩多少气势了。

“我只是……只是……”

陈家小姐撑在地上哭得梨花带雨,满腔委屈。

陈拾看直了眼,猛然惊醒,李饼的状态不对,他佝偻着背浑身颤抖,似乎正在被烈火灼烧、厉鬼撕扯,随时都会倒下去的样子。

“姑爷!”

一声急切的呼声后,盛怒之下的李饼,仿佛这才发现了院门口的陈拾。

他望向陈拾的一瞬间,便开始顺着门框往下滑。

像是神经一瞬间松弛下来,或者决定不再忍着浑身的疼痛勉强自己站立了。

陈拾慌忙跑上去接住人,就感觉一阵沉重,李饼将全身重量都松了下来。

“姑爷?姑爷?”

也顾不得地上的小姐如何,陈拾着急的喊着。

原来方才偶遇的小厮,是小姐故意使的绊子,想隔开他,好来换掉姑爷的汤药,不让他变回猫妖去。

一瞬之间,陈拾想通了刚才隐隐的不对劲,就听李饼闷哼着从疼痛里挤出几个字:“让她……滚!”

“好……好。”

陈拾一抬头,不待他说什么,就看到陈家小姐自行站了起来,满脸泪痕的哭着往门外走,好像也有些哭迷糊了,也不管这边的状况,兀自委屈大哭着走了。

 

08.

第二碗汤药,陈拾不敢再假手他人,亲自煎熬好了,守着李饼喝下。

但李饼并没有如所预料的变回猫妖的模样,而是依然大喘着气,在床榻上痛苦呻吟。

“姑爷……姑爷?这怎么没用呢?”

陈拾急得团团转,一时怀疑是药还是不对,一时又怀疑是药给的太晚,姑爷现在变不回去了。

直到塌上之人,隐隐嗫嚅着什么。

“姑爷,你要什么?”

他俯下身去,脸贴着李饼的嘴,想听清李饼的声音。

“你……快走……”

“什么?”

“走……”

总算听清说的是什么了,陈拾却急得没了章法:“你在说什么啊姑爷,你这样子俺怎么能走?”

“姑爷,姑爷,你要甚?你跟俺说,俺啥都可以给……”

骨节分明的手猛然抓住陈拾的手腕,将他带倾下来,一瞬间,他的脖颈贴在了眼前人唇边,生生止住了嘴边的话。

“陈拾……对不起。”

虚弱而炽热的声音未落,未待陈拾听明白怎么回事,他只觉脖间一阵剧痛,有什么尖锐的东西刺穿了他的皮肤。

 

09.

“呜呜呜……姑爷,姑爷你醒醒……”

好吵。

混沌之中的声音很近,很吵,吵得李饼深皱起眉头。

他缓缓睁开眼。

原来是他那黑皮豆眼的杂役,趴在他床头毫无形象的哭成了花猫。

“……好丑。”

忍不住的腹诽随着沙哑的声音说了出来。

那床头的杂役才突然止住哭声,抬起了头,看到他醒了,还挂着泪痕呢,又忽然笑起来。

又哭又笑的。

“……丑死了。”李饼再次腹诽一句。

原本还想再说什么,见着杂役微微偏头的动作透着僵硬,李饼抬起手去,抚上那脖子上两个触目惊心的牙洞的边沿。

这时白皙的手,已然变成了猫爪。

“疼吗?”

一句话问出来,没有得到相应的回答,反而像戳到什么泪点了,那傻头傻脑的杂役,又哇哇哭起来,嘴里还念叨:“姑爷……姑爷你好可怜。”

“你哭什么,我们才认识了不到3天,关系还没有好到这个地步吧?何况我才刚刚吸了你的血。”

李饼有些哑然,想道歉的话,到了嘴边,却带上了刺。

陈拾这个笨蛋脑子哪里知道自己为什么哭,他就是心疼。

李饼怔怔看着眼前人,他不想明白陈拾的好,可他一直都活得比别人同通透,所以才会承受比别人更多的痛苦。

正如此时。

 

10.

陈拾为什么这么不保留的对他好。

陈拾自己不明白,李饼却清清楚楚。

陈拾属于谁,就会把整颗心交给谁,全心全意待谁好,他属于陈府,就会对所有陈府的人好。

不管是陈家老爷、小姐、其他下人,还是李饼这个糟透了的准姑爷,他都会掏心掏肺相待。

这对之前的李饼,是完美的关系。

既忠心耿耿,又有克制的主仆距离。

可现在,此时此刻,这不再是李饼想要的了。

茫茫尘世,四万万亿生灵中,让他李饼在半生凄苦飘摇后,撞到了这样的一个人。

他怎么可能不贪心。

“你现在是我的人,就别叫姑爷了。”

陈拾吸着鼻子抬头:“那叫你啥……猫爷?”

“可以。”

只是随便起了个昵称,床榻上的猫妖却是毫不犹豫的应了声。

 

11.

陈家小姐不知是不是疯魔了,还是中了邪。

明明被李饼那样吼了、吓了,仓惶逃离了,却还是想嫁给李饼,甚至让陈家老爷,挑了良辰吉日。

难道真的只是对人形的那匆匆一眼的执念?

李饼不明白。

可他此刻也并不在乎了。

他现在只想着做回老本行,将这陈府做鸡腿最拿手的杂役,打包偷走。

陈拾是个死脑筋,直接让他走,他肯定是不愿意的,他还想兢兢业业做个陈家杂役。

李饼现在最受不了这个。

他忍受不了陈拾对陈家所有人都能笑呵呵的模样。

每当那时,陈家准姑爷心里就不是滋味,只想独占这个傻子,和他所有的目光,将那全身心体贴的心情只留给自己。

因而,狡猾的猫妖开始实施他的诱拐计划。

“陈拾,过来。”

一句话,让刚刚还在跟人傻笑着交谈的杂役,飞奔了过来。

“咋啦猫爷?”

“你们刚刚在聊什么?”

“嘿嘿。”陈拾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刚刚在说,城南开了一间新的甜糕铺,俺想……等会儿去给猫爷买点回来尝尝。”

 

12.

李饼有些愣住。

还诱拐什么,这呆子不一心一眼里全是你吗?

联想到小厮们偶尔议论的,陈拾自伺候自己以来,人就变了,变得大方,且整天都笑呵呵的。

刚刚还胸有成竹要拐走杂役的准姑爷,这会儿有点飘飘然。

是了,他早就心里有你了不是吗?

只是他自己不自知罢了。

李饼拉过眼前人,沉下的目光,带了旁人从未见过的温柔:“你去拿银两,我在这等你。”

“猫爷也去?”

“嗯,该出去走走了。”

似乎跟李饼出去走是一件多么开心的事,陈拾跑去房中的动作都是带着跳的。

李饼目送他回房,眼底有些好笑又有些无可奈何。

直到一声苍老的声音打破他的沉迷。

“姑爷。”

是管家不知何时站在他身后,声音透着担忧。

“姑爷,听下人们最近都在传,姑爷和自己的贴身杂役在偷情。”

“您不为小姐,不为陈家,也要为陈拾这孩子想想。”

“要是不喜欢他,就不要招惹他,他是实诚孩子,陷进去,很难走出来的。”

李饼缓缓回身,垂着鎏金的眸,看向陈家管家,只低低笑了一声:

 

“我又何尝不是?”

 

13.

管家愣神着还没想明白李饼回的自己哪一句话,陈家准姑爷已牵着自个儿杂役走出了陈府大门。

“陈拾,我带你去南边玩玩好不好?”

只拿了一袋甜糕银两的杂役显然没明白自家猫爷的意思。

“我是说,我们去江南玩玩。”

“啊?”

“怎么?傻了?”

“可是……可是小姐……那个……成亲……”

李饼拉住呆愣的身边人,正色着问道:“你当真想让我娶你家小姐?想让我只对小姐好,想……”

杂役的手紧握住了猫妖的爪,微微颤抖。

似是在做着最后的良心与贪心的搏斗。

“这么难做决定啊?”

白猫大盗尾音带笑,做势要回头回陈府。

猫爪再一次被紧紧握住。

“……”

“猫爷……俺……俺想……”

“想什么?”

李饼将人拉到一条狭窄巷子里,挡住大路的光亮。

这么可人的模样,他可不想让旁人看见。

陈拾低着头,挣扎了许久似的,终于小声嘟哝出来:“想……想让猫爷只做俺一个人的猫爷。”

“呵。”一声轻笑下,白猫的身影已经俯下来,温热的气息凑到已经面红耳赤的人耳边,“说得好,陈拾。”

 

14.

两人买来了糕点,两袖空空往陈府反方向走。

白猫大盗将甜糯糕点递给呆呆的身边人吃了一口,而后将人再次拉进了另一个小巷。

“怎么了?”他的新任小跟班问。

李饼低低一笑,慢慢靠近身前人的唇。

“只是想试试,你是什么滋味。”

“!”

滚热的气息包裹了陈拾,让他在甜蜜的唇舌掠夺战中迅速败下阵来。

白猫大盗一把搂过已经腿软站不住的心上人,餍足地舔了舔唇角:

 

“真甜。”

 

FIN.

拾个饼

p1看一次笑一次哈哈哈哈

奇奇怪怪的xp(?)我喜欢看我喜欢的角色哭..🤔

p1看一次笑一次哈哈哈哈

奇奇怪怪的xp(?)我喜欢看我喜欢的角色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