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天体拟人

18.1万浏览    1637参与
DuMw
什么吗 原来还是(有一点)会画...

什么吗 原来还是(有一点)会画阴影的吗


(天卫五Miranda立绘的部分 问就是我人设没写好只能先放一点(((

什么吗 原来还是(有一点)会画阴影的吗



(天卫五Miranda立绘的部分 问就是我人设没写好只能先放一点(((

呜呜我闻蚊畏吻

我深夜兽性大发

说话的是☀️

我深夜兽性大发

说话的是☀️

正弦sinα
“带他们走吧,厄斯 有你们的地...

“带他们走吧,厄斯 有你们的地方就是太阳系。”

有关白矮星的故事,应当在黎明之前日落之后讲述

“带他们走吧,厄斯 有你们的地方就是太阳系。”

有关白矮星的故事,应当在黎明之前日落之后讲述

DuMw
Ganymede 182cm...

Ganymede


182cm


看起来非常可靠的领导者,无论是对行星们还是小卫星都同样礼貌地对待。在行星中也混得很好,甚至有时候Jupiter不在会请他来代班。工作似乎没出过什么差错。


对超长裙情有独钟,不管是工作服还是常服都喜欢裙子最长的那款,并且即使穿的不算多,也会把自己从头到尾包裹起来。淡紫色头发披散在肩上,中等长度,眼睛是棕色。


能把工作和生活处理得很好——不如说Ganymede几乎一直处于工作状态,完全留个自己放松的时间非常少。所以有什么事情找他就行了,就算是休息时间他大概率也会在工作室。

Ganymede

 

182cm

 

看起来非常可靠的领导者,无论是对行星们还是小卫星都同样礼貌地对待。在行星中也混得很好,甚至有时候Jupiter不在会请他来代班。工作似乎没出过什么差错。

 

对超长裙情有独钟,不管是工作服还是常服都喜欢裙子最长的那款,并且即使穿的不算多,也会把自己从头到尾包裹起来。淡紫色头发披散在肩上,中等长度,眼睛是棕色。

 

能把工作和生活处理得很好——不如说Ganymede几乎一直处于工作状态,完全留个自己放松的时间非常少。所以有什么事情找他就行了,就算是休息时间他大概率也会在工作室。

二月之羽(xz要登月,吓得地球锤碎了xz的氧气罩)
只画了五天的,后面几天因为心态...

只画了五天的,后面几天因为心态问题没有继续画下去

不管艺考结果怎么样,感谢我爱的天拟,感谢我的友们😘

只画了五天的,后面几天因为心态问题没有继续画下去

不管艺考结果怎么样,感谢我爱的天拟,感谢我的友们😘

二月之羽(xz要登月,吓得地球锤碎了xz的氧气罩)

怎么会有人艺考前一天还在熬夜摸鱼

原来是我自己啊

p1是以前的水和冥古宙的地

我流假说水星以前有比现在大的体积,私设以前的莫丘利是除了木土天海体积最大的,也是类地们的哥哥,但现在的金地火没有人见过以前的莫丘利,服设加入了信使和符号元素,有参考现在的水配色

“莫丘利早在45亿年前失去了重要的东西。”据某太阳系行星老大哥透露

冥古宙的地叫恩厄斯,是十字军骑士,头发还是熔融状态,和莫丘利忒伊亚是很要好的三人组,当然 这三人组只存在于45亿年前,恩厄斯受到宇宙引力作用误杀了忒伊亚,最后在忒伊亚的遗体面前自尽,同时期莫丘利也受引力与另一个星体碰撞

p2是雪球地,是厄尔斯,睡了一个世...

怎么会有人艺考前一天还在熬夜摸鱼

原来是我自己啊

p1是以前的水和冥古宙的地

我流假说水星以前有比现在大的体积,私设以前的莫丘利是除了木土天海体积最大的,也是类地们的哥哥,但现在的金地火没有人见过以前的莫丘利,服设加入了信使和符号元素,有参考现在的水配色

“莫丘利早在45亿年前失去了重要的东西。”据某太阳系行星老大哥透露

冥古宙的地叫恩厄斯,是十字军骑士,头发还是熔融状态,和莫丘利忒伊亚是很要好的三人组,当然 这三人组只存在于45亿年前,恩厄斯受到宇宙引力作用误杀了忒伊亚,最后在忒伊亚的遗体面前自尽,同时期莫丘利也受引力与另一个星体碰撞

p2是雪球地,是厄尔斯,睡了一个世纪

厄尔斯醒来时发现自己的家已经没有了生机,这已经是他第二次经历这种变故,他完全不知道这样的事他还要经历七次

p34是冥古宙和元古宙地参考

ps:水一直是那个水,但地不是那个地

黑盒牌0πB绘图铅笔

剧or局

他们共同创造了这场梦。

​他称这场梦为剧,

她称这场梦为局。

他担任这场闹剧的一名演员​,

也是这场剧的主角。

她知晓这场棋局的一切因缘,

也是这场局的主谋。

他们共同控制着这场梦,

他们也共同结束了这场梦。

他们共同创造了这场梦。

​他称这场梦为剧,

她称这场梦为局。

他担任这场闹剧的一名演员​,

也是这场剧的主角。

她知晓这场棋局的一切因缘,

也是这场局的主谋。

他们共同控制着这场梦,

他们也共同结束了这场梦。

DuMw
Europa 173cm 公众...

Europa


173cm


公众场合好像一直在皱眉,但遇到事情的话解决效率很高,几乎不会拖延,希望自己什么事都能做得很好,并且非常要强,只给自己很少的休息时间。


额头上布满了棕红色的虎纹,眼睛与头发是偏绿的蓝绿色,头发长度中等。工作时规规矩矩地穿工作服,空闲时间则喜欢撞色的街头风格穿搭。


和其他天体不一样,Europa并不喜欢生命(甚至可以说是讨厌),但是却在误打误撞的情况下形成了适合诞生生命的环境,这使得其他人对他一直有别样的“关心”,因此Europe更加讨厌生命以及与生命有关的天体了(特指Earth)。

Europa

 

173cm

 

公众场合好像一直在皱眉,但遇到事情的话解决效率很高,几乎不会拖延,希望自己什么事都能做得很好,并且非常要强,只给自己很少的休息时间。

 

额头上布满了棕红色的虎纹,眼睛与头发是偏绿的蓝绿色,头发长度中等。工作时规规矩矩地穿工作服,空闲时间则喜欢撞色的街头风格穿搭。

 

和其他天体不一样,Europa并不喜欢生命(甚至可以说是讨厌),但是却在误打误撞的情况下形成了适合诞生生命的环境,这使得其他人对他一直有别样的“关心”,因此Europe更加讨厌生命以及与生命有关的天体了(特指Earth)。

黑盒牌0πB绘图铅笔

关于下午茶【1】

赫迪尼喜欢热饮,梵希喜欢冷饮

赫迪尼喜欢果冻,梵希喜欢布朗尼

梵希喜欢吃刚烤出来的布朗尼

赫迪尼喜欢在果冻上加一些柠檬或草莓做装饰

“吃个果冻整那么花里胡哨干吗?”

“因为好看了才有食欲嘛。”

至于白皇后,哦,她喜欢喝茶。

赫迪尼喜欢热饮,梵希喜欢冷饮

赫迪尼喜欢果冻,梵希喜欢布朗尼

梵希喜欢吃刚烤出来的布朗尼

赫迪尼喜欢在果冻上加一些柠檬或草莓做装饰

“吃个果冻整那么花里胡哨干吗?”

“因为好看了才有食欲嘛。”

至于白皇后,哦,她喜欢喝茶。

紫暮光闪

这次放出我流木星的设子

其实如果只想看设定不用看p6直接退出来看字就行了

p1其实是金牛T星时期的太阳和刚开始吸积气体的木星(

我流太阳其实在能正常核聚变之后才变成了靠谱的成年主序星()原恒星时期其实很散漫(双重意义上的

p2是海卫一和海王星的友好对话(迫真

你看海王星笑得多开心啊(海:要有新星环了.jpg)

p3是因为看纪录片里说白矮星是恒星的老年时期而衍生出的脑洞(

p4我流木星手书图

在这里偷偷码个设定:


左右眼异瞳的原因其实是因为我流天拟眼睛代表两极但我不知道把大红斑放哪所以就这样了(

因为我流天拟头发长度=大气层厚度所以气态行星都是长发且太阳系内除太阳木星头发...

这次放出我流木星的设子

其实如果只想看设定不用看p6直接退出来看字就行了

p1其实是金牛T星时期的太阳和刚开始吸积气体的木星(

我流太阳其实在能正常核聚变之后才变成了靠谱的成年主序星()原恒星时期其实很散漫(双重意义上的

p2是海卫一和海王星的友好对话(迫真

你看海王星笑得多开心啊(海:要有新星环了.jpg)

p3是因为看纪录片里说白矮星是恒星的老年时期而衍生出的脑洞(

p4我流木星手书图

在这里偷偷码个设定:


左右眼异瞳的原因其实是因为我流天拟眼睛代表两极但我不知道把大红斑放哪所以就这样了(

因为我流天拟头发长度=大气层厚度所以气态行星都是长发且太阳系内除太阳木星头发是最长的(及腰)

与左眼代表两极其中一极相对的,我流木星袜子也是蓝色的(草)

身高比地妈高一个头,比海王星高半个头,比土星高一点

可以轻松把太阳系里(除了太阳)之外的任何天体抱起来,如果有条件的话甚至可以扛起全部(木星的质量是太阳系其他行星质量总和的2.5倍)

经常作为其他天体的大哥/老大出现,但其实并不是多么靠谱(因为木星引力是无差别攻击所以一颗路过的可能会撞击内太阳系行星的小行星/彗星可能会被木星引力撕碎但也可能被引力弹弓加速( )

只不过因为是太阳系(除了太阳之外)质量最大的天体,大哥/老大的称号绝对当之无愧(再次强调我流天体莫得性别所以称呼无所谓)

刚开始吸积气体时很崇拜太阳(或者说恒星),想过如果自己是一颗原恒星会怎么样,但在太阳成为主序星之后就一直没有提过这个梦,对其态度是'宁当鸡头不当凤尾'

对自己的体型非常满意(木星几乎到了行星体积的极限,再长质量就往回缩了()

以及我流木星其实有时候凭着自己的质量还挺霸道的(

对小天体的压迫感特别强(小行星带的小行星可能是因为木星引力才没有聚成一颗行星的)但其实熟悉他的天体都知道其实他有时候很憨

作为太阳系第一颗形成的行星,与太阳的关系其实最为亲密,是唯一直接称呼太阳名字的行星,关系好到会找太阳一起整活的那种。

有时候和太阳的互动甚至像兄弟而不是母子之类的关系,但因为我流天体辈分都很乱所以几乎没有球注意(

和土星默契最高,以至于两球之间的言语交流非常少,曾经向内太阳系迁移时被土星阻止,目前感情升温中(海:害怕(海王星可能是因为木土两星轨道共振而被扔到现在的轨道))

(木土木真的香,自从脑到'不是每一个往星系内部迁移的热木星都有一个能阻止它的土星'的时候就出不来这坑了)

(其他热木星:为什么,赢了温度输了球生()

和地球关系很好,一起整活是经常的,但和地妈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气巨星和类地行星的隔阂,地球对人类说木星是地球的守护者的事不以为然并表示引力是无差别攻击的

至于木星,因为对人类的事不是很在意所以并不了解人类对他的看法,但如果知道了肯定会整活

天和海在木星面前都是类似于小弟见到了大哥之类的样子,通常对木星的话言听计从,因为海还是对自己被木土轨道共振到现在轨道的事而有些害怕木星和土星,而天单纯是因为质量差距而产生的压迫感

以及木星其实很喜欢吓唬海王星(海:啥)

火星还是相当忌惮木星的(火星质量较小可能是木星早起向太阳系内部迁移的后果),但也只能说是无好感也无厌恶,木星也不是很在意火星对他的态度

木卫们统一称呼木星为“老大”(木卫二甚至想叫木星父亲但被拒绝了)而且都很尊敬(或者害怕)木星,木星还是会罩着他们的(虽然卫星们也有自己的圈子,但其实我流卫星通常都被主星当工具球或跑腿的()

谷神星因为对木星有心理阴影(谷神星可能因为木星的引力干涉而没有成为行星)至今不敢直视木星,木星本球表示看见谷神星这样的反应还真挺有罪恶感的

关于我流木土木:

因为我流木星通常是个憨憨,所以有时候甚至是土星更主动一点,但因为体型(质量)优势很大概率会对其进行反攻()

大概就这些了,tag里的太太看完留下言吧我想知道憨憨木星是不是就我流这一个(

归一化程式
摸了我家的Neptune!脑了...

摸了我家的Neptune!脑了那么久的天拟终于摸了一回了

丙烯马克笔好玩,但是我不会用TT

摸了我家的Neptune!脑了那么久的天拟终于摸了一回了

丙烯马克笔好玩,但是我不会用TT

不会画画的楠瓜
上网课时的摸鱼,是地球呢! 很...

上网课时的摸鱼,是地球呢!

很抱歉污染tap

上网课时的摸鱼,是地球呢!

很抱歉污染tap

Voyager Star
试图用摸鱼混更的人是屑

试图用摸鱼混更的人是屑


试图用摸鱼混更的人是屑



DuMw
Io 175cm 看起来好像什...

Io


175cm


看起来好像什么时候都很开心,阳光的笑容能让看到他的人也开心起来。无论什么烦人的事情交给他都会没有怨言的解决,因此Io虽然非常忙,但人缘很好。


脸上和身上都有很多雀斑,眼睛是紫罗兰色,头发是金粉色。中短发,喜欢在脑后梳个小辫子,但梳完后过不了多久就会散下来很多碎头发,索性就一直放下来两缕。


很喜欢Jupiter和冈瓦纳的其他人,他不希望看到他们悲伤的样子,也不愿看到他们受伤。所以或许在Io眼里,比起看到其他人的离去,还是自己的死亡更容易接受。

Io

 

175cm

 

看起来好像什么时候都很开心,阳光的笑容能让看到他的人也开心起来。无论什么烦人的事情交给他都会没有怨言的解决,因此Io虽然非常忙,但人缘很好。

 

脸上和身上都有很多雀斑,眼睛是紫罗兰色,头发是金粉色。中短发,喜欢在脑后梳个小辫子,但梳完后过不了多久就会散下来很多碎头发,索性就一直放下来两缕。

 

很喜欢Jupiter和冈瓦纳的其他人,他不希望看到他们悲伤的样子,也不愿看到他们受伤。所以或许在Io眼里,比起看到其他人的离去,还是自己的死亡更容易接受。

∅
左边是忒,右边是冥古地 下周如...

左边是忒,右边是冥古地

下周如果我们开运动会我就把地忒的短漫画掉

左边是忒,右边是冥古地

下周如果我们开运动会我就把地忒的短漫画掉

二月之羽(xz要登月,吓得地球锤碎了xz的氧气罩)
🌍计划(3/?) 这次是伊仔...

🌍计划(3/?)

这次是伊仔家的厄希酱!

画美女就是开心啊💞

可以猜猜下一个是谁家的小地(虽然我完全不按套路出牌xp)

🌍计划(3/?)

这次是伊仔家的厄希酱!

画美女就是开心啊💞

可以猜猜下一个是谁家的小地(虽然我完全不按套路出牌xp)

Ling-瀮若

【天拟/天使组】THE END.

 [开阳视角·第一人称]

*咱这是正式剧情(因为天使组有条if线的)

*天使组:参宿(四),开阳,天津(四)。

*参宿四的超 新 星 电 锯,慎食用。

(参——宿——四————!!!!)


It's all over now.

Well, they can't come back, forever. 

But, even though that we forgot something, we have got them before. Isn't...

 [开阳视角·第一人称]

*咱这是正式剧情(因为天使组有条if线的)

*天使组:参宿(四),开阳,天津(四)。

*参宿四的超 新 星 电 锯,慎食用。

(参——宿——四————!!!!)

 

 

 

 

It's all over now.

Well, they can't come back, forever. 

But, even though that we forgot something, we have got them before. Isn't it?

 

 

身边的朋友一个个倒下,意味着他们再也无法起来。恐惧感逐渐占据了大家的内心。有人开始妄想逃离,身边不断回响着他们的尖叫声。

 

“还是没有恢复意识吗?”我转头看向一旁的两人。天津摇头:“情况很糟,因此…你知道的。可能……”

 

“可能?所以你是说……”“是。”天津摘下眼镜,“如果他不能撑过来的话,就只能靠我们了。”

 

不安感瞬间弥漫到我的心脏中。心脏给出的反应很激烈,怦怦地使劲跳个不停。

 

虽然我早就知道参宿会有这样的一天,但他死亡的日期会如此提前,是因为我。

 

“开阳,你也别太难过。参宿他不会怪你的,毕竟你也清楚他是何人。”天津看着我,勉强笑笑。“嗯,是啊。但我的确蛮有负罪感的。”

 

天津习惯性地抬手看看表,“诶,表什么时候停的…糟心。”他靠在石背上,“不过时间应该还早吧。——对了,开阳,你有什么喜欢的歌吗?啥歌都行。”

 

但是,我还没回答,却听到参宿的声音:

 

♪Remember me. Though I have to say goodbye, remember me.

♪Don't let it make you cry.

♪For even if I far away, I hold you in my heart.

♪I sing a secret song to you each night we are apart.

♪♪♪Remember me. Though I have to travel far, remember me.

♪♪♪Each time you hear a sad guitar.

♪♪♪Know that I'm with you, the only way that I can be. 

♪♪♪Until you're in my arms again...

♪Remember me.”

(*人麻了(。)妈的《Remember me》哭死我了妈的)

 

不要唱这么悲情的歌啊,参宿…

 

温热的液体顺着脸颊流下。那是泪吗?我连忙伸手擦去。“你,你醒了…”

 

“我一直醒着在。傻瓜,我没有那么容易死的。”参宿撑起身,朝我笑笑。

 

是啊,我们,不能放弃。

 

天权和玉衡他们,他们本不该死的。还有其他还有那么多的天体们,我们怎么能让他们毫无意义的死去啊。

 

 

(你妈中间写不下去了直接到后(dao)面(zi)了)

 

 

参宿全身都在不住发抖,这绝不是他平时发病时的表现,我很确信。

 

“参宿四!你停下来!!”我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朝他大吼,“你现在身体极度虚弱,如果再这么做的话,你会失去你的力量的,你还不明白吗?!!”

 

可是,参宿他依旧跪在那里,尽管意识已快散尽。

 

他直到最后一刻没有动摇。

 

“参宿四!你个疯子!!你让开,我和天津能搞定的!!!”

 

“开阳,我想明白了。到头来,其实我总得牺牲。一切都是安排好的,你知道吗?甚至是他们其他人的死,都是…反正,这一切,与你们都无关。你们都是受害者,而我,其实背负了成千上百条天体的命。不过,就算我死了,我也怎么够还给那么多人的命啊。”

 

他真的说了好多。

 

“我废话多了。所以,让我来吧,你们…你们本都与这一切,没有…关系……这不是你的错。”

 

“怎么还不是我的错!参宿你本能,本能再活十万年的啊……”泪水在一瞬间爆发出来,流个不停。

 

“我想,剩下的这些能量,起码也够把他们的头领打掉吧。”参宿边说,便摘下了头上的发卡,“裂缝,什么时候这么多了。但没关系。”

 

“你真的疯了!”我死命拉住他的手,“你不能那么做,你不能!!”

 

血从喉咙里涌出来,呛住我的喉咙。咳嗽中,也带出丝丝鲜血。

 

“参宿……四!!”我再次伸手,妄想能拉住他。

 

“别放弃啊,开阳。时辰已到,我该走了。”他耳边的发丝被风撩起,露出脸上的伤口。

 

“还有,谢谢你,和所有人。

请,不要记得我。”

 

发卡,蕴含着参宿所有能量的发卡,在手指一挥间,被甩向天空中。

 

与此同时,参宿的身体逐渐开始消散。

 

“参宿四!参宿四!!!!”我踉跄地爬到他身旁,“你别离开我们,你不要……”

 

泪如泉涌。

 

无论尔等何人,也阻止不了死亡的到来。

 

任何天体都一样,面对他人的死亡,除了哭喊,也做不了什么了。

 

在我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中,他忽然开口了。

 

“♪Remember me. Though I have to say goodbye, remember me.

♪♪Don't let it make you cry.

♪♪For even if I far away, I hold you in my heart.

♪♪I sing a secret song to you each night we are apart.

♪♪Remember me. Though I have to travel far, remember me.

他的声音一点点变小,直至消失。

♪Each time I hear a sad guitar.

♪Know that you're with me, the only way that you can be.

♪Until I'm in your arms again.

♪I'll remember you forever......”

 

参宿四,你总是想要保护别人。其实,这些天体的死,根本不是你的错啊。

 

其实,我才是最对不起你的人啊。

 

原本在参宿耳边挂着的四颗星星“当”地落在地上,意味着这段时光,彻底结束。

 

天重新蓝起来了。

 

It's THE END. Everything is over now.

I really hope you can see the beautiful blue sky, too.

Betelgeuse.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