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大荒

287浏览    21参与
北辰莫忘ω

#痴人一梦#

——长相思

题记:致我最爱的作者,致敬我最爱的、唯一五刷的作品。 


#如初见#

清水镇,回春堂,忆当年初见。

风华携了风霜,踽踽独行而来,是对岁月不仁的抵死相抗,也是他们的缘起。

是所有将来名震大荒之人的初初相见,彼时岁月尚悠悠,所虑者不过尔尔。

而云卷云舒见余生,上天总不忍蛟龙永困于野,必将予其契机,使其腾起,使其奔赴颠沛流离,滚滚红尘。

人间的面见一面少一面,能一醉方休,竟是最好的岁月回首。

这一醉,梦回桃花冢,未到人散曲终,且看中原逐鹿,谁与争锋。


#诉衷情#

远山遥遥,歌尽桃花尚早。

回轩辕山,拾阶而上,回望来时路,只见枯...

——长相思

题记:致我最爱的作者,致敬我最爱的、唯一五刷的作品。 

 

#如初见#

清水镇,回春堂,忆当年初见。

风华携了风霜,踽踽独行而来,是对岁月不仁的抵死相抗,也是他们的缘起。

是所有将来名震大荒之人的初初相见,彼时岁月尚悠悠,所虑者不过尔尔。

而云卷云舒见余生,上天总不忍蛟龙永困于野,必将予其契机,使其腾起,使其奔赴颠沛流离,滚滚红尘。

人间的面见一面少一面,能一醉方休,竟是最好的岁月回首。

这一醉,梦回桃花冢,未到人散曲终,且看中原逐鹿,谁与争锋。

 

#诉衷情#

远山遥遥,歌尽桃花尚早。

回轩辕山,拾阶而上,回望来时路,只见枯骨累累,幸这不胜寒的紫金顶仍有颛顼小夭同行。

手中确为山河剑,但仍是不萦悲喜,所见者,唯此一人尔。

只惜年少时愿用我所有尽换我所求,可到彻底无法挽回时才懂:人的一生不过是在追逐最初失去的东西罢了。

衷肠诉尽,再不言说相思与相逢。

 

#思无涯#

空悲欢,携了寒风佐酒便一餐。

斟佳酿满斛,只叹无人来尝。荒草坟茔覆没来时路,再见时只余极北寒霜、塞外飞雪,将一腔热血冻了个结实。

“原来诀别是因为深藏眷恋。”执念也凝结在了将被吊唁的过往之中,决绝转身,一步踏下,便流光化蝶,抛人于大漠黄沙,再不相见。

这情愫岁月过往,翩然惊鸿。犹恐相逢是梦中。

日后,也只得是梦中。

幸而一曲嘲哳,待得曲终人散之时仍被成全。是对酒当歌前的前奏终章;是碎玉裂帛中的破镜重圆;是千帆过尽后的归园田居。

“有人求仁得仁放歌四海”——是啊,若非怀抱满腔热爱,又怎能忍受颠沛流离、无妄之灾,风雪加身地再次与你相逢。

 

“又到凤凰花朵开放的时候,想起某个好久不见老朋友……时光的河入海流,终于我们分头走……很欣慰生命某段时刻,曾一起度过。”

 

这结局,唯知音懂,当时明月亦然,只惜不见当时明月。

不恐相逢是梦中。

原来相逢是梦中。

2020.02.23. 17:47五刷毕。

2020.02.23. 19:28手笔。

                                注:纯原创,有引用。

名成灵_

【预告】

《荒域•通天》


背景

[五域八荒四十三年,人神妖共存,神人共处,人为神提供俸禄居所,神世世代代转世而保人族一方平安。由于某个契机,神兽重明开始转世,降生人间,妖物因此而愈发躁动。神将司空晔身负重任寻找重明至人类的最神圣与中心之地鄢陵,期间与神女阿樾沙相恋,却意外发现重明竟早已转生在阿樾沙体内并且作为其儿子降生,历代神兽转生皆为五域八荒结界脆弱时期,必会掀起腥风血雨,天地间一片混乱。司空晔为保护人族战死,之后战火稍歇,人类开始重振鄢陵,鄢陵一人类名彦黎,因与神将一同退却妖物有功被推立为国主。阿樾沙被立为王妃之一。六十六年,国主身体疾病缠身,立遗嘱交于鄢陵国师青云,嘱其三位皇子均有权利继承...

《荒域•通天》


背景

[五域八荒四十三年,人神妖共存,神人共处,人为神提供俸禄居所,神世世代代转世而保人族一方平安。由于某个契机,神兽重明开始转世,降生人间,妖物因此而愈发躁动。神将司空晔身负重任寻找重明至人类的最神圣与中心之地鄢陵,期间与神女阿樾沙相恋,却意外发现重明竟早已转生在阿樾沙体内并且作为其儿子降生,历代神兽转生皆为五域八荒结界脆弱时期,必会掀起腥风血雨,天地间一片混乱。司空晔为保护人族战死,之后战火稍歇,人类开始重振鄢陵,鄢陵一人类名彦黎,因与神将一同退却妖物有功被推立为国主。阿樾沙被立为王妃之一。六十六年,国主身体疾病缠身,立遗嘱交于鄢陵国师青云,嘱其三位皇子均有权利继承大业,但必要分出三六九等,自此,残酷的争夺开始。这一年适逢妖族与神族内部争斗,神族历代守护结界的应龙氏遭内奸陷害争斗不断,结界因此破碎,妖物大量涌入八荒。五域战争开始。]




应灵夜:属应龙氏神族,在五域发生战争的那一晚,受重伤坠落至位于八荒最末溟荒与炎荒交接处的鄢陵城,后流落至猎妖场,和司空酌相遇。灵力极强,但过度后会无法控制自己的妖魔之血,身上有着梼杌之血的血祭桎梏,发作时需要某种力量抑制。因为家族原因沉默寡言,但非常珍视朋友,相貌极其清俊,玄青色头发,暗红瞳,武器为长刀祸斗。由于宿命的轮回与种种误会,他曾经和司空酌刀剑相向,之后封锁了自己100年的记忆,希望重新堕入轮回,万妖噬体时被穷奇所救与其结识。后正视自己而欲解开一系列谜题,终于恢复了本体而重新与司空酌一起。


司空酌:居住在鄢陵,鄢陵的三皇子。母亲是鄢陵王妃,也是负责联通神与人的神女阿樾沙。生父是神将司空晔。从未忘记过自己的身世,真身重明。幼时曾被灵夜所救。有着灰暗的过去,腹黑,表面上骄傲不羁,性格冷静沉着,幼时曾因为生父的关系总被人欺负[每次都打回去而且赢了]。从来不会表露出悲伤,全身有鸟形纹身,不轻易显露自己的能力,肩负着沉重的过往和未来,年轻又优秀,金瞳,棕红色发,左眼下有一个鸟翼状图案,对应灵夜异常执着,最后复司空族。武器为鞭,熄皇,其已故的生父灵魂寄居之处。


青行:鄢陵国师。没干劲又懒散的样子。紫发紫瞳。喜欢打伞。真身是鬼。


司空晔:司空酌的父亲,天界军摇光首领,作为这一次神兽转生的神将,负责寻找到重明。期间与阿樾沙相遇并诞下司空酌,为其留下武器,神鞭熄皇,之后牺牲。


阿樾沙:人界负责联通天界的神女,对司空晔是崇敬和深爱,继承了司空晔的遗志将司空酌扶养成人。现为鄢陵王妃之一,沉默寡言。


应云落:应灵夜的父亲,应龙氏族次子,银发雪肤,银鳞,金瞳。早期家族内部争斗被族人所暗算,封印梼杌时受重伤,并被梼杌之血所诅咒。自此后代世世代代受此荼毒。因此应灵夜体内也延续了诅咒。由于梼杌一战结识穷奇,五域战争之前政变耗损大量灵息几欲死亡,被穷奇救走隐居,现今沉睡于延荒海深处。内心已经承认了对穷奇的心意。


穷奇•璩漓:上古凶兽第三位,亦正亦邪,黑发,有角,绿瞳,相貌是自己按照自己喜欢的样子幻化的,为自己取了姓氏但不知道该叫什么名字,应云落为其取名作为漓。擅长吃鬼。憎恶着应龙氏族的明争暗斗,对应云落死缠烂打的追求。后带着重伤的应云落隐居至延荒海。寻找使应云落苏醒的方法时救了应灵夜并且由于相貌问题以及过去一度对应灵夜产生了禁断之情。


【名词设定】


鄢陵:八荒的夹缝,也是人的中心之地,历代国主不定,国主皇子不继承姓氏,只拥有名字。


神兽:历代会有一位神兽转世人间保护人族,时期不定,转世之前会有神女和国师知晓。每次转世都会是结界与夹缝的最薄弱时期,会爆发战争。


应龙氏:守护结界的神,因为内部争斗而失守结界导致不可挽回的失误。引发了五域战争。几乎灭族。应灵夜因此坠落至鄢陵。


名成灵_

【预告】

《荒域•绝尘》


有古书记载:阴阳生而分二仪,二仪交而生四象,四象交而生八卦,八卦交而生万物,故二仪生天地之类,四象定天地之体。混沌一炁所化两仪,一仪曰烛照,一仪曰幽荧。


我实在没搞定 就这样了

《荒域•绝尘》





有古书记载:阴阳生而分二仪,二仪交而生四象,四象交而生八卦,八卦交而生万物,故二仪生天地之类,四象定天地之体。混沌一炁所化两仪,一仪曰烛照,一仪曰幽荧。



我实在没搞定 就这样了

劣质大腿肉

摸到几张老图

天下和剑网这两个游戏,我也算是从最初内测到公测再到如今一路走过来的,大概可以腆着脸自称一句骨灰级老玩家。恍惚间也这么多年了,看着这游戏从二变三,从古风到玄幻,最终遗憾地出坑,心情难以言喻

大荒还是那个大荒,变的却不止人心


摸到几张老图

天下和剑网这两个游戏,我也算是从最初内测到公测再到如今一路走过来的,大概可以腆着脸自称一句骨灰级老玩家。恍惚间也这么多年了,看着这游戏从二变三,从古风到玄幻,最终遗憾地出坑,心情难以言喻

大荒还是那个大荒,变的却不止人心














说与野狗听

画风不对的掌门。们。

十大掌门会于天机营,商量应对今年秋妖魔增兵的对策。

断不悔清了清嗓子,开口道:诸位掌门,好久不见啊,这……

话没说完就被荆铭打断了,“老断你净瞎说,昨儿咱俩还不刚在小宋那里打过麻将么,别输了就不认啊!”

“输你一脸!”断不悔大怒,抄起块盾牌砸了过去,荆铭加的是敏,没什么力气,哪接得住断不悔全力丢过来的大盾,直接连人带盾飞了出去。

“断不悔我***!”荆铭爬起来上摸下摸,一边摸身上一边往下掉金币掉软玉掉雷钻,最后终于掏出了天诛阎罗煞,然后向断不悔冲了过去。

“卧槽真尼玛财大气粗,这么多雷钻说不捡就不捡。”

“魍魉宝库你们去过没有?地板都是纯金的!柱子都是镶红钻的!”

“荆铭哥哥我要...

十大掌门会于天机营,商量应对今年秋妖魔增兵的对策。

断不悔清了清嗓子,开口道:诸位掌门,好久不见啊,这……

话没说完就被荆铭打断了,“老断你净瞎说,昨儿咱俩还不刚在小宋那里打过麻将么,别输了就不认啊!”

“输你一脸!”断不悔大怒,抄起块盾牌砸了过去,荆铭加的是敏,没什么力气,哪接得住断不悔全力丢过来的大盾,直接连人带盾飞了出去。

“断不悔我***!”荆铭爬起来上摸下摸,一边摸身上一边往下掉金币掉软玉掉雷钻,最后终于掏出了天诛阎罗煞,然后向断不悔冲了过去。

“卧槽真尼玛财大气粗,这么多雷钻说不捡就不捡。”

“魍魉宝库你们去过没有?地板都是纯金的!柱子都是镶红钻的!”

“荆铭哥哥我要给你生猴子!”甘草扯嗓子喊。慕珊挺了挺胸,微笑着看了她一眼。甘草瞪她,“哼!”

宋屿寒一边捡金币一边劝,“我说二位,冷静,冷静!别伤了和气……诶老陆你踩我金币了!”

陆南亭拔剑,一记归元直接将面前的木桌切成两段,“够了!”

众人安静了。

陆南亭拨开吓成痴呆的宋屿寒,剑尖一挑,金币落入手中,然后塞入怀里。“诸位,我们这次,可不是打架来的。”

断不悔面无表情地任由荆铭在自己的盔甲上左戳右戳,噌噌噌火星直冒。“事关大荒生死存亡,不然我也不会这么迫切地把大家召来。”他像拎鸡崽子一样拎起荆铭,然后往座位上一丢。

荆铭不服,起身还想做点什么,边上的彤长刀一横,“坐下。”

荆铭乖乖坐下,然后丢了个小瓶子给断不悔,“刚抹毒了。”

断不悔面色铁青,额头青筋凸起,狠狠地瞪了一眼荆铭后,继续开口道: “据几位翎羽山庄的斥候回报,近日来太古铜门外的妖魔数量大大增加,恐怕和那几处日渐扩大的裂隙有关。”

太古铜门被太虚观前掌门宋御风的邪影打开,又被宋御风联手云麓掌门隐逸云关闭。只是一开一闭之间,无数妖魔已涌出幽都。而后大荒将士征战多年,终于又将妖魔消灭得七七八八。然而不知何时起,幽都妖魔们发现了太古铜门附近的一些裂隙,时不时有妖魔通过裂隙来到大荒,而且随着裂隙的扩大,出现的妖魔也越来越多,假以时日,这些裂隙便是开着的太古铜门。

“诸位之中,可有人亲眼见过那些裂隙?”一直沉默的龙巫宫掌门偃开口问到。

“我见过,”荆铭说,“来此之前我曾潜入一个裂隙中,只是魔气纵横未敢深入。”他顿了顿,“还有一点,魔气似乎对裂隙有侵蚀作用。”

众人听罢神色凝重,一时无声。无声中却有声,众人循声望去,只见桌尾一只熊猫正在忘我地啃着竹子。

“这牙口,啧啧。”

“难怪最近总有弟子上报说,翠微楼附近有翎羽弟子时常出没,什么也不干,就蹲那儿挖竹子。”

“我靠它就这么吞下去了?不吐渣?”

“吐渣?你以为啃甘蔗呢!”

断不悔此时心里已经后悔一万次了,为什么自己要跳出来主持这次掌门大会。看着场内七人一鬼,全神贯注地盯着一只全神贯注啃竹子的熊猫,断不悔想流泪。

大荒杂谈

【人物】幽都王的乌鸦

年轻的幽都王的乌鸦。

红眼黑乌鸦可能是对应太一(太阳)的金乌?黑化的魔化的。

然后就是乌鸦隐含意义的流变过程——这点比较重要。乌鸦最早的意义是呈祥而不是报丧,跟九尾狐一样,九尾狐原本是多子多孙的代表,后来就成了诲淫的暗示。也就是说,乌鸦的隐含意义转变是从瑞鸟到丧鸟。幽都王的身份嘛,从神到魔的身份转换,也是凡人意义上的从祥瑞到凶厄,和乌鸦隐含意义的流变过程一致。

假如将乌鸦的祥瑞当做一种神性——来和幽都王对应,那么乌鸦的神性的堕落丧失恰好是人/凡人力量的上升。人因为畏惧黑暗而给乌鸦赋予了神性,当人有了火把,不再畏惧黑夜,乌鸦的神性就不必要了,所以人就剥除了它的神性,反过来看到了它食腐的习性...

年轻的幽都王的乌鸦。

红眼黑乌鸦可能是对应太一(太阳)的金乌?黑化的魔化的。

然后就是乌鸦隐含意义的流变过程——这点比较重要。乌鸦最早的意义是呈祥而不是报丧,跟九尾狐一样,九尾狐原本是多子多孙的代表,后来就成了诲淫的暗示。也就是说,乌鸦的隐含意义转变是从瑞鸟到丧鸟。幽都王的身份嘛,从神到魔的身份转换,也是凡人意义上的从祥瑞到凶厄,和乌鸦隐含意义的流变过程一致。

假如将乌鸦的祥瑞当做一种神性——来和幽都王对应,那么乌鸦的神性的堕落丧失恰好是人/凡人力量的上升。人因为畏惧黑暗而给乌鸦赋予了神性,当人有了火把,不再畏惧黑夜,乌鸦的神性就不必要了,所以人就剥除了它的神性,反过来看到了它食腐的习性,进而联想到报丧,然后就变成了一种不祥的暗示——魔性。但是到了现在呢,科学解释了乌鸦这类鸟的习性,你也知道所谓魔性也是不存在的,它就只是个鸟而已,如果再进一步,也许幽都王的形象就变成了凡人。

查资料的时候还发现一个有趣的事情就是很古时候的人把太阳黑子当做是一只乌鸦跑到太阳上遮挡了太阳光。联想一下,太阳和能够遮挡太阳光芒的乌鸦。假如将太一比拟太阳,幽都王毫无疑问是可以遮挡住他的光芒的。但是似乎将整个天下或者说整个“神”的力量比作太阳才够恰当。也就是说,幽都王作为乌鸦要遮蔽的其实是东海神域的太阳——帝俊,他成功地培养出来第十三月,跟着太一去摧毁神域了。然后他要遮蔽的是大荒的太阳——我不知道他能不能跟玉玑子一样上升到一个“遮蔽旧世界光明,让新世界从黑暗里浴火而生”的高度,不过复仇者的形象更适合他。毕竟没有玉玑子那么充分的打破腐朽再塑美好的理由。

还有就是幽都王的乌鸦让我想到了奥丁的乌鸦。这个一定是我脑洞开太大。奥丁的两只乌鸦代替他巡游大地,日出而动,日落而归——注意这点和中国古代人们崇拜乌鸦的原因是一样的,中国古代人们之所以将乌鸦和太阳联系起来就是因为它的作息和太阳一致——回去之后就把所见所闻全部报告给奥丁。幽都王的乌鸦一方面可能是他的化身和变形,另一方面也可能是类似奥丁乌鸦的监视作用?

丷莫问今朝丷

云麓情结。

说起云麓这个职业,那咱真是把持不住那份爱啊。

最初那会儿觉得女云麓简直是仙女一样的存在,那男云麓就有那么点奇葩了,毕竟都是仙女的门派吧,突然出现几个男的感觉怪怪的。

但后来遇到的师父是云麓门派,很多云麓的特点突然变成能击中我的萌点了。

昨天二刷夜溟任务,柔湖掉崖幕远朝旁人看都不看,直接追着跳下崖去我还是蛮感动的,深情又坚定的男人形象太光辉了。何况人家还是大师兄OvO

要不是我换区的时候也把门派换成了冰心,可能还感受不到那么多云麓的“可爱之处”,而这些可爱之处就是和冰心息息相关,才……让人容易坠入情网吧。比如云麓从小就被教育要保护冰心,然后因为师父又因为师父是脆皮的云麓,所以总是优先给师...

说起云麓这个职业,那咱真是把持不住那份爱啊。

最初那会儿觉得女云麓简直是仙女一样的存在,那男云麓就有那么点奇葩了,毕竟都是仙女的门派吧,突然出现几个男的感觉怪怪的。

但后来遇到的师父是云麓门派,很多云麓的特点突然变成能击中我的萌点了。

昨天二刷夜溟任务,柔湖掉崖幕远朝旁人看都不看,直接追着跳下崖去我还是蛮感动的,深情又坚定的男人形象太光辉了。何况人家还是大师兄OvO

要不是我换区的时候也把门派换成了冰心,可能还感受不到那么多云麓的“可爱之处”,而这些可爱之处就是和冰心息息相关,才……让人容易坠入情网吧。比如云麓从小就被教育要保护冰心,然后因为师父又因为师父是脆皮的云麓,所以总是优先给师父刷血,后来发展到遇到云麓都是给他们优先刷血……

感觉每次下本战斗我们都是在互相保护着,感觉就像是冥冥之中我和师父应该互相守护。

但那其实只是CRUSH中的一厢情愿。无论如何,当时我不是唯一的冰心。我想起,有次她告诉我,师父喊她去下本。她抱怨:徒弟在线不找徒弟,找我干嘛。心疼徒弟辛苦,我也懒得去啊~

现在我想,大概是那时候的师父只想和她多待一会儿吧。

再比如师父跟她聊天更热切,而且愿意陪她去钓鱼。他从来没说主动陪我钓鱼的,一次都没有[扣鼻屎]

还记得有次他说要抽出时间陪陪我们……那时我就觉得话不对。她不是你徒弟,为什么你要说“我们”呢?那么话里的重点,其实是要陪她咯。

也可能是我多想了,那时候的疯狂给我造成的影响太深了。以至于一个朋友跟我说,很多事情不是我以为的那样,不要以为自己什么都知道。(朋友是女孩子,然后玩的男号,这是她作为“男人”和师父聊天时聊起女人后的结论。)

实际上是,我活到现在,很多我以为的事情,全部都是真相。可能是出于直觉,或者女人的敏感什么乱七八糟的。撇去所谓的预设立场,有时候我就是能用别人的思维去想事情。

事情过去这么久了,都分不清现在的感情到底是不是因师父而起。只是有时候偶尔还会想起师父_(:з」∠)_

刚刚想起师父就算不愿意,我好像也是跟他下副本最频繁的冰心。到后来我完全不在意他的死活了,有次下剑域他被小怪秒了好几回。。。

哦呵呵~~~换成早前都是难过心疼,释然后反而能嘲笑他皮脆呢。

(又说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为了找一些写文的素材逛论坛勾起过往的思绪了噗)

丷莫问今朝丷

最美的那段时光,将成永恒时空

论坛有个活动,是征集系统刻字的。随便看了下就产生了无数回忆……

十三楼有人晒了低级别装备“鸳鸯断·不舍缘”,对这个装备和刻字都没什么印象和感受,但是层主的一段文字却特别深入。

“旁观者总是笑人痴笑人傻,只不过是他没有遇上那个人罢了,我们也曾淡看别人的爱恨情仇,感叹不过是个游戏,但遇上了就是遇上了,你在意的是游戏中那个3D模型还是它背后操作的人,这不需要回答。而这是一种幸运还是一种不幸,这也很难断言。
只是遇上你,我未曾后悔。
任时光荏苒,最难舍的是曾经。”

我觉得,我珍藏的那份和师父的回忆,在某个时刻已经成为了一个独立的空间,一个时间静止的地方,它已然永恒了。

不是曾经不是未...

论坛有个活动,是征集系统刻字的。随便看了下就产生了无数回忆……

十三楼有人晒了低级别装备“鸳鸯断·不舍缘”,对这个装备和刻字都没什么印象和感受,但是层主的一段文字却特别深入。

“旁观者总是笑人痴笑人傻,只不过是他没有遇上那个人罢了,我们也曾淡看别人的爱恨情仇,感叹不过是个游戏,但遇上了就是遇上了,你在意的是游戏中那个3D模型还是它背后操作的人,这不需要回答。而这是一种幸运还是一种不幸,这也很难断言。
只是遇上你,我未曾后悔。
任时光荏苒,最难舍的是曾经。”

我觉得,我珍藏的那份和师父的回忆,在某个时刻已经成为了一个独立的空间,一个时间静止的地方,它已然永恒了。

不是曾经不是未来也不是现在,它不是时间,而是时空。我想念了,就能进入那里。师父就在这里,只在我的世界里~

师父真的是大荒路中最温暖的存在啊。

尽管现在我游戏里没什么玩伴,以为继续走下去总能遇到新朋友却还没有遇到,但只要想想发生过的还是会让大荒充满无限可能。

又痴想太多了OTZ

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

我在等一个契机,为什么等呢?我也不知道
这是汉语中的一个舶来词,英文moment的意译。通常指事物发展过程中的关键、枢纽或决定性的环节。拉丁文原为momentum,意思是指运动、变化、推动力、一瞬间、原因、决定性因素、本质的情况等等。有时,指戏剧中的最激动人心的时刻;在物理学中指动量;在机械学中指倾向、倾向的测量,等等。G.W.F.黑格尔在他的著作中使用该词指处在整体中的与整体的其他部分密切联系着的环节。他把哲学史比作是包含着许多大小圆圈,认为历史上出现的每个哲学体系,同其他的哲学体系互相关联着,都是哲学史这一全体或整体的一个必然环节。

我在等一个契机,为什么等呢?我也不知道
这是汉语中的一个舶来词,英文moment的意译。通常指事物发展过程中的关键、枢纽或决定性的环节。拉丁文原为momentum,意思是指运动、变化、推动力、一瞬间、原因、决定性因素、本质的情况等等。有时,指戏剧中的最激动人心的时刻;在物理学中指动量;在机械学中指倾向、倾向的测量,等等。G.W.F.黑格尔在他的著作中使用该词指处在整体中的与整体的其他部分密切联系着的环节。他把哲学史比作是包含着许多大小圆圈,认为历史上出现的每个哲学体系,同其他的哲学体系互相关联着,都是哲学史这一全体或整体的一个必然环节。

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

千帆过尽,岁月更迭,故事永远不会改变。

千帆过尽,岁月更迭,故事永远不会改变。

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

越是优雅的城市,就越是暗藏着更加反叛的内在。其实人类,也是如此。


越是优雅的城市,就越是暗藏着更加反叛的内在。其实人类,也是如此。



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

一个人成功的因素真是很多:天时、地利、人和等等。我们有时会有一种感觉,最有名的书法家,不一定是字写得最漂亮的;最有名的作家,不一定是最有才气的;最有名的歌手不一定是歌唱得最好的。实际情形也是如此。明白了这种情形,没有成功的时候便不会自卑,知道自己不一定比别人差。成功的时候便不会傲慢,知道自己不一定比别人强。就像一句名言说的那样:没人比你好,你也不比别人强。


爱情也是如此?

一个人成功的因素真是很多:天时、地利、人和等等。我们有时会有一种感觉,最有名的书法家,不一定是字写得最漂亮的;最有名的作家,不一定是最有才气的;最有名的歌手不一定是歌唱得最好的。实际情形也是如此。明白了这种情形,没有成功的时候便不会自卑,知道自己不一定比别人差。成功的时候便不会傲慢,知道自己不一定比别人强。就像一句名言说的那样:没人比你好,你也不比别人强。


爱情也是如此?

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

我准备了很多的孤单与坚强,就是为了等待你,和你一起诠释“陪伴”的意义。

可以改成

我将孤单与坚强做成了鸡蛋灌饼咽下肚子,就是为了在等你出现的时候也能活蹦乱跳,和你一起把陪伴做成蛋糕,吃到地老天荒。

我准备了很多的孤单与坚强,就是为了等待你,和你一起诠释“陪伴”的意义。

可以改成

我将孤单与坚强做成了鸡蛋灌饼咽下肚子,就是为了在等你出现的时候也能活蹦乱跳,和你一起把陪伴做成蛋糕,吃到地老天荒。

丷莫问今朝丷

又想起师父了呢。
拼命的想看点什么,回忆番我们的过往,却发现这些记忆越来越远,我们彼此存在过对方游戏中的那点证据也都快没了。
庆幸自己现在的喜欢已经没那么强烈了,不然得多煎熬。
最近在看日剧失恋巧克力职人,单恋的悲伤和欢喜,我似乎都不太能懂了,那看起来无望又可悲同时可笑,确定单恋根本不是爱,确定绝不要再单恋。可现在,就连思念师父时都做不到感情的收放自如。
这个大荒路,我说是只要走下去,总能遇到新朋友的。但喜欢的人,始终只有师父一个。
不知道现在他是否安好,大概是娶妻生子了吧。
我还是会守着我那份我们的记忆,继续在大荒前行。

又想起师父了呢。
拼命的想看点什么,回忆番我们的过往,却发现这些记忆越来越远,我们彼此存在过对方游戏中的那点证据也都快没了。
庆幸自己现在的喜欢已经没那么强烈了,不然得多煎熬。
最近在看日剧失恋巧克力职人,单恋的悲伤和欢喜,我似乎都不太能懂了,那看起来无望又可悲同时可笑,确定单恋根本不是爱,确定绝不要再单恋。可现在,就连思念师父时都做不到感情的收放自如。
这个大荒路,我说是只要走下去,总能遇到新朋友的。但喜欢的人,始终只有师父一个。
不知道现在他是否安好,大概是娶妻生子了吧。
我还是会守着我那份我们的记忆,继续在大荒前行。

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

一次,伊尹见汤询问饭菜的事,说:“做菜既不能太咸,也不能太淡,要调好作料才行;治国如同做菜,既不能操之过急,也不能松弛懈怠,只有恰到好处,才能把事情办好。”商汤听了,很受启发,便产生重用伊尹之意。商汤和伊尹相谈后,顿觉相见恨晚,当即命伊尹为“阿衡”(宰相),在商汤和伊尹的经营下,商汤的力量开始壮大,想进攻夏桀。
煮小鱼,不能多加搅动,多搅则易烂,比喻治大国应当无为。後常用来比喻轻而易举。

治大国,如烹小鲜,以道莅天下,其鬼不神。非其鬼不神,其神不伤人。非其神不伤人,圣人亦不伤人。夫两不相伤,故德交归焉。
道,可道也,非恒道也;名,可名也,非恒名也。
无名,万物之始也;有名,万物之母也。
故常垣(恒)...

一次,伊尹见汤询问饭菜的事,说:“做菜既不能太咸,也不能太淡,要调好作料才行;治国如同做菜,既不能操之过急,也不能松弛懈怠,只有恰到好处,才能把事情办好。”商汤听了,很受启发,便产生重用伊尹之意。商汤和伊尹相谈后,顿觉相见恨晚,当即命伊尹为“阿衡”(宰相),在商汤和伊尹的经营下,商汤的力量开始壮大,想进攻夏桀。
煮小鱼,不能多加搅动,多搅则易烂,比喻治大国应当无为。後常用来比喻轻而易举。

治大国,如烹小鲜,以道莅天下,其鬼不神。非其鬼不神,其神不伤人。非其神不伤人,圣人亦不伤人。夫两不相伤,故德交归焉。
道,可道也,非恒道也;名,可名也,非恒名也。
无名,万物之始也;有名,万物之母也。
故常垣(恒)无欲也,以观其眇(妙);垣(恒)有欲也,以观其所徼。
两者同出,异名同谓,玄之又玄,众眇(妙)之门。道可道,非恒道。名可名,非恒名。

大荒行纪
几株垂柳 一池菡萏

几株垂柳  一池菡萏


几株垂柳  一池菡萏


大荒行纪
江南_一蓑烟雨

江南_一蓑烟雨

江南_一蓑烟雨

大荒行纪
终于换齐了师门经典弟子服衣服的...

终于换齐了师门经典弟子服

衣服的4079声望是自己攒的  帽子1079声望是买的。

本打算就靠整点副本攒声望的,可那样太费时费心了。

买声望挺贵的,但觉得很值。


墨影幽篁+经典弟子服 已达成。

加护值97/144 尚在努力中。


高清截图将于近期推出

终于换齐了师门经典弟子服

衣服的4079声望是自己攒的  帽子1079声望是买的。

本打算就靠整点副本攒声望的,可那样太费时费心了。

买声望挺贵的,但觉得很值。


墨影幽篁+经典弟子服 已达成。

加护值97/144 尚在努力中。


高清截图将于近期推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