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天地民心

3261浏览    118参与
偷吃小鱼干的猫

心悦君兮君不知

OOC预警

忠犬侍卫×大小姐

来源《天地民心》(推荐大家去看)

      北方的冬天很冷,尤其是下了雪。那年的雪下得格外的大,直隶一带大雪成灾,饿殍满地。保胜那年九岁,九岁以前,他有父母,有哥哥有姐姐。家里的人都死光了,不是饿死,就是冻死,小小的保胜在被一家人家打出来以后心灰意冷的走在大街上,他想找一间破庙暂且避避风雪,幸好,保胜的命还是挺好的,他在天黑之前找到了一间破庙。庙门歪歪斜斜,里面的关二爷都倒了。又是一阵风夹杂着雪从堵不住的门外吹进来,蜷缩在一角的保胜觉得自己很快就能去找爹娘了。风没再吹进来,紧接着,一阵...

OOC预警

忠犬侍卫×大小姐

来源《天地民心》(推荐大家去看)

      北方的冬天很冷,尤其是下了雪。那年的雪下得格外的大,直隶一带大雪成灾,饿殍满地。保胜那年九岁,九岁以前,他有父母,有哥哥有姐姐。家里的人都死光了,不是饿死,就是冻死,小小的保胜在被一家人家打出来以后心灰意冷的走在大街上,他想找一间破庙暂且避避风雪,幸好,保胜的命还是挺好的,他在天黑之前找到了一间破庙。庙门歪歪斜斜,里面的关二爷都倒了。又是一阵风夹杂着雪从堵不住的门外吹进来,蜷缩在一角的保胜觉得自己很快就能去找爹娘了。风没再吹进来,紧接着,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再接着就是说话的声音,破庙里突然亮堂了起来。保胜迷迷糊糊觉得好像是爹娘来接他了。



    “大人,这儿有个孩子。”



      那位年轻大人抬头看了看角落里的保胜,又看了看庙外面,“天黑了,今天就在这儿宿一晚吧,明天再走,这个孩子,你们给他弄点热汤,给他件衣服。”说完坐在手下刚刚铺好的草席上,闭目养神起来。


      保胜再醒过来的时候,只看到了面前烧尽的火堆。那位年轻大人整理行装,准备走了。保胜心里明白是这位大人救了自己,他站起来,想要挤上前去,却被人拦下,“干什么你,一边去!”大人闻声转过头,看见他拿着衣服,复又转过去准备出发,“衣服送你了”,说完又跟身边的侍卫说,“给他点银子。”保胜见大人马上就要走,心知自己独身一人在这是活不了的,心一横,从侍卫身边溜了过去,扑通一声跪在了大人面前,“大人,大人的救命之恩,保胜铭记在心,大人,我家里人都死了,我,我,我可以伺候大人,求大人收留,我很老实的,我还会干活,还会~”大人看了看面前这个语无伦次又无家可归的小孩子,恻隐之心动了,想到自己此行探查直隶雪灾一事处处受人掣肘,心里郁闷,又见百姓受苦,难免心痛,对身边的人点了点头,示意带他一起走。



       旁边的小厮推了推保胜,“还不谢恩。”保胜心下激动,正想开口,大人却拦下了他的话锋,起身出发。小厮拽起保胜,打量了他一下,“你呀,算是走运了,知道我们大人是谁吗?穆彰阿穆大人,那可是皇上面前的红人。”保胜懵懵懂懂的,跟着穆彰阿回了京。



      车架刚到府门口,就有一个姑娘跑了出来,直奔穆彰阿而去,“哥!”穆彰阿顺势抱起她,笑着问道:“怎么样,库仑真,有没有想哥?”“才没有。”库仑真嘴硬的偏了偏头,然后看到了穆彰阿后面的保胜,便跳着要下来。穆彰阿宠溺的摇了摇头,“你呀!”


       穆彰阿回去整顿休息,准备进宫向皇上禀报灾情。库仑真则溜了出来找保胜,“喂,你,对,就是你,过来。”保胜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还是顺从的走了过来。库仑真抱着胳膊围着保胜绕圈,打量他,“你叫什么?”



    “保胜给小姐请安。”



      “保胜,好,我记住你了。以后你就是我的奴才了,要叫我主子。”库仑真抱着胳膊,站在旁边的台阶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保胜。


     保胜愣了一下,但还是很顺从的说:“主子。”


      库仑真得意的笑了一下,然后拉着保胜就跑,“走,跟我去那边玩。”



      保胜本来还有别的事情要做,但又不敢违背这位在府中的小霸王的话,只能顺从的跟着她走。结果耽误了一下午,什么事情也没做完,还挨了管家的骂,晚上回去和身边的人气鼓鼓的抱怨,旁边的人都对他抱有同情之心,但同时又都松了一口气,这意味着大小姐找到了新的“祸害对象”,他们自然就得到解放了。但是后来,保胜再也忘不了那个冬天,有个小女孩拽着他的手在雪地里奔跑。



      库仑真自小男孩子性格,非要学武。穆彰阿拗不过她,只得依她,又安排保胜和她一起,陪着她学。库仑真虽是喜欢,但终究是小姐身份,学武也就是玩玩,反倒是保胜天赋极佳,又肯努力,武学师父见他是个好苗子,还多教教他。所以,有不少时间,都是库仑真看保胜在那儿练武,自己玩别的。库仑真老是闯祸,有时候自己撒个谎就过去了,有时候就只能保胜替她扛。穆彰阿知道自家妹子什么性格,倒是也不多苛求。但是孩子总会长大,保胜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会特别关注库仑真的行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特别在乎她的话。总而言之,穆彰阿把他从库仑真身边调走的时候,他觉得心里特别难过。


      他去当差那一天,库仑真出去打猎还没回来,那一天,他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意,自己大概是喜欢上这个人了,喜欢她女扮男装的样子,喜欢她骑马射箭,喜欢她笑着捉弄他,喜欢她做坏事狡黠的样子……



       少年的爱恋大抵是藏不住的,至少对对方来说,不经意的动作眼神,总会流露出来内心掩饰不住的情愫。库仑真开始有意的排斥他,她不喜欢保胜,至少不是那种喜欢,所以,她也不喜欢保胜喜欢她。说起来有些奇怪,但是人有时候就是不讲理的。保胜知道自己的身份配不上库仑真,永远都配不上,所以他能给库仑真的承诺也只能是一句:“保胜是主子一辈子的奴才。”他只能以这样的方式陪在库仑真身边,直到过去很多年,他仍然这样想,即使库仑真喜欢的不是他,他也心甘情愿的对库仑真好。他实在是想不到除了做库仑真一辈子的奴才,自己还能以什么理由待在她身边。


      大婚那天,他是抱有一丝侥幸的,说不定,库仑真会喜欢他。后来的很多年,他也一直抱着这种侥幸,但幸好,他早就做好了库仑真一辈子都不会喜欢他的打算,但是,他还是会害怕,害怕库仑真有一天会去找祁寯藻,要是真到了那一天,他又该怎么习惯没有库仑真的生活呢。



      押赴刑场的那一天,他突然想起了很多年以前,想到了早已记不起面容的父母,想起了那场大雪,想起了那个拉着他手的小姑娘,还有她的笑。



      押赴刑场的那一天,她没有去看他,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已经爱上了这个男人,她又想起了那天大婚,她欠他一场洞房花烛。



    “下辈子,我还做主子的奴才。”(“下辈子,我做你的新娘。”)



写在最后:本来是因为修庆去看的《天地民心》,结果被这对儿给磕到了,剧实在是太古早,我的北极圈cp估计也等不到人产粮了,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保胜的爱恋隐忍而又热烈,看得让人很心疼,他一直爱着一个得不到的女子,以一种极其卑微的方式。那么多年的陪伴与相守,库仑真不可能不动心,初恋就像心里的白月光,这辈子也得不到了。直到最后,白月光还是白月光,但是心里却装了另一个人。


珠珠爱旻宁

P1:旻宁以为的父亲

P2:实际上的父亲

P3:穆彰阿以为的岳父

P4:实际上的岳父

P5:穆彰阿眼里的旻宁

P6:实际上的旻宁

P7:婚后的旻宁


P1:旻宁以为的父亲

P2:实际上的父亲

P3:穆彰阿以为的岳父

P4:实际上的岳父

P5:穆彰阿眼里的旻宁

P6:实际上的旻宁

P7:婚后的旻宁

 


珠珠爱旻宁

整整一辈子,他都把他哄在手心里,一如初见

整整一辈子,他都把他哄在手心里,一如初见

林Falling(请看置顶谢谢)

【王洛勇x修庆||穆彰阿x旻宁||天地民心||台词向】若只如初见

bgm:初见彝文版

歌名字素来自(wb)流星雨解毒片i

不知道为啥导出之后会突然变得这么糊,虽然我的素材本来也不怎么高清,真令人痛苦。老剧的清晰度真是劝退我剪辑。

就是对修庆和王洛勇都挺有好感,然后发现他俩居然有合作,那当然是迫不及待地去看了,然后我现在躺在坑底emmmmmmmmm

前半段有好好在剪,后半段就开始水视频了,本来是按照原剧情剪的,然后bgm不够长了于是开始糊弄,结果就是我也不太明白我剪了个什么东西。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33411Y72v?spm_id_from...

【王洛勇x修庆||穆彰阿x旻宁||天地民心||台词向】若只如初见

bgm:初见彝文版

歌名字素来自(wb)流星雨解毒片i

不知道为啥导出之后会突然变得这么糊,虽然我的素材本来也不怎么高清,真令人痛苦。老剧的清晰度真是劝退我剪辑。

就是对修庆和王洛勇都挺有好感,然后发现他俩居然有合作,那当然是迫不及待地去看了,然后我现在躺在坑底emmmmmmmmm

前半段有好好在剪,后半段就开始水视频了,本来是按照原剧情剪的,然后bgm不够长了于是开始糊弄,结果就是我也不太明白我剪了个什么东西。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33411Y72v?spm_id_from=333.999.0.0

ID1944595396

避雷,本文耽美

主要还是太太们产粮不够多,视频CUT看得我手痒,但是就是没人挨个嫖一遍,咳咳

个人写文擅长耽美,但是视频全是言情向,虽然我也爱,但是我写不出来那么可爱的女孩子,所以我笔下的男孩子就穿上裙子就好了,反正不捞起来,看着都一样的嘛

不上升三次元,仅仅嫖角色而已!咳咳

文名来自小破站一位减军师的UP配的BGM,这个音乐配得太好了,看得我当时两眼泪汪汪,特别那句:我们短暂的相逢,艹啊,泪奔啊!

合集照片都是截图来的,感谢小破站剪辑的UP主们,大家发现美的眼睛都太厉害了!

目前第一个嫖的是:关天翔,我们可爱的关关!

后续还有慕容复,欧阳克等等

主要是古装那边的,近的我也想但是不知道能不能搞得...

主要还是太太们产粮不够多,视频CUT看得我手痒,但是就是没人挨个嫖一遍,咳咳

个人写文擅长耽美,但是视频全是言情向,虽然我也爱,但是我写不出来那么可爱的女孩子,所以我笔下的男孩子就穿上裙子就好了,反正不捞起来,看着都一样的嘛

不上升三次元,仅仅嫖角色而已!咳咳

文名来自小破站一位减军师的UP配的BGM,这个音乐配得太好了,看得我当时两眼泪汪汪,特别那句:我们短暂的相逢,艹啊,泪奔啊!

合集照片都是截图来的,感谢小破站剪辑的UP主们,大家发现美的眼睛都太厉害了!

目前第一个嫖的是:关天翔,我们可爱的关关!

后续还有慕容复,欧阳克等等

主要是古装那边的,近的我也想但是不知道能不能搞得定不

再次提醒,本文原创耽美主角,撸串快穿文,主要写古风,不爱的宝子不要进!

珠珠爱旻宁
我的天哪🙊🙊🙊这双眼皮子...

我的天哪🙊🙊🙊这双眼皮子可真宽!!!

我的天哪🙊🙊🙊这双眼皮子可真宽!!!

珠珠爱旻宁
说真的唉,老师他,秃瓢装侧脸,...

说真的唉,老师他,秃瓢装侧脸,有一种特别清水芙蓉的感觉😘然后那个垂感很好的小穗穗,就像一把华发🙊好有趣的对照

说真的唉,老师他,秃瓢装侧脸,有一种特别清水芙蓉的感觉😘然后那个垂感很好的小穗穗,就像一把华发🙊好有趣的对照

珠珠爱旻宁
修复一下又调了个色,漂亮哥哥~

修复一下又调了个色,漂亮哥哥~

修复一下又调了个色,漂亮哥哥~

为什么不能青史留名

修庆|旻宁 看一眼心驰神荡,看两眼头晕目眩

BGM:恨爱交加

修庆|旻宁 看一眼心驰神荡,看两眼头晕目眩

BGM:恨爱交加

珠珠爱旻宁

我天这个花瓣唇prprprprprprpprprprpprprprprprppr

我天这个花瓣唇prprprprprprpprprprpprprprprprppr

珠珠爱旻宁

讲真,这扳指戒指,单给我看我觉得桃九块九包邮

但是在他手上,ummmmmmm,得好几张龙票吧

讲真,这扳指戒指,单给我看我觉得桃九块九包邮

但是在他手上,ummmmmmm,得好几张龙票吧

珠珠爱旻宁
啊~好玲珑的身姿,好骄矜的皇子

啊~好玲珑的身姿,好骄矜的皇子

啊~好玲珑的身姿,好骄矜的皇子

珠珠爱旻宁
美得我神魂颠倒,美得我心神荡漾...

美得我神魂颠倒,美得我心神荡漾~漂亮,真漂亮.gif.

美得我神魂颠倒,美得我心神荡漾~漂亮,真漂亮.gif.

开花的树

谋君心

        4

  “二爷,奴才扶您上去。”穆彰阿搭手扶旻宁上马车,旻宁却一反常态,没有拒绝。


  二人坐在马车里,穆彰阿拉住旻宁的手柔声问,“二爷今天有没有累着,都怪奴才昨晚不知轻重,奴才回去再给二爷好好揉揉…”


  旻宁红了脸,拉着穆彰阿的手移到自己的腹部,“穆彰阿,我有孩子了。”


  穆彰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颤着声音问,“什么,旻宁…你再说一遍,我是不是听错了。”


  “你没听错,你要当阿玛啦”,旻宁轻声道,好看的眉舒展着。“今日我在养心殿伺候皇阿玛,正巧碰上御医给皇阿玛诊...

        4

  “二爷,奴才扶您上去。”穆彰阿搭手扶旻宁上马车,旻宁却一反常态,没有拒绝。


  二人坐在马车里,穆彰阿拉住旻宁的手柔声问,“二爷今天有没有累着,都怪奴才昨晚不知轻重,奴才回去再给二爷好好揉揉…”


  旻宁红了脸,拉着穆彰阿的手移到自己的腹部,“穆彰阿,我有孩子了。”


  穆彰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颤着声音问,“什么,旻宁…你再说一遍,我是不是听错了。”


  “你没听错,你要当阿玛啦”,旻宁轻声道,好看的眉舒展着。“今日我在养心殿伺候皇阿玛,正巧碰上御医给皇阿玛诊请安脉,皇阿玛顺便也让御医给我诊了脉,没想到就探出了喜脉。”


  穆彰阿被巨大的喜悦砸中,整个人都有些晕乎乎,他抱住旻宁开心的道,“我要当阿玛啦!”,又怜惜的抚上旻宁的脸,“我昨晚还让你受累…真是不该”说罢,手掌轻轻贴到旻宁腹上,笑着问,“没顶到咱们小宝吧!”


  “那你今晚还缠不缠着我?”


  “奴才再不敢胆大妄为,二爷您以后让奴才往东,奴才绝不往西!”


  “哼,你往后只要少在我跟前拈酸吃醋,别再暗地里给祁隽藻使绊子就行了。”旻宁淡淡开口,见穆彰阿张口要解释,继续说道,“你可别喊冤,我派人下去都已经查得一清二楚。且不说考卷一事你险些要杀了他,他进了王府后,你底下的小动作还少吗?”


  “二爷只说我陷害祁隽藻的事,难道他就清清白白,身上没一点污垢吗?”


  “祁隽藻是皇阿玛亲自给我物色的人选,你有什么异议?再说我这些日子观察他品行端正,并没有什么不好。”


  穆彰阿哪里听得旻宁当着自己面夸祁隽藻,恨得牙痒痒。可他现在还没拿到祁隽藻和诺敏勾结的实证,只能按捺下要反驳的话,“二爷您别动怒,小心动了胎气。穆彰阿保证往后和祁隽藻井水不犯河水。”


  “我要是真动怒你还能站在这儿和我说话?”旻宁嗔怪的看了一眼穆彰阿,缓缓开口,“好像动怒的另有其人,是吧?穆大人。”


  某个醋坛子在心里暗暗记下了这笔。


  旻宁有孕这个消息在王府传开,王府上下都热闹起来,穆彰阿第一次为人父也颇为手忙脚乱,想帮点忙都不知道何处下手,便去找妹夫保胜取点经。


  保胜提及库伦真怀宝儿时的情形,拉住穆彰阿一把鼻涕一把泪,细细说道自己有多么难。库伦真有孕后大夫嘱咐要安神养胎,奈何她是闲不住的主,总想着出门乱逛,要不就偷溜出去打猎。保胜一个不留神库伦真就没影了,急得他东奔西走,四处寻找。几个月下来,库伦真挺个大肚子依然生龙活虎的,保胜倒是憔悴了许多。


  “库伦真是被我宠得顽皮些”,穆彰阿笑着解释,“我这个妹子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也是辛苦了你。”


  他这个妹子一向娇蛮任性,能做出这些事来也不奇怪,穆彰阿心里这样想,旻宁可不会这样干。


  去妹夫这里没取到什么经,反倒听了半晌的诉苦,穆彰阿心里不耐烦起来,正准备离开,库伦真赶过来。


  “哥!你怎么来了?”,库伦真走过去拉住哥哥穆彰阿的臂弯,扭脸对保胜道,“好你个保胜,我哥来了你也不告诉我。”


  “我俩说些闲话…”


  “什么闲话?让我也听听。”库伦真听见保胜的话两眼都亮了,见二人都不搭理她,又去缠哥哥穆彰阿,使劲晃他的胳膊,“哎呀,哥,你就告诉我吧,你不说我要急死了。”


  穆彰阿对妹妹一通胡搅蛮缠没有办法,只能由着她闹。被她烦的实在没有办法,使劲撒开她抱着自己胳膊的手,“是旻宁,他怀上了,我找保胜问问照顾的事宜。”


  “哥,你问他干嘛,你问我呀!”库伦真听见这话一下打开话匣子,“他又没生过孩子怎么懂这些,哥,你问我,我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那你说说”,穆彰阿看着库伦真,她都是当母亲的人了,可是对着自己时还是那个娇纵的妹妹,一点儿没变样。


  “哥,我说你就该这样…。”


  5

  穆彰阿下了早朝没有回王府,反倒去了京城一带有名的小吃街,各种乱七八糟的点心零嘴买了一大推,提溜回了王府。


  旻宁正在家练字,他现在很少处理朝政上的事了,嘉庆将他身上大半政务都分散给了下面的大臣,也不要他再来上早朝,只叮嘱他要安心养胎。


  旻宁写了会儿字,估摸着时辰差不多了,心里奇怪穆彰阿今日怎么还没回来?他现在身上的担子一下给卸了不少,反倒整个人轻飘飘的不大适应。这时就开始胡思乱想了:可是朝中发生了什么大事?他叫来保胜问话,保胜哪里知道什么朝中要事,吓得扑通跪下。他再看周围伺候的人,仿佛每个人都心事重重,瞒着天大的秘密。


  “旻宁,我回来了”,穆彰阿喜气洋洋的走进屋,手里提溜着大包小包,“你看看有什么喜欢的?”他麻溜的拆开各种点心零食的包裹,堆在旻宁面前。


  旻宁见穆彰阿那副样子哪里还猜不到他迟迟未归的原因,对还跪伏在地上的保胜道,“保胜,你下去罢。”


  穆彰阿这才注意到跪伏在地上的人是保胜,惊讶的问道,“保胜你怎么跪着?二爷,保胜犯了什么错?”


  旻宁听他这么问心中一滞,转移话题,“你买这么多点心干嘛?”


  “这是我特地买来的,二爷您尝尝看合不合口味?”


  旻宁随便咬了几口,他实在吃不惯这些点心,吃几口就觉得腻得慌,喝了整整一盏茶才稍微解了点腻。


  “二爷觉得如何,可还喜欢?”穆彰阿凑到旻宁跟前满脸期待,一幅邀功的模样,他若是有条尾巴,现在一准儿摇得欢。


  旻宁看着穆彰阿一脸期待的模样,又想着他这么晚回来就是忙着给自己买这些东西,就是自己不喜欢也不能说出来伤了他的心,便道,“吃着挺新鲜,还不错。”


  “二爷喜欢,我以后每天给您买。”


  “倒也不必…这些吃食我也吃不了几口”,旻宁听穆彰阿要每天给自己买这腻死人的破点心,立刻慌乱的开口解释,“你在军机处行走每天政务繁忙,怎么能每天给我买?再说咱们府上什么都有,我想吃什么吩咐一声,底下立刻就有人送上来了。”


  穆彰阿只当旻宁心疼他,心中更是热了几分,暗下决心,每天都要光顾那几间店铺,让旻宁每日吃上新鲜的点心。于是这之后,京城各大有名的点心铺门前总能看见穆彰阿的身影,日子久了,就有好事者编造流言,说智亲王嗜甜如命,不少点心铺也打着王府特供的招牌招揽顾客。流言传到旻宁耳中,当晚旻宁在床上狠狠拽着穆彰阿的辫子,“你以后再去买什么破点心,晚上就不要上床了!”


  6

  自从旻宁明确表明自己不喜欢吃点心后,穆彰阿消停了一阵子,每日勤于政事,早早处理完公务便回王府陪着旻宁。祁隽藻也被调离了京城,穆彰阿只觉形势一片大好,每日都鼓足干劲,连嘉庆都因穆彰阿那股拼劲儿褒奖了他好几次。


  这日穆彰阿处理完公务正准备回王府,有小太监递信,告诉他琦大人在悦客楼邀他一叙。穆彰阿心中对琦善的邀请隐隐有几分猜测,火急火燎的前去应约。


  酒楼老板引着穆彰阿到了天字一号房,穆彰阿踏进房门内,琦善早就等候多时了。等周围的人都退出去走远了,琦善才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来,他递给穆彰阿,穆彰阿接过去打开细细看,面上渐渐浮出喜色。


  “果然不出穆大人所料,那祁隽藻在京城时老老实实,我手下的人半点逮不到他的错处 ,这不刚调离了京城,狐狸尾巴马上露出来了。”语罢,琦善又从袖袋中取出一块莹润白腻的玉佩来,“这也是同书信一起截到的。”


  穆彰阿接过那玉佩细细端详,这玉佩触手生温,观之不是凡品,绝不是祁隽藻这种人买得起的,他看着这玉佩总觉得眼熟,却一时想不起来。


  “穆大人,咱们现在有实证了,是不是可以告到智亲王那里?”


  “不可“,穆彰阿摇头,他视祁隽藻为眼中钉肉中刺,焉能不想除之而后快?但是想到旻宁怀了孕,怎么能拿这些破事给他添堵,便开口向琦善解释,“二爷有孕在身,若是因为这件事动了胎气怎么办,还是再等些日子吧。”


  琦善还在一旁苦口婆心地劝说,“穆大人,机不可失啊,这是扳倒祁隽藻的大好机会,不能让它白白溜走。再等些时日指不定出什么变故呢。”然而穆彰阿心意已决,决心暂时压下此事,他让琦善收好信件,自己顺手将白玉佩揣进了袖袋,起身对琦善拱手道,“琦大人,我就不陪你喝酒了,二爷见我迟迟未归会着急,我先告辞了。”


  琦善:又被秀了一脸。


—————————————————————

太馋宁宁了(º﹃º )

珠珠爱旻宁

小四の暴击:

我可不是那娇滴滴的皇阿玛,有的是力气和手段 ​​​

小四の暴击:

我可不是那娇滴滴的皇阿玛,有的是力气和手段 ​​​

珠珠爱旻宁

我的老天爷,这张图,怎么在前几年就这么出圈~大家真是太图老师的美貌了

我的老天爷,这张图,怎么在前几年就这么出圈~大家真是太图老师的美貌了

开花的树

谋君心

   恶搞向,老祁只是穆旻夫夫之间的工具人。剧情不讲逻辑,有生子。 

 

  1 


   养心殿 


  “旻宁啊,朕给你物色了两个人,一个是穆彰阿,一个是祁隽藻”,嘉庆皇帝对着跪在身边的皇子旻宁道。 


  旻宁听闻这话心沉了沉,他是不愿的,但是此时只能将满腹委屈压下,道“儿臣遵命”。 


  嘉庆到底老了,精神不济,同旻宁说了大半功夫的话,此刻倦意上来,摆摆手道,“你去吧”。 


  旻宁躬着身子小步退出去,待到了门槛处才转身直起身子离...

   恶搞向,老祁只是穆旻夫夫之间的工具人。剧情不讲逻辑,有生子。 

 

  1 

 

   养心殿 

 

  “旻宁啊,朕给你物色了两个人,一个是穆彰阿,一个是祁隽藻”,嘉庆皇帝对着跪在身边的皇子旻宁道。 

 

  旻宁听闻这话心沉了沉,他是不愿的,但是此时只能将满腹委屈压下,道“儿臣遵命”。 

 

  嘉庆到底老了,精神不济,同旻宁说了大半功夫的话,此刻倦意上来,摆摆手道,“你去吧”。 

 

  旻宁躬着身子小步退出去,待到了门槛处才转身直起身子离开。 

 

  行事妥帖,滴水不漏。 

 

  穆彰阿、祁隽藻,这两个名字在旻宁心间千回百转。他坐在书房把玩着手上的翡翠扳指慢慢思量,穆彰阿最近倒是老缠着自己,就连上朝时也敢偷着朝自己这里瞅,胆大至极!可是,他对自己能有几分真心?明明前些年还跟在诺敏身边鞍前马后,嘘寒问暖… 想到这里,旻宁心里生出一股横气:诺敏不要的才给我,阿玛总是这般偏心。相比之下对于祁隽藻,旻宁心里倒生出几分期待。他的卷子旻宁也看过,措辞激烈,但句句都戳中了大清的弊病要害。是个有学之士,可造之材。 

 

  旻宁这里正闷闷不乐,穆彰阿得了圣上赐婚的消息,乐得眉开眼笑,颠颠上王府来见旻宁。旻宁有意冷落他,也不吩咐下人看茶,坐在桌边手捧着书静静品读,全当穆彰阿是空气。穆彰阿也不恼,美滋滋的看着旻宁,目光火热,从旻宁的眉眼留连到他微抿的唇,领口上那截雪白的颈子,最后滑到那骨节分明,十指尖尖的雪白玉手。 

 

  旻宁被他黏糊糊的目光看得更是恼火,放下书本不耐烦道,“穆大人今日拜访有何要事?” 

 

  “二爷,皇上赐婚,奴才就是二爷的人了”穆彰阿高声道,仿佛生怕别人听不见似的。 

 

  “哦”,旻宁淡淡哼了一声,“你来王府就为了说这个?” 

 

  “二爷”,穆彰阿起身凑到旻宁跟前,“那个祁隽藻目无王法,非议朝政,胆大包天,二爷可万不能相信这等人”。 

 

  “穆彰阿!这是圣上赐的婚,容不得你置喙!” 

 

  “奴才该死,只是二爷,您没见过祁隽藻,奴才见过他,那祁隽藻长得一脸苦相,哪里配得上二爷您这样丰神俊朗的人物”。 

 

  旻宁放下手中的书,抬眼细细瞅他,忍不住弯了眉,“穆大人也没有潘安之貌,怎么反倒挖苦起别人的长相来?” 

 

  穆彰阿闻言娇羞一笑,“奴才长得是不俊,但是功夫好,祁隽藻文弱书生一个,哪里比得上我在…”,他险些要将心中所想脱口而出,幸好及时察觉,忙住了口。 

 

  “哼,你若是对婚事有异议去找皇阿玛闹,不要在本王跟前说道是非,皇阿玛赐的婚,本王也没有办法。” 

 

  “二爷”,穆彰阿还想赖在旻宁身边,旻宁却早都不耐烦了,皱着眉摆手,“管家,送客。” 

 

  可怜的穆彰阿,听闻赐婚的事,赶忙美滋滋的跑来见旻宁,却连一口热茶也没喝上,就被“请”出了王府。 

 

  他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的看着旻宁,然而心上人低头看书,半分目光也不愿赏赐他。穆彰阿终于转过头,昂首挺胸大步走去。祁隽藻!穆彰阿暗中咬牙切齿。 

 

  旻宁放下书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2 

 

  旻宁同穆彰阿祁隽藻完婚后,生活并不幸福,各种意义上的。 

 

  穆彰阿总爱拈酸吃醋,祁隽藻又对他十分冷落,旻宁一个头两个大。偏偏嘉庆急着抱孙子,今日又为了这事传旻宁进宫里,下了死命令这个月务必要听见喜讯。 

 

  眼看着天色将晚,旻宁犯了难。他心里总怨怼穆彰阿从前追求诺敏这件事,不愿去他房里,至于祁隽藻,他去见了几次,模样倒没有穆彰阿说得那样不堪,可每每去祁隽藻那里,他便拉着旻宁滔滔不绝的讲自己的治国之策,若旻宁有半分逾矩的行为,祁隽藻立时便搬出什么桀纣之君啦,美色误国啦,慷慨陈词,旻宁听了不胜其烦,只能拂袖而去。 

 

  “王爷,今晚您准备去哪歇息?”保胜问道,他急着回家见库伦真,老婆孩子热炕头呢。 

 

  旻宁自然知道,心下更是泛酸,望月轻叹,“好阿玛呀,您真给儿臣指了门好婚事。” 

 

  “二爷”,穆彰阿不知何时过来了,人还远远正朝书房走便轻喊道。旻宁见他快步走进来,他穿着一身短卦,脑门子上满是细细密密的汗珠。 

 

  “穆彰阿,你怎么过来了?”旻宁问道。 

 

  穆彰阿走近凑到旻宁跟前,他仿佛一个小火炉,整个身子都向外冒热气,靠近过来,旻宁都觉得身上的温度热了三分。 

 

  “奴才刚打了会儿拳,顺道过来看看二爷”,穆彰阿说到这里顿了顿,黑黝黝的眼睛直勾勾盯着旻宁,“二爷,奴才想您想得紧,实在忍不住过来看看二爷”。 

 

  旻宁被他炽热的眼神盯得脸颊微红,心下受用不已,但他仍要端着架子,转过身子背对着穆彰阿,淡淡的质问,“你背地里干的事以为本王不知道么?” 

 

  穆彰阿见旻宁背对着自己,虽然语气上满是责备之意,可那如玉的耳朵早就烧红了,心下明了,便走过去,张开双臂从背后抱住旻宁,双臂圈住他的细腰,下巴枕在旻宁肩头,“二爷,奴才知错了,再也不敢了。” 

 

  保胜见状悄悄的退出了书房,轻轻合上房门,心中默默为大舅加油。 

 

  “穆彰阿,你干什么!”

 

  “二爷,让奴才今晚伺候您吧”,穆彰阿的手不老实起来。 

 

  旻宁挣扎着阻止穆彰阿的动作。 

 

  “二爷,皇上今天传了奴才,他说想抱皇孙。”,旻宁闻言动作一滞,顺从的由着穆彰阿褪去他身上一件又一件的衣服。 

 

  待最后一件衣服褪下,穆彰阿凑过来还未动作,旻宁拽住他的辫子狠狠道,“好好伺候,敢弄疼了爷,有你好果子吃!” 

 

  “哎!”穆彰阿欢欢喜喜的应了一声,身子压向旻宁。 

 

  缠绵过后,穆彰阿打横抱起累的睡过去的旻宁,他心里也微微有些歉意,书房到底不是干那事的地方,委屈了旻宁,让他受累了。 

 

  穆彰阿抱着旻宁回到自己的房里,轻轻将旻宁放到床上,又在屋子里东翻西找,忙活了好一阵。 

 

  旻宁睡了一阵被动静吵醒,扶着酸软的腰坐起轻喊,“穆彰阿?” 

 

  “哎,二爷”,穆彰阿高声应到,人从偏室走过来,手里捧着一对精致的金杯。 

 

  “你手里捧着什么?”旻宁纳罕的问。 

 

  穆彰阿给那两个金杯斟满酒,端着朝旻宁走来,他坐到床边,给旻宁递了其中一个金杯,郑重的开口,“奴才同二爷大婚那天没能喝得上这合卺酒,今晚奴才想补上。”语罢,举起酒杯满眼期待的看着旻宁。 

 

  大婚那晚,自己去了祁隽藻房里…旻宁想到这里,没有拒绝,举起酒杯,同穆彰阿交臂饮尽了那合卺酒。 

 

  “奴才今晚好欢喜”。 

 

  “奴才从前见二爷便心生欢喜,您是那天上的月亮,奴才想够怎么够的着?”穆彰阿黑黝黝的眼睛此刻亮得惊人,那是一种格外夺目的神采,“没想到,还真让奴才够到了。” 

 

  “穆彰阿…”旻宁看见穆彰阿亮着眼睛,脸上满是神采的样子,忍不住道,“不必再自称奴才了。” 

 

  “二爷,那奴才,不…”,穆彰阿简直有些语无伦次,“那奴才唤二爷旻宁可好?” 

 

  这男人似乎抓错了重点,旻宁颇有些无语,“随你喜欢罢。” 

 

  “旻宁…”,穆彰阿唤道,这两个字仿佛从他心尖尖里发出,被他唤得情深又缠绵。他慢慢伏身上去,旻宁顺着穆彰阿的力道缓缓躺倒,他身子因为穆彰阿的动作很快发软,掌中的金杯再也握不住,哐当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穆彰阿没有去管那声响动,他更在意让身下人的唇间溢出更多声音来。 

 

  “唔,已经够了” 

 

  “不够,旻宁,再多也不够。” 

 

  3 

 

  穆彰阿这几日是春风得意,嘴角的笑意藏都藏不住。军机处的大臣个个都知道穆大人这几日心情好,争着在他跟前露脸。 

 

  说来也奇怪,这穆大人新婚那几日应该最是得意,却整日沉着脸,谁若是在他跟前做错一点小事就要挨一顿臭骂,让人大为费解。 

 

  这其中原因,琦善是知道的。他同穆彰阿合计暗中给祁隽藻使了不少绊子,但都被祁隽藻化解了。 

 

  琦善这日又来找穆彰阿,他得到了一个天大的消息,若能运用得当,便可一举击溃祁隽藻。 

 

  穆彰阿坐在一边慢条斯理地给怀中的小花狸梳理毛发,琦善在一旁背着手转来转去。 

 

  “穆大人!你快拿个主意吧。这事要不要闹到智亲王面前?” 

 

  穆彰阿仍一下一下的给猫儿梳毛,待小猫的毛皮被梳得光滑蓬软,才放下那把精巧的小梳子,“这事急不得,得有确凿实证,最好要人赃并获。” 

 

  “四阿哥那里倒是好办,只是祁隽藻…”琦善忖度着开口,“怕是不好引蛇出洞哇。” 

 

  “等着吧,他的狐狸尾巴迟早要露出来”,穆彰阿轻捏住小花狸的后颈,将它提溜起来,小花狸乖乖的一动也不动,毫不挣扎。 

 

  “穆大人这猫儿调教的好哇”,琦善见了忍不住赞道。 

 

  “你派人盯紧了他俩,一有情况马上派人告诉我。”穆彰阿吩咐道。 

 

  “行,那下官就告辞了。” 

 

  穆彰阿又重新抱着小花狸逗弄,轻挠它的下巴,小花狸舒服的眯起了眼睛,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旻宁今日又被传进宫,恐怕又是为了子嗣的事。这几日他夜夜耕耘,好事也该近了。估摸着时辰差不多了,他放下怀中的小花狸直起身,坐着马车前往宫门去接旻宁。 

 

  昨夜穆彰阿折腾得狠了,今早他正在床上给旻宁揉着腰,王府却传来圣上召见的消息。穆彰阿劝旻宁不如称病推辞,旻宁却说什么也不愿悖逆皇阿玛,硬是要去。 

 

  穆彰阿很快到了宫门,他站在外头左等右等不见旻宁出来,心里又是焦急又是自责。 

 

  穆彰阿知道他最是孝顺,在宫里更是恪守规矩,不肯懈怠半分,一天下来,旻宁怎么受得住?穆彰阿此刻又是自责自己昨晚弄得狠,又是心疼旻宁,恨不得立时插上翅膀飞到养心殿把旻宁抢回来。 

 

  远远的穆彰阿看见旻宁的身影,急着迎了上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