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天堂真矢

11.9万浏览    3167参与
牧狼放

感觉真矢意外地喜欢向克洛“撒娇”,因为克洛真的很暖很天使,对天堂真矢属于那种“刀子嘴豆腐心”的感觉w。而且这也是将她视为劲敌的情况下——如果排除竞争对手的立场,那么克洛可能就会像温柔暖心大姐姐一样对她了w。


其实,不把天堂真矢“理所当然”地当做“天才”来看,也不在背后像她那些初中同学那样“下暗手”,正面向她挑战,甚至放弃自己自小作为“童星”的高傲,脚踏实地、以永不燃尽的热情与她竞争的克洛迪娜——我想,她对真矢来讲一定是十分特殊而重要的存在。克洛迪娜大概是真矢人生中首个出现的,这样对待她的人。


个人觉得真矢对克洛是非常深情的(笑)


所以就…有点想看这样的校园风:


平时...

感觉真矢意外地喜欢向克洛“撒娇”,因为克洛真的很暖很天使,对天堂真矢属于那种“刀子嘴豆腐心”的感觉w。而且这也是将她视为劲敌的情况下——如果排除竞争对手的立场,那么克洛可能就会像温柔暖心大姐姐一样对她了w。


其实,不把天堂真矢“理所当然”地当做“天才”来看,也不在背后像她那些初中同学那样“下暗手”,正面向她挑战,甚至放弃自己自小作为“童星”的高傲,脚踏实地、以永不燃尽的热情与她竞争的克洛迪娜——我想,她对真矢来讲一定是十分特殊而重要的存在。克洛迪娜大概是真矢人生中首个出现的,这样对待她的人。


个人觉得真矢对克洛是非常深情的(笑)



所以就…有点想看这样的校园风:


平时一直说着“讨厌的女人”的克洛迪娜,一次,在“独行隐忍”的真矢被一群学生霸凌时,冲出来“毫不留情”地狠怼对方,甚至完全不顾大小姐形象大打出手。事后被学校处罚,责令停学观察一周。傍晚离校前,真矢找到她,两人第一次,聊了很久——直到学校快关门。

一周里,真矢几乎每天放学都会去克洛家,借着送学习资料之名去看她。


总之中途发生了很多事…(这人太随便了)渐渐的,两人距离越来越近


一周后克洛回到学校,真矢也变得莫名主动……起初还是会在意身体间的距离,然而有一天,还是于放学后的傍晚,两人留下做值日,气氛像极了她们初次深谈那天……


嘛…然后就各种气氛大好…积极的首席就……各种进攻(?)(非常不负责任地概括脑洞中)


说这么多其实我就是想看  真矢有意无意地向克洛“撒娇”,一脸平静地贴近、或“强硬地”往克洛怀里蹭,克崽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迁就地抱上,顺毛……啥的……


因为因为…迁就宠溺的克洛…——超池超撩的啊qwq!(本性暴露x)而且想想看……

——真矢被克洛抱在怀里,脸颊蹭着混血儿柔软的奶金卷发,她身上的香味随着呼吸起伏发散……明明一开始对自己各种不屑且“刺头”,现在却温柔得像水,而且直来直去的性格,又让人莫名安心……好像体温也比自己稍高些…好温暖……


抱着真矢的克洛,一边担心自己过快的心跳会被对方察觉,一边又质问自己“为什么不拒绝,为什么不由自主就抱上去了”“你怎么了克洛迪娜,对方可是那个天堂真矢啊…!”……


……


啊……想想就爆炸qwq(日常爆炸)



啊可恶真矢好诱克洛好撩这俩人美味得好烦——!!(????)



好想看qwq—!嗷————!!(无能狂怒.jpg)











米奇妙妙柴
*演出后采访 “西条学姐!第一...

*演出后采访

“西条学姐!第一个问题!昨天有人目击你和天堂学姐在小树林接吻!你们在交往吗!?”

“是呀,亲了我的嘴就是我的女朋友了,给首席大人个头条让全校的都知道她已经是我西条家的狗崽子了好不好?”

“没想到克洛迪娜是会将恋爱昭告天下的类型,我都做好和你地下到毕业的准备了。”

“真矢大人谦虚了,你这家伙牵出去还是很有面子的,为什么不?”

*演出后采访

“西条学姐!第一个问题!昨天有人目击你和天堂学姐在小树林接吻!你们在交往吗!?”

“是呀,亲了我的嘴就是我的女朋友了,给首席大人个头条让全校的都知道她已经是我西条家的狗崽子了好不好?”

“没想到克洛迪娜是会将恋爱昭告天下的类型,我都做好和你地下到毕业的准备了。”

“真矢大人谦虚了,你这家伙牵出去还是很有面子的,为什么不?”

夏夕真的想喝奶茶

试试这个尺度会不会翻车(ノД`)

p2是有()的版本

这是我床上(被折

试试这个尺度会不会翻车(ノД`)

p2是有()的版本

这是我床上(被折

ハクノン

1-2:推特「@5Agoe」

3:推特「@315ByFFK」

4:推特「@jest_lirpa」

5:推特「@fio_szm」

6:推特「@Navval1」

1-2:推特「@5Agoe」

3:推特「@315ByFFK」

4:推特「@jest_lirpa」

5:推特「@fio_szm」

6:推特「@Navval1」

Asche源洛

谁是谁的迷宫

  214迷宫组的贺文姗姗来迟啦!真的抱歉,码字五分钟摸鱼四小时说的可能就是我了2333

这篇的设定是在第十集之前,想要写稍微酸甜一点还要不ooc真的还是蛮难的,而且没有梗。。(但是用了一个中之人的间接kiss的梗哈哈哈)

第一人称视角可能稍微特殊一点,但是我臆想克洛的心理活动的时候真的好爽啊。另外用了超多的暗喻之类的东西,稍微还是用了点心的!最后祝观看愉快!


      〔暗恋〕是什么感觉?


  是春日中慢慢消融的雪,一边感到温暖,一边感到可惜?


  是秋季时沦落到地上的枫叶,一边吱呀吱呀的叹息,一边感到大...

  214迷宫组的贺文姗姗来迟啦!真的抱歉,码字五分钟摸鱼四小时说的可能就是我了2333

这篇的设定是在第十集之前,想要写稍微酸甜一点还要不ooc真的还是蛮难的,而且没有梗。。(但是用了一个中之人的间接kiss的梗哈哈哈)

第一人称视角可能稍微特殊一点,但是我臆想克洛的心理活动的时候真的好爽啊。另外用了超多的暗喻之类的东西,稍微还是用了点心的!最后祝观看愉快!



      〔暗恋〕是什么感觉?


  是春日中慢慢消融的雪,一边感到温暖,一边感到可惜?


  是秋季时沦落到地上的枫叶,一边吱呀吱呀的叹息,一边感到大地的安心?


  〔暗恋〕就是这么一种感觉。


  这是我,西条克洛迪娜,遇到那个人之后,产生的未曾有过的感觉。


  〔早。〕又是一天清早,我果然不是舞蹈房的第一人。面前的这个人一边做着动态拉伸,一边向我道了早安。


  〔哼。〕


  没想理她,我径直走向场馆内,放下自己的东西,准备开始热身。


  天堂真矢,名副其实的top one,连一向因被称作天才童星而洋洋得意的我都不得不承认,这家伙,是个难缠的女人。


  最重要的是,她还缠在我心上,牢牢站住一块地方,惹得我心烦不已。


  [明天就是revue的最后一天了。]

  

  [不用你提醒。]

  

  我站在她面前,看着她那张令人讨厌的,一脸挑衅的笑脸,不知怎的,一阵心烦意乱。


  [哼,如果再和你一组的话,我绝对不会输。]

  

  我毫不畏惧地迎上她的目光,带着我的骄傲,直视着她。随即,我离开她自己做自己的热身训练。

  

  气温逐渐升高,浑身的筋骨被活动开来居然是那么舒爽,迎着落地窗透出来的温暖阳光,我的心情不自觉的高扬起来。今日,西条克洛迪娜,也是最佳状态去为了top star而努力。

  

  一只手伸过来,我自然知道她那是什么意思。

  

  比我的手稍微凉上那么一些,但是还是那么柔软,在其中还稍微有一些粗糙的感觉——这是当然,作为首席的她,各项练习都那么认真,手上起茧子,也是正常的事情。

  

  毕竟我也一直看在眼里。

  

  恍惚间仿佛感受到那双手在我脸上的特殊触感。

  

  脸庞居然稍微有一些发热起来。

  

  ——不对,我在想什么。

  

  轻微甩甩脑袋,不自觉的竟然有了那么一些羞涩的感觉。但是依旧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

  

  交织的舞步,流畅自如,我和她之间好像天生就有那样的默契感,她所想的,我应该怎么跟上她,好像我都知道一样。彼此仿佛是连体婴儿一样的存在。

  

  [最近家人给我寄了点松露巧克力和咖啡豆,下午我请你喝一杯?]

  

  递给她毛巾,顺带有意无意地说出这么一句话,我提心吊胆地等着她的回复。

  

  她仿佛是很意外的样子,稍微有那么一瞬间的呆愣,但是随即又带着那样的微笑应下来。

  

  可恶,每次看着她的笑脸,都有一种想要痛扁她的冲动。

  

  可恶的天堂真矢,根本就是个傻子,什么事情都不明白!还在那边笑着,真是不知道她这样是怎么成为首席的!

  

  很多人都说法国是个浪漫的国家,法国人是最懂得浪漫的人种,但是我是不是有继承那一半的浪漫呢?我不知道。只是我觉得每次对上她的时候,再多的浪漫基因也不够用。

  

  咖啡豆还剩不到一半,但是堪堪够了我们两个人的量。

  

  把煮咖啡的容器里加入适量的开水,大火加热煮沸,在这期间磨碎咖啡豆成粉状,在咖啡杯内加入开水,温杯。做好这一切之后把粉状的咖啡豆放入到另外一个容器中,等到水煮开了,放好上面装有咖啡粉的容器,接着转小火煮。

  

  这些步骤烂熟于心。

  

  稳稳当当的倒满正好两杯,如果要续杯的话倒是稍微有一点不太够两杯的样子。

  

  在桌子上铺上一块方巾,摆好咖啡杯和家人送来的松露巧克力。全然把老师说的禁止高热量,保持体形丢到了一边。

  

  她站在门边,看着我把全套事情做完,然后微微眯着眼,似乎有在细嗅空气中咖啡的清香。

  

  [没想到你泡咖啡也有一手呢。]她如此说道。

  

  少见的赞叹。

  

  [我对于咖啡还是比较喜欢的,牛奶固然浓香,然而还是咖啡的醇香更吸引人一筹。]

  

  她丝毫没有生分地走到桌子前,坐下,拿起杯子,再次品味。

  

  [毕竟咖啡这种东西有时候和人一样,虽然接触着有些苦涩,但是越品味,越是令人着迷。最后那一点酸涩的回味,特别是点睛之笔。不会令人感到挫败远离,反而更加执着的想要继续。]

  

  她狭长的眼睛似乎斜视着我,不知这是不是我的错觉。

  

  我也拉开凳子端起我自己的杯子抿了一口。

  

  果不其然。和她说的口味一致。

  

  只是我稍微有些讨厌咖啡。

  

  不为其他,单纯只是有时候觉得这苦涩的感觉令人有点反感而已,舌头带来的味觉无法抹除,还会长久的停留,也许固然会有香醇,但是喜欢或者讨厌,就是很简单。

  

  但是这种感觉,却不会因为喜欢或者讨厌有丝毫的改变,它会一直留在我心里,不管它让我舒服或者难过。

  

  [明天,我会赢的。]

  

  我说。

  

  她没有停下啜饮咖啡的动作,仿佛对我的挑战没有任何在乎的感觉。

  

  一股无名怒火升起,这个女人是不是从来都把我的挑战不屑一顾的忽视掉?

  

  是不是从来没有把我放在眼里过?

  

  越想,约是觉得愤怒,之中却还又掺杂了一些酸涩。

  

  赌气般地端起咖啡杯,又深饮一口,有些粗鲁地把杯子放下。

  

  果然是特别苦的,我讨厌咖啡。

  

  [你是不会赢的。]

  

  她突然发话。

  

  [如果你赢了,除了我,谁还配做你想去超越的目标呢?所以,会成为top star的人,必然是我。必须要能带给别人闪耀的人,才能承受top star带来的重量。]

  

  她放下杯子,起了身。

  

  她的身体明明把身后的太阳挡住了,为什么还能耀眼得让人无法注视?

  

  也许对我来说,她就是太阳本身。

  

  [如果不喜欢喝咖啡的话,和我说就好了,不必勉强的,喝不下去的话。]

  

  在我愣神之际,看到她在我面前,把我的杯子温柔放好,本来里面还有大半的咖啡,此时也分毫不剩。

  

  一瞬间我好像知道了刚刚发生了什么,脸上慢慢烧起来。

  

  [天堂真矢!tiantang maya!]

  

  我腾地一下站起身,发出了与淑女毫不符合的叫声。

  

  她却仿佛带着得意一样扬长而去。

  

  第二天。

  

  [revue duet]

  

  情况和我想的丝毫不同,居然是二对二的比试。

  

  但是,我肯定也会赢!

  

  [那么,天堂真矢,你的选择是?]

  

  kirin的声音仿佛沉重的古钟,我下意识地往前一抓。

  

  手心传来凉凉的触感。

  

  一瞬间仿佛又想起前一天紧握着的,天堂真矢的手。

  

  [西条克洛迪娜。]

  

  她的脸庞依旧带着仿佛挑衅一样,微微上扬的嘴角让我对于胜利的渴望越发强烈。

  

  她一瞬间仿佛洞穿了我的心思,以及我对胜利的强烈念想。

  

  也许就是那份狂气,让我对她如此着迷。让沉醉于天才童星美梦之中的西条克洛迪娜惊醒。

  

  也许这份感情就要抑制不住。

  

  但是如果让我去选择是否要义无反顾,

  

  [Oui.]

  

  

  

   fin


(tiantang maya那边是故意这么打的orz)


两个人对于咖啡的感觉不一样。咖啡我暗喻是暗恋的意思,然后maya品咖啡的时候斜视克洛子一眼。还有就是咖啡豆明明是早就寄过来,为什么还剩下差不多正好两杯的量?而且克洛子不喜欢咖啡的话,为什么在煮咖啡的时候还那么熟练?带着这些细节再品一次,感觉会更好。

ハクノン

1:推特「@blueplankton」

2:推特「@comuzca_c」

3:推特「@jest_lirpa」

4:推特「@danuni1999」

5:推特「@stcrong」

6:推特「@haneshin35」

1:推特「@blueplankton」

2:推特「@comuzca_c」

3:推特「@jest_lirpa」

4:推特「@danuni1999」

5:推特「@stcrong」

6:推特「@haneshin35」

z321000

【迷宫组】Can I take shelter here?(中1)

*磨坊学徒真矢×镇长千金克洛

*拖了这么久真是对不起

*这章请欣赏首席精湛的演技

*感谢食用

5.

会对某个人产生亲近感这件事她不是没有过,只是没有预料到这仅用了一个晚上。介于她的经历,通常情况下她会花很长时间观察对方是否值得深交。

但现在,兴许是因为对方有个熟悉的姓氏,还会说家乡的语言,她不仅在意起那个人还止不住的想和她再见一面。

而且对象还是镇长千金。

真矢无精打采地把谷物倒进轮盘里,为她的不自量力的好感而难过。

“Maya,你最近怎么了?”罗宾靠了过来压低声音问她,“总感觉你没什么精神啊。”

“你想多了,”真矢撑起一个微笑,“干活的时候大家都不好受。”

“确实是这样没错,但你最近连吃饭的时候都不积...

*磨坊学徒真矢×镇长千金克洛

*拖了这么久真是对不起

*这章请欣赏首席精湛的演技

*感谢食用

5.

会对某个人产生亲近感这件事她不是没有过,只是没有预料到这仅用了一个晚上。介于她的经历,通常情况下她会花很长时间观察对方是否值得深交。

但现在,兴许是因为对方有个熟悉的姓氏,还会说家乡的语言,她不仅在意起那个人还止不住的想和她再见一面。

而且对象还是镇长千金。

真矢无精打采地把谷物倒进轮盘里,为她的不自量力的好感而难过。

“Maya,你最近怎么了?”罗宾靠了过来压低声音问她,“总感觉你没什么精神啊。”

“你想多了,”真矢撑起一个微笑,“干活的时候大家都不好受。”

“确实是这样没错,但你最近连吃饭的时候都不积极了,昨天晚上有土豆你都没吃多少。”

昨天晚上有土豆吗?真矢转动她迟钝的大脑回想昨天的晚饭,说实话,她只记得自己在思索如何处理连续几天在自己脑海里挥之不去的西条克洛迪娜。

“Maya?”

“不,我没事,”真矢不想让罗宾担心,“真的只是有点儿累了。”

“好吧,”罗宾看起来还是不太相信,他和真矢分开了一点儿,又想忽然想起什么一样靠近,“不如这样,今天下午我要去镇上取点儿东西,到时候你和我一起去,就当散心。”

镇上,西条小姐可能出现的地方。

真矢克制住自己忍不住要上扬的语调说:“不行吧,我还有工作……”

“别管那么多,”罗宾满不在乎地挥挥手,“到时候让领班把工作派给别人就好了。”

真矢用力抿了抿嘴唇后把脸别到一边,翘起了嘴角:“就这么办吧。”

虽然有些对不起这位承担工作的朋友,但真是太好了。






6.

“我就去前面取东西,你在这附近好好转转,一会儿咱们在这里集合。”

罗宾甩下这一句话便匆匆离开了,留下真矢一个人在原地。

这正合了真矢的意,如果罗宾硬要她跟着反而就没机会找西条小姐了,更何况真矢一点都不想让人知道西条小姐和她有联系。

可说是有联系,实际上真矢根本就不知道要去哪里找人,上次遇见不过是一场意外,她都不确定西条克洛迪娜是否还记得她。

镇长千金会对有一面之缘的磨坊伙计印象深刻,这件事也就比西条小姐也想和她当朋友更有可能一点儿。

真矢愁眉苦脸地看了看四周,她只能找几个像是西条小姐会去的地方碰碰运气了。

那些像是富家千金会进的店铺老实说她平时从未留意过,一是因为那里的东西她买不起也没兴趣,二是那些店主大多都只认钱,像她这种打扮的进去只会自讨没趣。所以就算是要找西条克洛迪娜,她也只能在店外粗粗打量一番。

所幸她最后还是找到了西条小姐,就在一个看起来有些格调但又不至于给人压力的咖啡馆。

她一个人坐在触不到阳光的小桌旁,微微蹙起眉翻看着摆在咖啡杯旁的簿册,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捏起的页脚。

她就像一幅画,真矢诚实地想。

突然,那高挺的鼻梁宛如雕刻家塑造轻轻抽动了一下,真矢慌忙把视线移开,又悄悄地看了过去。西条克洛迪娜没有注意到她,只是又翻了一页。

真矢松了口气,对着玻璃整理了衣着,毕竟从这里开始才是重头戏。






7.

“您好,请问几位?”

“一位,麻烦找个背光的地方。”

来者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耳熟,像是听过的声音,但介于她刚来这里不久,甚至还没交到朋友,西条克洛迪娜猜她大概是和谁的声音搞混了。

她看着父亲助理给她的报告又翻过一页,同时听见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想必是侍者把新来的客人带到她这边了。

“那请您坐这里……哦!对不起!”

“大丈夫です,啊,我是说没关系,您没事吧?”

日语?克洛迪娜愣了一下,随即像想起什么一般抬起头,恰巧看到一位长相有些眼熟的女性扶住了要摔倒的服务生。

“我没事,”服务生低下头道歉,“但是刚才不小心踩到您真的很抱歉。”

“没关系的。”那个伙计打扮的女子露出一个温和微笑,摘下了她的鸭舌帽,看到那在本地再罕见不过的栗色长发克洛迪娜终于想起了眼前的人是谁。

“嗯……”克洛迪娜在那位少女点完单后犹豫地开口,她不太确定自己的记忆是否准确,在这里叫错名字就太尴尬了,“真矢?”

她意识到对方一直挺直的上身晃动了一下,然后慢慢转过来,绽开了一个愉快的微笑后轻点了一下头:“好久不见,西条小姐。”

看来没有叫错,克洛迪娜松了一口气,也向对方笑了一下:“好久不见,真亏您能记住我。”

“镇长家的千金只要见过一次就不会忘吧,更何况西条小姐还如此迷人。”

“谢谢。”能得到同龄女性诚心的称赞克洛迪娜很开心,但她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似乎记得对方上次并没有这么热情。

“对了,”克洛迪娜看了一下两人的桌子,“您要不要来这边一起坐?两个人隔着过道交谈也有些奇怪的。”

“真的可以吗?不会打扰到西条小姐吧。”真矢意有所指的看向克洛迪娜面前的册子。

克洛迪娜赶紧把簿册移开:“没关系的,倒不如说关于这个我也有些事想请教您。”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待到真矢落座,克洛迪娜才开口:“上回向您打听了一些关于磨坊的事,这次是关于镇上的一些事。”

“只要是我知道的我都会告诉您。”

“那就从镇上一些上层的人际关系开始吧。”

“这个嘛……”真矢苦笑一下,“我们这种给人工作的知道的就是一些小道消息,都是没什么根据的。”

“越是这样就越需要知道。”

“好吧,镇上的有钱人家其实就那么几个,我们家老爷算一个,毕竟附近就两个磨坊,竞争再怎么激烈也能赚着钱。老爷您已经知道了,另一位里德先生是镇上神父的女婿,为人不错,他手下还有一个刚刚办起来的小酒厂。”

“听起来不错,”克洛迪娜若有所思地用手指点点桌面,“似乎是个好合作伙伴。”

“西条小姐,”真矢接过送上来的咖啡有些无奈,“我们的成品可是比里德先生家的好多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想起对面的人为另一家磨坊工作,克洛迪娜急忙补充,“这只是我的观点,真正做决定的还是父亲。”

“没关系的,”真矢摆手示意,“剩下的就是开果园的杜威家和做着珠宝生意的莱利。镇上的水果都是杜威提供的,莱利家的生意比较大,除了主人比较高傲倒是没什么不好的流言。”

“原来是这样。”克洛迪娜把真矢刚说的在脑中过了一遍,看着她端起咖啡杯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突然冒出了一个新的疑问。

“虽然这么问有些失礼,但是您看起来似乎和普通的伙计有些……不同?就是更……”克洛迪娜努力寻找着一个更委婉的词语,但好在对方轻易的理解了她想表达的意思。

“像受过教育对吧,没关系,我可以理解,”克洛迪娜露出抱歉的表情,真矢笑着接上话,“不过西条小姐会这样想也不奇怪,我确实和其他伙计的举止不太一样。”

“而且一般也很少见会有伙计来咖啡馆。”

真矢微妙地眨眨眼,却没有接上这句话:“我的一位朋友,他的家庭在破产之前还能支持他接受较好的教育,后来他来到磨坊后也没有丢掉那些习惯,在我来到磨坊后更是将这些教给了我,对我来说他是亦师亦友的存在。”

“能有这样的朋友是人生幸事,”克洛迪娜由衷地赞叹,“您能遇到这样的朋友真是太好了。”

“我也觉得,”真矢喝了一口咖啡,“那么西条小姐呢?有关系很好的朋友吗?”

“我?”克洛迪娜垂下眼睑,“在这里还没交到朋友,曾经的朋友也大多有利益牵扯。”

“抱歉,我不知道。”真矢看起来有点儿手足无措,似乎没料到话题是这种展开。

“不要紧,我周围的人几乎都是这样。”

“既然这样的话,西条小姐要不要和我成为朋友。”

克洛迪娜惊讶地看向对方,真矢无所谓地耸耸肩:“既是同龄人又同为女性,我还来自日本,大概能成为西条小姐敞开心扉的聊天对象,当然如果西条小姐愿意的话。”

“这……我很乐意,只是有些惊讶——”

“那就这么决定了,首先就从舍弃敬称开始吧。”

“唉?!好、好的,那你也可以叫我克洛迪娜。”

“关于这个,”真矢无奈地笑了下,“要是被听到了大概会传到老爷那里,这就不太妙了,所以尽量还请西条小姐平时装出和我不认识的样子。”

“可以是可以……但这样我们还怎么交流?”

“我每周三都会来镇上进货,相当于有一天自由时间,到时候我们可以下午来这里,这里不怎么有人经过。”

“这样也好,”克洛迪娜困惑地看着真矢站起身推回椅子,“怎么了?”

“今天我差不多要回去了,时间到了。”

“这么快?”

“今天是和朋友一起来拿东西的,不能出来太久,下周就不会了。”

“好吧,”克洛迪娜有些遗憾,“那下周我还在这里等你 。”

“我的荣幸,”真矢戴好她的帽子冲克洛迪娜俏皮地眨眨眼睛,在看到她的笑容后微微欠身,“那么我先行告辞了,祝您有个愉快的下午。”






8.

罗宾递给真矢一盒刚买的年轮蛋糕随口问到:“今天下午过得怎么样?”

“不错,”真矢开心地冲罗宾笑了,把帮他买的啤酒放进他的口袋里,“见到了一个想见的人。”

罗宾欢快地吹了声口哨:“我们的小Maya有心上人了!”

“心上人?什么?不是!”真矢愣了一下慌忙反驳道。

“都想见的人了还不是?你前些日子心神不宁的不会也是为了他吧?说出来听听,我和约翰帮你把把关。”

“当然不是!”真矢凶巴巴地瞪了罗宾一眼,“我今天见的是个女生!”

“什么啊,”罗宾不满地摇摇头,“我还以为是什么大新闻,不过女生也没事,要是有喜欢的人一定要和我们说啊。”

“都说了不是!”

真矢扭过头不再看罗宾,放任他自己在那哼着歌。






应该不是吧……?

















谈恋爱真难写,日久生情真难写。

终于有一个要开窍了,至于克洛……首席你加油。

这个文可能比我想的要长一点,以及再次为我的拖延症道歉。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萱

這是 ____(底線) 的 花街煙雨花街煙雨 第二章 的相關圖片

法國商人克洛X花魁真矢

P1是第一章克洛看真矢彈三味線的畫面

P2是第二章兩人跳華爾滋的畫面

P3是個人腦洞畫面,據底線說和未來章節有類似?

P4是擅自腦補畫的HE畫面XD(有得底線許可) 克洛將真矢帶出來、真矢的感激之吻

雖然我知道底線你很忙W,不過我會等的XD,有生之年(?)希望看得到這兩隻有個幸福的結局


這是 ____(底線) 的 花街煙雨花街煙雨 第二章 的相關圖片

法國商人克洛X花魁真矢

P1是第一章克洛看真矢彈三味線的畫面

P2是第二章兩人跳華爾滋的畫面

P3是個人腦洞畫面,據底線說和未來章節有類似?

P4是擅自腦補畫的HE畫面XD(有得底線許可) 克洛將真矢帶出來、真矢的感激之吻

雖然我知道底線你很忙W,不過我會等的XD,有生之年(?)希望看得到這兩隻有個幸福的結局


tray

关于舞台少女们,情人节的故事

 【沙雕预警,因为对于恋,光,昼和纯那还有青岚三人的描写太少所以不打她们的tag了,我爱所有舞台少女。】       

        厨房里,属于圣翔首次席的特殊战役,即将开始!

        “(我的)西条克洛迪娜,你真的觉得能够胜过我吗?”天堂真矢还是如往常一般笑着,从她的眼中可以看出她的认真。西条克洛迪娜感到了来自天堂真矢的气势上的压迫,额上流...

 【沙雕预警,因为对于恋,光,昼和纯那还有青岚三人的描写太少所以不打她们的tag了,我爱所有舞台少女。】       

        厨房里,属于圣翔首次席的特殊战役,即将开始!

        “(我的)西条克洛迪娜,你真的觉得能够胜过我吗?”天堂真矢还是如往常一般笑着,从她的眼中可以看出她的认真。西条克洛迪娜感到了来自天堂真矢的气势上的压迫,额上流下一滴冷汗,但她不允许自己输给她!

       “qui!天堂真矢,这次我一定会打败你的!”她的眼中有着不服输的火焰和必胜的决心。“这种决心很好哦,西条克洛迪娜,我期待着你的表现。”天堂真矢从未想过手下留情。

        “胜者是banana亲~”就在两人的气焰到最高点的时候,传来了花柳香子有些含糊不清的声音,“这个巧克力真的非常好吃呢,入口即化的口感,苦味和甜味完美融合在一起,让人回味无穷啊~双叶亲的巧克力都没有这么完美呢。”

        “bananice~”大场奈奈很开心的样子,不知道是因为获胜还是因为香子的评价。“大意了……”天堂真矢皱着眉头,一脸严肃。“……遗憾。”西条克洛迪娜也摇摇头叹了口气。

        “嘛嘛,不要那么在意啦,来,巧克力~!”大场奈奈拿来两盒巧克力分别递给两人。“谢谢大场桑……嗯……这个口感,不愧是大场桑,是当之无愧的冠军,我甘拜下风了。”天堂真矢满意地点了点头,对于奈奈的料理,她总是很满意。

       “啊!这个?!C'est délicieux(好美味)!是我无法触及的高度……我也甘拜下风了。不过我不会放弃的,总有一天我也要和大场桑你一样厉害!”西条克洛迪娜就是这么不服输,但要做出和奈奈一样的料理……“绝对是为了真矢吧……”奈奈想着。

       “你们两个根本就没做啊……甘拜下风什么的……”香子趴在桌子上,感觉少了点什么,“……啊!”

        “怎么了,花柳桑?”听到香子的惊叫,三人都看着她。“不好了!!双叶亲不见了啊!”

        ……

       圣翔三塔的大危机!!!

       昨天夜里石动双叶找西条克洛迪娜讨论送给香子的礼物时,碰见了来克洛迪娜宿舍的天堂真矢,为什么真矢会来暂且不论,她在反应过来后迅速地加入了二人的讨论!

        “虽然有点老套,但要不送自己?”来自石动双叶的震惊!!她想不通天堂真矢是如何一脸严肃的说出这种话的。“好主意!”而克洛迪娜也觉得好!

        “但是情人节还是要有巧克力吧?”不知为何来到克洛迪娜宿舍的大场奈奈(当然是为了迷宫)迅速接受了现实并加入了讨论!“啊!banana!巧克力的话我倒是做好了……”石动双叶松了一口气,如果是奈奈的话……

        “那就开始装吧!”不知从哪里拿出来的大型礼物盒!!“?!”来自石动双叶的二次震惊!!“好,开始动手吧!”迷宫一左一右抓住试图挣扎的双叶,奈奈拿出了红色的丝带。

        “等等?!不管怎么想都很奇怪啊!!”石动双叶想不通为什么她们三个会变成这样。就在这时,她闻到了酒的味道。“难道说!你们吃了老师拿来当礼物的酒精巧克力?!”“双叶太吵了哦~”奈奈封住了她的嘴。

        “唔唔唔?!”石动双叶反驳不能!

        “绑好了,现在装好再放上巧克力就大功告成!”

         “bananice!”

         ……

        早上起来后,三人都默契地没有想起来这件事,也忘记了把双叶盒究竟放在了哪里。

         唯一留下的痕迹,就是客厅桌子上少了多一半酒精巧克力。

        “那,香子你早上起来的时候没有看到她吗?”奈奈决定先拖延时间。“没有啊,不过双叶亲的床上放了一个大箱子,不会是把自己放进去了吧,都这么大的人了应该不会……”

       “就是那个!!”三人异口同声。

       来到宿舍,香子小心翼翼地打开盒子。“!!!唔唔!!”看到香子打开了盒子,双叶都快哭出来了。

        “……”香子看着双叶默不作声,然后拿出手机,照了张照片。“双叶亲现在……好色。”

        “?!!?!!”

      (我们仍不知道那天双叶被绑成了什么样子。)

      (最后三人郑重其事地道了歉。) 

        “华恋,小光和真昼?”双叶吃着早饭兼午饭,发现那三人不见了。“真昼说凉邀请她一起去玩呢。”

        “嗯!奶茶好好喝!”真昼惊讶道。“对吧,我常来这里哦!”南风凉冲她眨眨眼睛,看到真昼这么开心,她更开心。“这样啊……我都没怎么喝过呢。”真昼盯着奶茶的吸管,若有所思。

        “啊!机会难得,真昼尝一口我的吧!”凉把自己的奶茶放到真昼面前,一脸期待。“嗯……好喝!那,那小凉你也尝尝我的!”真昼也把奶茶举到凉面前。“嗯!真昼的也很好喝哦!”两个人有说有笑,就像小时候一样。

        “真要好呢。”穗波冰雨发出羡慕的声音。

        “真要好呢。”柳小春决定复读。“今天的冰雨也好可爱……”并且继续想关于冰雨为什么那么可爱这件事。

         “这样啊,她们应该会玩的很开心吧。那华恋和光呢?”“你明白的,水族馆。”

          “我懂了。”双叶决定发出长颈鹿的声音。

          “小光!快看快看!好漂亮啊!这个水母!”“嗯,很漂亮……”小光的眼中闪着光。华恋看着她的侧脸,看着她勾起的嘴角,看着她发光的眼睛。“但果然还是小光最漂亮了!”

        “诶?华,华恋……”华恋直白的夸奖让小光有些不知所措,脸上有点烫烫的。“那个……华恋也很漂亮,我很喜欢。”“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太棒了!小光夸奖我了!”华恋高兴地抱住了她,“我也最喜欢小光了哦!世界第一喜欢!”

        华恋的拥抱很温暖,华恋的话也很温暖,小光慢慢地,回报住华恋,紧紧地抱住。“我也……最喜欢华恋了!”

        要是时间静止在这时候该多好。

        “那个……小光。”

        “怎么了,华恋?”

        “那个……喘不上来气了……”

        “华恋!没事吧?!”

        ……

        双叶吃完午饭后,就和香子一起出去了,迷宫回到厨房准备继续做巧克力,奈奈回到宿舍,等着纯那回来。“纯那到底在哪里呢……”奈奈看着手机里的照片想着。

        “香子。”在公园的长椅上,双叶和香子并肩坐着。“怎么了?”“虽然出了点岔子……但是情人节快乐!然后……这个送给你。”

       双叶拿出一块手表,表盘刻上了“香子”的字样。“因为你总是没有时间观念,有了表之后,要好好鞭策自己!”双叶有些紧张,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双叶亲……”香子看着那只表,觉得又惊喜又开心,“那双叶亲闭眼,咱也有东西要送!”

       “诶?哦……”双叶听话地闭了眼,有点期待,又有点害怕。就在她忐忑不安之时,脸上突然感到了一个柔软的东西。

       没等香子说,双叶就睁开了眼,此刻的香子离她很近,很近,她能闻到香子身上的香味,能感受到香子的温度。她愣住了。

       “这就是咱送给双叶亲的礼物哦~”香子坏笑着,看着脸颊逐渐泛红的双叶。明明只是在脸颊轻轻一点而已,双叶却感觉时间过得分外漫长。

        太狡猾了。双叶看着香子的笑,觉得很不公平。只有我一个人脸红心跳什么的,太狡猾了。双叶起身,用自己的嘴,按住了香子的唇。

        在回宿舍的路上的纯那,看到了这一幕。“不纯的同性交往。”她只是在远处这么默默吐槽了一句,就离开了。她不想让自己的室友等太久。

        “奈奈!”纯那推门而入。“啊!纯那你回……”奈奈看到纯那后死机了。“嗯?奈奈?”纯那故意歪了下头,装作不解的样子。“唔~~纯那太犯规了!穿着青蛙先生的衣服,这不就是双倍的可爱了吗!”奈奈忍不住去抱纯那,只想这么一直抱着她不放手。

       看到奈奈这么开心,纯那也就放心了,“好啦,奈奈,还有很多周边哦。”“好多的青蛙先生!!”奈奈看着那些周边,有很多都是她没有的。“谢谢你纯那酱!我很开心哦!”“嗯,奈奈你开心就好了。”

       看着奈奈的笑脸,纯那觉得自己跑了那么多家店还是很值得的。“啊,对了纯那!我也有礼物哦!”奈奈从抽屉里拿出一本书。“莎,莎士比亚?!好厚!这!”“我就猜到纯那酱会喜欢。”“我真的超喜欢的!!谢谢你奈奈!”

        “bananice!给,巧克力!”

        双叶和香子牵着手慢慢走回宿舍;克洛和真矢互换了做好的巧克力;在回圣翔的电车上,小光和华恋碰到了真昼,三个人开心地讨论着今天所发生的事;奈奈趁纯那不注意,又拍了许多她的照片;南风凉期待着下次和真昼的见面;柳小春背着因为劳累而熟睡的穗波冰雨和南风凉一起回学校。

        这是属于舞台少女们,在情人节这一天的故事,我懂了。

颜铃锦
想画她们一起做巧克力阿巴巴……...

想画她们一起做巧克力阿巴巴……

(痴呆状)

还没画完

希望我不咕

占tag致歉

想画她们一起做巧克力阿巴巴……

(痴呆状)

还没画完

希望我不咕

占tag致歉

颜铃锦
情人节快乐! 好久不见,占ta...

情人节快乐!

好久不见,占tag致歉


情人节快乐!

好久不见,占tag致歉


單連初雪

[迷宮] 本命巧克力

情人節快樂!
最近太忙了寫個小甜餅浮個水

------


  西條克洛迪娜接過向著她遞過來的水瓶,早已被消耗了些許的清水在透明的容器裡搖晃著,倒映了面前那人的身姿。

  「西條さん今天的狀況不錯呢?」天堂真矢就在不到兩步外的距離,一手還拎著擦汗用的毛巾,另一手正將水瓶給遞了過來,在克洛迪娜接過後短暫地形成了一道連結。

  「是這樣嗎?Merci.」克洛迪娜略微思考了下,自己似乎就如同平日一般,在吸收了課堂上傳授的新舞步後,自發性和天堂真矢組了隊,憑著腦裡的印象將方才的資訊給演繹在身上,難易的程度也不會讓她感到困擾──以她和天堂真矢的實力,將初次見到的舞步給展現得行雲流水只能算是她的本分而已...

情人節快樂!
最近太忙了寫個小甜餅浮個水

------


  西條克洛迪娜接過向著她遞過來的水瓶,早已被消耗了些許的清水在透明的容器裡搖晃著,倒映了面前那人的身姿。

  「西條さん今天的狀況不錯呢?」天堂真矢就在不到兩步外的距離,一手還拎著擦汗用的毛巾,另一手正將水瓶給遞了過來,在克洛迪娜接過後短暫地形成了一道連結。

  「是這樣嗎?Merci.」克洛迪娜略微思考了下,自己似乎就如同平日一般,在吸收了課堂上傳授的新舞步後,自發性和天堂真矢組了隊,憑著腦裡的印象將方才的資訊給演繹在身上,難易的程度也不會讓她感到困擾──以她和天堂真矢的實力,將初次見到的舞步給展現得行雲流水只能算是她的本分而已。

  她扭開了水瓶的蓋子,沒有任何猶豫便仰頭喝起這瓶明顯是天堂真矢剛喝過的水。

  「是的。」真矢的回答帶著這人慣有的笑意,嚴謹、恰到好處、還有那麼一點……勾人。

  不,那和天堂真矢平時的笑容不大一樣。克洛迪娜將飲水給吞嚥下時不禁暗想。

  「我倒是覺得沒什麼不同。」她老實回答,將水瓶的蓋子旋緊後還給了對方。

  那人的笑容平時有這麼曖昧的嗎?

  克洛迪娜也拾起了自己的汗巾,將流淌過頰邊的汗水給擦拭掉。

  「或許吧?」真矢又勾起了嘴角,上揚的弧度有些令克洛迪娜討厭,那會使她聯想到某些時候,只有兩人相處的情景下,其他人沒法兒聽見看見的畫面,「不過也或許不是那麼一回事。」

  這女人今天怎麼搞的?

  「天堂真矢,妳今天又發燒了嗎?」克洛迪娜特意強調了那個「又」字,她懷疑天堂真矢就像上次一樣,即使抱著病也要繼續練習,說話的方式變得怪裡怪氣的。

  「不,承蒙西條さん關心了,我的身體很健康,也絕不會讓自己再次發生那種事情了。」

  「是嗎……那就好。」克洛迪娜有種說不上的異樣感,彷彿眼前的這個人是天堂真矢,卻又不是天堂真矢。

  問題出在哪裡呢?她自問著,真矢回望她注視的目光有些熱切,熱切到她開始不適應了。

  她決定直接問個明白。

  「妳怎麼回事?」克洛迪娜單刀直入,好像剛剛的對話全都是發生在別的時空,而兩人的對話從現在才剛開始。

  面前那位聖翔的首席大人稍稍驚跳了下,隨即又想換回滿臉從容,但在表情切換的隙縫間被克洛迪娜逮個正著。

  「有話就說吧,妳再繼續這樣下去讓人很不習慣。」這女人怎麼了?肚子餓嗎?午休後的這堂課也才剛要結束,天堂真矢基本上都是在課間的休息時間吃些小點心,現在就肚子餓也太快了吧?「再多撐幾分鐘就下課了,如果妳肚子餓的話,我有帶點東西在……」

  「克洛迪娜。」真矢忽然鄭重地喊了她一聲。

  「怎、怎麼了?」

  「巧克力……」

  「哈啊?」

  「早上的……巧克力……」真矢的眼神有些飄忽,最終還是定焦在克洛迪娜身上。

  她想起來了,早上開門時遇見了正好也走出房間的天堂真矢,道過早安後便隨手將原先就要送給這人的巧克力給遞了過去。

  畢竟是情人節嘛,要送本命巧克力的對象也就住在自己對門而已。

  兩人已經交往了一段時間,以至於她沒有想得太多,但仔細想想這女人似乎是從那時候起就變得有些不大對勁了。

  「巧克力怎麼了?」克洛迪娜忽然感到有些哭笑不得,開始檢討自己的思維是否過於粗枝大葉。

  不,那絕對是天堂真矢的問題。

  「因為是第一次收到克洛迪娜的巧克力,有些捨不得吃下它們,想向妳道歉……」

  果然是天堂真矢的問題吧?為什麼要為了這種事情變得奇怪,還需要道歉的?

  「……我知道了,妳應該有帶著巧克力吧?」克洛迪娜嘆氣,對著那人伸出手。

  接過完全沒有被打開過的盒子,克洛迪娜逕直拆開了外封的包裝,拿起裡頭唯一的一顆巧克力就往嘴裡丟去。

  「克洛迪娜──!」真矢的驚慌頓時洩漏了出,完全保持不了平常時的從容,但很快地她發覺自己的嘴唇忽然被覆上了一層溫度,緊接著有些微苦的甜味進入了她口內,在味蕾間流竄。

  克洛迪娜完成了餵食的動作,有些不自然地退後,多次確認了四周沒人將視線往她們身上放,才又將品紅色的眼瞳對著真矢。

  「……下不為例。」

  「……好的,克洛迪娜。」真矢花了一段時間才讓自己的情緒稍稍平復,但最終也就只能吐出那幾個字去回應。

  她看著克洛迪娜,戀人的雙頰有些暈紅,看得真矢自己也全身發燙了起來,課堂結束的鐘聲恰好在此時響起,真矢卻只聽得見自己漸快的心跳聲正在被放大。

  自己真的不是又發燒了吧?

  或許她該離開教室,到保健室去量下體溫確認自己的健康依舊無虞;又或許她可以牽起戀人的手,到走廊另一頭的空教室去。

  至少得回敬剛剛那個吻吧?真矢胡亂地想著。


黑板先生(漓瀴楓)

【迷宮組】情人節小短文

應景一下,順便復健來個小短文:)))

214換日前應該還會有一篇日月小短文w

------以下正文

為了即將到來的情人節,B班負責編劇的同學們早在一個多月前便開始撰寫有關情人節的劇目。這次要出演的劇目是由情人節的由來改編而成的故事,故事的主角並不是情侶而是一位名為瓦倫泰的牧師。

  該牧師在一個禁止當兵的男性結婚的年代中幫一對新人證婚,但被發現後隨即被處以極刑而那天正好是2/14號,因此之後2/14為了紀念這位牧師便將這天訂為瓦倫泰之日也就是所謂的-情人節。

  而這次主要的角色共有三人,瓦倫泰以及兩位新人。經過選拔後,B班的同學們一致認為應該...

應景一下,順便復健來個小短文:)))

214換日前應該還會有一篇日月小短文w

------以下正文

為了即將到來的情人節,B班負責編劇的同學們早在一個多月前便開始撰寫有關情人節的劇目。這次要出演的劇目是由情人節的由來改編而成的故事,故事的主角並不是情侶而是一位名為瓦倫泰的牧師。

  該牧師在一個禁止當兵的男性結婚的年代中幫一對新人證婚,但被發現後隨即被處以極刑而那天正好是2/14號,因此之後2/14為了紀念這位牧師便將這天訂為瓦倫泰之日也就是所謂的-情人節。

  而這次主要的角色共有三人,瓦倫泰以及兩位新人。經過選拔後,B班的同學們一致認為應該要由傳聞最多的主席以及次席兩位來演這對新人。而身為證婚人的瓦倫泰正好交由實力跟聲望兼具的大場奈奈來擔任。

「沒想到居然要和你一起演新人天堂真矢」

「嘛偶爾挑戰不同的角色也是種學習阿西條桑」

「這次也多多指教囉真矢醬克洛醬」

奈奈笑著對兩人說道

 

 在演員決定後大家便紛紛開始正式動工,從幕前到幕後都在為了情人節當日的公演做好萬全的準備。而在這期間,克洛時不時會打著對戲的名號去找身為證婚人的奈奈,雖然真矢感到些許的異樣但還是沒有多說些什麼。

  終於到了公演當天,全部人都做好了準備並完美的結束了這次的公演。同時也因為公演當天是情人節的關係,平時就受到大家矚目的首席次席兩人也在今天收到跟山一樣多的巧克力,這也讓兩人忙得不可開交而沒有時間多做任何交流。就這樣公演後,奈奈一回到宿舍便將前天事前做好的香蕉巧克力分給大家。

「來這是你的真矢醬」

「謝謝你大場桑」

「阿順便一提這是義理喔,本命的話當然是給純那醬。真矢醬你打算怎麼做呢?」

「謝謝你的提醒大場桑,關於這點我已經有打算了」

「身為瓦倫泰的我會在一旁默默為你們祝福的喔:),喔對了克洛醬現在在房間喔」

  和奈奈告別後,真矢先回了一趟房間。其實早在一個多月前,真矢便偷偷向一間法國人氣的甜品店訂了一整盒馬卡龍,而這間甜品店正好就是身為次席的克洛在法國家鄉最喜歡的一間店。其實真矢也不是沒想過要送克洛巧克力,但一想到這天會有許多人送對方巧克力那還不如送點不一樣的,這樣對方或許也會比較高興一點。

  做好心理準備後,真矢拿著精心包裝好的馬卡龍走到克洛的房門前輕敲了三下。

「請進」

  房間的主人出聲允許門外的訪客進入房內

「晚安西條桑」

「有什麼事嗎天堂真矢」

  一進門真矢便看到克洛滿地的巧克力,心想果然比自己當初預期的收的還要多還好自己送的和其他人不一樣。

「在西方和在日本慶祝情人節的方式好像不太一樣呢」

「恩?欸…在日本的話好像都是以送巧克力來度過的呢….」

克洛假裝分析的說道

「我覺得…」

「阿!難道是奈奈跟你說了甚麼?!」

克洛突然驚訝地說道

「是的…不過你怎麼…」

真矢以為克洛在說本命巧克力的話便下意識的應聲了

「哈….沒想到還是被你知道了…」

「欸?」

「吶…拿去拉,情人節快樂天堂真矢」

「恩??謝..謝謝」

「怎樣?收到我的禮物就這麼不開心嗎?」

「不不是的不如說是很驚訝呢」

「咦?可是你不是說奈奈有和你說我和她學年輪蛋糕作法的事情嗎?」

「不…大場桑和我說的是本命巧克力的事情」

「阿...」

克洛尷尬的看著眼前的人

「當當我沒說過!」

克洛緊張的說道

「等等我也有東西要給你」

真矢拿出了藏在背後的馬卡龍

「這不是…」

「我想說大家都送巧克力怕你吃膩了所以才準備了馬卡龍」

「可是這間的馬卡龍是很難預定到的」

「是的,所以我早在一個多月前就已經預定好了」

真矢自信地說道

「Merci」

「那麼克洛迪娜我送給你的是我的本命馬卡龍,我可以當作你給我的也是本命嗎….?」

「蛤?!!!真是討厭的女人!」
日日&本田桓
ハクノン

1:推特「@bakemonoyuri」

2:推特「@suhukit」

3:推特「@tanin050」

4:推特「@denkiufo」

5-6:推特「@rainbow_7230」


1:推特「@bakemonoyuri」

2:推特「@suhukit」

3:推特「@tanin050」

4:推特「@denkiufo」

5-6:推特「@rainbow_7230」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