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大话西游

32373浏览    1641参与
脑子里全是坑的弥光

空霞传(下)

这里……便是人间?紫霞有些不敢相信,她从未离自己向往的这片土地如此近过。脚下踩着的虽然是厚实的泥土,可紫霞却感到了一阵不真实。

她小心翼翼地探出一只脚,可犹犹豫豫间又不肯将脚放下,似是怕放下这片土地就会消失一样。

猴子看见她这副模样不由得好笑,拉了她的手向远处跑去,在紫霞的轻呼中向远处跑去:“你干什么呢?按照你这样子走我们三天也到不了花果山的山顶。”

脚下坚实的土地是真实的,手中的那丝温暖也是真实的,她感受到无比的安心。


猴子把紫霞介绍给他的那些兄弟们,大家都笑说猴子上次天就能拐个仙女回来,要是他多去几次,估计大伙的恋爱都有着落了。有人故意打趣地喊紫霞“弟妹”“嫂子”,紫霞低下头不...

这里……便是人间?紫霞有些不敢相信,她从未离自己向往的这片土地如此近过。脚下踩着的虽然是厚实的泥土,可紫霞却感到了一阵不真实。

她小心翼翼地探出一只脚,可犹犹豫豫间又不肯将脚放下,似是怕放下这片土地就会消失一样。

猴子看见她这副模样不由得好笑,拉了她的手向远处跑去,在紫霞的轻呼中向远处跑去:“你干什么呢?按照你这样子走我们三天也到不了花果山的山顶。”

脚下坚实的土地是真实的,手中的那丝温暖也是真实的,她感受到无比的安心。


猴子把紫霞介绍给他的那些兄弟们,大家都笑说猴子上次天就能拐个仙女回来,要是他多去几次,估计大伙的恋爱都有着落了。有人故意打趣地喊紫霞“弟妹”“嫂子”,紫霞低下头不说话,可心里却有一丝丝的甜。猴子听了这话也笑了,然后把那人扔进了山洞外的湖里。

紫霞的生活好像还是没有变化,猴子不过是换了一个地方陪着自己。回到花果山后,猴子虽然不像在天庭那样闲,每天忙忙碌碌地,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可他仍会抽出时间陪着紫霞。

这天,猴子到处找紫霞都没有找到。最后发现她坐在山上最高的那棵榕树上,出神的看着划过天空的飞鸟,与远处村庄里的炊烟。

“又在想什么呢?”猴子轻巧地翻上树,坐在紫霞的身边。

紫霞对于猴子的突然出现早已见怪不怪了。她幽幽地说到:“你看见远处的那群麻雀了么?昨天有十只的,可今天只剩下八只了。那两只是死了吧……可是他们死之后,那些同伴的表现和曾经是一样的,没有留恋,也没有不舍。是不是所有人……最后都会被遗忘?就和,这两只鸟儿一样……”

猴子无奈地戳了戳她的头:“我看你就是太闲了,一天到晚才想这些有的没的。只要存在过就一定会有痕迹,而且……就算所有人都忘了你,我也不会的。”

紫霞看着猴子的眼睛,第一次郑重地喊了他的名字:“谢谢你啊,孙悟空。”


那天后,紫霞和猴子之间好像和以前有什么不同的了,所有人都感觉的到,可都说不清。

每天早上,紫霞看见猴子,便对猴子说:“你好哇,猴子。”猴子也笑着说:“你好哇,紫霞。”

大家都搞不懂这两个人想表达什么,还是老牛的夫人有文化,说这两个人八成是恋爱了,是在相互表达爱意。大家恍然大悟,并且深感自己文化底蕴的匮乏,每人回家都捧起一本《花果山一百美妖图鉴》认真研读,以期多涨知识,拥有良好的审美趣味与艺术情操。

这一天,猴子拉了紫霞去水帘洞的一角,那里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一套衣服。

“好看么?”猴子问道。

紫霞仔细地看到。黄金锁子甲,凤翅紫金冠,藕丝步云履,还有一招摇的红披风。

“挺好看的,就是这红披风我不喜欢,还是紫色的更好看些。”紫霞说着,手指在披风上一点,那披风便被染成了紫色。

猴子意见极大的嚷嚷:“我只是问你好不好看,又不是让你把这颜色改了……紫色的也太丑了吧。”

紫霞给了他个白眼:“哪里就丑了?你要是觉得丑,自己再改回来。”

猴子虽然嘴上嘟囔着紫色太丑了之类的,可他并没有把披风的颜色再改回去。

猴子安静了一下,对紫霞说:“你该回去了。”

紫霞十分不解:“为什么要回去?这里难道不比天庭好么?”

“你是仙女,一直都是属于天庭的。这里是妖的地方……”

“什么仙女不仙女,妖不妖的,有什么区别?而且你要是让我回去,我估计自己就会被发配到哪个不知名的小岛上,你忍心么?”紫霞瞪着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无辜地看着猴子。

猴子无奈的移开目光:“算了……当我什么也没说吧。”

这日,当紫霞经过铁扇公主时,铁扇公主想要握住她的手,可猴子突然出现,一把抓住紫霞,一脸严厉地看着铁扇公主。铁扇公主只好怏怏地收回来手,她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可被猴子冷厉的眼神吓了回去。她一脸幽怨地看着猴子,冷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紫霞问猴子发生了什么,可猴子只是一遍遍地说着没事。


第二日紫霞醒来,却发现自己被绑了起来。猴子在她面前冷漠地看着她,铁扇公主站在他的身边。

这是怎么了?她想要问猴子,但是她说不出话。

我知道我该做什么。猴子冷酷地对铁扇公主说,放心就好了。

猴子拽着紫霞走到洞外。紫霞听到天边隆隆的雷声,仔细一听却是天庭的战车,和着战士们的吼叫声。

“孙悟空,你在人间为非作歹与天庭作对,玉帝予你恩惠将你招安,可你竟不思悔过,又逃回花果山,还教唆紫霞仙子违反天条,私自下凡,你该当何罪?”二郎神在云端冷冷地质问到,他看到了猴子身旁被五花大绑的紫霞,瞳孔微微收拾,可旋即恢复到刚刚的冷漠中。

猴子狂笑:“真是天大的笑话,我不过就是和我哥们儿喝酒作乐,怎么就成了与天庭作对?更何况……作对就作对,怎么就不行了?再说,就你们天宫里的那些女仙,我怎么可能瞧得上,还不如花果山的母猴子好看……这个嘛,”他指了指身边的紫霞,“我不过就是抓回来给我做个人质的,省的你们一天到晚来烦我。”

听着猴子的话,紫霞感觉自己的血都凉了。她不明白昨天还与自己开着玩笑的猴子,为什么今天就这样冷酷无情。她颤抖着,想要看看身边的人,问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可是她做不到。

她听着猴子张狂的声音:“反倒是你们,一天到晚是有多闲,才能天天来找我的麻烦?喂,那个二……二什么来着……哦二百五,我们商量一下吧。你把老牛放了,我就把她……”他指了指紫霞,“送回去。怎么样?”

紫霞想要大哭一场,可她发现自己的眼泪好像干了,一点也哭不出来。

二郎神额角的青筋跳了跳,他想了想,向身后挥了挥手,几个天兵将牛魔王推了出来。

“泼猴,我希望你说到做到。”他一伸手,将牛魔王推下云端。

猴子拽着紫霞飞上天去,一手提住老牛的衣领,一手顺势将紫霞甩了上去,二郎神慌忙上前拉住了紫霞。

猴子一边向下飞一边数落着老牛:“你说你笨就算了,怎么笨到还能被他抓了?我看你这几天都别想好好过了,这搓衣板都能跪一个周……你知不知道你家那个都急死了,天天咕哝我怎么还不救你……”

落至地上,猴子松开了老牛,将金箍棒指向天上的众神,紫色的披风在身后张扬地抖动着:“我说……那个二百五,花果山,我罩的,有本事来闹事,那你有没有本事,来和老子打一架?”说着,他挥起金箍棒,向天上的众神打去。

二郎神也不甘示弱,举起三尖两刃刀便冲了下去,大批的天兵跟随在他的身后,冲向花果山。

紫霞站在云头,看着下面的硝烟弥漫,葱茏的树木燃起火光,鸟儿在空中惊慌失措地飞着,却终是免不了池鱼之殃。看着这片美丽的土地成为了一片火海,她的眼泪突然就流了下来。

她觉得自己的手有些麻了,想要活动一下,却突然发现系在手上的是一个活扣,她再仔细一看,才发现身上的绳子只是稀稀疏疏象征性的绕了几道,她似乎懂了什么,可又好像什么也不懂。

猴子与二郎神战意正酣,头上突然一道金光闪过,一个金圈落在他的头上,把他砸的一个趔趄:“不知道不能随意乱扔东西么?这玩意儿在空中以大小为g的加速度做匀加速直线运动,根据2gx=v²这速度很大啊……很伤人的!”

二郎神抓住这个机会,上前一步擒住了他。其他天兵天将一拥而上,对着猴子拳打脚踢,那条紫色的披风也不知所踪了。

可猴子仍在笑,像是丝毫也感受不到疼痛一样。最终,猴子被穿了琵琶骨,五花大绑地被推搡着。

“孙悟空!”紫霞终于找回来自己的声音,她喊着猴子的名字。

猴子看着她。虽然猴子很狼狈,但是他仍对着紫霞笑了笑,做了个口型。

紫霞看懂了,猴子说:“笨蛋,笨死了。”


万年妖猴被抓到了,真是大快人心啊!据说刑王根据妖猴的罪责制定了四十七个惩罚方案,等待玉帝的定夺。按照刑王的话说,每一种都能让这妖猴生不如死。

猴子倒无所谓,反正已经活个几万年了,够了。他每天就躺在监牢里,数着身边有几根稻草。数错了也不要紧,从头再数,反正时间有的是。

看牢的是个好人,也不管猴子有天大的罪过,偶尔还跟他喝点小酒,给他带点外面的消息,虽说这消息都是诸如“他们想要生吃你猴脑”“他们说要把你丢到十八层地狱里”这种坏消息,但是猴子听着还觉得挺好玩的。

有一天,牢头把他从牢房里带了出来,在自己的小屋里给猴子摆了一桌好酒好菜。

“怎么,断头菜啊?”猴子随口问道。

“拉倒吧,给你的断头菜还能这么丰盛么?”牢头这些日子和他混熟了,也毫不客气,给他斟上一杯酒,“我这是替你庆祝出狱成功。”

“哎哟,这群老头子怎么想通的?还准备把我放了?”猴子有些好奇。

“今天玉帝他侄子大婚,玉帝大赦天下,本身你还不能被放,结果谁知道二郎真君还去给你求了个情。”

猴子更好奇了:“我个乖乖,这三只眼的怎么还给我求情?太想不通了吧。”

“对了,还有件事,”牢头抿了口酒,“紫霞过来托我给你件东西。”他从屋子的一角拿出一件叠的整整齐齐的衣服,猴子一看,是一件紫色的披风。

“她……她人呢?”猴子的声音略略有些颤抖。

“她让我跟你说,忘了她吧。”

“她人呢?”猴子嘶喊着,他有些害怕听到自己不想听到的结局。

牢头被他的样子吓到了,手颤巍巍地想要把酒送到嘴里压压惊,可是手被猴子紧紧地钳住:“她……今天大婚。”

大婚……紫霞大婚……那三只眼的也大婚……莫名其妙为他求情……似乎一切都说的通了。

猴子抱着那紫色的披风,跌跌撞撞地向外跑去,外面的阳光晃得他眼睛都睁不开了。他听见远处锣鼓喧天,便慌忙向那里跑去。

满眼都是红,喜庆的红,所有人的脸上都挂着笑容,所有人,除了猴子。地上洒满了彩花,所有的东西都在昭告天下,这是个喜庆至极的日子。

猴子没有稳住脚下的步子,直挺挺地摔在地上,手里的披风也脱落在地。他慌忙地将披风拾起,竟发现上面沾染了丝丝的红,暗淡的红,宣告着死亡。但是这红太暗了,被地上的彩花掩住了。

突然,前方发出一阵惊呼。原来花轿落地,新娘子跌了出来。她的手腕上有一抹细细的红丝,眼角有一滴晶莹的泪珠,但嘴角却仍释着笑。

猴子愣住了。

那一天,直到一万年后也没有人忘记。齐天大圣挥舞着金箍棒,高高地跳向空中,紫色的披风在他身后猎猎作响。

“为了,我们的自由!”

从此后,不会再有那个嬉笑怒骂的猴子了,有的,只会是被人敬畏的齐天大圣。


坠落,坠落,猴子感觉自己的身子越来越沉,意识也越来越朦胧。

下辈子,我们最好不要再见了。他想到。

 

The end

By 弥光

家TV

大话西游

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

主演: 周星驰 吴孟达 朱茵 蔡少芬 蓝洁瑛 莫文蔚 罗家英 刘镇伟 陆树铭 李健仁  

导演: 刘镇伟  

类型: 喜剧   地区:  中国大陆    年份: 1995 

》》》http://www.jiatv.cc/v/20609.html

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

主演: 周星驰 吴孟达 朱茵 蔡少芬 蓝洁瑛 莫文蔚 罗家英 刘镇伟 陆树铭 李健仁  

导演: 刘镇伟  

类型: 喜剧   地区:  中国大陆    年份: 1995 

》》》http://www.jiatv.cc/v/20609.html

Yannis
手绘 插画 | 周星驰【大话西...

手绘 插画 | 周星驰【大话西游】

放下金箍,不能救你;戴上金箍,却不能爱你”

爱得魔力转圈圈系列

手绘 插画 | 周星驰【大话西游】

放下金箍,不能救你;戴上金箍,却不能爱你”

爱得魔力转圈圈系列

脑子里全是坑的弥光

空霞传(前)

部分情节是对《悟空传》和《大话西游》致敬,不喜勿喷。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忘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安得与君相决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如果我们不曾相遇,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


“什么玩意?”孙悟空惊得蹦到空中,“俺老孙辛辛苦苦护送师父来灵山,途径九九八十一难,哪一次不是我摆平的?结果如来您说就老孙我不能登极乐之土?不服,不服!”

如来庄重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缥缈而又沉重:“孙悟空,你六根未净,俗念未清。且仔细醒悟,他日定能成佛。”

“...

部分情节是对《悟空传》和《大话西游》致敬,不喜勿喷。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忘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安得与君相决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如果我们不曾相遇,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


“什么玩意?”孙悟空惊得蹦到空中,“俺老孙辛辛苦苦护送师父来灵山,途径九九八十一难,哪一次不是我摆平的?结果如来您说就老孙我不能登极乐之土?不服,不服!”

如来庄重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缥缈而又沉重:“孙悟空,你六根未净,俗念未清。且仔细醒悟,他日定能成佛。”

“来都来了,您怎的还赶我走?不服,我不服,我有什么俗念,如来老儿你倒说来听听!”孙悟空直接躺在地上,赖着不走。

观音从一旁走出,施了一礼:“佛祖,且让我跟他细说吧。”观音转过身,瞧了躺在地上打滚的孙悟空一眼:“悟空,怎敢造次?还不随我出去。”

孙悟空慌忙起身,跟着观音走出大殿。在他身后,漫天神佛似在无言地嘲笑着他。

“悟空,你知为何你不得成佛么?”观音问道。

“切,不就是那一套么,什么六根不净……俺老孙也不稀罕做神做佛的,天天对着如来老儿,好没意思。”孙悟空还想吐槽些什么,但看着观音铁青的脸色,终是什么也没有说。

“佛祖既然那般说,定是有原因的。你仔细想想,是否真的是有什么放不下的?”

“嗐,哪儿有?俺老孙风流倜傥英俊潇洒身过百花丛片叶不沾身,有什么放不下的?”孙悟空满不在乎地仰天大笑,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

“悟空,不得贫嘴,你仔细想想,真的没有么?”观音严肃地问道。

真的没有么?没有么?没有?……观音的声音回荡在孙悟空耳畔,像是要钻进他内心的深处,逼问出他藏在内心的秘密。

真的没有么?没有么?没有?

有!

孙悟空终于不笑了,他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也没什么,不过就是个当初在天庭遇到的小姑娘就是了,反正叫什么我也忘了……紫霞还是紫荆还是紫薇来着?嗐,不记得了。都五百多年前的事儿了,谁还想啊……”

“你若是不肯放下,怕是这一辈子都入不了极乐。”观音严肃地说到。

“你以为我不想放下啊,”孙悟空无力地蹲在了地上,“放下……怎么是想放下就能放下的?”他抱住了自己的头,尾巴在后面耷拉着,像一条丧家之犬一样,“我真的很想忘记啊……要是我不曾遇到她就好了。”

“如果可以让你不会遇见她,你愿意回到过去么?”

“鬼才愿意啊……”孙悟空下意识的接了一句。但想了想,他又补充道:“但当个鬼也挺好的。”

观音伸出手,取下他头上的金箍:“悟空,你现在可以回到过去,但是你会失去所有你现在的法力与记忆,可你不会像曾经那样遇见她,你可愿意?”

孙悟空咧了一下嘴,可终是没有笑的出来,他尝试着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轻松一点:“那样,我就能成佛了?不错,挺好,俺老孙喜欢。”沉默了半晌,他扭头问道观音:“菩萨,我该怎么做才能回到过去?”

观音指了指下方的云烟,“从这里跳下去便可以了。”

孙悟空又笑了:“这么简单啊?还以为又要过个九九八十一难了。”他纵身一跃,似是没有一点牵绊。

风在耳边呼啸而过,他突然想起一个被他埋在记忆深处的身影,那个穿着紫衣,披着霞光的女孩在记忆深处向他微笑着。

“她的名字是紫霞啊……”他默默地想,“我怎么可能会忘呢?”


猴子第一次见到紫霞,是在一棵柳树上。

那日,他同往日一般放完马,回到御马监,却看见门口一旁的柳树上多了一抹紫色,原来是个紫衣女仙,在朝着御马监里探头探脑地张望。

猴子起了捉弄的念头,悄无声息地绕到女仙的背后,突然开口道:“这御马监里除了马也就是些歪瓜裂枣,你在这儿瞅什么呢?”

女仙听到背后有人,急急忙忙地转过身来,却忘记了自己还在树上,一个趔趄向下跌去。

猴子还想坐在树上看戏,谁知这女仙摔下去也不忘拽着自己。一个没防备,他也连带着栽下树去。

“哎哟喂,你这自己摔就算了,怎么还要连累我?”猴子从地上爬起来,夸张地揉着自己的腰,连声叫唤着。

谁知道那女仙反而瞪了他一眼,回敬了他一句:“要不是你,我能摔下来?”

哎哟,猴子就没遇见这么好玩的人,就连那玉帝老儿都不敢这么跟他说话。他蹲在那女仙身旁,好奇地问道:“喂,你刚刚在看什么啊?看得那么入神?”

这女仙又瞪了他一眼:“喂什么喂?我有名字,喂喂喂多难听!我叫紫霞,紫色的紫,霞光的霞。”

“行吧行吧。那请问美丽的紫霞姑娘,你刚刚到底在看什么啊?”猴子嬉皮笑脸地问道。

紫霞拍拍衣服上的灰尘,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腰:“我听说御马监来了个养马的,叫什么孙悟空,有点好奇,想过来看看。”

这可真是奇也怪哉,猴子想到。其他人连他的名字都不想听,更别说看见他这个猴了,怎么这小姑娘就这么与众不同?

他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我跟你说啊,孙悟空这个人,相貌堂堂一表人才,英俊潇洒风流倜傥,那些什么杨戬啊奎木狼啊哪吒啊都帅不过他。还有啊……”

紫霞很不给面子的打断了他:“你以为我眼瞎么?”

猴子一愣,女孩子说话不应该文雅温柔么?怎么这姑娘不按常理出牌?

他讪笑了两声:“你又没见过,你怎么知道我骗你的?”

紫霞赏了他个白眼,转身走了:“都说新来的孙悟空长个雷公脸,你不就是么?”

猴子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尴尬的笑了笑。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扬声问道:“喂,你以后还来不来了?和天界的人比,你还挺有意思的。”

紫霞头也不回,清铃一样的声音传了过来:“都说了我叫紫霞,别再叫我‘喂’!过几天我再过来玩,走了。”

猴子看着她远去的身影,紫色的裙裾在风中招摇。这小姑娘还挺好玩的,他想道。


自那日后,猴子便把紫霞抛在脑后了。一日,猴子放完马,在去找太白金星搓麻将的路上,他又看到了紫霞。

她坐在天宫的边缘,下巴搁在膝盖上,像个孩子一样专注地望着遥远的人间。阳光淌下,铺满了她的面庞,乌黑的长发在空中轻飏,闪着熠熠的光。

猴子又起了捉弄的心思,他又一次悄无声息的站在紫霞的身后。谁知过了半晌,紫霞仍没有注意到他。他有些不甘,俯下身来,慢慢地贴近了紫霞。

三尺……一尺……半尺……三寸……一寸……

微醺的风将紫霞的发丝拂在他脸上,柔柔的,又有点痒。猴子听见了紫霞轻浅的呼吸,嗅到了她身上的芳香。不知为何,他想到了花果山,想到了山间的清泉,林间的野花与皎洁的月光。他一时有些痴了。

紫霞突然察觉有人躲在她的身后,下意识地扬起了手。

“靠!”

整个天宫里都回荡着猴子的惨叫,连在和王母李靖打斗地主的玉帝手都抖了抖,生怕这不省心的主把天宫拆了。

猴子捂着被打红的左半边脸,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人儿。想想他堂堂齐天大圣,竟然被一个小小女仙打了?被打了?打了!

紫霞没有想到会是他,结结巴巴地道着歉:“你你你……你没事吧?我……我不是故意的……”但她仔细一想,这事儿好像并不是她的错,“谁让你躲在我后面的,活该!”

猴子捂着脸,愁眉苦脸地抱怨道:“怎么一遇见你就没有好事?上次被你害的从树上摔下来,到现在伤都没养好,结果这次你又扇了我一巴掌……活这么大,我就没这么丢脸过!”

紫霞白了他一眼:“脸除了用来丢还有用么?”

猴子被她这句话噎得不知说什么才好,于是他换了个话题:“话说,别人都去找乐子了,怎么你一个人在这里呆着?”

紫霞伸了个懒腰,憧憬地看着下面隐约的土地,不知是在问猴子,还是在自言自语:“你说……是天界快乐还是凡间自在?”

猴子挠了挠头,装模作样地想了想,回答道:“还是天上好吧,吃的也好住的也好,每天也没什么事儿,到处逛就好了……”

紫霞低着头,猴子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可是……这天是死的啊。”

天……是死的么?

猴子愣住了。他盯住身边这个女孩的脸,忧伤而又固执,他心中有一个小小的地方动了一动。


这天夜里,猴子翻箱倒柜,终于找出了自己认为最好的衣服。他在铜镜前晃悠了好久,化了几十个人形,终于找到了自己最满意的一款。他对着镜子,前后左右仔仔细细地照了一圈,满意地点点头,笑了。

他早早地便在床上躺下了,这是他来天宫后,第一次这么早入睡。月华第一次透过狭小的窗缝,照进这间小屋,照在他的脸上,也照着他想着的那个紫衣飘飘的身影。

第二日,猴子起了个大早,认认真真地把自己从头到脚收拾了一通。幻成人形后,他又在镜子前照了一个多时辰。昨日这颇为满意的外表,今日看来又有些许小瑕疵。想了一想,猴子又在手里变了把折扇,学着当初在人间见过的那些儒生一样轻扇了几下扇子,倒还真是个儒雅的玉面小生。

一走出御马监的大门,猴子便在心里一直默念:风度,风度,不能失了风度。他回想着曾经听说书人说过的那些才子文人是怎样走的,有模有样地向前走去,一路行至霓霞宫。


霓霞宫是女仙们的住处。猴子一走近此地,便收获了明的暗的各种各样的秋波。

猴子心中狂笑,但表面上仍波澜不惊,唇边释着一抹浅浅的笑,从一众女仙身旁走过,眼神不时掠过她们中的某一个,待她娇羞地低下头时,他才故作无事地将目光移开。真无趣,他想,似乎这个天宫里有趣的只有紫霞一人。

终于,有大胆的女仙上前搭讪:“不知仙君在何处任职?可否告知尊命?”

猴子心里好笑得要命,但仍在努力撑住自己的表情。他略退一步,施施然地向女仙行了一礼:“小生不过一小小仙官,仙子何须知我姓名?”

这女仙不死心,锲而不舍地追问道:“仙君此日可有闲暇,可愿与我同往幻清池赏鱼?”

猴子一本正经地回答:“承蒙仙子厚爱,可小生不知为何得入仙子之眼?”

女仙脸上飞满了红霞,拧着手,好半晌才说:“仙君丰神俊朗,仪表堂堂,我……心有思慕之意,不知仙君……”

猴子听到这儿,不由得想拍桌狂笑。化了个人形,这些女仙就“有思慕之意”,要是让她们知道自己就是那个被她们嘲笑过的雷公脸,这不就好玩了?他很想现出原形,吓一吓这群肤浅的女人,但想起来找紫霞才是正事,便强行忍住了这个冲动。他笑了笑,周围的女仙们又红了脸。“真是不巧,小生今日已有约在身。哪位仙子愿帮我唤一下紫霞?”

所有的女仙都面露失望之色,但所有人都很乐意帮他这个忙。那个搭讪未果的女仙意味深长地对他说:“原来与仙君有约的是紫霞啊,仙君怕是要乘兴而来,败兴而归了。仙君是真的可惜了。”

猴子皱了皱眉,他颇不喜欢这种爱嚼舌根的人:“不知仙子何出此言?”

女仙露出了一个轻蔑的笑:“二郎真君是何等尊贵的人,自降身份,数次来找她。可她毫不领情,不是推辞就是拒绝,怕是仙君也会是这种结果吧。”

那个长三只眼的货?猴子默默地在心里的小本子上给二郎神记了一笔。

紫霞刚起床不久,便有人激动地过来拉住她的衣袖,告诉她外面有一个帅炸天际的仙君来找她。给她传话的女仙一脸激动地告诉紫霞那是她见过最帅的天神,没有之一。想了想,她又补充道,连二郎真君都比不上他。她又满怀希望与憧憬:不知这个仙君以后会不会常常来,这样她就可大饱眼福了。

紫霞好生奇怪:她怎么不知道自己还认识这样一个仙君?草草收拾了一下,便走出殿内。看见那道长身玉立,被众女仙簇拥着的身影,忽感觉十分好笑,不自觉地笑了出来。


猴子表面上仍在维持着清高儒雅,心里却急的直跳脚:都好半天了,怎么还不出来?总不会就这样被拒绝了吧?太丢脸了吧……这可是我第一次约人啊……

忽的,他听见了一阵轻笑,抬眼看去,脸上的假笑多了几分真意。

“怎么是你?”紫霞笑意盈盈地问他,酒窝里漾满了春光。

猴子面不改色地说到:“今日阳光甚好,不知怎的就想到了你。可愿赏脸,今日同我一游?”猴子心里却犯起了嘀咕:她怎么好像还跟我很熟一样?我这人形没有人能识得出来。没道理啊……该不会她认识什么人和我现在很像吧……

紫霞脸上的笑意更浓了:“自是可以。”

猴子的眼神亮了几分,他轻笑一下,携了紫霞向远处走去,只留下身后众人的艳羡声。

想去哪里?”猴子与紫霞走了好一会儿,他才想起自己根本没有想好要去哪儿。

“就在这儿吧。”紫霞随口应道。

猴子四下一看,才发现这里便是昨日被紫霞打了的地方,不禁脸上一疼,目光飘忽地四处张望。

紫霞站在他身边,随手把玩着自己的一缕头发:“你这人形还挺帅的嘛。”

猴子的眼皮跳了一下,但他仍故作淡定:“这是怎么了?竟说起胡话了?”

紫霞晃到他的面前,踮起脚直视着他的眼睛:“还不说真话?”

猴子被她盯得后背直冒冷汗,可嘴上仍嘴硬:“我说的怎不是实话了?我……靠!”

紫霞毫不留情地拧住了他的耳朵:“还不说?”温柔的声音里透露出无限的威胁。

猴子那张英俊的脸痛的都变了形:“我说,我说行了吧。放手,快放手……”紫霞这才松了手。

猴子不顾形象地跌坐在地上,抱怨起来:“你说说你,都知道是我还下那么重的手?见我一次你打我一次,女孩子不可以这么暴力,嫁不出去怎么办?”

紫霞随意坐在他身边,没心没肺地说:“那你娶我呗。”

娶……?猴子愣了一下。他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娶谁,就像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对紫霞上心一样。他有许多的兄弟,可大家都是单身。哦,除了老牛,他去年娶了个老婆,还蛮好看的。每次猴子他们几个一起搓麻将,只要老牛输的次数一多,她就会提着剑绕着洞砍老牛,然后自己亲自上阵。老牛只能在后面贤惠的端茶递水,看夫人怎么把自己赔进去的钱再赚回来。看来娶个人回家也挺好的。虽然如此,猴子也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娶谁。

猴子没有回答,紫霞好像也没准备听他的回答。感觉两个人就这样沉默着十分尴尬,猴子又找了个话题:“话说,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因为你和他们不一样。”紫霞回答道。

不一样?猴子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不一样。是说话的方式,还是举手投足的气质?或是他们是神,而自己是……妖?

紫霞不等他说什么便问道:“你为什么要化成人形呢?”

猴子想了想,是啊,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因为……这样好看一些吧。”

“可是本来那样就很好啊。”紫霞喃喃道。她又问道:“你真的是妖么?难道……你也想变成人么?”

猴子又想了想,自己本来就是妖啊,变成人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做人不是很好么?”

“你为什么也这么想呢?”紫霞叹息道。猴子愣了愣,他好像说错了什么。

紫霞没有理会他,自顾自地说到:“妖想要做人,人想要成神,可变成神以后呢,又想要成为什么呢?为什么所有人都在奢求着那些缥缈无望的,可不肯看一看自己拥有的呢?”她的声音又沉了下去,“我以为……你和他们不一样的。”

猴子这才明白紫霞说的不一样是什么意思。

紫霞蜷起了身子,脸上写满了落寞与孤独:“或许因为我是从天边的紫霞幻化而来的吧……没有亲人,没有牵绊,我也不懂为什么他们会这样想……”看着紫霞的表情。猴子的心莫名地疼了一下。

或许谁都曾站在人潮之外,孤独而又不理解地看着来来往往,行色匆匆的众人。你笨拙地模仿着他们,奋力想要融进他们之中,却一次次地被排挤在外。那些人面无表情地走过你,可看向你的眼神充满了冷漠与鄙夷。猴子想起了自己的曾经,他怯生生地想要加入猴群,却被首领三番五次地打倒在地,万般哀求后才得以有一栖身之地。他和别的小猴打架,被那只小猴的母亲一掌拍在地,嘴角都渗出了血丝,其余的所有猴子都像看笑话一样看着他,毫不留情的露出讽刺的嘲笑。他以为自己早就忘了这些,但是他没有。没有人知道,如今威风凛凛的齐天大圣,曾经只是一个默默躲在角落里独自舔舐着伤口,兀自流泪的可怜猴子。

猴子挠了挠头,极力掩住自己的情绪:“其实我也不懂啊。我和你也差不多,我从石头里蹦出来,没爹没娘,一开始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大概是觉得气氛太过凝重,猴子故意站起身,大声喊道:“老子是妖怎么了?我比那些神仙过的舒心多了!是人是妖,管他作甚?”紫霞看着他张狂的样子,嘴角弯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

见紫霞笑了,猴子有些窃喜。他再接再厉,故意转过头看着紫霞,高声调笑道:“我今天去找你,可是真的要被烦死了。那群女人怎么那么吵?吵得我耳朵疼,跟群苍蝇一样嗡嗡嗡嗡的。”

紫霞听了他这个比喻,不由得就笑了:“这说的是什么?那些人都可高傲了,一般人还入不了她们的眼,结果在你这儿就成苍蝇了。”

“嗐,我可瞧不上她们。我今儿说的那些话,都把我自己给恶心坏了,那都是人话么?”

“你也觉得恶心啊……我刚听你说了一句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猴子对此表示小小的抗议:“其实也不是很恶心吧……我听说书的故事里都是这么说话的。我觉得自己学的还挺像的。”

“说书的?”紫霞感到好奇,“那是什么?”

“你不知道?你没见过说书的?”

“天宫中的女仙是不可以下凡的。”紫霞略带不满地嘟起了嘴。

“怎么可能?”猴子对此表示质疑,“不是什么七仙女下凡,牛郎织女鹊桥相会?我前几天还看见一个人挑了俩孩子在南天门候着。”

“七仙女说的是王母的七个女儿吧,她们早就都嫁人了,根本没下凡这回事儿。织女违反天条私自下凡,被关在苦无岛上思过。还是玉帝开恩,她才能每年见自己的孩子一面。”紫霞说起了之女,眼中有些许的惆怅。但她旋即又好奇的问猴子:“所以啊,说书的到底是什么?”

猴子组织了一下自己的语言:“人间有很多英雄好汉,也有很多才子佳人。有人专门把他们的故事记下来说给别人听,这就是说书的。有时候他们还会给哪段故事编些歌什么的。”

“歌?”紫霞歪着头,像一只猫儿一样看着她,“那你唱给我听好不好?”

猴子支支吾吾地推辞:“我……五音不全,唱的很难听的。”但他还是清了清嗓子,低沉苍凉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

荒冢凄,冥火暗,青骨知是谁?

三千缕化漫天沙,昔时风华只余残衾冷匣

酒落樽倾意难察,一汪心月空入画

愿得不相遇,何须执手忍别了半生?

猴子的声音合着呜咽的风,流入苍茫的寰宇,被送至天涯的尽头。

紫霞听痴了,半晌才恍过神来。她抬起头,看着身边人好看的侧颜:“以后你还会来找我么?”

猴子扭过头来看着她,笑着反问:“为什么不呢?”

紫霞也笑了,眉眼弯弯像月牙。她站起身,对猴子说:“以后就不要再化人形了,我还是更喜欢你本来的样子。”她抬头看看天:“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啦!”不等猴子说些什么,她便蹦蹦跳跳地跑了。

更喜欢……本来的样子?猴子为了这句话愣了好久,他回过神时,紫霞已经跑远了。她看着女孩一蹦一跳像兔子一样欢脱的背影,笑了。这一天挺值的,他想。


紫霞一回到霓霞宫,便被众人围住。众女仙纷纷问她今天去了哪里,可她只笑了笑。有人问她今天那人以后可会再来,她也笑而不语。奇怪而又遗憾的是,那玉面郎君再也没有出现过,反而是一只猴子天天来找紫霞。紫霞非但不拒绝,还笑意盈盈地欣然赴行。这事很快成了霓霞宫的一大八卦。

天宫的人很快都知道了这件事。有人鄙夷,紫霞竟终日与妖为伍,真令众神不齿;有人哀叹,紫霞放着好好的二郎真君不要,偏偏喜欢上了一只猴子;玉皇大帝是最开心的,他早觉得这个紫霞不适合他大侄子,就是他侄子太死心眼,这下正好。他急急忙忙地物色起未来的侄媳妇了。虽说人人各有想法,但一直没有人,也没人敢站出来对这件事说三道四。

紫霞与猴子也不管别人的风言风语,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

 

 

 紫霞以为日子就会这样平淡如水地过下去,但是有一天,猴子告诉紫霞,他要离开了。

那是一个和平时一样的一天,猴子与紫霞并肩坐着,看着遥远的凡界,扯着毫无意义的闲话。

说着说着,猴子突然收起了嬉笑的神色,郑重其事地说到:“我要走了。”

紫霞愣了一下:“去哪儿?你一个人吗?”

猴子指着遥远的土地,眼睛里闪烁着向往的光:“回人间,回花果山,我一个人。”

原来猴子要回去啦,但是他没有想过要带走自己。紫霞的脸上闪过一丝落寞,可她极力掩住自己的情绪,故作向往地问道:“花果山是个怎样的地方?”

猴子像是想到了一些美好的往事,他笑着回答:“那是世界上最美的地方。每一根松针都闪烁着阳光般的金色,河流无止息地向前奔流;绯红色的鱼儿跳出水面在天空中飞翔。坐在树桠上,你能看到绚烂的朝霞和璀璨的银河,有时还会有聒噪的松鼠在你身边蹦来蹦去。”他顿了顿,又补充道,“那里真的很美。”

看来他真的很想念花果山啊,紫霞默默地想到。一想到自己身边以后再也不会有猴子的陪伴,紫霞的鼻子就莫名的发酸,虽然她和猴子的关系并非人们所想的那样。她感觉眼眶中有什么东西要涌出来,忙抬头看着头顶的天空,使劲眨着眼,竭力不让眼泪落下,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猴子兴奋地转过头,想要再说些什么,却看见紫霞假装无谓,明明很难受却强装不在乎的样子。他笑了,向紫霞伸出了手:“要和我一起回花果山吗?”

紫霞看着他,眼泪终是没有忍住,落了下来。她粲然一笑,握住了猴子的手。


未完待续

By 弥光

沙发TV

大话西游

主演: 周星驰 吴孟达 朱茵 蔡少芬 蓝洁瑛 莫文蔚 罗家英 刘镇伟 陆树铭 李健仁  

导演: 刘镇伟  

类型: 喜剧   地区:  中国大陆    年份: 1995 

简介: 至尊宝(周星驰 饰)被月光宝盒带回到五百年前,遇见紫霞仙子(朱茵 饰),被对方打上烙印成为对方的人,并发觉自己已...

主演: 周星驰 吴孟达 朱茵 蔡少芬 蓝洁瑛 莫文蔚 罗家英 刘镇伟 陆树铭 李健仁  

导演: 刘镇伟  

类型: 喜剧   地区:  中国大陆    年份: 1995 

简介: 至尊宝(周星驰 饰)被月光宝盒带回到五百年前,遇见紫霞仙子(朱茵 饰),被对方打上烙印成为对方的人,并发觉自己已变成孙悟空。 紫霞与青霞(朱茵 饰)本是如来佛祖座前日月神灯的灯芯(白天是紫霞,晚上是…在线观看http://www.shafatv.cc/v/20609.html


YOONGY

最喜欢的翻唱版本

虽然从小在广东长大,但是并不会说粤语所以也不知道发音怎么样

就觉得挺好听的

这首歌我觉得适合去了解了它背后的故事再听

我第一次听的时候其实不太喜欢

后来了解了一些事情之后再听就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最喜欢的翻唱版本

虽然从小在广东长大,但是并不会说粤语所以也不知道发音怎么样

就觉得挺好听的

这首歌我觉得适合去了解了它背后的故事再听

我第一次听的时候其实不太喜欢

后来了解了一些事情之后再听就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Cynthia曦月

感觉以前的电视剧电影更耐看~


上错花轿嫁对郎你们有重看吗?


画师/呼葱觅蒜


只可当头像壁纸

禁止🚫商用❤

感觉以前的电视剧电影更耐看~


上错花轿嫁对郎你们有重看吗?


画师/呼葱觅蒜


只可当头像壁纸

禁止🚫商用❤

新右
85号海绵宝宝(加我看置顶)
朱茵周星驰亲签《大话西游》剧照...

朱茵周星驰亲签《大话西游》剧照珍藏版

双面框

要的私我,看置顶

朱茵周星驰亲签《大话西游》剧照珍藏版

双面框

要的私我,看置顶

新右
周六影库网

大话西游之月光宝盒 主演:,周星驰,吴孟达,罗家英,蓝洁瑛,莫文蔚

主演:,周星驰,吴孟达,罗家英,蓝洁瑛,莫文蔚

导演:刘镇伟

http://www.zlykw.com/v/163.html

主演:,周星驰,吴孟达,罗家英,蓝洁瑛,莫文蔚

导演:刘镇伟

http://www.zlykw.com/v/163.html

看点啥

大话西游之月光宝盒

类型:爱情 地区:香港 年份:1995 

状态:已完结

主演:周星驰,吴孟达,罗家英,蓝洁瑛

导演:刘镇伟

简介:孙悟空(周星驰)护送唐三藏(罗家英)去西天取经路上,与牛魔王合谋欲杀害唐三藏,并偷走了月光宝盒,此举使观音萌生详细 >

http://www.kandiansha.net/v/61597.html

类型:爱情 地区:香港 年份:1995 

状态:已完结

主演:周星驰,吴孟达,罗家英,蓝洁瑛

导演:刘镇伟

简介:孙悟空(周星驰)护送唐三藏(罗家英)去西天取经路上,与牛魔王合谋欲杀害唐三藏,并偷走了月光宝盒,此举使观音萌生详细 >

http://www.kandiansha.net/v/61597.html

云川晏

-周星星的1995

“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一个期限,

我希望是一万年。”         🏃🏻‍♀️

-周星星的1995

“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一个期限,

我希望是一万年。”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