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大石秀一郎

12646浏览    920参与
暴富联盟--Jasmine茉莉

新谷

昭和笔记20th Anniversary新商品登场!


■商品名:20th Anniversary 木製スタンド  木制立牌

■种 类:越前龙马


■商品名: 20th Anniversary プレートバッジ   姓名牌吧唧

■种 类:越前龙马


■商品名:20th Anniversary パネルスタンドmini   亚克力立牌mini

■种 类:越前龙马


■商品名:20th Anniversary ......

新谷

昭和笔记20th Anniversary新商品登场!


■商品名:20th Anniversary 木製スタンド  木制立牌

■种 类:越前龙马


■商品名: 20th Anniversary プレートバッジ   姓名牌吧唧

■种 类:越前龙马


■商品名:20th Anniversary パネルスタンドmini   亚克力立牌mini

■种 类:越前龙马


■商品名:20th Anniversary Bigルミナスタンド  大灯光立牌

■种 类:越前龙马


■商品名: 20th Anniversary ぺたまにあ M  贴纸

■种 类:越前龙马


■商品名:20th Anniversary 等身大タペストリー   等身挂毯

■种 类:越前龙马


■商品名:20th Anniversary フェイスタオル   毛巾

■种 类:越前龙马


■商品名: 20th Anniversary でかアクリルキーホルダー    亚克力钥匙扣

■种 类:越前龙马


・可购买地点:卡通商品专卖店、书店等。


此外,以校徽和学校旗帜为形象的20th Anniversary新产品也登场了!


■商品名:20th Anniversary フェイスタオル  校队毛巾

■种类:青学


■商品名:20th Anniversary でかアクリルキーホルダー    校队亚克力挂件

■种类:青学


■商品名:20th Anniversary ぺたまにあ M  校队贴纸

■种类:青学


■商品名:20th Anniversary コンビニエコバッグ   校队环保袋

■种 类:青学


■商品名:20th Anniversary  マグネットシート  校队冰箱贴

■种 类:青学


■商品名:20th Anniversary ビッグマルチクロス  校队大挂画

■种 类:青学

暴富联盟--Jasmine茉莉

  

新网球王子U-17W杯


台本活动


越前龙马

大石秀一郎

  

新网球王子U-17W杯


台本活动


越前龙马

大石秀一郎

Eileen .Evans

如果从年份上来看给位王子好像都二十几岁了吧,他们都有自己的梦想并追随,但一定忘不了自己初中时的队友们

如果从年份上来看给位王子好像都二十几岁了吧,他们都有自己的梦想并追随,但一定忘不了自己初中时的队友们

戛然而

【原创男主无cp】我的庭球梦只有六叠[网王] (26)

第二十六章 一年级与一年级

(“越前·人生导师·龙马”)


晨光熹微时,松田回到了那个玩游戏的小厅。

他有些犹豫。他谨记葵睡前拽着自己吩咐的“一定要看日出啊这里的日出很好看的不看太亏了”,却又不忍心扰人清梦。

他坐在榻榻米的最边缘,坐在横七竖八睡成一滩了的朋友们身边,手指的影子在蔺草的纹路上穿行,最终还是在越前的肩膀旁停了下来。

顶着两坨巨大黑眼圈的松田心想,还是让他们睡吧。

他一个人推开庭院的门,日出前的小山竟然有些寒凉,露水在此时凝结。

葵说得没有错,这个山上的民宿是日出的最佳观赏点。

远山熠熠,天空深沉又开阔。破开的天光...

第二十六章 一年级与一年级

(“越前·人生导师·龙马”)

 

晨光熹微时,松田回到了那个玩游戏的小厅。

他有些犹豫。他谨记葵睡前拽着自己吩咐的“一定要看日出啊这里的日出很好看的不看太亏了”,却又不忍心扰人清梦。

他坐在榻榻米的最边缘,坐在横七竖八睡成一滩了的朋友们身边,手指的影子在蔺草的纹路上穿行,最终还是在越前的肩膀旁停了下来。

顶着两坨巨大黑眼圈的松田心想,还是让他们睡吧。

他一个人推开庭院的门,日出前的小山竟然有些寒凉,露水在此时凝结。

葵说得没有错,这个山上的民宿是日出的最佳观赏点。

远山熠熠,天空深沉又开阔。破开的天光如同混沌的蛋壳敲出了缝隙,裂痕带来醒悟与肾上腺素,给寒凉的皮肤上铺上一层暖意。奇异的光影只洒在群山的某个侧面,而其他的大片森林、村镇、静水流溪与林鸟,都尚待唤醒。

松田见过好多次海边的日出,那是和此时完全不一样的情景。海会蔓延到目之所及的最远处,天际线是笔直的,偶尔有趁夜出海的渔船从太阳出来的方向驶来,但身影小得像飞行棋盘上的小旗子,与最广阔的天,第二广阔的海,还有第三广阔的太阳相比,渺小得不值一提,坐在海边看日出的人就更是沧海一粟了。

但山上的日出是不一样的。群山与大地广袤莽莽,有自己的棱角,也有被树木修饰出来的圆润弧度,就好像在与漫无边际的天空相抗衡。山上的人会感觉自己被山托了起来,就算渺小孤独,也显得不易摧折了些。

“……找到了。”说话的人声音带着方才醒转的沙哑,开口吐字前还先打了个哈欠。

松田回头看越前,越前则回头看身后的找人大部队。

青学的人对松田会自己跑丢这件事都多少有些心理阴影,尤其是一觉睡醒发现又少了个人时,满身睡意刹那一个激灵没了,幸好这次在推开院落的门边看见了那个身影。

“好小子,一个人偷偷跑来看日出了啊,”桃城狠狠地吐了口气,挨着松田坐了下来,抱怨道,“乾前辈居然还定了闹钟!真是的,让我们多睡会儿怎么了嘛。”

青学与六角的人都稀稀落落坐下了。在场的人都从天灵盖里散发着一股“没睡醒”的气场,挤挤挨挨又相互依靠。菊丸漫不经心地玩地上的小虫子,葵则尽心尽力地把刚坐下又睡着的人们一个个摇醒。

“你没睡啊松田。”越前注意到松田黑到夸张的眼圈和浮肿的眼袋。

松田抱着膝盖看菊丸翻虫子。指甲盖大小的象鼻虫四脚朝天乱蹬,好不容易借着草叶翻过身来,下一秒又被菊丸用小树枝挑着翻回去。

“……没睡着。”

“哦。”

两个人都不知道怎么往下接,对话就这样消寂于无声。但这样的气氛很松弛舒缓,话掉到地上就让它掉,不想说就不说。

河村在后头看着并肩的两个一年级颓唐的背影,一个熬夜熬得人模鬼样没什么活力,另一个浑身冒着起床气泡泡,有些有趣好笑。

阳光就在这样闲适的时刻,悄然出现,先是落在象鼻虫泛着光泽的脊背上,再是照在少年们的脚趾上。暖洋洋的被子就这样从下盖了上来。

“看!日出了啊!”大石指着天际,太阳的轮廓还不明晰。

菊丸扔掉手里的小木棍,眯起眼睛迎着光看看了会儿。待太阳的全貌渐次爬上地平线时,他伸出了双手,做了个掬捧的动作,然后得意地宣布:“我把太阳捧在手上了!”

桃城见状冲着远方挥了一拳:“那我还打了太阳一拳呢!”

海堂嗤了声,难得没有出言讽刺这种幼稚的行为。

松田目不转睛地看着这样宏大又沉静的景色。日月的运行无声,但群山却会随着日出而苏醒过来,一天的序幕就此拉开。

在此之前,他从未预料到过,在短短的一个夜里,从夏夜烟火到山间日出,他能领略到此生前所未见的最美丽的两个景象。

感慨至深时,大石迎着还未散发灼热的太阳远眺,整个人笼罩在朝阳的斜晖里,坚定地抒胸臆:“我们一定要一起打进全国大赛啊!”

在梦里骂够了的菊丸一觉醒来已经单方面和大石冰释前嫌了:“对!全国优胜!”

河村也慷慨激昂:“Great!我们一起Burning!青学Fight On!”

一旁的六角看到青学斗志昂扬的青学,边笑边吐槽:“喂,我们也进全国大赛了。”

于是两个学校的人又因为“别说坏气氛的话”和“六角进全国大赛怎么坏气氛了!”之类的文字游戏拌起嘴来。

只有松田,侧过身望着笑闹的众人,稍稍有些出神。

“怎么了?”越前注意到了他的在意。

“……我们?”松田抱着膝盖的手紧了紧。

前辈们,对于未来的规划里,也会有他吗?

松田问越前,更好像在问自己:“这个我们……包括我吗?”

 

越前被问得一怔,他从没预料到过会有人在意这个问题。

这个被自己“捡”来的同级生,好像从来就比别人想得更多一层,却不爱言说。

“你好像对自己一直有所怀疑,”越前很快听明白了松田的问题,笃定道,“你不自信。”

越前其实有点苦恼,往常这个做人生导师的角色都是由那些口才更好、更体贴或者更有筹谋的学长们担当的。但既然松田难得对着他漏出一点口风,他就没法视而不见。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总是沉湎在这样的情绪中——自我质疑,顾虑太多,明明做得不错却总担忧会拖累别人。这可不是谦虚,就算是谦虚,过度谦虚也不是什么好事。”

松田眼下有一片浅浅的阴翳,不知道是此刻洒落的阳光在他的睫毛上投下了影子,还是这也属于熬夜后的憔悴症状一部分。总之他没有回话,没有辩驳或者解释,但越前知道他在听。

“青学的胜利不单属于任何一个人,甚至不仅仅属于上场比赛的这几个人。比赛是一个团队的事,这么简单的道理你应该懂。如果没有龙崎教练、一直为进入正选而努力的学长们和同级生们、还有赛场边应援的人,我们是走不到这里来的吧。”

“甚至在这样的时候,如果你还要怀疑我们的‘我们’里有没有你的话,那么松田同学,”越前语气很随意,说的话有些不留情面,却敲响了心钟,“你得考虑考虑,你对青学,有归属感吗?”

松田的眼睫如将振翅的蛾羽般颤了颤。

还是第一次有人如此直接地,把如此确切的剖析,堵在他面前。

“你信任我们吗?”,越前别过了头去,“你好像连自己都不信任。”

耳边笑闹的背景音好似低了下去,松田偏头看越前,越前是和他完全不一样的人。不论是生活条件还是球技,又或是对待事情的态度与气质,他们好像完全就处于两个世界。他以前看到越前会羡慕,会自卑,甚至还有一点点嫉妒,但是那样的心情在他进入网球部以后,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出现过了……可是那种“我到底配不配”的自我叩问,从未消散过。

但今天他忽然发现,原来自己那些敏感的负面的情绪,好像在身边人的眼中,依旧是无所遁形的。

“对不起。”

“你总是在道歉,”越前听起来甚至带着点“果不其然”的预见,他有点无奈,“为什么要这样谨小慎微呢?”

日出之后升温很快,身下坐着的土地很快便有了热度,学长们冒着汗叫着变热了,越前也起身拍了拍裤腿上的尘土。

松田随着他起身的动作向上看,太阳就在越前的身后,他的周身耀眼得松田的视线闪躲了一刹。

松田仰望着越前,而越前叹了声,向他伸出手,说出了那句松田很久之后都舍不得忘怀的话:

“况且,你的网球实力真的有你自己担忧的那么差吗?”

“在顾影自怜之余,也好好正视一下自己的价值吧。”

 

这场在千叶的短暂出游,他们并没有太多时间回味。

关东大赛决赛近在眼前了。

青学的训练紧张到喘不过气来。这并非仅仅由于训练强度加大以应对强敌,还因为青学听到的一些事。

——关于立海大,关于切原赤也,关于橘桔平的。

松田乍听到那样的消息,心里一紧之余,却颇有种并不意外的感觉。

他见过切原平易近人的一面,却从来没觉得切原能真的永远按捺住他的另一面,那个悬崖之上的,岌岌可危的,即将坠落的另一面。

他听说过前辈们去探望橘前辈的场景,也听过了橘杏的描述,他很难为做出那样事情的切原找出什么借口。

薄荷眼药水什么的,只是治标不治本的小伎俩而已。有什么能制止切原呢?有谁能真的拉切原一把呢?他和切原不过两面之缘,又离得太远,好像轮不到他操心。

切原会坠下去吗?立海大会放任切原坠下去吗?

松田想不出答案。这不是答案确定的考试题或狼人杀,思索没有结果。

心里堵堵的,如鲠在喉。

 

“嘿,回神啦。”

大泽在他眼前一拍,松田的刘海被双掌间的气流冲得微微抛起,他也下意识跟着眨了眼。

“想什么呢五毛?从进来开始你就一直魂不守舍的,”大泽有些埋怨,他的心情少见的不太好,冷空调嗖嗖地吹,他就坐在风口最冷的那张桌子上,两条腿百无聊赖地晃荡着,“我心情不好,五毛心情不好,傅同学心情也不好。这就是坏心情小分队。”

“诶?”松田稍稍有些意外。

大泽的愤懑倒是很好理解……其实倒不如说是一种对家庭的逆反,这也是暑假里他天天往学校躲的原因。大泽对此的详细解释是“家里开水产店的啦,耳提面命说要我以后继承水产店,没事就教我剖鱼,三文鱼金枪鱼鲷鱼鲣鱼,牡蛎鳌虾梭子蟹……好无聊!谁要学怎么开蚌壳和给鳌虾放血啊!”就连之前期末考前,他拜托松田给他讲题的理由都是“再不学就要回去杀鱼了”。这时候他心情不好,大概也是和那堆杂七杂八的海鲜有关。但……

“傅同学也心情不好吗?”

松田进教室前看到只有大泽一个人,本来还想问傅同学去哪了。但傅同学看着就很神秘,缺席这种想来就来的教室小聚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她兴许不会说。

“嗯嗯,”大泽不知道从哪掏出两只冰棍,捂得都有点化了,塞给了松田一支,把另一支包装袋撕开口子叼在嘴里,“好像是她新写的小说好多人不喜欢,被人骂了。”

松田一时间连冰棍包装都忘了拆:“被……骂了?”

大泽狠狠地嗦了口冰棍化掉的水,闷闷地讲:“那篇小说也下架了,好像叫什么《生来愧疚的人》。”

===================================

小穷:(担心)切原还不还钱都是次要的……


放一个在晋江的口嗨预收文案:

《同行拒否or相似相容?[网王]》

非cp向小短篇合集,每篇的人物之所以相聚在这里,都是因为有化学反应(共同点):

1.《欲与天公试比高》:菊丸英二&向日岳人

2.《第一宇宙速度》:神尾明&忍足谦也

3.《狼人杀永动机》:不二周助&入江奏多&柳生比吕士&仁王雅治

4.《tik tok带货秘籍》:比嘉中全体&松田五毛(原创角色)

5.《学英语不如打暴力网球》:莉莉亚安德·藏兔座&切原赤也&亚久津

6.《who’s who’s who》:切原赤也&观月初

7.《谁要做男妈妈啊》:白石藏之介&佐伯虎次郎

8.《送莲二使关西》:柳莲二&还没想好

9.《榊之子》:榊太郎&幸村精市


注:有些想好了有些还在口嗨阶段,越往后越口嗨。无cp,初衷是想看这些人凑在一起会发生什么。

偷吃橘子的喵(=。。=)
三好变混混(x) 就是说,为什...

三好变混混(x)

就是说,为什么帅哥喜欢乱用颜值

三好变混混(x)

就是说,为什么帅哥喜欢乱用颜值

暴富联盟--Jasmine茉莉
新网球王子rising bea...

新网球王子rising beat


✨王子的日常复刻✨


9/17 🎉 15:00 开始


大石秀一郎


新网球王子rising beat


✨王子的日常复刻✨


9/17 🎉 15:00 开始


大石秀一郎


戛然而

【原创男主无cp】 我的庭球梦只有六叠[网王] (25)

第二十五章 松田不记得

(“我最信任你了大石!”“我也最信任你了英二!”)


阵营相同时,两人可以打出绝佳的配合,在其他人反应过来之前把人哄得晕头转向,就如同刚才木更津那局一样。然而阵营不同时……

“天亮了请睁眼。”刚刚喊困的葵被六角的人嫌弃影响游戏体验,于是被发配去当主持人。明明嘴上说着睁眼,一看主持人自己的眼睛都要睁不开了。

大石一抬头对上菊丸炯炯的眼神,菊丸就神色一凛。

“大石……”菊丸捏紧了手中的牌,“你该不会是?”

“哈哈,”大石强颜欢笑,“我当然不会是!”

菊丸舒了口气,放松地笑起来:“那就太好了!我最信任你了大石!”

“我也最信任你了英二!...

第二十五章 松田不记得

(“我最信任你了大石!”“我也最信任你了英二!”)

 

阵营相同时,两人可以打出绝佳的配合,在其他人反应过来之前把人哄得晕头转向,就如同刚才木更津那局一样。然而阵营不同时……

“天亮了请睁眼。”刚刚喊困的葵被六角的人嫌弃影响游戏体验,于是被发配去当主持人。明明嘴上说着睁眼,一看主持人自己的眼睛都要睁不开了。

大石一抬头对上菊丸炯炯的眼神,菊丸就神色一凛。

“大石……”菊丸捏紧了手中的牌,“你该不会是?”

“哈哈,”大石强颜欢笑,“我当然不会是!”

菊丸舒了口气,放松地笑起来:“那就太好了!我最信任你了大石!”

“我也最信任你了英二!”大石习惯性地和菊丸碰了碰拳。

好一对知根知底的兄弟,两个互相“最信任”的宣誓跟纸一样薄。

葵一宣布投票,场上两派泾渭分明立显。

大石要刀菊丸,菊丸要刀大石,两根手指毅然决然地相对。他们如同千钧一发时刻走出来大义灭亲的证人,如同一锤定音的大法官,如同在潮水两岸道别的密友,水流滚滚向前,两者间的距离一步天堑。其他两拨人跟着他俩投,局势针锋相对。

佐伯一手托腮,玩味地看着场上局面:“嘴上海誓山盟矢志不渝,到了关键时刻就拔剑相向呢。”

菊丸气哼哼的,原本笃定的指认里此时还带上了点难以置信的委屈:“大石,你居然骗我。”

大石硬着头皮当面投菊丸,本来还十分心虚,被菊丸一通指责肚子里也来了气:“你不还说最信任我了吗,英二!”

越前趴在桌上喃喃:“……这是什么苦情戏码。”

场上的票数对半开,刀大石还是刀菊丸,是个问题。

葵伸出手指点了点,点到最远处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点漏了一票。投票的松田因为坐在乾身边而显得毫不起眼,以至于他第一轮数票的时候都忘了那里还有个人。

葵抻长脖子定睛分辨松田手指的方向,是大石。

大石这局的游戏之旅在满嘴的冤枉之中猝然结束。

 

上天似乎并不眷顾这对黄金双打,接下来几局的抽牌都没有给他俩和好的机会。

大石和菊丸如同那什么中华传说中相隔天堑的牛郎织女,你是狼我就是民,你好我就坏,你正我便邪。偏偏这两个人甚至无需多言便能一眼看出对方的身份,于是后面便发展成了——

大石拿到狼时,心知菊丸一定能立刻看穿自己的阵营,于是他决定先下手为强,首夜便跟其他狼人队友打手势要求刀了菊丸。

葵对昔日背靠背作战的双打队友发展到如此绝情的地步啧啧称奇,遗憾地看着拿到猫又(日本狼人杀里特殊身份,被狼袭击时会带走场上另一个人)的菊丸被宣告去世后,悍然带走了大石同归于尽。

“不让我玩儿是吧,”菊丸闭着眼睛都知道是哪只狼主谋害了自己,忿忿地冲着大石磨牙,“来啊来啊,都别玩了!”

大石被他的气话怼得心里很不舒坦,跟着翻旧账:“上局你不也是先害死了我!”

乾:“在同归于尽这件事上他们两个人还挺有默契的。”

树希彦默默听了半程,奇妙地领悟到了什么:“……好感人啊。”

越前:“你在感动什么啊?”

“咳咳,提醒一下,”乾看着剑拔弩张的大石和菊丸,不,看气氛来说其实更像闹了矛盾互相揭短的怨侣,“大石,英二,你们俩的胜率现在并列垫底。如果到最后胜率还是如此,那么……”

乾可惜地看着背包中的保温大缸,一升装的饮料缸子里饱含世间混沌、稠浊、辛酸与苦涩:“只能一人一半了。”

葵冲过去围观了一下,悄悄问松田“那个蔬菜汁到底是什么东西啊,五毛?”

松田告诉他自己的理解:“……一款用料丰富的健康营养饮品。”

葵:“哦哦,那我还挺期待的。”

大石和菊丸异口同声:“你期待个什么劲啊!”

越前的注意力却集中在一件东西上。

那张被乾的两指捏住一角,稳当地悬在空中的硬壳纸张上,除了记录着大石和菊丸共赴黄泉太多次而产生的累累败绩之外,自然还有其他人的战绩记录。

胜出记录最多的人,名字后面画的正字如同一条长长长长的尾巴。而名字的主人正是……

“看不出来啊松田!”菊丸注意到越前的目光,也眼尖地看到了松田的赫赫战绩。

“可是……”他绞尽脑汁回忆了片刻,竟然有些想不起来松田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拿下那么多局的。明明……明明他就,没怎么说话?

 

游戏再重开的时候,大猫小猫都开始憋着气留神,想看看那个从来就没在桌上长篇大论讲过话的人,是怎么一声不吭地在激流中全身而退的。

不过才观察完几轮投票,菊丸就开始冲着越前疯狂眨眼了。

“诶诶,看到了吗!”菊丸拿手肘拱越前,压低声音贴着问。

越前被猛地拱得一歪,撑住身后,有点无言:“……看到了。拱得很痛诶。”

他们声音虽小,却不是唯二留意到松田状态的。

眼神如暗潮般交替了几波,没人挑明,却各个都有了想法。

原来如此。

——这个松田,只要不玩狼,投的人就一定是狼。

不论其他人的发挥有多么混淆是非,不论这些人说得多么天花乱坠惹人信,松田似乎从来不会被迷惑,投谁谁就真有鬼,百发百中。

好惊人的判断力!

然而既然大家都察觉到了他这般敏锐的洞察力,自然不能轻易放过。

平民组开始哗啦啦跟票松田,狼人就跟白大米里挑黑豆子似的被轻易地挨个踢走。狼人阵营的人也学明白了,上来就刀松田,美其名曰开局得先把外挂关了。

被当作外挂的松田:……

接连被黑掉几局后,松田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那个。”

“嗯哼。”故技重施开局就刀掉松田的狼们洗耳恭听。

松田却不是为自己辩护的。他有着显然更加影响游戏进程的担忧:“如果你们都在首夜解决掉我的话,那么哪一局我首夜没死,不就说明我那局是狼吗?”

硬是被冷不丁提醒了才反应过来的狼们:“……是哦!”

“还有……”松田继续理智地帮他们分析,“与其刀我一个普通平民,把宝贵的杀人机会用在特殊身份身上不是更好吗。”

狼们:“……是哦!”

越前欲言又止,还是憋着心里的话没说——可是松田抽到的也可能是特殊身份不是吗,带前辈们的笼子怎么如此轻易!

 

总之松田被短暂地打压了几局的胜率,又随着月上中天,少年们不知疲倦地重开新局之中,坐火箭似的悄然回到了第一的位置。

玩到当中有人眼皮都抬不起来了,昏昏沉沉睡去。其他人抛下因为太困而掉队的几位继续玩,边玩还能听见菊丸说梦话:“再也不要跟大石玩了……大石我再也不和你玩了……”

除却在梦里也要分道扬镳了的黄金双打,青学其实还有配合得很不错的两位。

多亏了两年来针锋相对的比肩较量,海堂和桃城二人连对方抬个大腿是要放什么味儿的屁都明明白白。分到同阵营时,旁人看着他俩互相给对方使绊子,便总会认为他俩在游戏里也隶属不同派别,然后顺利地被两个二年级坑进沟里。

越前揉了揉眼,面前的牌忽然清晰又忽然模糊。

松田在他身后塞了块软垫:“越前同学,想睡就睡吧。”

越前的“谢了”和含混的哈欠混在了一起,瞅着空地倒下,和四仰八叉的前辈们睡成了一团。

松田看了看牌桌上唯剩的自己、佐伯和不二,觉得今晚的游戏可以差不多暂告一段落了。两位前辈看起来丝毫不困,反而颇有一副还能继续熬的架势。

“松田,你是什么时候离开千叶的呢?”一局告终,不二扔出了手中的牌,是预言家。若松田此时恰好抬头,便能发现一直温温和和弯着的那双眼此时睁开了稍顷,那目光不再如春风春水,而是写满了探究。

松田的眼神在牌面上一触即收,除了他翻牌的动作稍有迟疑之外,似乎看不出他任何的情绪波动。这个学弟身上的所有触角,所有散发在外的根系,所有稍稍流溢出来的思考,都如同诧然缩回的海贝,在不二问出那句话后被阖入了眼帘中。

“啊呀,又被你赢了呢,”佐伯看清松田手里的狼牌,失落地扔出手里的“女巫”,但他显然对不二提到的事更有兴趣,“哎,松田你是千叶县人吗?有在千叶上过学吗?怎么到东京来了呢?”

“还有啊,在千叶有朋友吗?家人呢?”

松田沉默着起身,将四处散落的游戏牌收集起来,就如同他每一次在众人的玩笑过后总是会帮忙收拾残局那样。

他在地上、桌上和沉睡着的人手中捡起纸牌,一丝不苟地将翘边捋平,牌面对牌背规整地码好,收成一摞后递给佐伯。

这漫长的无言长到令佐伯都觉得有些怪异。他的目光在童年旧友与这个青学小学弟之间逡巡徘徊,却又找不到他猜测中的紧张与敏感。

“……今年。”

松田想了很久。他不是不愿意回答这些问题,稀松平常的家常问题而已,听起来没有任何越界的地方,学长有此问也只是出于亲近罢了,但他却不知道怎么回答,而他此刻也只能回答最初不二的那个问题。

“至于其他的,我不知道。”

松田终于抬起了眼与不二对视,他的眼里有些空洞茫然,但他还是决然地重复了一遍口中的话:“我不知道……忘记了。”

 

在少年们头碰头的疲惫的梦中与呼吸声中,松田坐在廊檐下看月亮。

月亮不如他们上山坐车时看到的大,似乎离他们更远了,但依旧那么圆。夜色晴好,月亮上的阴翳、褶皱与瘢痕似乎都依稀可见。

松田想到人狼游戏的起源,那些被称作狼人的怪物,应该也是在这样月圆的通明的夜里,褪去和睦的表象,忘却一部分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在月光下澈之时,引吭悲歌。

他撒了谎。那些简单又邻家的问题,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回答。但两位学长却好似默认了他的答复,默契地没有再问。

他记得的。毕竟他在千叶生活了那么久那么久,怎么可能不记得。

他记得发生过的所有事情。

……吗?

===========================////

菊丸:再也不跟大石玩了

越前:瞧这话说的,前辈到底几岁,在读幼稚园吗


谢谢大家的等待!我回来啦!(以下是题外唠嗑不想看的可以直接跳过)

答辩很顺利!但我现在又被隔离了,真是波折的九月。

简而言之是我的室友瞒报自己是密接,并且已经有了新冠症状还告诉我“没事的自测还是一条杠应该虚惊一场”,结果第二天她双杠确诊导致我变成高危密接被堂堂拉走隔离……真的会被骚操作室友狠狠创飞。前天被隔离起来的时候emo了很久,还好答辩是线上的也没受什么影响。我自己有一点点轻微症状(咽痛、流涕、肌肉酸痛),但目前吃了点药感觉还不错,希望接下来的几天不要出现更多症状了。


冷秋炫

我喜欢的角色歌(hikari)配我喜欢的cp

我喜欢的角色歌(hikari)配我喜欢的cp

mayelliu
为啥龙马有点罗圈腿😂 海堂这...

为啥龙马有点罗圈腿😂

海堂这个肤色和肌肉好涩啊……


为啥龙马有点罗圈腿😂

海堂这个肤色和肌肉好涩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