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大神晃牙

15.6万浏览    3731参与
ninagawa

猫猫之日!

(企图用旧图糊弄

猫猫之日!

(企图用旧图糊弄

惑星Hux_
哇好凶一条狗狗啊就问你怕不怕...

哇好凶一条狗狗啊就问你怕不怕

(顺便吐槽一下我三发十连才抽中斑)

哇好凶一条狗狗啊就问你怕不怕

(顺便吐槽一下我三发十连才抽中斑)

ninagawa
我第一!(没有人跟你比啦

我第一!(没有人跟你比啦

我第一!(没有人跟你比啦

沚風

《ES/塗鴉》

想念主人的小動物🐶

依舊很不會上色艸

《ES/塗鴉》

想念主人的小動物🐶

依舊很不會上色艸

肉を食え
呼呼 喜欢战狼这套服装 去年晃...

呼呼 喜欢战狼这套服装

去年晃牙生贺画的线稿 现在拿来上了色)

呼呼 喜欢战狼这套服装

去年晃牙生贺画的线稿 现在拿来上了色)

为汝而作的小情歌

ReiKo:梦到了很久之前的梦

  回复给菠锅的文章 ←点进去有惊喜

  Attention:短打,大胆地揣测,已交往设定。


  >


  梦到了很久之前的梦。


  隔着窗户便能望见了一望无际的乌云,它们似一头头饥肠辘辘的野兽,自私地霸占了澄澈而又美好的蓝天白云,眺望着远处波涛起伏的海平面,一场激烈的暴风雨或许要降临于自己的身边。


  现在是下午两点四十分。


  翘着二郎腿的朔间零悠然自在地坐在轻音部的板凳上,柔软的嘴唇近距离与塑料吸管接触,...

  回复给菠锅的文章 ←点进去有惊喜

  Attention:短打,大胆地揣测,已交往设定。


  >


  梦到了很久之前的梦。


  隔着窗户便能望见了一望无际的乌云,它们似一头头饥肠辘辘的野兽,自私地霸占了澄澈而又美好的蓝天白云,眺望着远处波涛起伏的海平面,一场激烈的暴风雨或许要降临于自己的身边。


  现在是下午两点四十分。


  翘着二郎腿的朔间零悠然自在地坐在轻音部的板凳上,柔软的嘴唇近距离与塑料吸管接触,轻轻地将浓烈的番茄汁吸进自己的嘴巴里,舌/尖顿时变得酸酸甜甜。


  番茄汁因为无人问津而被放置在小卖铺的冰柜里的角落,在校的学生似乎对碳酸饮料这类的饮品爱不释手。再结合一下自身的状况,曾经不可一世的魔王被毫不留情地赶下了神坛,在人世间浑浑噩噩地睁眼、闭眼度过这些平淡无奇的日子。


  无聊!呕吐!窒息!这样的日子并不是零所渴求的,过于早熟的他已经度过成百上千个这样了无生趣的夜晚,现在难道还需要度过与从前别无二致的生活吗?无聊!呕吐!窒息!这种感觉仿若被人扼住了自己的脖颈,根本感受不到一丝新鲜的空气哪!


  绵绵细雨迫不及待地落了下来,滴滴答答地打湿了窗户,慢慢地顺着玻璃调皮地滑下,最终落到了窗户的边沿,化作一滩无名的水便牺牲了。现在是两点四十二分,大部分学生都在课室里乖乖地上课,学校的环境便宛如墓地般静谧,再配上这淅淅沥沥的雨,哎!更加凄美而又荒凉了。


  吱呀——


  门把扭动的声音。


  映入零的眼帘的是一位穿着制服、系着黑色领带的少年——惨淡如月光的奶灰色头发、琥珀色的眼睛里流露出浓浓的忧伤、唇角则含带着一丝不甘。


  “呜哇!吸血鬼混蛋你你你……这个时候的你不应该躺进无比诡异的棺材里那?你这个时候为什么醒着!?快给本大爷回答,你这个混蛋!”


  大神晃牙,唯一一位在零跌下神坛之后还留在他身边的人,现同作为「UNDEAD」的成员、轻音部的部员与零一同存在着,这个孩子嘴巴上不饶人,但似乎依旧把零当成信仰崇拜着。


  时间到了便自然离去了,零并没有刻意地打发他离开,只是对他采取忽远忽近的态度,心情晴朗的时候便与他玩玩球,看到他对自己大吼大叫的样子便觉得好笑;心情不好的时候干脆躲进棺材里等他回家了再出来,随后独自一人伸着懒腰、感受着这寂静的世界。


  “汝又逃课了?”零托着腮问道。


  “啊?这是本大爷自己的选择,关你屁事!别试图对本大爷说教啊吸血鬼混蛋!”晃牙对着零大声嚷嚷,将自己的吉他包放到了另一张凳子上。


  “为什么心情不好?是因为这种天气不能带汝到庭院玩而感到不开心吗,”零疑惑地问道,血色的双眼注视着晃牙的身影,这才发现原本扎起来的马尾消失了,“嗯……小狗的样子似乎与以前不一样喏,可是吾辈说不出哪里不一样,汝能告诉吾辈吗?”


  汝也想把从前的记忆通通割舍吗,犹如绑在风筝上那根控制着风筝的线,只要利用剪刀“咔嚓”一声剪断它,它也会因为不受人们的控制而飞得很远吧……零静静地想道,他注意到对面的人听见了他的话便愣住了,于是脸上浮现了如沐春风的笑容。


  “……切,烦死了!别再用这种语气跟本大爷说话了!你以为自己是什么重度中二病患者吗!”


  晃牙粗鲁地站起身来,显然他在听到零的话后感到不爽,虽然那束马尾——代表着自己崇拜零的那束马尾已经被自己一刀切断了,这意味着向前,不是吗?


  自己的心情理所当然不高兴——这个时候的零不过是披着「朔间零」的外表,享用同一具躯壳却失去了独有的灵魂的朔间零罢了——如果这个时候的自己能够一鼓作气地超越他,击败他——他会不会恢复以往的士气呢?晃牙在一旁沉思,但接下来零的话近乎让他暴走。


  “轻音部没活动的话,其实汝可以不来的,汝并不适合如此昏暗的地方,”零打着呵欠,漫不经心地说道,“现在UNDEAD的活动也无限期延后了……或许等到吾辈毕业的那日也无法开展了吧?”


  “啊!?别骗人了!你真的明白自己在说什么鬼话吗,”果不其然,晃牙先是惊诧地瞪大了眼睛,反应过来之后便怒火攻心地朝着零的方向喊道,“你才不是本大爷认识的朔间前辈,别披着他的皮囊说着与他不相符的话了!”


  「他」已经消失了啊……被冠上「罪恶之首」的「他」早就消失了啊……因为世界过于无聊且沉闷,这样的「我」还能支撑多久呢?如果像是一位普通的男孩一样生在普通的家庭,接受适龄的教育,或许这样的「我」活得比现在更有趣吧?


  “算了,本大爷现在为你演奏一曲,你可要好好珍惜,”或许见自己没回话,晃牙朝着自己大吼大叫道,“哼,本大爷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为别人演奏的,你可要心怀感激!”


  伴随着一声响彻云霄的电吉他声与之后,晃牙的手指在弦上灵巧地活动,他的嘴角上扬,无不彰显出他的自信与野心。弹着电吉他的晃牙身上就宛如披着一层耀眼的光芒,他忘我地弹着电吉他,他的表情、他的热爱、他的心情已经传递至零的心里。


  或许「我」还能支撑一段时间吧……零翘着二郎腿如是想道,随后继续端详着弹奏着电吉他的晃牙,独自行走在黑夜的我或许能够有幸地享用一丝光芒吧……


  >


  梦到了很久之前的梦。


  脸颊稍稍地感到一股股的刺痛,想必是被恋人家的Leon君狠狠地咬了一口……等、被咬了?被狗咬了!?受到惊吓的零猛然睁开眼睛,这才发现了眼前忧心忡忡的恋人。


  “做噩梦了?本大爷在厨房里听到了你的呜咽声就跑过来看看你发生什么了,”晃牙见到零醒过来,稍稍地缓了一口气,“怎么唤你、摇你也醒不过来……只能扇耳光了。”


  简单而又简洁的卧室……自己正躺在熟悉的双人床上……眼前是自己专属的恋人,零挠挠自己黑色卷曲的头发,随即才想到自己方才被扇耳光了。


  “汝叫吾辈醒来的方式未必也太暴力了吧,吾辈这张精致完美的脸要留下手掌的痕迹了。”零装模作样地抽泣道。


  随即零便撒娇似地抱住了晃牙的腰,感受着自家恋人身上暖烘烘的体温,即便不是可怖的严寒,零身上的体温也低得如同冰山的一角,他贪恋地吸着恋人身上清爽的薄荷香,这才让他的心情缓缓地恢复过来。


  噩梦吗?其实也不算是噩梦吧……之前堕落之事便像是一场又一场肮脏的梦境,只不过梦醒了便能露出欢欣的笑容,自己的身边来来去去了许多人,但只有可爱的他陪伴在自己的身边哪,所以这哪能算噩梦呢?


  “你是树袋熊吗?别突然抱上来啊!?”尽管话语里满是嫌弃的味道,但晃牙并没有立马推开他亦或者是挣脱他,而且静静地任由他抱着。


  “不要过于担心,只是梦到了很久之前的梦。”零勾起嘴角,浮现着幸福的笑容。


  END.

§趒楼兔°
有的人表面在看兔团mv,其实脑...

有的人表面在看兔团mv,其实脑子里都是怎么迫害过激背德www

有的人表面在看兔团mv,其实脑子里都是怎么迫害过激背德www

firefly

推销,占tag致歉

有无太太吃透卡,有意者加群,p1是剩余p2群二维码,看看孩子吧

推销,占tag致歉

有无太太吃透卡,有意者加群,p1是剩余p2群二维码,看看孩子吧

菠萝萝萝萝

【零晃】友情游戏

  是“俺零和奶狗”变成“吸血鬼混蛋和小狗”之前一点点的故事。


  “啊,真无聊~。”


  前辈慢慢把手摊开,手牌从指缝中掉落。随着几张卡片从白皙的手掌中消失,地毯上传来的沙沙声嘲笑着笨蛋一样的我。


  收回手环抱在胸前,零把全身的重量托付给了身后的沙发,然后像从行尸走肉里发出来的冷冰冰的声音在我头顶上响起。


  “你,”无趣的表情转向这边,“明明赢不了却胡搅蛮缠的像笨蛋一样呢。”


  现在的脸色一定很难...

  

  是“俺零和奶狗”变成“吸血鬼混蛋和小狗”之前一点点的故事。




  “啊,真无聊~。”


  前辈慢慢把手摊开,手牌从指缝中掉落。随着几张卡片从白皙的手掌中消失,地毯上传来的沙沙声嘲笑着笨蛋一样的我。


  收回手环抱在胸前,零把全身的重量托付给了身后的沙发,然后像从行尸走肉里发出来的冷冰冰的声音在我头顶上响起。


  “你,”无趣的表情转向这边,“明明赢不了却胡搅蛮缠的像笨蛋一样呢。”


  现在的脸色一定很难看。铁青的窘迫的脸,紧紧捏着手牌,冷汗却一个劲儿从额头窜出来。他好像很享受现状,撑起下巴微微歪着头欣赏我的难堪。


  露天花园的太阳很刺眼,前辈和我却自暴自弃地坐在这里。周围谁也没有,谁也不愿意待在受人唾弃的【五奇人】旁边。


  今天课间的时候,被留学回来的前辈从背后袭击了。细长的手臂圈住肩膀,湿热的气息贴近耳边。被超级偶像朔间零搂在怀里,很高兴、很害怕。巨大的压迫感让我喘不过气。


  害怕,凝固的空气,很多眼睛看过来。


  “喂,现在有空吗?”


  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没有理由拒绝。我拼命点点头。快点离开,两个人一起去别的地方吧。



  结果还是来了露天花园。


  托学生会的福,所有人都装得像好学生一样乖乖上课。这里只有坏学生的五奇人首领和逃课的我。


  “玩点什么吧?”


  他把手随意搭在沙发靠背上,翘起腿。


  “和小狗玩球也可以哦?”勾起嘴角故意说出捉弄我的话。


  “不要玩球!而且我也不是小狗!你又忘记我的名字了吗朔间前辈!”一边红着脸这样反驳一边从口袋里摸出新买的卡牌,朔间前辈这么聪明一定不会记不住我的名字吧。


  “这个是现在流行的卡牌游戏,前辈要玩吗?!”


  从鼻子里发出轻哼,捻起最上面的卡牌翻开,奇怪的插图和密密麻麻的花纹。


  “好啊,不过我没玩过,晃牙教我吧。”


  兴冲冲地把卡组摊开在桌面上。被前辈叫了名字,开心地尾巴都快要摇断了。


  最开始的时候,欺负是初学者的前辈,轻松地赢了几局,忍不住笑起来。他看着我得意的表情没有气恼,眼睛好像一瞬间也跟着亮起来,意义不明地“欸”了一下,又把视线投向我的combo战术上。前辈真的很厉害,又帅又强又可靠,很快就掌握了主动权,从某一局开始我就没有赢过了,应该说是毫无还手之力,这样的单方面殴打一直持续到夕阳西下。


  又恢复成了对世界绝望的表情。


  “啊啊,真无聊,无聊得快要死掉了,不管是什么都一下子学会,”他闭上眼睛无奈地抱住脑袋,从胸腔里发出叹息,“还以为小狗会和其他人不一样,好失望……”


  “混蛋!!!”


  我猛地一拍桌子站起来。他罕见被吓到一样睁开眼睛,过于惊吓连手都忘记了放下。


  愤怒、悲伤、绝望,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搅和在一起。忍无可忍,像化脓的伤口被戳破流出脓水,从眼睛里流出来,融化的琥珀色眼泪。


  “混蛋……要不是你一副、要死了的样子……本大爷才不会像个小丑一样……”


  “怎么突然……”


  是不是世界上所有的男孩子都应付不了眼泪呢。前辈手足无措地越过茶几靠近我,嘴巴张开闭上酝酿了好久但什么安慰都说不出来,只是用指尖揩去我一个劲儿掉个不停的眼泪。


  “喂、别哭了。”


  才不要,留学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我,像忠犬八公一样傻傻地等着。弹吉他的愿望一次都没有满足过,只会嘴上说说的骗子。现在还嘲笑我让我难堪。骗子,混蛋……委屈的眼泪停不下来。


  “我说、要是谁来了怎么办……”


  “谁都不会来啊!!!”


  没错,谁也不会来。谁也不会看见,像傻瓜一样狼狈的我,像傻瓜一样狼狈的前辈。


  为了确认一样看看周围,零用微不可闻的声音叹了口气,扭动身体脱下校服外套,身着白衬衫挺拔的他把校服递给我。


  “给,先冷静下来,我没有手帕之类的,用这个擦眼泪吧?”


  正准备接过校服的同时听见了前辈小声嘟囔着“麻烦”,感觉血管都要爆炸了。粗暴地扯过外套,把不管是鼻涕还是眼泪的混合物狠狠印在上面。


  “啊啊!真是抱歉啊老子给你添麻烦了!!!”不客气地把外套扔到前辈脸上。


  太过分了,我。


  “回去了。”


  胡乱把卡牌塞进口袋,掉在地上的部分也不去捡了,想快点逃走。


  “那个,”临走前前辈从外套里探出头来,牵住了我的手,“虽然结果并不愉快,但是还是谢谢。”


  我感觉自己又快要露出笑容回应他了,为什么总被这个男人牵鼻子着走呢。


  “谢谢你,陪我玩友情游戏。”


  笑容,凝固在脸上。


  我的脸,扭曲成了难以形容的姿态,回过头全力甩开了他的手。


  太过分了。



  “走了啊……”


  零看着晃牙离开的背影,收回视线心情复杂地看着外套上的液体残留物。


  不被任何人接受是事实,到现在为止还有这样的好孩子愿意假装喜欢自己,玩着虚假的友情游戏,已经是万万岁了吧。


  “明明那么真诚地道谢了,他为什么还不高兴呢?”


  零歪着头,疑惑地拧紧眉毛。





  “谢谢你,陪我玩友情游戏。”


  可恶啊啊啊!!!!晃牙用尽全力踢开了路上的小石子。


  说出那种话的家伙还能是人类吗?!感觉不到别人的心情,面无表情地刺伤别人,这不就和无心的怪物一样吗朔间前辈!


  可恶,是谁把学校变成这样的!


  可恶,是谁把朔间零变成这样的!


  今天,也像丧家犬一样没用地怒吼。




  梅雨季的午后,室内潮湿人也很没有精神。


  零从棺材里醒来时,双胞胎正在坐在地板上靠在一起。


  “啊!朔间前辈醒了?”


  “哦哦,葵君们在做什么呢?”


  “卡牌游戏,最近很流行的那个。”


  “这样啊,不介意的话可以让吾辈也参加作为醒脑运动吗?”


  “嗯~~~,”日向捏着下巴故作沉思,然后指了指正在窗边看书的晃牙,“这边满员了,朔间前辈不如去和大神前辈一起,大神前辈、最近寂寞得像没有主人摸头的狗一样~♪”


  “混蛋日向!说谁是狗!”晃牙闻声抬起头,凶狠地露出獠牙,又看了看站在旁边的零,从口袋里摸出卡牌,语气不善地问他,“玩吗?”


  “嗯。”零点点头,拖着椅子坐到晃牙对面。


  “哼,友情游戏。”戏谑地开口,似乎拉扯到遥远的回忆,零拿牌的手不由得僵硬。


  “啊啊,卡牌的确是游戏,但是友情不能拿来当游戏的啊。”裕太边打出手牌边矫正晃牙的说法。


  “是这样吗,不是有把友情当游戏的家伙吗,谁啊,不记得了哦,完全~不记得。”


  “吾辈。”


  这次轮到晃牙浑身僵硬了,他抬起头不可思议地看着零,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对方好像带着歉意的微笑和他四目相对。


  “吾辈的回合结束,到小狗咯。”


  而后又恢复成懒洋洋的老爷爷的样子接着开口。


  切,才不会忘记,你说的很过分的话,绝对不原谅你,给我用一辈子来道歉吧混蛋!!!


  这样想着,晃牙恶狠狠地抽出一张卡牌。

看 置顶

我的新团团到啦!

老零、你要老婆不要,只要你开金口、我就给你叫来

老零+俺零:我自己抓

我的新团团到啦!

老零、你要老婆不要,只要你开金口、我就给你叫来

老零+俺零:我自己抓

ninagawa
刚在背后吐槽完 之后就被迫营业...

刚在背后吐槽完 之后就被迫营业站薰位飞吻 

刚在背后吐槽完 之后就被迫营业站薰位飞吻 

三月_

[零晃]Gnomeshgh

*歌剧后

*非常非常非常没有逻辑的一个文

*ooc是真的,我不会写文是真的,累扣的爱也是真的

*有一点点点点凛绪


 在undead的两枚看板毕业走向了成年人的世界后,工作以肉眼可见的数量明显增加。面对的困难也数不胜数,当然这其中很多都被朔间零以笑眯眯滴水不漏的职业朔间笑容回复了过去,让羽风薰忍不住大叹「说好的凭实力说话呢…!!」


不过确实,正如零本人所说的的一样,他也是普通人,也会有烦恼,只是没人可以倾诉罢了。


当然,这一切的转变是在轻歌剧的时候,向来在世人面前宛如夜之魔王(这么说真的恰当吗)的朔间零向晃牙展示了自己苦恼和柔软的一面。


晃牙不知道如果将这...

*歌剧后

*非常非常非常没有逻辑的一个文

*ooc是真的,我不会写文是真的,累扣的爱也是真的

*有一点点点点凛绪


 在undead的两枚看板毕业走向了成年人的世界后,工作以肉眼可见的数量明显增加。面对的困难也数不胜数,当然这其中很多都被朔间零以笑眯眯滴水不漏的职业朔间笑容回复了过去,让羽风薰忍不住大叹「说好的凭实力说话呢…!!」


不过确实,正如零本人所说的的一样,他也是普通人,也会有烦恼,只是没人可以倾诉罢了。


当然,这一切的转变是在轻歌剧的时候,向来在世人面前宛如夜之魔王(这么说真的恰当吗)的朔间零向晃牙展示了自己苦恼和柔软的一面。


晃牙不知道如果将这件事说出来会不会让零的女粉丝大呼失望、又或者尖叫好可爱?他偏向后者,毕竟当时自己就是这种反应,当然晃牙会不会说出去呢?这终归还是个问题。


一如往常在轻音部调整自己的吉他,下午有一场b1的比赛。自从衣更真绪当上了新任会长之后,不得不说学院里的秩序和比赛规则被设计的更严丝合缝,虽然衣更每天抱怨着很累,但工作上倒是一点也没马虎。虽然新会长的这种长时间的职业操守惹恼了自己的竹马,当然这就是另一件事了。


收拾的差不多,正准备出门去找阿多尼斯的晃牙扭头看了一下,现在已经被当做储物柜的上一任部长的棺材。这个动作现在已经养成一个习惯,当然也没少被葵兄弟调笑就是了。


升上三年级的晃牙也总懒得同他俩发那么大的火,用他本人的话是


“都是二年级的前辈了,稍微~成熟点不行吗。”


用这样的三年级「成熟」言论将日向和裕太怼的哑口无言。


当然这次正当他盯着零的红棕色棺材看得出神的时候,某人从门口进来的几近悄不可闻的动静也没有被他发现。从凳子上站起来,形式主义的拍了拍裤子上并没有的灰尘。

晃牙开口


“那我走了,朔间…”


话还没说完,便被一声轻微又短促的笑声打断。警惕又迅速的转回身,看清来人之后,晃牙那被零称为太阳一般灼眼的眼中溢出的惊讶确确实实让朔间零看的一清二楚。


“吾辈只是在旁边看着就忍不住笑出声了喏,汝的动作还是这么有趣啊……”


零还是忍不住像老爷爷感叹一下,然后又发表了自己的观看感受。


“朔间前辈…!??!为什么你会在这?最近不是你和羽风前辈最忙的时候吗?!”


久违不见的喜悦没过多久便被在晃牙的斥责下不得不提前结束。


“真伤人喏,吾辈还以为晃牙会满脸笑意跑进吾辈怀里说「朔间前辈,我好想你」之类的话呢。”


虽说这一点也让晃牙忍不住狠狠吐槽谁会这样啊。但是放过这一点先不说


“老实回答我的问题啊!!你这种避重就轻的毛病怎么还不改!”


这个问题才是晃牙现在最想问的,明明应该在各种拍摄室和广告现场录制的朔间零怎么会突然回到学校,还是在没人邀请的情况下。


“吾辈有工作上的困扰,想来找晃牙寻求帮助呢。”


收起了一如往常还没毕业,晃牙常在零脸上上看到的故作撒娇的状态,零盯着他金色的眼眸说出了这句话,忍不住让晃牙也岔了神。


“啊…哦……这样啊…不对!!本大爷现在要去b1,你这家伙在这等我回来了再说!”


急匆匆抛下这句话,晃牙逃也似逃的离开了轻音部。零笑眯眯的目送他离开,然后悠闲地坐在原本属于刚离开那人的鼓架前,拿起鼓棒晃晃悠悠的开始打发时间。



tbc.



题目的意思是→某人愿意在第一时间与你分享有趣的事。感觉和零愿意第一时间和晃分享苦恼差不多,所以拿来当题目了tt

有没有后续不好说……我写不写的动是大问题,还是请rk长长久久吧

§趒楼兔°
“你离那么远干嘛,过来一点啊”...

“你离那么远干嘛,过来一点啊”奶狗真是太可爱了owo

“你离那么远干嘛,过来一点啊”奶狗真是太可爱了owo

よる yoru

[薰晃] 我生命中的180°轉變 (13)

13


冷靜下來後告白的勇氣消失得幾乎一點不剩,看見面前的大門,想到裡面那個人,我一瞬間雙腿發軟蹲在了晃牙家門口。


啊啊啊!我怎麼就這樣衝動,想都不想就來了,可是甚麼心理準備都沒有啊!抱歉了小杏,就算你知道後要罵我是膽小鬼,我實在是做不到啊!


那就趁着晃牙君沒有發現就趕緊溜,當甚麼事都沒有發生過!


豈料我剛想站起來,面前的門竟突然被推開,而蹲在門口的我就正中門板被撞得向後摔去⋯⋯


「啊!」「啊?」

晃牙君看清我後立即丟下手上的狗帶,衝上前扶起我。「羽風前輩?你怎麼蹲在人家門口?想犯罪嗎?⋯⋯唉,你無事吧?」

「晃牙君~好痛欸⋯⋯」我在晃牙君的幫助下一邊揉著腰一邊小心翼翼地站起來。「...

13


冷靜下來後告白的勇氣消失得幾乎一點不剩,看見面前的大門,想到裡面那個人,我一瞬間雙腿發軟蹲在了晃牙家門口。


啊啊啊!我怎麼就這樣衝動,想都不想就來了,可是甚麼心理準備都沒有啊!抱歉了小杏,就算你知道後要罵我是膽小鬼,我實在是做不到啊!


那就趁着晃牙君沒有發現就趕緊溜,當甚麼事都沒有發生過!


豈料我剛想站起來,面前的門竟突然被推開,而蹲在門口的我就正中門板被撞得向後摔去⋯⋯


「啊!」「啊?」

晃牙君看清我後立即丟下手上的狗帶,衝上前扶起我。「羽風前輩?你怎麼蹲在人家門口?想犯罪嗎?⋯⋯唉,你無事吧?」

「晃牙君~好痛欸⋯⋯」我在晃牙君的幫助下一邊揉著腰一邊小心翼翼地站起來。「我才不是可疑分子呢,你幾時有見過這麼英俊瀟灑玉樹臨風的可疑分子呢?」

「⋯⋯你算了吧。」晃牙君瞪了我一眼,便順着發展扶我進屋,在沙發坐下。我看着他把Leon君安撫處置好後,便去了廚房泡茶。

「找本大爺有甚麼事啊?不會是又跟家人鬧翻了吧?」

「才不是呢,最近他們都沒有向我甩臉色。別擔心別擔心~」

「那就好。」

對話中斷,我慶幸他沒有深入地問下去,但一時間又對現在這種寧靜感到不安。

等了一會兒,他拿了兩杯冒着熱氣的綠茶出來坐在對面,茶他一杯,我一杯。

「還疼嗎?」

「啊⋯⋯」我揉了揉剛才撞到的地方,有點刺痛有點酸,想是瘀了。「不是很嚴重,可以不理會啦。」

「甚麼可以不理會呢!這麼大個人都不會自己照顧自己!看你剛才跌坐的樣子就知道肯定撞瘀了,不照料你想要疼幾天呢?!來!躺下!」

𣎴等我再辯明他已經硬是把我按倒在沙發上,我唯有順從地趴在上面。話說晃牙君這裡不是很大,但沙發就很長,我的身體就剛剛好可以躺平在上面,看來晃牙君平時也常躺在上面看電視甚麼的。

忽然之間我感受到後腰上一股帶着體溫的壓力。這是一雙手帶着合適的力度在腰部肌肉處揉按壓。

我沒想過事情會發展成這樣,竟然可以享受到心上人為我按摩,這實在是意料之外的喜悅。不得不說,晃牙君的技術實在不錯,力度適中,按壓得很到位,我不時因為他按中位置而享受得嘆氣,看了我的反應他又會在該位置轉着圈地按。我很快就閉上了眼睛,把臉埋在雙臂之間,放鬆全身躺着享受晃牙君的溫柔。


「晃牙君真的是一個溫柔的孩子呢⋯⋯」按了一會兒我便舒服得想睡,腦袋迷迷糊糊的,我不知道身後的人臉上掛著怎樣的表情,但我可以自以為是地覺得他是在微笑著看我嗎? 我的腦袋裡浮現出一幅幅帶着溫暖顏色的畫面,每一幕背景不同,但唯二的共通點是有晃牙君的存在,以及是我偷偷看到的景色,有早上還是睡迷糊狀態的、軟乎乎躺在床上的他,有繫上圍裙在煮飯的他,也有黃昏時獨自坐在輕音部窗邊、沐浴在金光中彈木結他的他。記憶中每一個笑容漸漸與現在的幻想融合,創造一個曖昧的景象。

時間,就這樣下去吧! 

我希望晃牙君的眼中只有我一人,每一個樣子的晃牙君都可以由我來獨占,他床上的另一個位置是屬於我的,他親手做的飯菜是為我而煮的,他每一首創作的新歌的第一次是由我聽到的...... 

可他並沒有發現我對他的情愫...... 我知再這樣隱藏下去,可能會失去他,但那一句真的這麼容易就說到出來嗎? 

我很希望晃牙君可以一直在我身邊.....

其實⋯⋯

「晃牙君...... 我喜歡你。」

tbc.


[我已經開始開放自我亂寫...... 文筆這種東西我從來都沒有。]

[原本想情人節當天寫好,但理想是美好,現實是無情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