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大魔王

16319浏览    2451参与
王铁锤

帮大魔王的元気少女社画张背景。感觉有点老夫气,完全没有少女感。。哈哈哈哈哈哈😂

帮大魔王的元気少女社画张背景。感觉有点老夫气,完全没有少女感。。哈哈哈哈哈哈😂

Mrs·Cecilia

cateblanchett 1999

𝐵𝓊𝓉 𝓌𝑒'𝓇𝑒 𝒿𝓊𝓈𝓉 𝒷𝑒𝒶𝓊𝓉𝒾𝒻𝓊𝓁 𝓅𝑒𝑜𝓅𝓁𝑒,𝒲𝒾𝓉𝒽 𝒷𝑒𝒶𝓊𝓉𝒾𝒻𝓊𝓁 𝓅𝓇𝑜𝒷𝓁𝑒𝓂𝓈, 𝓎𝑒𝒶𝒽


cateblanchett 1999

𝐵𝓊𝓉 𝓌𝑒'𝓇𝑒 𝒿𝓊𝓈𝓉 𝒷𝑒𝒶𝓊𝓉𝒾𝒻𝓊𝓁 𝓅𝑒𝑜𝓅𝓁𝑒,𝒲𝒾𝓉𝒽 𝒷𝑒𝒶𝓊𝓉𝒾𝒻𝓊𝓁 𝓅𝓇𝑜𝒷𝓁𝑒𝓂𝓈, 𝓎𝑒𝒶𝒽


乌鸦像写字台

魔王的誓言(一)

第一章


 “砰”的一声巨响,被火焰击中的地方腾起一股灰尘,片刻后一堆爆裂开来的墙体才慢慢浮现在众人眼前。

 面对着眼前的一片狼籍,好友伊娜一脸兴奋地尖叫:“德洛尔,我就知道你能成功的!”眉头微皱的德洛尔看着散尽的烟尘,带着一丝失望:“碎块散落的地方跟我预想的不大一样,果然还是跟我想打中的地方有点偏差啊。”

 周围一起考试的人像看鬼一样地望着她,脸色带着一些古怪。伊娜开心地跳过来,把手搭在德洛尔的肩上,大声说:“你已经很棒啦!短短半年内你竟然已经完成了一般人一年的课程,现在可以直接学习高阶魔法了!”

 德洛尔望着好友...

第一章

 

 

 “砰”的一声巨响,被火焰击中的地方腾起一股灰尘,片刻后一堆爆裂开来的墙体才慢慢浮现在众人眼前。

 面对着眼前的一片狼籍,好友伊娜一脸兴奋地尖叫:“德洛尔,我就知道你能成功的!”眉头微皱的德洛尔看着散尽的烟尘,带着一丝失望:“碎块散落的地方跟我预想的不大一样,果然还是跟我想打中的地方有点偏差啊。”

 周围一起考试的人像看鬼一样地望着她,脸色带着一些古怪。伊娜开心地跳过来,把手搭在德洛尔的肩上,大声说:“你已经很棒啦!短短半年内你竟然已经完成了一般人一年的课程,现在可以直接学习高阶魔法了!”

 德洛尔望着好友开心的笑脸,把自己身体的一些不适强压了下去,脸上也泛出了笑容,对她说:“嗯!这样以后可以跟你一起接任务了。”

 

 德洛尔是半年前由一位不知名的校董直接带到卡希尔魔法学院来的。那时候的自己愣愣地站在学校某一栋建筑之前不知道应该干什么好,一头红发的伊娜就凑了上来,热情地带她熟悉学院环境。

 伊娜是个活泼可爱的圆脸女生,已经进入学院一年多了,正在学习水系魔法。一般正规生都是在学习一年的魔法理论基础以后,会有一次结业考试。运用理论后能够施展出来的技能如果能成功将实物造成伤害的话就算合格,然后可以根据自己所展现出来的元素进行专项学习。

 德洛尔作为一个中途进来的插班生,一开始还有些惴惴不安,以为自己什么都听不懂,却没想到自己实际上接受的还挺快。才过了短短一个星期,就已经快把进校前的不安给忘了。

德洛尔的父母是一对老实巴交的夫妇,住在离罗曼特伊城很远的一个叫福格小镇上。他们并不会任何魔法技能,也就是俗称的“麻瓜”。因为魔法能力的强弱跟基因有很大的关系,对于自己所展现出来的与父母截然不同的魔法能力,德洛尔也曾经感到困惑过。 

 对德洛尔来说,在福格小镇上生活已经有些模糊了,奇怪的是,入校前一天的场景却还历历在目。那天她和往常一样,准备拿起水桶去离家不远处的水井边打水回来,正打算出门的时候,发现家中来了一位奇怪的客人。这位客人全身包裹在白色带兜帽的斗篷里,只露出一双棕黑色的眼睛。看到自己的父亲蒂莫科诚惶诚恐地样子,德洛尔意识到,这位客人的来历不同寻常。

 这个想法闪过没多久以后,德洛尔就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他的不同,那是她第一次意识到魔法的存在。只见他单手一挥,一个看不见的透明泡泡瞬间就出现在她眼前。这个透明屏障隔开了自己,把迪莫科和他自己完全包裹住了。虽然德洛尔仍然能够清晰地看到他们的动作,却听不到任何声音。在疑惑的同时,德洛尔在某一瞬间,捕捉到了这位客人右手小手指上闪过的一个暗绿色光芒。

 交谈持续了不久就结束了,接下来父亲对自己说的话,却让德洛尔更加地困惑。

 “德洛尔,你是一个有魔法天赋的人,为了不浪费你的能力,你现在需要进入卡希尔学院学习。你跟着这位大人走吧。”

 魔法?卡希尔学院?这些词为什么都这么陌生?但是当时懵懂的德洛尔却没有来得及把这个问题问出口,就被带走了。临走的前一刻,她的目光扫过略显陈旧却干净的床铺,有块地方被烧焦的大门,挂在墙上的被撕了一半的日历……她想把这个生活了十六年的小屋记在心里,因为她隐隐觉得,以后可能并不会再回到这里了。

  直到很久以后,已经成长了很多的德洛尔,才明白过来,那天从遥远的罗曼特伊城来到这个偏僻小镇上的人,给自己的命运带来了怎样的巨变。

 “好了,快去领取勋章吧,这里距礼堂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呢。”伊娜一句话拉回了德洛尔的思绪。德洛尔甩了甩了头,快步走到考察老师罗宾那里,端端正正地行了个礼,领过了一枚闪闪发光的六芒星形状的勋章,然后急急忙忙和伊娜一起离开了考试范围。

 身后不远处又开始响起了考试的爆炸声。然而没人注意到,在角落里,被德洛尔炸开的碎块,突然变成了粉末。

꧁白衣如初꧂

ADGG#想不好名字,随便写写

【初章】

“伏地魔卷土重来”

“魔法界将分崩离析???” 

一条条骇人的标题被加粗加大印在各个报纸上。而这些报纸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此刻在空旷的大街上横七竖八地躺着,调皮的风偶尔还会吹起其中的一两张,有一张报纸就这么轻轻地被风托起,飘到了邓布利多的面前。

 邓布利多虽然年纪很大了,动作却并不迟缓,他一把抓住了那张报纸,看了一眼,眼中并无波动,只是白胡子动了动,发出一声浑浊的叹气。

不乐观地说,现在伏地魔散布的恐惧已经卷袭魔法界了。大家终日惶惶,包得严严实实出门,免得被外面游荡的食死徒盯上。

各个魔法学校也都纷纷开展了守护咒的教学,为了防止那些无孔不入的噬魂兽。...

【初章】

“伏地魔卷土重来”

“魔法界将分崩离析???” 

一条条骇人的标题被加粗加大印在各个报纸上。而这些报纸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此刻在空旷的大街上横七竖八地躺着,调皮的风偶尔还会吹起其中的一两张,有一张报纸就这么轻轻地被风托起,飘到了邓布利多的面前。

 邓布利多虽然年纪很大了,动作却并不迟缓,他一把抓住了那张报纸,看了一眼,眼中并无波动,只是白胡子动了动,发出一声浑浊的叹气。

不乐观地说,现在伏地魔散布的恐惧已经卷袭魔法界了。大家终日惶惶,包得严严实实出门,免得被外面游荡的食死徒盯上。

各个魔法学校也都纷纷开展了守护咒的教学,为了防止那些无孔不入的噬魂兽。

他环顾四周,只有幽深的街尾处有两个黑色的身影匆匆擦过,互换了一个眼神。天空中偶尔有可怖的噬魂兽尖啸着飞过。

但是恐惧并没有传播到邓布利多这里。他只是觉得可惜。

报纸上的伏地魔的形象在他的眼中慢慢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露着淡然微笑,迷惑众生的人。他微微用力,揉皱了手中报纸,将它丢掉。

伏地魔试图用恐惧控制这一切,他建造的秩序无疑非常糟糕。

在邓布利多看来,这远远不及当年格林德沃的谋略。

不得不服,格林德沃确实很有领导力,在建造秩序和巩固人心这方面也做得相当不错。

至少比自己强多了。

报社总是在夸大伏地魔的神通,魔法部总是在做着无意义的安慰和掩饰,其实内部已经被腐坏了。

这种特殊时刻,魔法部显然是靠不住的,而几所学校的校长们也只想保住学校那一块净土,不想去过多的插手外界的事,邓布利多只能去寻求他的帮助了。

这个时候,除了格林德沃,他别无选择。

他需要一个新的秩序,来打破现在这个人间地狱。尽管不知道格林德沃究竟会带来什么样的未来,他犹豫了许久,最终私心觉得,格林德沃是自己熟悉的人,至少说,曾经熟悉。他还是相信自己可以控制得住局面的。

大家或许都以为多年前那场大战,格林德沃已经死了。其实他只是被送到了阿兹卡班,严密看管了起来。

阿兹卡班是罪恶的终结地。一旦进入这里,便意味着永远从世界上消失了。

邓布利多要去带他出来。

或者说,劫狱。

一棵羊

又去回顾了瞒天过海!我真的太爱露了呜呜呜!!谁不爱大魔王呢QAQ

元素本身是过气操作合集dbqQAQ

又去回顾了瞒天过海!我真的太爱露了呜呜呜!!谁不爱大魔王呢QAQ

元素本身是过气操作合集dbqQAQ

艹

小男孩

他小心翼翼的盛着汤,生怕洒了一点就引来父亲的谩骂,这个家庭是一个在外人看起来十分完美的家庭,因为是财团,所以父亲要求他每一句事都必须做到完美,他害怕自己的父亲,这个男人每天都是一副严肃的嘴脸,从来不见他夸奖过谁,唯一能治他的就是母亲了。

  “看你一天天的,不是在骂孩子就是在骂孩子的路上,你怎么这么跟孩子过不去呢?别忘了这个家的实权在谁手里。”

  舒乐端着汤想放到他爸的跟前,没想到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汤洒在了他爸的裤子上,他爸还没有开骂舒乐就吓得哭了起来,为了避免引来母老虎的谩骂,他爸一手提着舒乐的后襟就往杂物间跑。

  “别哭了,再哭我就把你关小黑屋去,不给你饭吃,嗯~还哭。”...

他小心翼翼的盛着汤,生怕洒了一点就引来父亲的谩骂,这个家庭是一个在外人看起来十分完美的家庭,因为是财团,所以父亲要求他每一句事都必须做到完美,他害怕自己的父亲,这个男人每天都是一副严肃的嘴脸,从来不见他夸奖过谁,唯一能治他的就是母亲了。

  “看你一天天的,不是在骂孩子就是在骂孩子的路上,你怎么这么跟孩子过不去呢?别忘了这个家的实权在谁手里。”

  舒乐端着汤想放到他爸的跟前,没想到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汤洒在了他爸的裤子上,他爸还没有开骂舒乐就吓得哭了起来,为了避免引来母老虎的谩骂,他爸一手提着舒乐的后襟就往杂物间跑。

  “别哭了,再哭我就把你关小黑屋去,不给你饭吃,嗯~还哭。”

  舒乐只是觉得很害怕越哭越厉害,他爸手使劲一甩就将舒乐甩了进去。不管舒乐怎么哭怎么敲门他爸都没有任何反应。

  舒乐待的杂物间没有灯没有窗户,地上全都是腌臜之物,舒乐嘶声力竭的喊着妈妈,可是外面根本听不见。

  他的妈妈这时候回来了,只看见他爸专心的看着报纸,暼了一眼过后又上楼去,过了一会又下来问:“老公,小乐呢?”

  “我怎么知道,这孩子一天天的尽乱跑。”

  “那我问问他是不是去他外婆家了。”

  打了电话之后他妈更着急了,到处都找遍了就是没有,当他妈想要报警的时候他爸阻止了她:“哎呀,孩子贪玩,说不定一会儿就回来了。”

  她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你没有经历过十月怀胎你不心疼是吧,看你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你是不是知道他在哪里?”

  他爸又埋头继续看报纸,她过来一把撕碎他的报纸:“别忘了,你的公司是谁出钱的,舒长华,你翅膀硬了啊,敢无视我的话了?”

  舒长华说到底就是一个吃软饭的,虽然听着这些话心里怒火冲天的,但是就是不敢回嘴,拿起衣服找了借口说去公司。

  这个时候已经过去一天了,她妈报了警,警察来做了笔录获取信息之后安慰了她两句就走了,舒乐已经饿的头晕眼花,他一直就恨他爸,只是又想讨好他。

  第二天早上舒长华还在睡觉,他妈就气冲冲的上楼来掀被子,大骂舒长华,舒长华从谈恋爱起就一直在受气,这时候终于爆发:“你这娘们给你胆了是吧,我今天还就不忍了。”两个人争执一番后舒长华直接将她从窗户外面推了出去,玻璃撞破的声音实在太大,舒乐也被惊醒。

  过了一会儿杂物间的门被打开,舒乐看着眼前的爸爸像个魔鬼,就拼命地往外面跑去,舒长华忙着处理尸体,就没有管他,想着死外面了也好,省的自己动手。

  街上又在下雨,舒乐两天没有吃东西了,就这样孤零零的蹲在街上哭,泪水与雨水混合在一起,谁也认不出谁。

  这时候突然一块阴影罩在舒乐头上,舒乐抬头一看,是一个五官特别精致的小男孩为他撑伞,小男孩笑着将自己的零食递给他,这时,舒乐看的痴醉。

  小男孩就是司南,司南和他妈妈一起把舒乐领回了家,一到家,司南就去翻出了自己所有的玩具,“哥哥,都给你玩。”

  舒乐不说话,只是拿起玩具陪弟弟玩耍,过了一会儿他妈妈做了一桌子好菜,“两个小家伙快点来吃饭了!”

  司南拉着舒乐的手就向餐桌走去,吃饭的时候司南的妈妈试着问出他家的地址信息,可是他就像没有听见一样不说话,她想着这小男孩可能是一个残疾,被父母给抛弃了,就摸摸他的头说:“以后啊有弟弟陪你玩耍,就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吧!”

  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不知道舒长华是这么得知他在这里的就带人来把他带走了,回到那个家一切都变了,舒长华新娶了个女人,而且那个女人还生了一个两岁的孩子,看样子,这奸情是早就有的。

  舒长华每天想着怎么折磨他,想杀死他,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他的12岁。

  他觉得时机到了,这个看起来十分和睦的家庭该是个头了,一顿家庭聚餐后,他们都陷入了熟睡当中,舒乐第一次用那双手将他们永远留在美梦中。

艹

被精神变态盯上(匿名者)

如果能匿名做一件事,你将会做什么?

  “我想杀了我的室友,每一个日夜他们都让我恶心,我将会拿起最锋利的刀片慢慢割开他们的喉咙,将他们的手脚绑住不让他们挣扎,也许,这还没有完,应该脱光衣服吊在阳台上充分享受阳光,像晒葡萄干那样……”

  司南手指飞快的打着键盘,他最大的乐趣就是逛知乎,回答着这些看似**的问题,乐此不疲地提出自己的想法。

  住1号床的陈宝,每一次撸完的纸巾都会扔到司南的床上,那恶心的粘液发出恶臭的腥味,不分日夜,有时候司南回来爬上床就会不小心一手按下去。他想好了,这个人的死法就让他“葡萄干”似死亡。

  2号床的刘毅是一个十足的网咖,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在激情的打游戏,嘴...

如果能匿名做一件事,你将会做什么?

  “我想杀了我的室友,每一个日夜他们都让我恶心,我将会拿起最锋利的刀片慢慢割开他们的喉咙,将他们的手脚绑住不让他们挣扎,也许,这还没有完,应该脱光衣服吊在阳台上充分享受阳光,像晒葡萄干那样……”

  司南手指飞快的打着键盘,他最大的乐趣就是逛知乎,回答着这些看似**的问题,乐此不疲地提出自己的想法。

  住1号床的陈宝,每一次撸完的纸巾都会扔到司南的床上,那恶心的粘液发出恶臭的腥味,不分日夜,有时候司南回来爬上床就会不小心一手按下去。他想好了,这个人的死法就让他“葡萄干”似死亡。

  2号床的刘毅是一个十足的网咖,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在激情的打游戏,嘴里还一直哔哔哔,每一次深夜司南都会被他的哔哔哔吵的无法入睡,反驳的话在司南的脑子里回荡了无数遍,可是刘毅的一个眼神他就怂了,这一次他的计划就把刘毅的嘴给缝上,再砍掉双手。

  最后住4号床的四眼,虽然不爱撸不爱打游戏,但是喜欢在另外两个室友面前说司南的坏话,爱打小报告,爱占小便宜,每一次叫司南带饭买东西从来不会给钱,司南最烦的就是背后捅刀子的人,所以他要将他的器官贩卖出去。

  这些想法他无时无刻都在脑海里想着,就差一个时机了,当他回答完知乎的这个问题后就放下了手机。

  闭上眼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梦里杀人。

  ……

  叮叮~

  司南被这手机信息声吓一跳,梦里只差最后一步他们就都死翘翘了,该死的信息!

  “你想杀了他们吧?”

  手机显示一条匿名消息,司南心里咯噔一下,自己在家知乎回答问题都是匿名,这家伙怎么找到自己的,思索了半天他回复了一句:

  “你是谁?”

  对方没有再回复,司南心想这应该是恶作剧,无关紧要而已。过了几个小时那消息又来了:

  “那就按你的方式”

  司南这下子又懵了,这特么谁啊?发出连环信息询问:

  “你TM到底是谁,别整匿名行吗?吓唬三岁孩子呢?我艹……”

  发了十多条对方也没有回复,应该只是恶作剧吧关上手机继续做梦。

  突然咚的一声又吵醒了司南,这该死的四眼回来了。

  “还睡呢?真佩服你,答辩在兮,你还能睡的香呢,哈哈”

  司南不想理他,装作没有听见,对于答辩他已经胸有成竹,根本不在话下。

  四眼不依不挠,不知何时居然爬上了他的床,司南吓一跳,连忙踹下去,“你干嘛啊你,你特么有病吧!”

  “我就是看看你是真睡还是假睡,看来没有睡着,那借点钱给我呗!”

  “没有”

  四眼没有听他说话直接上手掏包,一把零钱就被他掏走了,司南只能干瞪眼,有怒气也不敢当面发,因为他可是吃过亏的。

  当初四眼在那两个人跟前嘴一歪,那两人抄起凳子就往司南头上撞,从寝室门口打到厕所旮旯,就差把头按屎里吃屎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老子忍了!

郭小熊猫
“请你收敛一下眼神,卡罗尔女士...

“请你收敛一下眼神,卡罗尔女士”

“请你收敛一下眼神,卡罗尔女士”

哗啦一下

谢谢你还在,我的王

在寂静无声的黑夜,我开始想象你的样子。你是一颗怎样的行星?闪着光,照亮围绕你的芸芸众生。你是一位怎样的国王?不屑一顾地扔掉权杖,己身即为国祚与荣光。你没有大张旗鼓地驾临,也不是时时刻刻在宣告,而是永远存在,在漆黑的夜幕中,笃定地发光。人们都能看见你的光亮,而你的子民知道你在燃烧。

在寂静无声的黑夜,我开始想象你的样子。你是一颗怎样的行星?闪着光,照亮围绕你的芸芸众生。你是一位怎样的国王?不屑一顾地扔掉权杖,己身即为国祚与荣光。你没有大张旗鼓地驾临,也不是时时刻刻在宣告,而是永远存在,在漆黑的夜幕中,笃定地发光。人们都能看见你的光亮,而你的子民知道你在燃烧。

我就不是小懒虫

大眼仔变身徐文祖

惊悚漫画瞬间变苏^ - ^

大眼仔变身徐文祖

惊悚漫画瞬间变苏^ - ^

Gossamery🍡

卡罗尔已经是三刷了 对于这部电影感触真的很深很深

抛开题材,摄影的每一帧都十分考究、细腻:倒影的车窗,相机的胶片....电影像一首爱情的诗一样,没有可以的去安排,却是把人自然而然的代入。当然了,还有音乐,当卡特·布尔维尔的配乐《Drive Into Night》戛然而止,凯特·布兰切特似笑非笑,带着谜一般眼神的面容突然切入黑幕,不得不说,我被惊艳到了。

在影片的末尾,Therese凝视着Carol,一步步走向她的手持镜头,伴随着音乐中钢琴的敲击声,可谓步步惊心。餐厅一切的嘈杂声消失,只剩凝视和音乐。Carol在人群中看到Therese...

卡罗尔已经是三刷了 对于这部电影感触真的很深很深

抛开题材,摄影的每一帧都十分考究、细腻:倒影的车窗,相机的胶片....电影像一首爱情的诗一样,没有可以的去安排,却是把人自然而然的代入。当然了,还有音乐,当卡特·布尔维尔的配乐《Drive Into Night》戛然而止,凯特·布兰切特似笑非笑,带着谜一般眼神的面容突然切入黑幕,不得不说,我被惊艳到了。

在影片的末尾,Therese凝视着Carol,一步步走向她的手持镜头,伴随着音乐中钢琴的敲击声,可谓步步惊心。餐厅一切的嘈杂声消失,只剩凝视和音乐。Carol在人群中看到Therese后,立马收起脸上习惯性的诱惑和圆滑,两人就这样凝视,惊心动魄。就在镜头慢慢推近,以为是皆大欢喜的大圆满结局时影片戛然而止而止,留下的是无尽的猜想。

推荐大家去看一看这部电影和原著(虽然我也没看过完整的原著),很美的一部影片。

*综上所述为个人观点,不喜勿喷

九六鹅

【金属徽章】Carol 魔兔

康康魔兔一对呀,p2群链接

【金属徽章】Carol 魔兔

康康魔兔一对呀,p2群链接

依涵yu

华晨宇 花火 大魔王X你

about.大魔王


出于好奇,你还是莫名喜欢偷偷地跟着这个半夜出来闲逛的人,这大概是一种执念吧。


他习惯穿黑色衣股,帽兜遮住刘海,刘海又微微盖过眉毛……

裤子也是万年不变的黑色破洞裤。还让你觉得自带神秘感,跟踪多天的你,对他的一切奇奇怪怪的问号早经堆满了脑袋。


光是看背影,气质却真的比你以前见过的任何人都特别看他走路都觉得像个中世纪的王子,你看着他的背影,嘴角莫名奇妙地向上扬,自己似乎毫无察觉。一个转角他似手看到了你复笑的样子,于是你才刚刚注意到,你如花痴了!????


所以,你又花了好几秒种收拾好了那单身多年没人见过花痴的笑容,脸上的红晕却怎么收都收不住。


这时...

about.大魔王


出于好奇,你还是莫名喜欢偷偷地跟着这个半夜出来闲逛的人,这大概是一种执念吧。


他习惯穿黑色衣股,帽兜遮住刘海,刘海又微微盖过眉毛……

裤子也是万年不变的黑色破洞裤。还让你觉得自带神秘感,跟踪多天的你,对他的一切奇奇怪怪的问号早经堆满了脑袋。


光是看背影,气质却真的比你以前见过的任何人都特别看他走路都觉得像个中世纪的王子,你看着他的背影,嘴角莫名奇妙地向上扬,自己似乎毫无察觉。一个转角他似手看到了你复笑的样子,于是你才刚刚注意到,你如花痴了!????


所以,你又花了好几秒种收拾好了那单身多年没人见过花痴的笑容,脸上的红晕却怎么收都收不住。


这时新的一天快要到来了,你还是被你那执念控制着。虽然被发现了但你还是在默默的跟着。你一边在心里抱怨着为什么要在大半夜跟着他,好奇心就在另一边打消着这些怨言。你突然摸起了手上的脉才刚刚发现,心跳得很快,因此,你的脸又红了一度...他回头一看,你也抬起头,呆呆地看着他,他嘴角你起一抹撩人的邪笑,你也继续傻傻地看着他笑。

你一直像个傻子一样前站在那里看着他笑……你也就那么的在那里傻了半分钟他又看了你一眼笑了笑,走进一个陌生的巷子里……

过了那半分钟,你终于从那一笑中过神来你捂着脸着骂自己。开一小段冲刺跑回了家里……


莫名坠入情网,自己毫无察觉。

大魔王小佳纯

突然打开以前的手机,哇,lofter这个app已经被我遗忘很久了吧😂将近一年没来,一打开,以前发的楠宁糖居然还有被关注到,果然是楠宁大旗不倒😂08北京奥运过去11年了。17年就预言鳗鱼会是国乒新的小魔王,现在的确如此了。今天纯妹赢了之前连输的佳佳。时间过得真快啊,一切都变了,一切又似乎都没变。再快一点的话,能看到楠宁担任东京奥运会的解说吗......

突然打开以前的手机,哇,lofter这个app已经被我遗忘很久了吧😂将近一年没来,一打开,以前发的楠宁糖居然还有被关注到,果然是楠宁大旗不倒😂08北京奥运过去11年了。17年就预言鳗鱼会是国乒新的小魔王,现在的确如此了。今天纯妹赢了之前连输的佳佳。时间过得真快啊,一切都变了,一切又似乎都没变。再快一点的话,能看到楠宁担任东京奥运会的解说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