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大神晃牙

52.6万浏览    7638参与
大神晃牙(追忆)(周弧版)
嗯…自称是未来的我给我发了一段...

嗯…自称是未来的我给我发了一段视频,里面的内容我非常喜欢…朔间前辈一如既往的帅…

咳,跑偏了,这位应该是以后要和我同一组合的羽风…前辈?嘛,还是很帅气的啊

嗯…自称是未来的我给我发了一段视频,里面的内容我非常喜欢…朔间前辈一如既往的帅…

咳,跑偏了,这位应该是以后要和我同一组合的羽风…前辈?嘛,还是很帅气的啊

香蕉啵娜娜~
(占tag抱歉) 吃谷人(震声...

(占tag抱歉)

吃谷人(震声)

一旦接受了自己的贫穷🎶那我就是 无敌的🎵

发生什么事了🔉发生什么事了🔉发生什么事了🔉发生什么事了🔉发生什么事了🔉发生什么事了🔉

变身!!🎶

发生什么事了🔉发生什么事了🔉

释放自我(字正腔圆)🔊

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吃→我→推↗车↑↑🎶

🎶推↓车↑骑↑士↓~~~🎵

🎶贞→推→不→出↗去↘↗🎶​ 

(占tag抱歉)

吃谷人(震声)

一旦接受了自己的贫穷🎶那我就是 无敌的🎵

发生什么事了🔉发生什么事了🔉发生什么事了🔉发生什么事了🔉发生什么事了🔉发生什么事了🔉

变身!!🎶

发生什么事了🔉发生什么事了🔉

释放自我(字正腔圆)🔊

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吃→我→推↗车↑↑🎶

🎶推↓车↑骑↑士↓~~~🎵

🎶贞→推→不→出↗去↘↗🎶​ 

Kolkrabe

Let's fvck that Amateur! | 薰晃 零晃

主:薰晃,副:零晃
网红认证基片男优x业余小主播
预警:3劈情节,零和薰为塑料营业cp设定,没有实质情感箭头及肉体关系。

http://mtw.so/6wWxbt

主:薰晃,副:零晃
网红认证基片男优x业余小主播
预警:3劈情节,零和薰为塑料营业cp设定,没有实质情感箭头及肉体关系。

http://mtw.so/6wWxbt

消死我了
被限流了重新发一下,大人们红心...

被限流了重新发一下,大人们红心小蓝手哦内盖(っ╥╯﹏╰╥c)

被限流了重新发一下,大人们红心小蓝手哦内盖(っ╥╯﹏╰╥c)

摸鱼
占tag致歉,推推自抱c盒星向...

占tag致歉,推推自抱c盒星向,已下单不散伙,发货地杭州,同城可面交,均价18.79。

均价的狂帅汪口,-2的稚气ibr,+8的美丽日和,+2的酷帅大俊,-10的正直千秋,-4的青涩翠翠,-5的可爱小忍,-5的潇洒铁虎,-4的帅气妈妈,各位妈咪们真的不来一口吗。

占tag致歉,推推自抱c盒星向,已下单不散伙,发货地杭州,同城可面交,均价18.79。

均价的狂帅汪口,-2的稚气ibr,+8的美丽日和,+2的酷帅大俊,-10的正直千秋,-4的青涩翠翠,-5的可爱小忍,-5的潇洒铁虎,-4的帅气妈妈,各位妈咪们真的不来一口吗。

湫

占tag抱歉,偶像梦幻祭天文馆立牌挂件

来问问有没有妈咪来拼

我这边想吃eden全员

立牌+挂件一个人是四十左右

最好队走

国际运均摊

先拼后调

试拼,如果被切无事发生

还有兔团跟ud了


cb,ed,vk,双子,红月无

占tag抱歉,偶像梦幻祭天文馆立牌挂件

来问问有没有妈咪来拼

我这边想吃eden全员

立牌+挂件一个人是四十左右

最好队走

国际运均摊

先拼后调

试拼,如果被切无事发生

还有兔团跟ud了


cb,ed,vk,双子,红月无

既言之

推推车

[图片]

es星向吧唧!有没有好妈咪来吃一口,均价在18.7-18.8之间 不急肾!你一口我一口 我们的团马上就能出头!

固定团 不跑单 讲诚信 不吃也可以来!(黄字为余量 )

es星向吧唧!有没有好妈咪来吃一口,均价在18.7-18.8之间 不急肾!你一口我一口 我们的团马上就能出头!

固定团 不跑单 讲诚信 不吃也可以来!(黄字为余量 )

燃鲸

少年与海再揭

(忘了发了这边也发发><

少年与海再揭

(忘了发了这边也发发><

Kolkrabe

两个谎言和一柄猎枪(下篇) | 涟纯 x 大神晃牙

涟纯重新亮出拳刺,用锋利的钢刺沿着大神晃牙原先被割开的皮肤轻轻剐蹭着,用他伤口处溢出的鲜血在脖颈那片柔嫩的皮肤上来回画出一条条藤蔓状的血线。大神晃牙的皮肤虽不像常年在室内工作的人那般透着苍白的青色,但细腻的肌理却也并不像是经过长期烈日曝晒后的样子。对于这名候选人的来历,涟纯确实是好奇的,这也是他为何选择给大神晃牙一个辩白机会的缘由——既然会有一组候选人和鬣狗成为最终的胜者,不如就让自己成为王座的主人吧。


“咳咳……其二,你们可不是什么‘亡军战士的遗孤’,”大神晃牙似乎料定这个情报将给眼前的“鬣狗”带来致命性的打击,他清了清嗓子,不紧不慢地说道,“那群唯利是图的政客又怎会冒险得罪军部?他们可不......

涟纯重新亮出拳刺,用锋利的钢刺沿着大神晃牙原先被割开的皮肤轻轻剐蹭着,用他伤口处溢出的鲜血在脖颈那片柔嫩的皮肤上来回画出一条条藤蔓状的血线。大神晃牙的皮肤虽不像常年在室内工作的人那般透着苍白的青色,但细腻的肌理却也并不像是经过长期烈日曝晒后的样子。对于这名候选人的来历,涟纯确实是好奇的,这也是他为何选择给大神晃牙一个辩白机会的缘由——既然会有一组候选人和鬣狗成为最终的胜者,不如就让自己成为王座的主人吧。


“咳咳……其二,你们可不是什么‘亡军战士的遗孤’,”大神晃牙似乎料定这个情报将给眼前的“鬣狗”带来致命性的打击,他清了清嗓子,不紧不慢地说道,“那群唯利是图的政客又怎会冒险得罪军部?他们可不会拿军部的后代来做人体实验……呵呵,我可怜的小鬣狗,你们是敌国战俘的后代呀……”
满意地看到俯视自己的那双褐色眼眸因惊讶而瞬间睁大,却也并不忍心揭开那道血淋淋的伤疤——大神晃牙知道对方不过是和自己年龄相仿的人类,即便自幼被作为战争机器受训培养,也依然拥有最基本的人性。他自知这个真相对于涟纯来说有些过于残忍,便也不忍再继续观察对方的神色。歪了歪脑袋将视线同那双惊异的眼睛错开,大神晃牙继续说道:
“我的父亲作为‘鬣狗计划’的主理人,在战争结束前夕参与了挑选培养者的秘密行动……那是一个两国边境处的孤儿院,流弹几乎摧毁了那座小镇所有的生活设施。父亲找到那里的时候,孤儿院的大人们早已不见踪影——或许是死于爆炸、或许是早早逃难。于是,育婴房里躺在小床上哇哇啼哭的婴儿们便成为了没有‘历史’的存在。无父无母、无依无靠,随便喂点什么就能养活,不小心死去也不会惹来麻烦……像这样的孤儿院在边境线上有好几所,在战争的情况下几乎没怎么费力气就凑齐了‘长官’所需要的婴儿数量……呃啊——”


大神晃牙的思绪随着叙述逐渐游离,却在快要讲到故事尾声时被涟纯戴着拳刺的手掌恶狠狠地掐住了脖子。他的脑袋被强行拧转过来,对上一双充满愤怒的眼睛。
“咳咳、别激动……真相总是残忍的,唔嗯——”大神晃牙被掐得喘不过气,只得半眯着眼睛艰难地让声音从被钳制的喉管中挤出来,“可是如果就这么不明不白地交待在这里,让自己被药物和特训改造过的身体曝尸荒岛……咳咳、那岂不是随了他们的愿——”
涟纯在大神晃牙因窒息而昏厥前松开了卡住脖颈的手。新鲜的空气冲入肺部,大神晃牙一边咳嗽着一边大口喘息,狼狈地在他的身下扭动着。


“所以,你的立场是?军部的‘掮客’,还是被敌国——或者说,我真实的母国——策反的间谍?”爆炸的信息流在涟纯的脑子里冲撞着,他感到有些烦躁,但身为人形兵器的职业习惯使他迅速调整过来。过往的伤痛已成定局,如何扭转未来的结局、逃脱成为棋子命运,是当下他最该考虑的事情。
“都不是。”大神晃牙否认道,“来,看看他们对我做的‘好事’。”
大神晃牙拉过涟纯的手腕,将拳刺的尖端对准自己左侧心脏的位置,然后用力向下拉扯。涟纯被这近乎自绝的动作吓了一跳,习惯性地想要收回手,却发现对方并没有将利刃扎入胸口的打算。刀锋在作战服的边缘划拉了几下,割开了军服和里衣,露出大片胸膛。


蜜色的肌肤下,一块方形的黑色异物被植入在了大神晃牙的左侧心房位置,浅浅地蛰伏在皮下。红色的灯点随着他的呼吸闪烁着,仿佛定时炸弹的倒计时量表。
“……?!”
“比起‘鬣狗’好歹还能挣扎着求取生的希望,本大爷这样的存在才是他们真正的玩物呢……”
大神晃牙握着涟纯的手腕,引导着他抚摸上植入芯片的那块肌肤。
手指在接触到黑色方形芯片上方的表皮时感受到微弱的点击,像细密的针扎在指腹,传来麻痒的刺痛。
“在左心室血管的位置植入两个支架,中间架上这枚芯片。”大神晃牙不紧不慢地解释道,仿佛在叙述与自己毫无关联的故事一般,“他们控制着血液流经的通道,一旦察觉到二心,便会毫不留情地按下按钮、切断对心脏的供血,至人于死地。”
“嗯哼,所以——”像是突然明白了些什么,涟纯一边隔着皮肤把玩着大神晃牙前胸闪烁着灯点的芯片,一边接过话题,“你是有求于我——或者说,有求于‘鬣狗’,无论是哪一位。”
大神晃牙向身上的青年投去意会的赞许目光,
“哈——竟与本大爷如此心灵相通,不愧是被列在候选合作者清单上一位的存在……‘涟纯’君。”
“说吧,大神君的筹码是?”
“成为本大爷的‘专属兵器’,并且赢得这场选拔的最终胜利。之后我们将成为‘鬣狗计划’的后续行动执行人,本大爷需要寻找当年整个家族一夜之间人间蒸发的真相。当然,作为回报——”
大神晃牙顿了顿,像是对于涟纯答应他有着十足的把握一般,他咧着嘴笑起来,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作为回报,岛上同本大爷交手过的、在服下特殊药物后陷入假死状态的‘鬣狗’——你所有同伴中的十一分之七,将会在选拔结束后被线人秘密送出岛屿。所有幸存者将被安排以新的身份融入外界社会的生活,从此远离这些腌臜烂事。如何?”


涟纯没有回答,他只继续摩挲着大神晃牙被植入异物的心脏部位。微弱的电流在每一次轻触时经由指尖传导至他的身体。
“依照保密准则,进入计划的所有成员都需要植入这种芯片——帝国的‘铁血手腕’,想必在此处生活多年的‘鬣狗’对此已然熟知,”像是猜到了涟纯的顾虑,大神晃牙接着补充道:
“但严格意义上说,‘鬣狗’在帝国的法律意义上并非完全的人类……本大爷会利用法案的漏洞,为你争取装置芯片的豁免权——碍于父亲及家族对于计划相关机密文件的掌握程度,想必军部并不会对此有太大异议。毕竟在他们眼中,你们不过是空有武力的失智者罢了。”
“听上去像是个诱人的交易,大神君。可同伴于我而言不过是朝夕相处的陌生人。为什么你会觉得我愿用自己余生的自由换取他人的重生?”
覆在大神晃牙胸口的涟纯的指尖微微用力,原本匀速跳动的红色呼吸灯因受压而开始急速颤动,芯片在接收到外界异常信息后启动了应急机制,向外发射出强电流。涟纯的手被弹开,与此同时,大神晃牙也被瞬时连通的电路激得痛呼出声。
“啊——唔嗯……”大神晃牙强行压下吃痛的惊呼,额间布满因痛苦而泛起的冷汗,金色的眼眸却挑衅地望着跨坐在他身上的涟纯那张与他有些相似的脸庞:
“因为……你就是本大爷选中的‘武器’啊,涟纯君。”
“就是一眼看上了,仅此而已,需要什么理由吗?带上岛的七支针剂已经全部用完,要么乖乖同本大爷合作,要么就在日落前成为尸体、连同整座岛屿一起下地狱——本大爷虽中意于你,但也并非只你不可。一柄武器罢了,挑不到最趁手的,拿柄次一点的加以调教不过多花些时间罢了。”


挑衅的语句让涟纯恼火起来,他盯着大神晃牙胸口的弱点正打算再给他一些教训,视线却在下一秒天旋地转。大神晃牙挺动腰肢使了个巧劲,轻轻松松便将自己从鬣狗的禁锢中挣脱出来。他将涟纯推倒在铺满落叶的林地上,翻身骑到对方的跨间。
在涟纯来得及做出反应之前,大神晃牙在他外骨骼的连接处轻巧地拨弄了几下,原本密不透风的胸甲瞬时弹开了卡扣向两侧坠落至地面,露出了涟纯汗涔涔的大片胸膛。
“让本大爷看看丢盔弃甲的小鬣狗还有什么本事~”舔着小虎牙的灰发青年笑吟吟地打趣道,“嘛、如你所见,这副外骨骼是本大爷为‘鬣狗计划’特制的防御装备——你身上的所有家当里刻着本大爷名字的可远远不止这些。”
结束了颇为得意的自述,大神晃牙话锋一转,看着涟纯的眼睛认真地说:“所有人形兵器的身体数据与测试报告中,你是最契合的——承认吧,涟纯君,你比本大爷更需要这份‘工作’。”
小兽般强壮的躯体、敏锐的反应能力、天生的好战欲。
仿佛是为了成为人形兵器而诞生的存在,自出生起便被赋予了这样的使命,才会野蛮生长成今日的模样。
与任何其他“鬣狗”所不同的是,所有的测试数据表明,涟纯是无法融入正常的现代社会生活中的。
日复一日的普通人类生活与他而言才是最致命的毒药,会使他在平庸中迅速凋零、成为一段枯槁的腐朽枯木。
像他这样特殊的孩子,注定要被鲜血滋养才会勃发出盎然的生命力。


“嗯哼。”涟纯耸了耸肩,用鼻音应了一声,对于大神晃牙的评价不置可否。
神奇的是,对于在“敌人”面前卸下装备、暴露自己的弱点这件事,涟纯竟也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排斥。他认真地思考着这样的反应究竟是因对于同眼前的候选人缠斗时得以占据上风而抱有足够的自信、抑或是潜意识中早已将他视为可以交付信赖的“搭档”——但于对方而言,自己究竟是更像个人、还是单纯地被当做了一件可以利用的兵器?对于大神晃牙而言,自己同他手中的那柄猎枪,是否实际上并无太大区别?


涟纯默然地思考着。夕阳的余辉在铺满的落叶上洒下一层金色,留给他们之间谈判的时间所剩无几。现下两人之间交换了位置,大神晃牙跨坐在涟纯身上,俯视着他被树荫遮蔽的琥珀色眼睛。两人的上衣都因方才的缠斗而被扯得七零八落,在激烈的对峙中并不觉得有何不妥,冷静下来重新审视时才意识到当下的情形显得颇为暧昧。
不得不说,涟纯确实是一柄性感的兵器——居高临下地打量了一番,大神晃牙对于自己的未来搭档满意地心下评价道。褪去外骨骼后的躯体劲瘦矫健,肌肉匀亭的上肢布满因充血而凸起的青筋,这具身体的主人甚至不需要摆出任何迎击的动作,只随意地躺在那里便能让来者感受到呼之欲出的野蛮力量——撇开计划所需的搭档要求,即便是单纯地以大神晃牙个人的审美来说,眼前的“鬣狗”之于他也是个拥有致命吸引力的漂亮怪物。
鬼使神差地俯下身,近距离地用挑选兵器的目光慢慢品鉴。涟纯只觉得眼前的那颗脑袋骤然放大,因适才剧烈运动而依然些微急促的呼吸伴着热气轻轻地喷到他的脸上,大神晃牙浅灰色的发梢垂落下来,剐蹭着涟纯的鼻尖,弄得他有些痒。


涟纯因这看上去颇为越界的亲昵举动感到脸颊发热。他有些尴尬地偏过头去,不自在地干咳了一声,试图通过这种方式提醒大神晃牙保持基本的社交距离。
大神晃牙的屁股此刻挨着他的小腹,偏高的体温通过作战服的布料传导至涟纯的肚脐,两人之间的暧昧姿势让他起了一层从未有过的奇异感觉。像是猛然意识到什么一般,涟纯慌乱地伸出手推向大神晃牙的胸膛。
从善如流地被推开,一个转身坐到涟纯的身旁。大神晃牙舔着虎牙,露出一个心下了然的微笑。
“啊……。所以,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涟纯稍许调整了一下紊乱的呼吸,而后平静地询问道。这次他的语调平缓,用词也转变为合作的意味。
大神晃牙并未马上回答。他缓缓躺倒在涟纯身侧,枕着满地的落叶慢眯着眼睛静静地欣赏树影斑驳间落日的最后一抹余辉。


自上岛后一直紧绷着的神经终于得到片刻放松,连日来因高强度作战而酸痛的肌肉此刻沉甸甸地向下坠去,将大神晃牙固定在由枯叶铺成的软垫上。
逐渐混沌的大脑草草计算着布置好所有引爆装置位点所需的时间,得出的结论是按目前进度尚且来得及拥有一夜好眠。身旁的新搭档让大神晃牙感到莫名安心,一种奇怪的牵绊暗示着他可以对这柄强大的人形兵器交付自己全部的信任。
大概又是什么奇怪的激素在作祟吧。大神晃牙模模糊糊地想着。
侧身弓起双腿,睡意如潮水般侵袭而来。
在彻底陷入无梦的好眠之前,他隐约感到自己落入一个陌生却又熟悉的怀抱里。

 


(离岛的秘密列车上)
一切都依照着大神晃牙的计划如约推进着。
秘密列车沿着海底轨道飞驰离场,将那座逐渐分崩离析的秘密岛屿甩在身后。
这个被称作多莫斯来本的秘密基底,将带着它无人知晓的两个谎言永远沉没在公海之下。
穿着制服的列车员轻扣桌板,将盛有黑咖啡的蒸馏壶置于银盘上,转身离开。
蒸馏壶下一张带有暗码的字条向着获得最终胜利的候选人以及他最新持有的人形兵器传达着所有假死状态下的“鬣狗”已被安全转移出岛的消息。


大神晃牙向身旁的涟纯使了个眼色,压低了声音道:“看吧,纯君。本大爷可是一如既往地言而有信。”
话音刚落,四周骤然明亮。秘密列车终于驶离漆黑的海底隧道,金色夕阳透过车窗玻璃照射在涟纯身上,为他带去属于世俗的第一缕光。
四周的盐田如明镜般反射着高悬于天的彩色晚霞,伴随着汽笛声,两个被禁锢的灵魂沿着蜿蜒的的海岸线肆意飞驰。

“被本大爷选中可不是什么值得庆贺的事呢,纯君。”大神晃牙挑着眉看着身侧沐浴在夕阳下一脸惬意的搭档,疑惑地说道:
“你的同伴自沉岛的那刻起就获得了永久的自由,而你却要陪着本大爷继续在那群讨人厌的政客和军部之间周旋哪……”
“我可没有向你表达感谢,大神君。”涟纯避开了大神晃牙好奇的眼神,低下头专心致志地把玩起新搭档的宝贝猎枪来:
“但不可否认,在一些事情上我们共享同一个观点。”

 

比如,我们身上的那些,所谓“无法言说”的相似点。
涟纯想到那日在岛上,大神晃牙陷入睡梦前习惯性地将身体团成一团的样子。
背负着秘密的人类,总会在毫不设防的时候显露出自己最脆弱的面貌。
眼前青年的一头灰发和记忆中童年蜷缩在被窝里于战火中瑟瑟发抖的靛蓝色脑袋逐渐重合在了一起。
涟纯鬼使神差地将大神晃牙拉入自己的怀抱。
海岸线的晚风带来寒意,两座孤岛在星夜下依偎取暖。

既然背负了彼此的秘密,又做出了那样亲密的举动,自然也要在未来的日子负起责任呢。
就让我成为你的猎枪吧,晃牙君。

End.


夏野要摸超野的鱼
《薰尼听我说谢谢你,因为有你(...

《薰尼听我说谢谢你,因为有你(后面不会了)》《梦一秒》

《薰尼听我说谢谢你,因为有你(后面不会了)》《梦一秒》

倾秋
浅浅推个车,正在调价,各位妈咪...

浅浅推个车,正在调价,各位妈咪来吃口啊

浅浅推个车,正在调价,各位妈咪来吃口啊

钟馗

因为很可爱,所以就画了

因为很可爱,所以就画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