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天主教

3580浏览    689参与
失眠的米迦勒

本笃十四世

[图片]

本笃十四世|普洛斯彼罗·洛伦佐·兰贝蒂尼|生卒:1740年-1758年|Prospero Lorenzo Lambertini

——【只有了解身体我们才能治愈自己,这确实是所有这些问题的根本】

天主教的第二百四十九任教皇。

普罗斯彼罗出生在教皇国第二大城市博洛尼亚的一个贵族家庭,名字是难得不烂大街的普罗斯彼罗,父亲是马塞罗·兰贝蒂尼,母亲是卢克雷齐亚·布尔加里尼,他是五个孩子中的第三个。

普罗斯彼罗的早期教育由索玛斯坎会(CRS)的神父作为导师负责。在十三岁时进入罗马的克雷芒大学学习修辞学、拉丁语、哲学和神学。然后他成...


本笃十四世|普洛斯彼罗·洛伦佐·兰贝蒂尼|生卒:1740年-1758年|Prospero Lorenzo Lambertini

——【只有了解身体我们才能治愈自己,这确实是所有这些问题的根本】

天主教的第二百四十九任教皇。

普罗斯彼罗出生在教皇国第二大城市博洛尼亚的一个贵族家庭,名字是难得不烂大街的普罗斯彼罗,父亲是马塞罗·兰贝蒂尼,母亲是卢克雷齐亚·布尔加里尼,他是五个孩子中的第三个。

普罗斯彼罗的早期教育由索玛斯坎会(CRS)的神父作为导师负责。在十三岁时进入罗马的克雷芒大学学习修辞学、拉丁语、哲学和神学。然后他成功成为了托马斯·阿奎那的又一个粉丝——他终身都认为托马斯·阿奎那是他最喜欢的作家。然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突然喜欢上了法学,于是19岁时,他获得了神学博士和乌特鲁斯克法学博士的学位。

之后,他就承担了罗塔审计长亚历山德罗·卡普拉拉的助理工作。不久之后,他便被教皇克雷芒十一世看上了,认命他为宗教裁判所的顾问和信理部部长。在这个过程中,他成功收集了足够的材料给庇护五世封了圣,也许是这一段经历非常刺激,后面会发现他和圣人们杠上了①。

普罗斯彼罗一路升迁,本笃十三世上位第二个星期就认命他为锡奥多西亚的主教,同时又认命他为罗马梵蒂冈宫的保林小礼拜堂的主教,这两个教区之间距离非常远,在那个甚至没有汽车和导航的年代,普洛斯佩罗根本就去不了他的教区。当然,他自己还是在锡奥多西亚给圣母玛利亚建了一个教堂,这样万一哪天本笃十三世心不大了他就能天天前去祈祷。

然而因为本笃十三世一直没放过他,他最终是没去成②。

后又被认命为了安科纳大主教,但是本笃十三世依旧没有解除他其他职务,于是他依旧只能远程给本笃十三世送点东西表达自己的存在感,这个习惯一直延续到了他作为教皇的时候。

1726年12月9日,普罗斯彼罗被本笃十三世任命为枢机主教,但可能是因为本笃十三世忘了这事儿,他直到1728年4月30日才得到了升职公告。

本笃十三世去世后,新任教皇克雷芒十二世任命普罗斯彼罗为博洛尼亚大主教。在普罗斯彼罗担任大主教期间,他就教会公会议的主题撰写了一篇三卷的大论文《神圣公会议》,综合介绍了历史、教规、惯例以及每次重要教会公会议的程序。他公开说写这本书是为了为自己的教区争取作为教会公会议场地的资格,但是尴尬的是,直到这本书成为畅销书,他依旧没能等到他想要的公会议……。

教皇克莱门特十二世去世后,普罗斯彼罗参加了秘密会议选新教皇。秘密会议于2月18日开幕,但普罗斯彼罗直到3月5日才抵达。虽然最后他迟到的蹭进了选举会场,不过没关系,因为各国的介入和各方势力的角逐,教皇再次难产。

普罗斯彼罗到达现场之后,别人问起他教皇的人选,他回答说,“如果你们想选一个圣人,就选戈蒂;选一个政治家,就选奥尔德罗万迪;选一个诚实的人,那就选我。”

不管是他的自我推销打动了枢机主教们,还是作为第三者中了一枪,还是因为他富有学问、温柔、智慧与和事佬的名声。总之在第255轮投票中,他被选为了教皇,因为对本笃十三世印象深刻,他取法号为本笃,是为本笃十四世。

本笃十四世的教皇任期一开始就遇到了一个糟糕的局面,当时欧洲各地都在进行反犹运动,不过最主要的问题还是喜闻乐见的叙任权争端。本笃十四世成功地解决了大多数的争端——包括罗马教廷与那不勒斯王国、撒丁岛、西班牙、威尼斯和奥地利之间的问题都解决了。

之后,他就开始作死了,在《使徒宪法》中,他将所有占了教皇国名义上领土的国家都开了教籍,包括法国,西班牙和神圣罗马。并且声称“梵蒂冈的闪电就要苏醒了。”然后说着他就向帕尔马宣战了,这导致了耶稣会的修士们被各国驱逐。

之后,他就开始倒腾经济了,那时候教皇国欠债5600万斯库迪,并且每年还有20万的赤字,但是本笃十四世没有灰心,他先是削减了教皇国的军队,但是这不仅没有救活他的经济反而影响了他的军事活动。之后他又试图削减教皇国的收支和重建经济体系,但是反而发现教皇国的赤字更严重了。

最后,看不下去的‘政治家’奥尔德罗万迪枢机主教出马了,政治家不愧是政治家,在他的建议下,本笃十四世制定了一项新的税收,即在法律文件上加盖印花的纸上征税,但它没有产生预期的收入。之后,他又尝试对石灰、瓷土、盐、酒、稻草和干草征收了新的税收,提高了土地税、房租税、对男爵的封建补助金以及养老金,但是依旧没什么X用。

不过虽然有着这些财政问题,本笃十四世依旧感觉良好,他还是花大钱问英国卖了两艘护卫舰,还自己造了一艘名叫“本尼迪克”的大船,之后他还试图对港口进行现代化改造,但是被看着白条堆起来感到很胃疼的奥尔德罗万迪枢机主教阻止了。

之后他又打算在圣彼得大教堂南部建一座目标是超过其他建筑的巴洛克建筑集大成者。不过介于他到死都没还完白条,他只能嘱咐枢机们继续建,然而下任教皇克雷芒十三世因为没钱悄悄的忽略了这个计划。到了庇护六世终于重新启动了这个工程,然而因为拿破仑的入侵,从此就不了了之了。

本笃十四世多年来一直患有肾病。1758年,他的健康状况恶化,并于于1758年5月3日死于痛风,享年83岁,留下的遗言是“我把你交在上帝的手中。”

本笃十四世也许是坐在教皇宝座上的最好的学者之一,但这一点往往被忽视,他促进了科学、巴洛克艺术、托马斯主义的复兴和人体解剖的研究。他被形容为“被穆斯林教徒所热爱,被新教徒所尊敬,一个没偏爱的神父,一个没有亲信的统治者,一个没有裙带关系的教皇,一个没有虚荣心的作家,一个既不会被知识也不会被权力腐化的人。”③

——————————————————————————————

Ps.本笃十四世对身边的人都没有兴趣,准确的说,他对活人都没有兴趣。他只对死人感兴趣,传说有奇迹的死人他更感兴趣,本笃十四世热衷于解剖圣人遗体,对支持人体解剖的启蒙学者伏尔泰很有好感,并且在各大学都开设了人体解剖课程,并且鼓励信徒们捐出自己的遗体。

目前可以知道,本笃十三世和菲利普·内里都遭到了他的毒手,他发现本笃十三世的心脏大小大于常人。用解剖破解了内里的奇迹传说,并割下了内里的心前组织做了标本当纪念。

【还很闲得慌的割出了小心心的形状】


①本笃十四世任教皇年间一共封圣了七位圣徒,但是不知道他和查理曼与尼古拉·阿尔伯加蒂(尼古拉五世纪念的那位尼古拉枢机)有多大仇,他取消了这两位的圣品。

②本笃十四世有非常严重的路痴,这两个教区之间可能距离并不是太远,但是对于他来说比爬珠穆朗玛峰还难。偏偏本笃十四世还不是宅男,喜欢出去到处跑,总是带着假发化妆后出门去逛街,顺理成章的就找不到回家的路了。为了防止这种事总是发生,他特意在路边设立了很多的路牌。

③外界对本笃十四世的评价很高,但很有可能是因为本笃十四世是个学术型教皇,政治和经济方面双废,无法对外界的国家造成任何威胁。而且他对于还击学者的攻击也不是很积极,他几乎从不拒绝任何世俗的要求,甚至允许詹森派参加大赦,因为他表示自己不同意也没用不如你好我好大家好,所以当时的外界普遍认为他是个好教皇。

失眠的米迦勒

Kuso图,来自昨晚的灵感

马可:下面是医生组和瘟疫组的对决!我是主持人马可!

塞巴斯蒂安:【扭头】哼,这两个菜鸡都不用我出手。
洛克:【瞪】就这俩?来吧正面上啊!
科斯马斯:【看马可】主持人,这匹配机制是不是……
达米安:哥,我觉得对方好强啊……
[图片]

原图:《圣马可加冕图》

[图片]

马可:下面是医生组和瘟疫组的对决!我是主持人马可!

塞巴斯蒂安:【扭头】哼,这两个菜鸡都不用我出手。
洛克:【瞪】就这俩?来吧正面上啊!
科斯马斯:【看马可】主持人,这匹配机制是不是……
达米安:哥,我觉得对方好强啊……

原图:《圣马可加冕图》



失眠的米迦勒

克雷芒十二世

[图片]

O.F.S |克雷芒十二世|罗伦佐·科尔西尼|1730年~1740年在位|Lorenzo Corsini

——【这就是你为什么哑口无言了】

天主教的第二百四十八任教皇。

罗伦佐出生于意大利的佛罗伦萨,家世显赫,父亲是佛罗伦萨的贵族巴托洛梅奥·科尔西尼,母亲是伊丽莎白·斯特罗齐,科尔西尼是商人和全欧洲的快递业一把手,罗伦佐基本是出于佛罗伦萨权力的最顶层。

罗伦佐幼时在佛罗伦萨学习,后到在耶稣会罗马大学和比萨大学学习,23岁时顺利获得了法学博士学位,他有一个大神叔叔内里·科尔西尼,是教会的枢机主教,这个叔叔很喜欢他,在罗伦...


O.F.S |克雷芒十二世|罗伦佐·科尔西尼|1730年~1740年在位|Lorenzo Corsini

——【这就是你为什么哑口无言了】

天主教的第二百四十八任教皇。

罗伦佐出生于意大利的佛罗伦萨,家世显赫,父亲是佛罗伦萨的贵族巴托洛梅奥·科尔西尼,母亲是伊丽莎白·斯特罗齐,科尔西尼是商人和全欧洲的快递业一把手,罗伦佐基本是出于佛罗伦萨权力的最顶层。

罗伦佐幼时在佛罗伦萨学习,后到在耶稣会罗马大学和比萨大学学习,23岁时顺利获得了法学博士学位,他有一个大神叔叔内里·科尔西尼,是教会的枢机主教,这个叔叔很喜欢他,在罗伦佐毕业后就一直在训练他的法律水平。后罗伦佐的父亲和叔叔相继去世,身为长子的罗伦佐应该依照继承法成为科尔西尼家族的继承人,但是罗伦佐选择放弃继承权加入教会成为神职人员——只不过涉嫌买卖圣职的,罗伦佐花了三万盾。也许是出于佛罗伦萨人特有的艺术眼光,他对艺术品特别感兴趣,不惜花大价钱去买艺术品,并且致力于扩建他的大神叔叔给他的遗产之一的图书馆。

后克雷芒十一世上任,他非常喜欢罗伦佐,封他为枢机,并且任命他为圣库长。这种备受恩宠的状况一直保持到本笃十三世的时候。

后本笃十三世去世,大家又要开始选新教皇啦,当时的候选人中并不包括罗伦佐。但是故事进展的就是这么主角光环:在选举过程中康帝枢机主教扑街了、因佩里亚利枢机主教被西班牙国王一票否决、达维亚枢机主教取得了大部分的选票,但是他说啥都争取不过来三分之二选票的最后一票而放弃了挣扎、美地奇枢机主教是美地奇家族最后的一个男崽,因为顾忌他上任后可能会强行给家族续命所以PASS。就这样,这些候选人一个一个的都落败了,最后只剩下了科尔西尼的罗伦佐,于是罗伦佐就这么被选中了。

罗伦佐为了纪念克雷芒十一世而取法号为克雷芒十二世。克雷芒十二世是第六位,也是最后一位出身于佛罗伦萨的教皇。克雷芒十二世上任时体弱多病,经常因病卧床,视力很差并最终于两年后彻底失明。但这并不能阻止他躺在床上通过倾听来进行事务处理,他将周围的人都换成了自己家族的人,不过目的只是为了让家人照顾自己,而不是中饱私囊偏袒亲族①。

克雷芒十二世刚上任就把前任本笃十三世宠信的贪官科西亚处以巨额罚款并且有期徒刑十年。为了恢复国库,他还恢复了前任禁止的彩票,这让教皇国的收入有了极大的改善——每年稳定收入50万盾。这让克雷芒十二世有充足的闲钱去修建罗马城和购买艺术品。他任用建筑师亚历山德罗·伽利莱重新设计圣乔凡尼教堂的大门,并且克雷芒十二世在这座大教堂中竖起了一座宏伟的小堂来纪念自己的远亲圣安德烈·科尔西尼。重建君士坦丁凯旋门①,并修建了奎里纳尔观的政府宫。克雷芒从枢机主教亚历山德罗·阿尔巴尼手中买下了价值6万盾的雕像,铭文等藏品收藏到卡皮托博物馆。克雷芒还铺设、拓宽了罗马的街道和通往城市的道路。他建立了罗马著名的特莱维喷泉。另外可喜可贺的克雷芒十二世终于成功排干了一个沼泽地——虽然以上的这些建设,克雷芒十二世从来没有亲眼见过它们的样子。

但是在政治上克雷芒十二世不是很成功——在他上任后不久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爆发,对战双方是法妖和奥受,在这场战争中克雷芒十二世表示中立,很快奥受就打到意大利北部武装示威,克雷芒十二世不得不给了奥受西班牙的宣称,然后喜闻乐见的,奥受输了,结果教皇国遭到牵连失去了对乌尔比诺的附庸权。

克雷芒十二世是第一个反对共济会的教皇。强烈反对法国的詹森派。意图和东正教、科普特和好。理由不明的册封了法纳西奥为最年轻的枢机主教之一,年仅八岁,另一个最年轻的红衣是良十世册封的,也是八岁。

在传教方面,克雷芒十二世派方济各会士到非洲的埃塞俄比亚传播天主教。而对于亚洲地区的传教中发生的冲突,特别是对中国和印度教会礼仪问题,克雷芒十二世坚持前代教皇的态度,尤其是克雷芒十一世的态度,重申禁令,这让传教事业困难重重。

克雷芒十二世与1740年因为痛风而去世,他的遗体被埋葬在圣约翰拉特兰大教堂。

—————————————————————————————

①尽管如此,他的亲戚还是在欺负他是个瞎子,悄悄的把他宫中的东西都搬走了,连只猫都没留给他,当然外人看到了也不敢问也不敢说,直到克雷芒十二世去世时,他都不知道他们的所作所为。

失眠的米迦勒

本笃十三世

[图片]

S.D.+O.P.|(天主之忠仆)本尼迪克十三世|文森佐·玛丽亚·奥尔西尼|1724年~1730年在位|Vincenzo MariaOrsini

——【不要把朕牵扯到你们的争吵中去】

文森佐原名叫皮埃罗·弗朗斯切科·奥尔西尼。文森佐的出生于古老的罗马贵族家庭奥尔西尼,父亲是奥尔西尼的斐迪南三世,家中一共有六个孩子,文森佐是长子,家里的爵位理应由他继承。

文森佐又是一个老爹去世的早的典范,文森佐8岁的时候他爹就去世了,在文森佐成年的时候便会继承爵位,但有一次他去威尼斯旅游偶遇克雷芒九世,果断吃了他的安利,所以成年的时候拒绝...


S.D.+O.P.|(天主之忠仆)本尼迪克十三世|文森佐·玛丽亚·奥尔西尼|1724年~1730年在位|Vincenzo MariaOrsini

——【不要把朕牵扯到你们的争吵中去】

文森佐原名叫皮埃罗·弗朗斯切科·奥尔西尼。文森佐的出生于古老的罗马贵族家庭奥尔西尼,父亲是奥尔西尼的斐迪南三世,家中一共有六个孩子,文森佐是长子,家里的爵位理应由他继承。

文森佐又是一个老爹去世的早的典范,文森佐8岁的时候他爹就去世了,在文森佐成年的时候便会继承爵位,但有一次他去威尼斯旅游偶遇克雷芒九世,果断吃了他的安利,所以成年的时候拒绝继承爵位,坚决要加入多明我会,取洗礼名文森佐·玛丽亚·奥尔西尼加入了多明我会,主修神学和哲学。

然而事情就是这么神奇,文森佐打算这一辈子就窝在多明我会里孤独终老,但是教皇克雷芒十世可能是因为恩人教皇克雷芒九世的缘故知道了他,于是就无视文森佐的懵逼脸,把他提拨为了神父,然后又提拔为主教,不久后又提拨为贝内文托大主教,最后成为了枢机主教。在这期间他成为了塞拉菲纳的密友①。

教皇英诺森十三世去世后,又要开始教皇选举啦,出乎文森佐意料,大家都把投票目标锁定在了他的身上,美名曰他过着一种圣洁简朴的生活,文森佐原地爆炸,马上拒绝了这个结果,认为自己不配当教皇。但在枢机们长达三个小时的轰炸下,最后他只能不甘心的接受了选举结果。文森佐取法号本笃十三世②,目的是为了纪念本笃十一世,因为本笃十一世也是多明我会的人,他表示亲切。

根据后来的教皇本笃十四世的回忆和评价,本笃十三世对统治完全没有任何概念,于是他就开始特立独行了。比如在加冕仪式的时候就闹的乱子:按照常理,应该是教皇加冕后枢机们排队来亲教皇的鞋子,然而本笃十三世却在加冕后自己跪下亲吻地面,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的枢机们表示很尴尬,你说教皇都亲地面了,我们到底应该亲鞋子还是亲地面呢?而在后排吃瓜的群众因为离教皇太远看不到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教皇突然消失了,于是他们以为教皇晕倒了大惊失色的涌上前去挤倒了前排的人造成了踩踏事件。

本笃十三世热爱禁欲主义和宗教仪式,他极力想要制止神职人员颓废的生活。在听说罗马城内有赌谁会上任的博彩业后,他马上禁止了博彩业。他还露出了册封狂魔的真面目,在上任的短短六年里封圣了16个人,29个枢机主教,并册封了139个主教,严重挤压了高达90%的世俗塞主教产业。他建造了著名的‘西班牙阶梯’并且成立了梅卡里诺大学。

本笃十三世可能是因为政治经验不够,任命了枢机主教克罗西亚当自己的财政总管,然而大家都知道他是一个贪官只有本笃十三世自己不知道,这件事为他招了不少黑,直到下一任教皇上位才把他流放出了罗马。

1730年,有一个枢机主教扑街了,本笃十三世出席了他的葬礼,然而在葬礼上他偶感风寒,不久之后就扑街于感冒引起的炎症上。

本笃十三世埋葬于圣彼得大教堂中③。

——————————————————————————————

①塞拉菲纳是一只妹子,因为神秘主义者的身份被宗教裁判所关了两年。当时身为贝内文托大主教的文森佐下令让裁判所释放了她,因此他们成为了一辈子的好朋友。现在这个妹子已经是V.B.的级别

②这里有一个小插曲,文森佐开始坚持要叫自己本笃十四世,因为他认为十三是不吉利的数字,但是在枢机们的轰炸下他不得不改回了十三世。 

③根据死后的尸体解剖(我十分怀疑是本笃十四下的手),他的心脏非常大。

失眠的米迦勒

英诺森十三世

[图片]

↑英诺森十三世|米开朗基罗·德·康帝|1721年-1724年在位| Michelangelo deiConti

——【耶稣会应该停止接受任何来自中国的新成员】

自从英诺森三世以来,康帝家族就一直是很有名气的贵族,只是他们比较低调,别人不惹他们他们也不会闹腾乖乖玩种地流。

米开朗基罗是英诺森三世的后裔之一,但是他并非塞尼支,而是波利支。米开朗基罗是家里的大儿子,理所当然继承了自家的公爵领地。的初高中是在耶稣会学校完成的学业,之后在罗马大学接受法学教育,在获得教会法博士和民法博士后,米开朗基罗突然抛弃了自己的爵位和领地,选择去当神父①。

米开朗基罗于...


↑英诺森十三世|米开朗基罗·德·康帝|1721年-1724年在位| Michelangelo deiConti

——【耶稣会应该停止接受任何来自中国的新成员】

自从英诺森三世以来,康帝家族就一直是很有名气的贵族,只是他们比较低调,别人不惹他们他们也不会闹腾乖乖玩种地流。

米开朗基罗是英诺森三世的后裔之一,但是他并非塞尼支,而是波利支。米开朗基罗是家里的大儿子,理所当然继承了自家的公爵领地。的初高中是在耶稣会学校完成的学业,之后在罗马大学接受法学教育,在获得教会法博士和民法博士后,米开朗基罗突然抛弃了自己的爵位和领地,选择去当神父①。

米开朗基罗于36岁的时候成为了教皇厅最高法院的法律顾问,并且担任阿斯科利的主管人员,1692年成为切尔维亚的主管人员,1692年至1693年在维泰博担任主管。他在1695年被英诺森十二世封为大主教,担任瑞士和葡萄牙教廷大使。

1706年,在教皇克雷芒十一世的册封枢机的仪式上本来是没有米开朗基罗的份儿的,但是加布里埃尔·菲利普奇拒绝了当枢机,所以做为替补,米开朗基罗便成为了枢机主教,之后继续出使葡萄牙,在这段时间里他对耶稣会有了很不好的印象,这将影响他将来的政策举动。

米开朗基罗后于1716年因病辞去了一大堆职务。

在克雷芒十一世去世后的选举上,当时又分为四个派别,分别是我们的老朋友法国派、神罗派和遗世独立派,再加上一个新朋友真·独立派,米开朗基罗属于遗世独立派,然而神罗派因为法国吃了自己的地盘彻底进入了暴躁模式——神罗派根本没有自己的候选人,他们来到这里只是为了找法国派的不爽,当场一票否了法国派的候选人,顺便将其他候选人全部打倒在地。但是神罗派清醒后突然发现第一次做这事儿居然这么顺利,但是我们莫得候选人啊,因为在开会又不能出去问皇帝,于是按照惯例,先选一个快死的顶替下。米开朗基罗不幸中枪,刚好拿到了需要选举教皇最少的票数75票,米开朗基罗决定纪念自己的祖先英诺森三世,而取法号英诺森十三世,他被英诺森十世的侄孙贝内戴托·潘菲利加冕。

英诺森十三世是一个慈祥而又有能力的,他的个性纯粹,再加上他上任的时候一切都很平静和繁荣,他自然也没有做什么大事儿,因此显得激情不足过于平淡。其实未必是他不想搞事,而是因为经常生病阻碍了他搞事儿。

如果非要说他做的最大的事,那就是彻底禁止了教会在英诺森三世开启的已经长达500年的裙带关系,尽管如此,他还是被纪尧姆·杜布瓦的一大笔钱导致他摸不到自己的良心,封了杜布瓦为枢机,虽然他顺便写了一封信要求杜布瓦改正自己的生活方式,表示你收敛一点吧,不然迟早浪死自己,不过当然这是没卵用的②。此外对于与清朝的礼仪之争,英诺森十三世采取强硬态度,对耶稣会的曲线救国(即:主动改变自己的教条适应清朝的礼仪)政策表示谴责,认为这是异端邪说,因此寄给了康熙一封口气极为强硬的信,此文大大激怒了康熙,他在该文上批道欧洲人没有资格批评中国的礼节。可能也是因为这件事,英诺森十三世命令耶稣会停止接受任何来自清朝的新成员。

在1724年,英诺森十三世病的很严重,他从很久以前就开始隐瞒自己的疝气放弃治疗,这个病他只告诉了自己的贴身男仆而已。这次病犯的很严重,导致了炎症和发烧,英诺森十三世要求做终傅,在此之后去世。被埋葬在圣彼得大教堂中。

—————————————————————————————

Ps.英诺森十三世在任内其实没干什么大事,但他的家乡的人民一直在极为执着的要求给他封圣,一直吵教会吵到了2005年英诺森十三世诞辰350周年,教会总算面前开启了封圣的过程。


①这点和英诺森三世特别相似。

②然后不出所料,两年之后杜布瓦就把自己浪死了。

失眠的米迦勒

亚历山大八世

[图片] 
 亚历山大八世| 彼得罗·维托·奥托博尼|1689 年-1691 年在位| Pietro VitoOttoboni

——【我已经没有时间去浪费了,对我来说时间已经快结束了!】

奥托博尼出生于威尼斯的贵族家庭,他的父亲是威尼斯共和国的尊贵总统(国王级)马可·奥托博尼,母亲是维多利亚·托尼耶利。奥托博尼是九个孩子中最小的。

奥托博尼在学校的表现非常的让人骄傲——他年仅17岁就拿到了教会法和民法博士的学位,随后便在教皇乌尔班八世期间到达了罗马,成为教皇最高法庭的成员。

之后的经...

 
 亚历山大八世| 彼得罗·维托·奥托博尼|1689 年-1691 年在位| Pietro VitoOttoboni

——【我已经没有时间去浪费了,对我来说时间已经快结束了!】

奥托博尼出生于威尼斯的贵族家庭,他的父亲是威尼斯共和国的尊贵总统(国王级)马可·奥托博尼,母亲是维多利亚·托尼耶利。奥托博尼是九个孩子中最小的。

奥托博尼在学校的表现非常的让人骄傲——他年仅17岁就拿到了教会法和民法博士的学位,随后便在教皇乌尔班八世期间到达了罗马,成为教皇最高法庭的成员。

之后的经历就是一大片空白。

在英诺森十世期间,奥托博尼成为了枢机主教,经威尼斯政府的强烈要求,后转入罗马城非常重要的圣劳伦斯教堂任职。之后于1654年被任命为布雷西亚主教,在教区平静的蹲了十年后辞职,选择担任家乡威尼斯的圣马可教堂的主教,之后又选择担任圣玛利亚大教堂的主教,之后又选择担任沙芬主教,之后又选择担任弗拉斯卡蒂主教,最后选择担任波尔图圣鲁菲娜主教(怕不是为了享受搬家的快感)。

之后再次出场就已经是教皇选举了。在选举中,奥托博尼在法国的支持下成为了教皇,他选择亚历山大的法号的原因是为了纪念亚历山大七世,理由是他是在亚力山大七世的侄子的大力支持下当选的,再加上担任过亚历山大七世的宫室枢机,他自然对亚力山大七世好感度很高。

之后再次出场就已经是教皇选举了。在选举中,奥托博尼在法国的支持下成为了教皇,他选择亚历山大的法号的原因是为了纪念亚历山大七世,理由是他是在亚力山大七世的侄子的大力支持下当选的,再加上担任过亚历山大七世的宫室枢机,他自然对亚力山大七世好感度很高。

亚历山大八世担任教皇的时间只有十六个月,在短短的十六个月里他几乎来不及做什么大事,不过很幸运的是,大概是因为亚力山大七世的丧气的影响,他一直认为自己快死了,他表示他没有时间去浪费了,对他来说时间已经快结束了,他必须尽可能的去做事。

于是亚历山大八世就开起了historyの倒车【神奇的敏感词】——他非常有能力的摧毁了他的前辈所做的所有工作:他摧毁了前几任努力铲除裙带关系的政策,大肆任用自己的亲族;并且侵吞了前辈英诺森十一世所有攒下来的钱,尽管他很可怜那些穷人,但他依旧在考虑再三下将这些钱全部交给他的家族和他所任命的侄子枢机身上;还恢复了英诺森十一世取消的尸位素餐专用的闲职;这些个事给将会给后辈留下心理阴影。

亚历山大八世赶上了路易十四国内的紧张时刻,路易十四为了让教皇停止成为欧洲的搅O棍,把在亚历山大七世时没收的阿维尼翁还给了亚历山大八世。并且出资赞助与土耳其人的战争。

1691年亚历山大八世去世,他在圣彼得大教堂的宏伟坟墓是由他的侄子彼得罗·奥托博尼委托建造的。

诗不去的章城枉悠哉

在越南Nha Trang大教堂现场录的弥撒歌曲,当时感到了未知的感动,可能那时候我已经走上了“皈依的路口”

在越南Nha Trang大教堂现场录的弥撒歌曲,当时感到了未知的感动,可能那时候我已经走上了“皈依的路口”

Mapko-Q的小屋

在天主教世界中婚姻是圣礼,其中的联结并不仅仅是由两个自我决定而来的,就如同荣格所说的:“为了养育孩子所组成的小型财务社群。”假若婚姻远胜于此,它代表着对某些超越个人事物的认知,或是从宗教的语言来说,就是圣灵进入其内,而其中永生永世的概念远较爱意或将人们结合在一起的某些算计来得更为深刻。戒指表达了通过自性的永恒联结,而凡是当分析师需要处理婚姻的问题,或是陪伴惊恐的人们在婚礼当天、步上断头台前那最后几步时,通常都会有些有趣的梦境指向这个方向,也就是说婚姻应该是为了自性化历程而存在的。


——《解读童话》

在天主教世界中婚姻是圣礼,其中的联结并不仅仅是由两个自我决定而来的,就如同荣格所说的:“为了养育孩子所组成的小型财务社群。”假若婚姻远胜于此,它代表着对某些超越个人事物的认知,或是从宗教的语言来说,就是圣灵进入其内,而其中永生永世的概念远较爱意或将人们结合在一起的某些算计来得更为深刻。戒指表达了通过自性的永恒联结,而凡是当分析师需要处理婚姻的问题,或是陪伴惊恐的人们在婚礼当天、步上断头台前那最后几步时,通常都会有些有趣的梦境指向这个方向,也就是说婚姻应该是为了自性化历程而存在的。


——《解读童话》

失眠的米迦勒

游戏最新进度01

【贝拉明线日记已经更新到第十六日】[图片]

【贝拉明线日记已经更新到第十六日】

Zieg.Liu

圣诞节是基督教会庆祝耶稣诞生的节日,虽然圣经并没有告知晓耶稣的生辰,不过经过很多因素的整合,定为现在的12月24日。

而东正教没有根据新历法改变时间,所以和天主教时间不同。


天主教于12月24日晚间举行子夜弥撒,25日早间举行黎明弥撒。

由于中国并不休假,故而中文子夜弥撒一般于24日晚间举行。

迎圣婴是子夜弥撒中最重大的环节,搭好的马槽在这一天正式亮相。


圣诞节是基督教会庆祝耶稣诞生的节日,虽然圣经并没有告知晓耶稣的生辰,不过经过很多因素的整合,定为现在的12月24日。

而东正教没有根据新历法改变时间,所以和天主教时间不同。


天主教于12月24日晚间举行子夜弥撒,25日早间举行黎明弥撒。

由于中国并不休假,故而中文子夜弥撒一般于24日晚间举行。

迎圣婴是子夜弥撒中最重大的环节,搭好的马槽在这一天正式亮相。



失眠的米迦勒

克雷芒十世

[图片]

克雷芒十世|埃米利奥·博纳文图拉·阿尔蒂耶里|Emilio Bonaventura Altieri |1670年~1676年在位

阿尔蒂耶里是老牌罗马贵族,埃米利奥就出生于这个家族,他是家里六个孩子中的第三个。他的父亲叫洛伦佐·阿尔蒂耶里,母亲叫维多利亚·德尔芬,他的母亲是教皇国司令官的妹妹。埃米利奥与科隆家族和奥尔西尼家族都有血缘关系,他的外甥是文森佐·玛丽亚·奥尔西尼,也就是将来的本笃十三世。

埃米利奥的全家都献身给了教会,他的哥哥给西皮奥内打工,再加上他真的很崇拜额我略十五世,于是埃米利奥...


克雷芒十世|埃米利奥·博纳文图拉·阿尔蒂耶里|Emilio Bonaventura Altieri |1670年~1676年在位

阿尔蒂耶里是老牌罗马贵族,埃米利奥就出生于这个家族,他是家里六个孩子中的第三个。他的父亲叫洛伦佐·阿尔蒂耶里,母亲叫维多利亚·德尔芬,他的母亲是教皇国司令官的妹妹。埃米利奥与科隆家族和奥尔西尼家族都有血缘关系,他的外甥是文森佐·玛丽亚·奥尔西尼,也就是将来的本笃十三世。

埃米利奥的全家都献身给了教会,他的哥哥给西皮奥内打工,再加上他真的很崇拜额我略十五世,于是埃米利奥就被拉进了神职人员的行列,最后导致了他们家族只剩下一个女性继承人,埃米利奥不得不收养外甥的惨剧。埃米利奥于21岁时法学毕业,之后就进入了修道院,为修道院院长做法务,后来拉文纳发生了洪水,于是埃米利奥就被乌尔班八世派去治理洪水了。前脚刚解决,后脚回来教皇就成了英诺森十世。埃米利奥成为了英诺森十世的律师,原本埃米利奥是法国派,但是因为路易十四要求签订的条约他觉得欺人太甚,就翻墙成为了西班牙派。这时阿佐里诺枢机发现了一个针对那不勒斯的阴谋,于是埃米利奥又被派去那不勒斯解决问题,再次回来之后,教皇已经变成了亚历山大七世了。随后他又被亚力山大七世派去波兰的干活,等他再再次回来的时候,教皇又换成了克雷芒九世。

埃米利奥虽然目前为止经历了四任教皇,但他一直不是枢机主教,其中的原因是埃米利奥想让他哥做枢机,但是奈何他哥不争气,一直没上去。而他的生涯突然在克雷芒七世去世之时发生了转变。克雷芒九世将他叫到床前,封了他为枢机主教,并且宣布埃米利奥将会是自己的继承人,估计当时突然成为枢机主教的埃米利奥对此觉得匪夷所思。

一如既往的,在新任教皇选举中竞争还是非常激烈,康帝枢机有22票、克雷芒九世的侄子有33票、塞里枢机有23票、但是选票必须超过三分之二,于是喜闻乐见,他们又僵住了。一直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而且容易出幺蛾子,最后他们决定使用老方法:选个年龄最大的。于是很不幸的,埃米利奥就这样莫名其妙的上位了。对这个突如其来的结果,埃米利奥吓坏了,表示我太老了,我无法承担这种责任,布兰卡乔枢机是最棒的,你们选他呀!当然这个抗议莫得卵用,他还是被强制上位了。

有感于克雷芒九世的预言,埃米利奥将自己的法号取为克雷芒,是为克雷芒十世,以纪念克雷芒九世。克雷芒十世说实话在任期间并没有干什么大事。不过因为他是一个缎带控,给枢机们的衣服上加上了小蝴蝶结还是功德无量的。

也许是年纪太大了,克雷芒十世稍微有些健忘,经常给不同的人许诺给同一个东西。然而路易十四在外交上疯狂欺负这个健忘的老年人,有时路易十四让他认命自己喜欢的人做枢机主教,克雷芒十世不肯,就会被外交使节强行按在椅子上签字。路易十四试图要把法国教会的叙任权拿到手里,但是克雷芒十世真的感觉累了不想动,于是表示留给下任解决。莫斯科大公阿列克谢来请求克雷芒十世封他为沙皇,然而他自己其实已经自封为沙皇了,但是他有点不太放心,来找教皇确认一下,克雷芒十世对此表示,我还没有健忘到忘了你是东正教人士,要确认去找普世牧首,所以没鸟他。

克雷芒十世给耶稣会会长波吉亚封了圣,给庇护五世和十字若望封了圣,因为民间的强烈要求,他还给良三封了圣,虽然被后辈取消了。可能是出于仔细看了历史,为了保证圣人的人身安全,他下令禁止分尸圣人。

后来,克雷芒十世的侄子想搞点钱,就瞒着叔叔加了一个新税,并且要求大使馆也要交钱,大使馆当然不同意,就去询问了克雷芒十世,克雷芒十世表示没这事儿,然后就没再关注这件事了。大使馆转头就去找他侄子的麻烦了,结果他侄子闭门不见,让卫兵把大使馆的人扔了出去,还加了警卫确保他们进不去教皇宫,看着自己的叔叔还不知道这件事,他就作死的写信给全世界,声明大使馆对教皇不敬,所以教皇把大使扔了出去,直到一年之后克雷芒十世才知道这件事,这才好好的教训了一下侄子。

1676年,克雷芒十世死于痛风。


失眠的米迦勒

克雷芒九世

[图片]

克雷芒九世|朱利奥·罗斯波里奥西|1667年~1669年在位|Giulio Rospigliosi

——【啊!但愿,撕开肉体的面纱,在那来世的痛苦要依仗于此、来世的幸福也要依仗于此不可逆转的瞬间,我可以永远把他从天堂偷走!】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克雷芒九世|朱利奥·罗斯波里奥西|1667年~1669年在位|Giulio Rospigliosi

——【啊!但愿,撕开肉体的面纱,在那来世的痛苦要依仗于此、来世的幸福也要依仗于此不可逆转的瞬间,我可以永远把他从天堂偷走!】








失眠的米迦勒

亚力山大七世

[图片]

亚力山大七世|法维奥·基吉|1655年-1667年|Fabio Chigi

——【记住你终有一死】

法维奥出生于意大利的锡耶纳,是家里十一个孩子中的第七子,是教皇保罗五世的曾外甥。基吉家族是搞银行业的,是意大利的首富,也是教皇国财政的中流砥柱。法维奥高中没毕业,因为他从高中开始就接受私人教育。他表现出了惊人的宗教和文艺气质,于1626年在锡耶纳大学获得了哲学、神学和法学的博士学位,之后便移居到了罗马。

法维奥于1627年就已经成为教皇的实习外交官,当时的教皇是乌尔班八世,但是他直到1634年才成为加入神职成为神父,几乎立即就受到了重用,仅仅一年后就成为了大主教,...


亚力山大七世|法维奥·基吉|1655年-1667年|Fabio Chigi

——【记住你终有一死】

法维奥出生于意大利的锡耶纳,是家里十一个孩子中的第七子,是教皇保罗五世的曾外甥。基吉家族是搞银行业的,是意大利的首富,也是教皇国财政的中流砥柱。法维奥高中没毕业,因为他从高中开始就接受私人教育。他表现出了惊人的宗教和文艺气质,于1626年在锡耶纳大学获得了哲学、神学和法学的博士学位,之后便移居到了罗马。

法维奥于1627年就已经成为教皇的实习外交官,当时的教皇是乌尔班八世,但是他直到1634年才成为加入神职成为神父,几乎立即就受到了重用,仅仅一年后就成为了大主教,可见他早已经是新任枢机主教的内定人员。法维奥先是代表教皇乌尔班八世反对詹森主义,后任教廷驻科隆使节,在此期间不幸患了胆结石,于是遭到了训练有素的神罗医生的毒手,进行了无麻手术。但是很奇迹的是他没有死于欧陆第一杀手团之手活了下来,但是他也付出了牙齿掉光的代价。

英诺森十世将法维奥调回了罗马,并且封他为枢机主教和教皇国国务卿。在结束三十年战争的《威斯特伐利亚和约》的谈判过程中,因为有些条约违背了教会的利益,以法维奥为首的的主教们表示不同异端分子共同议事,法维奥当场摔笔拒绝签字。但是诸侯们还是没有骨气的签了和平条约,这让当时的教皇英诺森十世非常的愤怒。三十年战争和平结束,这段和平直到法国大革命再次掀起战火为止。

1655年,英诺森十世去世,在这次的教皇选举上枢机们被分为了四派,第一派是罗马族阀派,以乌尔班八世的家族巴尔贝里尼主导;第二派是西班牙派;第三派是法国派;第四派是我哪国都不是的独立派,法维奥就属于这一派;在这四派里阵容最为强大的就是西班牙派,西班牙派集中了三个曾经有过教皇的家族:美地奇、科隆和卡拉法。在法国派的竞争下,两者僵持了好几个星期。就这样僵持了八十天之后,因为法维奥承诺自己如果上位就绝对不搞裙带,独立派突然联合巴尔贝里尼派异军突起,推选出法维奥当选为新任教皇。很不幸的是,马萨林再次犯了同样的错误,还是没来得及举行一票某决权,等他的使者赶到的时候,法维奥已经加冕成为了新任教皇,在巴尔贝里尼的建议下,法维奥以亚历山大为自己的法号,理由是为了纪念前辈亚历山大三世,因亚历山大三世是个不屈服于皇权的有骨气的人。

在当选后的前几个月,他的确兑现了自己的承诺,不但不搞裙带,甚至还拒绝亲人来罗马探望他。他的生活也异常简朴,当时的枢机形容他的屋子里看起来就和棺材一样(事实上他的确也在睡棺材),他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个骷髅,还打着大标语:凡人终死。但是几个月后。他突然觉醒了博尔盖索式华丽,违背了诺言将自己的侄子放在最重要的职位上,反而让裙带关系变得更为根深蒂固。

亚力山大七世对建筑也有莫大的兴趣,这点能从他的日记中看出来,他的日记里面几乎全都是对罗马的改造计划,虽然最后一个都没有完成:尽管他的前辈尤利乌斯二世和西克斯图斯五世已经对罗马城有了规划并且兴建了起来,但亚力山大七世对城市的规划不只限于城市本身,还包括城市本身的宗教意味和世俗的意味融合一体①。圣彼得广场周围的柱廊也是由他所造。他最看重的建筑家是贝尔尼尼,至于博罗米尼就很惨了:亚力山大七世是对称派,所以对博罗米尼的画风严重看不顺眼,甚至拒绝了博罗米尼主动要求给英诺森十世造个坟的请求,这直接导致了博罗米尼因为绝望而抹脖子的惨剧。

亚力山大七世欢迎了古斯塔夫阿道夫的女儿瑞典女王克里斯蒂娜来到梵蒂冈,克里斯蒂娜对亚力山大七世的评价是他和蔼可亲,并且非常慷慨,经常给她小钱钱,所以她决定把亚力山大七世当哥们儿。但是很不幸的是亚力山大七世对女性过敏,对她的过度亲密的行为感觉很不舒服,即使女王穿的是男装并且撩的也是修女小姐姐。

而在对外的关系上他不太成功,在当初亚力山大七世当选的时候马萨林就公开反对过他,因此亚力山大七世看马萨林关系不和,这最终导致冲突而让亚力山大七世暂时失去了阿维尼翁,并且于1664年被迫接受了比萨的侮辱性条约。

亚力山大七世很喜欢耶稣会,结果不幸力挺耶稣会过头,导致耶稣会再次被殴打。亚力山大七世钦定圣母无原罪,这让多明我会终于在几百年的吵架中获得了胜利。对于西多会申请的是否要禁肉食的方面,他坚持了前辈西克斯图斯四世的法令,禁止肉食,但最后他还是放宽了法令允许一周可以吃三次。

亚历山大七世最终于1667年因肾衰竭而卧床不起,亚力山大七世觉得觉得自己要庆祝一下,因为自己终于要死了。虽然他的御医和忏悔神父都劝他乐观一些,但他还是强行在复活节举行了仪式,叫大家来欢送他要死了。很明显,最后这个庆祝成功了。

在他死后,群众们非常激动,试图要冲进去把亚力山大七世分尸(当然这是一种表示敬意的方式),但是被卫兵拦住了。

他被埋葬在圣彼得大教堂,他的陵墓由他最喜爱的建筑家贝尔尼尼所造。

 ————————————————————————————

Ps.

亚力山大七世的陵墓有一个最著名的看点,那就是在亚力山大七世身下的布中有一个代表死神的骷髅举起沙漏,意在表示随着时间的流逝人在走向死亡,让人们且行且珍惜。

PPs.

圣彼得广场周围的一圈就是亚力山大七世建的廊柱。中间的是钟鼓楼,由他的曾舅祖父保罗五世建造。

PPPs.亚力山大七世买下了阿尔多布朗迪尼家的大宅,也就是现在的基吉宫。

不过阿尔多布朗迪尼混的也太惨了,这个大宅估计连60年都没住到就卖了。 

PPPPs.基吉家族其实用某种方式印证了什么叫做人傻钱多。

因为马萨林和路易十四总是挤兑他,所以亚力山大七世他哥就想给他们一个教训,于是刺客信条掉了路易十四的好机油。

虽然路易十四炸毛了,但他是没有证据指控的。亚力山大七世也打算赖账,然而他哥是个傻子,表示我一人做事一人当,绝不连累任何人,不打自招,于是路易十四就抓了亚力山大七世的哥哥,并且提出要求如果要他放人就拿贝尔尼尼来换。亚力山大七世答应了,此事这让贝尔尼尼非常生气,但是当他跑去对质的时候亚力山大七世一直哭的很惨烈,贝尔尼尼有气没法在他身上发,于是跑到法国去对路易十四发脾气了。

后来因为路易十四交给了贝尔尼尼最不会雕的骑马像单子,喜闻乐见雕的非常烂,再加上他表示他不知道安娜更喜欢马萨林还是路易十三,于是他又被还给了亚力山大七世。但是在贝尔尼尼可能是无意间抱怨了一下路易十四给的工资比亚力山大七世高多了,这让亚力山大七世记了一辈子,动不动就在日记里复读机这件事。

PPPPPs.在亚力山大七世在位的时候罗马遭到了一次黑死病的袭击,亚力山大七世果断关门,将平民百姓关在了门外。等瘟疫过去后,亚力山大七世很愉快的表示这次瘟疫中没有一个有价值的人死去。

另外,英诺森十世的嫂子奥林匹娅就死于这场瘟疫。



①亚力山大七世的房间里有一个罗马的可拆卸模型,当有需要的时候,他就会拿着那个研究哪里需要改。


失眠的米迦勒

英诺森十世

[图片]

英诺森十世|乔瓦尼·巴蒂斯塔·潘菲利|1644年-1655年在位| Giovanni Battista Pamphilj

——【这是无效的、空虚的、不公正的、可憎的、应辱骂的、盲目的、无意义的、并且永远不会有作用的和平】

潘菲利家族在文艺复兴时代就很活跃,当时的当家主是西克斯图斯四世的朋友,也与英诺森八世交好,于是潘菲利家族于英诺森八世的时候移居到了罗马。

乔万尼早年的生活没什么资料,我们只知道乔瓦尼出生于罗马,是九个孩子中的第六个。在他的大神叔叔,也就是枢机主教吉罗拉莫·潘菲利的监督下进行学习,20岁时从罗马大学法律系毕业,获得了法...


英诺森十世|乔瓦尼·巴蒂斯塔·潘菲利|1644年-1655年在位| Giovanni Battista Pamphilj

——【这是无效的、空虚的、不公正的、可憎的、应辱骂的、盲目的、无意义的、并且永远不会有作用的和平】

潘菲利家族在文艺复兴时代就很活跃,当时的当家主是西克斯图斯四世的朋友,也与英诺森八世交好,于是潘菲利家族于英诺森八世的时候移居到了罗马。

乔万尼早年的生活没什么资料,我们只知道乔瓦尼出生于罗马,是九个孩子中的第六个。在他的大神叔叔,也就是枢机主教吉罗拉莫·潘菲利的监督下进行学习,20岁时从罗马大学法律系毕业,获得了法学神学双学位。原本乔凡尼打算成为律师,但却被克雷芒八世看中,拉入了教会成为了神职人员。

乔凡尼一直被历任教皇所喜爱,在枢机团中人气很高,除了保罗五世不怎么喜欢他,从克雷芒八世到教皇额我略十五世都很看重他,额我略十五世更是任命乔瓦尼为罗马驻那不勒斯教廷大使。

乔凡尼真正的噩梦是在乌尔班八世上位后。乌尔班八世有一个枢机侄子叫安东尼奥,再加上安东尼奥看上了乔凡尼的外甥,但是他的求爱被拒,乔凡尼的外甥逃到了神罗,但还是被病娇化的安东尼奥干掉了,为此乔凡尼和安东尼奥打了一架。再加上乔凡尼揭发了他的贪污行为,这让乔凡尼和安东尼奥的关系异常恶劣。对此,乌尔班八世公然拉偏架,表示你再找我侄子麻烦我就打断你的腿,从此乔凡尼和巴尔贝里尼接下了梁子。局势进而演化成类似于职场霸凌的状况,乌尔班八世让画家将他画的十分丑恶,然后将画挂在了公共场所,讽刺的将乔凡尼封为了自己的宫室枢机,嘲笑乔凡尼长得丑陋。在嘲笑中,乔凡尼的性格悄悄发生了变化……①。

乌尔班八世去世后,在新任教皇选举上,西班牙否决了被提名教皇的枢机主教,并且力推乔瓦尼成为教皇。法国的首相马萨林本来想如法炮制否决乔瓦尼的上任,但他不幸慢了半拍,使者到达教皇国的时候乔瓦尼已经被加冕为新任教皇英诺森十世。他称自己法号为英诺森的理由是为了嘲讽英诺森三世,因为英诺森三世开启了让侄子做枢机团首席的传统,而他则改变了这个状况,设立的国务卿成为首席,这个首席就是法维奥·基吉,将来的亚历山大七世。

风水轮流转,他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处理巴尔贝里尼家族:英诺森十世宣布要彻底清查巴尔贝里尼家族,以贪污之名下令逮捕巴尔贝里尼家族成员。但是巴尔贝里尼家族在知道他上位的那一刻就知道罗马呆不得了,立即逃出罗马跑到法国马萨林那里请求庇护。英诺森十世派人追到了法国,要求马萨林将巴尔贝里尼交出来,马萨林拒绝了,为了庇护巴尔贝里尼家族,他甚至威胁要出兵攻击教皇国,于是这件事只好不了了之。但是后来这件事得到了一个比较‘完满’的结局,后来两家族联姻②,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巴尔贝里尼家族平安返回罗马。

英诺森十世不只不喜欢巴尔贝里尼,他也讨厌贝尔尼尼。贝尔尼尼在乌尔班八世期间建造的两座塔楼由于设计失误而压裂了广场的地面,这是贝尔尼尼建筑生涯的一个重大的失误。英诺森十世以此为契机冷落了贝尔尼尼,转而更看重贝尔尼尼的竞争对手波洛米尼,贝尔尼尼因此一度跑到法国打工。直到后来英诺森十世有一项工程要实施(四河喷泉),但是找不到敢于接这个任务的人,英诺森十世不得不硬着头皮去找了贝尔尼尼,贝尔尼尼自然接下了这个工程,当四河喷泉完成时,英诺森十世有感他精湛的技艺,这才傲娇的表示,我能遇见贝尔尼尼是我的荣幸③。

在签订三十年战争和平条约《威斯特伐利亚和约》的时候,诸侯们无视了英诺森十世的要求,这让他非常愤怒,声称这个条约带来的只会是无效的、空虚的、不公正的、可憎的、应辱骂的、盲目的、无意义的、并且永远不会有作用的和平。

当然,教皇没有绯闻那简直太少见了,而英诺森十世就属于有绯闻的那一队的,据说他和他的兄嫂唐娜·奥林匹亚关系十分亲近,甚至在某些外交场合会让奥林匹亚代表自己出席,因此就有了兄嫂是他的情妇的说法。

英诺森十世去世后,他的遗体被在一座简陋的教堂里放置了三天,第四天才埋葬在圣彼得大教堂内。后来被侄子重新埋葬在临近家族坟墓的教堂中。④

————————————————————————————

①因为职场霸凌,让英诺森十世一直固执的认为自己长得的确非常丑。因此在收到这副被称为‘教皇中有着最奸诈的坏印象’的画后:


他反而觉得这很恰当的画出了自己的样貌。很遗憾的是,即使这幅画中饱含着英诺森十世的自卑,在现在这幅画依旧在被艺术家各种玩耍,比如这样的

【高能警告】

②之所以突然放弃成见选择联姻,是因为英诺森十世的年仅12岁的侄孙女(名义上的侄孙女,实则疑似是亲孙女)被乌尔班八世的侄孙绑架了六个月,等放回来的时候侄孙女已经怀孕了,英诺森十世只能无奈的召回了巴尔贝里尼家族,让侄孙女嫁给了乌尔班八世的侄孙。

尽管如此,他的侄孙女和他的外甥一样刚烈,反抗的非常激烈,然而如果巴尔贝里尼表示我就喜欢这个性格的,那就没办法了……

(巴尔贝里尼全家似乎都有这个毛病,对方越刚烈越感兴趣,英诺森十世当初也是因为这个个性被乌尔班八世盯上了)

③从英诺森十世早年的经历,可以得出他是政治傻白甜,在日常生活中他的举动也不同于常人,在四河喷泉揭幕后英诺森十世沉迷于在喷泉玩水,最后被卫兵拖回去了。

④奥林匹娅其实在年轻的时候就认得了英诺森十世。

奥林匹娅对英诺森十世一见钟情,但是当时英诺森十世已经是神职人员了,于是奥林匹娅转而嫁给了英诺森十世的哥哥,天天撩骚英诺森十世,英诺森十世最后也沦陷了,据说奥林匹娅生下的三个孩子都是英诺森十世的孩子。

不过英诺森十世对奥林匹娅的感情与其说是爱情,倒不如说是一种依赖。英诺森十世是政治傻白甜,在外交和政治斗争中束手无策,遇到困难只知道哭和昏迷,因此这些都是奥林匹娅代替他处理的。但是奥林匹娅却在趁机为家族牟利,这让英诺森十世一度感到很头痛。

最终,他还是和奥林匹娅闹崩了:

英诺森十世的工作压力终于爆炸了,英诺森十世对奥林匹娅大发脾气,认为就是她在背后捣乱才让他诸事不顺。奥林匹娅不服,和他吵了起来,于是英诺森十世更加生气,然后把奥林匹娅扔出了梵蒂冈,流放了。

虽然最后英诺森十世还是很没有骨气的将奥林匹娅请了回去,但一切已经不可挽回。奥林匹娅因爱生恨,在英诺森十世去世后,因为钱都被奥林匹娅拿走了,她拒绝给英诺森十世的葬礼出钱,因此以至于他尸体一直放在教堂里而未被下葬,以至于被老鼠啃食。后来还是手下看不下去了,集体凑钱将英诺森十世下葬的。 



失眠的米迦勒

乌尔班八世

[图片]

乌尔班八世|马菲奥·巴尔贝里尼|1623年-1644年在位|Maffeo Barberini

——【胆敢不自量力,插手他人事务,这是对宗教的伤害,只会贻害无穷,其乖戾嚣张,世间从未有过】

巴尔贝里尼家族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在教皇名单上,教皇亚历山大三世也出身于该家族。

马菲奥出生于意大利的佛罗伦萨,是富商安东尼奥·巴尔贝里尼的第五个儿子。后巴尔贝里尼家族被卷入和美地奇家族的斗争中,巴尔贝里尼知道纠缠下去会有非常不好的事发生,为了逃难,便搬迁到了罗马。但是美地奇家族穷追不舍,最终在马菲奥三岁的时候杀死了他的父亲。

马菲奥被托付给大神叔叔——当时的宗座书...


乌尔班八世|马菲奥·巴尔贝里尼|1623年-1644年在位|Maffeo Barberini

——【胆敢不自量力,插手他人事务,这是对宗教的伤害,只会贻害无穷,其乖戾嚣张,世间从未有过】

巴尔贝里尼家族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在教皇名单上,教皇亚历山大三世也出身于该家族。

马菲奥出生于意大利的佛罗伦萨,是富商安东尼奥·巴尔贝里尼的第五个儿子。后巴尔贝里尼家族被卷入和美地奇家族的斗争中,巴尔贝里尼知道纠缠下去会有非常不好的事发生,为了逃难,便搬迁到了罗马。但是美地奇家族穷追不舍,最终在马菲奥三岁的时候杀死了他的父亲。

马菲奥被托付给大神叔叔——当时的宗座书记官抚养。后在佛罗伦萨本地大学毕业,获得了大学博士学位。在他的叔叔去世后,马菲奥的哥哥虽然是巴尔贝里尼家的当家主,但是马菲奥的哥哥过于懦弱,其他家族见状趁机用各种方法打官司抢他们家的财产,意图分食巴尔贝里尼。

巴尔贝里尼家族眼看大厦将倾,马菲奥见自家哥哥这么不争气,干脆主动站了出来,主动与其他家族打官司,顺便用了一些黑手党操作,成功把叔叔的遗产抢了过来①。马菲奥用了这笔钱在佛罗伦萨购置了一栋豪宅,布置十分奢华,并一跃成为了当地的名人。

在罗马城,让一个家族立足的最快的方式就是家族成员加入圣职,于是马菲奥接了叔叔的班加入了圣职,并且在教会中平步青云。在此期间他认识了保罗五世所欣赏的还是幼崽的贝尔尼尼,马菲奥对他一见如故,没事儿就磨保罗五世请求当贝尔尼尼的干爹,最终保罗五世同意了他的请求。

在参加三次教皇选举后,马菲奥以法国派的身份,于第四次选举成为了教皇,取法号乌尔班,称为乌尔班八世。根据记载,马菲奥身材高大,有贵族的优雅气质和高雅的审美,他还是拉丁文学的爱好者,优秀的演讲者和辩论家,喜欢用拉丁语写诗,喜爱歌剧。

从整个大局势中,可以看出来教皇都在拼命的玩族阀主义,乌尔班八世也不例外。他的大哥是废柴,二哥是软萌,期待他们干出事业不如期待母猪上树,既然本来就是为了家族而出家,乌尔班八世自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他大肆的任用亲信,使得罗马几乎成为巴尔贝里尼王朝,将政府官员全部替换为自己家族的人,据统计他在任期间为家族搜刮了1.05亿斯库多的财富②;

另外因为巴尔贝里尼与法尔内塞家族是宿敌,乌尔班八世将法尔内塞家族赶出了意大利,并且吃掉了罗韦雷家族的封地。

乌尔班八世上任之际正处于三十年战争的高潮之际,他是一个正统的天主教保守派,支持天主教同盟,打压新教,但同时他也担心西班牙的势力过大,决定与法国首相黎塞留结盟对抗西班牙。1624年,乌尔班八世任用马萨林做为自己的教皇军统领,派他出使法国与黎塞留沟通,后来马萨林成为黎塞留的亲信,由此乌尔班八世借由马萨林与法国建立了良好的关系。③

做为一个佛罗伦萨人,乌尔班八世依旧继承着文艺复兴の特质,他Diss前任保罗五世的审美,在罗马增添各种华华丽丽的艺术品,上任之初就邀请各路艺术家聚集于罗马,其中他最喜爱的艺术家自然就是当他还是主教时硬要当对方干爹的贝尔尼尼,他甚至亲自举着镜子让贝尔尼尼得以雕刻自己的脸,这是任何艺术家都不曾得到的殊荣④。1626年,圣彼得大教堂扩建工程完结,在乌尔班八世的努力下,此时梵蒂冈中收藏的艺术品之多世界无出其右。在其他建筑方面,乌尔班八世继续打了鸡血的修各种喷泉,当然都是交给他心爱的贝尔尼尼设计建造。

为了巩固正统信仰,乌尔班八世成立乌尔班神学院,专职培养神学人才,取消额我略十三世禁止西方传教士前往中国和日本的政策,他反对詹森派,因为它强调教会权力不属于教皇而属于会议,面对着好像又疑似共和小妖精乌尔班八世的镇压力度还是不够的,这个得等他的下任才能解决。

不过,正所谓好事不留名坏事传千里,乌尔班八世最出名的事件恐怕是他审判了伽利略。保罗五世在世的时候其实已经教训过伽利略了,并且禁止了伽利略传授自己的科学。乌尔班八世早年和伽利略是好朋友,甚至还写过赞美伽利略的诗,于是伽利略就跑来罗马求乌尔班八世解除禁令。后来伽利略写了一本书,叫《关于两个世界体系的对话》,乌尔班八世听说后请求伽利略让自己在这本书里拿一个角色,于是伽利略就把一个傻子的身份分配给了他。乌尔班八世对此异常愤怒,撕了这本书起诉伽利略,将伽利略押送到异端裁判所,威逼伽利略会对他用刑,迫使他放弃了自己的学说,乌尔班八世再接再厉的禁止阅读和出版伽利略的作品,支持过伽利略的人也被乌尔班八世惩办。

而乌尔班八世是法国的脑残粉,这让他多少有点反对西班牙,这让教会内的西班牙主教们深感不安,他们企图绑架杀害乌尔班八世好换一个教皇,但是这个计划被乌尔班八世发现了,他惩罚了那些西班牙主教让他们‘明白到底谁才是教皇’后将他们遣散回自己的教堂中。同时因为攻打了法尔内塞家族的地盘导致了不满,据说有两个修士用黑魔法让乌尔班八世原地去世,因此他们被抓起来处死了。

最终乌尔班八世于1644年去世。

—————————————————————————————

Ps.

人设的衣服外套的配色主要来自于巴尔贝里尼家族的家徽。

此外,巴尔贝里尼家族的家徽上的图案原本是三只大苍蝇,这明显让乌尔班八世感觉有点囧,于是就给改成了三只大黄蜂。

不过,虽然家徽上是蜜蜂,乌尔班八世其实有很严重的花粉过敏症。在刚上任的时候他得到了别人送给他的一束花,然后成功过敏到奄奄一息,这让民众一度以为他要原地去世。虽然这件事似乎只是意外,乌尔班八世却一直在坚持这是有人想要谋杀他。

PPs.乌尔班八世本人十分相信占星术,同时他自己也是占星术的好手。并且他占卜出来的结果似乎特别准确。


①因此,其他家族此后再也不敢惹巴尔贝里尼家族,不是因为这个家族有多么厉害,只是单纯的害怕马菲奥本人而已。马菲奥很清楚这一点,这才让他对家族的未来忧心忡忡。

此外,似乎也是因为这个,马菲奥似乎在试图让自己留下很凶恶的名声,比如热衷于收集名声不好的妹子的画像一类的。 

②事实证明,巴尔贝里尼家族其他人都属于烂泥扶不上墙。

两个哥哥没指望,乌尔班八世转而期望自己的侄子能够靠谱一点,然而现实告诉他,他的侄子还不如他的两个哥哥。而且乌尔班八世虽然在家族有危难的时候主动帮助家族,但是当乌尔班八世自己遇到麻烦去请求家族的帮助的时候,家族不但拒绝了他的请求,反而还在拆他的台。这一切让乌尔班八世非常恼怒,甚至想要和家族断绝关系。但是最终他也没有狠下心来,反而塞给了家族更多钱,表示我觉得我一死你们就会完蛋,多给点钱你们好自为之吧。 

③实际上,这件事的原委是这样的:

黎塞留警惕乌尔班八世会派人来给他添堵,就拖着不签特兰托条约。在得到乌尔班八世的承诺后黎塞留签了条约,然后乌尔班八世马上就派了个人来给他添堵——马萨林,法国宗座大使,有先斩后奏搞事的权利。

当时黎塞留非常讨厌马萨林,表示马萨林说的一句话都不能信,他和西班牙人一样是间谍。

为此黎塞留和乌尔班八世冷战了好一段时间,最后黎塞留服软了,为什么呢?因为马萨林在此期间把黎塞留的好感刷满了,为了马萨林黎塞留选择了让步……。 

④不过,这个雕像其实是要送给西皮奥内·博尔盖索的。

乌尔班八世的占有欲非常强,甚至禁止贝尔尼尼给其他人打工,但是唯二不禁止的就是给西皮奥内打工。很神秘的,乌尔班八世似乎非常喜欢西皮奥内,甚至有时候还会乔装打扮去逗他开心。

至于另外一个不禁止的人是谁?那就是黎塞留啊! 

 


周魚
一位反派神父( 我居然画了不是...

一位反派神父(

我居然画了不是小百合的秃顶

一位反派神父(

我居然画了不是小百合的秃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