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大理寺日志同人

1774浏览    52参与
Arufafafa
大狸子:“多大的人了,还玩这种...

大狸子:“多大的人了,还玩这种游戏,哼~”

大狸子:“多大的人了,还玩这种游戏,哼~”

漓渊白

【大理寺日志原女】 第二十五章 归程

因为郑巳的“医治”,第二日林夫人便悠悠转醒。请来大夫查看后,只需卧床静养就会恢复如初。因为林夫人病愈,林大人干劲十足,不肖三日就抓住了为首的胡商。按照律法惩治之后,又将那些买来的人口返回原籍。


既然已经解决了这些,他们就站在码头那边等着那个鲛人。


天渐渐暗了下来,王泫拿了灯,昏黄的灯光照在郑巳身上。郑巳此时正在和那个救了鲛人的姑娘说话。


这位沈姑娘也是个勇士,自身难保的情况下,居然还有闲心救别人?不过也算是好人有好报,如今可以回到家乡也是沾了这个鲛人的光。不然他们两个怎么可能管闲事呢?


他们坐在海岸...






因为郑巳的“医治”,第二日林夫人便悠悠转醒。请来大夫查看后,只需卧床静养就会恢复如初。因为林夫人病愈,林大人干劲十足,不肖三日就抓住了为首的胡商。按照律法惩治之后,又将那些买来的人口返回原籍。








既然已经解决了这些,他们就站在码头那边等着那个鲛人。


天渐渐暗了下来,王泫拿了灯,昏黄的灯光照在郑巳身上。郑巳此时正在和那个救了鲛人的姑娘说话。


这位沈姑娘也是个勇士,自身难保的情况下,居然还有闲心救别人?不过也算是好人有好报,如今可以回到家乡也是沾了这个鲛人的光。不然他们两个怎么可能管闲事呢?









他们坐在海岸上,然后鲛人就来了。他一来,沈姑娘就扑了上去,小姑娘脸红扑扑的,鲛人说着她听不懂的话。但是小姑娘还是很高兴。“交谈”了很久,鲛人朝郑巳他们看了过来,又说了一串音节,然后王泫递给他一把匕首和两个瓷瓶。


鲛人割破手臂接了两瓶血液,给了王泫。然后深深看了一眼郑巳,沉入海底。


郑巳因为这个眼神一头雾水,不过也没有在意。接过王泫手里的瓷瓶揣好。









回去的路上两个人都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他们北上最大的事已经办完。也该是道别的时候了。


王泫神色有些黯然,“我需要继续去衮州,郑娘子是要回京都吗?”


“是的!”郑巳点头。


“明日我在幽州给郑娘子租一条船送你回京都。”


郑巳受宠若惊的向他道谢。说实在话,她真的是不舍的这个出手阔绰的王家郎君。不过再不舍她也该回去了。









王泫给她租的船不大,但也是十分豪华的客船了。拥有这艘船的是一对张姓夫妻,做山货生意的,此番正好要去京都。


正值入海口,船又是顺风而行,不过片刻便已距岸边数十丈远。


郑巳从窗口往外望去,远远看见隐于云层之间的山脉,且白鹤唳空鸣声清越。天大地大,此番一别,也不知何时可再见王家郎君。


郑巳托着下巴想着。过了不知道多久,张家娘子敲了敲船舱的门,“郑娘子,可要用膳!”


郑巳回过神应了一声,便见张家娘子端来一碗鱼和云腿来。


郑巳立刻丢掉了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专心吃着丰盛的饭菜。虽然不及和王泫吃的,但也比大理寺的萝卜盛宴好上不少。


见郑巳吃的开心,张家娘子心情也好了不少,笑眯眯的劝郑巳多吃一些,“这是柳州的做法,旁的地方可吃不到!”


“张娘子以前是柳州人?”


张娘子点头,“是啊!”


“可柳州到幽州这么远……娘子不想回去吗?”


“正逢战乱,就一路逃到了幽州。既然已经在幽州扎下根,便不愿再回柳州去了。物是人非,柳州人我们也不一定认识了!”


“哦!”郑巳点了点头。就像是她不愿回荥阳一样,她理解的,特别理解。







——————————————————




其实关于解救贩卖人口这个地方本来是安排了很多剧情的,但是因为考虑到整体剧情方面还是选择了一带而过。

因为这部分毕竟只是小郑自己的副本,不能偏离主线剧情太多,毕竟还是要以主线剧情为主的。

如果你们希望多一些小郑的副本我之后酌情会调整。小郑身上有很多秘密需要慢慢发掘,她还是会继续打她自己的副本的。





这里统一解释一下王总和小郑的关系。

小郑一开始是不想和王泫牵扯太多的,因为她一门心思要“打自己的副本”。但是没想到的是王总太聪明了,他一下就识破了小郑。

小郑想她既然掉马了,而且也人在屋檐下,就主动解释了自己的目的,希望可以和王泫合作而不是互相猜忌。

后面的时候,王泫和她也算是经历了生死,而且王泫一直对小郑很好,小郑大部分秘密他都知道了,所以小郑也不再去刻意的隐瞒。她这种豪爽让王泫有些意外又有些欣赏。

小郑这么快放下戒心的主要原因是因为王泫毕竟是远离京都的人。(太原王氏在王皇后逝去之后就不再处于权利的中心)小郑在京都每天都压力很大,可能在去往衮州的船上是她最放松的时候了。

还有一点就是小郑她一直在大理寺工作,属于混在男人堆儿里。身上没有太多深闺贵女的矫揉做作。古装剧里很多的女主都是因为和大部分人性格不一样才是女主的。

而对于王泫而言,小郑是和他一样的人。就比如说,一个人患有一种罕见的病,他一直孤独的过了很多年,却偶然遇到了一个人和他患有一样的病。两个人是一定会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的,如果性格合得来是很大几率成为朋友的。

目前两个人的关系就是惺惺相惜的友人。




月炽

【你×来俊臣】当你醉酒

ooc警告

 --

你看到来俊臣穿着绣着金纹的火红官袍,背对着你,坐在开着桃花的庭院里喝一杯碧螺春。

他察觉你小心翼翼跨过门槛,不动声色侧了侧脸,露出苍白瘦削的下巴。

“何事。”他呷了口茶,声线不起波澜,如同二月春风拂过。

你本想在背后吓他一跳,却被老狐狸轻易拆穿,索性不再偷偷摸摸,阔步走过去想帮他泡上一壶茶,以表忠心耿耿。

“又在想什么鬼点子。”他见你如此乖巧,甚觉其中有诈,轻轻抓住你的手腕,不让你碰冒着热气的茶壶,“手烫破了就没人给我捏肩了。”

老狐狸心情很不错。

“来大人,据说泰和楼的女儿红卖的很好。”

一双流转水波的桃花眼倒映出你狡黠的笑。他明眸微眯,一只手...

ooc警告

 --

你看到来俊臣穿着绣着金纹的火红官袍,背对着你,坐在开着桃花的庭院里喝一杯碧螺春。

他察觉你小心翼翼跨过门槛,不动声色侧了侧脸,露出苍白瘦削的下巴。

“何事。”他呷了口茶,声线不起波澜,如同二月春风拂过。

你本想在背后吓他一跳,却被老狐狸轻易拆穿,索性不再偷偷摸摸,阔步走过去想帮他泡上一壶茶,以表忠心耿耿。

“又在想什么鬼点子。”他见你如此乖巧,甚觉其中有诈,轻轻抓住你的手腕,不让你碰冒着热气的茶壶,“手烫破了就没人给我捏肩了。”

老狐狸心情很不错。

“来大人,据说泰和楼的女儿红卖的很好。”

一双流转水波的桃花眼倒映出你狡黠的笑。他明眸微眯,一只手撑着下巴,一只手捏着你的手腕,看似没用力,实则任你如何挣脱都不松开:“想喝酒就直说。”

你明白他早就看透你的小心思了,也就不再伪装,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一反往日的果断拒绝,他抬手招呼来几个杂役,不一会儿就取回来两坛女儿红。

他亲自给你斟满一杯酒,坐在你对面,颇有玩味地看着你,眼尾上翘,嘴角弯起弧度。

更像一只狐狸了。

你暗自腹诽,但也没推辞,一杯酒入喉,只觉得眼前人更模糊了,还添了一丝淡淡的红晕,像一片花瓣落在水中央,朦朦胧胧透出清冷之感。

他真好看。

不知喝了多少杯,最后你只记得自己趴在冰凉的石桌上呓语,他把你打横抱起,额头上有唇瓣温暖的触感,像带着夕阳余温的花瓣。

 

于是导致你第二天浑身酸痛下不了床。

醒来时,老狐狸一脸风轻云淡,坐在你床头喝茶,大概等了你许久。

你有些愠怒,撑着身子坐起来,正好对上一双犹如猫眼石的眸子。

他奸计得逞,笑得人畜无害:“还敢喝吗?”

 


野有蔓
崔倍小可怜能遇见王七真是太好了

崔倍小可怜能遇见王七真是太好了

崔倍小可怜能遇见王七真是太好了

漓渊白

【大理寺日志原女】 第二十四章 解毒

幽州是一个很古朴的地方。没有京都的繁华。这里的人生活节奏缓慢。


他们到幽州已是傍晚,街上已经开始收摊。落日染红天边的时候,街上已经什么人都没有了。


郑巳扯了扯在船上换的长裙,满身的不自在。这裙子很是华丽,就是因为过于贵重而有些繁复。只是这是王泫给她准备的,她也不好说什么。


王泫找了一间客栈住了下来,叫了一桌饭菜唤郑巳来一起吃。


晚上吃的醋鲜虾、五味蒸鸡、夫妻肺片和清蒸鱼。郑巳吃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王泫在一旁看着她这样,挑了挑眉,“你们大理寺伙食很差?”郑巳放下碗筷,正色道,“不是很差,是特别差!”


王泫失笑,给她夹了一筷子蘑...





幽州是一个很古朴的地方。没有京都的繁华。这里的人生活节奏缓慢。


他们到幽州已是傍晚,街上已经开始收摊。落日染红天边的时候,街上已经什么人都没有了。


郑巳扯了扯在船上换的长裙,满身的不自在。这裙子很是华丽,就是因为过于贵重而有些繁复。只是这是王泫给她准备的,她也不好说什么。








王泫找了一间客栈住了下来,叫了一桌饭菜唤郑巳来一起吃。


晚上吃的醋鲜虾、五味蒸鸡、夫妻肺片和清蒸鱼。郑巳吃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王泫在一旁看着她这样,挑了挑眉,“你们大理寺伙食很差?”郑巳放下碗筷,正色道,“不是很差,是特别差!”


王泫失笑,给她夹了一筷子蘑菇,“这是幽州特产,尝尝看!”


郑巳笑着接过,大口扒拉着米饭。


王泫见她吃的香,不由得也多吃了半碗,惹得身旁侯着的长随多看了郑巳一眼。


正吃着,就见门口一队差役簇拥着一个微胖的男人走了进来,那人用帕子擦了擦额上的汗,朝两人作揖道,“下官幽州知府林晟,见过郑司直、王郎君!”


郑巳见状连忙起身跟着王泫一同行礼,“林大人客气,下官原本只是因私事来的幽州,现下得知前些时日有人非法买卖人口,这才前来叨扰!”


林晟连忙又道,“下官失职,劳烦郑大人忧心了!”


一旁的王泫握着折扇轻轻笑了笑,“林夫人久病,林大人为此忧心一时不查也是在所难免的!”


林晟苦笑一下,邀请王泫他们二人去他府上详谈。


郑巳在去林晟府上的一路都在想,王泫这个人真是可怕,来幽州之前居然把什么都调查的清清楚楚!










林晟府上位于城东,十分雅致。院子里虽然因为入冬而荒芜,但依旧看得出来精致。


郑巳不由得佩服那位病中的林夫人。真是个风雅的人呢!


进了主院,郑巳便闻到一股中药的味道,不由皱了皱眉,“林大人,下官冒昧问一句,尊夫人,可是中了名为‘相思子’的毒药?”


林晟一愣,随即猛的点头,几步冲到郑巳身前,神情激动,“正是,只是我夫人看过许多大夫皆没有办法!郑大人可是有办法?郑大人若是能就好我夫人,下官…下官…”


郑巳轻轻笑了笑,“林大人莫急,我闻着药味,应该是少了一味药,可巧我身上有。不知林大人可愿让我一试?”


林晟连忙引着郑巳去里间。王泫看了郑巳一眼,面露疑惑,“少了什么药?”


郑巳仰头朝他眨了眨眼,低声道,“诓他的,而且我也没有药!”


“那你还…”


“我还有一项异能,我的血可解百毒!”


王泫愣了一下,看着郑巳进了内室,轻声自语道,“你到底还有多少我不知道的!”








————————————————

小郑这里是真心拿王泫当朋友了,而且也不再隐瞒自己身上的事。而王泫也开始对小郑产生了好奇心。







漓渊白

【大理寺日志原女】 第二十三章 幽州

天蒙蒙亮,郑巳迷迷糊糊的栽倒了石头上,低声轻呼了一声。旁边的王泫幽幽转醒,伸手揉了揉额头,“一会儿去海边等着,我的人应该很快就来。”


郑巳点了点头,就着他伸出的手站了起来。


海面升起了雾气,阴沉沉的。郑巳眯着眼看了半晌,最终还是放弃了。她转身走了回去,对上了王泫的笑脸。


“雾太大,什么都看不清!”


“没关系,就在这儿等着吧!总会有人来的!”王泫似乎心情不错。


郑巳走到他身侧坐下,抬起头看了一眼隐匿在云层里的太阳,“那个鲛人会一直在海里游荡吗?”


王泫闻言皱了皱眉,“要是能引他过来就好了!”说完顿了顿,“说起来,昨天那个...





天蒙蒙亮,郑巳迷迷糊糊的栽倒了石头上,低声轻呼了一声。旁边的王泫幽幽转醒,伸手揉了揉额头,“一会儿去海边等着,我的人应该很快就来。”


郑巳点了点头,就着他伸出的手站了起来。








海面升起了雾气,阴沉沉的。郑巳眯着眼看了半晌,最终还是放弃了。她转身走了回去,对上了王泫的笑脸。


“雾太大,什么都看不清!”


“没关系,就在这儿等着吧!总会有人来的!”王泫似乎心情不错。


郑巳走到他身侧坐下,抬起头看了一眼隐匿在云层里的太阳,“那个鲛人会一直在海里游荡吗?”


王泫闻言皱了皱眉,“要是能引他过来就好了!”说完顿了顿,“说起来,昨天那个鲛人一直拉着你,一副想要把你拽到深海里的样子!”


郑巳点头,“我感觉……他好像对我很感兴趣!”


王泫低头看向郑巳,忽的发现她脖子上一个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吊坠正反射着光。“你脖子上那个是什么?”


郑巳一愣,伸手拽出来一条项链,水滴形状晶莹剔透。王泫接过仔细端详了一会儿,“这东西你哪儿来的!”


“小时候我生母留给我的!”


王泫把项链递回去,一字一顿的说道,“这个,是鲛人泪。”


“鲛人泪?”郑巳疑惑的举着项链看了半晌,转头看向王泫,“难道,就是这个东西让那个鲛人想要抓我?”


王泫抿着嘴没有说话,沉思了一会儿才道,“鲛人泪对于鲛人来说,是有吸引作用的。你这一颗,是血泪。效果更甚。也许,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引出那个鲛人!”








天变得更暗了,王泫燃了一堆火,两个人坐在火堆前,等待着那条鲛人的到来。


海面忽的翻腾起浪花,在雾气中,慢慢浮现出一张如玉的面孔。


他来了!


那个鲛人,他来了!


他主动靠了过来,发出一串郑巳听不懂的音节。王泫上前一步将郑巳挡在身后,同样发出一些音节。


两个人你来我往似乎交谈甚欢。


然后那个鲛人一下子沉入海面以下,没瞬间了踪影。


“你…听得懂他们说的话?”郑巳大张着嘴,一脸不可置信。


王泫点了点头,“他说他是从胡商的船上逃掉的,是船上的一个小姑娘放了他,但是那队胡商要把这些人卖到衮州去。他想救她。”


“所以他才会一直撞毁行船?”郑巳恍然大悟。


“是这样。我告诉他撞毁行船没有用,那队胡商早就已经到了幽州。然后我答应他去幽州救下那个小姑娘。他亲眼见到小姑娘无碍就会把血给我们。”


郑巳了然的点了点头,“那么我们现在就等人来救我们,然后去幽州。”


郑巳话音刚落,就见雾气中驶来了一艘船。







————————————————

小郑:不愧是我王总,居然还会外语!










十四啊

王七与崔倍(黑帮)

崔倍总是会带来灾难,但这灾难永远不会出现在王七身上,狡猾的王七便与崔倍在帮里组了个收保护费的小组,形影不离整天缠着崔倍,办事从没失败过,利用崔倍的“天赋”渐渐在黑帮有了声望,王七为人有趣又没有排场,跟班也越来越多,几年过后跟随的小弟过多成了帮里的眼中钉差点死掉,关键时刻被崔倍救了,崔倍愤怒失控整个黑帮都用来祭天了?

没过几年王七成了当地的黑帮老大身边永远陪着一个头顶乌云的小哥崔倍。


王七与崔倍(黑帮)

崔倍总是会带来灾难,但这灾难永远不会出现在王七身上,狡猾的王七便与崔倍在帮里组了个收保护费的小组,形影不离整天缠着崔倍,办事从没失败过,利用崔倍的“天赋”渐渐在黑帮有了声望,王七为人有趣又没有排场,跟班也越来越多,几年过后跟随的小弟过多成了帮里的眼中钉差点死掉,关键时刻被崔倍救了,崔倍愤怒失控整个黑帮都用来祭天了?

没过几年王七成了当地的黑帮老大身边永远陪着一个头顶乌云的小哥崔倍。


漓渊白

【大理寺日志原女】 第二十二章 不死不灭

王泫拎着一只鸡,看着郑巳咬着兔子。


郑巳松开嘴,摸了摸唇边的血迹。“抱歉,吓到你了!”


王泫没有说话,走到火堆前处理野鸡。郑巳见他似乎很讶异她的行为,问道,“你从不这样吗!”


“什么?”王泫愣了一下,“你确定你中的蛊毒,是无心蛊吗?”


郑巳也愣住了,“我没有心跳,有无心蛊的蛊纹,而且也不会死!怎么不是无心蛊?”


“等等!”王泫打断她的话,“你说,你不会死?”


“你…不是这样吗?”


王泫盯着郑巳良久,把野鸡串好架在火上烤。


“你跟我说说,你是平时都有什么反应!我怀疑,你中的不是无心蛊,或者说,你中的不仅仅只是无心蛊。”


郑巳闻...





王泫拎着一只鸡,看着郑巳咬着兔子。


郑巳松开嘴,摸了摸唇边的血迹。“抱歉,吓到你了!”


王泫没有说话,走到火堆前处理野鸡。郑巳见他似乎很讶异她的行为,问道,“你从不这样吗!”


“什么?”王泫愣了一下,“你确定你中的蛊毒,是无心蛊吗?”


郑巳也愣住了,“我没有心跳,有无心蛊的蛊纹,而且也不会死!怎么不是无心蛊?”


“等等!”王泫打断她的话,“你说,你不会死?”


“你…不是这样吗?”


王泫盯着郑巳良久,把野鸡串好架在火上烤。


“你跟我说说,你是平时都有什么反应!我怀疑,你中的不是无心蛊,或者说,你中的不仅仅只是无心蛊。”


郑巳闻言面色一沉,良久,靠在石头上叹了口气,“我是偶然发现,我受伤是会自己愈合的。”


“这个我也是。”王泫点头道。


“有一次我受伤了,伤的很重,大夫说我没救了。结果第二天我就醒了,伤口也恢复了大半。但那时我没在意。后来又有一次,我奉命追一个江洋大盗,他把刀捅进了我的心脏,我以为我死了,结果我又醒了。那个大盗落网后信誓旦旦的说他肯定杀了我,结果我没死。我自己也很奇怪,那个大盗很厉害,而且他那么确定我死了,那我肯定是死了。但是我又活过来了。此后我又遇到了几次类似的情况。我才发现,我是死不了的。”


郑巳说完看了一眼王泫。王泫用匕首割下鸡腿递给郑巳,郑巳接过慢慢啃了起来。


王泫也给自己割了一个鸡腿,边吃边说道,“我查过无心蛊的相关文献。因为北境多战乱,所以需要伤口迅速愈合,好进行长时间的征战。无心蛊的特性是伤口愈合快速,没有心跳。特定时刻会有蛊纹自心口蔓延浮现。”


郑巳点头,“这些我都有,说明我身上确实还是有无心蛊的。”


“除了不死,你还有什么反应?”


“月圆之夜想要饮血。”郑巳咽下鸡腿,随手丢掉了骨头,“我起初是饮人血,但是后来……后来我控制住了自己,平时饮用其他动物的血。”


王泫摸着下巴沉思半晌,忽的抬头看了郑巳一眼,“拥有这个特性的蛊毒我也听过,但是同时拥有两种的,我还从未听过。”


郑巳长叹一声,“不过起码我身上有无心蛊还是对的!”

她轻笑,“眼下还是先找到鲛人取了血再说。”


王泫闻言笑了笑,“中了无心蛊的,只能活到三十岁。我今年已经二十五了,无论如何,我这次都要寻到鲛人血。”说罢看了一眼正吃着鸡肉的郑巳,“你身上的蛊毒我会帮你留意的!”


郑巳闻言心中一暖。按照常理来说,他们的合作只限于共同寻找鲛人血,他能帮她留意她是否可能中其他的蛊毒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不管是否成功,这份情谊还是令人感动的。


“多谢你!”郑巳笑了起来,眉眼弯弯。





漓渊白

【大理寺日志原女】 第二十一章 嗜血

月色正浓,王泫和郑巳并肩走在回廊上。他们静静看了一会儿海面,冷风吹过,郑巳抱着胳膊打了个哆嗦,“我们回去吧!”


话音刚落,就听见一阵淅淅沥沥的水声,像是什么东西游了过来,郑巳探头一看,是一个有着银白色长发的俊美男人。


月光照在他的头发上,波光粼粼。


郑巳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人,准确的说,是那个鲛人。


那个鲛人好像浑身都是银白色,银白色的头发,银白色的尾巴,银白色的鳍。


他太美了。


郑巳控制不住自己,从船上一跃而下,朝着那极致的美丽而去。


“别去!”王泫这才反应过来想拉住郑巳的手腕,但却扑了个空。情急之下也跟着跳了下去。...






月色正浓,王泫和郑巳并肩走在回廊上。他们静静看了一会儿海面,冷风吹过,郑巳抱着胳膊打了个哆嗦,“我们回去吧!”


话音刚落,就听见一阵淅淅沥沥的水声,像是什么东西游了过来,郑巳探头一看,是一个有着银白色长发的俊美男人。


月光照在他的头发上,波光粼粼。


郑巳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人,准确的说,是那个鲛人。


那个鲛人好像浑身都是银白色,银白色的头发,银白色的尾巴,银白色的鳍。


他太美了。


郑巳控制不住自己,从船上一跃而下,朝着那极致的美丽而去。


“别去!”王泫这才反应过来想拉住郑巳的手腕,但却扑了个空。情急之下也跟着跳了下去。








郑巳在入水的那一刻骤然清醒,挣扎着往回游,突然那个鲛人伸出手拽住了她的胳膊,坠入水中。


下坠的速度很快,郑巳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所有的感觉都在慢慢消失。


王泫冒出水面使劲吸了一口气,一头扎进水里潜了下去,抽出匕首用尽一切力气朝着鲛人抓着郑巳的那只胳膊扎去,鲛人吃痛,松开了郑巳,王泫连忙抓住郑巳的手臂,带着她往水面游去。








“咳,咳咳咳!”王泫使劲拍着郑巳的后背,郑巳咳的憋红了脸,瘫倒在地。


王泫喘着粗气坐在地上,完全没有了往日的斯文形象。


郑巳转头看向王泫,见他正看着海面出神,顺着目光看去,那个鲛人在不远处的海面上。手臂流着血,静静和王泫对视着。


还未等郑巳反应过来,银白色的鲛人忽的往下一沉没入海里,瞬间就消失不见。









王泫从口袋里摸出一枚信号弹朝天空放了出去。“我们在这里等着,他们看见了会过来的!”


郑巳拧了拧头发上的水,“我们这是在什么地方!”


王泫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低着头似是在沉思着什么。


郑巳有些愧疚,“对不起,是我大意了!”


王泫这才抬头看了她一眼,“不怪你,海妖魅惑。”


说完看了她手臂一眼,“有没有伤到!”


郑巳摇摇头,在水里待的时间有些久,体力严重透支,加上身上湿漉漉的,海风吹过十分的冷。脑袋一点一点的。


“你先别睡!”王泫挣扎着站起来,扶着郑巳起身,“这里太过显眼,我们往里走一走!”


郑巳就着他的力道慢慢往里走。这里似乎是一座荒岛,四处都是参天大树。


王泫寻了一处平地,找了一些枯枝燃了一堆火。郑巳凑着火前烤着,打了个喷嚏。


王泫四处看了看,站起身拍了拍腿,“我去寻一些吃的!”

郑巳点点头,看着他消失在树林里。









郑巳坐在石头上,火焰照着她的脸亮堂堂的。


今夜的月亮很圆。


她看了看天空的月亮,心中有一种冲动。


她饿了。


草丛在微微颤动,郑巳猛的扑了过去,松开手,是一只兔子。


郑巳抓起兔子,对着月光看了看,然后举到面前,对着它的喉管咬了上去。








“你在做什么!”







Kawazoe Kiko

时隔一万年我又来堆垃圾了

第一季完结🌸🌸🌸感谢陪伴!

时隔一万年我又来堆垃圾了

第一季完结🌸🌸🌸感谢陪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