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大秦帝国之纵横

11354浏览    341参与
嬴 顺

【驷仪】 不完美的初相遇

大秦帝国之纵横 驷宝和仪宝的第一次会面!

驷儿说“先生教我”的时候太可爱了5555,好想rua被驷儿气哭的仪宝😂像只委屈的小狗狗😂

最后一张是想逃走结果被抓包的仪宝,嘟小嘴太可爱了哈哈哈哈哈哈🥰


【驷仪】 不完美的初相遇

大秦帝国之纵横 驷宝和仪宝的第一次会面!

驷儿说“先生教我”的时候太可爱了5555,好想rua被驷儿气哭的仪宝😂像只委屈的小狗狗😂

最后一张是想逃走结果被抓包的仪宝,嘟小嘴太可爱了哈哈哈哈哈哈🥰


末影女王

众所周知,我是mc骨灰粉,也是大秦死忠粉,给他们仨画了mc设😂(p1-3设,p4-6动作参考)

为什么给稷鹅弄一个这样的姿势?想想完璧归赵

众所周知,我是mc骨灰粉,也是大秦死忠粉,给他们仨画了mc设😂(p1-3设,p4-6动作参考)

为什么给稷鹅弄一个这样的姿势?想想完璧归赵

绿维珑下阿蒙

【嗣衍嗣无差】黑暗之心 第一部分

魏嗣视角,描写魏嗣在三次被囚禁的情况下的心理活动。


预警:多年没写文的文盲人士复健之作,文笔和坑品都没有任何保证。本来预计有三个部分,然而第一部分写完已经3k+,就先发出来了。

因为作者不会编情节,所以大部分内容都是心理描写,公孙先生戏份有限。


-------正文分割线-------


一般情况下,魏嗣不是一个习惯自我反省的人。


原因有很多,最直接的原因无疑是这二十余年的人生里,绝大部分的时间,魏嗣基本只做一件事情,接受,接受荒诞的乱世和与生俱来的身份为他安排好的剧本。

也就是说,他未曾凭自己的意愿做过些什么,既然什么都没有做过,当然什么都不需要反省。...

魏嗣视角,描写魏嗣在三次被囚禁的情况下的心理活动。


预警:多年没写文的文盲人士复健之作,文笔和坑品都没有任何保证。本来预计有三个部分,然而第一部分写完已经3k+,就先发出来了。

因为作者不会编情节,所以大部分内容都是心理描写,公孙先生戏份有限。



-------正文分割线-------





一般情况下,魏嗣不是一个习惯自我反省的人。


原因有很多,最直接的原因无疑是这二十余年的人生里,绝大部分的时间,魏嗣基本只做一件事情,接受,接受荒诞的乱世和与生俱来的身份为他安排好的剧本。

也就是说,他未曾凭自己的意愿做过些什么,既然什么都没有做过,当然什么都不需要反省。


二十余年的时间,即使只算入秦以来的时间,也有五年了,魏嗣逐渐对于如何扮演一枚合格的棋子这件事熟练起来。这事说起来很简单,只需要建造一个牢笼,然后把自己自由的、理想的、妄图成为一个真正的“人”的那一部分放进去,并牢牢锁住就行。

当然,实行起来并不容易,况且魏嗣也不生来就是这样。


少年的魏嗣和所有别的少年一样,梦想当一名大将军,于是十二岁那年,他被送去学习兵法。来到军营的那天魏嗣很高兴,好像在人生的道路上踏出了第一步,身为庶出、备受冷落的公子,从阴深幽暗的宫闱里走出来,就要成为一个独立地站在阳光之下的大人。

建功立业、将来辅佐兄长的统治,在魏罃看来,也是不错的计划,如若执行下来,会是一枚更加光鲜的棋子。而这与少年魏嗣的人生理想,是一个可悲的巧合。


乱世是汹涌的大河,其间时事如何变化,山河如何破碎的故事已无需也无法详细描述,总之如今魏嗣身在咸阳,去国千里。过去那些可以做梦的日子,早已淹没在大河的泥沙中,梦醒之后他发现自己仍然身处牢笼,从来如此。


魏秦之间的关系,近来尤为紧张。而魏嗣作为魏国的质子,只有孤身在敌国的国都过游魂一样的生活。不过实际上,他虽是人质,却拥有一定限度的自由,这还得归功于这五年里他把一个安分守己,胸无大志的公子形象扮演得很好,以至于几乎所有人都忘记了他的存在。

人们忘记他,他也不与人交往,于是魏嗣真的成了咸阳城里的一缕游魂。

他感到自己已经在这个世界死了,因此可以随心所欲地观察,而不被任何人注意。他穿着粗布衣服,往来于王公大人们不会到访的场所,打听一切能够打听到的消息。秦国不比魏国朝堂勾心斗角风流韵事花样繁多,可供人茶余饭后闲聊。这里的人们鲜少八卦,但最近有一个人的消息特别多,他是秦国新任的大良造,人们称他为犀首。


犀首的真名是公孙衍,昨天他率领秦国的军队从河西凯旋,带着八万魏国士卒的首级,官拜大良造。魏嗣不是一个习惯自我反省的人,但此时此刻,躺在住处的床上,直面自己的内心,罪魁祸首,正是此人。


事实上,魏嗣关注公孙衍,要比这位新晋大良造被酒肆茶馆里的闲人们频繁议论要早得多。早在他这位魏国同胞来秦之时,他就特别留意那些关于公孙衍的消息。

列国扬名的大才,在本国被当作死士驱遣,刺杀不成,放逐离魏,反被秦君赏识。有人说他勇武无比,打得秦君险些丧命,有人说他徒有虚名,统领三军势必误国。

魏嗣尚未质秦之前,也在军中听说过公孙衍的名字,和在秦国听到的一样,大致是个谋略过人却少言寡语、高大严肃,令人望而心生敬畏的模样。但要说是何时对公孙衍产生了超出平常的执念,还是他第一次亲眼见到公孙衍那天。


那天公孙衍走进这间酒肆的时候,一身灰色的平常打扮。这里的客人大多是在秦的魏商,一屋子里的人们,论衣着华美,可以比得上平常士人。公孙衍即使披风戴冠,在众人当中也算不上光鲜打扮,但在彼时正坐在角落的魏嗣眼里,实在过于显眼了。

魏嗣不由自主地观察这个与众不同的人,这个人显然不属于酒肆,这里太普通,太喧闹,而从他的身上,散发出常年在军队中磨炼出的威严肃穆的气质。但又和普通的军人不同,他的行为举止里没有军人常有的粗放和杀气,只是垂首坐在那里喝酒。他微微皱着眉头,似有心事的样子,像一场将落未落的雨。

这令魏嗣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好像他们很久之前曾经彼此认识一样,又或许只是他一厢情愿,认为自己的生命中应该有这样一个人。他隐隐觉得,这就是人们所说的乡愁。然而满屋这么多的魏人,其余没有一个触动过他,哪怕是故乡的父亲和兄弟,也不曾唤起他的情感。


魏嗣盯着这个奇怪的人看了太久,久到过来上茶的小二发现了他的异样,卖弄起自己的消息灵通来。他小声告诉魏嗣,那位正是不久前刚从魏国来秦的名士,犀首公孙衍。

魏嗣对小二擅自揣测他的行为感到不满,敷衍地点头把人赶走,心下却暗暗惊讶。秦魏交恶,他已经听到风声,再过不久,秦国军队就要出征河西,主帅正是公孙衍。此时单独造访魏人酒肆,若被好事者发现,一定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但公孙衍好像不在乎秦人对他的看法似的,偏偏要出现在他最不该出现的地方。


魏嗣心里正千般思绪打架,公孙衍此时却动了。他似乎察觉了有人在一直注视自己,目光向魏嗣找来,并在后者反应过来之前,与他对视了。

对视的瞬间魏嗣清醒过来,却毫无逃开目光的意思,虽然逃避从来也不是他的风格,但身为应该安守本分,尽量消失在人群视野中的敌国人质,大战在即,与同为魏人的秦军主帅扯上什么关系一定不是个明智的决定。

然而,此时魏嗣只希望这对视能够更长久一些。


他看进公孙衍的眼睛,衍本是河流入海之意,魏嗣没有见过海,只听说它比任何一条河都要浩荡千倍万倍,它平静的时候,是无边无际、深不见底的沉默,它波涛涌起的时候,大概就是公孙衍此时的目光。

然而就在这不知为何而起的波动被魏嗣捕捉到的瞬间,公孙衍仓促地移开了视线,这场无声的交流,竟然是身为秦国大军主帅的犀首落荒而逃。

公孙衍看自己的目光不像是发现监视者的敌意,也不是莫名其妙的疑惑,振动他心灵的是什么,魏嗣不得而知,只是直到公孙衍离开酒肆,都没有往自己的方向再望一眼。


公孙衍已经走了,魏嗣却无法从方才的情境中自拔,不仅是因为对公孙衍本身的兴趣。更强烈的情感来自于,他,一个游魂一样行走在咸阳城里,绝不希望被任何人发现的活死人,竟然对于被公孙衍看到,甚至是偷看对方被当场发现这件事感到异常的兴奋。

除此之外,更多的情感在他心中萌发,使他无法满足于这一次短暂的接触,他想要多见公孙衍一些,想要公孙衍再看看他,想要公孙衍的目光停留在他身上,即使这会付出一些代价。


那天之后,魏嗣通过各种方法,寻找公孙衍的一切踪迹,过往的来历,平时的去处,他甚至趁公孙衍不在咸阳,大良造府防备松懈之时混进其中摸清了地形。这是纯粹疯狂的行动,但魏嗣已经不在乎了。


此时此刻,躺在住处的床榻上,黑夜已经持续了很久,魏嗣猜想,大概就快到了破晓的时辰。因为破晓之前的那段时间是最黑暗的,正如此时,连月光都消失不见了。

黑暗把魏嗣吞噬,使他无法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其他任何事物上,而他又无法入睡,此时唯一可以做的事,就是聆听那疯狂的种子在自己内心生长。


魏嗣不是一个习惯自我反省的人,这其中除了外在的关系,当然也有他自身的原因。他总是面向外界,而鲜少回望自己的内心。这根本是因为他非常清楚,自己并不是自愿成为这么一个活死人的,他是被活生生钉进了棺材。这么多年,真实的自我从未死去,反而一刻不停地成长。当这样的时刻里,他不得不面对自己的时候,就看到被他亲手锁进牢笼的自己,呼喊着想要挣脱。

苟活于世的人,听到这可怖的呼喊怎能不痛苦,况且,他被关在牢笼里太久,不敢想象里面的心已经变异、畸形成了什么样子。

他实施疯狂的行为,脑中还有更加疯狂的计划,这是一个把性命交给一个只有过一面之缘的人的计划。魏嗣深知他做出这疯狂行为,绝不是公孙衍一人的责任,疯狂是根植于他自己的内心,并刚被他从牢笼里放出来了。


魏嗣明白,断绝与他人的联系,安分守己,对魏国、对秦国、对自己,都是最好,最安全的做法。像他这样的人,是绝不应该有如此非分之想的,但他想,日思夜想,在见到公孙衍之后更加不能不想。从前平常的官邸充满了坟墓的气息,如今他想走出来,走到阳光下面,想重做那往日被斩断的旧梦,想要真实的快乐和痛苦,他想活过来。


飞蛾扑火,夸父逐日,或许阳光会要了他的命,但只有在他被光明杀死之前,那短暂的时光才足够被称之为生命。

他又想到自己出生的地方,幽深的魏宫,棺椁一样层层叠叠的楼阁,里面有昏庸的父王和无能的兄长,还有垂垂老矣的魏国。他的乡愁,正是源于这样一个死气沉沉的地方。那天他看到公孙衍沉默的眼里泛起的波澜,就发了癔症,认为公孙衍与自己一样,是情愿走那向死而生的道路的。

所以他决心要抓住这颗稻草,和公孙衍一起,从迷失的深渊里挣脱出来。


听说秦君为了救公孙衍的性命,伤了一只手,公孙衍因此效忠。

秦君英明圣贤,尚且如此。那么,魏嗣自问,自己又能为了公孙衍付出多少?


魏嗣这样想着,在黑暗之中,把手覆上了自己的胸口。




TBC

嬴 顺
【自截自修】驷儿的电脑壁纸安排...

【自截自修】驷儿的电脑壁纸安排上!

【自截自修】驷儿的电脑壁纸安排上!

嬴 顺

如果这都不算爱

突然有一个念头……

如果商鞅对秦孝公说:“君上,晚安。”

如果张仪对秦惠文王说:“王上,晚安。”

突然感觉好暖啊……

(不过以前应该没有晚安这个词吧)

那么两位王上会有怎样的反应呢?

古人太含蓄了,且君臣有别,有太多的爱埋在心头,不曾说出。

但是看着彼此的眼神,或是拉着彼此的手,就像是在说“亲爱的,你就在我心头。”


君臣情自古以来最感人,宫斗什么的一边去吧🥺😭😭😭

突然有一个念头……

如果商鞅对秦孝公说:“君上,晚安。”

如果张仪对秦惠文王说:“王上,晚安。”

突然感觉好暖啊……

(不过以前应该没有晚安这个词吧)

那么两位王上会有怎样的反应呢?

古人太含蓄了,且君臣有别,有太多的爱埋在心头,不曾说出。

但是看着彼此的眼神,或是拉着彼此的手,就像是在说“亲爱的,你就在我心头。”


君臣情自古以来最感人,宫斗什么的一边去吧🥺😭😭😭

嬴 顺
《大秦帝国之纵横》赢驷 截修...

《大秦帝国之纵横》赢驷 截修

就喜欢看驷儿调戏别国使臣的亚子🙈

我二刷啦!这次打算一边截图一边看哈哈哈哈😂

看剧✖️   截图✔️

应该会产出很多,而且驷仪的部分会好好做!

不过我人比较懒🥺

so,敬请期待吧!🥰

《大秦帝国之纵横》赢驷 截修

就喜欢看驷儿调戏别国使臣的亚子🙈

我二刷啦!这次打算一边截图一边看哈哈哈哈😂

看剧✖️   截图✔️

应该会产出很多,而且驷仪的部分会好好做!

不过我人比较懒🥺

so,敬请期待吧!🥰

展红绫

【驷纾/王后】彼其之子美如玉

             暗度陈仓,仲子逾墙


秦君审视的目光甚是严厉,魏纾道:“我姓魏。”


“哦,姓魏?不知此间郡守魏修是?”嬴驷发问道。


魏纾道:“正是家严。”


“不知小姐乔装前来所来何事?”嬴驷的眼神闪烁着在屋中转了一圈,最后又牢牢回到了魏纾身上,自嘲似地一笑,“总不至于只是来看看我这秦国虎狼之君的吧,要真是如此那我秦国的名声也太糟糕了些。”


魏纾直视着嬴驷的眼睛,神情是一派落落大方,她泰然自若地回答道:“正如方才所言,我王之过,民...

             暗度陈仓,仲子逾墙


秦君审视的目光甚是严厉,魏纾道:“我姓魏。”


“哦,姓魏?不知此间郡守魏修是?”嬴驷发问道。


魏纾道:“正是家严。”


“不知小姐乔装前来所来何事?”嬴驷的眼神闪烁着在屋中转了一圈,最后又牢牢回到了魏纾身上,自嘲似地一笑,“总不至于只是来看看我这秦国虎狼之君的吧,要真是如此那我秦国的名声也太糟糕了些。”


魏纾直视着嬴驷的眼睛,神情是一派落落大方,她泰然自若地回答道:“正如方才所言,我王之过,民女替王改之。”


“如何改?”


“我送秦君出城。”魏纾微微一笑。


“小姐所言可是实话?”嬴驷的态度依旧犹疑。


“半点不假。”魏纾干脆利落地点头。


嬴驷戒备的姿态顿时一变,抚掌笑道:“好,我信小姐。嬴华,见过魏府小姐。”


“见过小姐。”嬴华一时还有些摸不着头脑。


小女子手无缚鸡之力,如何相救?


但嬴驷是秦君,是他哥哥,他们就要听他的,不能给哥添堵。


魏纾心下长舒一口气,自知她已经暂时得到了秦君的信任,计划已经成功了第一步。


“小姐如何救我?”嬴驷直截了当地问,时间一分一秒地在过去,截杀之后又遭囿困,在这里耽误的时间越久,他到彭城的时间越晚。


魏纾不慌不忙拿起剪刀剪了剪烛台的灯芯,黯淡的烛光在忽地在半空跳起一个响亮的灯花。


“跟我来。”魏纾一手执灯,绕过一个屏风,那里床榻边沿是一层覆着毛皮的地毯。


魏纾刚想要上前,嬴驷便道:“这样的粗活,还是让我等代劳吧,嬴华。”


“诶。”


嬴华闻言拉开了地上铺设的地毯,地毯摩擦着地面,拉开之时扬起了一小阵灰尘,魏纾一时不防,轻轻咳嗽了两声。


嬴驷不假思索地将她护在身后,转头道:“小姐没事吧。”


所谓灯下看美人越看越美,魏纾便是如此,明亮的烛光照亮了魏纾如花般的容颜,但比她容光更甚的是她寒星般明朗的眸子。


嬴驷面上浮起一层不易察觉的红晕,只是他一张略黑的面孔,看不清晰。


魏纾回道:“多谢秦君。”


嬴华伸手摸了摸地面:“地毯下面的地砖要比其他地方要高一点。”


“打开它。”魏纾眼中尽是自信。


嬴华当即拔出长剑向地砖缝隙中撬去。


起初并不见作用,魏纾道:“继续。”


渐渐地,地砖之间的缝隙越来越大,最后完全松动,轻轻一掀便成了一个一人大的口子。


“君上,行了。”忙活了半天的嬴华欣喜地抬起头向嬴驷报告了这个好消息。


“这是通往襄陵城郊的地道。”魏纾扭头道,正撞上嬴驷紧盯着她的灼灼目光,不由得有些羞意,“秦君?”


“我不知该如何谢你。”嬴驷脱口而出,声音柔得让魏纾惊异万分。


嬴驷不知何时竟然站在了她的身边,近得离她只有几步距离,她甚至能嗅到他身上强烈的男子气息。


魏纾的心重重一跳,急急就要向后退却几步。


她出生高贵,名门之后,何曾与一个陌生男子这样靠近过。


嬴驷却在倏忽之间以措不及防的速度一把攥住了魏纾的手腕,


“秦君这是做什么?”魏纾大窘。


嬴驷快速地抓起随身携带的贴身玉佩塞入了魏纾的手心,怕魏纾推诿,他的大手就牢牢握住了她柔若无骨的小手。


魏纾心中又气又急,脸上已是绯红一片,如玉般的面庞越发显得秀美动人。


魏纾气得紧,想要骂秦君冒犯又不会骂人,只好道:“秦君无礼!”


嬴驷眯了眼,笑得像一只偷腥的狐狸一般狡黠,以一种不容魏纾拒绝的姿态道:“彼其之子美如玉,美如玉,殊异乎公族?”


“秦君……”魏纾惊讶地忘记了挣扎。


“这是谢礼。”嬴驷将她的手放开,缓缓推过去。


玉佩落魏纾在的掌心,手心玉佩温润质地在此刻却烫得叫魏纾几乎要握不住了。


随行的人在不知不觉见已然全部离开,嬴驷道:“我马上就要离开了,此番,多谢小姐搭救,来日……”


“你……”嬴驷的态度和话语让魏纾心乱如麻,不知如何是好。


魏纾勉强瞪他一眼:“你难道还想让我送送你吗?”


“不。”嬴驷瞟了一眼地道黑乎乎的入口,假意道,“地道阴暗潮湿,气味迫人,小姐借我一块手帕防身怎样?”


魏纾讶异,手指不自觉地抚上腰间的绣帕,“这……”


嬴驷眼疾手快地将帕子从魏纾指尖抽了出来,眼神发亮,“多谢小姐。”随即头也不回地跳入了地道之中。


魏纾垂下眼睛,有些怅然若失地看着手中的晶莹的玉佩,努力集中精神道,“罢了,小眉,快与我将此地复原。”


地道中漆黑一片,不出嬴驷所料的充斥着各种腐烂而阴暗的气息。


嬴驷心中一动,不着痕迹地将他方才强要来的帕子送至鼻前,手帕上还残存着其主人身上悠然淡雅的清香。


嬴驷在黑暗中轻轻一笑,先是万分珍惜地把丝帕系在了手腕上,担心地道肮脏污染了帕子便又把丝帕藏入了胸前的衣襟之中。


“哥,藏什么呢?”嬴华没眼色地凑了过了。


“没什么。”嬴驷道。


“哥,我都看见了。”嬴华向嬴驷挤眉弄眼。


被说中心事的嬴驷没好气拍了拍他的脑袋:“臭小子,你看见什么了?”


“魏小姐长得那么漂亮,你喜欢上人家了是不是?”


要不然怎么能这么久不下来?


“我那是在上面感谢人家!”嬴驷假模假样地说到。


嬴华对他的装模作样不以为意,嗤笑一声:“装,你再装,我还不知道你?你什么时候对其他姑娘这么有礼貌过?”


地道内的众人俱是眼观鼻鼻观心,其实早早竖起耳朵在听在想了。


君上将要年满二十,可还未成婚,更是政务繁忙无人照料,如今看那魏小姐聪慧美貌,实为良配啊。


“行了,你够臭小子,看路看路,现在到哪了?”


“君上,到了!”


破晓的晨光驱散了林间的晨雾,远山淡淡的紫色山岚萦绕在怀。


嬴驷拿一捧清泉沃面,正要取衣襟擦拭,忽地感受到了他怀中那方轻盈的绣帕,心中不禁想到了那个灯下朦胧美好的聪慧少女。


不知道她如今在做什么?


过去的三年时间里在秦宫中他处处受到以老甘龙为首的老世族们的钳制与算计,此次出秦本以为魏王回心转意竭诚盟秦,却在前往宋国之时半途遇截,又遭重兵囿禁于此。


本以为非要一番血拼才能出城,谁知在无意间竟造就了一段美女救英雄的良缘。


正直、勇敢、机敏、多才,嬴驷从未见过像魏纾那样的女子。


“华弟。”嬴驷唤了一声。


“怎么了,哥?”


“快走吧,天亮了。”嬴驷一拢马头,数匹骏马便撒蹄朝东奔去。


柔情与甜蜜是属于夜晚的邂逅的,天亮了,他就要奔向他既定的命运了,因为他是秦君,未来的秦王。











展红绫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考完试终于...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考完试终于有时间更新啦😂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考完试终于有时间更新啦😂

绿维珑下阿蒙

找圈外友人填了印象表,金句频出

后3p自制表格随意抱走

找圈外友人填了印象表,金句频出

后3p自制表格随意抱走

末影女王

在换装软件里做的君臣三人组,打不了中文只能写拼音了hh

1青山松柏:鞅的这个披风像渠梁给的……

2驷仪:F**k the world!

3昭白:“我脸都黑了……”“我更黑!”

在换装软件里做的君臣三人组,打不了中文只能写拼音了hh

1青山松柏:鞅的这个披风像渠梁给的……

2驷仪:F**k the world!

3昭白:“我脸都黑了……”“我更黑!”

末影女王

端午节快乐!

今天端午节,把老芈投江那集翻出来看了看,不错

一边磕粽子一边看老芈投江ing……

今天端午节,把老芈投江那集翻出来看了看,不错

一边磕粽子一边看老芈投江ing……

绿维珑下阿蒙
为什么一画就是病娇我也很绝望。...

为什么一画就是病娇我也很绝望。。

为什么一画就是病娇我也很绝望。。

陈年水墨
画,画完就真的有被小帅到! 说...

画,画完就真的有被小帅到!

说真的甘茂的长相就真的很戳我

儒雅但不失大将风范

但画不出他万分之一魅力orz

最后让我吹一波老福特的滤镜!

画,画完就真的有被小帅到!

说真的甘茂的长相就真的很戳我

儒雅但不失大将风范

但画不出他万分之一魅力orz

最后让我吹一波老福特的滤镜!

绿维珑下阿蒙
发一张之前画的图。自觉画得一般...

发一张之前画的图。自觉画得一般屯在相册里,但最近发生的事让人感到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了再不发或许明天lof就没了呢

是大秦帝国圣杯战争paro,第三弹。搞了这么久大秦帝国终于画了次秦人()

master嬴驷/caster张仪

秦属水德,所以设定嬴驷是魔力强大的水系魔术师,为了跟燕国组区别一下画成了冰(画反了的感觉。。),令咒是黑龙,没错和张仪衣服上那个是差不多一样的。张仪为了伪装caster身份还佩着剑,实际是作为魔法道具使用。

发一张之前画的图。自觉画得一般屯在相册里,但最近发生的事让人感到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了再不发或许明天lof就没了呢

是大秦帝国圣杯战争paro,第三弹。搞了这么久大秦帝国终于画了次秦人()

master嬴驷/caster张仪

秦属水德,所以设定嬴驷是魔力强大的水系魔术师,为了跟燕国组区别一下画成了冰(画反了的感觉。。),令咒是黑龙,没错和张仪衣服上那个是差不多一样的。张仪为了伪装caster身份还佩着剑,实际是作为魔法道具使用。

马丁·路德·银

【大秦帝国之纵横】君臣向•驷仪|凤凰于飞

◾️旧梦依稀 往事迷离

◽️“魏人张仪,拜见秦君。”

     “先生教我”


◾️虽两情相惜 两心相仪 得来复失去

◽️“力有不逮,再无良策。

      不敢尸位素餐,张仪请辞。”


◾️望长相思 望长相守

◽️“好歹张仪背后站着的是我王

      说到此,我王可切莫走开。”


◾️愿勿相忘 愿勿相负

◽️“张子,真国士也。”


◾️得非所愿...

◾️旧梦依稀 往事迷离

◽️“魏人张仪,拜见秦君。”

     “先生教我”


◾️虽两情相惜 两心相仪 得来复失去

◽️“力有不逮,再无良策。

      不敢尸位素餐,张仪请辞。”


◾️望长相思 望长相守

◽️“好歹张仪背后站着的是我王

      说到此,我王可切莫走开。”


◾️愿勿相忘 愿勿相负

◽️“张子,真国士也。”


◾️得非所愿 愿非所得

◽️“张仪可不爱做官,他爱做梦。”

 

◾️看命运嘲弄 造化游戏

◽️“一是皮,二是骨。张仪,魏皮秦骨。”


—————————这是一条分割线———————


大秦一梦,不觉七年😭

刻在心里的,永远忘不掉    

虎狼之君,势利之徒😭

却是我心中最爱的一对君臣


天知道为什么2020了我还在大秦的坑里躺平

(喻恩泰老师新戏gkd!!!)


得来复失去~sigh 


惯例先来一张封面,视频劳驾移步硬币站~

硬币站:https://b23.tv/3q4W5s 

马丁·路德·银

【大秦帝国之纵横】张仪|喻恩泰个人向

酒剑随马,他乡异客。

谈笑一段,半生疏狂。


先放1个封面,视频劳烦移步硬币站~

你们懂的~

(疯狂暗示)


B站:https://b23.tv/iDoA7R 

[图片]

酒剑随马,他乡异客。

谈笑一段,半生疏狂。


先放1个封面,视频劳烦移步硬币站~

你们懂的~

(疯狂暗示)


B站:https://b23.tv/iDoA7R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