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大黄蜂

85.7万浏览    6371参与
茗小爷的茶
小蜂魅魔本 其实只是伪封面ww

小蜂魅魔本


其实只是伪封面ww

小蜂魅魔本





其实只是伪封面ww

一个小白菜

【擎蜂】TFP官设的翻译分析

※TFP官设资料的翻译整理和分析挖糖,内容偏个人向,也含有很多CP要素

※资料来源:TFP官方角色卡&TF维基角色词条&《领袖之证》艺术设定集


————————————————


【擎天柱(Optimus Prime)】


●角色数据

❖正常形态:体力10;智力8;速度7;耐力10;等级10;勇气10;火力9;技术8

❖强化形态:体力10;智力8;速度7;耐力10;等级10;勇气10;火力9;技术8

❖黑暗形态:体力10;智力5;速度7;耐力10;等级3;勇气10;火力9;技术8


●角色简介:本段资料来源于TF Wiki—Optimus ...

※TFP官设资料的翻译整理和分析挖糖,内容偏个人向,也含有很多CP要素

※资料来源:TFP官方角色卡&TF维基角色词条&《领袖之证》艺术设定集


————————————————


【擎天柱(Optimus Prime)】


●角色数据

❖正常形态:体力10;智力8;速度7;耐力10;等级10;勇气10;火力9;技术8

❖强化形态:体力10;智力8;速度7;耐力10;等级10;勇气10;火力9;技术8

❖黑暗形态:体力10;智力5;速度7;耐力10;等级3;勇气10;火力9;技术8


●角色简介:本段资料来源于TF Wiki—Optimus Prime (WFC)个人词条。

null

Optimus Prime was the last born of the original Thirteen Transformers. His spark was the most like their progenitor Primus, its frequency nearly identical. He was the mediator and visionary of the group, passing among them all as a calm, inspiring, thoughtful, unifying and well-liked friend. It was his unique spark and his inspiring reassurance that "All are One" that allowed the Primes to rally and succeed in their battle against the Chaos Bringer Unicron. When tragedy at last ended the era of the Primes and brought forth the new race of lesser descendant Transformers he alone chose to be reborn in the Well of All Sparks as one of them, that he might know them and their needs more completely.

All memory of his past life gone, he took the name Orion Pax and sought his way like any other robot on the new world. Eventually, he found his place as a simple data clerk, satisfied with his job. He was always anxious of the inequality amongst Cybertronians and thus, after gaining inspiration from an outspoken gladiator named Megatron's call for an upheaval of Cybertron's society, took a stand to rid the oppressive caste system which hindered the freedom of all the sentient beings on Cybertron. Little did he realize that his instructor, the master archivist Alpha Trion, was also one of the Thirteen and knew of the secret within the data clerk. Once Pax and Megatron discovered they did not have as much in common as they once believed, the lowly data clerk was promoted by the High Council to be the next Prime. With the claiming of the Matrix of Leadership Orion Pax became Optimus Prime once more, regaining his memory and rising to lead his people.

Over the centuries, loss and war have led Optimus to appear stern and serious to most. But scratch the surface, and you'll find an individual who greatly cares for his fellow living beings, with a warmth and kindness his closest friends can rely on. You'll also find regret over the loss of a comrade to darkness, and the faintest glimmer of hope that he can be saved.

擎天柱是最初的十三天元中最后一位诞生的。他的火种最像他们的创造者元始天尊,其频率几乎相同。他是这个群体的调停者和远见者,作为一个冷静沉稳、鼓舞人心、深思熟虑、团结统合和深受欢迎的朋友在他们之间相处。正是他独一无二的火种和他令人振奋的“万众一心”的信念,使得领袖们能够团结起来,在对抗混沌使徒宇宙大帝的战斗中取得胜利。当灾难最终结束了天元时代,并带来了新的次生后裔种族时,他独自选择跳入火种源之井并作为其中一员重生,这样他就可以更全面地了解他们和他们的需求。

所有关于他前世的记忆都消失了,他取名为奥利安·派克斯,像新世界上的其他人一样寻找自己的道路。最终,他找到了一个数据管理员的普通职位,并对自己的工作很满意。他一直为赛博坦人之间的不平等现状感到担忧,因此,在从一位直言不讳的角斗士威震天对赛博坦社会发起变革的呼吁中获得启发后,他表明了摆脱压迫性的社会阶级制度的立场,这种制度阻碍了赛博坦上所有有感知生命体的自由。他几乎没有意识到,他的导师、档案管理员钛师傅也是十三天元之一,他知道数据管理员身上的秘密。当派克斯和威震天发现他们之间的共同点并不像他们曾经认为的那样多时,这个地位低下的数据管理员就被最高议会提拔为下一任领袖。随着他得到领导模块,奥利安·派克斯再次成为擎天柱,恢复了他的记忆并站起来领导他的人民。

几个世纪以来,死亡和战争使擎天柱在大多数人看来都显得庄重严肃。但只要深入了解,你就会发现他是一个非常关心他的同伴的人,拥有着他最亲密的朋友们可以依靠的温暖和善良。你还会为失去一位战友而感到遗憾,也会发现他能被拯救的最微弱的一线希望。


●角色设定:本段资料来源于TFP艺术设定集的个人部分。

❖1.0形态

null

null

null

null

❖2.0形态

null

null

null

null

❖前期形态—奥利安·派克斯(Orion Pax)

null



来张我超级喜欢的TFP漫画封面当个分界线吧,他俩实在是太帅了↓

null



【大黄蜂(Bumblebee)】


●角色数据

❖体力6;智力8;速度8;耐力7;等级7:勇气10;火力6;技术6 


●角色简介:本段资料来源于TF Wiki—Bumblebee (WFC)个人词条。

null

Bumblebee is a young and eager Autobot, a member of the last generation to be created before the loss of the AllSpark. He's full of energy and determination to do the right thing, and can always be counted on to volunteer for action. His small size, matched with his impressive speed, made him an excellent scout and messenger on war-torn Cybertron. Grievously injured and rendered mute by Megatron during the war for Cybertron, Bumblebee was haunted by the loss of his voice box for many years, creating a ruthless streak at odds with his otherwise friendly personality. Determined to prove himself, Bumblebee kept fighting even after the Transformers' age-old war spilled over to Earth.

Earth was a far cry from the ravaged wasteland of his birth, and Bumblebee adapted to his new home faster than any of his fellow Autobots. He's grown to like and understand humans, particularly Raf Esquivel, and Denny and Russell Clay. In befriending the natives, Bumblebee also developed a love for human culture, be it the historical exploits of Earth's cowboys or cheesy hair-metal bands. In some ways, he considers the planet to be his adopted homeworld.

Towards the end of the war, Optimus Prime would officially promote Bumblebee to a full-fledged warrior. Years later, Lieutenant Bumblebee would wind up in charge of his own team. In his new role as commander, Bumblebee's old gung-ho enthusiasm has been tempered by his newfound maturity and the burdens of leadership... and doubts about whether or not he can fill the shoes of his mentor. That said, he's learning through trial and error to lead in his own way, and slowly but surely Bumblebee is stepping out of Optimus's shadow to become a capable leader in his own right.

大黄蜂是一个年轻而热切的汽车人,是在火种源休眠之前被创造出来的最后一代成员。他充满了活力和做正确之事的决心,总是可以指望他自告奋勇地承担行动。他的小巧身材,配上他的傲人速度,使他在饱受战争破坏的赛博坦星球上成为了一名出色的侦察兵和信使。在赛博坦战争期间,大黄蜂身受重伤,被威震天变成哑巴。多年来,大黄蜂一直受到失去发声器的困扰,这造成了一种与他原本的友好性格截然不同的无情特质。大黄蜂决心证明自己,即使在变形金刚的长久战争蔓延到地球之后,他仍在坚持战斗。

地球与他诞生的那片深受摧残的荒芜废土相差甚远,大黄蜂比他的任何一个汽车人同伴都更快地适应了他的新家园。他逐渐喜欢并了解人类,尤其是Raf、Denny和Russell。在与原住民友好相处的过程中,大黄蜂也培养了对人类文化的喜爱,无论是地球牛仔的历史功绩还是俗气的微金属乐队。在某种方面,他认为这个星球是他的第二家园。

在战争即将结束时,擎天柱正式将大黄蜂提升为一名有充分资格的战士。几年后,大黄蜂中尉开始掌管自己的队伍。在他担任指挥官的新角色中,大黄蜂过去的激烈热情已经被他新得到的成熟和领导重担所冲淡……并怀疑他是否能够接替他的导师的位置。尽管如此,他正在通过不断的尝试和错误来学习以自己的方式进行领导,并且大黄蜂正缓慢但肯定地走出擎天柱的旧影,凭自己的能力成为一个足以胜任的领袖。


●角色设定:本段资料来源于TFP艺术设定集的个人部分。

❖1.0形态

null

null

null

❖2.0形态

null



【其他补充】


●官设资料&维基词条

*OP的正常形态(1.0版本)和强化形态(2.0版本)的数据是一模一样的,也就是说他的升级等于改个机体,能力完全没有变化(所以那些厚重庞大的高级装备全是摆设吗??)。虽然TFP对OP的角色塑造很不错,但其实在他的实力方面是有明显弱化的,纵向对比大部分宇宙中OP的能力数据,TFP都算偏弱一些(G1和MOV将近全能,SG初始数值更低但改造后得到了大幅提升,TFP升级了却根本没有变化……),而横向对比的话可以拿死对头威总作为参考标准,每个宇宙中他们两人的能力数值基本相差不大,有些许差距也是在极小区间里上下浮动(总体上都是OP略强于威),TFP里OP的初始数值总和也比威高一点,但分到各项能力里逐个对比却不占优势,影响战斗力的几个相关数值都是威更高一些,OP只在技术能力上拉回了差距。在威得到U球改造变成2.0形态后能力几乎点满,与此相比升级了机体能力却没强化的OP自然就处在劣势了,也不是很懂官方到底怎么设定的……

*OP的黑暗形态就是塞拉斯制造的高仿克隆体,孩宝还特地换了个色再起名叫黑暗擎天柱出了新玩具(即“Nemesis Prime”,OP各宇宙黑化体的专用名,译名版本很多,变五里被称作“暗天陨”),所以顺便把这个数据也加进来了×对比一下发现能力数值基本和OP相同,就是不太聪明智力只有5,等级更是低得仅有3,完全就是工具人属性嘛。

*OP维基词条的个人简介似乎只有介绍领证部分的内容,而不像蜂蜂也有涉及到领挑的剧情,所以简介的最后一句大概就是讲他跳井的事(官方突然捅刀痛死谁了),不过这个人称突然转换的描述句有点怪,我个人引申理解的意思大致是这样:领袖的牺牲是点亮黑暗的一线微光,而这也代表着他被拯救的希望。反正无论难过还是悲伤,这种解脱的结局比起BE更像OE吧,而且后续还有复活呢!OP还是被天元们拯救了!所以真正意义上的最终结局是HE!

*蜂蜂在TFP的能力数据居然算全宇宙除旧版镜像外最高的,数值总和比MOV还要更高一些。但由于MOV和TFP的身份不同,MOV是谍报官TFP是侦察兵,所以两个宇宙的各项能力数值也根据职能定位有所偏重。两个宇宙中力量、智力和勇气等基础能力都是相同的,但TFP在速度、耐力和火力等战斗力方面数值更高(火力甚至高出一倍),而MOV的首要身份并不像TFP一样是名战士,而是负责战略侦察和情报搜集的谍报官,因此MOV的技能数值就高到几乎点满。此外两个宇宙中共有的一个隐形身份就是作为OP的替代者和继承人,在紧急或重要时刻从领袖手中接过领导权(TFP是在大结局,MOV是在变四变五)。

*蜂蜂喜欢的地球文化中的“hair-metal”即长发金属,也可以称为“微金属”,这是一个用以讽刺的术语,用于对那些在80年代后期熟练的、以流行为起源的重金属和重型摇滚乐队。这些乐队创造了喧闹但是安全的舞台效果,也只有他们有更多有特色栩栩如生的视觉效果。穿着浮华的服装,画着浓妆,很夸张被装饰过的发型,这些乐队有比他们音乐更与众不同,更吸引人的外表,尽管在90年代早期他们的装容和嗓音都遭到了诅骂。以上内容引自百科词条,从这个设定就可以看出蜂蜂的个人喜好偏向于极具特色的夸张风格,甚至带有些叛逆元素,这种年轻碳基们会喜欢的东西也挺符合他的年纪……剧中蜂蜂就有随着神子的摇滚伴奏一起跳舞的可爱情节,只不过要是敢在基地里经常这么做的话,领袖开口提醒前就会先得到医官的严肃警告吧,飙车之类的危险活动更是不被允许,所以蜂蜂的日常娱乐活动好像只剩打电玩和看动画了×

*关于词条简介中的“His mentor”,显然在蜂蜂的官设里,OP对他的诸多意义中包含了“导师”这一定位,但领袖并不是他唯一的导师。在TFP前传小说中,蜂蜂也会时常从爵士和皮叔那里“听取意见”,并且他“找不到比他们更好的导师了”,所以这个导师大概是教授蜂蜂各种经验并给予适当引导的年长者,再加上蜂蜂是博派里年纪最小的,所以基本上谁都能当他的导师吧×爵士那么年轻只比蜂蜂年长一些也能当他导师就说明了这一点嘛。

*关于词条简介中的“Optimus's shadow”,OP留给蜂蜂的“shadow”到底是什么官方并没有明说,但肯定不是最常用的“阴影”的意思……我将其理解成了笼罩在蜂蜂心底的关于彼此回忆的过往旧影,因此他才会在OP离开后“缓慢但肯定地”努力走出来。同时“shadow”有着“残余/痕迹”和“茫然/悲伤”的两类含义,大概也能理解成是OP在他心中留下的带有悲伤的残余痕迹吧。如果再联系后半句“凭自己的能力成为一个足以胜任的领袖”一起解读,其实“shadow”更有“形影不离的伴侣/追随者”的引申义,结合一下也能这么延伸:蜂蜂正努力从以往作为OP追随者的角色定位中脱离出来,试图以自己的能力接替并胜任“领袖”的全新身份。由此可见OP的离去对蜂蜂来说不仅留下了笼罩内心的哀伤旧影,更意味着他将要迎来属于自己的前所未有的磨炼与挑战吧(但OP后面回来后他俩不也依然是形影不离的伴侣吗×不要刀子不要刀子!)。


●《领袖之证》艺术设定集

*这本《领袖之证》艺术设定集里关于角色设定的内容挺少的,只是简单讲了些形象设计的灵感和构想等等,主要是插图比较丰富详细。

*他俩的机体设计主要都参考了MOV的形象,OP还有某些部位参考了G1形象,而蜂蜂的G1形象由于被设计师认为“太过孩子气”没有参考。值得一提的是,根据设计师自述的设计思路,TFP蜂蜂的性格应该也在很大程度上和MOV相像,都具有十足的“个性和活力”。

*OP的个人部分有变形过程的详细图解,但由于字体太小看不清楚,并且还有些缺漏,所以不作另外翻译了。

*根据TFP角色设计者说的话,总算知道为什么P柱身材相比其他宇宙看起来更瘦更修长些,原来是设计师自己的品味喜好……但是2.0版本被孩宝要求加大体型后这个机体又显得太壮了点,要是两个版本能分别均匀一下就好了×

*蜂蜂的个人部分里,设计师提的“他无法说话的设定是一个很大的难题。在达成一致后,我们为他创造了一个大家都喜欢的面甲。”这一句的意思我认为应该是对应上一页中蜂蜂面部表情的图示内容(不知道这个排版为什么搞成这样了)。因为蜂蜂前期的哑巴设定,所以他无法通过开口说出台词来直接表达自己的意思和想法,于是设计师们就为他创造了这么一个面甲(mask),可以通过光镜的转动缩放和多变的神态表情充分展现自己的情绪反应←这是我的个人理解,毕竟设计师只简单说了这一句没有过多解释,按照原句直译可能有些看不懂。不过除了面甲上光镜和表情的多样变化,蜂蜂电子音的升降变调和发声频率,以及各种丰富有趣的肢体语言都能为他起到自我表达的直观效果,这都超可爱的啊!


●WFC宇宙相关内容扩展

*简单科普一下,WFC又称联合宇宙,是TF众多宇宙中世界观最庞大、作品数量最多的一个,主要包括了《领袖之证》和《领袖的挑战》等动画、《赛博坦之战》和《塞伯坦的陨落》等游戏,以及各种相关的小说漫画多达数十种。其中可以视作TFP前传的游戏《赛博坦的陨落》不仅有个公主抱的惊天大糖,这个名场面还被用作了该游戏艺术设定集的封面(什么叫官推的牌面啊.JPG)↓

null

*关于这段情节,他俩的维基词条中分别是这样描述的:“擎天柱前往引擎室协助防御,却遭遇了威震天本人。在两人的战斗中,大黄蜂挡住了射向擎天柱的子弹,这个年轻机的牺牲让愤怒的擎天柱回到了与死敌的战斗中。”(OP视角)/“当大黄蜂到达那里时,擎天柱和威震天正在进行一场激烈的战斗,擎天柱输了。当威震天射出致命一枪时,大黄蜂挡住了子弹,胸部中了一枪。被激怒的擎天柱再次向威震天发起攻击。”(蜂蜂视角)。总之是个很甜的糖,游戏CG视频里甚至还有两人双手交握的深情对视,官方也太会了!


●一些CP的糖点分析

在蜂蜂维基词条的个人简介里还有提到一句话,由于能够扩展的内容比较多所以专门放在了最后来重点提提,“大黄蜂一直受到失去发声器的困扰,这造成了一种与他原本的友好性格截然不同的无情特质(a ruthless streak)”,其中“streak”尤指不好的性格特征,这也就代表着失去发声器留下的痛苦阴影还是对蜂蜂的内心性格产生了些负面影响。前传小说中钛师傅也对蜂蜂的这段经历有所提及:“大黄蜂可能会成为一名伟大的赛博坦战士。在泰格派克斯陷落时的悲惨经历不会摧毁他的意志,反而会给予他教训,让他变得坚强。一个人失去说话的能力是很可怕的……很多不那么坚定的人会就此离开战场,但是大黄蜂没有。他现在虽然不能说话,却总能在危急时刻挺身而出。仔细想来,我认为没有什么东西能打垮大黄蜂的意志。这份意志是他和擎天柱的共同点。如果说有什么东西可以拯救汽车人的话,也就只有这份意志了。”

虽然小说中没有提到蜂蜂的这一隐性特质,但钛师傅有说蜂蜂所拥有的坚定意志是他和OP的一个共同点,而蜂蜂和OP不仅是在理念信仰方面高度一致,甚至在暗面性格上也有着惊人相似,“无情”这个性格特质就同样出现在了OP的MOV官设中,并且用词也为“ruthless”。虽然不同宇宙间的设定在通常情况下并不共通,但TFP与MOV的重叠之处非常多,甚至TFP的许多基础设定都直接复刻了MOV,包括蜂蜂在泰格派克斯战役失去发声器这一情节也是完全一样,所以在这种前提下,他俩性格“无情”的相同设定有足够条件可以联系在一起分析。

MOV里OP无情的原因主要是“对打败威震天的执着使擎天柱失去了他早期的一些理想主义,这在他原本正直而有同情心的个性下形成了某种冷酷无情的一面”,但在这其中有一点值得深究,OP在性格变化前的想法是“致力于阻止威震天,甚至不惜牺牲他的生命、他的世界,以及——如果有必要——他自己的人民”,而OP性格转变的时间节点发生在蜂蜂身受重创失去声音后,他的想法就从原本的不惜一切代价改变成“他愿意考虑任何可能赢得胜利的行动,除非是直接牺牲他所在意的人”。按理来说如果OP真的变得“冷酷无情”,他所采取的战争策略也会更加激进,但领袖反而多了个绝不允许逾越的坚守底线,即“不能牺牲他所在意的人”。

OP在意的人当然包括了他的同伴和下属们,但其中意义最重要的、他最想保护的人是谁?MOV的前传小说中就有相应的明示。在OP回想到蜂蜂发声器被毁并因此短暂地陷入到哀痛自责中不久后,皮叔向他请示了关于作战任务的部署指令,但OP却将原本的防守策略直接改为主动进攻以取得先机优势。皮叔对此感到很惊讶,说你从没有做过这样的决定,为什么突然换了想法?OP只是回答:我不想再失去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了。显然蜂蜂在泰戈帕克斯战役的悲惨经历也对领袖造成了深重影响,甚至能够直接影响到他的战略思维和决策方向。

还有更明显的一处是在蜂蜂外出任务意外失联时,OP的第一反应就是亲自前去救他,结果被爵士拦了下来,爵士说他的这个决定太危险了,自己也可以陪他一起去,但这个提议却被OP果断拒绝。于公而言,他作为领袖要保障同伴们和方舟一号的安全,不能冲动冒险使大家都陷入险境,但于私而言,他无法不管还可能处在未知危险中的蜂蜂,甚至着急到要迅速冲去找他。最后OP还是决定一人前往救援,并吩咐爵士如果自己没有及时回来就直接将飞船驶离这片暗藏威胁的星域。显然在OP心里,去救蜂蜂这件事是最高优先级,确保同伴安全并保护飞船也是同等重要的事情,但他唯独没将自己会遇到凶险的可能计算在内,又或者说只要能去救自己的副官,就算要面临着巨大风险甚至断掉同伴们为自己提供支援的后路他也在所不惜(你是真的好爱他……)。

那么综合来看,MOV里OP的“无情”是威造成的,但领袖本人对同伴们的态度却是与无情相悖的关切在意,所以OP的这种“无情”只是对仇敌展现出来的特质,并且由于威施加在蜂蜂身上的伤害行为才被完全激发,也可以说是威触到了OP最禁忌的逆鳞,所以引起了OP的怒火与仇恨,TFP结局中OP就在威杀了蜂蜂后暴怒到失去理智,只要关系到蜂蜂的生死安危领袖总会轻易失控或者露出罕见反应。换作TFP的蜂蜂那边,他则是因为“一直受到被威震天摧毁发声器失去声音的困扰”而导致性格发生了相似变化,这种变化也和OP一样只针对于敌方起效(比如TFP结局蜂蜂直接把威刺了个贯穿)。

虽然引发他俩情感波动与心理变化的原因不同(OP的主因是由于蜂蜂受到伤害,蜂蜂的主因是由于自己失去声音),但同样“冷酷无情”的性格特质和隐秘暗面、同样是在泰格派克斯战役后的时间节点、同样是由于威所造成的一切带来的重大影响,从某种角度看,让他俩同时有了相似改变的大恶人威总也间接推动了他俩的感情进展(谢谢威总兼任了一下媒人×)。再联系上文钛师傅说的一致信念是他俩的共同点,这种只面对敌方展露的“无情”特质也在一定程度上变相促进了他们坚定意志的进一步深化,让这份共有经历的深刻影响转化为凝合彼此的默契引力。

其实参考官设分析,他俩的共同点不止于此。OP原本的真正身份是“最后一位诞生的第十三天元”,正是他当初独自选择纵身跃入火种源之井,以自己的火种激活了星球核心的磅礴生机,赛博坦上新的后裔种族才由此旺盛衍生,而蜂蜂恰巧是“在火种源休眠之前被创造出来的最后一代成员”,这种轮回循环般的接续与承继就如冥冥之中的命定浪漫,构成了他们彼此相互连结的宿命羁绊。都拥有着最年轻的火种,都持有着相似的坚定意志,都能在同伴中发挥着无可替代的特殊作用,当已经恢复前世记忆的OP与蜂蜂初识时,会不会也有“看到你就像遇见了曾经的我”这样的恍惚错觉?更为奇妙的是,在这些相似的共同点之外,那些未有重叠的个性差异却也如两枚齿隙互补轮齿相契的大小齿轮能够完美啮合,他们两个简直是普神铸就的天作之合!

再是关于TFP的结局,我个人并不认为OP最后的离去是“编剧强行发刀”,甚至是“为了给蜂蜂在后续的领挑里让出主角戏份”,这几种说法都挺牵强的,更不必用所谓高深的古典悲剧哲学来解读TFP这种子供向动画,说OP的牺牲是一种无法改变的注定悲剧……任何对角色和剧情的分析都要以官设为参考依据,不然基本等同于瞎编胡说捏造二设,那么官设是怎么写的?

在OP的前世经历中,他和其他天元一起打败宇宙大帝并结束灾难之后,为了能够激活更多的生命,“独自选择跳入火种源之井并作为其中一员重生,这样他就可以更全面地了解他们和他们的需求”,OP的态度完全是自愿甚至是主动的,因为他把这当做了自己的一项最终使命来完成,在他的观念里这不是一次牺牲而是重生,正好对应了TFP大结局OP所说的那句话“在我火种深处,我知道这并不是结局,仅仅是一个新的开始,简而言之,是另一次变形。”或许一直带有前世记忆的领袖早已有了再一次跳井的崇高觉悟,因为这种再度重演的结局对他而言是另一种必要形式的轮回。

但与前世不同的是,这一次OP不再是独自一人孤身跃下,他有了牵挂于他、为他悲伤的同伴们,可在这其中唯独蜂蜂没有挽留,而是在彼此的对视中默契地理解了他没有说出的托付,于是作为与他有着一致理念和相同信仰的接替者,蜂蜂对他许下了继承意志与维护和平的郑重承诺,最后看着OP赴向了属于他的终极使命与归宿。

总有人说OP身上有着一种神性,但他本身就是第十三天元当然会有类似于“神渡世人”的高尚想法,不然他当初也不会为了创造更多新生火种舍身跳井,并选择重生成他们中的一员“更全面地了解他们和他们的需求”。然而就在OP选择跃入井中的那一刻,他肯定没有想到在这千万颗因他燃起的初生火种中,也有一份即将降生的奇妙缘分注定了要与他产生命轨交错的深刻羁绊。重新成为擎天柱并恢复了前世记忆,他回想起了自己当初立下的使命,但就在尝试探索与切身体会后,OP得到的不仅是关于众生的深入“了解”,更找到了一份他想守护的重要“意义”,也正是因为这份爱至执念的“意义”,所以OP最后还是为此从火种源之井的井底重新回来。与其说这是一种逆转轮回的“打破”,其实更像是一种追寻自我的“改变”,所幸的是他们彼此最终都能得偿所愿再次重逢。


————————————————


赶着521的死线把这篇文章发出来了!今天刚好是我在LOF发文的一周年纪念日,现在回想一下都还记得去年这个时候发布第一篇文章时的忐忑心情,恰好写的也是TFP背景的文,不过当时可没想到一年之后居然能为擎蜂写出几十万字的产出,热爱的力量真是超乎想象。总之以这篇文纪念一下将我留在坑里的TFP吧,很喜欢这部让我彻底爱上擎蜂的优秀动画,今后也会一直爱下去的!

写分析文其实更多的是个人理解的一种输出形式,虽然可能有很多人认为无聊或没意义,比起正常的同人文更是吃力不讨好,但我总觉得CP没有专门的分析总结文还是缺了点什么。当然这篇文并不是系统分析,只不过是挑着某些地方简要讲了下,以后大概会专门写一篇完整的TFP分析长文吧。

其实翻译和查资料的过程比起平常写文要枯燥麻烦得多,所以我更希望这篇挖到了一些新设定的分析文能得到更多的反馈和交流,这样能让我感到自己的付出是有意义的……很想很想要大家给我些评论!如果有讨论和交流的话就更棒了,我超级期待超级欢迎!

最后弄了个小彩蛋,是接TFP结局的一点点糖,大家可以自行食用(ゝω・´★)

虹叶的白鸽

rid言情小说片段2333

当时看的时候以为在看言情,这台词搞事情啊!

rid言情小说片段2333

当时看的时候以为在看言情,这台词搞事情啊!

Evil.汤圆

5.21激情摸鱼. jpg

❗注:是OPB向,带有擦边球,请自行避雷

软件是画世界喔

P1是拿来放屏蔽滴后2P是摸鱼

(虽然但是伴侣之间的“小”互动应该没什么屏蔽的叭...

因为全身不会画所以就只画了腿的部分

浅尝试了一下厚涂

事实证明____我是超级大垃圾!Yeeeeee

颜色乱用 高光乱糊www

有一说一 prime的机体好像画错了💦💦


画错机体的汤圆就是逊啦!!

5.21激情摸鱼. jpg

❗注:是OPB向,带有擦边球,请自行避雷

软件是画世界喔

P1是拿来放屏蔽滴后2P是摸鱼

(虽然但是伴侣之间的“小”互动应该没什么屏蔽的叭...

因为全身不会画所以就只画了腿的部分

浅尝试了一下厚涂

事实证明____我是超级大垃圾!Yeeeeee

颜色乱用 高光乱糊www

有一说一 prime的机体好像画错了💦💦


画错机体的汤圆就是逊啦!!

钟情玫瑰.
不管是哪版的bbb都好可爱!我...

不管是哪版的bbb都好可爱!我爱小蜜蜂www

不管是哪版的bbb都好可爱!我爱小蜜蜂www

夏敛尘

我会相信你

我会帮助你


-


一起抓住间谍吧

朋-友

我会相信你

我会帮助你


-


一起抓住间谍吧

朋-友

170的盒子

做一期小bee崽汁er的,视频有点长请耐心看完,这应该算是发糖了吧,毕竟威擎都贴上了(* ⁰꒨⁰)


轻喷(っ﹏-) .。

做一期小bee崽汁er的,视频有点长请耐心看完,这应该算是发糖了吧,毕竟威擎都贴上了(* ⁰꒨⁰)








轻喷(っ﹏-) .。

楠海emmm

【变形金刚】/ 乙女向 /人机 / 机子与你的520

①乙女向/tfp版

②幼儿园文笔(^O^)

③ooc注意!!!

④今日出场:擎天柱/救护车/威震天/击倒/声波

⑤新来的,望见谅


擎天柱


     今天是地球碳基生物的狗粮520节,在这个浪漫的节日里,你的领袖大人却要和霸天虎们干架去,看着自己的好姐妹们都去过浪漫的520,而只有你自己一个人百无聊赖的呆在基地里,你有亿点不开心。...


①乙女向/tfp版

②幼儿园文笔(^O^)

③ooc注意!!!

④今日出场:擎天柱/救护车/威震天/击倒/声波

⑤新来的,望见谅




擎天柱

         

     今天是地球碳基生物的狗粮520节,在这个浪漫的节日里,你的领袖大人却要和霸天虎们干架去,看着自己的好姐妹们都去过浪漫的520,而只有你自己一个人百无聊赖的呆在基地里,你有亿点不开心。

   


     “怎么还不回来啊!!”你侧躺在沙发上抱怨道,但奈何人家可是伟大的领袖啊,哪有那么多时间只顾着自家的呢。



       就在抱怨之时,那个贴心的领袖忽然回来了,他的出现使你感到措手不及,你站起来与他四目相对:


      

        “我回来了。”只见他的手上显现出精致的粉色小盒子,你好奇的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枚闪亮的小爱心戒指。



        “哇塞――你从哪搞来的?”你拿出这枚戒指开心的望着他,刚才的抱怨心情顿时烟消云散



         “嗯……我不太了解你们地球女性喜欢些什么礼物……我询问了一下救护车家的小姑娘说这个礼物具有对情人表达爱意的象征……所以就买这个,喜欢就好。”你隐隐约约的看见他冰冷的面甲有些微红 。



         “520快乐!Optimes pirme!”



          “520快乐。”






救护车


     520在这个机子眼里是一个十分无聊的节日,不就只是个普通的亲亲抱抱举高高在约会啥的嘛,有啥好过的?


   

  不,这对于人类来说是个十分浪漫的节日。现在已经是520的晚上了,大街小巷里都有情侣成双对的影子,而你却只能安安静静呆在基地里,坐在沙发上拿着遥控器无聊的对着电视机不停的换台。



    “我恨你!离婚吧!这个日子咱谁都别想过了!”这是电视家庭爱情剧里最最经典的情节,你害怕打扰到救护车工作所以就立刻了换台。



       但因为实在是不想再对着电视机看了,所以忽然关掉电视转身跑到救护车的工作台前坐下来盯着他目不转睛的看。




       医官冷静的神情跟着屏幕一起移动,这使你对他的帅气进入了沉迷,工作完了他忽然看到了你正在对着自己望着出神,说道:




      “你怎么了?”



      “没怎么……你陪我过520好不好?”你忽然停止发呆,略带请求的语气说。



       “哈……你们这么无聊的节日,我才不陪你过。”他很无情的拒绝了你。




       “求你了救护车!你最好了对不对?”你的撒娇使他抵挡不住,最后还是答应了你。于是乎你一晚上都没能下床。果然救护车还真有你的啊!叫你陪我过520不是废了我的腰啊!


       今晚的救护车依然稳定发挥。





威震天



     高高在上的霸天虎领袖一向对碳基生物的节日都没什么兴趣。所以你也没能在520得到一份浪漫的礼物。



       然后你就非常无聊的在报应号上转来转去,直到最后转回了威震天的那里,你以为你身为领袖夫人今天晚上你的领袖和你过的很浪漫的,但他却因为需要处理正事而没有时间陪你。



       “可不可以陪我过520?或者送我礼物?”你用央求的眼神看着他。



        “我很忙没时间。”



        “我就不能陪陪我吗?到底是政事重要还是我重要?”你有些生气的朝他说。


      


         “好吧……那你想要什么?”他放下手中的数据板用它猩红的光学镜看着你。





          “那就亲亲我吧!”一个很简单但是很亲密的礼物。





          “不……你还会想要些其他的。”这句话一说出来你忽然意识到事情的发展越来越危险。这天晚上你的腰非常成功的没了




击倒




     相比上面的两位这位就会浪漫很多,他会因为这天的到来为自家的准备很多,他几乎完全理解男碳基生物们会在这一天给女碳基生物们送些什么礼物。例如:鲜花,口红,包包,衣服,巧克力等他一样也没落下,虽然你不知道他是从哪搞来的但是你值得拥有。



    “哦……我的宝贝……今天晚上出去看我赛车吗?”他诚意的向您发出了一封邀请信。



      “好呀!”这种机会怎么能错过呢,你毫不犹豫的跟他溜出了报应号上车就出去了。



      赛完车后他还带你去酒吧喝了酒,你喝的醉晕晕的然后回到了车上,并和他说了一些关于自己害你在心口难开的秘密:


     “宝贝……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你晕晕的对他说。



     “哦……是吗…………我也爱你……”



       “520快乐!”



声波



      此时的你已经快生无可恋了,因为你的心机小男友黑了你那无辜的手机,要知道,女生的手机里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不可描述的内容。



      例如:浏览器里的搜索记录,许多条记录里都是关于这种“碳基生物能否与外星生物结婚”或“爱上了外星生物怎么办”之类的话更离谱的是声波还将这些内容投屏到了了自己的工作仪器上。



     他看到了这些消息以后指了指这些消息并看向了你,面甲上打出了一个问号。


    

    “这个嘛……papa啊……你听我狡辩阿不解释。”解释你的U球啊,但是事已至此你不得不向他坦白“我只是喜欢你嘛……”emmmm……这个理由还算合理。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人给你打来了电话“您好请问是林女士吗?麻烦您下来取一箱快递。”快递?你寻思着你这段时间也没有买什么东西啊哪里来的快递,此时此刻你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当你看到那些快递以后你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个快递总共算下来有几十箱把你累的腰酸背痛。



     当你向快递全部搬回报应号后,你有些惊讶的问声波:

        


       “这是什么?你买的吗?”听到这话后声波点了点头随即将你在网购软件上收藏在购物车里的清单都列给你看 。



        “520,礼物。”他难得的用真声说话。



         “谢谢你,声波!”



         “声波,高级。”







最后祝大家520快乐!!!




 

南北极

why stop to think of whether,this little dream might fade?

we've put our hearts together,now we are one.

oh! is it any wonder,i'm in the mood for love?

why stop to think of whether,this little dream might fade?

we've put our hearts together,now we are one.

oh! is it any wonder,i'm in the mood for love?

5771518

——关于你拉你推的手你推会说什么——

我:op是领袖我拉拉他的手他一定不会介意吧

     bbb他差不多和所以人都合得来!

     小诸你笑的太大声了()

     谢papa不杀之恩

——关于你拉你推的手你推会说什么——

我:op是领袖我拉拉他的手他一定不会介意吧

     bbb他差不多和所以人都合得来!

     小诸你笑的太大声了()

     谢papa不杀之恩

木子李电影儿
大黄蜂的红眼狂暴模式,瞬间解决整队特种兵
大黄蜂的红眼狂暴模式,瞬间解决整队特种兵
木子李电影儿
千万别让自家宠物跟大黄蜂玩,论拆家二哈看了都自愧不如
千万别让自家宠物跟大黄蜂玩,论拆家二哈看了都自愧不如
海底6461米

@西北森林 老师的文配了图!老师写的太好了www我看文的时候笑到抽筋(?)

画完之后猛然发现文中设定好像不是tfp,我谢罪orz

文名是《我求求你别吐了》,链接https://west-woods.lofter.com/post/4d1031e7_2b49308f3,快去看!!

@西北森林 老师的文配了图!老师写的太好了www我看文的时候笑到抽筋(?)

画完之后猛然发现文中设定好像不是tfp,我谢罪orz

文名是《我求求你别吐了》,链接https://west-woods.lofter.com/post/4d1031e7_2b49308f3,快去看!!

西北森林

【擎蜂】你等一等我好不好

深夜激情发文!脑洞产物,tfp背景,大家520快乐!

——————————————————————


“大哥!你等一等我好不好!”

大黄蜂急急地追在擎天柱身后,前面的大机子稍稍侧过身来等了他一阵,就又加快步伐超前面赶去了。

内华达州已经下了许久的暴雨,这样的事情闻所未闻,此地一直以干旱少雨著称,当地政府的防汛工作只是简单停留在表面而已,没有人会预料到有这样的一天。所以在人们意识到有些事情不太对劲的时候,多处断崖已经被冲垮,一些临近的居民房屋都被冲倒,转移灾民的工作迫在眉睫。

汽车人主动向政府请缨帮助修缮房屋,保护那些还没来得及转移的居民,擎天柱于是把小队分成两队,一队负责护送,一队...

深夜激情发文!脑洞产物,tfp背景,大家520快乐!

——————————————————————


“大哥!你等一等我好不好!”

大黄蜂急急地追在擎天柱身后,前面的大机子稍稍侧过身来等了他一阵,就又加快步伐超前面赶去了。

内华达州已经下了许久的暴雨,这样的事情闻所未闻,此地一直以干旱少雨著称,当地政府的防汛工作只是简单停留在表面而已,没有人会预料到有这样的一天。所以在人们意识到有些事情不太对劲的时候,多处断崖已经被冲垮,一些临近的居民房屋都被冲倒,转移灾民的工作迫在眉睫。

汽车人主动向政府请缨帮助修缮房屋,保护那些还没来得及转移的居民,擎天柱于是把小队分成两队,一队负责护送,一队负责维持,他自己则选择了去最危险的断崖处阻断泥沙流继续向城区蔓延。大黄蜂本被安排在护送小队,但他临时和后勤的烟幕换了一下工作,跟着大哥一起到了断崖下。

雨下得很大,已经没过了大黄蜂小腿的位置,混上一些泥沙碎石的残渣,走起路来格外费力。在平地上用四个轮子跑是侦察兵的强项,但在这种只能凭两只脚走路的情况,大黄蜂很快就落下擎天柱一大截。雨中声音传得很杂,擎天柱也许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也许想要赶在泥流再冲塌一片居民区前完成阻断,他的步子越走越快,大黄蜂几乎都要赶不上了。

塞伯坦没有这样的天气,大黄蜂也不知道内部线路里进了水该怎么办,胸口一片滋滋冒着火花,他感觉有点儿疼,回去得找救护车做个全身扫描了。但是这份工作是他主动要求的,又怎么能半路说要放弃给大哥添麻烦呢。从前受过那么多伤,轻的重的都有,再厉害也没要了自己的火种,区区几滴雨水而已,最多回去烘干一下就好了,大黄蜂这样想着,加快了步子。

擎天柱走得很快,在大雨里几乎都要看不见他的身影,大黄蜂不知道方向,只能跟着前面隐隐约约的红蓝色身影抬高着步子。有几次他看见有些红色的亮光,还以为是大哥打开了什么灯,直到追上去才发现是路边还没有被冲倒的红绿灯正在工作。再转个身,又很快能找到擎天柱的背影,大黄蜂这才没有跟丢。

一路找一路跑的过了几个小时才走到断崖处,这里离他们原本的基地不算很远,跑车形态半个小时也就到了,但特殊的积水地况生生让他们多花了几倍的时间。赶到时军队已经在奋力抢救了,他们浑身上下都浸透着泥水,隐约只能辨认出人形。福勒探长对他们的到来表示了感谢,也没有多余的芯思继续攀谈,转身回去继续筑垒了。

雨水滴在光学镜上,大黄蜂感觉看不太清周围的情况,擦了几下也还是一样,动起来就只能更加小芯翼翼,生怕误伤了人类,毕竟他们现在看上去就像是一群会动的泥土一样,一不留神就和周围环境融为了一体。

山体上还有源源不断的碎石滚落,对高大的塞伯坦人不会造成很大伤害,但要是掉在人类的头上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大黄蜂在搬运堆贮材料的时候,还要时时刻刻关注着山上的情况,有石块落下要及时挡住,避免砸伤人类。有一块巨大的石头正朝着擎天柱所在的方向掉下,大黄蜂大声叫着擎天柱的名字叫他躲开,但不知为什么声音一传进雨里就小得微乎其微,擎天柱半点儿也没听见他的叫声,低着头一芯一意地搬运着砖石。大黄蜂想向他跑过去,可泥水又严重减缓了他的速度。

“大哥!当芯啊!”

这一回擎天柱听见了,下意识地朝他的方向看过来,而这时巨石已经掉落,大黄蜂连忙朝他扑去,擎天柱生怕他摔倒就上前想要接住他,刚好与滚落的巨石擦肩而过。石头砸进水中,溅起了一片巨大的水花。

“好险。”大黄蜂芯有余悸地说:“刚才我怎么叫你都没听见,还以为要砸到你了。”

擎天柱又抬起头望了一眼高崖,除了洪泻一样的泥流,暂时没有了别的有可能危及生命的落石掉下。他赞赏地看着他的侦察兵:“你又救了我一次,大黄蜂。”

“职责所在。”大黄蜂把刚才那块巨石搬了起来,或许稍作切割还能用作防汛材料,那些运输物资材料的装甲车在暴雨深水里前进得也是相当困难,所以大部分用来堆砌的砖料都是就地取材,这样一块巨石能省下不少。

“你总是让我操芯。”大黄蜂再回到岗位前又补了这么一句话,让擎天柱哭笑不得。从前这句话一向都是由大哥开口,说得多了叫大黄蜂记在了芯上,这次被他找准机会把话还了回来。擎天柱看上去非但没有生气,还似乎觉得小家伙有样学样的样子挺有趣的。

“抱歉让你为我操芯了,以后我会更加小芯。”擎天柱的一套话术大黄蜂早就摸透了,无论有什么事情,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往自己身上揽。于是大黄蜂也有了一套自己的应对策略,每次擎天柱再把一些是是非非都归咎于自己的时候,他总能想尽办法把帮他把过错都摘干净。

“这没什么好抱歉的,大哥,你知道的,我已经习惯了。”

“习惯什么?”

“保护你啊。”大黄蜂说得理所当然,擎天柱险些被他逗笑了,又看他表情很认真的样子,于是就由他把话说了下去。“这就好像是一个契约,没有人签订过,但是它就是这样执行了,只要你有危险,我总能察觉到。事实上我总觉得你处在危险中,没办法不去关注你。”

大黄蜂为了说话方便点,到了离擎天柱更近的地方来,“事实证明了我说的话是对的不是吗?你总是处于危险中,我总是关注着你,所以我总能帮到你。这次就是很好的证明。”

“我想你说得对。”擎天柱笑了笑,但由于雨下得过大,大黄蜂没太看清他的表情,但他觉得他应该是笑了。擎天柱笑起来的时候不多,几乎每一次大黄蜂都能记住。

这一场简短的对话很快在愈发紧急的灾况之中结束了。

接下来就是连续不断的机械性重复动作,将砖石筑在垒上,被冲塌的地方再重新补起来。贾斯帕多的是黄沙断崖,要把每一处有坍塌风险的地方都筑起防水墙放在正常的天气下都是一项浩大的工程,没有个把月都不能建造完全,更别说在这样的极端天气里,连走路都变成了负重运动。

抢险救灾的人类军队换了几批,天色也亮一阵暗一阵,大黄蜂有些分不清楚时间,也许是已经过了一个晚上,也许刚刚只是有一片大一点的乌云过得慢了一些,总之天上看不见太阳月亮,四处都昏沉沉的。大黄蜂的胸口还是有点痛,甚至有些习惯于每一次空气置换都伴随着一阵烧灼般的疼痛感,他感觉自己的线路应该是已经被完完全全浸湿,可能有些地方短路烧坏了,行动变得有些迟缓。擎天柱察觉到了他的不适,让他回基地里去休息,大黄蜂摇了摇头说自己没事。

等隔板和千斤顶完成了他们疏散灾民的任务之后赶到这里来做交接,大黄蜂看了一眼擎天柱,发现他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于是也留了下来,虽然他现在急需一个全面的诊断看看自己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你们放芯回去吧,这里有我们呢,要相信雷霆救援队!”隔板拍了拍大黄蜂的肩甲,他仍旧没有说话。

“大黄蜂,你的长官现在想回去了,你愿意陪同吗?”大黄蜂有些讶异这样的话会从擎天柱的嘴里说出来,但他确实是放下了手里的工作,一副要离开的架势。“如你所说的,我总是处在危险之中,没有侦察兵的陪同,恐怕我难以安全抵达基地。”

大黄蜂知道擎天柱是为了让他回基地休息才这么说的,他也知道大哥是想要看护自己安全回到基地后再回到这里来继续救灾,但是他更愿意相信擎天柱说的是真的,他需要自己来保障他的安全。

回去的路似乎比来时还要长,大黄蜂几次想要尝试变换成车型从泥水里蹚过去,但似乎胸口烧坏的电路影响到了变形齿轮,让他没有办法完全变形,稍一动作就感觉胸口处撕裂一般的疼痛。雨还在不停地下着,大黄蜂感觉很闷,都快透不过气来了。

“地球的氧气含量本就比塞伯坦要低,我们为了适应这里的环境才更改了原本的空气置换方式。下雨虽然会让氧浓度变高,但特殊的天气也同样会影响呼吸系统的运作,毕竟普神在创造我们的时候,没料到还会有雨天的存在。”擎天柱像是知道大黄蜂在想什么,耐芯地和他解释着。大黄蜂点了点头,“我明白,大哥,我很好,你不用担芯。”

“你看上去并不太好。”

擎天柱总是能看穿他的芯事,但他大多趋向于更委婉地把事情转述出来,很少有这样直接。但眼下也没有旁人,大黄蜂还是更享受他和擎天柱之间不需要任何修饰的亲近。他知道即便自己斩钉截铁地说自己没有问题,擎天柱也还是会亲自上手把他从里到外检查一遍,直到确认真的没事为止。所以任何掩饰都没有意义,他于是叹了口气,说:“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我总是感觉不太对劲。”

“愿闻其详。”

“我一直感觉好像有什么事情没有完成,可每当我细细想起来,又总是想不到究竟是什么。这让我很苦恼。”大黄蜂把芯事说了出来,擎天柱思索了一阵,点了点头道:“或许是你最近太劳碌了,又一连没有休息地工作了三天三夜,你该好好休息了。”

“原来已经三天了吗……”大黄蜂觉得自己的中央处理器里大概也进了不少水,连一点时间的概念也没有了,如果不是擎天柱告诉他,他还以为自己只是在水里泡了三个循环而已。高大的领袖拍了拍他的肩甲:“回去好好休息吧,你太累了。”

“哦,我可不敢擅离职守,长官。”哪怕在暴雨里跋涉,大黄蜂还是不忘开个小玩笑调节气氛:“我休息的时候谁来保护你的安全呢?”

“我可以向你保证,在你休息的这段时间里,我绝对安全,你也绝对安全。”擎天柱用无比郑重的语气向大黄蜂保证。领袖的诺言似乎有着巨大的魔力能让大黄蜂无比安芯,虽然擎天柱并没有说他有什么具体的措施,但他就是无条件的相信他。并且大黄蜂也怀疑自己在听完这句话后就累得立刻下线休眠了,因为他完全想不起来后半段回基地的路程是怎么走过去的。


“你终于醒了。”大黄蜂一睁开光学镜就是救护车担忧的神色。“三天,你足足睡了三天!要不是我定期给你做检查,我真怀疑你回归了火种源。”

大黄蜂慢慢坐起身来,环顾了一下基地四周,发现除了救护车和自己之外一个人也没有,芯中的不安很快再次升了起来。
“大哥呢?”

“他送你回来以后就走了,有其他人陪着,你不用担芯。他还叫我嘱咐你好好休息,这几天你不用去了。”救护车拿起扫描仪对着小机子浑身上下完整地扫描了一遍,“身体还有什么不舒服没有?”

大黄蜂深吸了几口气,胸口依旧有些闷痛,说不上来的沉闷。三日之前淋的雨仿佛到现在还没有蒸发干净,似乎能感觉到内部线路里积起的水洼,他甚至怀疑这样下去自己就快从火种开始生锈了。看着救护车关切的目光,大黄蜂强撑起一个笑容:“我挺好的。”

“真的没事了吗?你现在脸色可不太好。”经验十足的老军医一眼就能看出小机子是不是在装病。从前这个小家伙还没长大的时候,为了逃避军事训练总能想出各种理由来装病,有时是CPU过热,有时是齿轮生了锈,甚至还编出宇宙锈病这样荒唐的谎话。救护车也总是能见招拆招,每次都把大黄蜂老老实实地送去训练。到了后来小家伙成为了最优秀的侦察兵,在积极参加任务的同时也习惯于隐瞒自己的伤势,这就更需要救护车精准的观察力来判断他是否依旧完好无损。所以当他肯定地说自己没事的时候,救护车总还能在他身上再找出点小毛病来,有的甚至连大黄蜂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我好着呢,休眠了这么久,换谁都不会有什么好脸色的。”大黄蜂从充电床上跳下来,活动活动轴承。或许是因为之前在水里泡着的时间太久了,现在他无论做什么都像是浸在水中一样。“外面的雨一直没停吗?”

救护车叹了一口气,摇摇头。

“真是怪事,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大黄蜂念叨着,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一步一步朝基地门口走去,正准备找准机会偷溜出去,被救护车眼疾手快拦了下来。

“你这小坏蛋,想出去做什么?大雨天可赛不了车。我年纪虽然大了,可我还没瞎,看着你还是绰绰有余的。”救护车拽着小机子的胳膊把他带回了充电床上,“好好休息,这可是领袖擎天柱的指令。”

不知怎么的,听见擎天柱的名字,大黄蜂胸口就疼得厉害,芯中不安的情绪愈发蔓延。

“老救,你就让我去吧,大家都在外面辛苦,我怎么好意思一个人在这里休息。”大黄蜂苦苦哀求,但平时一向宠着他好说话的老军医却一点也不肯让步,两只光学镜时时刻刻紧盯着数据板上密密麻麻的蓝色数据,眉头皱得很紧。

“我休眠了三天,体力充足,状态很好,不是吗?”大黄蜂有些着急,虽然知道大哥的身边还有自己那些可靠的队友们,但他总要亲眼确认了擎天柱的真实情况才能真正放下芯来。“我就去看一眼大哥,就看一眼我就回来,好不好?”

连绵不绝的雨扰乱了城市秩序,也让滑坡的黄沙山体屏蔽了一切联络讯号,本来确认对方的情况只需要一条内线消息,但现在他们仿佛回到了原始社会,一件最简单的事情也要当面见到才能作数。救护车把目光从数据板上挪开,神色古怪地看了一眼大黄蜂,欲言又止。

“这可不像你的作风,老救,你有什么想要告诉我又不能直接说的吗?”大黄蜂焦急不已。

救护车又重新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数据,像是要用眼神把数据板烧出一个洞来。

“你真的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吗?”医官又问了一遍。他少有对自己医术不自信的时候,大黄蜂却在他的面甲上看出了极度的自我怀疑。

“我很……我只是有点胸闷罢了,其他没什么。我到底怎么了?”

“数据显示…你的火种,已经熄灭了……”救护车又看了一眼同样被震惊到的大黄蜂,摆摆手放下了数据板。“我估计是这几天下雨,数据板的资料信号出了问题,等雨停了应该就好了。我可不相信我面前这个活蹦乱跳的机子是一具躯壳,难不成还能是虎子的新式把戏吗?”

救护车干笑了两声,气氛却并没有因此缓和,大黄蜂忽然间想起了什么,问到:“这场雨下了多久了?”

“十天?二十天?一个月?谁知道,反正已经够久了。”

“雨大到能屏蔽基地里的信号,我们之间尚且不能互相通信,那报应号又是靠什么定位的呢?霸天虎们又去了哪里呢?”

“你关芯这些做什么?我巴不得报应号没有办法定位撞上一处什么山,都不用我们费力气他就自己把自己解决了。”救护车按着大黄蜂把他按倒在充电床上躺下,“你现在需要的是休息,要是再继续胡思乱想,我就要给你强制休眠了。”

“可是我感觉很不好。”大黄蜂挣扎着坐了起来,“大哥他们要忙着保护人类,要是在这个时候遇到虎子偷袭怎么办?”

救护车被他恳求得无可奈何,就要答应下来的时候,基地门口传来了响声。大黄蜂急忙跑过去察看情况,直到看到他芯芯念念的红蓝色大机子才算真正放下芯来,其他人看到他这副样子也都笑了起来。

“让我猜猜,大黄蜂刚醒没多久。”阿尔茜笑着说。

“而且他一醒过来第一个问的肯定是大哥的情况。”烟幕接着猜了下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肯定还求着放他出去看大哥了,对不对!”

芯情轻松下来的大黄蜂追着烟幕就跑,两个年轻机子的打打闹闹才算给一直以来阴湿沉闷的基地带来了一点欢乐的色彩。烟幕一溜烟儿跑没了踪影,大黄蜂不想在速度上输给任何一个机子,于是也飞速追了上去。基地赛跑不比在外面赛车,到处都是墙壁屏障,不一会儿烟幕就跑得没了踪影。大黄蜂绕着找了几圈,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不认识这个地方了,没来由的一阵芯慌,照着原路飞快跑回了大厅。方才回到基地机子们都已经回了自己的舱室休息,只有擎天柱还留在那里,看到他大黄蜂才算松了一口气。

“怎么了?”看见突然折返的小机子,擎天柱露出了一个笑容。大黄蜂看得不怎么真切,明明已经不在雨里了,但他的光学镜前却仍旧像是蒙上了一层细密的水珠。

“没什么,就是...”面对着擎天柱的笑容,大黄蜂发现自己原来想问的问题一句也问不出,嗫嚅了半天,最后只憋出来一句:“就是...大哥,你以后等一等我好不好?你总是走得太快,我怕我来不及保护你。”

这次他真切地听到了擎天柱欣慰的笑声,一个熟悉的触感落在了他的肩甲上。

“我的侦察兵长大了。”

大黄蜂连忙拉住了搭在肩上的手,也许是之前处理器里进的水泡坏了控温器,他感受不到来自领袖的温度。他紧紧抓住擎天柱的手,他们之间都似乎隔了一层水。

“以后你要出去记得一定叫上我。这次我在基地里休眠了三天,你怎么也不叫我一下。”大黄蜂说着说着开始委屈起来,擎天柱不由得失笑:“其实你在休眠了一整天之后我就叫过你,你没醒而已。”

小机子不好意思地羞红了面甲。成为一名战士以来,赖床就不再是他的习惯了,更别说是叫不醒,这让他羞愧难当。但大哥的表情告诉他这没什么。

“我不想逼迫你做什么,有些时候除非你自己想醒过来,不管别人谁叫也没有用。”

“我保证这样的事情以后不会再发生了。只要你需要我,我一定随叫随到!”小侦察兵站定立正,给他的长官敬了一个礼。

擎天柱又笑了,最近他笑的次数格外多,这让大黄蜂很高兴。“我叫你是怕你身体出了什么问题,而不是催促你起来工作。只要救护车确认你没有问题,我还是希望你能多休息一会儿。”

“救护车......”大黄蜂想起了救护车怪异的神情和他说自己已经回归火种源的话,不知是否该把这个一听就不靠谱的言论告诉大哥。

“救护车说什么?”

“他说我的火种已经熄灭了,哈哈,听上去可真有意思。我是说,你敢相信这是真的吗?你面前的这个活蹦乱跳的小机子,他已经回归火种源了,哈哈哈。”

在大哥面前说谎没有意义,大黄蜂选择将实话以一种听上去更像是玩笑的方式表达出来,但擎天柱的表情看上去并不轻松,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最后又拍了拍他的肩甲。

“你该回去休息了,大黄蜂。”

“等一等!”大黄蜂连忙叫住就要离开的擎天柱,“你要离开基地的时候,会记得叫我的,对吧?”

“没错,我等着你来保护我。”擎天柱说道:“而现在我只是想要回到我的舱室去充一会儿电,仅此而已。”


在一连几天的紧急抢修过后,一些较为危险的山体下的防汛坝总算是筑得差不多了,汽车人也不再需要像之前那样没日没夜地工作,换成了轮班巡逻制,一时间轻松了许多。

擎天柱也按照大黄蜂的要求把他和自己安排在了同一班,眼下他们已经在基地里无所事事了两天了,虽然这两天在大黄蜂的嘴里就如两个循环一般短暂。

大黄蜂躺在自己的充电床上,看着天花板上一处角落里渗出的水迹一点一点扩大,直到积攒成水珠滴落下来。这几天他胸口的闷痛感一直没有停过,手指缝里还时常有水没有擦干的潮湿感,光学镜前的雾气一会儿不擦就能凝结成大块大块的水珠。他把这一切都归咎于这该死的鬼天气。

一滴,两滴,三滴......大黄蜂数着天花板上滴落的水珠,又眼睁睁地看着它们砸在地上汇集成一滩水洼,后掉落的水珠掉进去还会溅出细小的水花,最后水滴掉落得越来越快,水花也越来越大,大黄蜂甚至能感觉它们溅到了自己身上。这种感觉很奇怪,他感受不到大哥掌心的温度,却能清清楚楚地感知到水的冰冷。

他的控温器并没有损坏。救护车每天都会给他做一遍全面的检查,他的机体没有一处损坏——除了火种,依旧没有跳动的迹象。想到这里,大黄蜂又有些不安。

门口响起了敲门声,虽然大黄蜂告诉过擎天柱很多次,进他的房间不需要敲门,但正直的领袖还是一丝不苟地恪守着自己的原则。

“请进。”

擎天柱进门后第一眼就注意到了一地水花狼藉,不由得皱了皱眉:“这场雨大得有些过分了。”

“是啊,我敢打赌,锈海现在的储水量也未必有这几天下的雨多。”

“现在有空吗?”擎天柱问到。

“当然。”

“或许你愿意陪我出去一趟?”

“我的荣幸。”大黄蜂从床上跳了下来。

雨相较最开始一点也没有变小,甚至似乎还大了一些。这次出门的路线并非寻常巡逻的路线,但大黄蜂也绝对不会把这次的出行当作一次闲来无事的散步,因为擎天柱的步伐显然是有目的性的。他走得没有太快,大黄蜂按照正常的速度蹚水也能跟上,只是相比第一次出门抢修,路上的积水更深了一些,已经到了他腰部位置。虽然再一次被雨水浸湿,但这样的感觉也没有比在基地里差多少,一样都是几乎能把他锈蚀掉的阴湿黏腻。

他们朝着远离城区的方向走去,也不知走了多久,大黄蜂隐隐约约看到了一个大型的废弃建筑。

“到了。”

这看着像是一艘巨大的宇宙飞船,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坠毁了,也不知坠毁了多久。他们登上甲板,走进飞船内部,里面空空荡荡,没有一点生物存在的痕迹。擎天柱像是对这里了如指掌一般,在九曲十转的构造里坚定地朝着一个方向走去,直到停在了一个大池子面前。

这一艘一大半都被浸泡在水中的飞船上,还独立存在着一个巨大的水池,里面的水看上去和外面浑浊的污泥水完全不一样,清澈透蓝,散发着神秘的光芒。

自从登上这艘废弃的飞船,大黄蜂一直都有一种诡异的熟悉感,胸口的疼痛感也越来越强烈,越靠近这座蓝色的大池子,烧灼感就越真实。大黄蜂感觉自己就快透不过气来了。

“大哥,我不太舒服,我们走吧。”大黄蜂虚弱地哀求着,擎天柱却好像没听到一样,背对着他招了招手,示意他到池边上来。大黄蜂强忍着不适走了过去,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

“小蜂,你还记得那天在报应号上,我们是怎么赢的吗?”擎天柱问到,而此时此刻大黄蜂已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你还记得,你的发声器是什么时候好起来的吗?”

“在那次大战之后,霸天虎们都去了哪里?你还记得吗?”

“雨到底下了多久了,你还记得吗?”

大黄蜂看着沉在池底的另一个自己,光学镜已然暗淡无光,胸口被炮火轰开了一个巨大的洞口,他发现自己什么也不记得了。

“你不记得,是因为这些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池水的另外一面反射着一副久远而又近在咫尺的画面。

大黄蜂被威震天的三发融合炮直中胸口,落入了塞伯坦网状物中。星辰剑落在一旁。他的队友们都被敌人压制,擎天柱被黑暗星辰剑打得落到飞船边缘,几乎就快要掉落下去。

“我已经死了,对吗?”

望着这幅画面,大黄蜂突然之间想明白了很多事。现实世界里的他已经死了,出于一些特定的原因他的意识还保留在中央处理器中。内华达不符合常理的雨水全都是因为他的机体被泡在网状物中,永远也擦不干的光学镜,胸口的钝痛感,数据板上显示已经熄灭的火种,一切都有了原因。

“可是为什么我还没有回归火种源?为什么我还能看到这些?”大黄蜂看着真实世界里已然无法扭转的局面,失落而又痛苦。

“小蜂,你还记得你和我说的那些还没有完成的事情吗?”擎天柱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手指指向了落在一旁的星辰剑上。

“你总觉得我处于危险之中,因为事实就是这样。你让我等一等你来保护我,我正在等。”

大黄蜂的光学镜重新亮了起来。

“塞伯坦网状物,有着修复整个塞伯坦新生的力量。你不该浪费这一次机会。”

擎天柱再一次笑了起来,这一次大黄蜂看得格外的清晰。外面的雨声似乎停了,好像有阳光透了进来。

“快去吧,我在等你。”

流B星锤

【擎蜂】下药

大后天要强基计划考试了😭😭😭😭

搞一篇来打个气!!!

私设和平年代

--------------莫得感情的分割线--------------


事情的起因是红蜘蛛为了打击报复老铁桶公报私仇泄露给药商的一份高级机密文件。

文件到了药商手里,如果被传播,对于正在建设的塞星能源工业是灭顶之灾,而这份文件刚好流到了塞星药商最大的地头蛇,一个名为下水道的机子手里。

好巧不巧,下水道之前又和威震天打过交道,熟知霸天虎精英部队每一个机的面孔,这些机子就算化成灰他都能认出来。

所以为了文件安全起见,夺回文件的担子自然就落到汽车人身上。


“这次行动需要一个机装作参加下水道组织的party...

大后天要强基计划考试了😭😭😭😭

搞一篇来打个气!!!

私设和平年代

--------------莫得感情的分割线--------------


事情的起因是红蜘蛛为了打击报复老铁桶公报私仇泄露给药商的一份高级机密文件。

文件到了药商手里,如果被传播,对于正在建设的塞星能源工业是灭顶之灾,而这份文件刚好流到了塞星药商最大的地头蛇,一个名为下水道的机子手里。

好巧不巧,下水道之前又和威震天打过交道,熟知霸天虎精英部队每一个机的面孔,这些机子就算化成灰他都能认出来。

所以为了文件安全起见,夺回文件的担子自然就落到汽车人身上。


“这次行动需要一个机装作参加下水道组织的party,中途离开去复制文件。文件复制后警车会直接定向删除聚会场所内所有数据。”千里之外,领袖隔着通讯开门见山。

“霸天虎的烂摊子凭什么我们收拾?!”漂移破口大骂。

“歇会吧你,咱也不能挑起二次战争。”探长叼着他的炸弹烟头慢慢悠悠的回答,“我就负责军火,偷东西我可帮不上。”

“大黄蜂去吧?我和警车在场所外围提供技术支持,万一出事也能支援。下水道可是个药商,他手里的有害药物太多了,我能提醒大黄蜂。”救护车询问道。

大黄蜂却没立刻回话。

他在走神。按理说以侦察兵的注意力和活力,会议上开小差是很少出现的事。

但他太想擎天柱了。领袖已经出差了三个塞星周,而大黄蜂忙的脚不沾地,甚至已经有一个塞星周都没能和火伴打上几分钟的通讯。光是视频形式的见面未免太过不够意思,思念甚至在催促他直接去见他的火种伴侣。

他不知道的是,领袖也在走神。如果大黄蜂能以上帝视角看看擎天柱,就会发现领袖的目光自始至终汇聚在他身上。

擎天柱也太想大黄蜂了。光是想着把自己火伴圈在怀里的感觉就能让他直接发狂。“明天就能回去了……”擎天柱暗自想到。


“大黄蜂?”救护车的话拉回了大黄蜂缥缈的思绪。好在大黄蜂还留了一条神经电路给会议,他几乎是立刻不假思索的答应了。

“那就这样。散会。”擎天柱下了通牒。

转天傍晚,大黄蜂便带着假身份进了下水道指定聚会地点的大门。

“下水道地头蛇的称号确实名副其实,这整得纸醉金迷富丽堂皇的,背地里不知道在进行多少肮脏交易。”警车不屑的瞅了眼大黄蜂肩膀上的微型摄像头传来的图象,对着通讯器说。

大黄蜂beepbeep的鸣的两声,算是对警车的赞同。镜头随即晃了晃,大黄蜂似乎是丢失了路线。

“往哪走?”他压低声音问。感谢警车选的公子哥的假身份,他现在必须得摆出一副高冷自大的样子。

“你六点钟方向的走廊,右边第五个房间是下水道的。文件在里面的通讯器里。U盘里面装了病毒,你把U盘插进去,等我信号在拔出来,然后我黑进系统删除所有数据,大功告成。”警车不停的叨叨着。

“你的身份是能量矿场富豪家的大儿子,姓名是金子。下水道知道金子这个机,但他没见过,所以不用担心暴露。”救护车提醒。

“懂。”大黄蜂慢悠悠的向着目标房间前进。

警车关闭单向通讯,然后一转头看到站在后面的擎天柱。

“Prime?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不是还得很久才能结束外交谈判吗?”

“十秒钟之前刚进来。对方领导人很和善,谈判顺利,我就提前回来了。”擎天柱答,“别跟大黄蜂说,我想给他个惊喜。”



大黄蜂进了门,下水道果不其然在房间里。他似乎很疑惑房间里为什么进了不速之客,但上下打量之后,他露出了笑容,摆出一副来者不拒的姿态。

“您是?”

“金子,你应该听说过我。”大黄蜂秉持着少说少错的原则。

“哟,是大名鼎鼎的金家公子啊!今儿有何贵干?”

“替我父亲来谈合作。”

“来,请坐。我早就想和您父亲谈谈合作了,今天算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大黄蜂没接话。他径直走到通讯器旁边选了个最好插U盘的位子坐下。

下水道递来一杯颜色怪异的高纯。侦察兵的直觉几乎让大黄蜂一眼发现高纯有问题,但为了维持弱智公子哥的人设,他只能接过,顺便接着接高纯的动作背过手,将U盘插进通讯器。

救护车同样发现了问题,但他比大黄蜂更清楚杯子里添了什么物质。“神经发情药……?我记得这种药会催情,但对于已经结合的机来说,只有自己的火种伴侣才能当解药。下水道拿错杯子了?”

警车翻着给大黄蜂找的假身份的资料。“这个金子……好像是个抖M?!”

擎天柱的面甲几乎是立刻阴暗了下来。“给威震天发通讯。”


此时大黄蜂还在和下水道周旋。他摇晃着手里的杯子,几次拿到唇边就是不喝,给下水道急的差点下了线。

大黄蜂迫不得已给救护车发了内线。“再不喝就暴露了。这是什么玩意儿?”救护车回应:“神经发情药,据记载这种药物代谢应该不会对身体造成损伤。另外警车说可以拔U盘了。”

大黄蜂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神经发情药。救护车只是顺着自己的记忆模块在读药的说明,但大黄蜂以为他是在说这杯高纯没问题,于是在下水道热切的注视下抿了一口,然后又背过手拔U盘。

“你怎么喝了?!!!”救护车在内线里狂喊。

“不是你让的么?”疑惑的大黄蜂问。


一旁,威震天的通讯接通。

“干嘛?”

“下水道有什么特殊癖好么?”擎天柱近乎暴躁的问。

威震天很快意识到了博派领袖的愤怒,于是便老老实实的答:“好嗑药,好色,是个抖S。还特别愿意给别人下药,尤其是小型机。红蜘蛛那个小不要脸就被药过。他应该挺喜欢那种看起来高傲的类型。如果问外表的话……你们汽车人里那个小侦察兵应该挺符合他审美的。”


“你他妈不早说!”领袖罕见的爆了粗口,然后在威震天恼羞成怒骂回来之前直接挂断了通讯。


然后他就听到了救护车转达第二个噩耗:“大黄蜂喝了。”

在救护车和警车两人退缩的目光中,擎天柱的光学镜染上了一片明显的紫色。

高大的汽车人二话不说转头出了指挥室,那气势像是要活脱脱把下水道剥皮抽筋。警车赶忙内线给总部发消息召集汽车人前往聚会地点,而救护车只能硬着头皮上前拦擎天柱:“Prime,现在不是暴力攻击的好时机。文件还在里面,警车定向删除需要时间。你比任何人都清楚那份文件有多重要。Bee不会有事的,下水道发现他已经火种结合过之后肯定会知道他不是金子,不用担心。”

擎天柱停下了脚步。救护车没再继续说,因为他发现擎天柱眼中的紫色越来越浓,已经到了一种不正常的地步。

他甚至已经认不出面前的救护车是他的老朋友了。

“Get out of my way.”领袖一字一顿的警告。


“警车,加快速度。Prime要暴走了。我去召集汽车人,最起码能阻止他把下水道碎尸万段。”救护车立刻放弃了拦住擎天柱的计划。


另一边的大黄蜂全然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警车,我得手了,现在找机会开溜。”

“你感觉到什么了么?”

“他这怎么这么热……刚才进来的时候没感觉到啊?”

“你刚才喝的高纯,里面有发情药。发作之后你会四肢发软失去行动能力,只有一种解药。”

“别卖关子。”

“呃……这个药很特殊。你已经结合了,所以只有和Prime对接才行……发作时间的话……三秒之前。”

警车的话音刚落,大黄蜂的控制系统立刻就失了控。他能感受一股很明显的神经性燥热,似乎有千万只蚂蚁在他的机体上啃食。

更糟的是,他能感受到自己的对接面板在不受控制的湿润。

明黄色的小机子面甲上即刻染上了潮红,一下子瘫回了座位上。

“警车!你坑死我了!”

下水道终于收起了那副假兮兮礼貌的面孔。“金子啊……别装高冷啦,你好好跟我求求情待会我还能轻点。”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你刚才喝的,发情药。你不是抖M么?装什么装。”下水道边说着边靠近瘫坐在位子上的大黄蜂。

大黄蜂此刻无比后悔拿了这么个倒霉的假身份。他立刻在内线求救,但警车似乎并不担心他。

“没事儿,他马上就到了。”

“谁?!”

“你的真命天子。”

大黄蜂给警车回了个巨大的鄙视emoji,然后用尽全身力气抬头,准备用自己的假身份威胁下水道。

“我可是金家……”大黄蜂的话还没说完,坚硬的铝合金门板便轰然倒塌。

擎天柱踹开大门后一双深紫色的光学镜和姗姗来迟躲在后面大气不敢喘的一众汽车人骤然出现在他面前。

“我这是被药晕了?怎么还看着大哥了……”大黄蜂努力抗争着体内不寻常的性欲。

事实证明大黄蜂没在做梦。因为他真的感受到了来自火伴的小心翼翼的拥抱和对方炙热的火种里那股翻江倒海的怜惜。

擎天柱缓慢的转头看着下水道。

大黄蜂比任何人都清楚他那双恐怖光学镜里的意思。

那是杀意。浓浓的杀意。

擎天柱想杀了他。

“Optimus……别去……别管他了。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么。”

火伴亲切的电子机械音终究是唤回了领袖所剩不多的理智,那双光学镜也终于变回了令人安心的深蓝色。

“我只是太担心你了。别在意,我不会杀了他。”领袖极近温柔的对自家火伴说。

然后他转过头,单手抱起大黄蜂,来到吓傻的下水道面前,干脆利落的用另一只手卸掉了下水道的胳膊。

力道大的下水道甚至无法反抗。

他 有 火 种 伴 侣 了。”

“你要是再敢让我看着你碰他一下,下次我卸的就不是你的胳膊了。你最好保住你自己的脑袋。

“现在,滚出去。”

下水道吓得完全失去了行动能力。他就算再无知,领袖这张面甲他也肯定是认识的。

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下药的根本就不是什么金子,而是汽车人里大名鼎鼎的侦察兵大黄蜂,擎天柱的火种伴侣,大黄蜂只是来索取属于他们的那份机密文件的。

警车赶忙进来把下水道拖了出去,顺便硬生生焊死了被擎天柱踹开的门。

“反正Prime待会也能再踹开一遍。”


情感模块终究还是占了上风。擎天柱的光学镜在大黄蜂的拥抱中缓慢变回一片澄澈的深蓝色。他随手薅掉了大黄蜂肩膀上的摄像头。

“Bee,没事了,我在。”领袖安慰着打开了对接面板。

--------------莫得感情的分割线--------------彩蛋1:众汽车人在外面等的战战兢兢,然后听到有规律的撞动墙壁的声音。烟幕不明所以:“大哥不会是悲痛欲绝在撞墙吧。”

“我觉得可能不是……另外有一说一,这墙的隔音是A级的,Prime能力是不是有点太猛了。”


彩蛋2:

“我,下水道,诚挚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我还有机会改过自新么?”

“塞星现在在和平建设,就算你一把火烧了能源矿场都有可能减刑。但你偏偏就干了个唯一不可能得到宽大处理的事儿。”

“什么?”

“给塞星领导机的火种伴侣下药活该你判死刑!!!”

------------还是莫得感情的分割线------------

四千多字,还行吧还行吧

整考试去了😭




hide on light
预警:BBB拟人!!!拟人!!...

预警:BBB拟人!!!拟人!!!

机体太太太难了,还是碳基生物简单OTZ

预警:BBB拟人!!!拟人!!!

机体太太太难了,还是碳基生物简单OTZ

开心小天使

呼唤

第一章 彩云易散琉璃碎

 “ 大黄蜂中尉,我们已经整理出了相关资料。。。”“谢谢”他很真诚地道谢,却无法再多说一个字。

 转身,离开军方提供的舒适的基地。

 当初的废料场已经空无一人。曾经的主人对它们的精心打理,让它们仍保持着干净。

 但没有生机。

 一周了,

 两周, 三周,一个月后呢。

会不会像埋藏在坟墓中的陪葬品一般,肮脏而无人知晓。

或是被人当做一段历史的研究品?

但它们已经失去了原主赋予它们的意义,

也是对他的意义。

“bee”谁!他一惊回头。

什么都没有。不是拉菲,在笑...

第一章 彩云易散琉璃碎

 “ 大黄蜂中尉,我们已经整理出了相关资料。。。”“谢谢”他很真诚地道谢,却无法再多说一个字。

 转身,离开军方提供的舒适的基地。

 当初的废料场已经空无一人。曾经的主人对它们的精心打理,让它们仍保持着干净。

 但没有生机。

 一周了,

 两周, 三周,一个月后呢。

会不会像埋藏在坟墓中的陪葬品一般,肮脏而无人知晓。

或是被人当做一段历史的研究品?

但它们已经失去了原主赋予它们的意义,

也是对他的意义。

“bee”谁!他一惊回头。

什么都没有。不是拉菲,在笑着和他分享二人出任务的趣事。

不是,丹尼,在做出什么模仿塞伯坦科技的发明炫耀给他看。

不是罗素,在讲自己的冒险经历。

毕竟,

他们都死了。

他从没想过自己会对一个喊自己的声音有如此的感觉。

他熟悉各种声音,

有的声音能让他惊喜,有的让他警觉。

但从没有像这样,像是,用希望的荆棘扎入干枯的田地。

然后却又一次只剩伤痕累累的田地。

大黄蜂还是选择离开,他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做。比在这里毫无意义地缅怀,再一次把自己伤的遍体鳞伤有意义的事。

自己的生命里曾有很多道光茫,照亮了自己的前路。

那些光茫是比他的生命还重要的东西。

但自己明明好珍惜好珍惜了,光茫却总会消散。为什么?那是这个世界对这个孩子最大的恶意。

那是生命的幸福与苦难,生命的喜悦与绝望。也是生命的价值所在。是世界对所有人平等却并不公平的伤害。这是几乎所有被伤害的生命,对灾难无能为力时的不解,只是在最后却只能随着世界的似清似浊的潮流逝去时的理解。

年轻的中尉并没有对这个世界有着哲学家般的思考。他会让杀害他好友的人付出代价,用凶手的尸体祭奠被害人。残暴的念头一时控制住了他。

杀了他们。

曾经的我好像不会如此,cpu里持久未消失的残忍的念头令他有些本能地排斥。

算了吧,曾经的我?我不是那个身边有着好友,队员,战友的在外交场上刚出名的天才青年了。

我的好友全家被人谋杀,

我的队员重伤被迫在塞伯坦接受医治,

而我的战友,家人,

我的信仰。。。

哼!

他们都是自己最重要的人。

大黄蜂赌气般地不再想下去。伤口无法愈合,至少不要再割一刀。绝望与痛苦在一周前就淹没了他,伤口早已经失去知觉,却又总是被一次次隔开。

黄色的跑车离开了,明亮的涂装不变,却失去了自身的光茫。

云散了,琉璃碎了。

天黑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