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大龙

3253浏览    516参与
川大内定选手

论一个人的颜值差异

憋打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论一个人的颜值差异

憋打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红笙夕子
团子新稿,准备搞个数调,如果喜...

团子新稿,准备搞个数调,如果喜欢的人多将会考虑开团,喜欢的姐妹可以找我要群号蹲一蹲,数调还不错的话会把嘎的补充上,这个团子可能会加猫耳兔耳

团子新稿,准备搞个数调,如果喜欢的人多将会考虑开团,喜欢的姐妹可以找我要群号蹲一蹲,数调还不错的话会把嘎的补充上,这个团子可能会加猫耳兔耳

➕

#今日练笔 

带上你们的内蒙👓

大家一起来,

“我的大龙 你太好看了

#今日练笔 

带上你们的内蒙👓

大家一起来,

“我的大龙 你太好看了

白玢亭123

46.谈话

下两章过应该就要开启副本了。

我觉得我的坑挖的好像有点大,得想想该怎么填。

明天大概率不会更新了

请不要炮轰我、谢谢。


陈长生今天很高兴,这是他十年来最高兴的一天。三十六也难得喝了这么多酒,扶他回房间的时候他几乎都已经喝趴下去了。

莫雨的离开让他很长一段时间都处在消沉当中。尽管现在表面看起来像个没事人一样,但陈长生知道三十六这些年一直都没有娶妻就是还没能从过去走出来。

可是自己不也是一样,落落的离开让他这么多年也一直无法走出来,他有什么理由劝他走出来呢。

院子中的白落衡,他的小徒弟终于回来了,这一次他一定会好好保护好她。

徐有容从...

下两章过应该就要开启副本了。

我觉得我的坑挖的好像有点大,得想想该怎么填。

明天大概率不会更新了

请不要炮轰我、谢谢。

 

 

 

陈长生今天很高兴,这是他十年来最高兴的一天。三十六也难得喝了这么多酒,扶他回房间的时候他几乎都已经喝趴下去了。

莫雨的离开让他很长一段时间都处在消沉当中。尽管现在表面看起来像个没事人一样,但陈长生知道三十六这些年一直都没有娶妻就是还没能从过去走出来。

可是自己不也是一样,落落的离开让他这么多年也一直无法走出来,他有什么理由劝他走出来呢。

院子中的白落衡,他的小徒弟终于回来了,这一次他一定会好好保护好她。

徐有容从房间中出来,拿了一件白色的斗篷递给陈长生,温柔道:“去吧,你一定有很多话想要跟落落说吧,她刚醒来,身子还没好…”

陈长生接过斗篷,他在有容眼中看到了信任和关心,有时候相爱的两个人只要一个眼神就可以看出对方的想法。 

白落衡只觉得肩上一重,回过头就看见陈长生拿了一件斗篷给自己披着,他顺带在自己身边坐下。她突然回忆起那年离开白帝城头一天晚上两人也是这么坐着看星星。

“落落在想什么?”陈长生率先问起,他能感觉的到现在的落落跟以前不太一样了。

“我在想一个人。”白落衡很少隐瞒陈长生什么,除了那个时候她喜欢他的事情,“师父,你有想念过一个人吗?”

白落衡看着他的眼神是如此的纯净,让他不由得有些恍惚,想念一个人?他想他是有的,当听到白落衡逝世的消息,他从未如此思念过、后悔过。

他点了点头,只是望着自己,不做言语。

“师父,我以前很喜欢很喜欢你,甚至以为你会是我这辈子最喜欢的人。”落落软软的声音传到陈长生的耳朵里,让他不由得心头一紧。他有些无措起来。

“但是我遇到了一个很好很好的人。”

“那个人是谁?”

落落抬起头望向星空,思绪渐渐飘远:“我不知道那一切是不是我的梦,但我知道我喜欢他…不,应该说我爱他。”

陈长生看到落落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样子,那是他和有容相处一样的样子。

“他在哪里?伤好了,师父带你去找他。”

“可我也不知道那里是哪里了。”回到神国让白落衡一下子清醒过来,她和润玉相处了一千多年,可这里却仅仅过去了十年。她用十年去做了一个一千年的梦?

“他现在一定很难过,可我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回去,师父…”

陈长生不知道怎样说才能让落落不再难过,他只能做一个聆听者,听着她这十年发生了什么。

夜晚悄无声息地过去了,天将明。

润玉漫步走到了璇玑宫,却发现旭凤坐在他的院子里喝着小酒。这个时辰,看来他是来堵自己的了。

“觅儿爱喝桂花酿,我最近刚好酿了些。你倒是来得巧,这一壶今晚喝,正好。”他故意叫的亲密了些。旭凤要做什么他也能猜到。毕竟他也没不让旭凤知道自己私下里的动作。

“那我便不客气了。”旭凤拾起酒壶将酒倒在了自己的杯子里,接着道:“兄长可还记得,旭凤的第一滴酒便是兄长带我喝的。”

“儿时,我是你的跟屁虫,长大了你我并肩作战,那些日子真是无忧无虑啊。”

润玉怎会不记得,他微微抿了一口酒,缓缓道:“对你来说美好的回忆也许对我而言只是噩梦罢了…”

那时旭凤喝了酒有些醉了,他只是不想让火烧了他,但荼姚都做了什么,把他关起来,无论他怎样恳求,她都没将他放出去,剩他一人面对那冰冷的宫殿,如同囚禁一般。

“从那时我就知道,我必须谨慎行走于这天界。”

旭凤知道荼姚对润玉做了什么,可他只能说对不起

“明日便是我与锦觅的大婚之日,你这时来这璇玑宫,应该不只是来和我回忆往昔的吧。”

旭凤眼眶有些湿润,他是真心想让润玉好的,可父帝、母神做了那么多坏事。他只希望润玉不要真的那样做,这三年润玉做的事他多多少少也知道,他不想到时和他兵戎相见。

“答应我,明日,别做让自己后悔莫及的事,你想要的的,我都可以让给你。”

“包括锦觅?”

旭凤抿了抿嘴,他不会放弃锦觅,:“你知道我说的并非锦觅。”

润玉只觉得有些好笑:“旭凤,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凭什么要成全你和锦觅呢?从小到大我什么都可以让给你,唯独这次。”

“一定要用这样的办法吗?你便一点都不顾及养育之恩,兄弟之情吗?”

“这些都是父帝教给我的道理。什么父子、夫妻、天伦之情都不重要,天道无情。”

旭凤有些难以理解:“所以,你就要以失去一切为代价?”

“要么得到一切,要么…失去一切。我已经忍耐的太久了。”

旭凤看着润玉,有些不敢置信,他以前不是这样的

“你知道,我不会坐视不理的。”

既然他不能理解自己,那润玉也不愿多说,将酒杯递到旭凤眼前,示意他碰杯,快速道:“还请二殿,明日一定要来来参加我与锦觅的大婚。”

“你我兄弟情深,我实在不愿看到你我二人走到那一步。”旭凤站起身来:“我还是那句,除了锦觅,其余的我可以什么都不要。”

看着旭凤离去的背影,将杯中剩余的酒一口饮尽。小声道:“多谢,可我不要施舍。”

 


Black老阳新.

学不会你抽我!

郑云龙汤圆拟人简笔画步骤!

学不会你抽我!

郑云龙汤圆拟人简笔画步骤!

赋夏

是大龙!!!

我好想听他和嘎子一起唱歌w。。。

我尝试给别人安利声一结果突然发现他要VIP了哭哭


是大龙!!!

我好想听他和嘎子一起唱歌w。。。

我尝试给别人安利声一结果突然发现他要VIP了哭哭


白玢亭123

45 婚期将至

我又来了


自白落衡醒来已经是在神国的有悔阁内,她恍如昨日,记忆和感情一起复苏,天女曾说过;身已死,魂魄自当归还。

唐三十六从唐门赶回来,激动的一把抱住了她,眼中还泛着些泪水,就他那水汪汪的大眼睛都把她给逗笑了。

只是下一秒,他摸了摸自己的头发道:“活着就好…活着就好…”像是想起了什么,眼中都是怀恋。

陈长生牵着一个小姑娘就站在一旁。他眼中也有些湿润,只是那小姑娘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似是想通了什么,她慢慢走上前拉了拉自己的衣袖奶声奶气地道:“姐姐。”

白落衡不解,便望向陈长生,陈长生慢慢走向前,探了探她的额头,缓缓道:“这是我和有容的女儿思落。”

唐三十六看了一眼...

我又来了






自白落衡醒来已经是在神国的有悔阁内,她恍如昨日,记忆和感情一起复苏,天女曾说过;身已死,魂魄自当归还。

唐三十六从唐门赶回来,激动的一把抱住了她,眼中还泛着些泪水,就他那水汪汪的大眼睛都把她给逗笑了。

只是下一秒,他摸了摸自己的头发道:“活着就好…活着就好…”像是想起了什么,眼中都是怀恋。

陈长生牵着一个小姑娘就站在一旁。他眼中也有些湿润,只是那小姑娘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似是想通了什么,她慢慢走上前拉了拉自己的衣袖奶声奶气地道:“姐姐。”

白落衡不解,便望向陈长生,陈长生慢慢走向前,探了探她的额头,缓缓道:“这是我和有容的女儿思落。”

唐三十六看了一眼陈长生眼神复杂,又看了一眼白落衡,却发现她没什么异样,但一颗心却不敢放下,心中暗自责怪陈长生这般直接的说。

“我看思落小小年纪便出落的如此好看,想来是师父师娘的基因太好。”白落衡表情带着慈爱,唐三十六看她并无难过怅然之举,一颗心也稍稍放下了些。

小姑娘听得出眼前的漂亮姐姐是在夸赞她,一时间也开心的笑了起来,娘亲说过,漂亮姐姐是爹爹唯一的徒弟,曾今救过爹爹。她便十分欣喜想要这个姐姐陪着她。

“姐姐身子可好些了?”

白落衡伸出手轻轻捏了捏小姑娘的脸颊,笑着道:“多谢思落关心,姐姐身子好的差不多了。”

这时一道白色身影从门口走来,缓缓道:“落落刚醒,你们莫要再闹她了。饭食已备好,想来你们都饿了,先食饭吧。”

思落一下子跑过去抱住妇人,朗声喊道:“娘亲!”

来人正是徐有容,再次见到她,她已不复当年那般冷清,虽然多了一丝烟火气,但更显得有人情味了。

“都是些粗茶淡饭,还望你们莫要嫌弃才好。”陈长生如是说。

三十六将筷子拿起,开心着说:“不嫌弃,不嫌弃。”

众人开动起来,皆是一副恬静淡然的样子,让白落衡没有丝毫落差感,有多久没这么热闹的吃过一顿饭了。

让白落衡有些恍然的是,她回到的是她死去的十年后了,那她与润玉相处的这数千年究竟算些什么,难不成只是她做的一个梦吗?可是这梦是如此的真实,因为她的心是真实的跳动过的。

天宫这两日很是热闹,都在筹备着夜神殿下和水神长女的婚事,上一次这般重大的日子还是天后的寿辰。想来也过去三年之久了。

璇玑宫内,润玉站在殿前,面前是一个红衣女子的画像,他望着出了神,就连难得热闹一点的宫殿内也无法让他回过神来,邝露看着润玉这般样子,心中不知是何滋味,这三年润玉就像变了一个人,比以前更加冷漠,除了天庭职务回到宫殿的润玉就独自一人发着呆。

邝露知道润玉私下在拉拢人心,囤积兵力。看他日复一日小心算计,赢得天帝的信任,越来越不像原来的他。

只有面对簌离和落落画像的时候,他仿佛才有了生气。

明日就是殿下和锦觅的婚礼,是殿下的大日子,她定会好好帮他,如果这是他想要的,自己就算是拼了命都要帮他拿到。

很快夜幕就降临了,天兵们看着润玉一步一步走向布星台,开始布星,都不由得尊敬起来。

先不说夜神殿下亲自布星,单是这布的星落的位置从未出错过,又给人一种大气宁静的感觉,就足以让大家信服。况且这夜神殿下明日就要成婚,今日还能来述职,加上和蔼可亲,丝毫没有摆架子足以赢得大多数人的心。

三十六多喝酒,被陈长生扶去了厢房休息,白落衡难得清静下来,便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看星星。

白日师父说三日前他在观星时发现了自己的命星突然亮了起来,他立即打坐探了探那道星,就发现了自己。

难不成她这些年就一直在星空里么?润玉呢,他那个世界到底算什么。星里的世界还是星外的世界?她又该怎么回去,润玉他一定很难过。


白玢亭123

44 过去

我承认我比较啰嗦

以我这样啰嗦下去,不知道还要写多少章了

最最最重要的是之前预计写55章好像不够了


你永远不会知道,一个真正爱你的人,会用生命去捍卫你的尊严。


白落衡喜欢陈长生,凡是有点眼力见的都能看出来,只有陈长生自己看不出来,因为他眼里心里都爱惨了徐有容,但白落衡对于他来说也是不可替代的,她是第一个义无反顾的相信他,并且保护他的人,她会是自己一辈子的小徒弟。也仅仅只是徒弟而已。


打败教宗之后,他才发现自己失去了太多,原以为找到了自己的娘亲最后才发现自己只是保护师兄的一颗棋子,娘亲不是他的,就连师傅也只是为了利用他;有容为了自己失去了至亲;三十六也失去了...

我承认我比较啰嗦

以我这样啰嗦下去,不知道还要写多少章了

最最最重要的是之前预计写55章好像不够了




你永远不会知道,一个真正爱你的人,会用生命去捍卫你的尊严。



白落衡喜欢陈长生,凡是有点眼力见的都能看出来,只有陈长生自己看不出来,因为他眼里心里都爱惨了徐有容,但白落衡对于他来说也是不可替代的,她是第一个义无反顾的相信他,并且保护他的人,她会是自己一辈子的小徒弟。也仅仅只是徒弟而已。



打败教宗之后,他才发现自己失去了太多,原以为找到了自己的娘亲最后才发现自己只是保护师兄的一颗棋子,娘亲不是他的,就连师傅也只是为了利用他;有容为了自己失去了至亲;三十六也失去了挚爱莫雨(我觉得我还能记起这么多剧情加人名也是挺不错的);还有落落和轩辕破也离开了。



和有容商量了一番,追逐名利从来都不是他的理想,既然改命成功,他便向师兄请辞,但师兄一直都很关爱自己,不想让他就这么隐姓埋名过日子,就让他担了国教学院教宗的虚名,但为了避免前任教宗的后尘,他不要任何实权,但以他的实力来讲别人想要欺负他,也是虚妄。



和有容成亲当日,只有三十六来参加了他的婚礼,轩辕破托人捎了礼物过来,说是落落精心准备的,但陈长生还是感到了些许失落。



有多久没见过落落了呢?好像要追溯到与教宗的那一战之中,只是让他也没有想到的是那来不及相见的那一面竟成了永别。



三年后,有容的身子逐渐沉重起来,他便寸步不离的守着,有时候他还会想这样的日子过着倒也不无趣,只是他没想到,就是这个时候魔族和人族联合起来去攻打妖族。



等他得到消息赶到妖族的时候,整个白帝城残破不堪,红河成了血河、两岸横尸片野,相当初落落带他参加晚会的时候是多么的热闹,现在就有多么的凄凉。



他找了很久最终在神山脚下见到一脸漠然的轩辕破。



“轩辕破,落落她…她可还好?”颤抖的声音从陈长生口中传出,他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看到了轩辕破手中那一抹带血的落雨鞭,他的心里是无尽的恐惧。



“先生,我依然尊重你,我也相信你没有参与这一场屠杀。”轩辕破抿了抿嘴接着道:“可是先生你为什么不早点赶来,你早点赶来殿下她也不会…”



陈长生不知道是如何走出妖族回到神国的,轩辕破哽咽的声音还在他耳边回响“殿下她为了保护妖族最后的根基以身殉葬。”



他还说:“先生,人族参与了这一切,我不想怀疑你,但日后我也不会再见你,你就当这世上再无妖族了吧。”



陈长生不理解一向宽厚善良的师兄为何会变成这样,直到他见到他的师父计道人。原来这一切都是他的师父策划的。



陈长生没办法替落落报仇,你看,你师父就是这样软弱,落落,对不起。



后来陈长生将国教学院改成了“有悔阁”,从此闭门不出,也不见师父与师兄。



再后来徐有容诞下一女,陈长生取名为:陈思落。



她曾满怀期待,最终失望而归。



三年的时间,说长也长,说短也短。长到天界夜神殿下与火神殿下水火不容。也短到转瞬而逝。



月下仙人曾借着探望润玉的由头来劝润玉放弃与锦觅的婚事,却从来没有人真正为他想一想,在叔父心中永远只有旭凤一个侄子,而他不过是一个爹不疼的孩子,他也想要叔父的关心和爱护。



他不是想要那个地位,也不是非要和锦觅成亲不可,他曾一度退让隐忍,可结果呢?他得到了什么…



不过是一句罪臣之子,娘亲、落落为他而死。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好人有好报一说。



与锦觅的婚事还有两日便要举行,魇兽的梦珠让锦觅认为旭凤是凶手,他便顺势加了一把火,让锦觅铁了心认定旭凤便是凶手,所谓的不过是权衡之计。



旭凤也不无辜,他不是什么愚笨之人,这凶手是谁他怕是早已清楚,不过是自家人,他没有什么帮理不帮亲的理由。纵使他爱锦觅,可他从来没为锦觅想过,如果他想过就不会在成亲之际毁了她的清白。



娘亲、落落,润玉会帮你们报仇的,在等两日,两日就可。

白玢亭123

43 筹划

这些日子疫情严重,希望各位小伙伴小可爱们都能够保重身体、注意安全。

拖更是我的错,但好像在家待着都把我给养懒了,哈哈哈


白落衡好似做了一个梦。梦里她回到了幼时自己离开白帝城去到神国的时候。

在那里她认识到了很多好朋友,还有那位白衣先生——她的师傅陈长生。


他的轮廓随着画面的出现瞬间清晰起来,把他放在人群中依旧是最显眼的那一个。不管时间过了多久,师傅永远是她少年时光中最耀眼的存在。


当她走过她的一生,她遇到的人不算多却也不少。唐三十六、莫雨姐姐、小黑龙、徐有容、金叔叔,还有……还有谁呢?


这心里好像是空了一块,这问题出在...

这些日子疫情严重,希望各位小伙伴小可爱们都能够保重身体、注意安全。

拖更是我的错,但好像在家待着都把我给养懒了,哈哈哈














白落衡好似做了一个梦。梦里她回到了幼时自己离开白帝城去到神国的时候。

在那里她认识到了很多好朋友,还有那位白衣先生——她的师傅陈长生。


他的轮廓随着画面的出现瞬间清晰起来,把他放在人群中依旧是最显眼的那一个。不管时间过了多久,师傅永远是她少年时光中最耀眼的存在。


当她走过她的一生,她遇到的人不算多却也不少。唐三十六、莫雨姐姐、小黑龙、徐有容、金叔叔,还有……还有谁呢?


这心里好像是空了一块,这问题出在哪里她却想不起来。只是觉得她的一生不止于此。


随着她的一生完结,她眼前蓦地一黑。很久之后才开始出现点点星光,开始是一点、两点、三点……随后却是一大片一大片的星光涌出。她的眼里全是满满的星光。


“落落~”


好似别人再唤她,声音从远处传来,白落衡抬眼望去,一袭白衣站在那繁星点点中,一人一鹿相伴,她却看到了满身的孤独。


“落落~”声音再一次传来,他是再唤自己么,可是不对呀,她都不认识他,可周围也没有旁人。只有一个原因他兴许是认错人了。


“这位小先生可是在唤我?”白落衡慢慢走上前去。只见那人缓缓抬起手,放在她眼前:“落落,我们回家了。”


“回家?”虽然有些疑惑,可是她为什么从心里不会排斥他呢?而且在他面前她为什么那么有安全感。


“对,我来接你回家了”那个声音再一次想起,让她不得不脱口而出:润玉。


她将手放到了那人手中,随着他一起慢慢向前方那道光亮处走去……


再一次睁眼,眼前的景色又不一样了,满是书香气的房间,以及……


“师…傅…”


陈长生瞬间清醒,十分惊喜地看着白落衡“落落,你终于醒了。”


东海


回来这半个月,敖谦的身子依旧不是特别爽利,起码的喝水食饭还是可以维持的,毕竟昏睡了这么多年,下床还是有些困难,好就好在东海不比魔窟,灵力充沛,养起来倒也不费劲,只需要些时日便可。


“水神、风神故去,何人所为,你可有些端倪?”敖谦的声音还有些沙哑。他微微咳了两声。


“不过是天后的爪牙罢了,想来和那旭凤的表妹穗禾有关。”润玉慢慢从帘子前走了出来。脸上没了那份温润从容,多了一份沉着冷静。


“毕竟琉璃净火这种法术,天后不至于教给别人,穗禾是她看中的儿媳妇,倒也有些道理。”

敖谦顿了顿,停了歇会儿才接着说:“玉兄这一招祸水东引倒也高明,怪就怪这天后善妒,杀了先花神不够还想杀了水神长女。”


“只是我没想到,她做了这么多坏事结果只是被囚禁起来,我娘亲她做错了什么、落落做错了什么?居然落得个这样的下场。”润玉情绪有些激动起来,眼中弥漫这恨意。


“或许错就错在生在天家。最是无情帝王处。玉兄还需振作起来。无论无何,只要你需要,我东海定会全力支持。”


“十三,多谢你,”润玉镇定了下来,想起要报仇的事,他绝不可能轻易放过他们。“锦觅要为水神守孝三年,我只需要暗示她旭凤与水神的死有些许关系,她拖着旭凤,这三年便是我最好培养势力的时候。或许动手之日可以定在我与锦觅大婚之日。”


“你还是不忍心伤害旭凤……”敖谦看得出来假装心很硬的润玉不过全靠一股仇恨撑着,他骨子里还是一个心软的人。


“我忍心,我会忍心的……”他一定会狠下心来替娘亲、落落报仇的,母债子偿是吗?那就试试吧,究竟是谁母债子偿。


待润玉离开后,小黑龙揭开帘帐走了出来,盯着润玉离开的背影:“他倒是很相信你。”


敖谦默了默道:“他太苦了,在这世上和他有过命的交情的怕也只剩下我了。”


“所以你打算趟这趟浑水了。”


小黑龙肯定的语气让敖谦不由得想笑:“你不是有答案了吗?我有些累了,你陪我休息会儿。”


“……”



菲木木

“他伫立于满天星光之中”

原图p2!srrx加长版第九期

#初试procreate

“他伫立于满天星光之中”

原图p2!srrx加长版第九期

#初试procreate

诗人和牧笛
今天的和服绒绒! (小练习 有...

今天的和服绒绒!

 (小练习 有照片参考 不妥删

今天的和服绒绒!

 (小练习 有照片参考 不妥删

诗人和牧笛
今天的一个小摸鱼。🤪

今天的一个小摸鱼。🤪

今天的一个小摸鱼。🤪

ライオン
磕了大半年的完蛋玩意儿!我快惹...

磕了大半年的完蛋玩意儿!我快惹不动了……带你回我的家乡,带你看家乡的草原和星空。关于他们,如此美好的故事还会继续,不会完结。

磕了大半年的完蛋玩意儿!我快惹不动了……带你回我的家乡,带你看家乡的草原和星空。关于他们,如此美好的故事还会继续,不会完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