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天上掉馅饼

1291浏览    11参与
丁钢蛋还是那个丁钢蛋

这个是有一次我单排双肩管,开局一个竹笋都没有???没有!???还遇见一个调香师,,我。。然后边上一个祭司开了个洞我就过去碰碰运气,然后上天就赐给了我一个前锋hhh好巧不巧那边杰克也在追他,然后,没有然后了(❁´◡`❁)*✲゚*最后那格就完全是突发奇想,不用在意!!!(威廉在我心里还是个猛男的并没有我画的那么的柔弱hhh)

这个是有一次我单排双肩管,开局一个竹笋都没有???没有!???还遇见一个调香师,,我。。然后边上一个祭司开了个洞我就过去碰碰运气,然后上天就赐给了我一个前锋hhh好巧不巧那边杰克也在追他,然后,没有然后了(❁´◡`❁)*✲゚*最后那格就完全是突发奇想,不用在意!!!(威廉在我心里还是个猛男的并没有我画的那么的柔弱hhh)

池芷寒Jarie

感谢黑科技!这清晰度我枯了!
p1-2是年轻的京京
p3-5是天上掉馅饼的榴溜
p6-7是醉猴的阿德
p8-9是08年狼牙上映的时候吧

感谢黑科技!这清晰度我枯了!
p1-2是年轻的京京
p3-5是天上掉馅饼的榴溜
p6-7是醉猴的阿德
p8-9是08年狼牙上映的时候吧

方图南

【OMC/榴溜】 《午夜公车奇遇》

榴溜觉得自己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所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他现在觉得他妈这话说得太对了,哪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如今是馅饼没吃到,反惹一身麻烦。

榴溜像个二流子一样蹲在公交车站下头,身后的广告牌亮着光,唰啦一声换成护肤品广告。他蹲那儿也不安分,身子一前一后晃着。他烦呐,平白无故多了一个“妈“,被按着头说是人儿子,让他交那住院手续费的钱,他一无业游民,上哪去弄那几千块钱去;今天又凭空多出来一“表弟”,拿走了那天天上砸下来的馅饼——一装着珠宝的皮包,他气啊。

榴溜到底还是榴溜,一边后悔惹这麻烦一边舍不得那包。

夜风钻进榴溜敞开的衣领,冻得他一哆嗦。低头一看表,自己居然在外面晃了这么久,都...

榴溜觉得自己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所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他现在觉得他妈这话说得太对了,哪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如今是馅饼没吃到,反惹一身麻烦。

榴溜像个二流子一样蹲在公交车站下头,身后的广告牌亮着光,唰啦一声换成护肤品广告。他蹲那儿也不安分,身子一前一后晃着。他烦呐,平白无故多了一个“妈“,被按着头说是人儿子,让他交那住院手续费的钱,他一无业游民,上哪去弄那几千块钱去;今天又凭空多出来一“表弟”,拿走了那天天上砸下来的馅饼——一装着珠宝的皮包,他气啊。

榴溜到底还是榴溜,一边后悔惹这麻烦一边舍不得那包。

夜风钻进榴溜敞开的衣领,冻得他一哆嗦。低头一看表,自己居然在外面晃了这么久,都过了十二点了。

榴溜感到一丝困意,抓了抓头发,双手撑着膝盖慢慢站起来。麻烦归麻烦,觉还是要回家睡的。

上了公交车,车里空荡荡的,除了司机一个人也没有,他随便找了一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他把头靠在玻璃上,车子一晃一晃地往前开着,晃得直他犯困,街上的灯光在他的视线里渐渐模糊成了白茫茫的一团。榴溜上下眼皮正打着架。

榴溜没注意到车子在哪一站上来一个人,但他注意到那人坐到了自己旁边。

奇了怪了,这公交车这么多位子,偏偏跑我这来。

榴溜转头用他那双泛着困意的迷茫的眼睛瞅了那人一眼。

西装革履的,有钱人吧。

哐的一声,他又把自己那颗昏昏沉沉的脑袋靠回窗子上,抬头懒洋洋地看了看窗外。

还可以打好一会儿瞌睡。


伸向榴溜的咸猪手被xz粉丝拷起来了,钥匙被扔在了2020年2月27日后被困在墙外的ao3上。


“我靠,什么人……”

榴溜长长呼出一口气,打开车窗,将那名片揉巴揉巴,然后他愣了一下,把它塞进裤包里。

“万一哪天我要告他……”

榴溜嘟囔着,扣紧了衣领上的扣子。

FIN.

池芷寒Jarie

这是天上掉馅饼的导演!
那时候还是京包子!

这是天上掉馅饼的导演!
那时候还是京包子!

普普通通的BT
京哥的角色都好喜欢,想想先画这...

京哥的角色都好喜欢,
想想先画这几个

京哥的角色都好喜欢,
想想先画这几个

kiki

有时候我会在路上买一些馅饼回家。然后一块块的从阳台往下扔。我只想让那些经常抱怨生活很差劲的人们尽量乐观一点。。要相信天上是会掉馅饼的。 ​​​。。。

有时候我会在路上买一些馅饼回家。然后一块块的从阳台往下扔。我只想让那些经常抱怨生活很差劲的人们尽量乐观一点。。要相信天上是会掉馅饼的。 ​​​。。。

暮

【依旧摸鱼瞎写脑洞大】【水仙向】你说这点儿背的时候怎么啥事都有啊(三)

(室友没回来我没拷素材做不了作业来混个更(你)

对不起我就是这么专注冷门 人物get)

“那个,飞导啊......”

刚刚还跟够不着说“好,有你在这看店,我就可以踏踏实实的,回到剧组拍戏去了”的店老板正在打电话,语气还挺恭敬的

“什么飞导啊,我是你飞叔!”

“阿飞啊,咱们私底下可以这么喊但是......”

原来这店老板叫钱亮,的确是剧组的,道具组

以前开了个卖碟的店,没剧组什么事的时候就来守着他的店

白翔飞是他的发小同乡,也是剧组里的武术副指导兼武替

“行行行,亮子,你什么时候回剧组啊,招着人了么”

“招着了招着了我明天就能回去”

“快回来吧您嘞,道具组那边的...

(室友没回来我没拷素材做不了作业来混个更(你)

对不起我就是这么专注冷门 人物get)

“那个,飞导啊......”

刚刚还跟够不着说“好,有你在这看店,我就可以踏踏实实的,回到剧组拍戏去了”的店老板正在打电话,语气还挺恭敬的

“什么飞导啊,我是你飞叔!”

“阿飞啊,咱们私底下可以这么喊但是......”

原来这店老板叫钱亮,的确是剧组的,道具组

以前开了个卖碟的店,没剧组什么事的时候就来守着他的店

白翔飞是他的发小同乡,也是剧组里的武术副指导兼武替

“行行行,亮子,你什么时候回剧组啊,招着人了么”

“招着了招着了我明天就能回去”

“快回来吧您嘞,道具组那边的人完全不够啊!连我们武行都去帮忙了!”

打电话都直冒汗,白翔飞擦擦汗,今天可真热

突然见着准备道具的几个工作人员好像在小声说着什么,

“诶,你们见着那个装首饰的袋子了么。明天有场戏要用啊”

白翔飞想了想,摇摇头“不知道,等亮子明天回来问问吧”

“你的老板,同时也是一个电影导演”

“什么大明星小明星,不都是一演员吗”

老板紧紧的握住他的手“恭喜你,你已经是一位电影节的从业人员了!”又凑近了够不着,小声的说

“你已经离影视圈很近,很近了”

够不着一路跟榴溜说着刚刚和老板的对话,却没见着榴溜压根没理他,溜着边走的一路直冲到网吧

门口有点吵,三五成群的拦着两个人,看起来是一些地痞见着脸生想讹几个钱,两人绕了下进的网吧

啪嗒啪嗒,键盘录入的声音

“如果你见到我,你会认得我,我是你命里注定的那一个,在十三亿人群中等待了N多年,只为了与你相见的那一刻”

“嘀嘀嘀嘀嘀”QQ消息马上回了过来

“如果我见到你,也许已忘记你,记得要提醒我,当我感动落泪时,就会回忆起这场N多年的回忆”

够不着琢磨着榴溜又跟哪个姑娘聊天去了,在网吧旁边的便利店买了瓶水,还顺便买了份报纸打算看行情

网吧门口站着个带着墨镜的人,一手揣兜一手拿着啤酒易拉罐,他啐了口啤酒看着远处

顺着他的方向,够不着见着刚那群混混在打架

最中间的人看起来很年青,带着个帽子,手上拿的就是个路边随手捡的棍子

那人左一挡,右一击,脚步都没有动过

可拿着刀的混混们就这么被打倒了,一个个趴在地上动都动不了,哎呦哎呦的喊着爹娘疼的

“别闹太大,走”

门口喝啤酒的突然说了一句,那青年看都没看地上躺着的人,两手伸懒腰一样的把棍子搭在了肩上走了过来,两人一起朝着胡同儿那边走了

感觉不像外地的啊,不过够不着也没细想

网吧几个网管还讨论着这口恶气出的好啊,这几个混混起码一个星期不敢过来

够不着没怎么注意,径直向着榴溜那台电脑走过去

“溜边的黄花鱼”和“流浪的波斯猫”是在一个本地同城聊天室认识的,都好些年了

起初的时候群里还有不少有趣的人物,比如说“镶牙的草原狼”“多情的竹片剑”“电影没有七米五”等等奇奇怪怪的名字

榴溜也很喜欢看电影,所以经常和这个名字里带电影的人聊天,对方也很和善,两人都聊得很开心,后来这个人说他要去外地了,就没怎么回过消息了

“怎么样,感动吧?”榴溜得意的跟够不着炫耀他的聊天记录

“这妞不错吧?流浪的波斯猫......透着那么股灵气儿!”

“哎呀!这越好听的名儿越可能是个恐龙!走了我请你吃饭去!”

“诶我正跟人姑娘聊天呢我得说个再见——”

“不是找工作吗,你怎么跑了啊”

榴溜吃一口面,白一眼,继续吃

“明明是你来面试,这回头,让我跟大妈,怎么交代?”

哟今天这行情不错,榴溜翻着报纸心想

“以后跟这导演混好了,我肯定赚大钱!等我当了大腕儿,咱打一的去意大利吃洋馅饼!”

德行,打的就能去那是必胜客,榴溜喝了口啤酒

“诶哥,你说,这不是天上掉馅饼么?”够不着若有所思的说道

"小心馅饼太大,把你砸死啊”

家家听亮子说完自己便宜招工看店的过程,想都没想的损了句
亮子下午就来了趟剧组说帮点小忙,说他今天招着人了关门早点,明天叫那人清早就去开门弥补损失

不过都快收工了,好几个工作人员都各自聊着天

“你们是没见着那小子那傻劲啊~旁边一个小伙子看着倒是挺机灵的,不过他不想干,哎”

“哎这年头有几个不想赚大钱啊,那小伙子肯定是觉得你给太少了吧”白翔飞笑道

“诶对了亮子“白翔飞突然想起了个事“你们道具组不是有个——”

“你们几个说什么呢开工了!阿飞!程哥找你说下一场的动作呢你怎么还在这啊!”制片在摄像机旁吼着

“是是是我马上就过去!”白翔飞忙答道,又转过身拍拍家家和亮子的肩

“行了,干完活,咱们几个才有馅饼吃"

“就是,还是阿飞说的在理”家家点点头

“你就赚那500块钱吧”

榴溜一口气喝完一杯啤酒,拿着刚刚买的那份报纸

“你捡着馅饼儿了,你买单”

报纸拍了拍够不着的背,扬长而去

“亮子啊,前两天那个首饰包你知道在哪么?”道具组的小莉问

“首饰包啊?哦!在库房呢,我去找找”

他才刚打开库房门,就看到一个人从窗口翻了出去

“坏了!”钱亮心提到了嗓子眼,要是被发现丢东西了——

“诶,亮子,你怎么了?”阿飞走过来,见钱亮眼神一直在望窗户看

“阿飞?你怎么来道具库房了?”

“哦我要找两柄刀,之前拍打戏被打断了”

“就你一个人?”“是啊”

“......”钱亮看看窗,又看看阿飞,低头又抬头“哎......”

“亮子,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榴溜手上拿着一石块,溜着边儿画着线,墙上还有不上线条,看得出来都是他干的

“什么啊,以为500块钱,就天上掉馅饼了,出息!还大明星,大导演,切”

榴溜不屑的把石块丢在地上,手插回裤袋里

“真能掉馅饼?能砸你头上?”

话刚说完,榴溜突然觉得咦好像有点不对

怎么感觉有股杀气从上面传来——

!?

抬头,一个黑色的包,咵嗒一下就砸在了榴溜的头上

这概率,估计跟被楼上花盆砸到差不多吧

看来这天上能掉的,不只是馅饼啊

我,榴溜,男,三十岁,中午吃的炸酱面,酱有点咸,啤酒喝了一杯

没做梦啊

榴溜睁开眼,马上被闪瞎了

那一包里竟然全都是首饰!黄金,白银,铜,玉石,玛瑙

......至少看起来应该是这些东西吧反正都挺闪的

榴溜傻了

......

............

....................

表面上是趴在地上和这一包珠宝对视,实际上榴溜心里已经脑补了无数种可能——

还给失主——失主献花——奖金支票

榴溜觉得自己似乎已经问到了花束的香味,他正捧在手里,另一手拿着支票,上面的数有好几个零呢

或者——

还给失主——损失东西——锒铛入狱

榴溜仿佛伸手就能摸到冰冷的铁窗,手上被手铐勒出的红印在疼

不不不这怎么行——

跑!

想都不想,榴溜直接抱着包就跑了

他一直盯着包,没看到后面一个身影从墙上跳了下来,凶神恶煞的蒙着面,手上还拿着刀

榴溜漫无目的在胡同儿里乱跑

不要碰着什么人啊....千万别啊......

前面胡同儿拐角好像有个人

是早上那个在音像店门口戴着墨镜的......黑社会?

TBC

科普一下白翔飞w今天网太差图片老是失败OJZ改天再补图吧......

脑洞的时候就决定把他写进来了,正好是剧组的

也满足了我拉一群冷门人物一起玩的心(

说白了就是武替和大明星之间的爱情,当年我一直觉得这片太扯,直到我看到了蔡少芬和张晋的新闻(

当年我看这片的内心充满了......

......表哥快来啊阿飞泡你表妹(

看战狼的时候我一直在想女主叫龙啸云是因为阿飞已经泡过林诗音了么

但是说真的,京少和萧大妈完全不是一个画风ㄟ( ▔, ▔ )ㄏ

所以我当时就没看完( 

飞导和飞叔,还有关于天上掉馅饼的那几句话其实都是原剧里的台词23333


为了写文又把这部翻出来看了几集,突然觉得其实白翔飞就是照着京少写的吧,大家都叫他阿飞,人正直单纯乐天,好打抱不平啥的

如果京少像张晋那样武行出身可能真的会像剧里这么做吧

不过讲真这个人物有些地方挺渣男........这片也不好看

钱亮和家家都是这部剧里白翔飞在剧组的朋友,只是把这几个人物写进来而已

这篇文主线是天上掉馅饼,其他都是只写了人物进来借用原人设而已(

我又要修罗了RY下次啥时候能更啊啊啊(望

新一轮作业+考试+调研要和复联2一起开始了RY

不管是写文还是画图都是脑洞大于手速和空闲时间伐开心

暮

【依旧摸鱼瞎写脑洞大】【水仙向】你说这点儿背的时候怎么啥事都有啊(二)

(为什么我每次用手机端再改下重新发布每一段就会间隔十行(望

这天榴溜妈正做菜呢,见着榴溜他两回来了赶忙叫他们帮着弄菜,又顺手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儿

“诶,儿子,你不是爱看电影么?这回啊让你天天看电影儿还是免费的!”

 面写着个名儿,叫什么明星音像店

诶这破名字,给你几张海报你还当自己是影视城了?

“妈都跟你联系好了,你去面试一下,试用期五百,转正八百——”

“哎哟妈诶...”榴溜妈的话还没说完呢,就见着榴溜一脸的嫌弃不情愿,瞬间整个人做仰天长叹欲哭无泪状,转头心塞扶门框

“您饶了我吧,八百块钱够干嘛用啊”说着手上还不停挠着门框,跟个猴儿似得

“去不”

“不去”

“去...

(为什么我每次用手机端再改下重新发布每一段就会间隔十行(望

这天榴溜妈正做菜呢,见着榴溜他两回来了赶忙叫他们帮着弄菜,又顺手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儿

“诶,儿子,你不是爱看电影么?这回啊让你天天看电影儿还是免费的!”

 面写着个名儿,叫什么明星音像店

诶这破名字,给你几张海报你还当自己是影视城了?

“妈都跟你联系好了,你去面试一下,试用期五百,转正八百——”

“哎哟妈诶...”榴溜妈的话还没说完呢,就见着榴溜一脸的嫌弃不情愿,瞬间整个人做仰天长叹欲哭无泪状,转头心塞扶门框

“您饶了我吧,八百块钱够干嘛用啊”说着手上还不停挠着门框,跟个猴儿似得

“去不”

“不去”

“去不去”

“就不去”

榴溜看着跟恨不得整个人都塞进门缝儿里去

“你看看你”榴溜妈拍拍他的背“工作工作没着落,媳妇儿媳妇儿没着落——”

“诶谁没着落啊!”榴溜听到这话心急了,亲妈诶哪能这么说啊,说的你帅哥儿子要打一辈子光棍儿似得!

“要找也得找个合适的吧,不能找一他这样的啊”

够不着一脸无辜的看着这娘俩,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啊我不好好地在干活么.....

“你!要不,你去面试,要不你——”

榴溜妈见着榴溜还是一脸——她猜的,榴溜脸还准备着塞门缝儿呢——不情愿,再想起自己这些年来把他们两个拉扯大,真是越想越心酸

可怜天下父母心,点儿背养个熊孩子。熊到三十不正经,就等天上掉馅饼,哎

“哎呀我的老头子,我的老头子,你睁开眼睛看看你这不听话的儿子”榴溜妈知道榴溜最怕他过时的爹了,果然,她才说第一句榴溜就转过来了,脸上有点挂不住

这倒霉孩子本性倒还是善良的,哎,要是能正正经经的就好了

“好了好了妈乖了乖了啊~”榴溜捧着母亲的脸,在她嘴里塞了块糕点

“这才像话嘛”榴溜妈咬了一口糕点,看着出门的两小伙

我自己做的糕点就是好吃,恩,又去厨房拿了一块

“我到北京了,在哪?”

“小海边的一个歌舞厅,我的人会去你住的宾馆接你的”

“好,我等着”

两人儿跟着音像店名片儿终于找到了这家店,说明了面试的缘由

榴溜一进门儿就见着这店老板正经八百的坐在那柜台边儿还带着个墨镜,心下腹诽着你是港片看多了吧,一个音像店老板还带个墨镜,你当你是黑社会啊?

那店主用铁打火机点燃了烟斗,待他香烟点好了他才上推了下镜框,露出一双带着些许疑问的眼睛,上下打量了眼两人

就两熊小子,高得那个一脸精灵得跟个猴儿似得,一进门儿就看着我这墨镜,我这墨镜可是出口转外贸的呢!

不过那小不点儿倒是憨憨厚厚的傻傻笑,看着还挺实诚

看毕又把装酷的墨镜戴回去,吸了口烟斗

“你两儿,谁面试啊?”

“他”“他”

音像店老板见着这两小子相互指着,不是说只有一人儿么

“我这哥儿面试”够不着儿解释着

“......成,您说吧,需要点儿什么?”榴溜依着边儿上的碟片架挠着头,一刻也安分不下来

“电影儿,熟么?”

“熟”“不熟”

嘿这两小子,上我这儿来演双簧?

榴溜一脸玩味的看着老板的这一身行头,他是入戏太深?

“榴溜哥你不是很熟么”“不熟”

“电影儿,平常看么?”

“看”“不看”

“他天天看”够不着儿心想榴溜哥在玩儿什么呀,平时可都是他拖着自己看电影儿的呢,怎么这时候又说自己不看了呢!

“阿甘正传?谁主演的?”

“汤姆汉克斯”“不知道”

不知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榴溜碰到了旁边架子上的碟片,他逮住了那张差点掉下去的碟片儿,正打算放回去

正在他们两儿正认真的提问答题呢,把碟片放回去的榴溜突然注意到店里进了个客人,那客人也看了他一眼

这年头怎么流行起戴墨镜儿了,都当自己是黑社会老大?榴溜心想着

天养生确定他们的人明天才能来,无聊的走出酒店在街上闲逛着

也不知道离开多少年了,北京城看着也比原来繁华多了,就像当年憧憬着的香港

他还记得以前胡同儿巷里的邻居们,但是自己如今也不可能回去见他们

算了,不想这些了

他就这么漫无目的的走着,发现路边儿上有家音像店

在香港那么多年,天养生也养成了逛音像店的习惯

以前在大陆的时候,练完功,听说有什么好看的电影儿都会跟着大家伙儿一起去看,他最喜欢看的就是少林寺,也是那时候心里就产生了“当李连杰第二”的想法

但休息的时间哪有练功的时间长,他不可能一有新电影就去电影院看,也跟别人学会了怎么上网,怎么下电影儿电视,怎么在网上聊天,等等

在北京的时候下电影电视啊这些看大家都习惯了,但是香港跟大陆可不一样

像平时在网路上下载的其实都是非法下载,特别是音像视频跟音乐这些东西,在香港,如果是没有付费的非法下载,被抓的话,可能罚款,可能坐牢

以前表演的戏班里有个一起来的人因为偷偷下了些大陆看不到的片子想带回去看,结果被条子查到了罚款了好几千港币,那个人把自己表演了好几个月的积蓄,还跟戏班里的每个人东拼西凑才凑齐了钱

香港就是这么残酷无情的地方,天养生低头看着货架上的港片笑笑

进门的时候柜台边儿的小子三分打量七分疑惑的看了眼自己,他也回看了过去

那小子好像是来应聘的,看起来就像他记忆里的京城痞少爷,可看他的穿着打扮,他的家境也就一般,甚至还有点邋遢,脖子还带个圈,眼睛倒是神采飞扬的

表面上他在认真仔细的看着货架上的每一张盘,实际上老板每提一个问题那小子都在贼笑

顺着望柜台看过去,天养生见着那店老板带着个墨镜点着个烟斗,心说难怪那小子那眼神,感情是觉得一天遇见两电影看多的神经

“妮可基德曼的前夫,是谁啊?”老板又提了一个问题

“汤姆克鲁斯啊!”够不着想都不想就回答

“恩哼哼哼哼”店老板发出几声阴阳怪气的笑“汤姆克鲁斯......的丈母娘是谁啊?”

榴溜听到这停止了摆弄货架上的碟片儿,和够不着一脸疑惑的问道

“谁啊?”

“哼哼”店老板又干笑了几声“妮可基德曼,她妈”

在影像店见证了全过程的天先生表示,他见过装X的黑社会,没见过这么装X成黑社会的音像店老板

有次是有两个帮派群殴时见着的一个披风蓝毛杀马特,手起剑过,一地白菜萝卜,啊不,是胳膊腿,他们正好开车路过。

当时天养思还说“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人用汉剑”

天养生微微一笑

“我当年用的也是一把银短刀啊”

话音刚落整个车厢的空气都凝固了

明明是在车里为什么觉得有阵阴风......

榴溜正百般无聊的坐在店外面等着老板跟够不着交代,没想到来一叫花子,拿着个空方便面盒子想跟他讨几个钱

榴溜本来不想给他钱的,但又觉着人家可怜,给了一次,还给了第二次,哎,又是一笔支出

没事儿,咱有素质!这点儿小钱算什么!

“其实你很懂电影,不是么?”

榴溜抬头是之前在店里看碟子的客人,今天怎么老碰到这种带着个墨镜就当自己是黑社会的人啊

“?”

“他每问一个问题你都在笑,但是...其实要来面试的人是你吧?”

夭寿啊,这黑社会老大什么时候还跟路边儿算命瞎子抢生意啦!

等等,人家只是带个墨镜而已啊......可怎么就这么觉得那店老板是装X,这个人是真的黑社会呢?

“......这工作我妈叫我来的,我不想干”

“这工作不是挺好的么,够清闲,还有片儿看”

“可我~的~伟大理想,她哪能理解啊!”他还特别在"我的”这两个字拖拖尾音儿

“我想赚的是大钱!可她整天唠叨我!说我游手好闲!”

“这都这是游手好闲吗?这叫等,待,机,会!”

那个戴墨镜的人笑了“那你都怎么赚钱啊?”

“炒股,博彩,麻将”

那人的笑容有点僵

“......没了?”

“恩对啊”榴溜点头“诶你觉得还有什么办法,能赚大钱啊?”

“抢银行押款车”那人平静的说

“诶这方法......慢着你等等!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哪能干违法乱纪的事啊!不过看你这一身派头肯定是个大生意人.....诶,人呢?”

榴溜抬头一看那人不在了,又左看右看,马路对面,都没有那个人的半点影子,一般人走了哪能一点痕迹都没有啊,莫非......

不是吧,大白天撞鬼?晦气!晦气!

榴溜回头看一眼店里,“这小子怎么还不出来啊!花都谢了!”

 

TBC

 

考完证这周作业差不多了来混更~~以后应该能至少做到周更

见面见面~~

下章有个大冷门人物恩(对不起我就是这么专注冷门......

暮

【依旧摸鱼瞎写脑洞大】【水仙向】你说这点儿背的时候怎么啥事都有啊(一)

生日来暗戳戳丢个开头......

关于我脑洞的天养生设定请看前篇http://momukl.lofter.com/post/30893b_61c0503

主天上掉馅饼&男儿本色&黑拳,水仙向,欢乐向,霸道黑社会大佬回大陆遇到京城脑洞大小痞子(什么鬼

有三个彩蛋人物(当然也是水仙((

这篇的设定是为了做生意来帝都的天养生遇到了被拖来在音像店面试的榴溜,估计对原剧情改动挺大的(

以及感谢  @谢少恭 妹子和@多罗叶菠萝妹子没有你们可能我也不会又想开新坑写脑洞了www

标题乱写的,说不定等写到后面就想改了(((

上一篇文自己都觉得我文里的...

生日来暗戳戳丢个开头......

关于我脑洞的天养生设定请看前篇http://momukl.lofter.com/post/30893b_61c0503

主天上掉馅饼&男儿本色&黑拳,水仙向,欢乐向,霸道黑社会大佬回大陆遇到京城脑洞大小痞子(什么鬼

有三个彩蛋人物(当然也是水仙((

这篇的设定是为了做生意来帝都的天养生遇到了被拖来在音像店面试的榴溜,估计对原剧情改动挺大的(

以及感谢  @谢少恭 妹子和@多罗叶菠萝妹子没有你们可能我也不会又想开新坑写脑洞了www

标题乱写的,说不定等写到后面就想改了(((

上一篇文自己都觉得我文里的和原作比起来天养生简直惨了一个立方......

然后突然发现好像还没有人带榴溜玩过啊人那么萌的脑洞大一个小伙233333

努力给天养生女王HE(

为了写这篇文拽上了我上铺的北方室友问方言2333333

顺便卖个安利,北方妹子喜欢赶作业的时候听郭德纲相声,受她影响我也跟着边听边做稿子,真的超高效2333333

本文中的所有“这”字请读成“zhei”“两”读成“lia”逮读dei(够

写文有写后面改前面的强迫症,所以我都是写完再发而不是写成连载......第一次弄连载OJZ

个人感觉这一段应该不会再改了就发出来了......希望能治好我写几万字才发的毛病(((抱歉让两位妹子久等了估计后面得考完证再继续写((

其实这文是第三人称的,第一段只是个前前前前景(

我,榴溜,打小就在北京城里长大,喜欢溜着边儿走,所以我爸啊,就给我起个名儿,叫榴溜

“诶哟你这倒霉孩子瞧你这德行!跟个猴儿似得!”

我妈自从上次单位里组织她们去看了个什么什么比赛以后天天在家怂恿我爸叫我去打门口那大树,每次我一过去,那家雀儿都飞了

那比赛她还拽着我去了呢,好看是好看,可回来我妈怎么就魔障了呢

“妈~~~我手疼~~您最好了~~~~~”

“榴溜哥,你才打多久啊这就喊疼了“

这小矮子是我发小儿,叫够不着

哎,其实也就我自个儿这么喊,我妈才不准我这么叫呢

可是你们瞅瞅他那德行,矮我大半截呢,啥都要我跟他拿,不喊他够不着喊谁啊?

“就是,明儿天又不上课你手疼也不碍事儿”

“哟妈我还是不是您亲身的啊您这么对我——啊啊啊啊啊!”

我一拳蹭到了那树皮上,破皮儿出血了!

“榴,榴溜哥你咋了!”

“甭理他,这倒霉孩子又变着法儿偷懒——诶榴溜你怎么了!你醒醒啊!”

看到手上那红色的一瞬间,我就两眼一抹黑,啥都看不见了......

“得,这倒霉孩子居然又怕疼还晕血........

———————————我是XX年后的分界线———————————

榴溜平时特爱看电影儿,天天看,虽然看的时候啊,没少被他老被妈骂来着

“你两都多大的人了,整天游手好闲的,还不找个工作啊!”

“哎哟妈您都说了N多遍了,那些工作才能挣多少钱啊您也不看看!你看人这些电影儿,人家分分钟就是几百万那!那神气!”

“你们两儿小伙子天天就只知道捣腾那个什么股票彩票麻将的,都说了哪有什么天上掉馅儿饼的事啊——”

“哟!汤姆克鲁斯出来了!妈您别说了我们看电影呢!”榴溜看着电影里明星出来了赶紧逮着够不着凑电视跟前去

榴溜妈看着这两儿不争气的小伙,叹了口气

算了,索性眼不见心不烦,直接回灶台跟前去了

“女士们,先生们: 飞机正在下降。请您回原位坐好,系好安全带, 收起小桌板,将座椅靠背调整到正常位置......”

将近三小时的漫长旅程,自然会在飞机上睡一觉养养神,这一声广播和下降带来的耳鸣倒是把他吵醒了,醒来后看着身边年轻人的的毛毯快掉了,顺手帮他拉了下重新盖上

这个孩子总是很怕冷,连这短途旅行中的睡眠都要盖上毛毯

把飞机上能翻的都翻遍了,倒是杂志上介绍了最近大陆上的一个新电影,看起来还不错,不过香港就不一定上不上映咯

看了眼窗外平坦广博的国际化大都市,虽然香港也是个国际都市,可在他眼里,终究是太小巧了点

“女士们,先生们,我们的飞机已经降落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外面温度是18摄氏度,飞机正在滑行,为了您和他人的安全,请先不要站起或打开行李架......”

自己有多少年没回来过了,他依稀还能记得西直门德宝饭店有一个老邮电局(注)

飞机轮胎稳稳落在地面上的那一刻

“我回来了,北京儿”

不是平时讲话时南方方言的软糯,反而带着浓浓的京腔

得,这站在故土上说话都变方言了

“原来,您是大陆人啊”

TBC

那是他采访时说的他家二祖宅子......南方人没怎么去过帝都又不敢乱举例OJZ

下次更文估计就是考完证了(望

毛三

叫兽名言

    @央视网新闻  :  俄罗斯不是免费医疗制度,而是一种全民医保制度。今天还有一个消息核实了,前年他们还宣布过失业人员不享受这个医保。我个人判断,凡是说“免费医疗”的,基本上都不可信。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中国人不要幻想免费医疗。——教授朱恒鹏。(财经网)

    财经网专门采访到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教授。朱教授在回答财经网记者提问时强调,在考虑有关公共政策问题时应牢记“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建议国人不要幻想所谓“免费医疗”。http://t.cn/zRbWpUE...


    @央视网新闻  :  俄罗斯不是免费医疗制度,而是一种全民医保制度。今天还有一个消息核实了,前年他们还宣布过失业人员不享受这个医保。我个人判断,凡是说“免费医疗”的,基本上都不可信。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中国人不要幻想免费医疗。——教授朱恒鹏。(财经网)

    财经网专门采访到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教授。朱教授在回答财经网记者提问时强调,在考虑有关公共政策问题时应牢记“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建议国人不要幻想所谓“免费医疗”。http://t.cn/zRbWpUE

     我没啥说的,只能送给猪叫兽一个叫兽名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