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大菅

91.2万浏览    2675参与
墨鱼丸

虽然生活一地鸡毛

但有爱人在应该就没关系啦

阿菅的话,总之是先答应就是了,后面再想办法。而大地的话,会一边答应一遍皱着眉头算存款计划要怎么养活两个人吧。不过就是抱怨啦也不会真的让对方养的。害。

(过两天我估计也看不懂)


虽然生活一地鸡毛

但有爱人在应该就没关系啦

阿菅的话,总之是先答应就是了,后面再想办法。而大地的话,会一边答应一遍皱着眉头算存款计划要怎么养活两个人吧。不过就是抱怨啦也不会真的让对方养的。害。

(过两天我估计也看不懂)


朝和霁子

【排球少年】短打段子

人太多就不一一打tag了,内含治侑大菅的cp向和开学新人设的段子,和苯人乱脑的一些怪东西,丢到lof玩玩。

----------------------------------------------------

1

感觉搞宫双子最爽的是什么,是大家都心知肚明他们是爱拌嘴的兄弟,基本上不会认为他们会在一起,这种隐秘的、怪异的恋爱或者说是感情让人感觉又舒畅又有背的德的快感,在更衣室的一次十指相扣都是带着电的,整个人都是发麻般的舒畅,隐匿在人群中的炫耀.妈呀、妈呀、搞到真的了。


2

牛岛若利呢,被人搭肩问这是哪,会很认真地(诚恳)回答:“这是我的肩。


3

及川彻会不会把iwa......

人太多就不一一打tag了,内含治侑大菅的cp向和开学新人设的段子,和苯人乱脑的一些怪东西,丢到lof玩玩。

----------------------------------------------------

1

感觉搞宫双子最爽的是什么,是大家都心知肚明他们是爱拌嘴的兄弟,基本上不会认为他们会在一起,这种隐秘的、怪异的恋爱或者说是感情让人感觉又舒畅又有背的德的快感,在更衣室的一次十指相扣都是带着电的,整个人都是发麻般的舒畅,隐匿在人群中的炫耀.妈呀、妈呀、搞到真的了。


2

牛岛若利呢,被人搭肩问这是哪,会很认真地(诚恳)回答:“这是我的肩。


3

及川彻会不会把iwa打给他的每一拳录下来,最后剪个爷们要战斗的视频。


4

开学新人设:影山飞雄

(英语课)

我:为什么种果人要学英语


开学新人设:木兔光太郎

我: 1+1等于2,2.5等于多少..每次加法算的顺利时都会忘记乘法怎么算


开学新人设:黑尾铁朗

(遇见二臂同学)

我:鄙人一向待人热忱


开学新人设:西谷夕

(和同学打游戏)

我: (操作游戏人物) (跳 脸接到所有伤害) (尬笑)


开学新人设:东峰旭 

同学: (俊 男靓女)

我: (苍老的如同留级五年)


开学新人设:乌野教导主任

同学: (俊男靓女)

我: (早年秃顶)


5

如果大地去菅原学校讲座的话,结束后一起去拉面店吃完饭,算不算公费谈恋爱捏。

阿南(深夜被蚊子叮emo版

【大菅】一周恋人 (中)

  喝完粥的菅原美美的倒在了充满大地气息的被窝里发了会呆,想起昨晚睡着前隐约看见自己手机收到了很多消息便掏出手机熟练打开,99+的消息轰炸惊的菅原以为出了什么大事,结果仔细一看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加入了一个“菅原老师一周恋人打卡”的群聊里,翻着昨天一晚同事们猜疑的聊天记录,菅原觉得自己如果在漫画里此刻脸上一定挂满了黑线。

  菅原在群里回复了一个微笑的表情,然后打字表示自己和大地真的没发生什么,自己现在才刚醒只是因为酒喝太多了。

  他不回复还好一回复群又炸了,虽然有很多调,但是他们的意思清一色都是要求菅原完成每日群里的打卡任务,而今天的任务很简单——和“一周恋人”的对象牵手。

  在他思...

  喝完粥的菅原美美的倒在了充满大地气息的被窝里发了会呆,想起昨晚睡着前隐约看见自己手机收到了很多消息便掏出手机熟练打开,99+的消息轰炸惊的菅原以为出了什么大事,结果仔细一看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加入了一个“菅原老师一周恋人打卡”的群聊里,翻着昨天一晚同事们猜疑的聊天记录,菅原觉得自己如果在漫画里此刻脸上一定挂满了黑线。

  菅原在群里回复了一个微笑的表情,然后打字表示自己和大地真的没发生什么,自己现在才刚醒只是因为酒喝太多了。

  他不回复还好一回复群又炸了,虽然有很多调,但是他们的意思清一色都是要求菅原完成每日群里的打卡任务,而今天的任务很简单——和“一周恋人”的对象牵手。

  在他思考如何向大地开口的时候大地刚好叫他起床洗漱一下一起出门采购点东西,他匆匆的洗脸刷牙换了身衣服就和大地一起来到了街上。

  “嘶,这天真冷啊。”菅原说着,把脸往围巾里埋了埋,“大地你冷吗?”“啊?我还好,意外的有点热呢?”“什么啊?我不信——”大地不等菅原把话说完很自然的握住了菅原的手,菅原一时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只感觉到自己冰凉的手心中传来一阵阵暖意,厚实又有点粗糙的手紧紧抓住自己的手,之前怎么没发现大地的手掌有这么大呢?

  突然反应过来的菅原腾的一下红了脸,当大地要松开的之后他下意识的猛抓回去,大地一脸懵的看着西红柿一样的菅原也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这样子也太暧昧了吧。耳尖不知什么时候红了起来,俩人谁也没说话,就这样默默地牵着手往前走着,想起还要在群里打卡的菅原有些磕巴的开口向大地解释着需要拍一张牵手照片,得到大地的同意后他火速拍了一张发到群里,这次轮到群里的女老师们炸了,询问的话语菅原因为太害羞只好在群里装死摆烂,大地和菅原自己都没注意到已经牵手走了一路。

  第二天,“组织”派出的任务是和对方一起看电影,菅原确定了大地的值班时间很快订好了电影票,中午两人在电影院碰头,菅原这才发现自己误订成了后排情侣座,就说怎么会比平时便宜不少,原来自己不小心订错了,菅原一边心里安慰自己是因为便宜才定了情侣座,一边偷偷观察着对方的表情变化,好在大地并没有特意说起,很平常的买了一大桶爆米花递给菅原,自己又买了两杯饮料拿在手中。

  “入场吧阿菅。”大地看了看原地不动的菅原有些疑惑,不过当落座的时候才知道菅原在犹豫什么,这种情侣座两个位置之间没有护栏,两个成年男性只能紧紧贴在一起,爆米花放在两人中间,显得更加拥挤,大地提出爆米花放在他那边,菅原要吃自己给他递过去,菅原欣然接受。

  电影播到精彩部分,菅原嘴里的爆米花刚好咽下,他想让大地再给自己递一下刚转头大地的手捏着一颗爆米花已经伸到了他的嘴边,他看着大地认真看电影的侧脸,有些害羞又无奈,大地真是的,在这种方面就是块木头嘛。

  菅原轻轻咬住了大地手上的爆米花,嘴唇无意识的碰到了大地的手指,柔软的触感让本来聚精会神的大地分了神,手指上传来的真实触感像电流一样一路顺着手臂电到了心里,心砰砰直跳,是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感觉,到底是什么呢?大地有些疑惑,转回头看向屏幕,电影中刚好演到女主的亲密接触让男主脸红心跳,这时候男主才意识到自己喜欢的一直是女主——难道自己对阿菅的这种感觉也是喜欢吗?如果是的话阿菅会怎么想?他会同意吗?还是离开?泽村大地啊,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犹犹豫豫了——在那一刻还在迷茫的大地没有注意到菅原的脸再一次红成了番茄。

  未完待续…

  

  幸福归他们,ooc归我

菱柏
花吐 麻煩移步🤣

花吐

麻煩移步🤣

花吐

麻煩移步🤣

叶叶好耶

恶龙的必修课

很短的一片小短打!!完全是兴趣产物

写着玩的,文笔一般,大家看个乐呵就好

  

ooc是我的,真爱是他俩的

  

  

  


  

  

  

恶龙只存在于童话书。

  

王国里的大人们是这样跟孩子说的。世界上没有要夺走公主的恶龙,没有诅咒公主的女巫,也没有拯救公主的仙女教母,只有他们那整日追求美丽的公主是真的。

  

“这也太无聊了吧?”菅原孝支打了个哈欠,他坐在村庄后面的山坡上,跟他一起躺在山坡看日落的是同村的泽村大地。泽村双手枕在脑后,闭着眼睛跟菅原闲聊,“这不是很正常,哪有这么多童话故事啊。”

  

“可是世界这么大,你怎么知道他们不存在呢?没有恶龙......

很短的一片小短打!!完全是兴趣产物

写着玩的,文笔一般,大家看个乐呵就好

  

ooc是我的,真爱是他俩的

  

  

  


  

  

  

恶龙只存在于童话书。

  

王国里的大人们是这样跟孩子说的。世界上没有要夺走公主的恶龙,没有诅咒公主的女巫,也没有拯救公主的仙女教母,只有他们那整日追求美丽的公主是真的。

  

“这也太无聊了吧?”菅原孝支打了个哈欠,他坐在村庄后面的山坡上,跟他一起躺在山坡看日落的是同村的泽村大地。泽村双手枕在脑后,闭着眼睛跟菅原闲聊,“这不是很正常,哪有这么多童话故事啊。”

  

“可是世界这么大,你怎么知道他们不存在呢?没有恶龙的话,我觉得至少应该有女巫!就像村子西头那个老太太一样!”

  

“阿菅,太不礼貌了。”

  

泽村从草地上站起来,秋天的草地已经开始泛黄,拍了拍身上的枯草顺便把旁边的菅原拉起来。

  

“好了该回家了阿菅,再晚就来不及吃晚饭了。”

  

“唉!等等我啊大地!”

  

  

  

  

  

村子是一个位于王国脚下的一个小村庄,泽村是这两年才来的新住户,据说是从很偏远的地方过来的,菅原倒是在村庄住了很久了。于是一个人的菅原收留了一个人的泽村,毕竟是流浪(菅原是这么说的)到这的人哪里有钱去盖一个新房子呢?泽村也不好意思白住,他生的高大健壮,于是包揽了家里的重活,菅原负责提供他的吃的住的,到也算是一种新型合租方式。

  

王国的国王是个贤明的国王,他有一个非常美丽的女儿,公主的美丽乃至遥远的国家都知晓,无数英勇的王子都想要迎娶公主,他们说为了公主自己可以献上生命。

  

于是这一天到来了,教廷的教皇对国王说,在公主举办成人礼的那一天,恶龙会来夺走公主,关进充满荆棘的高塔里。

  

国王十分震惊,这个世界恶龙居然真的存在,而且像每个童话书那样要来抢走自己美丽的女儿。国王向全世界发布了悬赏,征集世界上最勇猛的人来保护公主免遭恶龙的掠夺。

  

那些宣称自己可以为公主献上生命的王子们就像是被女巫的毒苹果毒哑了一样,一个个都没了声音。

  

菅原在看到布告帖之后,他对泽村说。

  

“大地,我要去。”

  

泽村大地不明白,他知道菅原对于迎娶公主没有什么想法,但是他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去。

  

“可是去的话就能见到恶龙了吧?”菅原拎着扫把说到。

  

就为了这个?泽村一时间不知道该骂他还是该骂他,为了这么荒诞的理由就接下国王的悬赏去保护公主,太危险了。

  

“恶龙不会去的,他对公主没兴趣。”

  

“可是教皇都说了恶龙会来啊,而且掠夺每一个美丽且刚成年的公主不是恶龙的必修课吗?”

  

“谁告诉你的?”泽村无奈的摸摸头,他永远搞不懂菅原脑子里在想什么。

  

菅原把地上的落叶都扫成一堆,然后把扫把一扔,“好了别劝我了大地,我是非去不可的!而且我有办法自保。”

  

随后的日子里大家都忙碌起来,王城里在准备公主的成人礼,小村庄里在忙着生活。

  

泽村和菅原跟往常一样,每天起床做做家务,然后各自出门去干活。


泽村会帮村里的大爷大妈干一些力气活,菅原则是小村庄唯一的老师,每天在村里人自建的小教室里教孩子们读书。


工作结束两个人回到家里,一般是泽村做饭比较多,一是他比菅原早回家,二就是菅原做饭总喜欢往里加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到最后煮出来的东西完全不能看,以至于泽村很好奇菅原以前是怎么活下来的。

  

被迫远离厨房的菅原承担起了家里其他的家务活,比如把窗台的绿植挪到屋里木桌上,把放在左边的椅子挪到右边,菅原致力于每天改动一小点然后让泽村猜猜今天家里有什么不一样,虽然每次泽村都能猜出来。

  

在吃过美味的晚饭之后菅原就要出发了,走之前泽村把给他准备的包裹给他背上,告诉他有需要就从包里找,自己都给他准备好了。

  

菅原从包里摸出一个苹果,站在村口敬了一个帝国骑士礼,泽村迎着晚霞的余晖跟他挥手告别。

  

来到王城的菅原跟侍卫说明了来意,侍卫带他进入了宫殿。菅原见到了国王,国王夸赞他的勇气,但也担忧他是否能保护好公主。

  

“尊贵的国王陛下,您无需担忧,我以我的生命起誓必然能保公主无忧,并且我有一个更好的主意…”

  

  

   

钟声敲响了,公主的成人晚宴开始了。

  

螺旋阶梯铺着红丝绒地毯,少女的裙摆垂落在上面,公主轻轻掀开面纱的一角,向众人宣誓着她的到来,没有人注意到公主身后的阴影里藏着一名一模一样的少女。

  

狂风震碎了城堡的玻璃,露台的门被狠狠的震开,华丽的水晶灯砸落在地上化作漫天的晶粉,破碎的玻璃和尖叫的贵族,高贵的人们再也无法维持得体的礼仪,每个人都像得了失心疯一样尖叫哭泣。

  

黑暗中,少女把公主交给骑士,自己替代了公主的位置。

  

恶龙冲破城堡,掠走少女留下一片残骸碎片。

  

菅原被恶龙的爪子抓在手里,与其说是抓其实更像是被包在掌心里,头上的头纱早不知道丢到哪去了,露出来的灰色头发在月光下闪闪发光。

  

“你要带我去哪?”菅原问。

  

“去充满荆棘的高塔里。”恶龙回答。

  

“是吗?那你还真没趣,说让你去高塔你还真去高塔,就不能去点别的地方吗?”

  

恶龙没有说话。

  

“比如,某个王城脚下的小村庄之类的。”菅原眨了眨眼。

  

恶龙顿了一下,带着菅原落在里一处山洞里。

  

“所以你知道我是恶龙。”泽村把菅原放下,一双竖瞳紧紧的盯着菅原。

  

菅原站起身,拍了拍裙子,“如果某个家伙能把自己的龙鳞藏好的话,我或许可以装作不知道。”

  

“!”

  

“而且,我可是女巫啊,想要瞒过女巫的眼睛吗?”月光下的菅原像是被镀上了一层银光,神秘而狡黠。

  

菅原笑嘻嘻的走到泽村面前,抬头看着他,“你的必修课挂科了哦,恶龙大地。”

  

“虽说本来也没有这种必修课,但是。”

  

恶龙大地尾巴甩了甩,悄悄的把菅原圈在怀里。

  

“谁说一定要是公主?”

  

“女巫也行。”

  

  

  

  

王国举办了盛大的庆典,庆祝公主的平安,并且再次为公主举办成人礼。

  

恶龙的出现仿佛只为这个王国带来了一个更加童话的童话故事,英勇的勇士牺牲自己拯救了公主。

  

人们总是津津乐道于这种浪漫的故事。

  

菅原跟泽村坐在远处的山头上,一边啃着刚从树上摘下来的苹果,一边看着王城里盛大的庆典。

  

“所以你真的有一个山洞这么多的金币吗?”

  

“我如果有就不会跟你一起住在村庄里了。”

  

“真的假的,我还以为你是喜欢我才跟我住在一起的。”

  

“这是真的。”

  

菅原整个人比掉在地上的苹果还要红,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泽村。

  

“哇!大地你知道你这么不浪漫是会被女孩子讨厌的!”

  

“所以你现在讨厌我了吗?要用毒苹果把我毒晕然后再把我吻醒吗?”泽村挑了挑眉,难得坏心眼的逗他。

  

“我要把你毒晕然后找个青蛙来亲你!”

  

“好可惜,本来想要阿菅亲的来着。”

  

“啊大地你这个人真是的………”

  

…………

  

  

阿南(深夜被蚊子叮emo版

【大菅】一周恋人(上)

  “说吧菅原,你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唔…大冒险吧。”

  菅原孝支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还晕乎乎的,他本来就不是擅长喝酒的类型,今天被即将转去更好校区的同事硬拉来居酒屋庆祝,酒量差的他被硬灌了几大杯啤酒后意识逐渐脱离控制,当那几个酒量较好的同事提出玩现在学生里很流行的真心话大冒险的时候,他都来不及拒绝游戏就开始了。

  由抽签决定输家和赢家,几轮下来,几个受罚的同事都选择了大冒险,作为老师的同事们自然不会玩的太过火,最坏的惩罚无非就是去隔壁桌唱一首流行歌,所以当菅原孝支抽到输签的时候跟着前面几个同事,毫无防备的选择了大冒险。这次的赢家是学校新招的一个似乎是刚毕业不久的年轻人,现代......

  “说吧菅原,你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唔…大冒险吧。”

  菅原孝支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还晕乎乎的,他本来就不是擅长喝酒的类型,今天被即将转去更好校区的同事硬拉来居酒屋庆祝,酒量差的他被硬灌了几大杯啤酒后意识逐渐脱离控制,当那几个酒量较好的同事提出玩现在学生里很流行的真心话大冒险的时候,他都来不及拒绝游戏就开始了。

  由抽签决定输家和赢家,几轮下来,几个受罚的同事都选择了大冒险,作为老师的同事们自然不会玩的太过火,最坏的惩罚无非就是去隔壁桌唱一首流行歌,所以当菅原孝支抽到输签的时候跟着前面几个同事,毫无防备的选择了大冒险。这次的赢家是学校新招的一个似乎是刚毕业不久的年轻人,现代年轻人的社交能力十分的强悍,很快就和学校里的一些老前辈们混熟了,当他冲着菅原嘿嘿一笑的时候菅原内心暗道不好却已经来不及反悔了。

  “菅原前辈失敬了,”年轻人笑嘻嘻的指了指菅原的手机,“那么惩罚就是——菅原前辈和通讯录好友里的第一位,无论是先生还是女士成为一周恋人。”“什么?!”菅原孝支大惊,他猛地意识到自己通讯录的第一个是自己之前开玩笑说:“大地是警察的话,我遇到危险肯定先联系警察啊,看我把你置顶了哦~”——所以是自己高中时期最好的朋友:泽村大地啊!!!

  “喂喂菅原,愣着干什么呢?”同一个办公室的同事也笑着拍他背,“最受欢迎的菅原老师竟然要耍赖吗~”

  在大家催促和嬉笑的目光中,菅原颤颤巍巍地拿起手机拨通了泽村大地的电话。

  “嘟——嘟——”

  电话响了两声但是很快就接通了,菅原似没料到这么晚了电话那头还会这么快接听,愣了几秒没说话。

  “喂,阿菅?”泽村大地略带疲惫的声音从听筒那边传来,“这么晚了还没休息吗?”

  “嗯……大地不也没休息吗?”菅原闷闷的反问,“内,大地,跟你商量个事情呗。”

  “我是刚值完班回家,哈哈哈哈,什么事,说吧。”大地熟悉的笑声传入菅原的耳中,他有些杂乱的心情被治愈了半分。

  “就是——内个…”菅原犹豫了再三,在所有同事笑吟吟的目光中红着脸说了出来:“能麻烦你当我一周的恋人吗?”说完这句话后菅原拿起手边的酒杯一饮而尽,电话那头的沉默让他有点心塞。“阿菅,是真心话大冒险输了吧。”“嗯…欸?大地怎么会知道。”“我还不了解你吗?”泽村大地笑着说,“可以,我答应你。”“WOW~”在同事的喝彩声中菅原又灌了一大杯酒,此时已经站不起身子了,大地隔着电话询问起同事们所在的居酒屋地址,他让大家帮忙看着一下菅原便匆匆挂断了电话。

  不出十分钟,居酒屋门口走进了一个剃着干练短发的成年男子,他手中拿着一件外套和一条围巾,在还剩下的一些零零散散的同事的注视下他打招呼,替菅原套外套围围巾,然后鞠躬道别背着菅原离开,一套行云流水不要太可靠,望着离开的两人,同事们还有些愣神。

  路上,菅原孝支迷迷糊糊的趴在大地的背上,用力吸了吸,是熟悉的味道,是他高中时期最喜欢闻的味道,是泽村大地特有的气味,明明是寒冷的冬季,闻到这个味道菅原就觉得心里暖洋洋的。他双手勾着泽村的脖子,双腿被大地的手紧紧拖住,看着熟悉的后脑勺,他额头轻轻贴了上去,很快在酒精的作用下睡在了大地的背上。

  第二天等菅原醒来已经过了中午十二点,他望着熟悉的天花板发呆——啊,这不是自己的出租屋,这是大地家,至于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菅原孝支不想回想,他当时为什么会失去思考能力还很乖巧的打电话给大地啊喂!

  菅原用力把头埋进棉被里,试图忘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真是,太丢脸了。

  菅原想着,这时候门外突然传出了脚步声,大地推开了房门,手里还端着一碗粥:“醒了啊,快来吃点东西。”“大地没有去值班吗?”“和同事换了班,不然谁照顾你这个醉鬼。”大地打趣道,菅原庆幸大地没有主动提起昨天的惩罚。“啊嘞,大地竟然为了我换班了,我好感动~”菅原也顺势接茬,接下来的一句话差点让菅原瞬间把稀饭喷出来。

  “不用感动,这是恋人该做的。”泽村大地笑眯眯的看着菅原孝支,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已经是老夫老妻了。“内个,什么,原来大地桑还记得呢,哈哈哈。”菅原尴尬的挠了挠头。

  “难道说菅原你要当渣男吗?”泽村一副“受伤少女”的表情,菅原被逗的哈哈直笑,在这个世界上,好像只有他菅原孝支见过外人口中沉稳可靠的泽村大地的另外一副面孔,他不禁有些骄傲——这是别人都没见过的大地,只有他看过!!!

  未完待续…

  

  幸福归他们,ooc归我

  

  

九重寂寥
“大地——!你穿得太少啦!”...

“大地——!你穿得太少啦!”

—— ——

也算是交党费吧(望天。

总之希望有人教我怎么用指绘上色......

“大地——!你穿得太少啦!”

—— ——

也算是交党费吧(望天。

总之希望有人教我怎么用指绘上色......

芫凛不是芜凛
[模板预警]磕得我死去活来,所...

[模板预警]磕得我死去活来,所以乱搞了点。(妈妈的泪痣我画了,只是被腮红挡住了😭😭😭)

[模板预警]磕得我死去活来,所以乱搞了点。(妈妈的泪痣我画了,只是被腮红挡住了😭😭😭)

xiarabbit2.0

德牧大地和萨摩耶suga三两事

泽村家养了一只德牧,把他当成自家儿子,给他取名“大地”,因为这只德牧小时候总是平地摔跤。

菅原家养了一只萨摩耶,也把他当成自家小孩,取了自家姓氏的字,叫他“suga”。


大地和suga从小就认识,两家人住的很近,经常在晚上一块遛狗,交流交流养儿经验。

suga比大地大上几个月,菅原家有他的时候泽村家还没有狗狗。

泽村家很喜欢suga,因为这个糯米团子超级爱笑,软乎乎的一团,把他抱起来揉揉就自己翻出来粉嘟嘟的肚皮。

见到泽村家人像回到自己家一样,团在鞋面上不动弹,要他们揉揉,要他们抱抱。

菅原家戏说这是两家人遛一只狗狗。


后来泽村家就有了大地,一只小德牧。

刚到家...

泽村家养了一只德牧,把他当成自家儿子,给他取名“大地”,因为这只德牧小时候总是平地摔跤。

菅原家养了一只萨摩耶,也把他当成自家小孩,取了自家姓氏的字,叫他“suga”。



大地和suga从小就认识,两家人住的很近,经常在晚上一块遛狗,交流交流养儿经验。

suga比大地大上几个月,菅原家有他的时候泽村家还没有狗狗。

泽村家很喜欢suga,因为这个糯米团子超级爱笑,软乎乎的一团,把他抱起来揉揉就自己翻出来粉嘟嘟的肚皮。

见到泽村家人像回到自己家一样,团在鞋面上不动弹,要他们揉揉,要他们抱抱。

菅原家戏说这是两家人遛一只狗狗。



后来泽村家就有了大地,一只小德牧。

刚到家里一周,小小的很少出门。不过suga能闻出来泽村家人身上的气味,晚上遛狗的时候就绕着他们家人跑。

大地来到家里的时候才一个月,suga比他大三个月。大地还是一个棕色mini熊的时候,suga已经是个毛茸茸的厚实小海豹了。

体型也比他大上两圈。



一天晚上,泽村先生回家的时候,就听到身后“哒哒哒哒”的声响。

一回头,白色的萨摩笑呵呵地摇着尾巴过来了。

他跟着泽村先生回家来了,探着脑袋往门里瞧。



泽村先生把他抱起来,揉揉白色小海豹的粉肚皮,想回头去找菅原家,这个小狗怎么自己跑过来了。

怀里的萨摩不依着他,“呜嗯呜嗯”地朝门里探脑袋。泽村先生拍拍他的屁股,把他托得更严实些,怕他一个折腾把自己弄下去。



门里探出来一个棕色脑袋,大地在看泽村先生为什么在门口呆了这么久还不回来。

两只小狗对上了眼,小德牧从门内走出来,朝着泽村先生来。敦敦实实的小狗还像个烤焦的大列巴,在地上慢慢地挪。

suga很兴奋,抖了抖耳朵,眼睛晶亮亮的在泽村先生怀里扑腾。

看着焦焦的德牧往自己这边走,他止不住叫了一声,“汪!”很响亮。

小德牧被吓了一下,扑在了地上。

就在泽村先生的脚边。



萨摩耶趴在胳膊肘里往下瞧,四咧八叉的小德牧挪了挪腿,在地上爬不起来。

小萨摩耶的口水从嘴边儿滴到了小德牧的脑门上。

亮晶晶一小摊。


这就是小德牧大地和小萨摩suga的初遇。



五某

  生而画画为儿童涂鸦 我很抱歉!

  生而画画为儿童涂鸦 我很抱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