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天刀ol

6877浏览    1553参与
饮冰宴雪

小满·柒(公子羽x少侠)

天刚擦黑,小满仔细缠好臂膀上的绑带,把绑腿也紧了紧。

“又去?”

“嗯。”

“……你作案手法能不能低调些?白天大伙跟着去放羊瞅见了,平头百姓不比我们江湖人,一个个吓得胆子都破了。”沈孤雁坐在炕上就着烛火,捻了根线给小毛头补衣服

他一个大男人做这些针线活都比小满强,可想而知小满的手艺差到什么地步了

他缝了没几针,脸色奇差,语气也冲了起来

“杀人要杀的利索,怎么还能让人把你衣服划出口子?划出口子就罢了自己能缝也行,缝也缝不利索,你今天也别整那些花里胡哨的了,一刀给他们抹了脖子就赶紧回来,小小年纪一天到晚不知道想什么东西,杀个人花样还挺多,你以为你是刑部大牢的典狱?我告诉你,以后自...

天刚擦黑,小满仔细缠好臂膀上的绑带,把绑腿也紧了紧。

“又去?”

“嗯。”

“……你作案手法能不能低调些?白天大伙跟着去放羊瞅见了,平头百姓不比我们江湖人,一个个吓得胆子都破了。”沈孤雁坐在炕上就着烛火,捻了根线给小毛头补衣服

他一个大男人做这些针线活都比小满强,可想而知小满的手艺差到什么地步了

他缝了没几针,脸色奇差,语气也冲了起来

“杀人要杀的利索,怎么还能让人把你衣服划出口子?划出口子就罢了自己能缝也行,缝也缝不利索,你今天也别整那些花里胡哨的了,一刀给他们抹了脖子就赶紧回来,小小年纪一天到晚不知道想什么东西,杀个人花样还挺多,你以为你是刑部大牢的典狱?我告诉你,以后自己的衣服自己补,一个女孩子手怎么这么笨!”

他越缝越气,好几次都差点没忍住把手里的衣服给撕了

“你少管我。以后不给你缝。”小满冷着脸怼了回去,右手二指间转了个花闪出一道寒光,她又检查了一遍手中的小刀,这炳连刀把都没有的小刀是单开刃的,薄到堪比蝉翼,夹在指缝中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能打成这么薄多亏了是陨铁,否则是绝无可能的。小满刚拿到的时候用的不纯熟,现在可以说是这把刀贴在她指缝中仿佛就是她身体的一部分。她把刀片在手中转了几圈,刀口在她的皮肤上滑过柔顺的宛如丝绸。

沈孤雁皱眉,小满的性格很难缠,她有些软硬不吃,好话歹话都不听:“你听我的,干净利索杀人别拖时间。你这么招摇迟早要惹得辽军知道。”

果然,小满冷哼一声,嘴角一歪讥笑道:“我自有我的道理,来盐生镇烧杀抢掠的辽狗也配当人?我呸!他们要是老老实实呆在他们的地界我自然不会杀他,可只要他们敢踏入盐生镇附近那就是上赶着来当畜生。对待畜生就要用对待畜生的办法。”

小满走过去,走近沈孤雁,她骤然发难一把攥住他的领子,将他从炕上提溜起一点距离。这个姿势让沈孤雁不得不仰头看着小满,小满脸色一点表情也无,她眉眼间尽是戾气,眼里黑黝黝的看不到头,她的嘴唇鲜红,红的像石榴碾碎出的汁水。

沈孤雁被她用这种姿势挟持着也不愿服软,他也直直的看着小满,直到小满开口,小满用审视的目光看着他,说话的声音连个起伏都没有

她说:“我杀的那三十个辽人没有一个是不该死的,起初我将他们三十人关节卸了绑起来,我一个一个问,问他们生平做了什么,无有奸淫我大宋妇女者可免肠穿肚烂,无有杀害我大宋无辜平民者可免曝尸荒野,无有抢夺我大宋良田马匹可免穿脑滴血之刑。”

小满笑了,她微微的咧开一点嘴角,眼睛眉毛都含着笑意和杀意,她说:“我挨个审了过去,这三十个人里居然没有一个人没做过这三件事。一个都没有。于是我决定要宰了这群畜生,让他们也尝尝任人宰割的羊的滋味。我把他们吊起来在他们天灵盖上开洞放血,然后一个人一个人的听他们向我求饶向我说他们犯过的罪恶,最后才掏空了他们的五脏六腑。”

“穆阿木,三年前随耶律大军来到徐海,曾十数次劫掠盐生,湖口镇,铁营,红石四镇,火烧过大雪中牧民的过冬粮,共抢过19名大宋女子去他们的营中做奴妓,杀死的男丁光湖口镇就有5人;易七斤两年前随大军来到徐海,曾跟随部队血洗过红石村,奸淫女子10名有余更在奸淫过后将1名女子肢解后放于锅中煮了与人同分,他吃了她的原因只是因为同行之人问他吃没吃过人肉他说吃了,他友人不信,他便磨刀霍霍!”


小满继续说着:“ 他告诉我他煮了吃的那个女子是从新婚礼堂上抓来的,红喜帕还盖在头上。”小满手忽然一松,沈孤雁跌回了炕上,喉咙里咳嗽着,他被提溜着领子悬在空中早就憋着气喘不上来了,小满崽子要是再晚松手一会他这个魔头就该一命呜呼了。

“多作孽,两家人好好的喜事闹成一地白,你说,我怎么饶了他?”她瞧着他,伸出小手搭在他颈间,看似纤弱的手指托着他的下颌来回摩挲着,目光却流连在他脖颈的大动脉。

“给他一刀痛快让他留个全尸?那被他吃了的那个姑娘在地底下怎么能闭得上眼?”

沈孤雁知道她是动了杀心了,他跟着小满从徐海到了杭州又从杭州回到徐海,这么长的时间里小满都没有对他动过杀心,即使是两个人相处最差的时候也只是骂他几句饿他几顿,可是这一次小满是真的想杀了他。她的杀意已经克制不住了,她看他的眼神就像看一具尸体。

昏黄的烛火下,小满的脸颊在窗户映出摇曳的倒影,眉清目秀的小姑娘唇齿微启在这寒风冽冽的冬夜里俨然是芙蓉女罗刹。

沈孤雁很清楚小满现在的状态,或者说,很熟悉。他也有过这样的时候,内心的怒火可以掀起滔天的巨浪,除了血腥没有任何东西能让他平静。她并不是因为恨他想要杀他,而是因为她的内心里压抑了太多仇恨,这股仇恨已经冲昏了她的头脑和理智,让她急于找到一个可以发泄的对象。很不幸,沈孤雁就是离她最近的这个倒霉蛋。

沈孤雁叹气,身体放松的往后倒去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有些手段我能使可是你不行,你是名门正派的弟子,要是让你师门知道了你这么做可不会管你背后这些缘由。小满你想清楚,你今天晚上要是还按照自己的道理处置,就没有回头路了。”他谆谆善诱的语气仿佛是真心实意的在为小满考虑她的以后。

男人一旦骗起人来,其实是比女人还要高明的,因为他们总是会摆出一副体贴入微的样子,仿佛发自内心的为女人思考还带着菩萨割肉喂鹰般的慈悲。你若是相信了,那就是他的对,你若是不信,那他就会摆出一副即使你执迷不悟他也要陪你下地狱的仁慈,完完全全的施恩的嘴脸。

小满一个不满十六的小丫头片子自然是不懂这些弯弯绕的,她不仅不解风情,甚至还要杀死风情。她觉得沈孤雁说的都是屁话

她松开虚虚掐住的沈孤雁脆弱的脖子,开始反驳:“我行的是正道,走的是正道,师父师兄一手带大的我教导我是非黑白礼义廉耻,他们怎么会不信我而信外人的话?就算世人知道了不容我,也无妨。我这辈子给自己活的又不给他们活,听他们干什么?他们容不下我就好像我能容得下他们似的。”小满随口说道,她的道理浑然天成,丝毫不觉自己说的是多么离经叛道的事。

“谁要是不服,我就打到他服。一个不服我打一个,一百个不服我打一百个,一万个不服,我就把领头的杀了看他们还服不服!”

小毛头一说话沈孤雁头又开始痛了,他眼睛一翻整个人在炕上栽过去,有气无力的感慨:“好了好了你快去杀你的羊吧,不管旁人怎么想反正我第一个服了行不行。”


沈孤雁不打算再劝小满,这是个脑后生反骨的家伙。她啊是天煞孤星的命,走的是绝路行的是绝事。干什么都是往绝里走,可是老天爷怪得很,总是天无绝人之路。他看这个毛头的命还长的很,起码比他长。


公子羽没能杀死她,明月心没能杀死她,百晓生没能杀死她,薛无泪没能杀死她,就连耶律观音奴也杀不死她。


小满早就推门走了,屋子里静悄悄的只有烛花爆开的声音,沈孤雁回忆着小满以前经历的事,不禁咋舌:“这是从哪里蹦出来的怪胎啊。”头是真铁啊。


饮冰宴雪

小满·陆(公子羽x少侠)

雪夜深沉

四更天的时候沈孤雁才等来了小满

她衣服上落满了白,头发,睫毛都挂着雪花,一进屋子融化成了雪水滴滴答答的在门口聚起一小滩水渍

沈孤雁离她八丈远都嗅到了血腥味还有她收不住的杀气

她刚刚杀过了人,明亮的眼睛里还带着那抹挥不去的残忍,犹如月亮投射下的冷光。

小满沉默不语去洗手,她搓着手脸色苍白看上去仿佛有什么不足之症

“顺利吗?”他明知故问道

“还行。”她谨慎的吐出两个字,不肯多说了。

“睡吧,明天还要放羊呢。”沈孤雁见她不欲多谈很识趣的闭了嘴。

“嗯。”

二人心照不宣简短对话几句便各自安睡了

杀了一晚上的人,小毛头倦了。窜上床上被子一卷很快就睡着了。


沈孤...

雪夜深沉

四更天的时候沈孤雁才等来了小满

她衣服上落满了白,头发,睫毛都挂着雪花,一进屋子融化成了雪水滴滴答答的在门口聚起一小滩水渍

沈孤雁离她八丈远都嗅到了血腥味还有她收不住的杀气

她刚刚杀过了人,明亮的眼睛里还带着那抹挥不去的残忍,犹如月亮投射下的冷光。

小满沉默不语去洗手,她搓着手脸色苍白看上去仿佛有什么不足之症

“顺利吗?”他明知故问道

“还行。”她谨慎的吐出两个字,不肯多说了。

“睡吧,明天还要放羊呢。”沈孤雁见她不欲多谈很识趣的闭了嘴。

“嗯。”

二人心照不宣简短对话几句便各自安睡了

杀了一晚上的人,小毛头倦了。窜上床上被子一卷很快就睡着了。


沈孤雁在床另一头复杂的看着小满脸上没褪尽的绒毛,小小年纪便这么没心没肺,是个做大事的人。

第二天沈孤雁出门的时候正赶上村民放牧,他跟着去放羊在镇外十里的地方看到了小毛头昨晚的杰作。

30多个身挂零星戎甲的辽人被整整齐齐的倒吊在枯树上,血糊次啦肠子流了一地,四肢捆在一齐朝上,跟屠户捆起牛羊的四蹄绑在村口屠杀的手法如出一辙。身边的村民骇得连连惊叫,阿弥陀佛玉皇大帝的乱喊一气,走近了去瞧个仔细更有甚者吓得当场昏死。

这些眉深目阔的大辽人的四肢全部古怪的扭曲着,倒垂的头部下方是凝固的血迹,这些血迹落到雪地上凝固变得更加深重,呈现出黑红色,因着死了好多个时辰了加上塞外冰天雪地的,近了闻不太出热烘腥臊的臭味,只是这分外残忍的手法让人鼻子里似乎还残留着那么一点儿血腥气,总觉得不舒服。

放下来一具尸体才发现,这人死的极惨,天灵盖上被圆润的开了个洞,这洞开的倒是别致,形状也颇小巧可爱,大约一枚铜钱大小,露出白花花的脑浆都已经发黄了。

沈孤雁面不改色的翻动尸体,脑中暗暗模拟出了这些辽人死时的大概经过。

嗯,生前是被近身刺杀的,一刀封喉,30余人无一例外,都被贴身划了关节拆解开来,就如庖丁解牛一样,而后又被一具一具的掏了天灵盖放血。

她在动手的时候就已经不把这些人当成人,他们被看成低等牲畜被残忍猎杀,就像宰猪宰羊,拆关节放血最后是开膛破肚。


这番虐杀的手法中最绝的便是那一刀封喉,刀口浅,并不致命,可以让人在天灵盖砸开的时候保持清醒顺便苟延残喘的呼救。

这样的手段已经不能单纯用狠辣来形容了,这是堪比凌迟的酷刑,杀人者一边聆听着羔羊们垂死挣扎一边欣赏他们由人变成牲畜这种尊严一点点被剥落的快感。


啧啧啧,人不可貌相。

沈孤雁感慨万千心里一时情绪激荡竟然久久不能平复,他挺起腰杆站了起来,蹲了这么久他的四肢气血滞怠开始产生疲乏的感觉,沈孤雁锤着腰深觉自己看走了眼,他一直把小满当成名门子弟根正苗红武林新秀,没想到这毛头邪起来远胜他沈孤雁。他忽然有些惭愧,觉得自己这个魔头并不怎么名副其实。


沈孤雁捧起一掌干净的雪搓干净手指上的血垢。他有些恶心目前的场面。

还好这是寒冬腊月了也不在四季如春的南方,否则死人晾了这么半天在召来蝇虫那他可真能倒尽胃口。


“老天爷啊!死人了死人了!啊啊啊啊啊!天神发怒了,天神发怒了!!!”无知的村民并不知道这是有人蓄意为之,他们诚惶诚恐的跪伏在苍茫的雪地上,虔诚的叩拜上苍希望可以平息老天的怒火。


沈孤雁摇头,无知愚民,真可怜。


得了,放牧是不用放牧了,众人都被吓破胆儿了哪还有心思放牧啊,沈孤雁甩着小鞭子抽着羊儿往回走琢磨着回去得提醒一下小满,以后再动手不要这么嚣张,杀完人就算了手段这么霹雳也不怕把辽人大军招惹来。


回程又飘起了雪,一行人昂首挺胸的出的镇子,一个个跟回来的时候却跟掉了魂似的。

赶羊群为首的去找镇长通报消息去了,沈孤雁呆了一会发觉没人理他便回了住处。

他回去的时候以为小满出去练功了,没想到一推门看见小毛头正在写着什么东西,见到他马上警觉的把纸塞进了信封,待沈孤雁走过去的时候,小毛头已经用蜡封好了信封。

沈孤雁摇摇头,“我不看,你随便写。”

“敢看把你眼珠子抠出来。”她嘴上不饶人,一分便宜也不给他占

“都被人逼到这份上了你还写什么信呢?谁敢收。”他虚眯着眼睛,语气不明

“敢,他敢收的。唐师……唐二他待我极好,什么大事都敢与我说,我们的情谊不同。”小毛头抚摸着信封,罕见的露出一个颇为温柔羞涩的笑容。这让她忽然看上去跟寻常的年轻小姑娘一般无二。


沈孤雁没有错过她流露出的这一抹怀念和美好,他想了想说:“唐二……哦,是那个唐门的唐青枫?嗯,那小子武功平平怜香惜玉的本领倒是高超,我还记得你们上回跟离玉堂叶知秋围攻我和蓝儿的时候,似乎这小子大战关头还不知死活的分出了个傀儡保护……你?”

他说罢轻蔑的摇晃了头,似乎对唐青枫颇为不齿:“花里胡哨,死到临头骗骗小丫头的伎俩。”

他话音刚落,呼的迎面一巴掌就过来了,没扇他脸,扇地是他脑袋。

小满阴郁的看着他,眼角吊吊着,眼圈都红了

“闭嘴!你今天没饭吃了!”她想起那时唐师兄把最厉害的傀儡放到她身边保护她,以至于大战关头,八个傀儡缺了一个威力大减被公子羽一剑穿胸的情景就恨的牙根痒痒。她忍住即将掉下的眼泪,硬生生憋的眼圈都红了,唐师兄,用镇派傀儡保护她。

她再抬起头的时候,眼里已无半分泪意,一双眼睛黑泠泠的看着沈孤雁

小满说:“若有此事了结的一天,倘若那时你武功恢复了你没死我也没死,那时候我要跟你决战。”

“嗯?”沈孤雁没明白她一下子的意思

“不管到时候我的武功跟你比相差多少,我都要跟你堂堂正正的比一场。我们公平对决死生无怨。”

为了燕大哥,也为了唐师兄。小满在心里默默说



(很久没写,摸一章短的找找手感。)


不周

谁能不喜欢却扇呢

谁能不喜欢却扇呢

不周
忍不住想发lofter俺闺女好...

忍不住想发lofter俺闺女好好看。

忍不住想发lofter俺闺女好好看。

WA/休桀

天刀唐毒【逃奴】一

昨天和唐芷阑大大聊她之前唐毒的视频,荡漾地笑成了老鸨,就续写一下。咳,篮子大大最想要的情节还没写到,因为我想他们上岸后就来一回😃,就暂时这样了↓ https://m.weibo.cn/5482588577/4449587198530656

昨天和唐芷阑大大聊她之前唐毒的视频,荡漾地笑成了老鸨,就续写一下。咳,篮子大大最想要的情节还没写到,因为我想他们上岸后就来一回😃,就暂时这样了↓ https://m.weibo.cn/5482588577/4449587198530656

灵秣

生死为疆28


那字着实叫个歪七扭八,饶是唐棠目力极佳,站在一旁看不出写的究竟是什么。


“真武殿下有个暗道你晓得么?”唐青荔收了信跟在几人身后,一副献宝的小样。


“知道啊,凌犀带我去过。”那一处设有阵法,寻常人踏上并无任何异样,但若是真武弟子便是,改变阵法某一处便可自台阶下到一处暗道。


“你这样就没意思了棠姐。”唐青荔两手一摊,翻身上了韩慕羽的马,两手紧紧搂着。


“我不知道,说给我听听。”乔舒艾心情不错,充满了求知欲。


“是神像,传说真武殿中有个小像,若是真武弟子在这神像前许愿,极少落空。”唐棠的白马前阵子诞了小崽子,能歇时唐棠总让它歇着。


“你这马鞍不错,哪里买的?”白马...


那字着实叫个歪七扭八,饶是唐棠目力极佳,站在一旁看不出写的究竟是什么。


“真武殿下有个暗道你晓得么?”唐青荔收了信跟在几人身后,一副献宝的小样。


“知道啊,凌犀带我去过。”那一处设有阵法,寻常人踏上并无任何异样,但若是真武弟子便是,改变阵法某一处便可自台阶下到一处暗道。


“你这样就没意思了棠姐。”唐青荔两手一摊,翻身上了韩慕羽的马,两手紧紧搂着。


“我不知道,说给我听听。”乔舒艾心情不错,充满了求知欲。


“是神像,传说真武殿中有个小像,若是真武弟子在这神像前许愿,极少落空。”唐棠的白马前阵子诞了小崽子,能歇时唐棠总让它歇着。


“你这马鞍不错,哪里买的?”白马配红鞍,马首前缀着两道红缨。唐棠抢了唐青荔的马,跟在乔舒艾身后也不忘回头。


“在燕云时,穷得把马鞍当了,韩瑾不知道哪里找来的。”唐青荔从韩慕羽颈窝里探头,闷闷道。


“你说我现在转去真武山还有救么?”她自然是说试炼的事。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那处怎么聚了这么多人。”乔舒艾指着前方不远,一间发灰的帐篷外人头攒动,喧闹声不绝于耳。


尽管已近暮春,徐海仍是灰蒙蒙一片,黄色的土地上驰过的车马总是带起扬尘,让人看不真切。


“怕是最近有什么大单子吧?”徐海的镖局很多,藏月湾外的几处帐篷看似不起眼,实际上有几间镖局便藏于其间。


这些镖局往往只接小物品,物品愈小,价值愈高,需要的镖师武艺愈强。


“唐喑师兄要是在,怕不是又要跃跃欲试了吧?”韩慕羽想起来这些天唐喑对押镖的狂热,她之前问过唐青荔原因,但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便也作罢。


“要押这种镖可一定得带几个功力高的。”唐棠见这几人眼里已在发光,想来唐喑这些日子定是给他们灌输了一通莫名其妙的关于多押镖早暴富的言论。


他们几人自那顶被人围得水泄不通的帐篷外掠过,自然没看到刚掀了帘子走出帐篷的红衣女子。女子身着厚重的皮革,腕上立着一只鹰,脸上的稚气却与这一身装扮有些格格不入。






却说回真武山上的苏小八,在山上住了没几天,文锦书提出动身下山,他便也乖乖跟了去。


两人很默契地没有提那日在暗道中的情形,只是镇定如文锦书,牵着马走在前头时,想起那日的画面,耳尖仍是有些发红。


“这就是你提过的玉华集么?果然空无人烟。”苏小八跟在后头没话找话,将小镇前高高竖起的“玉华集”三字大招牌置若罔闻。


“恩。”


玉华集本是一处喧闹的集市,而不知哪年起人越来越少,到最后竟一个人都没留下,连真武山上的道士们都说不清发生过什么。


苏小八想起荆湖来,与玉华集烟雾蒙蒙的灰色不同,荆湖是生机勃勃绿意盎然的。即便是深冬,也不过掉落几片枯黄的叶子,他与师兄弟们依旧可以在软乎乎的草地上切磋玩耍。


而荆湖,似乎永远都是热闹而人声鼎沸的。


“你说,如果我们将来有了孩子,该让他去哪个门派呢?”苏小八见文锦书到了这集子中有些闷闷,绞尽脑汁想了个话题,话说出来才发觉似乎有几分唐突。


他未曾想到文锦书回答的那样不假思索,“真武。”


突然文锦书抬起头,指着正北的一处峭壁,“那悬崖上面就是真武殿,我幼时在真武殿偷看师兄师姐切磋,便爱坐在悬崖边的屋顶上。”


苏小八常为自己错过文锦书的童年而可惜不已,文锦书如此这般主动说出自己幼年时的经历实属罕见,因此他打起来十二分的精神,两只耳朵只差摇一摇了。


他还在等着下文,另一匹马的马背上,躺着一个睡着的人。







咸鱼泡老四!
上班摸鱼不知道为什么拍出来这么...

上班摸鱼
不知道为什么拍出来这么模糊

上班摸鱼
不知道为什么拍出来这么模糊

绿豆冰棍
日常摸鱼,新衣服真的好好看(。...

日常摸鱼,新衣服真的好好看(。・ω・。)ノ♡

日常摸鱼,新衣服真的好好看(。・ω・。)ノ♡

橙子榛

营造虚假的景深并自得其乐T_T

营造虚假的景深并自得其乐T_T

灵秣

生死为疆27

乔舒艾头一次发现自己的脑子竟然可以转的这么快。仅门打开的短短一刹,他脑海里已转过了许多个念头。


要怎么解释他站在这里?才半个时辰就去找唐喑是不是有点心急?若是去找他,这两个小姑娘怎么办?


下一刹他愣住了,房中走出来的是唐棠,他怎么都没想到的人。


唐棠比他们早两天离开,唐青容与唐槭亦是那天,他还以为她们是一道回了唐门。


唐棠早些年常送唐青荔去往秦川,与乔舒艾不算陌生。“我与凌犀来分舵有些事务,过几日同二哥哥一道回唐门准备追魂房试炼。”唐棠下山不算早,武艺也一般,但行事调度方面天赋颇高,没几年便已成了水龙吟的分舵舵主。她口中的二哥哥自然是唐青枫,说起来唐门众人尤其是嫡系,通...

乔舒艾头一次发现自己的脑子竟然可以转的这么快。仅门打开的短短一刹,他脑海里已转过了许多个念头。


要怎么解释他站在这里?才半个时辰就去找唐喑是不是有点心急?若是去找他,这两个小姑娘怎么办?


下一刹他愣住了,房中走出来的是唐棠,他怎么都没想到的人。


唐棠比他们早两天离开,唐青容与唐槭亦是那天,他还以为她们是一道回了唐门。


唐棠早些年常送唐青荔去往秦川,与乔舒艾不算陌生。“我与凌犀来分舵有些事务,过几日同二哥哥一道回唐门准备追魂房试炼。”唐棠下山不算早,武艺也一般,但行事调度方面天赋颇高,没几年便已成了水龙吟的分舵舵主。她口中的二哥哥自然是唐青枫,说起来唐门众人尤其是嫡系,通常既有师门的辈分又有血缘的关系,因此互相喊起来十分错乱。唐青荔对唐青枫亦是“二哥哥”“二师兄”“盟主”之类的胡乱叫,乔舒艾也听的明白。


“唐师兄也来了?”与唐门弟子不同,八荒其他门派弟子所称的的唐师兄,往往只会指代唐二一人。


得到唐喑与唐青枫在一处的消息,乔舒艾稍稍放下心来。正欲回房里继续躺着,却被唐青荔一口叫住,“乔师兄来一起搓团子呐!”


乔舒艾见过唐青荔手中的食物,这用青稞面和着酥油捏出来的团子名为糌粑,是边民常吃的主食。想来小姑娘看着新鲜,便也要了一些。


“可别光顾着玩,练武千万不能松懈。”唐棠出门前叮嘱道,“小心回了巴蜀被念川师兄嫌弃。”


乔舒艾见唐青荔脸色顿时一变,手也停了,用那欲哭无泪的腔调向唐棠撒娇,“今年的主考官真是念川师兄么?给条活路吧棠姐!”


说着抱了娃娃便蹲在了唐棠脚边,一副无耻模样。


唐念川何许人也,乔舒艾是知道的。


作为自唐门进入武林以来唯一一名非嫡系的追魂房副席,唐念川的武艺自是不在话下。


多年前,唐念川送唐青荔往秦川来时,甚至曾指点过尚且年少的乔舒艾。


只是许久未见,听闻唐念川已退出追魂房,不再涉足江湖,接下了韩宛如的描金房,掌管唐门财务。


“你哭啥?被那样的师兄提点,不是该高兴么?”乔舒艾不知道的是,唐门弟子习武师从各位长辈,而练武大多是跟着同辈,师兄师姐带师弟师妹最是寻常。因此唐青荔自幼从唐念川那处受了不少折腾,也多亏跟着唐念川,她虽然武艺一般,但基本功十分扎实,对战时也不容易吃大亏。


“哼!”见无人体她悲伤,唐青荔抱着娃娃陷入自闭。




“二哥唤我们去分舵。”唐门中人短距离传讯常用小的傀儡鸟,唐棠将坐在地上默默耍赖的唐青荔拎起来,“走吧。”


“为什么不是二哥做主考官。”她撅着嘴不情不愿,唐二脾气最好,说不定磨两天能给她放个水。


“你不会希望是二哥的。”唐棠想起了前几年参加追魂房试炼的唐槭,打了个寒战。


唐槭最后是通过试炼了的,只不过后来考虑良久,最终还是留在了攻玉房。


又是一只小鸟落在窗台,“是小八来信了!”上次分别,她给苏小八留下了一只信鸽。


“啧,啧啧啧啧啧啧啧。”看完了信的唐青荔一脸莫测高深,“小八可真是厉害。”她摇头晃脑跟在几人身后。


原来前几日他刚到真武山,前往正殿去见张梦白,不意间掉下一条暗道,竟让他发现一个惊喜。

灵秣

生死为疆26

“你见过四匹马拉的镖车么?”


“没有。”


“那我带你见识一下。”


唐青荔后悔了,她就不该搭唐喑的腔!


他们四人高坐在一辆镖车上,两匹白马两匹黑马脚力均是不凡,在前头拖着四人一路狂奔,引来路边众人频频侧目。


乔舒艾这些天别别扭扭,逃避一切与唐喑的交流,自然不会去反驳。韩慕羽同唐青荔年龄小入套十分容易,因此这发丝风中乱舞,一脸土色的日子,直到到达古陶驿站方才结束。


好在这批货物路途着实遥远,他们四人确是大赚特赚,从此吃喝不愁了。


“咱们这样真的值么?”唐青荔从发丝往下扒拉泥粒,“我在燕云吃沙都没有这么狼狈过!”坐她对面的唐喑慢条斯理地切着羊腿,极有礼貌的给...

“你见过四匹马拉的镖车么?”


“没有。”


“那我带你见识一下。”


唐青荔后悔了,她就不该搭唐喑的腔!


他们四人高坐在一辆镖车上,两匹白马两匹黑马脚力均是不凡,在前头拖着四人一路狂奔,引来路边众人频频侧目。


乔舒艾这些天别别扭扭,逃避一切与唐喑的交流,自然不会去反驳。韩慕羽同唐青荔年龄小入套十分容易,因此这发丝风中乱舞,一脸土色的日子,直到到达古陶驿站方才结束。


好在这批货物路途着实遥远,他们四人确是大赚特赚,从此吃喝不愁了。


“咱们这样真的值么?”唐青荔从发丝往下扒拉泥粒,“我在燕云吃沙都没有这么狼狈过!”坐她对面的唐喑慢条斯理地切着羊腿,极有礼貌的给各人分了一块。


唐青荔接来狠狠咬了一口,西北的羊肉拿山间泉水煮了,只撒些盐,入口不膻,甚至还有几分回甘。


乔舒艾默不作声地吃着,偶尔咬两口蒜倒是十分清脆。唐喑难得勤快,自己没吃两口,全帮着各人割肉了。


“夫人来了?”旁边来了一群人,一坐下皆把剑扔在桌上,看似随意,实则十分警觉。


许是隔壁四人着实风尘仆仆,灰头土脸,实在没有半分八荒弟子该有的模样,那几人说话间仅是压低声音,并未对他们多加防备。


“今日起来见了不下三只青鸟,恐怕是来了。”背对着唐喑的一人,手摩挲着剑柄,缓缓说道。八荒埋伏在青龙会的暗线回报,近些年来明月心总爱以一种蓝色羽毛的小鸟传讯,众人称之为青鸟。


唐青荔悄悄侧首,那剑柄镶着块环形玉石,成色并不算好,正是青龙会影堂的佩剑。


对三人使了个眼色,唐青荔两指拈起一块肉,有一搭没一搭地蘸着盐碟。


两个小姑娘江湖经验尚浅,却也明白不可打草惊蛇的道理,但终归多了几分不自然。


唐喑放下割肉的刀,十分斯文地掏出块帕子擦了擦手指,转头看向乔舒艾,声调不高不低。“有人托我给乔兄带了些丝绸来,还望乔兄不要嫌弃。”他虽是巴蜀人,但一口官话讲的极标准,捎带一点南方口音,听上去反倒有些像是江南人。


徐海在西北边陲,皮毛多,绸缎少,因此从江南来的丝绸商人不算少。尽管面对唐喑仍是有些别扭,乔舒艾仍是接了这个话茬,轻声道谢,两人慢慢互相吹捧了起来。


大多是“乔兄这些年在关外怕是赚了不少钱”“唐兄看着比前些年富态些”之类的话。两个小姑娘虽不明白他二人是何意图,却也不时接上两句,外人看来这四人着实融洽的很。


话来回颠过几遍,唐青荔大概也明白了,如若他们几人安静下来听着,隔壁桌的青龙会手下必然有多发觉,哪怕不识破也会有所顾忌。而他们同样高谈阔论,反倒不易被旁人发觉。而在唐喑乔舒艾两人的配合下,青龙会几人说话时他们大多正在聊天的节点,恰好能安静下来听着而不被察觉。


半个时辰之后,那几人酒足饭饱离了店家,唐喑与乔舒艾倒并无不同,而两个小姑娘终于松了口气,背后早已透湿。


“我跟过去瞧瞧,你带着她俩上楼。一个时辰内我不回你便来寻我。”唐喑一收折扇,隐在同时出店的另一桌客人身后。


乔舒艾有些哭笑不得,说来他下山多是自己一人,有时带几名师弟师妹,也总是由他来拿主意,这被人安排,可还是头一次。


一日坐雪橇,那时唐喑仍是女装,两人聊到即将而来的论剑,“唐喑师姐没参加过论剑吗?”唐门弟子算是下山较晚的,但大都通常在十七八岁便也参加论剑了。“不曾,我的扇子只对八荒的敌人,不对八荒弟子。”


那时乔舒艾的小心脏着实激荡了一番,他喜欢的女子,如此的与众不同!


之后细细想来,唐喑恢复男装与他比试数场,也能看出,他的功力虽高,对战时的预判却似乎总是晚半分。


他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着,这一个时辰着实有些长。


若是他肯去问隔壁的唐青荔便知道,唐喑是去年论剑的第二名。他曾经得失心极重,败于凌犀之手后消沉了许久。从那之后他便不愿与八荒弟子切磋武艺,论剑技艺自是愈发消磨了。而面对乔舒艾的问题,唐喑此番回答也着实有些高风亮节,甚至唐喑自己想起来都十分牙酸。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乔舒艾越来越不踏实,屋里是待不下去了,他踱去隔壁门前,手抬了又放放了又抬。


反复数次,他还是下不定决心。


终于,门“吱呀”一声自己开了。

轩竹松雪

刺薇更新:

因某乎设置屏蔽词并不做任何提醒直接发送失败,故以后《刺薇》的更新都会放在这里:

https://m.gongzicp.com/novel-158101.html

因某乎设置屏蔽词并不做任何提醒直接发送失败,故以后《刺薇》的更新都会放在这里:

https://m.gongzicp.com/novel-158101.html


橙子榛
今天搬进了快雪时晴,开心

今天搬进了快雪时晴,开心

今天搬进了快雪时晴,开心

灵秣

生死为疆25

追魂房试炼在每一年的六月开始。


实际上也不算是每一年,遇上没有适龄的嫡系弟子,偶尔不开也是有的。


因此即便是去往徐海,唐青荔也得带上唐喑以供她练武对招,免得一个多月后的试炼太过丢人。


面对这个理由,乔舒艾的脸红了又白,白了又黑,最终牵了那匹负重最多的白马,一言不发。


唐喑嘻嘻笑着同剑坪上聚着的各派弟子告别,怀里满满塞着旁人送他的各式小礼物。


从拂风堂后转出来一行真武弟子,看样子也是要离开了。


一群黑衣当中一抹绿色,自然是黏着文锦书的苏小八。


那一群人也汇了过来,各自找相熟的人一一道别。


唐青荔自苏小八手里接来文锦书给她留的一幅山水,“是襄州的云海...

追魂房试炼在每一年的六月开始。


实际上也不算是每一年,遇上没有适龄的嫡系弟子,偶尔不开也是有的。


因此即便是去往徐海,唐青荔也得带上唐喑以供她练武对招,免得一个多月后的试炼太过丢人。


面对这个理由,乔舒艾的脸红了又白,白了又黑,最终牵了那匹负重最多的白马,一言不发。


唐喑嘻嘻笑着同剑坪上聚着的各派弟子告别,怀里满满塞着旁人送他的各式小礼物。


从拂风堂后转出来一行真武弟子,看样子也是要离开了。


一群黑衣当中一抹绿色,自然是黏着文锦书的苏小八。


那一群人也汇了过来,各自找相熟的人一一道别。


唐青荔自苏小八手里接来文锦书给她留的一幅山水,“是襄州的云海。”文锦书微笑着看她,“我听小八说你还爱看各地美景,若是得了闲,我带你去无涯峰。”


唐青荔自唐棠处听过许多有关襄州的美景,对无涯峰更是如雷贯耳,忙不迭地点头,眼角却瞥见韩慕羽正愣在一旁。


燕松荀低了头站在她面前,有几分手足无措,手指被搓得发白,除了唐青荔,没人注意到他们。


“师姐,对不起。”燕松荀良久说出来一句话,他仍低着头,雪又落了起来,将他拢起来仿佛一尊雕像。


韩慕羽突然想起来有一日,不自量力的她与唐青荔,带着刚刚捡到的燕松荀去押镖。


路途很短,货物也很少,两个小姑娘胆战心惊,却硬要装作老手的模样。


距终点还有一刻路程时,他们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扬起的尘土中驰来一队劫匪,纵然她们如何好话说尽,还是被人打下车来,将货物洗劫一空。


劫匪扬长而去,徒留傻站着的三人。良久,唐青荔头一个破口大骂,韩慕羽跟着附和,只燕松荀一人呆呆站着,说了一句,“对不起,师姐。”


“你有什么好对不起的?”唐青荔莫名其妙,故作大人样的摸摸他的头,继续转过头对着一众劫匪消失的方向生气。


韩慕羽发现,自那天以后,燕松荀练武更加认真,时常为一个剑招废寝忘食,直到一年后,她二人能教的都教了,再深入只能让他加入门派了。


燕松荀离开东越前往襄州的前一日,韩慕羽终于有资格穿上那套她自孩提时起便无限向往的芳姿盈袖。她拉着燕松荀去七色海,去花台,去星罗棋局,“好看吧这一套,我可想了好久呢!”唐青荔不在天香谷,她的快乐便最先与燕松荀分享。燕松荀眯眼冲她笑着,“师姐穿的当然好看!”他们自白日里闹到深夜,“以后再去襄州见你,说不定我就能穿更高阶的衣服了!”韩慕羽沉浸在自己功力愈来愈高的喜悦里,她看着比自己高了大半头的燕松荀,心里算着大约再见面时,他或许也能穿上象征入门真武弟子的云虚清镜了。


是什么时候起,这些事情她也记不清了呢。




“恩。”韩慕羽沉吟良久,终是抬头看他。


不知是何缘故,燕松荀看上去有些憔悴,下颚零星有几点胡茬。


“好好照顾自己。”韩慕羽眉眼弯起,微微笑了,伸手拍了拍他肩膀,许久不见,他似乎又长高了不少。


燕松荀嘴张了张,最终什么也没说得出来。他就那样呆呆站在原地,一动不能动,看着韩慕羽牵了马与唐青荔嬉闹着离开了。


一如当年他倒在水中,明明能看能听,却不能动。


直到她来救。

灵秣

生死为疆24

“押文锦书!”唐青荔甫一进场便蹦去赌荡剑币的小桌子,将这些日子赢来的币统统押上,十分豪气。这是最后一场,赢了币的八荒弟子大多留下至少一半,毕竟这把若是翻了可就再没有咸鱼翻身的机会了。因此唐青荔这一举动引来众人纷纷侧目,连近日露面甚少的唐喑都不免对着她抽搐了一下嘴角。


“够意思!小青荔!”苏小八不知从哪个角落里窜出来,碍于男女大防他不能对青荔做什么,只将她的傀儡搡进怀里狠狠揉了两把。


唐青荔自上太白山以后对自己的娃娃不甚在意,见其被人蹂躏也只翻了小半个白眼,转头继续嗑瓜子。


这日的文锦书未着道袍,而是一身深绿色的长裙,裙角开叉处做过处理,并不妨碍比武。


天衣阁的衣物都有自...

“押文锦书!”唐青荔甫一进场便蹦去赌荡剑币的小桌子,将这些日子赢来的币统统押上,十分豪气。这是最后一场,赢了币的八荒弟子大多留下至少一半,毕竟这把若是翻了可就再没有咸鱼翻身的机会了。因此唐青荔这一举动引来众人纷纷侧目,连近日露面甚少的唐喑都不免对着她抽搐了一下嘴角。


“够意思!小青荔!”苏小八不知从哪个角落里窜出来,碍于男女大防他不能对青荔做什么,只将她的傀儡搡进怀里狠狠揉了两把。


唐青荔自上太白山以后对自己的娃娃不甚在意,见其被人蹂躏也只翻了小半个白眼,转头继续嗑瓜子。


这日的文锦书未着道袍,而是一身深绿色的长裙,裙角开叉处做过处理,并不妨碍比武。


天衣阁的衣物都有自己的名字,这套也不例外。“这天岚是昨日才到的,你看穿在锦书姐姐身上是不是很好看!”凑在一旁的苏小八兴奋不已,唐青荔冷眼看了看他身上翠如嫩竹的丐帮高阶弟子服饰,再看看半绿不蓝的文锦书,有点头疼。


传闻天岚乃是苏夜来回忆楚香帅之姿,感其潇洒所作,唐青荔瞟了瞟文锦书的胸口,不禁感慨“果然潇洒”,再看她露出的圆肩与细腰,也不知冷不冷。一旁的苏小八目不转睛,合着他前几日说的明白了就是这么明白的...


“哟,这姑娘打得不错!”乔舒艾叼着冰糖葫芦优哉游哉。“这就是锦书姐姐。”唐青荔头也不回,一心看着台上两人。


真武素来擅长以快打慢,但如今文锦书的剑法内,快慢相宜,仿佛真武山的剑术在这一年内又有了不小的突破。


不多时,这一年剑荡八荒的冠军出现了。唐青荔身旁的白菜帮子欢呼一声冲了上去,而她刚要跟上去,一扭脸看见正在咬下最后一颗山楂的乔舒艾,怒了:“哪里来的冰糖葫芦也不给我带上一根!”


真武登顶,这对每个真武弟子来说都是莫大的荣耀。凌犀自台下一跃而上,终日淡淡的脸上终于有了几分笑意。


人群中没有燕松荀,这让唐青荔着实松了一口气。说起来他与燕松荀接触的时间虽不比韩慕羽短,但大多数操心的是都是韩慕羽在做,因此她自他那处并未受得多大的委屈。更因为这样,她不敢去想象韩慕羽再见到他时会有多痛苦多愤怒,在她看来,或许这个人彻底消失才最好。


第二日是过去四名剑荡八荒冠军的比试,他们四人皆是八荒之中的佼佼者,分出胜负只怕也只能代表一时之数。


只众人虽然心中明白,却也无法控制对这日一战的好奇。


最终,韩瑾获胜了。


韩瑾那日下午便走了,唐青荔见他一人一马的背影在夕阳下被拖得有些落寞。


在燕云时,说不上多大的交情,但好歹他也帮过自己不少,唐青荔心里对他还是有几分感激的。


只这次再见,韩瑾似乎总有些魂不守舍,多数时间都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而夜里也常见他独自喝酒。


只这样一个人最后还是赢了,唐青荔念及于此,十分恼火地跺了跺脚,这家伙,害她押上全部家当的姐姐输了!可让她心疼哭了!




“你们接下来要去哪里?”唐青荔见到跟着乔舒艾在沉剑池捉冰鱼的苏小八与文锦书。


“上真武山,拜见张掌门。”苏小八嘿嘿傻笑,“然后就一道下山,去寻锦书的哥哥。”文锦书依旧是裹的严严实实的黑色道袍,其实即便暴露如天岚,之前也被她穿出了神圣不可侵犯的气势。


唐青荔与韩慕羽也定下来三日后跟着乔舒艾前往徐海,乔舒艾第一次带两名非太白的弟子下山历练,因此着实有些兴奋。


唐青荔看着一会儿烤鱼做干粮,一会儿磨剑做准备的乔舒艾,心里有点过意不去,毕竟还没想好怎么开口告诉他,唐喑也会同行的消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