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大鱼

7023浏览    6291参与
°̥̥̥̥̥̥̥̥°̥̥̥̥̥

大鱼

大家都看的父子

但俺滴关注点不一样

这个爱情还真是令人羡慕啊


又想到我爹,

都不能和他好好讲话

连问题都解决不了


但不得不说,这片很好看,那场景,很美,好喜欢,主要是,男帅女靓,好好看。

大鱼

大家都看的父子

但俺滴关注点不一样

这个爱情还真是令人羡慕啊


又想到我爹,

都不能和他好好讲话

连问题都解决不了


但不得不说,这片很好看,那场景,很美,好喜欢,主要是,男帅女靓,好好看。

°̥̥̥̥̥̥̥̥°̥̥̥̥̥

1.24

因为好面子 所以我并没有在0点给他发新年祝福

给了小木耳~


17.6.25.2:14


你向我推荐的电影,

即使我网不好,连我妈的热点,我也看完了。

1.24

因为好面子 所以我并没有在0点给他发新年祝福

给了小木耳~


17.6.25.2:14


你向我推荐的电影,

即使我网不好,连我妈的热点,我也看完了。

虚胖

语在码字,鱼在码鱼

语在码字,鱼在码鱼

xinghan7021

若你负了我,我便弃了你,永不相见

若你负了我,我便弃了你,永不相见

阿弦会闪光

当原先不懂爱的人懂得了爱,

懂爱的人却再也不敢去爱了!

花了一年的时间,单曲循环无数次这首歌。

当这旋律已经不再会触动心弦,泪流不止时,

我的心终于变成无坚不摧,坚如磐石……

感谢,

再见!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当原先不懂爱的人懂得了爱,

懂爱的人却再也不敢去爱了!

花了一年的时间,单曲循环无数次这首歌。

当这旋律已经不再会触动心弦,泪流不止时,

我的心终于变成无坚不摧,坚如磐石……

感谢,

再见!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K9

深深的声音太好听了叭

深深的声音太好听了叭

苏柚苏柚多吃还瘦

大鱼(一)be慎入 人设背景见前篇

      不二做了一个梦。

      一条大鱼,红色的大鱼,围绕着他。没有水,它在雨中遨游。雨点打在它身上,泛成水的涟漪,然后消失。

      它与他面对面。它有一双很澄澈的眼睛,但倒映的不是他的影子,而是手冢的身影。而画面又不停的转换。他竟是在大鱼的眼中看完了自己不长的前半生。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到上面去。他抬头,却不理解去哪。天空吗?天空之上还有什么?他不知道。但那个声音不停地催促他。那个声音越来越清晰,当他被大鱼带到天际的那一刻,他听清了...

      不二做了一个梦。

      一条大鱼,红色的大鱼,围绕着他。没有水,它在雨中遨游。雨点打在它身上,泛成水的涟漪,然后消失。

      它与他面对面。它有一双很澄澈的眼睛,但倒映的不是他的影子,而是手冢的身影。而画面又不停的转换。他竟是在大鱼的眼中看完了自己不长的前半生。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到上面去。他抬头,却不理解去哪。天空吗?天空之上还有什么?他不知道。但那个声音不停地催促他。那个声音越来越清晰,当他被大鱼带到天际的那一刻,他听清了,是手冢的声音——他醒了。


      真是奇怪的梦啊,不二从床上坐了起来。

      手冢去德国以后生活并没有什么不同,该怎样还是怎样,只是他不再拥有网球了。失去了手冢这个道标,似乎没有什么意义了。而且手冢.....大概也不会再回来了。手冢上一次去德国给了他承诺,告诉了他什么时候回来,但这次没有。哪怕他一到德国就给自己报平安,现在也保持着联络,但这都不够。他没有归期。手冢走之前单独约自己出来过一次。手冢似乎想和他说什么,但最后忍进了心里没有开口。也罢了。那天分别之前,他们坐在公园里,那里有个很大的水池,里面有几十尾金鱼,很灵活地在自己的同类当中游来游去。不二伸手去逗弄一条红鱼。那条鱼似有灵性一般,围着不二的手指打转。“手冢是想说什么吗?”不二漫不经心地问,就像平常一样。“不二,”手冢开了口叫了他的名字。他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认真的看着他。然而手冢没了下文。手冢的眼中难得有些不坚定的东西在闪。良久,手冢才开口:“不要放弃网球。”又是这些无关痛痒的话。“随缘吧。”不二淡道。本身他对网球这项运动并无执念,只是因为手冢而已。手冢还想说什么,不二却先开口打断了他。“我不是你,手冢。网球不是我所热爱的东西,我没有坚持的理由。”或许你是,但现在也不存在了。不二心里想,然而嘴角的笑忍不住流露出几分讥讽。手冢愣住了。他见过愤怒的,伤感的,迷茫的或是任性的不二,但从未见过这样的不二。冰冷的不二。“不二,我只是有点惋惜。”手冢看着不二难得睁开的冰蓝色眼睛,道,“如果......你对胜负的执着心,再强一点,我一定会带你一起走到世界的中心。”世界的中心......太遥远了。“手冢还是先让自己在职网发光吧,毕竟这些东西,我还是不太在乎呢。”就是这个样子啊,一副对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真是令人恼火,让人感觉花在他身上的心思全部白费了。“不二周助,”手冢很少用全名称呼不二。不二颇有兴趣的看着似乎有些生气的手冢。“你这个样子,真是令人讨厌啊。”“哦?是吗?”不二依旧一副笑意盈盈的样子。下一秒他的笑僵住了。手冢的脸贴的很近,自己的嘴角似乎感受到了一些外界物体的温度,还有一些柔软的触感。是在......接吻吗?直到手冢离开,不二也没有反应。手冢一直观察着不二,试图从不二那双冰蓝色的眼睛里看到一丝感情的波澜。“手冢这是,离别kiss吗?”不二似乎没有任何意外,“这不太符号手冢的风格呢,不过我接受了。”甚至还冲他俏皮的眨了眨眼,“需要我回复吗?”“不用。”手冢的脸上似乎蒙了一层冰霜。“天色很晚了,我送你回家。”“好啊。”不二欣然答应。

      记忆到这里中止断片。

      不二从冰箱里拿出牛奶到了一杯,放进微波炉加热,然后去洗漱。

      待出门时,大石和菊丸已经在门口等他了。“早啊。”不二关上门,笑道。到了十字路口,大石与他们分开了。毕竟大石没有去上青学的直升高中。网球部的人早就散成人海中的星星点点,很难再聚在一起了。感情终将会淡。那相隔最远的手冢,他还在奢望着什么呢。“不二心情不好吗?”菊丸难得有了心思细腻的时候。“没有呢,只是今天有考试,有一点点担心呢。英二复习了吗?”不二转移了话题。“啊....对啊今天考试啊....那我完了....”

      等到不二走进教室后 习惯性的拿出手机,看看有没有手冢的消息。他在自己靠窗的座位坐了下来。有,很简单的几句话。例行的报告自己今天的训练安排,同时要求自己要努力。严谨的就像电脑合成,没有什么感情。手冢,一定会成为职网中很耀眼的一颗星吧。那到了那时,无为的自己很快,就会消失在他的世界里。

      窗外能看见网球场,他总会在恍惚的时候把某个人当成手冢。猛一回神,就什么也不剩了。不二又在课堂上睡着了。手冢离开了以后,好像知道没有人来管束自己了,走神与打瞌睡成了不二在课堂上的常态。不过即使这样,不二这个天才的成绩也从未让人失望过,稳稳的年级前三,于是老师也就放任他去了。眼前又飘过了一抹红,又是它。它摇曳着鱼尾,围绕着他打转。又是梦。不二迷迷糊糊的,却未醒来。他陷入了梦里,教室的存在在崩碎,立地而起的是环绕型的木质建筑,他轻轻地扶上了大鱼的脊背。鱼啸震开得周身的空气,似诉似泣。大鱼带着他落到了木质建筑上。半掩的门。不二推了门,手冢一身和服坐在里面。不二转身看了一眼大鱼。它澄澈的眼睛里映出不二,然后是手冢。他回头,手冢的唇正好落在了自己的嘴角,就像那个离别吻。睡梦中的不二不经攥紧了手底下的书页,在纸上留下抹不去的折痕。梦中惊醒。

      下课的时候他听同桌说,他在睡梦中一直在喊手冢的名字,就跟魔怔了一样。不二苦笑了一下,轻道抱歉。

     不二一直在座位上坐着,中午也没有去买饭,大鱼红色的身影一直在他眼前缠绕,混杂着一点点模糊的手冢的影子,太阳刺眼的光又打碎了这片影像,反反复复。虚幻的不真实。课桌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将不二从缥缈中拉了出来,他接了电话。“不二。”是手冢啊。“手冢啊,训练结束了吗?”“嗯。”电话那头的手冢已经上了床,德国已经沉入黑夜。“不二,你们快放假了吧?”“是啊,今天下午考一门,明天再考一天,差不多就放假了呢。”不二倚在墙上,阳光经过他的身侧,唯有一只手暴露在阳光下,皮肤白皙的泛出莹莹的光。美到令人呼吸停滞。“我打算暑假的时候回来一趟,毕竟我也有一年没有回来了。”一年了。自己这种似醒非醒的状态已经持续了一年了吗?不二完全没有印象。不二这才发现这一年以来他几乎没有任何有关的记忆。自己已经失魂落魄到这种程度了吗?“那手冢回来了,可要叫上大家好好聚一聚啊。”少年清凌凌带着笑意的声音从电话另一头传来,“大家一定都很想手冢了。”“好,那就先这样,我先睡了。”“好,晚安啦,手冢。”手冢放下电话,目光落在自己床头的照片上,少年的笑如同冬日中的暖阳,温和而又治愈。初到德国时有队友问过他照片上的人是谁。他那个时候有一个自私的冲动,说是他男朋友,但他没有,只是淡道是一个同样打网球很厉害的朋友。他喜欢不二。他意识到这件事时是一场练习赛。明明那么纤瘦的少年,到了网球场上却是那么坚韧的存在,他不会对这样认真的不二放水。最后打成了2:6,手冢发现不二似乎没有什么失落,只是他感觉不二的身体状况似乎不对。乾明显注意到得更早。“不二,你是不是生病了?”这场比赛再怎么难打,不二出的汗也太多了点。乾将不二扶到了一边,测了测温度,后面无表情地宣布:不二发烧了。手冢的心里满是愧疚,他不二扶回了部活室休息。高强度运动后的放松让本来就烧的迷迷糊糊的不二睡了过去,手冢打了水进到部活室,打算帮不二擦一下身子。他发现不二似乎在长椅上睡得不是很舒服的样子,他犹豫了一下,坐了过去,小心翼翼地让不二把头枕在了自己的大腿上。不二这才安稳了些。少年白皙的皮肤泛着红,灼热的呼吸,喷在自己腿间,一双手也不太安分的乱抓。手冢突然有点无法直视不二。他深吸了一口气,沾水的毛巾贴着少年柔软的肌肤一寸一寸擦过,他的手顿在了少年的脖颈处。他稳了稳心境,掀开不二的衣服下摆,继续擦拭。又不是没有见过,他这么和自己说。当他擦到了那两粒突起时,不二不自觉哼了一声。手冢当场愣在了原地,他胡乱地结束了擦拭,将不二的头放在了自己叠起的外套上,冲出了部活室,叫大石和菊丸照顾一下不二,急忙走了,他不敢再停留一秒——他起反应了。那一天他回到家后,和不二相处过的细节突然就全部放大,在脑海里过了一遍。不二勾起的唇角,冰蓝的眼眸,纤细的手指,莹白的皮肤,瘦削的身体。他那时就是对不二动心了吧,手冢叹了口气,摘下眼镜躺了下去。

      不二提前交卷了以后,出了教室走到操场上,此时的操场空荡荡。因为即便有人考完了也不会像不二这般有自信的提前交卷。网球场收拾得很干净,没有多余的网球。当手冢回来了,再和他打一场吧。他活到现在所有巨大的挫折都是那个叫手冢的人给的,可他偏偏还怜悯你,装模作样,使自己更加难堪。可自己却对着让一个人念念不忘我可真是个傻子。不二心里嘲笑了一下自己。“不二 。”听见有人在叫自己,不二略略抬眼,看清了来人,又垂下了眼睫,丝毫不意外道:“乾也考完了啊。”“你果然还是比我早啊。”“是啊,考的怎么样?”不二浅浅的笑了笑。“考前我做了充分的准备,98%的可能性为年级前五......”乾顿了顿,“96%的可能性在你之前。”“这么有把握啊。”不二其实并不在乎排名什么的,这种事过过耳就好了。果然啊,他还是找不出能让自己在乎的东西啊。一学就会马上就能精通,又马上就会成为不败的存在,这就是天才不二的常态。所以他现在这种漫不经心的态度,可怪不得他。“对了,手冢说暑假会回来,你要不要联系大家聚一聚?”不二笑盈盈的道。“叫起所有人有点难,主要是越前。他又去美国参加比赛了。”“这样啊.....那可真是有点可惜呢。”不二的声音似乎飘得很远。

      放学以后,不二去便利店买了速食便当,顺便带了两管芥末。手冢不在身边自己吃芥末的量都控制不住啊。

     明明是手冢管的太多,不二内心跟自己反驳着。

     “叮————”微波炉好了的提示音传来,不二拿了芥末在加热好的特辣便当上,如果说天才不二有什么不好的话,那大概就是近乎等于没有的味觉,只有这种辛辣或向乾汁那种味觉冲击力大的食物才能勉强感受到一点味道。但不二感觉自己的味觉似乎又消退了些,这般特辣的食物他也尝不出味道了,不二没有了吃饭的欲望,随便扒拉了两下,便悉数丢进了垃圾桶。反正也不是很饿,不吃也没有什么关系。

      打网球用的东西他一直挂在床边,但他在国中毕业以后基本就没有动过了。真是不甘啊,天才不二努力过的领域,居然还没有在这个领域称霸。就是因为手冢啊,就是因为他自己才放弃了网球。但那又能怎样?不甘和渴望还是不甘占了上风。他就是不愿意碰网球,不二周助,你可真是像个闹脾气的小孩一样啊。不二心里心里知道这很幼稚,但他就是.....不肯改呀。

      不二去冲了个澡。算了,不想那么多了,明天还要考试呢。

      不二躺在床上,眼前逐渐模糊,梦境中的大鱼又翩然而至。

      不二知道自己在做梦,但大鱼的存在是那么真实,他坐在一个类似于祭台的地方,大鱼静静的在他身边打转。不二发现了不一样。大鱼的眼中溢出来的悲哀。压在不二心上几乎让他透不过气。谁在悲伤?大鱼吗?它为什么会悲伤?它遇到什么事了吗?还是在替谁悲伤?他试着伸出手安抚性的摸摸大鱼的头。大鱼不再游动,任凭他的手抚摸在自己的头上,眼中的悲哀却未减半分。祭台上,一人一鱼,如此肃静。大鱼悲哀的模样让他心揪着疼,。没由来的,他觉得大鱼的悲哀是为了自己。他第一次尝试在这个梦境中开口,但依旧没有任何声音,就好像祭台的肃静不容被打破一样。

      为什么悲哀呢?不二想从大鱼澄澈的眼中看出答案,可那份悲伤是那么深。他看不见。似乎有人从背后抱住了他,是手冢。

      大鱼的眼中的悲哀在手冢抱住自己的那一刻被无限放大,像巨浪一样砸进了不二的心里。压抑,无尽的压抑。他几乎已经无法呼吸,如置身在死水之中。他感觉他好像死了,但他的眼泪并没有停止流淌。眼泪似失去了重力的约束飘向天际。对了,天际,天际之上究竟是什么?那个声音又开始呼唤他,但他早已只是溺水之人。无法行动了。

      不二从梦中醒来。太真实的感觉,他真觉得自己如果再晚一秒醒来,可能就会永眠了。电子的荧光屏闹钟上闪着的数字告诉他现在才两点半。不二却已经睡不着了,他走到阳台。微凉的夏风总算让他感受到了一点舒畅。不二点了一支烟,轻缈的白烟在空气中微微散开,伴随着橙红的星火明灭。不二也说不清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学会的抽烟。就是那么自然而然的就会了。心情不好就点上一支,用尼古丁麻痹自己的大脑。手冢看到这样的我一定会很厌弃吧。不二自嘲道。他现在连笑都不太习惯了,于是那原来隐藏在笑容下的冰冷的蓝色全部暴露了出来。

     或许这才是真实的不二周助吧。有那么一点冰冷,自厌,甚至丝毫不招人喜欢。


——————————————————————————————


仍然快乐的写着一些无脑产物

人物ooc会很严重

凑合着看吧


苏柚苏柚多吃还瘦

大鱼(背景单介 部分私设)

U—17期间,手冢离开日本

不二出现幻觉且日渐严重

再相见时隔一年

不二高一

不二前期幻觉为手冢

后期幻觉幻化成大鱼

注:本人对大鱼的理解一直是死神

不二的生命在大鱼的变幻中结束

接受不了的话就别看了叭


基础背景设定来源于动漫《大鱼海棠》

灵感来源于

哔哩哔哩up主紫菜饭团团视频《大鱼》


明日第一章开始

END

U—17期间,手冢离开日本

不二出现幻觉且日渐严重

再相见时隔一年

不二高一

不二前期幻觉为手冢

后期幻觉幻化成大鱼

注:本人对大鱼的理解一直是死神

不二的生命在大鱼的变幻中结束

接受不了的话就别看了叭


基础背景设定来源于动漫《大鱼海棠》

灵感来源于

哔哩哔哩up主紫菜饭团团视频《大鱼》


明日第一章开始

END


夏に花が散る

所有活着的人类,都是海里一条巨大的鱼;出生的时候他们从海的此岸出发。他们的生命就像横越大海,有时相遇,有时分开 ……死的时候,他们便到了岸,各去各的世界~

所有活着的人类,都是海里一条巨大的鱼;出生的时候他们从海的此岸出发。他们的生命就像横越大海,有时相遇,有时分开 ……死的时候,他们便到了岸,各去各的世界~

皎月当空

晒一波深深的神级颜值啊啊啊啊啊啊!!!!(发出高分贝的尖叫)


(最后两张是深深参加《2017中国新歌声》的时候跟师妹郭沁合唱《大鱼》的照片,莫名觉得郎才女貌声音太搭配了是怎么回事!😂😂😂)


每一滴泪水,都向你流淌去

倒流回最初的相遇


沁水流深,天籁之音😘😘😘


晒一波深深的神级颜值啊啊啊啊啊啊!!!!(发出高分贝的尖叫)






(最后两张是深深参加《2017中国新歌声》的时候跟师妹郭沁合唱《大鱼》的照片,莫名觉得郎才女貌声音太搭配了是怎么回事!😂😂😂)




每一滴泪水,都向你流淌去

倒流回最初的相遇





沁水流深,天籁之音😘😘😘



MinoruJoeling

我好爱周深…听他的歌就是一种享受。天籁…海妖在唱歌。《我们的歌》每一次都给我惊喜😭 《天下有情人》简直了…_(:_」∠)_ 跪了。

我好爱周深…听他的歌就是一种享受。天籁…海妖在唱歌。《我们的歌》每一次都给我惊喜😭 《天下有情人》简直了…_(:_」∠)_ 跪了。

柒娴

海浪无声将夜幕深深淹没。

海浪无声将夜幕深深淹没。

music01分享

大鱼 - 周深

下载地址:

大鱼 - 周深.mp3: 

https://tc5.us/file/18791921-326474818

大鱼 (Live) - 郭沁&周深.mp3: 

https://tc5.us/file/18791921-344069233

………………………………………………………………................................................................

点击“普通下载”即可:博客所有资源来自网络,不得用于商业用途,如有【链接失效】等问题,请...

下载地址:

大鱼 - 周深.mp3: 

https://tc5.us/file/18791921-326474818

大鱼 (Live) - 郭沁&周深.mp3: 

https://tc5.us/file/18791921-344069233

………………………………………………………………................................................................

点击“普通下载”即可:博客所有资源来自网络,不得用于商业用途,如有【链接失效】等问题,请留言告知!

本资料版权归原作者及版权商所有,如果你喜欢,请购买正版

仅限个人测试学习之用,不得用于商业用途,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康雯

大鱼海棠,花开花落。

大鱼海棠,花开花落。

WindInTheWillows

“原来你生来就属于天际”

“原来你生来就属于天际”

一加白纸
比起美丽而虚假 我更喜欢铁铮铮...

比起美丽而虚假


我更喜欢铁铮铮的事实



比起美丽而虚假


我更喜欢铁铮铮的事实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