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天久泽

2470浏览    15参与
易生有尔

起因——经过——结尾!!信息量太大了
1、泽村,你有在和天久发LINE吧。
2、他非要我给他,我没有办法才……况且我们也没有频繁联系!!
3、啊——所以才问我子弹球……
4、这么说,你和那个丑八怪有聊过新球种的事啊。
5、(微笑)有聊过吗?(微笑)
6、我不能说啊!!这是我们私人之间的聊天,我不能随便告诉其他人啊!!
7、这样啊……我们算其他人吗?
8、就当我擅自偷看的!!
10、呀哈哈哈,我是坏人!!
11、别这么顺利的解开密码啊!!

起因——经过——结尾!!信息量太大了
1、泽村,你有在和天久发LINE吧。
2、他非要我给他,我没有办法才……况且我们也没有频繁联系!!
3、啊——所以才问我子弹球……
4、这么说,你和那个丑八怪有聊过新球种的事啊。
5、(微笑)有聊过吗?(微笑)
6、我不能说啊!!这是我们私人之间的聊天,我不能随便告诉其他人啊!!
7、这样啊……我们算其他人吗?
8、就当我擅自偷看的!!
10、呀哈哈哈,我是坏人!!
11、别这么顺利的解开密码啊!!

易生有尔
我想,泽村学长应该更了解情况~...

我想,泽村学长应该更了解情况~
今天也是站光舟泽和天久泽的一天呀~

我想,泽村学长应该更了解情况~
今天也是站光舟泽和天久泽的一天呀~

球兒關愛協會

【天久澤】One Day Date

自娛產出的東西,單純滿足一下想看天久澤一起玩的自己

全篇天久澤,最後有一點點all澤

==============================


天久:明天有練習?

澤村:沒有

天久:那有什麼計劃嗎

澤村:還要問的嗎,當然是練球了!

天久:那麼無聊啊,明天陪陪我?

也許是不想搭理這個別校的學長,澤村沒再回覆了。天久略遺憾的放下了手機,不過一想到那個貓目學弟的臉,帶著難搞的表情盯著他那副模樣,興趣又提起來了。

「好,決定了。」天久自言自語的爬上床睡,現在的他可是很期待明天的來臨了。

第二天的早上,天久來到了青道,在前往棒球場的途中,果然碰到了在晨跑的澤村。...

自娛產出的東西,單純滿足一下想看天久澤一起玩的自己

全篇天久澤,最後有一點點all澤

==============================

 

天久:明天有練習?

澤村:沒有

天久:那有什麼計劃嗎

澤村:還要問的嗎,當然是練球了!

天久:那麼無聊啊,明天陪陪我?

也許是不想搭理這個別校的學長,澤村沒再回覆了。天久略遺憾的放下了手機,不過一想到那個貓目學弟的臉,帶著難搞的表情盯著他那副模樣,興趣又提起來了。

「好,決定了。」天久自言自語的爬上床睡,現在的他可是很期待明天的來臨了。

第二天的早上,天久來到了青道,在前往棒球場的途中,果然碰到了在晨跑的澤村。

「喲!」天久朝澤村打了招呼,後者疑惑的看了過來,然後貓目就冒出來了。

「天久⋯⋯學長!?」

澤村這家伙又差點沒用敬稱,天久噗哧一聲的笑出來了。

「為什麼學長會在這裡的,難道說⋯⋯是來刺探情報!?」澤村氣沖沖的跑到他臉前,又自顧自的分析道。「不⋯⋯今天沒練習啊?那到底有什麼目的才來青道的?」

「目的啊⋯⋯來見你算不算?」

「什麼!?」澤村的表情更顯警惕了,還退後了幾步戒備著。


這家伙——好像貓啊,天久心想。


「昨天不是說了讓你陪我了嗎?」天久上前得自然的就勾上了澤村的脖子。「難得的休息可不能浪費啊。」

「但是我沒答應你啊!不如說我沒有看到!」

「那現在告訴你了,今天來陪我吧。」

澤村一副想逃又逃不掉的樣子,他從來沒遇過這樣死纏爛打的人,平時只有他纏人的份,哪試過這樣被人糾纏,更何況對方還是個學長,不得無禮。

「哪會和敵人一起出門的人!而且我可是要努力練習去把王牌搶回來啊!學長你就別煩著我了!」

「咦?為什麼啊?」天久顯得十分意外。「球場上是敵人球場下也可以是朋友啊?不如說我們的真中前輩不也和你們的丹波是好朋友嗎?」

「⋯⋯那那那是另一回事!還有給我加上學長啊!丹波學長!」

「是是是,不過那不重點,而是⋯⋯唉我想到了。」天久靈光一閃,又靠近到澤村的耳邊說:「那麼讓我教教你成為王牌的秘訣?」

這招果然有效,剛才還在掙扎的澤村頓時安分了不少,半信半疑的抬眸看著天久:「我們明明是對手為什麼要告訴我。」

「因為要是你變強了那比賽也會更有意思啊,就像是平時的練習賽也是為了互相切磋提升對不對?」天久眨著眼睛,說話講得頭頭是道,表情也不像說謊。

「⋯⋯真的?」

「當然,條件就是來陪我玩一天,如何?」天久勾了勾唇,笑得爽朗。

「⋯⋯誰怕誰,成交!」

「糟糕了!榮純被市高三的天久學長拐走了!」

在青道棒球隊得知自家的投手被拐走的消息,已經是澤村跟著天久出去的第二個小時了。

在坐車的路上他們聊了不少,球隊的事是不能講的了,因此都是在交換個人情報。

「原來你是長野來的啊,我也想去長野看看來著。」

「那有機會的話務必找我當導遊,家鄉的事我還是很熟悉的!」

「好,那一言為定了。」

 

 

半個小時還在警備著的澤村,現在倒是打開了話匣子,表情也開朗了不少。平日話不多的天久也在澤村的帶動下,侃侃而談起來。

「學長有談過戀愛啊!到底是什麼感覺?是不是真的像漫畫一樣?」一講到戀愛的話題,澤村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漫畫?像不像我不知道,感覺啊⋯⋯」天久想了想後看著澤村。「大概,看著對方就會開心,希望每天都能見到,一直陪著對方創造回憶吧。」

「唉,是這樣啊。」澤村苦惱的閉上了眼睛。「果然好難想像啊。」

「嘛,看你的樣子也像腦子裏只有棒球的笨蛋。」

「你說什麼!?你說誰是笨蛋!?」

「開球笑而已。」天久忍不住開懷大笑,又勾上了澤村的脖。「決定了,那我們就來一天約會吧!」

「⋯⋯哈!?」

澤村心裏其實是拒絕的,和一個大男人約會什麼的,他可不願意。但當天久帶他來到了遊樂場後,澤村便坐不住了。

「有什麼想玩的?」天久看著澤村雀躍不已又要忍住的表情,實在是忍俊不禁。

澤村盯著園內地圖,又偷瞄了天久幾眼,最後才憋出了幾個字。

「那個⋯⋯海盗船和雷鳴海豚!」

「哦!沒問題。」

或許是假日的關係,排隊的人比預期的多。

但身邊有個大活寶,天久連玩手機耗時間都省下了。由家鄉聊到學校,再聊到澤村最喜歡的戀愛故事,一路上沒停過口,等待的時間也顯得短暫了。

兩人都是喜好刺激的人,當大家在放聲大叫的時候,澤村和天久倒是雙視大笑起來,感受著涼風撲面而來的清爽,看著澤村吹亂的頭髮和他耀眼的笑容。就一瞬間,天久聽到了自己心臟鼓動的聲音。


糟了難道是心動了


兩人來來回回把樂園裏然有趣的機動遊戲都玩了幾遍,也不帶厭倦,直到太陽快下山了才了停下來。

「太——好玩了!!!」澤村玩完最後一次雷鳴海豚後還一臉意猶未盡的。「在建築物中穿過的過山東還是第一次,不如說這是我來東京後第一次來遊樂場!」

「今天還玩得開心吧?」

「當然開心了,真是心曠神怡!」

澤村越講越興奮,都手舞足蹈的,圍著天久轉。


原來更像狗啊,而且是柴犬,天久又點評道。


「喂,你頭髮亂了。」天久笑著的按停了澤村,伸手幫他撥弄。

黃昏的天空是濃郁的金橙,像一片化不開的顏色,把世界都染成了溫暖的橙色,又把他們的影子拉很長長的。澤村突然意識到這場景和他看的某套少女漫畫的情節有點相似,臉不動聲色的紅了,然後趕緊拍開了天久的手。

「這點小事不用勞煩學長了,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澤村耳尖都兩頰都紅撲撲的,別扭的移開了視線後又要偷瞄過來,最後還是冷哼了聲後就走開了。


也太可愛了吧。


天久捂著自己的臉,偷笑著的追上了澤村抓住了他。

「是嗎,那最後要不要——」天久指了指高處。「來坐一下摩天輪?」

天久從進園後就發現澤村的眼睛時不時就會盯著摩天輪,想必是想坐吧。

澤村對摩天輪是有興趣的,只是對上了天久的臉後,腦海中再次閃過了無數部少女漫畫,他一下子就炸毛了。

「不不不不不!兩個男人坐摩天輪也太奇怪了吧!?」

「啊?哪裡奇怪了?」天久噘起了嘴。「你這是在性別歧視嗎?」

「⋯⋯沒有!」

「那你是在看不起沒有女朋友和喜歡摩天輪的男人嗎?」

「啊啊啊不是!!!」天久扳著臉的盯著他,澤村急得貓目都出來了。

「噗嗤!」最後還是天久先蹦不住的大笑起來。「我開玩笑的,別那麼緊張。」

「啊!你怎麼這樣的!」

「真好啊,青道能有你這樣的孩子,真羨慕啊——!」天久笑累了後,突然沒頭沒腦的說了這句話。

「哼!那當然了!」澤村倒是自豪的挺起了胸膛,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我澤村榮純!可是要成為青道未來王牌的男人!」

「是是——」天久摸了摸澤村的頭,也跟著附和。「期待你成為王牌和我對決的那天。」

澤村聽著很受用,高興得哼哼兩聲:「很快就能實現的了!」


天久想,他這是要淪陷了。


「啊說起來,你該該看看你的手機了。」天久說著掏出了自己的手機給澤村看。「你看,你學校的人都找到我頭上了,肯定是我室友把我供出來的吧。」

「⋯⋯什麼!?」澤村一下子臉都唰白了,手抖著的掏出了手機,才發現原來是沒電了。

「沒電啊,難怪他們找不到你了。」天久倒是淡定,但澤村可不淡定了。

「這次糟了⋯⋯」澤村腦裏都能想像到回去後倉持會用什麼招式折磨他了,頓時眼淚都要流出來了。

「雖然有點可惜,那摩天輪還是留到下次在坐好了。」天久很自然的就抓住了澤村的手跑了起來,高興的對著天空喊道:「那我們回去吧!下次一定會玩到的!」

「才不會再跟學長出來了!!!」

-end-

 

覺得天久就是那種天然又很會玩和撩的人,不然都不會有女朋友了(笑)

和小天使一起的話應該能演部少女漫畫出來

                不過下次要約小天使出來大概得先過了棒球部這關      

 

小劇場1

回到青心寮的澤村受到了全寮愛的洗禮。

倉持:你這家伙居然跟別校的王牌走了,冰箱裡的布丁被我吃光了!還有——十字固!受死吧!

春市&降谷:榮純/你下次和我們出去玩就行了

金丸:你是小孩子嗎!怎麼那麼容易就被人帶走了了!

東條:澤村你沒事吧,沒有怎樣了吧?

光舟:我說前輩你難道真的笨蛋嗎,我以為你就在我們面前是這樣就算好,對著別校的敵人那麼掉以輕心是怎樣?犯傻也要看對象你知不⋯⋯⋯⋯(足足講了十分鐘)

御幸:笨蛋,你真的是又傻又呆,雖然對方拐了你也是有問題但你為什麼就傻呼呼的跟著人走了,手機還要沒電了,你可是我們重要的投手啊,知不知道我們有多擔心。對了,你沒有把我們的情報洩漏出去吧?有的話我都救不⋯⋯⋯⋯(被訓了一個小時)

 

小劇場2

身心俱疲的躺在床上後澤村才想起這次外出的目的,立馬掏出了手機找天久。

澤村:喂!成為王牌的秘訣呢(#゚Д゚)!?

天久:啊?怎麼可能有那種東西

天久:不如說,有我也不會告訴你啊

.

.

.

澤村:⋯⋯天久光聖!下次見到你我肯定!肯定會打敗你的(╯°□°)╯︵ ┻━┻

天久:咦?下次不是出來玩摩天輪嗎?

澤村:不玩!不!!玩!!!

天久:不要嘛,實在是太糟了


實在是太糟了,因為我現在就想見到你了。



Hector

天久泽真好磕

不要PB我惹

天久泽真好磕



不要PB我惹

易生有尔

我跟你说!!!最近就站小狼崽和天久boy!

这是让我吃到糖的!

至于其他cp就缓缓,尤其是对ace很好的队长!

最近不允许你接近小天使了!

(😂我就是吐槽吐槽)

我跟你说!!!最近就站小狼崽和天久boy!

这是让我吃到糖的!

至于其他cp就缓缓,尤其是对ace很好的队长!

最近不允许你接近小天使了!

(😂我就是吐槽吐槽)


易生有尔
开会呢!天久!不要再跟小天使聊...

开会呢!天久!不要再跟小天使聊天了!

开会呢!天久!不要再跟小天使聊天了!

易生有尔
你也玩line吗?我才没有和其...

你也玩line吗?
我才没有和其他学校对手(天久)关系很好呢

你也玩line吗?
我才没有和其他学校对手(天久)关系很好呢

易生有尔
天久boy这么喜欢我们A酱的吗...

天久boy这么喜欢我们A酱的吗?

最新一话我觉得OK

天久boy这么喜欢我们A酱的吗?

最新一话我觉得OK

傅百川

(天久泽)注视

○上一篇天久泽消息的后续。
○说是后续其实只是单纯的想写出一句“被他注视着是一件如此喜悦的事。”而已。
○所以说这一章没有主要内容。(划重点)
○请不要因为难吃而干掉我,阿门。

“所以说,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

二话不说将人从学校生拉硬扯带出来的天久光圣微颔首,瞧着面前茫然的鼓着脸颊等待着他回答的泽村荣纯,满肚子的怨气和怒火突然泄了精光。

“有好好逛过这里么?”天久光圣突然问道。

“哎?没,没有。”泽村一哽,作为一个典型的野球少年,平日里没有什么事情便从没想过要出校门,为了自己的目标,连训练的时间都觉得少的要命,哪儿来的心思出来玩啊。

想到这里,泽村下意识的撅起嘴唇,对这个未来需要打败的对...

○上一篇天久泽消息的后续。
○说是后续其实只是单纯的想写出一句“被他注视着是一件如此喜悦的事。”而已。
○所以说这一章没有主要内容。(划重点)
○请不要因为难吃而干掉我,阿门。

“所以说,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

二话不说将人从学校生拉硬扯带出来的天久光圣微颔首,瞧着面前茫然的鼓着脸颊等待着他回答的泽村荣纯,满肚子的怨气和怒火突然泄了精光。

“有好好逛过这里么?”天久光圣突然问道。

“哎?没,没有。”泽村一哽,作为一个典型的野球少年,平日里没有什么事情便从没想过要出校门,为了自己的目标,连训练的时间都觉得少的要命,哪儿来的心思出来玩啊。

想到这里,泽村下意识的撅起嘴唇,对这个未来需要打败的对手十分的不满。他到底是来干嘛的啊?专门来浪费自己的时间的么?

天久光圣瞧见泽村的神情,笑了起来。“那正好,我带你逛逛,你告诉我那个球的握法。”

“呸!不可能!”泽村瞬间跳脚,“再说我又没有让你带我一起出来玩,是你硬拽我出来的吧。”

“我天久圣光可是难得的好男人,跟我一起约会的机会可是不多哦。”

“哼,才不要。”泽村转身打算往回走,“什么嘛,莫名其妙,我要回去训练了!”

“等一下等一下。”天久眼疾手快拽住泽村的小臂,“那我邀请你陪我逛逛怎么样,作为报酬,可以教你成为被棒球天使守护的人的方法哦。”

………

最后,泽村荣纯虽然大声的抗议了并表示自己一直都是被棒球之神选中的男人,却还是跟着天久光圣一起站在了繁华的商业街路口。

天久圣光一边领着人穿梭在大大小小的店铺之中,一边将思绪放远。

在那场比赛过后,他其实曾好奇的打听过泽村荣纯这个人,感谢这小子的大嗓门,以及青道高中的大家对于泽村荣纯的光辉事迹的热情讲解与吐槽。

看少女漫画也能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笨蛋。
嗓门奇大的怒吼组合成员之一。
以及,最为津津乐道的,青道一捕双投之间的不得不说的爱恨情仇。

什么双投因争夺御幸一也的临幸权而大打出手,御泽当众表白,降谷不甘示弱约战牛棚,最后情敌变情人,双投深夜操场约会。

……青道真奇妙。

凭借着多年积累的撩妹手段,以及虽然是个光蛋却也称得上帅(sha)气的笑容,轻而易举的在姑娘们中间收获了到各种八卦的天久圣光对此表示莫名其妙绝不相信。

不管怎样,泽村荣纯对于王牌的执着与努力确实被大家所认可。

“啊啾!”莫名其妙鼻子一痒打了个喷嚏的泽村荣纯茫然的眨了眨眼,便抛到脑后,继续两眼放光的瞧着满店的棒球用品。

最后,两个人大饱眼福从店里溜了出来。

天色渐沉,路旁五彩缤纷的霓虹灯逐渐亮起,熙熙攘攘的人群与止步不前的两人擦肩而过,一向热衷于寻找长腿美女的天久圣光的视线却只瞧着身旁的这个人。

耳尖因为过度的兴奋与激动而变的微红,灿金色的眸子因此而变得熠熠生辉。兴奋起来的泽村很显然将刚刚的不情愿忘了个一干二净,此时此刻正拽着天久圣光的衣角兴奋的发表观后感。

太可爱了吧。

本没有太大感想的天久圣光的心情突然就飞扬了起来,唇角的笑意愈加深了,他突然觉得就算没有完成预定目标也不是什么大事。

泽村荣纯对于这毫不掩饰的目光感到不解,他侧过脑袋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正对着他,不自觉歪了些许角度用眼神表达了疑惑。

好,好像柴犬!!

突然就开心的不得了的天久圣光就在泽村气呼呼的注视下笑了个畅快,待好不容易直起了腰望去时,忽然怔住了。

光线从四周投来,斜着没入少年的领口,在人锁骨处打下小片的阴影。澄澈的眸子盛满薄怒与不解,灿烂若光,而自己的身影正好倒影在其中。

哎?被这小子注视着原来是这么令人喜悦的事情么

不管那些流言可信与否,天久圣光此刻无法抑制的升起了一种莫名的嫉妒感。

青道的那群家伙太幸福了。

尤其是,能被投手丘上闪烁的双眸锁定的捕手们,上辈子肯定是拯救世界了吧。

————最想写的场景——————
躲藏在电线杆后的青道众:他们在干什么!笑得好开心啊那家伙!!哦哦哦!深情对视!嫉妒使我丑陋!
凶恶面孔的青道男孩们七嘴八舌的威胁,以及因为跟踪而心虚担心被发现而诚实的躲藏起来的动作。

大老远跟在后头的御幸一也:啊啾——…啊哈哈真是一群笨蛋。

傅百川

(大约天久泽) 消息

○各种捏造.jpg其实我不晓得他们用什么软件联系。
○其实我的真爱是原著向原著向。
○感情线…不明显?我觉得我根本就写不出来感情线!然而这个怎么标?
○私心泽村中心,宠他,吹他,爱他。

天久圣光,作为市大三的王牌投手,最近陷入了深深的焦虑中。

“竟然敢不回前辈的消息,这小子还真是有个性啊。”天久圣光五分钟内看了手机十遍,小声念叨n次,听的身旁队友都忍不住对着天久那圆滚滚的后脑勺小声嘀咕。

“他最近这段时间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自从和青道比完赛就这样了吧。”

“是因为青道那个一年级?”

“应该?”

天久圣光其实并不喜欢用line联系,比起这个他更倾向于电话啊见面啊那种能具体感受到对方的...

○各种捏造.jpg其实我不晓得他们用什么软件联系。
○其实我的真爱是原著向原著向。
○感情线…不明显?我觉得我根本就写不出来感情线!然而这个怎么标?
○私心泽村中心,宠他,吹他,爱他。

天久圣光,作为市大三的王牌投手,最近陷入了深深的焦虑中。

“竟然敢不回前辈的消息,这小子还真是有个性啊。”天久圣光五分钟内看了手机十遍,小声念叨n次,听的身旁队友都忍不住对着天久那圆滚滚的后脑勺小声嘀咕。

“他最近这段时间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自从和青道比完赛就这样了吧。”

“是因为青道那个一年级?”

“应该?”

天久圣光其实并不喜欢用line联系,比起这个他更倾向于电话啊见面啊那种能具体感受到对方的联系方式。

但是手机号的话那家伙肯定是不会给的吧,最可气的是那小子实在是太过分了,给他发消息十条回一条就不错了。

到底是只对我如此,还是他本来就不喜欢用手机呢。

陷入迷茫的天久圣光还记得那场比赛后,他诚心诚意的向那一年级生请教,却被超大声的不用敬语的怒吼了。

所以,自己一定要做好持久战准备。

他低下头再一次打开手机屏幕查看是否有回复。意料之中的没有。

其实他自己也想不通在坚持些什么,又为何会如此执着。

那场比赛,王牌一局被拿下五分,交棒的局面是一出局满垒 ,接下来轮到强力四棒。老实说,这种局面下,再丢上个几分都正常。

然而那个十八号一年投手,完美救援。气势汹汹的站在投手丘上,怒吼着,用自己的投球将青道逐渐动摇的气势拉了回来。

就算是站在对手的位置,也不得不感叹这家伙真是了不得。

肯定是因为他对那个奇怪球路实在是太好奇了。天久圣光伸出手,弯曲手指做出握球的姿势来,然后他撇了撇嘴,真小气,这回一定要问出来!

于是他第72次编辑了消息,这是他第32次邀请泽村出来。

虽然并不是真的很在意,但是回复消息是最基本的礼貌吧。

完全没有反省过自己的天久圣光决定,要是这回依旧没有答复,他就要亲自上青道将人揪出来,好好教育一番,让他体会一下身为前辈的市大三王牌投手的愤怒。

——————————————————

“叮咚。”

五号室的几人同时扭头看向床铺上泽村荣纯的手机,泽村起身拿起手机,正准备查看消息,然后突然被仓持一个飞踢压倒在地。

“是若菜吧?是若菜的消息吧!”仓持怒吼着抢过手机,手脚并用将其以一个奇怪的姿势泽村禁锢住。他一边熟练的打开屏幕,一边酸溜溜的念叨着:“你这家伙真是好命啊,那么好看的女朋友!!”

浅田慌慌张张的在旁边比划着,不知如何是好。泽村奋力挣扎,还不忘解释。“都说了不是女朋友啦!!”

…所以说,还是很心疼若菜妹子啊。

仓持充耳不闻,自顾自的打开消息,然后不怎么意外的发现是来自天久圣光的消息。

市大三王牌竟然和蠢村有联系,这是他前几个星期发现的。为此他当天晚上就找泽村解锁了各种新姿♂势,看的浅田小可怜缩在角落,瑟瑟发抖。

打那以后,仓持偷瞄泽村手机的次数就更多了。

以蠢村的智商可能感觉不到,但仓持却总觉得这家伙有许多违和感。其实,蠢村本来也不多么热衷手机,更何况还是一个连那么漂亮的妹子的消息也经常不回的家伙,仓持本来已经放松警惕的说。

直到第一封邀请见面的消息被他点开,虽然那次因为比赛被泽村拒绝,但是仓持的警钟再一次被敲的duangduang直响。

至此之后,仓持洋一对于泽村的消息格外关注。

果不其然,天久圣光的消息不断,话里话外都在拐骗蠢村试图套各种情报,对于这种情况,仓持没有当场编辑消息骂回去,还是努力克制着自己:毕竟是偷瞄,不能如此光明正大对不对。

结果是仓持二话不说在泽村还没看之前通通删掉,然后回头就找泽村好好交流切磋了下格斗技。

哭的汪汪的泽村:?????

仓持后来在告诉御幸一也后得到对方了大力表扬。

“泽村那家伙你又不是不知道,让他跟着人出去溜达一圈,一不小心自己被卖了不说,队里情报也会泄露不少。”御幸一也的黑框镜片亮光一闪,他拍了拍仓持的肩膀。“所以,务必看紧他。”

仓持表情很是不爽,“这种事你不说我也知道,但总觉得你再打什么奇怪的注意?”

“哈哈哈哈我哪儿有。”

所以这回的消息嘛…

仓持熟练的点开,浏览,删除,动作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然后他丢下手机,怪笑着将泽村重新扭成一个奇怪的姿势,半晌后大发慈悲的松了手,将人踹出房间跑腿,算是成功转移了泽村对于消息的注意力。

搞定。仓持满意的端起手柄投入游戏的世界,闲暇之余忽的感叹,市大三这王牌投手还真是执着。

几日后,仓持几人在青道校园内瞧见了那个市大三王牌鸡蛋头,正和自家笨蛋投手嚷嚷着打算出校门。

仓持捏紧了手中的球棒,笑容凶气四溢,他咬牙切齿的感叹:市大三这王牌投手也太执着了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