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大理白族自治州

8179浏览    19431参与
怜笙箫蓦

蓝玫瑰手杖/杰佣/

嘿嘿,开学延迟了好开森,我又来给你们更文啦~这次不是摄殓,是杰佣哦

◎此文为原创脑洞,没有看蓝玫瑰手杖的简介,可能会有ooc

祝食用愉快

正文:

       杰克看着桌上的蓝玫瑰手杖,陷入深思,这蓝玫瑰手杖是奈布递给他的,可上一次见到奈布是什么时候了呢?一年前吗?不,三年前?也不是。回想起来,上一次见到奈布,已经…是五年前了呢…

        杰克又陷入回忆…...


嘿嘿,开学延迟了好开森,我又来给你们更文啦~这次不是摄殓,是杰佣哦

◎此文为原创脑洞,没有看蓝玫瑰手杖的简介,可能会有ooc

祝食用愉快

正文:

       杰克看着桌上的蓝玫瑰手杖,陷入深思,这蓝玫瑰手杖是奈布递给他的,可上一次见到奈布是什么时候了呢?一年前吗?不,三年前?也不是。回想起来,上一次见到奈布,已经…是五年前了呢…

        杰克又陷入回忆…

       (时间回到六年前,杰克和奈布的初次见面…)

          奈布·萨贝达,一名雇佣兵,身手敏捷,从来不会让雇主失望。

          那次,奈布正和几个同伴一起完成雇主交给他们的任务——刺杀杰克。

         凌晨一点,夜色正浓,正是刺杀的好时候。奈布和同伴来到杰克的府邸外,商量好后,分散开来,悄悄潜入府邸…

          忽然,一个人从背后用手帕捂住了奈布的口鼻,奈布眼前一黑,昏了过去。凌晨三点,杰克的房间。“嘶…”奈布醒了,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被绑住了手脚,挣扎着想要坐起。(是杰克的床没错,但杰克真的什么都没做!)

       “哟,小先生,醒的挺快嘛。”杰克走到床边,微微俯身,用手挑起奈布的下巴,道。

      “放开我!”奈布将头扭向一边,大声喊。“啧,长得不错,就是脾气暴了点儿。”杰克微微皱了皱眉。

       “嘁,从背后偷龚算什么本事!!?”奈布说着,将手移向腰间。

        “小先生,是在找这个吧?”杰克从背后拿出一把军刀,在奈布眼前晃了晃。

        “woc!快还给我!”奈布有些急了,这军刀是他最重要的东西啊!

        “如果小先生乖乖听话,我会把它还给你的哦。”杰克自然是看出了这军刀对奈布来说很重要,便以此让奈布乖乖听话。

         “…好吧。”为了军刀,奈布勉强答应了。

        时间过得很快,奈布和杰克也相处的很好,半年过去了,杰克彻底爱上了奈布;而奈布,也逐渐爱上了杰克。这天,杰克带着一捧红玫瑰,向奈布表白。

        “好吧,我答应和你在一起。”奈布回答,“但是——我不怎么喜欢红玫瑰。”

        转眼间,半年又过去了,从杰克和奈布初次见面到现在,已经整整一年了。

        情人节的前一天,杰克送了两支蓝玫瑰给奈布,说:“奈布,明天是情人节,但我明天有事,可能会回来的有点晚,提前祝你情人节快乐哦~”“嗯,谢谢!”

        杰克看着奈布,笑了。奈布这一年来可真是变了不少呢,刚见面时的桀骜不驯,到现在几乎都没了,变得好乖啊…

       第二天晚上,杰克回到府邸,却只见到了奈布送给他的情人节礼物——蓝玫瑰手杖和一张小字条。

————————————————————(小字条)

亲爱的杰克:

        情人节快乐。

       请原谅我的不告而别,也不要寻我,如果有机会,我会回来找你的。蓝玫瑰手杖…就当留个念想吧…

       我也爱你。

                             

                                                                奈布·萨贝达

——————————————————————————

(回忆结束)

         “五年了,你都没有回来找我…”杰克流着泪,喃喃自语,“奈布…我好想你…我爱你啊…”

     

『“杰”尽一生,只为“佣”你入怀』

(完)

呼,终于码完了,感觉手指快废了…

书乌
随着气温逐渐升高 感觉要迎来转...

随着气温逐渐升高

感觉要迎来转机了

随着气温逐渐升高

感觉要迎来转机了

yataome_Y

成绩出了

和想象中一样差劲

突然什么兴趣都没有了

只想赶快回昆明

投简历看书干正事

昨晚说起自己睡觉每天都要做梦而且醒来很累很累

一查可能是神经衰弱

想想这样子已经好多年了

每晚必做梦

醒来大多数时候都能记得梦到什么

有时候白天恍惚感觉自己还在梦里

很难受很累

总是希望能无梦睡一觉

所以会时不时喝点酒

始终喝了酒能入睡快一些睡得沉一些

最近情况严重了

明明睡得很久

醒来却是累到不行

好像晚上我不过去另一个时空忙了一天一样

很累啊

心很累

痛苦反反复复永无止境

回首去年一整年

嘴上说着要考研辞了工作

心里想的却是我要好好过完最后一年然后就再见吧...

成绩出了

和想象中一样差劲

突然什么兴趣都没有了

只想赶快回昆明

投简历看书干正事

昨晚说起自己睡觉每天都要做梦而且醒来很累很累

一查可能是神经衰弱

想想这样子已经好多年了

每晚必做梦

醒来大多数时候都能记得梦到什么

有时候白天恍惚感觉自己还在梦里

很难受很累

总是希望能无梦睡一觉

所以会时不时喝点酒

始终喝了酒能入睡快一些睡得沉一些

最近情况严重了

明明睡得很久

醒来却是累到不行

好像晚上我不过去另一个时空忙了一天一样

很累啊

心很累

痛苦反反复复永无止境

回首去年一整年

嘴上说着要考研辞了工作

心里想的却是我要好好过完最后一年然后就再见吧

想不到遇到了男朋友

我变了想法了

又开始期待未来了

懒懒散散浑浑噩噩了太久

这次成绩一出也该是当头棒喝

该清醒一点振作起来了

拿出以前的斗志啊

拼一拼哪怕很难很难至少现在心里有了希望和期盼

好过之前行尸走肉一样过一天是一天

心里反而比之前开心

不过家里人是不会懂了

怨怼是难免的

毕竟明面上我复习了一年

不过此刻我反而没那么怕了

该来什么总得去面对

要加油

二六等着我照顾呢

对吧?

千山
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

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

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

素澹

洋崽崽(十)

        聂怀桑就差当场就给金光瑶跪下磕头了,瑶哥说一不二,说不去就不去。聂怀桑是打也打不过说也说不过,只能蔫头耷脑死皮赖脸的跟着金光瑶。


       揉了一把聂怀桑的脑袋“怀桑啊,别回去了,跟着三哥混。不凈世不利于你发展,你就跟着三哥我做做生意什么的就行。我也不揍你,不逼你练刀,你看好不好?”不能让他放弃攻击,那就把他变成队友,一起去气聂明玦!想想都舒服啊。...


        聂怀桑就差当场就给金光瑶跪下磕头了,瑶哥说一不二,说不去就不去。聂怀桑是打也打不过说也说不过,只能蔫头耷脑死皮赖脸的跟着金光瑶。


 

       揉了一把聂怀桑的脑袋“怀桑啊,别回去了,跟着三哥混。不凈世不利于你发展,你就跟着三哥我做做生意什么的就行。我也不揍你,不逼你练刀,你看好不好?”不能让他放弃攻击,那就把他变成队友,一起去气聂明玦!想想都舒服啊。

 

 

       “那我大哥会不会剁了我们?”聂怀桑小心翼翼的问,大哥实在太可怕了左手提他,右手提金光瑶把他两扔出去怕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这个问题很严重“嗯~不怕!人一辈子就死一次,他有本事就吧咱俩都砍了,宁可轰轰烈烈的死,也不要憋憋屈屈的活着!”聂明玦可能真会剁了他,希望薛洋不要变回来,只要薛洋不变回来,他就还是薛洋的“啊娘”聂明玦应该不会在小孩子面前大开杀戒。

 


        在生命面前聂怀桑觉得他还是选择活着,但是三哥的气魄他好生佩服“三哥你好威风啊,明天你和我回清河,咱当面吼我哥一顿,趁他没有反应过来我们就溜好不好?”把任务交给聂怀桑是聂明玦最正确的选择,珍惜生命的聂怀桑会一直记得自己的任务。

 


        一记白眼砸过去“聂怀桑,你要么现在就滚,要么乖乖待着等着吃饭。”不愧是聂明玦的弟弟,差点就上当了。他过过眼瘾嘴瘾也不成?眼看着聂怀桑万分委屈的坐在那里。他也挺可怜的“好了好了,别蔫了咱俩都不能回去,回去了就等着被家暴吧。我给你出一个好主意,一会儿呢我给你写两封信,你去二哥那里待几天,然后做马车回清河,那个时候大哥气也消了,我们也就安全了你说是不是?”

 


       薛洋还在哪里呢,他不可能吧儿子扔给聂明玦的,过几天他就去找儿子玩去。玩够了再去找法子让薛洋变回来。

 


        “瑶哥我聂怀桑为你马首是瞻!”能出来玩,还能安全回家,确实是个不错主意。可是他还是没能说动金光瑶。

 


        两人一起喝酒的时候金光瑶问了问聂怀桑有没有什么办法把人变成小孩子,聂怀桑念了一段道德经,说什么复归于婴儿。听着听着金光瑶就笑了,难不成薛洋大仇得报就悟大道了?金光瑶不敢相信。

 


       算了算了,那样的儿子最可爱。



 







       薛洋摔伤后聂明玦心疼得要死,硬是不愿意把薛洋交给别人带,包括了晓星尘。就连他处理宗务,会见族老各家宗主的时候他的带着薛洋。基本都是抱着,生怕孩子自己走路会磕到碰到的。

 


          道长也很无奈,明明是自家徒弟他居然不能自己带。薛洋也没受重伤,只是磕破皮了而已,聂宗主居然如此娇生惯养,实在不可取。现在他有一个伟大的梦想:拐回徒弟,亲自教(自己宠)

  


 



        “啊洋,你要不要和师父玩?”终于逮到机会了,晓星尘蹲到摘花的薛洋面前询问。薛洋手里拿着一朵鲜花,踮起脚尖看看聂明玦,又看看面前那个温润的道长,咧嘴一笑“师父。”

 


      心都快化了,果然男人在可爱的人面前丝毫没有抵抗力,晓星尘轻轻的把他的小手翻过来,往伤口上吹气“师父吹吹,吹吹就不痛了。”记忆里貌似有这样的一幕。

 


      “师父能带啊洋去找啊娘吗?啊洋想啊娘了。”那群人都在夸师父,真不知道这师父哪里厉害,若是真的有本事那就去吧他的啊娘找了,要是连娘都找不到,这个师父就是徒有虚名!

  


      娘?薛洋的娘?他得去那里找啊,“啊洋你娘叫什么名字?你得把名字说出来,不然师父可找不到啊洋的娘。”薛洋应该会知道他的阿娘叫什么的吧。

 


       薛洋低着头,想了一会儿“瑶瑶,我啊娘叫瑶瑶,师父能不能找到我啊娘呢?”薛洋严重怀疑这个不靠谱的师父会不会根本找不到他的阿娘。



         晓星尘的三观彻底崩塌了,薛洋这几天里到底经历了些什么啊,两个男人怎能生孩子呢?晓星尘严重怀疑聂明玦和金光瑶是不是故意的,薛洋虽然不算好人,可是他们也不能这样吧,也太过分了。“啊洋,你确定那个是你啊娘?”他还是不敢相信,怎么敛芳尊会成为薛洋的娘。 

 


         “对啊,瑶 瑶就是啊洋的娘,啊娘对我极好的,比啊爹对我都好。”其实金光瑶也没有什么带娃的经验,一般就是他觉得好的都给薛洋,薛洋用的都得和他的差不多,或者比他的好。还好金光瑶就带了那么一会儿,不然薛洋就要腻在金光瑶身上了。



       “嗯~师父认识你啊娘,他在金陵台,别人都叫他敛芳尊对不对?一会儿你就去问问你爹爹,如果你爹爹同意了,我就带你去找娘亲好不好?”他可不敢擅自带着别人的儿子到处跑,依着聂明玦的性子和金光瑶的心机可能会把他吊着打,他还得心服口服的,还毫无反驳之力。薛洋看看手里的花,又看看远处凉亭里的聂明玦,有点不高兴“啊爹说了,阿娘这几天没有时间,过几天他才会来看我。”他想啊娘了,已经想了好几天了。 

 


      晓星尘摸摸下巴“我们偷偷跑去找你啊娘好不好,带上你爹爹,我们明天就去。”小孩子嘛,怎么能让他难过呢,特别是这么大的孩子,就得宠着,不能让他自卑,也不能让他感受不到亲情的温暖。

      


      金光瑶和聂怀桑再想怎么怼聂明玦,聂明玦晓星尘再想怎么带着孩子来金陵台。

 


       “啊洋乖,爹爹已经派你叔叔去接你啊娘了,如果明天他不能把你啊娘带回来,我们就去金陵台找你啊娘,顺便打断你叔叔的腿。”这个聂怀桑最好及时把金光瑶带回来,不然么,后果不堪设想。






聂怀桑:我居然不如一个捡回来的孩子!

聂明玦金光瑶晓星尘:你说什么?!



























如果可以,我要剁了老李,一天天的就知道打扰我码字!

穿山乙

暮溪21 水牢酷刑,老鼠啃噬。

第二十一章

水牢的角落瑟缩着一个清瘦的人,发丝凌乱。

他蹲靠着圈住自己,把头埋在自己膝窝里。

现下水位刚刚退了下去,但那种呼吸被夺走,胸腔痛得快炸裂的感觉不久后还会继续降临。

明知道痛苦,却无能为力的感觉坏透了。

说是退了水位,其实牢地还是有些积水,蹲靠的姿势让屁股浸湿水里,长时间的浸泡,衣服下的皮肤已经开始泛白,疼得没了知觉。

足上的鞋不知怎么弄丢了一只,或许被水没顶时太痛苦挣扎得掉了,退水位后被冲走了。

暴露在空气中的脚趾紧张的蜷缩在一起,轻轻的颤抖。

不知是哪个脚趾有了破口,血像蜿蜒的小溪从指缝中流了出来,脚趾的主人却无暇顾及,或者是害怕的不敢有任何动作。

昏暗潮湿的密...

第二十一章

水牢的角落瑟缩着一个清瘦的人,发丝凌乱。

他蹲靠着圈住自己,把头埋在自己膝窝里。

现下水位刚刚退了下去,但那种呼吸被夺走,胸腔痛得快炸裂的感觉不久后还会继续降临。

明知道痛苦,却无能为力的感觉坏透了。

说是退了水位,其实牢地还是有些积水,蹲靠的姿势让屁股浸湿水里,长时间的浸泡,衣服下的皮肤已经开始泛白,疼得没了知觉。

足上的鞋不知怎么弄丢了一只,或许被水没顶时太痛苦挣扎得掉了,退水位后被冲走了。

暴露在空气中的脚趾紧张的蜷缩在一起,轻轻的颤抖。

不知是哪个脚趾有了破口,血像蜿蜒的小溪从指缝中流了出来,脚趾的主人却无暇顾及,或者是害怕的不敢有任何动作。

昏暗潮湿的密闭空间里有一股发霉腐烂的恶臭。

王一博觉得不久后,那将是从他身上传来的味道,而他已经闻不到了。

王一博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他想到的不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爱他的母亲,而是夫妻一场,却从未把他摆在心上的肖战。

母妃没了,他当如何?

有人已经明目张胆的对他下手,他当如何?

他不傻,朝臣弄权,他要做那只最可悲的替罪羊,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虚晃一身,到最后连个安稳的死法都没有。

而他的心上人啊,终究不愿信他一次。

人之将死,最后一点期盼也不敢再有了的。

 

 

******

肖战从皇上的行宫出来的时候,面上的愤恨再也维持不住。紧皱的眉头出卖了他的担忧。

小顺子迎了上去,给肖战系上披风。

“殿下………您还好吧?”

“没事……先去大牢………父皇答应,杀死母妃的凶手让我亲自处置。”

肖战用余光看了眼身后拐角处,用阴狠的语气应了小顺子。

小顺子被肖战的神色弄得愣了下。

“殿下………王妃他…………”

“王妃?他配当王妃?就那么处死他太便宜他了,我要带在身边每天亲自折磨他”

人已施施然走远,恶毒的语气却还是往后飘了去,不知传到了几人的耳朵里?

肖战的步子走的安稳,进了行宫两天,谁也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些个耳目给主子们回了话,每人心中的謀虑又多了几分。

至少现下理不清头绪的众人,不会在有什么大的动作。

 

 

 

*****

肖战去大牢扑了个空。

肖战一脚踢开守门的狱卒,随机跨步过去手捏上了他的喉咙。

想不到有人已经明目张胆到这个地步,敢直接动皇上要亲自审问的王一博。

大皇子能想到的肖战其实已经门清了。

只是时机不成熟,撕破脸遭殃的还是百姓。

没一会暗卫来报,婢女兰蔻已经被暗杀。

肖战在雪妃棺木前磕了三个头,神色晦暗的转身便走?。

他连夜去了皇上行宫,现在唯一能保下王一博的人便是父皇,只是要以什么代价来换肖战头一次有些拿不准。

他在行宫受了戒尺鞭打,跪了两天,才求得皇上听听他的计划和谋略。

肖战头一次跟自己高高在上的父皇服软,立了君臣之约。

“殿下…………饶了我………我说…………王妃被带去了水牢。”

狱卒被肖战扔开撞在墙上,一口血喷洒出来昏了过去。

肖战这个时候才藏不住他的担忧,顾不得会被谁看到,赶去了水牢。

 

 

 

*****

肖战的心悬得高高的,漂浮在半空中,没有实落感。

王一博身体单薄怎么受得了水牢的酷刑。

快到关王一博的牢房,沿路的沟渠里是刚刚退水位流出来的水。

肖战加快脚步,他不敢想王一博现在是一个什么样子。

甚至…………他的王妃是否还活着?

肖战夺过狱卒哆哆嗦嗦开门的手,手刚碰上锁。

就听到里面传来一声尖叫,随后传出王一博恐惧的声音。

“不要………不要………肖战………救我………救我……”

尖锐的恐惧重击在肖战耳膜上。

肖战心一慌,眼尾泛红,开门的手都有些抖。

水位刚退。

王一博脱力的躺在地上,唯一的一只鞋也不知所踪,脚趾上的破口已经没有在流血了,经过水泡过后,破口外张,泛白得看起来像是要腐烂一样。

突然感觉什么东西在用尖锐的牙齿咬他的脚趾。

一种毛骨悚然的凉意蹿进四肢百骸。

他微微的抬头看了一眼,便失声尖叫起来。

受了凉,不清醒的脑袋只想得到让肖战救他。

老鼠,老鼠在啃他脚上的伤口。

老鼠把他当成腐烂的食物。

尖嘴毛绒的老鼠让王一博恐惧得连滚带爬的躲进墙角发抖。

他最怕的就是老鼠,那是他阴影。

小时候。

有一次他们把王一博关进柴房,饿极了的他体力不支的昏睡了过去。

脸上的毛茸茸的触感让他清醒了过来,他睁开眼刚好和趴在他下巴的一只老鼠对视。

吓得他直接呕吐。

“肖战………救我………救我…………”

“我没有杀母妃,我会听话的好不好………”

“你抱抱我,肖战,你让老鼠走开。”

………………

肖战打开门看到的便是王一博抱头发抖的王一博。

嘴里小声说着哀求,但还是被肖战一字不落的听了去。

肖战的悬着的心不受控制的摔了下来,四分五裂。

(未完待续)

 

 

 

 

 

 

 

 

 

 

 

 

 

九月

第二章(情人节篇上)

             你是我的全世界,我也只对你认怂

  送走肖战后,王一博又白无聊赖的打着游戏。“问笛声独惆怅,云深夜未央…”一博身旁的手机铃响了起来,一博一下跳起,以为是战哥打开的,一看是经纪人,眼神一暗,冷冷的道:“喂,姐,有事吗”  “一博啊,受疫情影响,剧组暂停拍摄了,天天向上也改为云录制,你那边可以多休息几天,如果有灵感可以写个歌哦,计划一下可以回公司商量” “啊,出不了工啊,好的姐,我在家也闲的差...

             你是我的全世界,我也只对你认怂

  送走肖战后,王一博又白无聊赖的打着游戏。“问笛声独惆怅,云深夜未央…”一博身旁的手机铃响了起来,一博一下跳起,以为是战哥打开的,一看是经纪人,眼神一暗,冷冷的道:“喂,姐,有事吗”  “一博啊,受疫情影响,剧组暂停拍摄了,天天向上也改为云录制,你那边可以多休息几天,如果有灵感可以写个歌哦,计划一下可以回公司商量” “啊,出不了工啊,好的姐,我在家也闲的差不多了,等几天我就回北京了”王一博内心其实一阵窃喜,开心的是又能偷偷溜去见战哥。不过一博也为疫情担心,希望这次疫情可以平安度过。

   一博立刻联系了涵哥和天天兄弟一起捐款,再刷了一下微博看看疫情的控制。突然,一博眼前一亮:“博君一肖后援会和王一博粉丝后援会肖战粉丝后援会竟然筹集了这么多捐款啊,嘿嘿,和战哥说了他一定很开心.”一博心里扬起丝丝暖意,仿佛又感受到了当时和战哥一起拍戏时的温暖。只不过那时只有两个人彼此陪伴的温暖,而现在却是有千千万万粉丝在一起陪着他们两的幸福。                                一博突然想刷刷抖音,看看粉丝们又在干嘛,一打开就看到一条视频:想一博战战的第n天,让我们一起回顾一下九学…一博嫌弃的说到:“让我看看这些粉丝又脑洞大开的剪了个啥?手机屏幕里传来战哥和他吵架的声音:“他叫我从这里跳下去,王一博你扪心自问一下你是人吗?不要诬陷我好不好…”王一博心跳加速而且嘴角上扬的看完一整段视频,心想:原来是这个啊,记得当时好像因为战哥去拍庆余年了,他俩有三天没见吧。当时自己也没睡,很累,而且很生气战哥不看通告才和他吵的。但是当时只是想互相闹一下,因为战哥不在,也很想他。但是两个人都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所以便不知不觉开始互相调侃,没想到被做成了花絮,现在看看当时那段时光真令人怀念啊。一博突然来了兴趣让我看看评论,一楼:王一博顾着和战哥吵,都没听见战哥说你特别好,特别喜欢这句话吧。二楼:其实战哥很担心他没睡觉,听说有人落水还怕是他,只是他俩都害羞,不会那种温馨的安慰,但其实关心的话都在吵架中说出来了吧。王一博突然鼻子一酸,激动的说到:“战哥有说过他喜欢,喜欢,我,我我当时怎么没听到…”那天王一博一直待在房间里刷花絮,光九学就刷了不下20遍。房间里传出王一博开心得像鹅叫的笑声,时而又有他大声反驳粉丝评论不是你们这样理解的是,当时我和战哥是这样这样的辩驳声…感觉房间里的人已经接近癫狂。然而到最后确是一个人在默默流泪。

   昨晚战哥的话,他全部听到了。他当时有无数次冲动都想把身旁的男孩抱紧再一次告诉他:“战哥,弟弟爱你这句话不是玩笑,是真的,我们不要在意什么世俗,在一起去看极光好吗?”可是一博也一次又一次的忍住了这汹涌的爱意。他们曾经都经历过这社会的冷眼,每一步都在刀刃上行走。好不容易他们才熬到一丝丝光明,而且两人现在的名气也还不稳,很多人都在观望的状态,一个不小心便再也没有机会了。况且一博因为之前就经历过黑子的谩骂,键盘侠的恐怖,他知道若两人在一起,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终会被黑子指着骂。他自己便罢了,但是他舍不得让眼前这个他捧在手心里的男孩遭受别人的侮辱。不过他更怕的是他俩都只是因为还没出戏而相爱,怕最终斗不过世俗,抵不过漫长岁月将这份爱的热情抿灭。怕像千千万万情侣一样最终走向分开的尽头。可是别人可以赌,最多输了时间。可他们两不能,他俩若赌,成功了有了爱情,不成功,便什么都没了,恐怕连亲人都不会理解他们。所以一博的脑海里一直重复着战哥说的那句话:“你我如今好的选择,也只有互相陪伴了。”所以一博看到他俩曾经在一起有多开心,他便更加痛心。因为没有拍戏的理由,他不知以后要如何再像之前那样在人群中,不顾及任何,能把彼此爱意表达到极致。可是最终一博选择的依旧是藏起这份爱,以朋友的身份永远守着他的小兔子。

  此时肖战回到北京,他给一博打电话到: “博弟,我到家了啊,你要是等几天回来北京我请你你吃饭”一博赶紧收住了哭腔: “好,战哥,你说的啊,不过到时候我肯定赖你家了,反正我不会做饭,你就包我的伙食到我开工吧。” “你战哥我现在也有点钱了,还怕你把我吃穷不成,不过你敢再打我我就把你赶出去” 一博笑得鼻涕横飞:“哈哈哈,那可不能,每次你打我都是我认怂,弟弟哪敢打哥哥啊” “呦,王怼怼今天不怼人了啊” “哈哈哈…”

Pulito

你好,竹马。

青春果然是甜蜜苦涩的。


就连点开王者荣耀都是你的回忆。


那些年黏着你为王者荣耀的师父,一点一滴偷偷攻略你把师傅变为恋人。


那是我们的青春啊,那个年代,玩着傻逼的安琪拉,看你玩李白六到飞起。只管在水晶喊六六六。


果然,初中的时光即使短暂,却很美好。


六年了。即使我无数次把这个游戏卸载再重装。我们早已不是恋人。可在游戏的亲密关系,依然在诉说我们曾经爱过。很刺眼,又很伤心。


你是我的初恋。可能,是一辈子忘不了的初恋。


刻骨铭心。


我活的好累。


好怀念曾经的日子。混迹在你们男生中间,打游戏聊玄幻小说。感觉天不怕地不怕。每一天只要看见你,...

青春果然是甜蜜苦涩的。



就连点开王者荣耀都是你的回忆。



那些年黏着你为王者荣耀的师父,一点一滴偷偷攻略你把师傅变为恋人。


那是我们的青春啊,那个年代,玩着傻逼的安琪拉,看你玩李白六到飞起。只管在水晶喊六六六。


果然,初中的时光即使短暂,却很美好。


六年了。即使我无数次把这个游戏卸载再重装。我们早已不是恋人。可在游戏的亲密关系,依然在诉说我们曾经爱过。很刺眼,又很伤心。



你是我的初恋。可能,是一辈子忘不了的初恋。


刻骨铭心。


我活的好累。


好怀念曾经的日子。混迹在你们男生中间,打游戏聊玄幻小说。感觉天不怕地不怕。每一天只要看见你,都很满足。



你们的关系还是那么那么好。我却一直在远离你们的圈子。


虽然我在心里告诉自己,我和你们不一样。可是可是可是,那是我的青春啊,那是我们的青春啊。


我的男孩。dear boy。你还好吗?


被小女生天天追。帅气的脸蛋。大长腿。星辰大海的眼睛。喜欢华晨宇的歌。喜欢看七龙珠。还有,喜欢打王者荣耀的你,还好吗?



你是否有了自己的理想,有了自己的追求。你是否已经成熟,有了自己的担当,你是否,已经遇到了喜欢的女孩子。



你是否,后悔,曾经爱过我。


你是否,后悔,在脚踝上纹上关于我的图案。


12:00我在你的主页看你留下的痕迹。


当我要退出游戏时,看到。在一个小时前,你已经访问过我的主页。


那一刻,你在想什么呢?


我活到18岁。只跟你谈过恋爱。

我15岁最爱的人是你。你是刻在我15岁青春里面的记忆。


我在以后,再也遇不到如你一般的人。

我不奢望什么。至少,我们曾经爱过。



即使天各一方。你永远是我心头的记忆。


望你一切安好。竹马。


2020年。二月十九日。星期三。

yataome_Y

二六小朋友长大了好多啊

在老家拼命撒欢不乖了

想念之前短暂的乖巧

二六小朋友长大了好多啊

在老家拼命撒欢不乖了

想念之前短暂的乖巧

笛子
铁憨憨在线打卡,人家如火如荼的...

铁憨憨在线打卡,人家如火如荼的二轮复习,憨憨只能苦兮兮自己补一轮复习的不足,豹哭。

铁憨憨在线打卡,人家如火如荼的二轮复习,憨憨只能苦兮兮自己补一轮复习的不足,豹哭。

北♡辰℡

情感

我们在一起三个月,分开的时候都挺难过的,那段时间哭到眼泪划过脸颊都会疼了,竟然满眼都是你的人你招架不住为什么当初要招惹我,现在的你有了新的女朋友,希望你能满眼都是她吧,我做不到祝你幸福,我希望你深情被负,爱而不得,我也会退出你的世界,既然我可以喜欢你喜欢到无法自拔,但我也可以说离开就离开,我会学着放弃你

我们在一起三个月,分开的时候都挺难过的,那段时间哭到眼泪划过脸颊都会疼了,竟然满眼都是你的人你招架不住为什么当初要招惹我,现在的你有了新的女朋友,希望你能满眼都是她吧,我做不到祝你幸福,我希望你深情被负,爱而不得,我也会退出你的世界,既然我可以喜欢你喜欢到无法自拔,但我也可以说离开就离开,我会学着放弃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