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天地英雄

205浏览    17参与
伽蓝

庆余年衍生 大珠小珠落玉盘

大珠小珠落玉盘

《天地英雄》&《庆余年》

李校尉&庆帝

姜文&陈道明

~双~xing~ 深宫寂寞难耐帝王和一腔热血铁汉柔情将军  拉郎配

极端ooc 深夜 超速 自行 🚗

时间线混乱,尚值壮年的庆帝,大概是八贤王的亚子吧

这个是受到某个大大启发的结果,在文章里也注明了

作者小学生文笔,各位多担待

哎,总是站在北极圈磕cp的作者瑟瑟发抖

我真是太小看老福特的屏蔽功能

已补档


大珠小珠落玉盘

《天地英雄》&《庆余年》

李校尉&庆帝

姜文&陈道明

~双~xing~ 深宫寂寞难耐帝王和一腔热血铁汉柔情将军  拉郎配

极端ooc 深夜 超速 自行 🚗

时间线混乱,尚值壮年的庆帝,大概是八贤王的亚子吧

这个是受到某个大大启发的结果,在文章里也注明了

作者小学生文笔,各位多担待

哎,总是站在北极圈磕cp的作者瑟瑟发抖

我真是太小看老福特的屏蔽功能

已补档


一个路人

【天地英雄×庆余年/李校尉×庆帝】《花夕》

这是一个写到一半不想写了但是依然强行写了下去的摸鱼


【天地英雄×庆余年/李校尉×庆帝】《花夕》

这是一个写到一半不想写了但是依然强行写了下去的摸鱼


一个路人

【天地英雄×庆余年/李校尉×庆帝】《骊珠》

一个片段,雷慎,ooc,魔改庆余年,无中生女,我真的是和这对衍生杠上了……


   南庆 长平宫


“哎呦!宁妃娘娘!”

  一道泛着青影的剑光,冷不丁的朝侯公公指过来。侯公公惊得一个后仰,下意识的朝后一跳,却不小心踩着了身后宫人的裙摆。宫人闪躲不及,踉跄几下跌倒了,顿时跌的钗横鬓斜,连带着后头的一群人,也不由跟着东倒西歪,情状煞是凌乱纠缠。

“没事儿吧?”宁妃“唰”地将手里的长剑一挽,大步走近了,同匆忙赶过来的几个长平宫侍女一道,亲自将那些摔倒的宫人扶起。侯公公撑着身子,教人搀扶着从地上颤巍巍的爬了起来,站定...

一个片段,雷慎,ooc,魔改庆余年,无中生女,我真的是和这对衍生杠上了……


   南庆 长平宫

 

“哎呦!宁妃娘娘!”

  一道泛着青影的剑光,冷不丁的朝侯公公指过来。侯公公惊得一个后仰,下意识的朝后一跳,却不小心踩着了身后宫人的裙摆。宫人闪躲不及,踉跄几下跌倒了,顿时跌的钗横鬓斜,连带着后头的一群人,也不由跟着东倒西歪,情状煞是凌乱纠缠。

“没事儿吧?”宁妃“唰”地将手里的长剑一挽,大步走近了,同匆忙赶过来的几个长平宫侍女一道,亲自将那些摔倒的宫人扶起。侯公公撑着身子,教人搀扶着从地上颤巍巍的爬了起来,站定后,他连忙整整头顶被撞歪的帽子,躬身笑道,“宁妃娘娘,老奴皮糙肉厚的,不妨事,但您可千万小心,这刀剑无眼啊。”

 

“好了好了,没事就好,你下次小心。”宁妃扬手将剑交给身畔的宫娥,随即去解扎着袖口的绸带,一面头也不抬的问,“你许久不踏足后宫,今天来长平宫,有什么事吗?”

  侯公公一怔,这才想起此行的目的,方道,“陛下有旨,要抱琅熹公主去陛下那儿看看。”

“原来是这事。”宁妃了然的点了点头,转头吩咐宫女去把公主给带来,等了片刻,只见奶嬷嬷抱了公主,姗姗而至。

  细绣了宝珠如意纹的桃花色锦衣,衬着公主一张小小软软的婴儿脸,颇为玉雪可爱。

 

  既接到了公主,侯公公便要带着奶嬷嬷告退。刚走出几步,只听见公主嘤咛的哭了起来,且哭声愈发响了。

  奶嬷嬷急忙去哄,公主也没有要吃奶的意思。最终,是宁妃走过去一瞧,想了想,她对着宫人耳语了几句,宫人点了点头,遂快步离去。不多时又折返回来,手中多了一柄嵌着绯红珊瑚与青碧瑟瑟的小匕首,很是灿烂鲜明。但它到底还是一把匕首,侯公公眼睁睁木愣愣的盯着宁妃接过匕首,又眼睁睁木愣愣的盯着她举起匕首,一步一步的朝公主走了过来。

  然后,她将匕首塞向公主的幼嫩的手心里,“拿好了。”

 

  果然,公主一把抓住了小匕首,抓的紧紧的,止住了哭声,破涕为笑,笑眼弯弯。

 

  琅熹公主,李琅熹,是庆帝与宁妃的女儿,也是迄今为止,庆帝膝下唯一的女儿。大概因着是唯一的一位公主,庆帝对她颇为宠爱。如今她刚满周岁未久,庆帝就亲自为她择了封地,赐食邑三千户。而公主的母妃宁妃,原本是陛下从东夷城中带回来的女奴,性情好武喜勇。也不知她投了庆帝哪一桩脾气,被封为了才人。后来得了琅熹公主,又自才人擢升至妃位。

  让宫外人看来,自是如此,宫中人却看的更分明些。庆帝的后宫素来冷清,只得皇后、淑妃、宁妃三位。何况陛下长年累月的不入后宫,当日宁妃尚是才人,也不得陛下临幸。更有近身服侍的宫婢,整整十个月都没看到宁妃的肚子大起来过,可为何突然就有了一位公主?此中款曲,着实耐人琢磨。


TBC

 后面暂时不会再展开写了,当它是一个脑洞(。

一个路人

【天地英雄×庆余年/李校尉×庆帝】《白狐》(全文完结)

文明衍生cp

预警:

双性,道具play,很脏
为车而车的神经病文学
天雷,崩坏,ooc,慎入,不能接受请及时点叉,谢谢合作
请勿上升角色与演员,一切都是作者变态,骂作者就可以了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898021

文明衍生cp

预警:

双性,道具play,很脏
为车而车的神经病文学
天雷,崩坏,ooc,慎入,不能接受请及时点叉,谢谢合作
请勿上升角色与演员,一切都是作者变态,骂作者就可以了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898021

一个路人

【天地英雄×庆余年/李校尉×庆帝】《白狐》

 依然是姜文×陈道明的衍生

 这次是爽文,纯粹写出来爽爽的那种,雷慎,OOC


  庆国

  景州六郡,其一名曰河中郡,河中郡有山,名曰长乐山。


  长乐山上,有一古祠,古祠周遭,青树翠藤,纷摇杂坠,遮天蔽日。也不知这古祠是哪一年修建在此地的,因其年深岁久,故无掌故可考,但也正因其年深岁久,这祠间便生出些古怪,譬如,那头令乡人们颇为苦恼的白狐娘娘。

  这白狐娘娘是一只实打实的白狐狸,这白狐狸常常下得山来,它不伤飞禽走兽,也不爱搭理生人,却极其...

 依然是姜文×陈道明的衍生

 这次是爽文,纯粹写出来爽爽的那种,雷慎,OOC

 

  庆国

  景州六郡,其一名曰河中郡,河中郡有山,名曰长乐山。

 

  长乐山上,有一古祠,古祠周遭,青树翠藤,纷摇杂坠,遮天蔽日。也不知这古祠是哪一年修建在此地的,因其年深岁久,故无掌故可考,但也正因其年深岁久,这祠间便生出些古怪,譬如,那头令乡人们颇为苦恼的白狐娘娘。

  这白狐娘娘是一只实打实的白狐狸,这白狐狸常常下得山来,它不伤飞禽走兽,也不爱搭理生人,却极其嗜好金银细软之物,凡是郡里的人家,家中财物没有不被她偷盗过的。只是白狐娘娘平日里虽不爱搭理生人,但若真有生人敢来搅扰她,她便凶猛的很。当年,郡守府前贴出过悬赏告示:若有人能猎得此狐,可赏百金。所以也有不少猎户欲上山去扑杀了她,然而最终皆空手而归,更有甚者,有几位还活生生的被她抓烂了半张脸,血肉模糊,情状可怖。

 

  浅灰的秋末月光照透了整座深山,照出满山暗紫色的大雾,结着霜的椒花在大雾里堕下细细碎碎的绛红,山间老猿凄哀牵衣、隐隐不绝的啼吟被堕下的花,撞破了。

  一道狭长雪白的影子从他们面前一掠而过。

“别动。”男人的声音很低沉,他伸手按住了旁边将要起身的猎户,他透过大雾,望向在不远处一闪而过的影子,一面皱起眉,用力眨了几下眼睛,眼睛在大雾里闪烁起老虎般猛锐凛冽的光。狐狸在他的眼睛里,在绛红椒花和深紫大雾交织成的梦魇里,月光在老树和古藤的影子里凌乱的穿梭,白狐轻盈的往前,追逐着这些纷飞四散的影子,仰头咬住冰冷的浅灰色月光,于是,她停了下来,不动了。

  没有人知道,她究竟为什么停了下来,仅仅是因为月光么?男人迅速的抄起手中的弓箭,但听“嗖”的一下,箭矢挟带住尖利风声,径直刺破了月光和浓雾。狐狸只来得及转过头,她璨金的双眸犹如琥珀,细长柔软的狐尾好似一束皎净动人的新雪,在身后摇曳妩媚的卷起了一个弯。

 

  再然后,新雪忽然跌落了,跟随着正汨汨流出的、比椒花红云更要温热的湖泊。

 

  白狐娘娘居然就这么被猎杀了?整个过程显得如此轻而易举,一种无声的惊疑和惶然在倏忽间笼罩了四周。而适才持弓猎杀了白狐的男人却不以为意,他站起身,稳稳踏过干枯的芒草丛,芒草丛茂密的如同鬼的头发,纷纷的在他的身后匍匐委地,窸窣作响。微烫的腥气几乎以一种依恋的姿态,缠绕着男人的手指,他信手掷了弓箭,弯腰扛起了白狐,细长柔软的狐尾从他覆着硬质披甲的肩头蜿蜒垂下,猩红浓郁的血滴一滴一滴的溅落在他的脚边,在深山与暗夜里,慢慢砸出湿润稠重的的声响,像一场狰狞的雨。

  男人抬眼,打了一声长长的呼哨,一匹纯黑色的马儿沿着呼哨声向他奔来。他将扛在肩头的白狐甩到马背上,随即抽出佩在腰间的长刀,长刀出鞘,寒光飞雪,他利落的斩下了白狐的尾巴,又把白狐的尸体从马背上推了下去。男人翻身上马,他骑在马上,居高临下的牵着辔绳,眉间带笑,甚是旷放,然则说话的语调又极稳极沉,“今夜多谢诸位,我只要这个,现在,你们可以把这只狐狸带回去领赏了。”

 

  南庆宫中,广信殿

 

  侯公公捧着一只狭长的匣子趋步走入,庆帝正立在殿中,浅淡的薄金日晖,朦朦胧胧的落在庆帝身上。他披着一身宽大的霜绉寝袍,长裾拖云,广袖漫舒,将那些碧青朱红,雕镂回环的门扉,一扇又一扇的缓缓推开。 

  这个时辰,其实本应是庆帝在紫宸宫上朝的时辰。但庆帝并没有去上朝。他继位已有三年,事实上,除去第一年,庆帝对上朝的事情还算勤勉,往后的第二年、第三年,他就再也没踏进过紫宸宫一步,反而是陛下的寝殿,比紫宸宫更像紫宸宫一点。这位昔日的诚王世子,如今的庆国君主很不寻常,简直是古怪。起初,众朝臣对此事颇有非议,亦向御史台递过奏章,庆帝悉数阅过之后,却搁置不提,他依旧不往紫宸宫里去,庆国也依旧像一艘庞大的舰船,平准无误的航行在海面上。故而再后来,有关于此事的一切微词,也就渐渐的消失了。

“陛下。”侯公公躬下身,将监察院第六处送过来的匣子,奉给庆帝。

“嗯。”庆帝慢悠悠的从他手里接过了长匣,挥手命他退下,匣上的金银平脱宝相纹,被日色一映,卷叶缠枝,团花绕蕊,浮光眩艳宛转的游弋。

  殿内香雾,兰麝摇摇,顺着敞开来的门扉嫣然细流。庆帝在香雾里揭开了匣子,匣中卧了一条柔长胜雪的狐尾,触手滑腻,好似下一刻就会在这簇华堆琼的宝相匣里醒来,玉脂曼卷,活色生香。

 

  ……

 

  从景州到南庆国都,这其中的路程,要走上近两个月。

  李校尉离开庆都的时候,尚在秋日,等到他回京,节令已然是初冬了。

  他受诏述职,入宫时将近夜晚,空中下起了细雪,说是雪也不尽然,半是雪,半是雨,半开轻红的梅花浸在雪雨和暮色里,恍如褪了色的胭脂。

 

  李校尉上到殿前长阶,原本随他而行的宫人将手里的青桐伞收起,雪水和雨珠从桐伞的边缘滚坠而下,寒叮叮的坠下些零零星星的琉璃水晶。

  广信殿外寒湿砭骨,广信殿内则融和似春。如意芙蓉与金银狻猊的薰炉里焚着御香,蔷薇沉水,甜香细细,同青玉五枝灯的光焰,绵绵连连的交织在了一处,猗猗葳蕤,瑟瑟潋滟。

  百尺云母烘屏后,脚步已近。庆帝在一片暗香浮动中,昏昏欲睡的睁开了双目,他听到响动,目光遂淡淡往云母屏山边一斜,李校尉立在屏边,只见一张在软香似纱里,幽冷清明如琪兰瑶草的脸,脸上一双云慵雨殢、花睡烟霏的细长凤眼,向着自己望来。

  庆帝见是李校尉,便招了招手,示意李校尉再走近些。他整个人倚在金凤扫尾的御床上,招手时,遂懒懒一转,裹在暗红锦衣和黑纱外帔里的修窄腰身,亦跟着浅浅一转。

  不转倒不要紧,这一转,却有一条柔软胜雪的长长狐尾,从庆帝迤逦层叠的衣摆间露出来,顺着御榻逶迤泻落到了地面,仿佛这条狐尾原本就是长在庆帝身上的。衣摆好似水精地上宫花折,宫花是重瓣渥丹叶玄黑,从庆帝身上长出的绒绒狐尾,宛若一束皎净动人的新雪,在漫地宫花间,妩媚摇曳的卷起了一个弯。

 

“我有个问题。”

  李校尉俯下身,逼近了庆帝,低声道。

  庆帝仰起头,不置可否。

  李校尉一把抓住那条妖气横生的雪白狐尾,“狐狸如果会开口说话,那它得说些怎样的话?”

  庆帝的瞳目在灯影里微微一睨,凤尾如钩,既细且轻的一翘,“放肆。”

 

“谁放肆?狐狸会说放肆?”

  狐狸说的究竟是怎样的话?

 

 庆帝将案头的鎏金朱雀灯更移近了些,但见香雾盈盈,寂寞楼台,寒夜呼遍,幽幽见鬼灯一线,暗照出狐尾滉漾,眼流晕缬。

 蔷薇沉水氤氲吹散,早已辨不清是炉中的香,还是口角间噙着的香,唯有香梦沉酣,吐气生春。

 李校尉抓着那条长长的雪白狐尾,庆帝慵懒的倚在瑶台琼宫的一线荧金鬼灯里,眉梢眼角,似笑非笑,“你先把朕松开,朕自然会回答你的。”

 

TBC

保生娘娘

【天地英雄×庆余年/李校尉×庆-帝】《小字千金》

  冷cp衍生,脑洞向短篇,一发完结,人物崩坏,雷慎ooc,这个时间线上的庆帝还比较年轻,形象就参考少包一里的八贤王吧


  广信宫

  仲春时节的花开到极盛,带着香气的夜风又暖又稠,细细拂过广信宫前的云阶、阁门、珠幕,依依的向内殿吹去。末了,却被一道密密深掩的锦屏所阻绝。锦屏上绣着一双黛青孔雀,并千叶绛红牡丹,孔雀交颈,牡丹缠枝,在摇曳的琉璃灯火里晃荡出满目的暧昧艳色。屏后的一张紫檀御榻也是晃荡的, 后面是车,总之就是他俩正在这样那样,然后李校尉说你知道我叫什么,我却不知道你叫什么,你天天对我吆五喝六的也...

  冷cp衍生,脑洞向短篇,一发完结,人物崩坏,雷慎ooc,这个时间线上的庆帝还比较年轻,形象就参考少包一里的八贤王吧

 

  广信宫

  仲春时节的花开到极盛,带着香气的夜风又暖又稠,细细拂过广信宫前的云阶、阁门、珠幕,依依的向内殿吹去。末了,却被一道密密深掩的锦屏所阻绝。锦屏上绣着一双黛青孔雀,并千叶绛红牡丹,孔雀交颈,牡丹缠枝,在摇曳的琉璃灯火里晃荡出满目的暧昧艳色。屏后的一张紫檀御榻也是晃荡的, 后面是车,总之就是他俩正在这样那样,然后李校尉说你知道我叫什么,我却不知道你叫什么,你天天对我吆五喝六的也太不公平了。如果庆帝不说自己本名叫什么,李校尉就不接着搞他,庆帝憋的很难受,被逼的没办法,为了让李校尉接着搞自己,只好把自己的小名说了出来。这段车就不发了,因为肯定会被屏,而且我不好意思发……

  庆帝下身酸涩,当即扼住李校尉的手腕,又狠狠把他的手腕甩开,冷哼一声,“给朕滚出去。”

  李校尉并不惶恐,也不因此觉得忿怒。他反而闭上眼,长长的打了个呵欠,忽略庆帝扭过头来皱眉看着他的眼神,好整以暇的躺在庆帝枕边准备大梦周公。他更不会就此滚出去,毕竟他们这位陛下,从口中说出来的话向来都是真假参半,甚至口是心非,需要反过来听。所以下一刻,庆帝只是在衾被里踹了他一脚,足踝却当即被李校尉抓住,并着意揉搓了两下。温香不断,春夜苦短,庆帝遂不再跟他多理论,由着李校尉睡去了。

 

  庆帝的小字叫作凤凰,李凤凰。

  凤凰这种名字,在皇室里其实算不得多特殊,就连当年还在吃奶的先帝的二哥都曾被先先帝抱在怀里,称赞为:此乃吾家凤凰儿。再然后,先帝就很不争气的尿了自个母妃满满一裙子。自然了,这些前朝的轶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庆帝不喜欢这个名字,至于为何不喜欢,庆帝自己也说不清楚。历来,凡是不招上头喜欢的东西,下头的自然不敢多言,再加上先帝早已驾崩,所以“当今陛下小字凤凰”的事情,除却太后和几位仅存的资历极老的宫人,便再没谁知道了。

  次日天色蒙蒙亮,李校尉站在庆帝的榻边,对着嵌在壁上的水银镜,悠闲的穿戴齐整。庆帝还未醒,但李校尉去鉴查院六处的时辰到了,他也不去看一眼榻上的庆帝,径自要从广信宫的后殿门离开。才转过碧纱橱,只闻“嗖”的一下,一只软枕破开绫纱垂帘,又稳又准的砸在了李校尉肩头。

  李校尉弯腰捡起掉在地上的软枕,仔细端详。软枕上缂丝细绣了一幅猧子芙蓉图,一只长着黑白相杂花色乱毛的拂林犬,大爷似的趴卧在芙蓉丛里,犬牙闪闪发光,芙蓉颤抖惊慌。

 

  而庆帝还在睡,一直没有醒。

 

  ——

 

  李校尉掌管着鉴查院第六处。

  鉴查院是使庆帝的眼耳口鼻能够伸向天下的途径之一。总共分为八大处,每一处的职用皆不同,譬如专门负责处理暗杀事宜的第六处,和负责监察庆国京都之外各官员、侦缉各路情报和消息的第四处。

  按照庆帝的话来说,有出才有进。所以第四处也干着收集消息和贩卖消息的生意。比如坐落在诸国交界处的十方居,明面上是一座三教九流来来往往、鱼龙混杂的酒楼,实则是第四处安插的一枚棋子。你若是有什么需要买卖的消息,只管到十方居来,十方居会根据这些消息的来源和价值,酬付或收取相应数目的金钱。有些特殊的消息,会在每月的初一和十五两日,由专人快马呈入宫中,交由庆帝阅看。

  但是偶尔,也有十方居主人不敢擅自拆封处理的,谓之“特殊中的特殊”的消息。

  比如这个月的初八,有人带着一个消息过来卖。十方居主人听到他的话,又对着封存消息的信封一看,想了半日,也不知这消息到底算是有用还是没用,但也不敢怠慢,只得先向卖消息的来人付了九千金铢。

 

  十五日 广信宫

 

“陛下,这是第四处送进宫里的。”

  盛着十方居消息的东西并不起眼,乍一看,还以为就是一个用来盛放奏折的普通匣子。侯公公捧着匣子趋入内殿时,日光从一扇扇朱红错彩,青碧镂雕的窗扉外照进来,照入殿中,却变作了氤氲的檀色,庆帝正坐于云榻,凭几而书,檀色日光长长的落在他宽大的霜白袍袖上,落得满目金石幽冷,蟾宫萧然之景。

“知道了,就放在那里吧。”庆帝仍旧低眉凝眄着洒金乌丝栏的笺纸,没有抬头,只伸出左手,向前平淡的一指。

 

“陛下,十方居说有个消息,他们不敢先拆开看,故完好密封着,交予陛下处置。”

  侯公公在旁踌躇了片刻,见庆帝似要搁笔,侯公公这才敢开口回禀道。

 

“哦?”庆帝闻言抬首,尾音随着眉梢轻轻一挑,他向侯公公招了招手,“给朕拿过来。”

 

  侯公公立刻上前,打开匣子,将从上到下数,置于匣中的第七封消息小心翼翼地拿了出来,递给庆帝。封存消息的信封上牢牢盖着松漆火纹印鉴,庆帝命侯公公取来拆除印鉴的银刀,只见冰凉刀尖压住了微厚的漆印,庆帝的手腕缓缓一旋,漆印随之剥落。

  庆帝将银刀扔给侯公公,侯公公接过银刀退了下去。庆帝则对着照进青红长窗的日光,微拧起眉,举起了记录着消息的白纸。

 

  白纸上却只写着八个大字,墨迹淋漓,笔法酣畅,庆帝一望即知,这究竟是谁的字迹,

“庆宫圣上,小字凤凰——”

 

  侯公公刚命宫人将银刀放回原处,便听到内殿传出一阵喧哗声响。他急忙折回内殿,但见一尊莲瓣纹麒麟金香兽已让陛下给踢倒了,炉内百合御香悉数倾翻在了地毯上,香气如潮水般流泻涌动,仿佛此时陛下正满蕴着怒气的声音,“传旨!叫第六处那个姓李的现在就给朕滚到宫里来!”

  陛下怎么突然发了这样大的怒?侯公公不解其怒从何而来,不过,这是他断断不能问的,“是,奴才领命。”说着急忙去了。

 

  彼时,广信宫外恰好吹起了一阵风,风吹杏花,杏花纷扬,蓦地惊起鸟雀乱飞,琉璃瓦上,扑棱扑棱,连绵不绝。

  世界如此美好,陛下如此暴躁,这样蛮好、蛮好。

  蛮好、蛮好。

 

【end】

一个路人
我再一次来了,还是那个天地英雄...

我再一次来了,还是那个天地英雄×庆余年/李校尉×庆-帝的脑洞,这个脑洞的本意是为了开车,不过目前未完待续,嗯,雷慎ooc,这几个字我已经说累了。 ​​​
开头那个琼梭儿其实是个卧底,感觉这个系列的脑洞渐渐被我写的好复杂……

我再一次来了,还是那个天地英雄×庆余年/李校尉×庆-帝的脑洞,这个脑洞的本意是为了开车,不过目前未完待续,嗯,雷慎ooc,这几个字我已经说累了。 ​​​
开头那个琼梭儿其实是个卧底,感觉这个系列的脑洞渐渐被我写的好复杂……

一个路人

【天地英雄×庆余年/李校尉×庆/帝】《喜春》

依然是jw×cdm的衍生,雷慎,ooc

正文不知道为什么老是发不出去,放个连接吧,随缘观看

一个关于馄饨的故事


依然是jw×cdm的衍生,雷慎,ooc

正文不知道为什么老是发不出去,放个连接吧,随缘观看

一个关于馄饨的故事

 


一个路人
又是一个突如其来的ooc的文明...

又是一个突如其来的ooc的文明脑洞,人物性格就不要在意了,反正已经全部崩掉了。
依然是《天地英雄》×《庆余年》,乱写,雷慎。 ​​​
省略的部分都是车,写完了也没修改,所以行文看起来很凌乱……其实就是一个“李校尉去喝花酒,陛下自己搞自己然后没搞舒服,于是就把李校尉抓回来让他搞自己”的奇葩故事,我好雷,我果然是雷文产出器(。
为什么要着重提到“陛下今年四十四”呢,因为《我的1919》那年,cdm刚好四十四,我真的很喜欢顾少川时期的颜。
我的废话真是越来越多了。

又是一个突如其来的ooc的文明脑洞,人物性格就不要在意了,反正已经全部崩掉了。
依然是《天地英雄》×《庆余年》,乱写,雷慎。 ​​​
省略的部分都是车,写完了也没修改,所以行文看起来很凌乱……其实就是一个“李校尉去喝花酒,陛下自己搞自己然后没搞舒服,于是就把李校尉抓回来让他搞自己”的奇葩故事,我好雷,我果然是雷文产出器(。
为什么要着重提到“陛下今年四十四”呢,因为《我的1919》那年,cdm刚好四十四,我真的很喜欢顾少川时期的颜。
我的废话真是越来越多了。

一个路人

【文明/天地英雄×庆余年】《香尘》(上)

【文明/天地英雄×庆余年】《香尘》(上)

影猎人
「2019·vo...

「2019·vol.38」黄沙铁甲奔天涯——《天地英雄》

第一次看这部电影是在十多年之前,那个时候虽然有很多迷惑的地方,却还是有被深深地震撼到。多年过去,即便现在来看,本片仍然是我个人最喜欢的华语史诗战争题材电影。

无论是大背景的设置,还是演员的选择、表现,亦或战争、动作场面的设计、拍摄,都展现出远高华语同类型电影的水准。西北大漠的苍凉,大唐帝国的威仪,响马匈奴的狂野,孤胆英雄的风骨,都让人沉迷其中难以自拔。

当然,问题还是有不少的。赵薇饰演的将军女儿的人物设定和结尾处用佛光一闪来“填坑”解决问题都让我有些不满。那时的赵薇是美的,佛光普照心存和平,这样......也就这样了...

「2019·vol.38」黄沙铁甲奔天涯——《天地英雄》

第一次看这部电影是在十多年之前,那个时候虽然有很多迷惑的地方,却还是有被深深地震撼到。多年过去,即便现在来看,本片仍然是我个人最喜欢的华语史诗战争题材电影。

无论是大背景的设置,还是演员的选择、表现,亦或战争、动作场面的设计、拍摄,都展现出远高华语同类型电影的水准。西北大漠的苍凉,大唐帝国的威仪,响马匈奴的狂野,孤胆英雄的风骨,都让人沉迷其中难以自拔。

当然,问题还是有不少的。赵薇饰演的将军女儿的人物设定和结尾处用佛光一闪来“填坑”解决问题都让我有些不满。那时的赵薇是美的,佛光普照心存和平,这样......也就这样了吧。




多欣赏一部电影,多体会一种人生。

获取本片、共同交流电影并找其他片源,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影猎人」(ID:yinglierenyingshi)

浮世骊歌

如今的世道,救人是死,杀人也是死。

我救了要杀的人,人救了搁浅的我,本该谁也不欠谁。

锦衣卫天生没有心肝,偿血的日子也见不着天光。

刮掉的令牌并不能真正赐我一副心肝,但却生出了希望。

我真的挺想一直跟着他的。

但他有他的债,我有我的债。

我的债,必须还。


【结尾是玩烂的转世梗,恶俗!!】

如今的世道,救人是死,杀人也是死。

我救了要杀的人,人救了搁浅的我,本该谁也不欠谁。

锦衣卫天生没有心肝,偿血的日子也见不着天光。

刮掉的令牌并不能真正赐我一副心肝,但却生出了希望。

我真的挺想一直跟着他的。

但他有他的债,我有我的债。

我的债,必须还。



【结尾是玩烂的转世梗,恶俗!!】

逻辑可口电影
天地英雄:大概是十年前的一部片...

天地英雄:大概是十年前的一部片子,片子很有味道,有姜文的本色演出,还有王学圻饰演一名大反派。荒漠上的男人戏有一幕看的让人很震撼,便是老不死的在临死前的最后一剑在荒漠上插出了水。不过最后宝物的神奇是个败笔,太科幻了。主题曲海市蜃楼也很好听,可以一看的动作片。7.2分

天地英雄:大概是十年前的一部片子,片子很有味道,有姜文的本色演出,还有王学圻饰演一名大反派。荒漠上的男人戏有一幕看的让人很震撼,便是老不死的在临死前的最后一剑在荒漠上插出了水。不过最后宝物的神奇是个败笔,太科幻了。主题曲海市蜃楼也很好听,可以一看的动作片。7.2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